《姐弟禁恋之歌 ( 第1一5章)》

  第一章假期的开始我叫一羽,今天17,读高二,身高167,我相信这身高这是暂时的,17的年龄应该还可以再长高一点的吧,身材嘛,不胖也不瘦,看起来也是个青春阳光的小子,不过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腼腆害羞的少年,这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评价。
  今天终于放暑假了,代表著学校里苦逼又苦闷的日子已经结束,啊!是暂时结束,终于可以好好缓缓了,心里那个兴奋啊,我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同学陈小山远远喊到「喂,一羽,今晚有什么节目吗?」
  「没有,还不知道,你呢?」我停下了脚步,看著小陈。
  我班上的同学,住的离我家不远,住的和我家是同一小区,走路从我家十分钟路程到他家了。
  「要不要一起撸几把,我叫烟雨和天明他们一起,我们几个好好耍一耍,呵呵,今晚我们要通宵,怎么样,一起来撸通宵,哥带你超神带你飞。」小陈面露兴奋的说著,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和我一起并肩而走,好久没让他好好耍游戏,这个网游成瘾的小子看来真的是心痒难耐了。
  我笑了笑,应道:「好把,今晚就好好跟你们撸几把,今天我爸妈在家,不能通宵。」我们一路走著一路说。其实我爸妈不在家,这样说只不过给自己留了条后路,要不这死小子死拉著我要通宵,妈的,在学校里还不够惨,刚放假难得好好睡一觉补充一下,何必还要通宵玩电脑找这罪受,要通宵也是等好好休息几天再来嘛。
  「好吧......咦?不对啊,一羽,你爸妈不是在广东那边吗,什么时候回来了啊?」
  我听到这小子拆穿我了,心里不禁咕噜了一下,「你妹啊,知道了就说明我不想去嘛,还要说出来,真是死拉著我通宵吗?」不过嘴上却是说著:「啊,那个......他们前几天刚回来拉,打算等放假了就带我们下去广东那边。」
  一会,我和小陈回到了江岸小区,在二大桥上便分道了,小陈还不忘嘱咐我一定要记得10点上线,他家从二桥这里进去附近,我家在三桥上面。靠在一条江旁边,江宽有40米左右的样子,在我们家门口的江两岸全部用水泥铺成,整个横穿小区的部分都已经铺上了水泥。小区江上面有三座大桥通向外面马路,大桥宽敞,宽30米左右。
  大桥进来这里是四岔路口,这里有个大超市,江岸两边种著一排排的芒果树和柳树下边一到晚上桥上和四岔路口这里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卖东西摆地摊的,卖豆腐花的,卖书卖水果的还有放著大音响的嘭嘭的音乐声,一大群一大群的人流晚上都会在这里聚集寻乐的,逛街的,真是吵得不可开交,热闹非凡,晚上想睡早一点都没有办法,只有在11点12点的时候小贩们才慢慢收摊人流才慢慢散去。
  江岸开发小区没有所谓的门卫,也没有自动门之类的,很自由,不管是不是这个小区的住户或者是外来人之类的,都可以进出自如,只有小区的两个保安坐著那个一看就知道是巡逻的摩托车在小区里转悠。
  我家在三桥进来这个四岔路口旁边的一排居民房里,我住在六楼,我喜欢住的高高的,热时有空调,也不怕。
  房间的窗口外就是三桥了,靠近江边的房间,从这里的窗口往下就可以直接看到下面四岔路口,小贩卖东西的逛街的美女站在桥上吹风的人流等等和杂夹著烦人的人的呼叫声和音乐噪音,展现得淋漓尽致。
  回到家,便直接把东西一扔床上,打开了电脑,想著先好好坑几把再说把。我一打开电脑登录了LOL后,就自动匹配,像我们这种坑比只能玩匹配模式随便耍耍,实在是受不了排位模式的烦人的步骤和里面那些傻冒的各种慎重等,一送个人头就被叼得狗血淋头就被问候到了十代祖宗,就连自己的家人也因为送了这个人头而受牵连而被骂得真是体无完肤,唉,悲剧的游戏。
  抢了个剑圣打野,确定,开始游戏,骤地后边一双手便紧紧的捂住了我的双眼,我蓦然一愣,但随后便闻到了那一股淡淡的女人特有的体香味,便喊到:「姐,你回来了啊,别闹了啦。」
  「呵,小子,回来饭也不煮,就知道玩电脑,你去煮饭,明天到我煮,我帮你玩著先,去吧,呵呵呵......。」
  随后,被捂住的双眼便霍然间放开了。我姐姐,一姗姗,读高三,身高169,比我还高一点,18岁,大我1岁,57还是58公斤的样子,姐姐这个年段还可以再长高一点,到时170的身材然后再吃的白白胖胖的到59公斤60公斤的体重,那真是太完美了,绝对是人见人爱的超级无敌大美女啊,哈哈哈哈哈……。
  170身高强壮的男人应该至少达到130斤,男人的肉结实,不达到这个数,看起来会觉得弱不经风瘦的像竹竿一样。170的女人,明星能达到这个数的也是寥寥无几,都是穿了高跟鞋夸高数据了而已,脱下鞋子能那么达到170有几个?而170身高的女孩标准要在115左右,因为肉的结实柔软度和骨骼粗细等等都会有一些浮动,理想应该在110-120之间都可以,所以170这么高挑的女孩就算120斤看起来也不会觉得胖,看起来才会丰满窈窕,青春充满活力。
  其实我觉得不能直接用身高和体重对比来衡量标不标准,如果你一个女孩,身高170,体重115斤而双颚突出,脸蛋尖长双颊没肉,胸部肋骨、肩胛或者骨盘都明显凸露的话,那就说明瘦了,这种情况就不适用于减肥这个词了,应该要多吃一点,就是要吃得长多一些肉才行了。
  当然,说170要100斤的其实真是有点像竹竿了,整个看起来只有骨头,肋骨胸骨都像排骨一样凸露出来,骨感过头了,比较反感这种排骨型,并且这种程度还要继续减肥的更是甚之。就像我班上有个女同学,160的身材,48公斤,就是96斤,看起来也是好瘦小好弱小的一个,娇小玲珑型的,肩膀两边的肋骨都高高突出得那么明显,两根排骨一样,谁见了谁都说她瘦,她自己还硬说她自己胖,还死命上百度查,拿网络的数据来衡量她是否标准,还说要继续减肥。后来我才明白这是男生跟女生之间想法的区别,女孩总想著瘦了男生就会比较喜欢,其实男人是比较喜欢丰满一点的,这样摸起来才会舒服才更能吸引男生,丰满而不显胖的感觉,这样的手感才好。
  姐姐脸蛋俊俏漂亮,长的像韩国小妞似的,169的身高和这体重的身材真是看了都惹人犯罪,一头美丽如瀑布般染了稍黄长长披肩的头发,清秀的脸蛋圆圆的,肌肤雪白般白嫩,她的身段更是诱人,曼妙的身材,后翘的丰臀曲线诱人,长长丰满的大美腿,胸前两团傲然挺立大大的肉团,把衣服都撑的鼓鼓的,姐姐属于那种温柔可人的,脾气温柔很好,一直很少说脏话。
  因为平时一直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在家,有种相濡以沫的感觉,和几乎天天见面使得我们关系一直很好,所以我们两个在家一般也就很随便的。
  姐姐的房间就在我旁边,跟我房间并排在一起,和我房间一样的格局,姐姐也玩LOL,所以姐姐经常会端著笔记本电脑进我房间和我一起玩LOL,她不过来的时候就是我端著笔记本电脑到她房间里玩,所以她知道这个游戏半路退会有惩罚的。。
  因为老爸老妈在中山那边管理一个几十个人的小工厂,所以一般在中山那边,时不时的也会回来家里,回家的次数不多,一年加过节时回来也差不多十多次,每个月都会汇钱回来给我们姐弟俩,所以一年中有95%的时间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在家中,当然,上学的时间也算在内拉。
  有时我这个做弟弟的看到姐姐穿短裙露出的这双雪白丰满修长的大白腿都稍微心中泛出些许的荷尔蒙情绪。
  唉,毕竟我也17岁拉,长的也算帅帅的,就算见到经常见面或者和别的女生拉手逛街之类的也显得比较有点腼腆和些许羞涩的样子,也很少涉及那些KTV和酒吧按摩夜店之类的娱乐场所,在我的心目中那些人多杂乱的娱乐场所都是好乱的,其他的很多男生女生一有时间便会和朋友一起往那些娱乐场所嗨,就算有同学或者朋友不管男的女的要拉我去,我也很少去,除非是他们的生日之类的,我才会去,因为这样我一直在同学朋友的心中都是个乖乖男孩。
  「姐,你煮好不好,明晚我煮,我想玩一下先嘛。」
  我看也不看姐姐一眼,看著进去角色读条界面,坐紧在沙发椅子上心里想著一会要如何如何超神。
  姐姐一听,嘴一翘,有点不乐意的神情,然后从背后一把抱住我,由于我是坐在沙发椅子上的,姐姐胸前那两个丰满的大咪咪抵在我的头上嘿嘿道「弟,今晚你煮,明天和后天我来煮好不好。」最后还加了一声「哼,不煮也得煮,嘿嘿。」
  说著就揪著我的耳朵也不管我的感受痛不痛就要把我拉起来「哎呀,痛啊,放手哇,放手。」我有点生痛的呼喊著用手掰开姐姐揪著我耳朵的手。
  「哈哈,怕了吧,去煮饭哈,本公主就饶了你,明天我来煮好了吧,姐把菜买回来了,快点起来。」姐姐说著得意的放开了揪著我耳朵的手,因为她知道我一定会去的,因为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就喜欢欺负这个帅帅又有点不管对陌生人熟人都有点腼腆羞涩的弟弟。
  「好啦好啦,姐,今晚我煮,明晚你一定煮哦,哦,,,还有后天,你说的。」
  「好啦,知道了知道了。」,说著便直接坐在沙发椅子上脱下鞋子双脚分开踏在沙发椅子上,伸手就抓过鼠标键盘。
  姐姐穿的是裙子,这样的姿势裙摆直接就撩到了姐姐的腰间,雪白的肌肤丰满的诱人双腿间那便露出了姐姐穿的半透明白色蕾丝内裤,我从上往下很自然的看到了姐浑圆性感白皙双腿间那一撮黑色的痕迹。我有点羞涩的一直看著,对于青春期的我来说这有致命的吸引力,会激起我的荷尔蒙。
  我和姐姐在家里一直是这么随便的,也没有太多在外人面前的矜持和收敛等,只有我们两个在家的时候她才会这样,我也习以为常了。
  姐姐一见我看著她眼光就骤地一下夹住了双腿用双膝抵押在前面的电脑桌上,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有点生气的口气又带点媚笑的道「你妹的,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快点去煮饭啦,你不饿啊?」
  「哦,知道了啦。」我便有点羞羞的惺惺的走出了房间,到5楼厨房去做饭了,走时还不忘说了一声「姐,不要输了吧,再输就十连输了,好久没赢过了......」
  「什么,十连输?运气这么好,该去买彩票了,说不定真让你中了一百万呢,哈哈.....」身后传来姐姐忍禁不住的嗤笑声。
  吃过饭后,姐姐一身香汗淋漓的去洗澡了。等我打完一局的时候,我见姐姐一件白色连衣短裙的睡衣出来进到姐姐自己的房间里去了,我便进浴室洗澡了,天气好热,一天的汗臭散发的气味连自己都觉得难闻洗澡出来,居然看见姐姐头发吹得还不怎么干还有点湿湿的样子,用被子垫在胸前的位置,胸前那两团大肉团压在被子上,那条白色连衣短裙睡衣衬托出她傲人的身段和修长丰满的大腿,散发出一种女生特有的味道,两条雪白修长诱人的的大白腿交叉夹著伸放床上,正趴在我床上玩Lol,姐姐把笔记本电脑搬到了床头上玩了起来!
  有意无意地,姐姐裙摆下的两条雪白肌肤丰腴的粉腿弧度很小的朝两边微微的伸展分开又慢慢的合起来,出于男人天生的意识我朝姐姐两条丰盈双腿间看过去,咦,姐姐的双腿间......一瞬间我鼻血差点喷薄而出?姐姐的双腿间就在刚刚微微分开的瞬间我看到了一抹淡红的粉色一闪而过,那是......姐姐浴后没有穿内裤!
  我只感觉胯下的阴茎一下子好像迅速鼓胀起来了,硬硬的,好难受。
  姐姐不知道是假装还是有意,还在紧盯著电脑玩得不亦乐乎,就在我愣神的眼光中,姐姐身子慢慢往下滑动著,两条丰盈肌白的玉腿又慢慢的伸展分开开来,姐姐的双腿弯曲分张。
  她那薄纱白睡衣滑到了她的大腿根部,性感诱人的大腿尽现眼前,短裙下露出的是两条白玉似的结实大腿来,她的肥嫩雪白的屁股也完全地露在外面!在雪白的大腿根部,是高高凸起在小腹下端的、大馒头似的阴户!阴户下面稍微看到些许黑的发亮的蜷曲而稍少阴毛,覆盖在姐姐丰满坟起的阴户下面抵著床的位置。
  丰隆的阴阜之中两片滑嫩的阴唇,好像含苞的花瓣,两片肉瓣高高突起,中间是一条陷下的肉缝,肉瓣鼓胀肥白,看到这一切,我看到这一刻,感觉脑子差点休克了,那就是姐姐的女性禁地啊,一下子喘不过气来,这……我们姐弟俩因为爸妈经常长久不在家的缘故,所以我和姐姐在家中一向是很随便的,偶尔间姐姐也只会随意间抱住我故意用胸部诱惑般在背上摩挲几下和偶尔也会像刚才刚回家那般把穿著短裙的时候不怎么注意形象的把双腿分开,露出那蕾丝内裤中黑黑的一抹春色,然后看见我看著她腿间的时候,媚眼道:「弟,好看吗?」然后又猛的合拢故意装作生气的道:「看你妹,臭小子,连自己亲姐姐的豆腐也想吃啊,看我不打死你。」然后就是一个巴掌就过来了。
  这时我都会装可怜巴巴的说,「姐,你......你不要老是这样诱惑我嘛,再怎么说我也不是小孩子拉。」
  「谁让你看啦,我看你就是个小色鬼,总想著偷看姐姐,占姐姐便宜吧。小鬼,看你长的一副人模狗样却是整天想著女人......畜生。」
  那时我只能装作无视她了,我知道这时和她说什么都说不过她,因为姐姐老是这样来逗他。
  难道姐姐是知道自己已经洗澡进来了故意这样子让我看到的吗?
  我忍不住无声无息的走过去然后伸出颤抖著的手便朝姐姐双腿间那两片胀卜卜粉嫩的阴唇伸去,手指轻轻的抚摸在肥嫩的肉瓣当中一线嫣红肉缝上。
  诧然间,姐姐猛的全身抖了一下,腿突然间猛的一蹭,我被姐姐一脚踢到了肚子,痛的我向后倒退了几步,差点跌倒在地上,摸在姐姐那两片阴唇肥肉的手指,也被蹭了出来,姐旋即双腿快速合上把裙摆压下去盖住那些美玉般诱惑人的大白腿,她那漂亮好像又有点娇红的脸颊上嗔羞怒道:「草,你他妈干什么啊。」
  我一时感觉心里一边盼望什么一样一边又羞又怕怕的,怕姐姐生气以后不理我就算见面也当做看不见我的那样,愣了下脸红道竟然说出了一句愚蠢的废话:「姐,,,姐姐,你,没穿内裤啊?!」
  我征愣著不知道说什么,突然间好像得了结巴,好不容易挤出了这几个字。
  姐姐脸蛋绯红的双腿紧夹著,一双玉手也压住了裙摆,一双清澈的明亮大眼更是有点娇羞的看著我道:「在家里洗澡穿什么内裤啊,又没有别人在。」
  「我不是人啊,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受不了拉怎么办吖。」
  我脸红红有点愣愣又怕又盼望的样子,纯一个青春期发情男生模样,双手更是压住裤子里那根肿胀的硬硬的阴茎道「你是我弟嘛,怕什么,给你看一下又不会怎么样,不要有哪些龌蹉的想法哦。」
  姐姐脸颊绯红看著我双手紧紧压住的下体又看看,我这个样子让姐姐居然露出貌似是有点恶作剧得逞一样的神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她的眼神好像还蕴含著一丝媚意,而我也征愣愣的看著姐姐。
  我下体阴茎涨得难受有点羞涩的纳纳道「姐姐你老是诱惑我,我会受不了的啊」。
  以前偶尔摸姐姐胸部的时候,姐姐也不会阻止我,对姐姐的想法是给自己的亲弟弟摸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只不过有时也会这样故意打我几下或者踢我两脚有时更是故意逗我欺负我一下,我那时的感觉就是姐姐太随和了,也可能是因为我是她弟弟而且爸妈经常不在家,只有我们俩个在家所以经常嘻嘻哈哈打闹。
  「啪」
  姐姐假装生气一样伸手在我脸上一巴掌「哼,小色鬼,居然对自己的姐姐也有这么龌蹉的想法,你想死啊。」
  我顿时也有点生气,明明知道我洗澡完就会进来啰,她还趴在床上不穿内裤还把裙摆磨蹭到腰上,双腿还故意诱惑人一样磨撮开开合合的,露出那肥嫩的两片屄肉来,这种情况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呀。
  「谁叫你故意诱惑我啊,现在还来说我,我,,,」我也一时也手足无措的脸颊发热的愣在那,不知道该说什么或做什么。
  姐姐看著我这副样子,我也脸颊发红的愣著看著她,过了有好一会,姐姐突然「扑哧」一声,带著妩媚貌似又带著一些戏弄的笑意笑出来。
  「哈哈,看你那小样,像是我会吃了你一样,有色心还没色胆,小色鬼,难道你没摸过女孩子吗?」
  姐姐这突兀的变化,我愣了一下紧接著也松了口气,姐姐居然没有真的生我的气,那她刚才是不是真的故意这样让我看的呢?
  「没有嘛,都没女孩子喜欢我。」
  「怎么会,小冰呢,你们上次不是爬山去了,还去了两天呢,难道你们晚上在一起那么好的机会都没啪啪啪啊,哈哈……」,姐姐说著后还哈哈哈哈的带著些嘲弄的笑意笑著看著我。
  黎冰是我同班同学,应该,应该算是喜欢我的一个女生吧。我们从高中入学时便认识了,在同一班。经常会QQ有时没事找我聊啊,总问一些有的没得无聊问题,就是那些「在干嘛呀」,「你在哪里啊」,「又在哪里泡妞了」之类的,还会时不时的打电话给我说「我好无聊啊,都没人陪我,你陪我去玩吧」。
  小冰长的也是很漂亮的也是一头披肩染得微黄的头发,貌似这样的打扮现在很流行,貌似那些直播间的美女主播大多是这样的打扮,显得漂亮而又清纯,加上小冰167的身材,身边也总是有一大堆的男生围绕著,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没人愿意陪呢。
  我也不是那种自恋到是一见别的女生对自己好一点或者聊一下就以为对方对自己有意思的人,这样轻率的想法总会误会很多男生,闹出很多不必要的事。我也不是那种见一个女生就爱一个的人,更没有那种好草率的一见钟情的狗血想法。
  我心里猜或许小冰是对我有好感而已。所以也跟她去爬山过,去珠海看海逛街之类的。有一个晚上还开过房睡到一起,可是显得有点腼腆的我居然都没有和她发生关系,只是抱在一起睡而已。
  现在想起来有时也觉得自己好愚蠢啊,那种情况下如果我想对她做什么的她应该不会拒绝的吧。不过随后又想如果我想那样她如果不愿意的话生气了的话那我怎么办啊。
  都这样情况下了她也是肯定不会拒绝的啦,要不然也不会单独和我去游玩了,也不会和我两个一起开房了。只能用一个两个字来形容我,又蠢又笨,说难听点就是白痴。
  「没有……」我如实的说道。
  「草,都这样了你们俩都没干啊,你个猪头,这么胆小,傻瓜都想的到她是喜欢你的啦,要不然有事没事喜欢找你啊,你知道不,要一个女孩子有事没事主动找一个男孩子聊天也是一种勇气的。」
  姐姐更是得意的嘲笑我说著:「你不把她上了,不怕以后她不找你了找上别人吗?」
  「,,我没想过」我也为自己当时的胆小而有点后悔的道。
  「唉,可怜的娃,笨的可爱,呵呵。」姐姐看我这样说,脸上绯红貌似也没有了,还装做怜悯一样或者说是嘲弄一样嘻笑道。
  然后姐姐再度趴到被子上玩LOL,早已经输了所以现在只能重新开始了。
  我看著姐姐这样继续趴下去还准备继续玩的时候,问道「姐,你还要玩吗,都11点半拉,还不睡啊。」
  「怕什么,反正放假了,再玩一局再睡,你睡过去点啦,一会我就睡这里。」
  姐姐一手按著键盘一手拿著鼠标,一只脚作势好像还要踹我到一边的样子。
  我自然的睡到了一边,在一边直接看到了姐姐趴在床上而翘起来的那大屁股,隔著一层薄薄的睡衣,里面还没有穿内裤,一想到这里,下边的阴茎原是已经肿胀了现在更是硬的难受,就像一根发烫的铁棍子一样。
  就这样,姐姐继续趴著玩LOL,我在一旁难受死了,特别是想著姐姐那层薄薄的睡衣下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的美女肉体的时侯,更是上面脑子发涨下边肉棒硬的已经受不了了,估计肿胀的已经发紫了吧,又想著,她也是我的亲姐姐啊,我怎么能有这么龌蹉肮脏的想法呢…脑子里似是经过了一场毁天灭地的世界大战一样,所有东西都被摧毁得千疮百孔,一边说「怕什么,你姐姐都不怕你摸了,你还在怕什么」,一边又在说「畜生,她是你亲姐姐啊,以后天天见面怎么面对啊」。最后,终是眼前的才是最重要的,远处的或者是其他的想法都已经无暇顾及了。
  神不知鬼不觉的我脑充血了一样什么道德伦理都不管了,慢慢的靠近姐姐身旁,手却是又摸到了姐姐后边挺拔的屁股上。
  姐姐似是有了感觉,臀部微微抖了一下,却是没有阻止我的意思,还在继续盯著电脑屏幕玩著游戏。
  我见姐姐这样,心里其他的顾虑已经完全抛在脑后,我的手伸进那层薄薄的睡衣直接就抚到了姐姐的大屁股上,姐姐身体动了动,我却是慢慢轻揉那她的光滑的屁股,然后手慢慢的往大腿下半部轻抚下去,手指徐徐的滑到了她的腿根处,姐姐的双腿却是又分开了一点,我的手指头慢慢的往下摩擦著,抚摸到她馒头般的阴户时,却是早已浸满了乳白色的淫液,浸满了淫水的细阴毛早已是紧贴在那条微微裂开的肉缝两边,因为姐姐是趴在床上的阴户下面的床单却是已经湿了一小片。
  姐姐现在已经是把头低了下去埋到了被子上,流云般的头发分散在脸颊两旁,看不见她的表情,把脑袋埋进了床窝里,手上按键盘和鼠标的手也已经是停了下来。
  我看到姐姐这样,身子往姐姐的身体贴的更近,把头靠在姐姐的耳朵旁边,手往下边姐姐屁股下方那湿漉漉的禁地拨弄著,揉搓著。随著我的手指在那两片胀鼓鼓的嫣红又湿湿的那条肉瓣中上下划动著,淫液越发越多的慢慢往下汩汩流下。
  更是把整个手掌往满是淫液的阴户贴上去,两根手指头在那条柔软的肉缝中扣动著,手指感觉到全都浸得湿漉漉的还浸染了粘腻腻的淫液。
  看著姐姐埋在被子里的样子,虽然看不到她的面孔,我猜姐姐一定是全红透了。心里有种好兴奋的感觉。想著刚才嘲笑我,哼,现在我也要逗弄她一下,蓦地,恶作剧半我把手收了回来,然后伸到了姐姐脸旁边,虽然姐姐把头埋在被子里面,轻轻的道「姐,,,你流了好多水哦,你看,我的手都湿透了。」
  姐姐或许是正陶醉在那种美妙的状态中,突然我停下来听到我的话后缓缓的把头从被子里侧过头来,桃红的脸蛋上似是刚睡醒一般,浮现一抹睡眼惺忪的妩媚的表情,看到了我伸到她眼边那湿漉漉的还带著一股特有的异味的手指「草,你,,,你妈的个贱逼。」
  顿时脸红苹果一样的脸蛋浮现一股娇羞又生气的表情,手一伸打向我那浸满乳白色淫液的手,娇喘连连般脸含春色轻轻道「妈的,你个贱逼,死贱逼,色小鬼,这样欺负姐姐,哼,,,不敢上你的女朋友,却敢对自己的姐姐这样,你个死畜生,你说你是不是个畜生啊。」
  我听著一愣,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和姐姐经常在一起嘛,所以……所以有什么怕的。」我有点胆怯的小说咕噜著。
  「去死!」
  姐姐听我这样说,翻过身来作势脚抬起来就要把我踹飞的样子,脚却是轻轻的在我身上踢了几脚。
  「哎哟,好痛啊。」我也作势装作好痛的样子。
  「哼」姐姐娇嗔了一声,然后看著我下身撑的鼓鼓的裤子,充满潮红的脸蛋,然后居然伸出了手摸向我睡裤里那撑的鼓鼓肉棒,然后伸手握住了我那硬的滚烫的肉棒「色小鬼,,,,这么硬,,」
  姐姐的手一握住我那硬硬的阴茎,自己的亲姐姐握住肉棒的感觉,我顿时觉得一阵好刺激好兴奋的感觉,姐弟俩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这种禁忌的感觉,却让自己的脑子有种冲破禁忌伦理的莫名的兴奋的感觉。
  「坏弟弟,,,好大啊,,,它涨得好硬啊,,呵呵。」
  姐姐媚眼笑轻声著,然后起身双腿跪的姿势趴在我下体前面,拉下了我的睡裤,一手抓住我的那根硬硬的滚烫肉棒,双眼紧盯著肉棒,双手还把我的包皮死命往下压,露出了胀得发紫的龟头。
  「哇,,,,好硬啊,又粗又硬,它,,虎头虎脑的,,感觉好可爱啊,呵呵」
  我一下子被姐姐这样玩弄,感觉更是强烈,好像几乎要射出来了。
  姐姐说著,更是双手慢慢的上下套弄著,一会拨拉下包皮,一会又左右晃动,一会又套弄著那已经快要爆炸的肉棒。
  我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感觉,马上要阻止姐姐继续这样弄下去「啊,姐姐,,,我,,,我受不了啦,不要啊,,,停下,要射出来了拉。」
  姐姐却有种阴谋得逞得意诱惑人般的瞥著我媚笑著,恶作剧般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没过两分钟,我忍禁不住,啊的一声,我射出来了,阴茎疯狂的跳动著,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薄而出,一条条粘稠的液体从痉挛著的龟头眼里直接喷射出半空,然后落在我双腿间下面的床单上,有一些居然还直接落在了我的睡裤上,一抖一抖的居然射出了十几波才慢慢消停下来,然后垂下来,却还微微一颤一颤的抖动著。
  「哇~弟弟,好厉害啊,,,射了,,好高,,射了好多,居然能射那么高,,,它射了之后马上就变软了耶,,,还在一抖一抖的跳著呢,,,哈哈。」
  姐姐一脸人畜无害装作萌萌的样子,居然把我当玩具一样来耍弄,气死我了,刚才叫停下她还不停,害我这么狼狈,有一些精液还沾到睡裤上了。
  听到姐姐的话后更是无语了,哼,一会我也要这样让你也喷出来,看你得意,我也要把你喷出来的液体弄到你身上去,哼,看你笑。
  我轻轻的喘著气,过了一会后,有点生气的看著一脸奸计得逞勾著嘴角的姐姐,然后朝著她扑过去,直接把她扑倒在床上,姐姐一脸得意的看著我,突然见我扑过来,没来的及反应却被我扑倒在床上,看见我饿狼一样的神情,也是愣的吓了一跳,伸手想挡住我。
  「喂,弟,你,,你他妈要干嘛啊,我是你姐姐,,,,」
  「姐姐,刚才你好得意啊,把我弄出来了,现在我也要把你弄出来。」
  说完我压在姐姐身上手就直接往姐姐那湿漉漉的满是淫液的肉穴就淘过去,手直接按在大馒头似的柔嫩软滑的阴阜上,扑哧一声水声,手指往下直接就把手指插进了姐姐湿润温厚的大阴唇中间那条湿答答的肉缝里。
  「啊」
  淫水泛滥的骚穴被我的手指强势插入,姐姐浑身激灵的一抖,只觉骚痒的骚屄更像是止不住的水流一样,一触即发,汩汩从屄缝边溢出。
  「不行啊,,,你妈的,,我是你亲姐,你不能这样对我,知道不,快点下来啊。」
  姐姐的柔软的腰肢扭动著,床下早已经是湿了一大片。手抓著我那插进了她满是淫水泛滥的阴户的手,想要把我的手拉出来,另一只手还死命的推我。
  你刚才那样弄我,那我干嘛不能这样子弄你呢,心里一横,想著便道:「为什么不行,你刚才都那样子弄的我这么狼狈。我不管,我也要弄的你也喷出来,哼,谁叫刚才叫你停下你不停啊」
  感觉到姐姐的手死命的想要把我那扣在她淫水泛滥的阴户里的手抽出来,我也更是死命的把手指插进她柔软滑润还糊满了粘稠乳白色的骚穴深处,死死扣在那柔软皱褶的阴道壁上。
  姐姐蓦然啊的一声,可能是弄痛她了,姐姐喉间重重的哼喘著,就这样拉扯了一小会,姐姐力道慢慢变小了,虽然仍是抓著我的手,却似是没力气了般垂了下来,鼻间哮喘般轻轻哼著。
  我见姐姐面颊通红双眼似迷离半闭著,小口半张般的瘫软在床上。看著姐姐这副模样,更激进了我兴奋刺激的脑子,动物有生以来便有的那种原始欲望又开始极速膨涨,刚软下去的阴茎像打了兴奋剂的又开始昂首挺胸起来了。
  心里想著「哼」,看你拽,刚才那样对我,现在也要让你尝尝那滋味」。然后我手猛的把姐姐睡裙裙摆直接撩到她那双随著娇喘微微跳动著的大胸上,哇,雪白丰满的两个大乳房便脱颖而出。下边的手指便扣动著,姐姐的阴道壁里层层软肉像温润的小嘴似的,紧紧吸吮著我的手指。
  我便想起以前我看过的岛国av片,用中指和无名指并拢插进阴道里,食指和小指放在会阴下面,然后插进阴道的两根手指头稍微弯曲,摩擦阴道壁上方的肉壁。
  那好像是女人的G点的位置,av片里男的使劲这样扣著然后女的大叫著抽搐著一会就会喷出水来,我想著,便跟著做了起来。
  当我把手指深深插进去的时候,明显的感到了阴道里轻轻痉挛一样颤抖著,然后手指头弯曲摩擦著阴道上方有点粗糙又柔软的褶皱抽出来时,明显感觉到姐姐的痉挛更明显了,还带出一些水渍,床下早就已经是湿了一大片。
  就如以前看的那岛国av里的一般,我现在只不过在亲身试验而已,手指扣动的速度慢慢加快。
  「噗嗤,,,噗嗤,,」居然发出一种淫靡的水声。
  随著也传出姐姐「唔,,,唔,,,唔唔,,,,啊」的娇喘声,她的双腿此时却痉挛的要夹紧之势。这么美妙的时刻,我怎么能停下,我猛的直接一手抱住姐姐那夹紧美玉般诱人的一双美腿,环抱著直接扛到肩上,右手更是快速的在姐姐那充满了湿漉漉淫液的骚屄中狠狠的扣动著。一些不知道是淫水还是尿液的液体随著我的狠狠抽动的手指也四溢出来,一股股粘稠的乳白色液体也潺潺流下会阴处。
  「噗嗤,,噗嗤,,,,,噗嗤」淫靡的水声还有姐姐那娇喘转变成浪叫声音不绝于耳,环绕在整个房间。
  「啊,,唔唔,,,唔,,,啊啊啊,,,哼,,哼,,」
  陡然间,「啊~啊~~~~」
  姐姐像是哀嚎似的大叫一声,肥臀一阵阵抖动,痉挛的肉穴骤然缩紧一双大白美腿也不断抖动著。我感觉一阵激流冲过手指,难道,是姐姐要喷水了?现在我手还环抱著姐姐的双腿更是抱得更紧了,然后身子一歪,手指便用力一扣阴壁上方后顺接著猛的一扣抽出手指,随著手指刚抽出来肉屄里抽搐著马上喷射出一道道高高的水柱,一道,又一道,,,足足喷洒了好几道……直到无力的喷洒出不怎么高的水柱,最后又流泄出不知道是尿液还是淫液的水流淌过溪沟会阴处,才缓缓消停。
  直到演奏完这精彩的场景,我才慢慢放下了姐姐的腿。这难道就是女人的高潮吗,好厉害,一点都不比男的差啊。
  姐姐喷洒出来后,全身涣散般的瘫在床上,脸色潮红,小嘴微张,眼睛紧闭,好像已经死过去一样,骚穴湿漉的污垢不堪,两片胀卜卜的大阴唇微微向两边分裂开来,肥嫩的唇瓣中一条嫣红的肉缝翕张不止,肉缝中的液水还在微微淌出,整个阴户晶莹剔透,淫靡的味道弥漫在整个房间,床单已经是湿了好大半边。
  看到姐姐这样子的情况,她好像晕死过去一样,我脑子不知道为什么又有点怕怕的,是不是我真的弄的太过火了,啊,看她一动不动的,心里「咯噔」一下,啊,她......她不会死了吧,想到这里下体肿胀的阴茎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就萎靡下去了。
  想到这里我有点急急不安又有点害怕的俯下身轻轻推了推她又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脸蛋,轻声道「姐,姐……」
  姐姐动了动,美白柔嫩的一只手就轻轻似是无力的打到了我的身上,出乎我意料姐姐却是没有生气,妩媚的声音柔柔娇嗔道:「坏弟弟,你个小变态,,,小色鬼,这样欺负姐姐,我......羞死了......打死你。」
  我一看这样心就放下来了,还以为姐姐出什么事了呢,不过心里还有一丝忐忑,旋即心里又想道,哼哼,还不是你先弄我的,现在我只是还回去而已啦,有什么好怕的,不怕不怕,没事的,我这只是出于反击而已,便得意的道「姐姐,谁叫你刚才那样弄我啊,哼,怕了吧,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嘿嘿。」
  姐姐却是没再说话,突兀地,双手环抱著我的头颈处,顺带著我滚到没有湿的那一小边床单上,然后,姐姐侧著脸看著我,脸颊上还余留一抹殷红,我也侧著脸看著她,没有想到姐姐会来这一手,也不知道她要干嘛,沉默,,,沉默了短短一会,我在姐姐那不知道含带了什么情绪的眼光中仿佛是过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那么久。
  最后我才想打破沉默,轻轻说了一声:「姐。」
  「蒽。」姐姐也用极度柔声的声音回答我,让我觉得我们俩个现在就是情侣一样,而不是姐弟。
  紧接著我说了一句连自己都想不到的话:「姐,你刚才好骚啊……」
  我草,我竟然说出来后连我自己都觉得好蠢的一句话啊。
  姐姐听后微微一怔,旋即转变得妩媚异常般娇嗔道,作势又要打我,一记拳头又朝我袭来:「去你的。」
  我看见姐姐态度突然变得似小绵羊般温顺,完全像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一样,我被姐姐的情绪感染了,也有一种恍惚感觉自己好像是姐姐的男朋友了,而不是弟弟,便一把姐姐抱住嘿嘿道「呵呵,真的啊,还......」我延迟了一会接著说「还喷了好多的水呢,把床都弄的这么湿。」
  说完,我的手在姐姐的那圆浑白皙的大奶子上搓揉著,那种软滑柔嫩又有弹性的触感,好舒服的飘飘欲仙的感觉。
  「是吗......小色鬼,那你爽不爽啊?」
  姐姐妖娆妩媚的说完,脸蛋便凑过来,柔滑细致的双唇亲吻到我的唇上,滑溜溜的舌头伸到了我的嘴里,我也施于同样的抱紧姐姐,我和姐姐的舌头便如两个滑不溜湫的小蛇一样,紧紧盘根纠错的缠绕在一起搅拌著。
  年少气盛的又没经过女孩子洗礼的我,下身阴茎又如铁棍般炙热坚硬起来,正好顶在姐姐那柔嫩软滑,温润湿厚的两片大阴唇之中。那种特殊的,热热的,软软的肉感,令我脑子的瞬间暴涨,这种刺激太激烈,受不了啦,我一手扶住滚烫的肉棒就要直接用力插进那湿滑紧密的骚穴中去。
  姐姐好像是感觉到了我的意图,快速的用右手紧紧捂住了自己湿答答的阴户,白皙的美腿也并拢了起来,态度稍微感觉到有点坚决的样子。
  「弟弟,不,不可以的,可以用手弄一下,但是你不能干我。要做什么你找你女朋友去,我们是姐弟,不行的」。
  我只感觉到我的阴茎就要爆炸了,姐姐说什么已经一句都听不进去,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见她抵抗,我双腿便抵在中间就要强行分开她白皙紧紧并拢的大白腿,她见此也是抵抗的更激烈了。
  「啪」,一声脆响。
  「我们是姐弟啊,不能这样做的,只有这个不能做。」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痛,多了个排红的巴掌印,我愣住了,姐姐呼吸急促一双杏目也是有些许怒意的凝视著我。
  突然间,时间如停顿了,刚打完,姐姐好像也觉得打的太重了,看著我这样愣愣低头的可怜模样,现在却是她觉得做错了的样子,于心不忍般,她轻轻对我道:「我用手帮你弄出来吧。」
  说话双手就抚上我的肉棒,慢慢来回套弄著,搓揉著。
  我被姐姐这一巴掌打的就如一个蔫了的茄子,闷闷不悦,但是人的天生最原始的欲望果然是不那么容易便被打败的。我嘴上还是不怕死一般道:「不要,姐,你已经用手弄过一次了。」
  姐姐却是不看我,看著我那昂首挺胸的警天柱,犹豫了一下,却是附身下去,用樱桃小嘴紧紧包裹了我的肉棒。被姐姐的温润小嘴含住。
  这是姐姐的小嘴,哇,好舒畅的感觉。姐姐伏下在我下身,被姐姐那小嘴含著的感觉,时而双手缓缓抚过肉棒上下套弄著,时而用那香舌打转缓缓舔吮著,时而又快速的上下吞吐著,这美妙犹如仙境的感觉。蓦然,我从啊」一声,肉棒传来一阵阵炙热的热流,强烈的快感猛的袭得我忍禁不住,我知道要发射了,手轻轻抓住姐姐的头发,下身一挺插进了姐姐口腔深处。姐姐貌似知道了我的意图,欲想要吐出来,我却抓著她头发死死按住头的头不让她挣脱。接著肉棒抖动著接著阵阵强烈的热流向姐姐口中狂射而出,强烈的激射到她的口腔里……「咳,,咳,」
  姐姐咽喉间传来阵阵闷咳声,我死死抓著姐姐的头发按住她左右摆动的头,下身一挺,把所有的储存的精子全部喷洒进她喉间深处,足足喷洒了十几股浓浓的精液在她的才慢慢的消停下来。
  我居然在自己亲姐姐的嘴里发射了,那种畅快淋漓又有种打破禁忌的感觉,好美妙,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
  肉棒刚从姐姐那嫩滑的樱桃小嘴抽出来,姐姐便猛的咳了出来,伴随著姐姐的吞咽声还有咳嗽声,那浓稠的精液却是顺著姐姐的嘴角潺潺溢出,淌过嘴角流过下巴处,低落在床单上。
  我心里得意的还伴随一丝征服的感觉看著姐姐,只见姐姐瘫坐在床上,脸颊绯红,媚眼如丝,秀发凌乱,嘴角还挂著我的精液,看起来给人一种淫秽放荡的感觉。姐姐用一丝幽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边的精液,却是什么也不说,有些疲惫的起身下床走出了我的房间,嘭的一声关上门,随后隔壁又是传来嘭的一声关门声,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看著姐姐离开,一怔愣,姐姐难道是生气了,是因为吃了我的精液吗,还是因为我刚才抓住她的头发那么粗鲁的对待她而生气了吗,我一想到这里,心里有有点虚了,如果姐姐以后真的不理我了,就算在同一个家看到我不理我,不和我说话,不看我,完全无视我......那我怎么办啊。
  一看时间,居然已经凌晨1点了。今晚射了两次,感觉也有点疲惫,就这样,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凌乱的想著,良久,才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