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春吐艳》

  猎春吐艳马菁馨与表妹玉美是同班的同学,两人年纪一般,菁馨与玉美相差不到三个月。
  两人可说情投意合好的不得了,她们专科学校毕业后并没有继续就学。两人又因为父母经商家庭富裕,所以从小也没吃过什么苦,或受到任何委屈。现在父母皆因生意上的需要,双双暂时旅居他乡。菁馨的父母替她买了一栋漂亮的别墅,准备给她将来当嫁粧,另外也给她学习独立自主的生活。马菁馨过著独立自主的生活,因为颇感孤单不能适应,所以她约表妹玉美共同生活。玉美也欣然同意前往共居了。某一天,马菁馨因为打算自己闲来无事时能够自己下厨学些美食,因此她跑去书店买食谱之类的书籍回家参考。
  菁馨在书店内专心的寻找著她要的书,不过食谱一类的书是归类到「家庭园艺与休闲」的书柜上。食谱放在书柜的上端,菁馨虽然身材高佻,不过还是拿不到她要的食谱书藉。她穿著又窄又短的裙子,每当她垫著脚尖,抬著手试图取书的时候,她那迷人的大腿,与及几乎要被人瞧见的肥臀,恰好给在不远处的一个男人看见。
  「啊…好诱人的身材。」男人见她如此姣好诱人的大腿,不禁暗叹不已。他他走过来了。
  「小姐!需要我帮忙吗?」马菁馨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而且他面带微笑主动要帮忙她。
  她有些困窘的说:「啊…先生!那就麻烦你啦!」她指著其中的一本,那男人替她拿下来。当菁馨伸手接通书的时候,望了望眼前的这位男士。这不看还好,看了之后不禁使她脸红。「好俊的男人。」她的内心不由自主的喜欢,那男人也向她看过来,四目交会菁馨脸都红了。
  「啊哈!食谱,小姐是美食专家?」「哦!不,只是一时兴起,想学点,其实我对烹煮,什么也不懂。」菁馨有些腆,好不自在。那男士又说:「如果有幸,还真有机会尝尝小姐的手艺哩!」这如果是平常的一个男人,马菁馨可能不理他了,但是眼前这位男人相当具有吸引力,使马菁馨不想拒绝他。
  「可是…先生尊姓…大名?」「姓彭,我叫彭为怀。一个毫无成就的男人。」「哦!先生客气啦!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到我家来坐坐。」看著用水汪汪的双眸望著他,好像深怕他会拒绝。这彭为怀似乎也洞悉她的心意,连忙说:「即然小姐这么殷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不过小姐还没有自我介绍。」「姓马,叫我菁馨好了。我跟表妹玉美住在一起,父母经商…」两人真是一见如故,开始有说有笑起来。马菁馨买完书后,两人又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然后留下菁馨住址约好相见的日期。
  为了迎接彭为怀这位「上宾」那马菁馨果然刻意的去学几道食谱,令彭为怀大快朵颐赞不绝口,最后彭为怀也索性的搬来与两女同住。所谓一回生两回熟,自此以后彭为怀便常成为马菁馨害与玉美的坐上宾,久而久之,大家熟了更为亲近,而她们也同时爱上了彭为怀。有一天,玉美不在,彭为怀便和菁馨在床上幽会。
  彭为怀先将自己的衣服除去,然后也将她的外衣除去,当他接著脱她的内衣的时候,那内衣上一阵阵香味扑鼻,他觉得意乱情迷,心里邪念横生,性欲冲动,那大鸡巴也随之而勃起,于是他将马菁馨身上的衣服,快速剥下。于是两个人瞬间变成了原始人。彭为怀现在虽然欲火高涨,但是他加以抑制。
  他现在坐在她的身边,欣赏著一幅美丽的玉体。那一头鸟黑的秀发,娇艳可人的脸蛋,鲜红细嫩如脂的粉颊,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挺立耸著,那玲珑的曲线,圆圆的粉臀白里透红,阴户如桃般地高挺,阴唇红如涂丹。他欣赏她那动人的胴体,看得整个人都发呆了。马菁馨躺在他的身边,静静地期待他的爱抚,但是待了一会儿仍无动静。她道:「快点啊!你在想什么?」彭为怀听了美梦方醒!彭为怀伸出双手在马菁馨的身上双乳上轻轻地揉抚,然后左手沿著小腹渐渐地往下移动,来到了泊泊流水的洞口,他先在阴唇上用手掌轻轻地旋著,她的娇躯也随著他的旋转磨擦而也开始扭动了。然后彭为怀用他的食指在那狭窄的肉缝里,上上下下地游动,有时也在那粒鲜红的葡萄上轻轻地扣著,每当扣马菁馨那粒阴核时,她都发出了令人颤抖的浪声:「哎…唷…唔…好…痒…唔…嗯…」随著彭为怀手指轻轻地插入,缓缓地抽送,这么一来,非同小可。她的脸上露出了渴望和需求,而身子扭转得更是厉害,浪水随著手指的抽送,缓缓地从洞内流出。她似乎难以忍受挑逗,因此将他正在抽送的左手给予拨开来了。然后马菁馨一个翻身就抓著彭为怀那个正在一抖一抖的大鸡巴。她失声叫道:「为怀,你这支肉棒又粗又长,待会儿怎么插进去?看来我今晚非痛死不可。」
  彭为怀道:「菁馨,我知道我这只肉棒比常人的粗而且长,因此我才不敢立即就插入。」马菁馨道:「那你老是用手指抽送,也不是办法啊!我看你就用大鸡巴轻轻地插吧!」彭为怀听到这话,如奉到圣旨般,看来他的怜香惜玉之心是多余的。于是他如饿虎扑羊般。趴在马菁馨的身上,彭为怀虽然将身子压在马菁馨的身上,但是他将重量支撑在两个手。
  于是他先低下了头,贴上了嘴唇,而舌头伸入她的樱唇之内直挑直转,吻得她气喘如牛。
  马菁馨迫不及待地用手抓住彭为怀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洞口,轻轻地放准了位置就接在一起了。彭为怀的腰部也随著她的手,微微地用力顶。他慢慢地抽送,每次使鸡巴进入一二分,他继续地抽送,她的小手受到阴唇和小腹的压迫,也就拿开了。当她的手一移开,阴唇和小腹已无阻碍,于是他抽送了二十余下,整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完全被吞没!
  他觉得鸡巴在洞内,受到极大压迫!每当鸡巴抽送时,两片阴唇随之而翻出。插入时,亦随之而一吸一吮。两个人越战越勇。他抽送速度也就越快。马菁馨也感到无限她快乐!鸡巴下下直抵花心。彭为怀见她没有痛苦的表情,于是就长驱直入。抽送速度真是难以形容!马菁馨她忽然受到这猛烈的抽送,她大叫:「啊啊…会痛…唔唔…啊啊…轻一点…唔…你不要那么急嘛…啊啊…慢慢来…啊…唔…嗯…嗯…啊…好好…慢慢来吧…唔…」马菁馨一面呼叫,同时两腿一夹,两手在彭为怀的身上乱抓,眼泪也随之而出。
  他停止了抽送,然后低下头,吻著她道:「「亲爱的,待会儿我会轻轻地插,忍耐点,第一次总是会如此的!」过了一会儿,她的泪水自动地收回,两眼渐渐地泛起一股奇异的光彩!彭为怀道:「妳既然怕痛,那我们今晚就到此为止!」
  马菁馨道:「亲爱的,你不要存心整我,你不能让我快乐,那今晚我怎么睡得著?」
  彭为怀道:「这话是你说的!」于是他伸手将她的玉体抱起,来到了床沿道:「娘子,你将上半身伏在床沿,而两脚撑地!」马菁馨道:「你的花样可真多!」
  彭为怀道:「不错,但是这样你能快乐无比!不相信,待会儿你就会尝到甜头了。」于是他走到马菁馨的背后,将粉腿向外拨开。
  此刻她的臀部翘得高高的,两片阴唇也张得大大的。他手握住鸡巴在阴唇口旋转磨擦。她那阴唇内的嫩肉受到龟头的颤擦,整个臀部猛摆个不停,身子直打颤。
  她浪道:「唔…唔…唔…我受不了啦…我好快乐…啊…唔…嗯…啊…快…快…插进去…嗯…唔…我求求你啊…嗯…唔…快…快…我求求你…快…快…啊…」
  他低头一看,那浪水已流满了一地。于是他将大鸡巴,对准洞口,徐徐地送入。他节节地插入,不敢长驱直入。抽送了二十余下。那大鸡巴已完全插入,但是此时他已停止抽送。用小腹在那阴唇上磨擦,而摆动臀部,使大鸡巴在穴内猛旋转著。
  这么一来,马菁馨整个人已非常的舒服昏昏沈沈,口中的叫声已停了。他见她毫无动静,于是他使劲地在她的粉臀上拍了一下,她才恢复了知觉。
  她道:「为怀…我实在受不了啦…里面太痒啦…你干吧…干吧…啊…啊…唷…」
  于是他将右手抓著乳头。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让人失魂落魄的阴核。然后挺起小腹轻轻地抽送。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