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知鱼 1-4》

  1三见钟情「我去健身了。」徐羿冲陈思挥挥手,背起健身包准备出发。
  「走吧走吧,神经病,每天两小时的正规训练不参加,天天逃课跑去健身。」
  陈思无奈的摆手。
  陈思是徐羿的同学,也是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篮球队的队友,徐羿是小前锋,他是组织后卫,两人从本科时期搭档至现在研一,球场上和生活中都配合的都非常默契,目前一同住在徐羿校外的房子里,早已是焦不离孟的好朋友。
  徐羿笑了笑,转身离开。陈思是个粗线条的北方人,对自己的身体一直有种迷之自信,对运动伤害方面的各种说法嗤之以鼻,徐羿却是从小学5年级开始受专业的体能训练,初中开始接受最好的健身私教一对一的辅导,对学院篮球队的训练方式深恶痛绝。
  在他看来,院队每天力量训练时,单调的杠铃深蹲,卧推,以及负重蛙跳,都是对身体的严重摧残,大二时上了不到一周的训练课后,徐羿就再也没去过。
  如果不是小前锋位置上一直没有合适人选,徐羿体能状况又一直保持的队内最好,教练早不知把他踢出去多少次了。
  从大一开始,徐羿常去的健身房已经换了四个,这是第五个,是君悦酒店内部的健身房。超五星的酒店里的健身房价格很贵,所以人很少很清静,设备档次又远超奇迹等大众健身中心,加上室内泳池和按摩池桑拿房都很干净,徐羿用了一次觉得非常舒服,就办了卡长期在这里。
  今天健身房又只有徐羿一个人,他仍在按照两个月前教练给拟定的计划进行训练,每次做四十分钟器械,二十分钟慢跑,两公里游泳,然后适量减少运动后蛋白质摄入,把体重稳定控制在80KG以内。
  君悦的器械区设备非常高端,仅上肢力量的便不下十种,分别侧重锻炼不同的肌肉群,再加上各类腰腹和腿部肌肉锻炼,每种器械循环三组,在肌肉略感疲惫的时候,便可进入慢跑阶段。徐羿早已完全适应了这套器械组合,正在划船机上给自己加重量的时候,进来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孩。
  也许是酒店住客吧,徐羿并没有在意,女孩做了几个简单拉伸,然后摊开瑜伽垫开始训练。「动作还蛮专业的。」徐羿看著女孩顺利完成几个高难度动作,在心里有些赞赏,然后随著女孩开始一些平板支撑和卷腹训练之后,开始做俯卧撑,徐羿有些瞩目了,这个女孩的身体素质快赶上普通男生了吧。
  女孩并没有在意徐羿的目光,很自然的走到了引体向上器哪里,跪在辅助支撑板上做引体向上。徐羿开始非常惊讶了,目光已经离不开这个女孩,那个器械专门训练引体向上,有个省力的辅助系统,徐羿刚才在那个系统上练过,支撑力量设置的是20KG,对于一个消瘦的女孩可能作用更明显,但即使这样,这个女孩也已经很了不起了。
  伴随著女孩标准的姿势,徐羿默默的计数,当女孩做完20个的时候,徐羿已经有些震惊了:标准姿势!正手握杆!慢速拉升!回程完全放直才做下一个!这个女孩非常厉害,即使没有辅助系统,她应该完成3-4个标准引体向上不成问题。
  女孩仍然没有理会徐羿的目光,径直走到椭圆机上开始有氧运动。徐羿换到了女孩背后的单车上,这是他平时不爱使用的器械,因为上半身没有对应的运动,锻炼效率不高。不过,今天选择单车则是另一个目的,因为面对著一面超大的落地镜,从镜子里可以特别清楚的看到女孩在椭圆机上跑步的样子。
  椭圆机因为模拟的奔跑和爬楼的姿势,在民间经常被称作爬楼机,现在的学生对保护膝盖认识的提升,越来越多人放弃了长跑,而选择几乎没有冲击力,对膝盖伤害更小的椭圆机,徐羿这种仍然在使用跑步机的,也都是带好了髌骨带才会去跑。
  徐羿静静的从落地镜里看著女孩的背影,女孩穿著一条浅灰色的全棉运动长裤,非常好的勾勒出漂亮的腿部和臀部曲线,上身是一件淡红色收腰的快干T恤,整个搭配低调舒适。椭圆机上运动的时候,女孩一上一下的循环奔跑,从镜中看去,极为诱人。爬楼奔跑的动作,是臀部曲线最完美的体现时刻,女孩穿的并非那种紧身运动裤,身体起伏之间,左右轻晃,弹出的臀波若隐若现却更加的诱惑。
  好完美的身材,那么圆润挺翘的臀部,那种健康的肌肉感,不知道手扶上去弹性会多么好,运动的女孩果然魅力是最大的,徐羿暗想是不是要编个什么理由认识一下。
  这个念头迅速被徐羿自己扑灭了,住在这种级别酒店,又这么年轻的女孩,八成以上是被别人包养的,自己还是别去惹那个麻烦了。不过真是有些可惜了,这个女孩是那种灵气外露的漂亮,不是很花瓶的样子,看起来最多20岁左右,本应是在大学里心无旁骛读书的时候啊。徐羿轻轻摇摇头,对自己说,欣赏一下就好了。
  于是就这样,健身房里仅有的两个人,一个在蹬椭圆机,一个在蹬单车,一直这样静默的持续了半个小时。
  女孩从椭圆机上下来,捏了捏自己的小腹,然后有些不满意的摇了摇头,看到这种景象,徐羿有些猝不及防,忍不住轻笑出声。那么完美的身材了,还嫌小腹有赘肉啊?女孩果然在塑形方面都是贪得无厌的。
  女孩转过头,知道徐羿在通过镜子看她,却也不著恼,只是对镜中的他很大方的微微一笑。
  徐羿从单车上下来,走到女孩旁边,看了看她并没有出多少汗,然后问她:「你是为了减脂?」
  女孩嗯的点了点头。徐羿说:「那你用椭圆机的方式不对,起不到很好的减脂效果。」
  女孩有些疑惑的看著徐羿,难道椭圆机还有正确错误的使用方法之说?
  徐羿明白女孩的想法,微笑的跟她解释:「你可以再上去试一下,上身保持不动,一定不要起伏,下面采用半蹲的姿势,踝关节和膝关节都要固定不动,纯粹以髋关节来运动,体会一下。」
  女孩有些好奇的重新站上椭圆机,依言开始运动,徐羿抱著双臂在后面看著,心里暗想,这种姿势果然不好看,比刚才那种全身动起来的观感差的太远了。
  这种姿势其实很难掌握,膝关节总是不由自主的屈伸踩踏,徐羿不断的提示:「上身不动,腰再往下,腿绷紧,脚上不要用力!」女孩的领悟能力超强,一分钟之后便掌握了要领,动作变得很吃力很难看,一点刚才的从容感都没有了。
  两分钟之后女孩的节奏明显慢了下来,急促的喘息,徐羿不断的鼓励,让她坚持,这时候下来达不到有氧运动的燃脂效果。五分钟之后,女孩跳了下来,很是兴奋:「原来是这样,真的管用,才五分钟就一身汗了,大腿好酸疼。」转而有些疑惑:「你刚才从镜子里看了我半个小时,一直都没提醒我,是在看乐子么?」
  徐羿有些尴尬:「你知道我在看你啊?」
  女孩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我面前的落地窗也是会反光的好吧。」
  徐羿不太好意思的承认:「Sorry,不过我不是看笑话,而是你那种运动方式虽然不科学,但是观赏性更好,我是在饱眼福。」
  徐羿的话略带了点轻薄的味道,但是语气却很坦诚,女孩笑了笑,也不以为意,说道:「谢谢你的指点,我学校还有事,先回了,拜拜。」
  徐羿微笑著跟女孩挥手告别,目送她出了健身房的门才突然反应过来。她说要回学校!她是学生!徐羿又有些心动了,刚才在椭圆机上那一上一下之间,诱人的身材,圆翘的臀部,健康却魅惑的让人流口水的动作,想起来心里就痒痒的。
  她肯定还会再来的,再见面的时候搭讪一下吧,徐羿暗自决定。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徐羿刻意留在健身房里多呆一小时,也没有再遇到过那个女孩,徐羿又有些怀疑女孩是被包养,那天也许是雇主住在这,她临时过来的。
  可惜了,徐羿摇摇头对自己说。
  周五晚上,媛媛从大学城过来,住到了徐羿的房间。媛媛是徐羿的女朋友,起码在表面上是这样的。
  媛媛家境不好,但却从小有些娇惯,没吃过苦。她所在的广药本身校风还好,只是相处的几个女生都颇为追求物质。大二开学后,家里无论如何也供不起她日益增长的消费,仅凑出了当年的学费,生活费都从同学处暂借,过后不久,她竟开始和两个同学一起在外面的某会所坐台陪酒。
  去的时候,媛媛和一个女生还是处女,另一个也只交过一个男朋友,三个人约好了只陪酒不出台,会所的领班也答应了她们。只是没有想到,只一周不到,她的两个同学相继沦陷,尤其那个处女同学,在包厢里被灌醉之后,究竟是被谁拿走了第一次都不知道,只知道那个人给她留下了5000块钱的开苞费。
  那个女生抱著媛媛痛哭一场,休息了一天之后,两人选择继续去上班。
  媛媛比另外两个同学幸运的是,第一她天生酒量非常好,很难被灌醉,第二则是她在坐台第二周就碰上了徐羿。
  那天一大群年轻人在包厢里嘶吼,有豪放的陪酒女孩,已经被全身扒光,在包厢中间毫不顾忌的跳起了艳舞,徐羿搂著媛媛的腰,有些意兴阑珊。只是,不经意间,徐羿感到怀里的这个女孩有了一次明显的颤抖,他转过头的时候从媛媛的脸上看到了恐惧。
  经验丰富的徐羿知道这是个新人,随意问了下媛媛的情况,得知她是广药的学生,家境不好来这里兼职,就随口提了一句:真不想在这里干的话,可以考虑跟我。
  媛媛愣了,然后反应过来是要被包养,从没经历过这个场面的女孩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徐羿小声跟她解释,就是每周末陪他两天,平时正常在学校上课,然后让她报个价格。
  那每周就是两天,考虑到生理期,每月最多8天,媛媛算了算自己在这里8天能收到的小费,乘了三倍,心虚的报了一万块钱。
  徐羿笑著给她加到两万,然后让她明天辞职后给他打电话,媛媛看著徐羿的笑容,觉得好温暖,似乎在那个幽暗的包厢里看到了光明一样。
  那天晚上,媛媛精心打扮之后,穿著自己最淑女的衣服,来到了徐羿的房子。
  在那里,她努力的装出很自然,很有经验的样子,亲吻著徐羿,主动褪下了自己的裙子,在徐羿进入的时候,强忍著痛,发出的声音让徐羿误认为只是娇哼。事后徐羿看到床上那抹嫣红,先是震惊,然后歉意,说要给红包的时候,媛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拒绝的那么坚定。
  后来,媛媛知道了徐羿只是比自己高一年级的中大的师兄,包自己的主要目的是扮演一个纨绔的富二代样子,带著女朋友和一群同样纨绔的年轻人玩乐。媛媛和徐羿一起参加了很多次各种各样的聚会,在KTV里陪著徐羿唱歌纵酒,也在格调的西餐厅看著徐羿与谈吐文雅的年轻人聊政策聊市场聊机会。媛媛很乖,总是静静的坐在徐羿旁边,让她喝酒就喝酒,让她唱歌就唱歌,有时旁边人递过来的奇怪的东西,徐羿会帮她挡掉,媛媛猜测那些应该是毒品或者迷幻药什么的,心里感激更甚。
  媛媛只是知道自己从此就一心一意的跟著徐羿了,起码在大学这三年会是这样。同学们并不知道媛媛和徐羿的真正关系,只是以为她运气好找到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徐羿出门对任何人也是这样介绍的。万一徐羿会娶她呢,媛媛也曾做过这样的梦。
  徐羿平时并没有传说中富二代那样的花天酒地,除了不时的聚会,或者偶尔陪著媛媛逛街买些衣服化妆品之外,和普通学生生活没有什么差别,经常周六日就是在房间里看书学习,下午去操场上打打球什么的,他打球媛媛就在旁边看著,投进了就拍拍手,偶尔看到徐羿扣篮的时候,她就会笑的很开心,这也成为了中大篮球场上的一景。
  这个周六,恰巧有部两人都感兴趣的电影上映,看完电影就顺便去了同层的游乐城,媛媛虽然已经大四了,仍然贪玩,尤其喜欢一些略带赌博色彩的游戏机,经常是买两三百块钱的游戏币,挣了数不清的游戏奖券,满满的抱著到服务台兑换些廉价的小礼品。
  媛媛坐在弹子机前很投入很紧张,徐羿揣著几十个币无聊的到处闲逛,把每个投篮机都刷出了今天的新纪录,这时他听到了一阵掌声从旁边的跳舞机方向传了过来。
  徐羿好奇的走过去看,然后微笑,站在跳舞机上的那个女孩,仅从背影看,他都能一眼认出是前几天在君悦遇到的人。
  这是最新型的跳舞机,难度很高,不仅有八方向的脚步位置,左右还有手动的敲击点,舞曲中多处需要手脚配合,徐羿和媛媛尝试过两次,就全都放弃了。
  偶然看到能过一两关的,也都是手忙脚乱,一副机械仓促的样子。
  但是这个女孩不一样,她的动作太舒展了,韵律实在太好了,她不是在跟著大屏上的箭头在找对应的位置,而是在跟著音乐起舞,随著节奏,脚步很自然的准确踩在了每个点上,手臂也是在舞动,在舞动的过程中,划过击鼓的位置。
  太舒服了,简直太舒服了,原来跳舞机是为这样的舞者而准备的,徐羿突然想起笑傲江湖里风清扬初次上课,令狐冲舞剑时耳目一新的舒畅感。
  上次在椭圆机上,徐羿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女孩的臀部,但是这次,他却完全没在那里流连超过三秒,只是沈溺于女孩的快节奏的舞姿之中,太酣畅了,那挥洒如意的肢体,那青春激昂的热情。
  一曲终了,徐羿也赞叹著鼓掌,媛媛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在了他的旁边,和他一起拍著手,一脸崇拜的样子。
  女孩又开始下一首舞曲,徐羿却转身拉著媛媛的手离开,找了个借口,匆匆把奖券兑完之后回家。徐羿觉得自己有些无耻,自己明明和那个女孩没有任何交集,为什么会怕那个女孩看到自己身边有女朋友。
  晚上,温存完毕,媛媛满面潮红的缩在徐羿怀里,小声的说:「徐羿,我下周是这学期最后一周课,然后就是毕业设计,可以不住在宿舍了,你要不要我搬过来陪你?」这其实是媛媛的一个心结,之前的两年,每到寒暑假,徐羿费用照给,但都直接让媛媛回家陪父母,收了钱没有提供相应的服务,媛媛总觉得有些心虚。
  更重要的是,她很贪恋睡在徐羿身边的感觉,每次回到宿舍,总会觉得身边空荡荡的。
  不过,徐羿真的很奇怪,他好像对性爱这件事没什么强烈兴趣。媛媛所有的闺蜜描述自己男朋友的时候,都是饥渴的色狼,出去开个钟点房恨不得都要做三次才能回本的样子,但是徐羿很常规的每周一次,从不多要,只是身体素质强劲,每次都把媛媛弄得死去活来。媛媛有时周五舒服完了,周六晚上还是嘴馋,要软语斯磨半天才得逞,徐羿还一副只是不愿意让媛媛扫兴的样子。如果不是媛媛确实身材相貌一流,自信心估计早被击的粉碎了。
  果然,徐羿直接回绝了媛媛的好意:「算了,不能让陈思每天都回宿舍睡啊。」
  说起来陈思也是个妙人,他从大一就搬出来住在了徐羿的房子里,从不分担任何费用,天天蹭吃蹭喝,还一副这是在帮徐羿忙的样子。不过他对媛媛很尊重,从不跟著别人叫嫂子或弟妹,而是直呼媛媛,他知道两人的真实关系,那么称呼的话会有讽刺意味,所以说话时非常谨慎,吃饭聊天也是把媛媛当朋友,而非外人。周五周六的晚上,陈思都是9点钟学习完准时回宿舍睡觉,给两人留足私密空间。
  媛媛有过疑惑为什么徐羿这么有钱,却一定要有一个室友同住,后来想通了他是不愿意把社交上的事情引到家里来。陈思只是他最好的挡箭牌,现在,又被用来挡住了她,媛媛心里一阵酸楚,看来终究还是没有机会。
  那就回家自食其力吧,媛媛有些认命的想,然后又往徐羿的怀里缩了缩,这个温暖的怀抱,能多依偎一天也好吧。
  第二天早晨,陈思开门进来,把买来的早点放到桌上,然后手机喊徐羿和媛媛起床。今天有个科技论坛,各路大佬前来宣讲,徐羿和陈思都会去,媛媛完全听不懂这些,徐羿就让她先回去,不用陪他们。
  下午有个互联网+的分会场,徐羿和陈思早早去坐了比较前排的位子。陈思一直贼兮兮的盯著前面的一个白裙女孩看,徐羿悄悄的捅他:「女孩挺漂亮的,喜欢就去搭讪啊,她旁边正好还有个空位。」
  陈思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副敬而远之的样子,徐羿有些奇怪,女孩只是气质出众,并不算是特别漂亮,比媛媛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陈思有些太不自信了吧。
  正想著怎么怂恿一下的时候,突然白裙女孩对著门口使劲的挥手,一个红裙女孩快速的跑了过来,竟然是她!徐羿一眼就认出这是在健身房和游乐城遇到的那个女孩,穿了件暗红色简单宽松的裙装,不知是不是为了刻意的低调,明明更漂亮的她,看起来并不如旁边穿白裙的女孩显眼。
  女孩就坐在徐羿的侧前方,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认出徐羿,只是在和白衣女孩笑嘻嘻的聊天,徐羿有些奇怪,这个论坛是针对企业的,不面向学生,徐羿也是用了家里的公司注册的会议,那这两个女孩是怎么进来的呢?
  前两个关于物联网和跨境电商的专题演进质量都很高,尤其讲物联网的那个年轻人非常有思路,徐羿认真的记下了他的联系方式,看看会后能不能联系,也许能有个合作,做些代工什么的呢。
  另一件让徐羿吃惊的事,是前面的两个女孩虽然比自己还要年轻,但是见识绝对不凡,两个专题里徐羿更关注的是商业应用,很多技术细节压根听不懂,而在那个时候,两个女孩的反应,表现出来她们对技术的理解一定是到了某个深度,不管是蹙眉还是轻笑,还是互相之间的低语,都证明著她们对内容有自己的理解。
  然后,第三个主题是网络新媒体方向的,主持人介绍了一下主讲嘉宾,是一个蛮有知名度的老网络媒体人,看来是镇场的的演讲了,类似于相声专场里的攒底吧。
  然后,演讲开始几分钟后,徐羿有些坐不住了,这货就是个大忽悠啊!这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演讲的时候,一改前两场低调沈稳的模式,一副极为热情极为激昂的样子,声音洪亮,语调高扬,肢体动作挥洒豪放,似乎要把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动起来。
  只是他的内容实在太空了,海阔天空那么空,人类进化,科技更叠,国家政策,光大前景,一张张的ppt,徐羿居然听不出这玩意和新媒体有什么必然联系。
  「他应该去搞传销,或者去卖十三香。」陈思转头对徐羿说,声音大小恰好也能被前面两个女孩听到,白衣女孩一声轻笑,却并没有回头看,徐羿笑了笑,看来兄弟两个在喜欢的女生这方面也挺一致的。
  演讲者开始大声的提问:「请问在座哪位,在一个月内,去过任何一家博物馆?」
  前面两个女孩刷的举起了手,徐羿忍不住微笑。然后看到陈思也举了手,有点好笑,带三岁小侄女去自然馆看恐龙也算啊。
  演讲者愣了一下,选择无视:「好,几乎没有人去过,那么,请问在座哪位,在一个月内,去过省图书馆?」
  徐羿暗笑,这人反应还挺快的,特意说了省图,就是怕掺进来的那些每天泡学校图书馆的大学生吧。结果,没想到,刷的一下,现场举起了十几只手,自然也包括面前的两位女生,陈思无奈的摇头:「玩漏了吧,这可是广州,新图的周末有时都要限人流量的。」
  秃顶的大叔明显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扫了一眼,找了一个看起来最年轻没有阅历的女孩,请她站起来回答几个问题。
  徐羿看著侧前的红衣女孩站了起来,从侧后方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徐羿突然感觉到了那张俏丽的小脸上,是满满的恶意,恶作剧的那种恶,看来有好戏看了。
  大叔还是很谦和:「看到参加这种论坛的女士如此的年轻,真是感觉后生可畏啊,不知道你能否给大家分享下你最近的一次在图书馆都做了哪些事情么?」
  女孩似乎是静静的想了一下,然后笑了,那个笑容很邪,即使看不到正脸,徐羿也感到了一股凉意。
  女孩接过麦克风,很冷静地说:「您的提问思路我也常用,刚才的问题后面,会针对我做的回答有对应的分析,估计是查资料效率低,看小说更新慢,借还书还要排队这些吧,我都替您想好了。我觉得这种套路演的没什么意思,我直接回答您最终的问题吧。」
  徐羿笑出了声,这个女孩好厉害,说话好直接,像利刃直接挥过去一样,半点余地也不留,只有这样年轻的女孩才会这样锋芒毕露吧。
  「我知道您的结论是网络新媒体是大势所趋,会完全颠覆传统的信息获取方式,我同意您的看法,但是我想提醒您一件事:您刻意的混淆了知识和信息的概念。」
  「我想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希望您能让我说完,不要打断我。」
  「我去图书馆学习知识,我在坐地铁时获取信息,这不一样,也不矛盾。但是不管是今日头条,还是微博朋友圈,那些新闻,段子,八卦,以及零星的有价值的信息,并不是知识。即使是知乎或者果壳,每一个问题的回答都非常片面且表面,对背后的理论知识最多只有极狭小的一点只言片语,而这零星的理论,无法支撑我去解决类似的问题。用碎片化的时间,得到的只有支离破碎的信息,这是一种极低效的学习方式,或者说,这根本不是一种学习方式。」
  「还有学术书籍的严谨程度远超一般资讯,还有快速记忆的问题,即使是kindle,也因为不具备环境和段落位置的特征,被证明记忆效率远低于实体书。更重要的是知识是成体系的,是相关联的,一门理论中诸多的知识之间越相关,整体记忆效率越高,这个必须静下来在书籍中获取。」
  「获取一段资讯,解决一个单独的问题,这方面网络有无可比拟的优势,但是,请不要因此而贬低图书馆或课堂的价值。我说完了,谢谢。」
  女孩的语速极快,中间完全没有抑扬顿挫,纯粹以内容为中心,和前面的演讲者形成鲜明对照,徐羿和陈思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是什么怪胎啊。
  发现状况不对,主持人早已提前站到台上来等著打圆场了,接过去吹捧了争议的双方,又问了一句:「这位年轻睿智的女士,能否说一下来自哪里,我们希望会后进行一下专访。」
  「我是中山大学计算机系大三的学生,也是XXXX公司的系统架构师。」女孩报出一个即使在全国的互联网界也很引人注目的本地新锐技术公司的名字,全场一片惊愕的声音,女孩却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淡淡的坐下不再说话。
  中山大学!计算机系!大三!是自己的同学,是自己的师妹!徐羿的心突然狂跳起来。
  「你这条死鱼,非要这么说话么,不怕主办方投诉到你公司去?」旁边圆脸白裙的女孩埋怨了她一句,红裙女孩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谁让他先把我们当白痴的。」
  白裙女孩突然笑了,一脸狡黠的样子:「那就再气气他?」红裙女孩笑著点头说好啊好啊。
  然后白裙女孩突然就板著脸站了起来,拿起资料,面无表情的往外走,红衣女孩紧随其后,一脸冰冷不屑的样子,两人就这样漠然从过道里迎著所有人的目光走到大厅后门,然后推门离开。大厅里半数以上的人扭头,视线一直伴随著她们离开。
  徐羿幸灾乐祸的看著演讲者心虚的说各种牵强的理由找补,几分钟之后,徐羿突然反应过来,暗骂自己怎么这么笨,拉了下陈思,也站起从旁边离开,可惜走出后门时,已经看不到那两个女孩了,徐羿闷闷的叹了口气。
  「那两个女孩啊,你就别打主意了,我知道她们,是数计院的绝代双骄,多少人垂涎呢,全都碰的灰头土脸的回来。」陈思在一边打击他,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
  「绝代双骄?」徐羿有些奇怪:「两个女学生会有这么张扬的名字?」
  陈思望著两个女孩的背影:「也不是她们两个张扬,的确是她们太优秀了,那个红裙子的女孩,叫叶红鱼,名字里有个鱼字,被叫成了小鱼儿,那个白裙子的,叫莫山山,因为各方面都很完美,所以被叫成了花无缺。」
  「花无缺?这个名字用在女孩身上,是不是有些狂妄了?」
  「莫山山的GPA至今都还是满分4.0,几乎是创纪录的成绩,到申请学校时,绩点怎么也会是3.9+.年初的全美数学建模大赛,她和叶红鱼所在的三人组拿了outstandingaward,这个奖项中大已经好几年没人拿到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奔著卡耐基梅隆或者斯坦福伯克利去的。」
  「哦,长得漂亮的女学霸,这也不至于叫花无缺吧?」
  「还有身体素质好,是院队女排的自由人。最出名的是大一就结婚了,嫁了个很厉害的老公,也是数计院的,在其他人眼里她所有的方面都完美无缺,所以叫花无缺。」
  「好吧,那确实比较特别,不对啊,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去年也想追她,所以找人打听过,然后立刻就放弃了。」
  徐羿哈哈大笑,陈思也不以为意:「知难而退也没什么丢脸的,不过,对叶红鱼就不太了解,只是知道她成绩不如莫山山,但是数计院每个人说起她们两个的时候,小鱼儿却总是排在花无缺的前面。」
  陈思继续:「你知道陈皮皮吧,总跟我们一起打球那个胖子,就是那个电子系的『空中飞象』,他女朋友和莫山山叶红鱼一个宿舍的,你想套情报,把他们约出来吃个大餐吧,西塔的江户料理,我们好久都没去过了。」
  听到『空中飞象』这个外号,徐羿不由的笑了,这件事他其实是始做蛹者,那个号称电子系不世出的天才,大二进实验室课题组,大三就发了两篇SCI的怪胎,在一次院队之间的友谊赛中,作为大前的陈皮皮,连续两次追帽徐羿,让身为小前的徐羿很没面子,尤其在最后一节中,陈皮皮腾身而上双手暴扣,扣篮的同时,竟然把管院的中锋撞翻在地。
  那场比赛之后,徐羿感叹,广东队有个空中飞猪朱芳雨,现在电院更甚,有个空中飞象陈皮皮,在学校里完全是BUG级的存在。然后,这个外号不胫而走,再也没人记起他天才的名字,都亲切的称他飞象兄。
  徐羿笑著说:「没问题,帮我约约吧,看看今天晚上行不行?」套不套的到资料是一回事,自己的无心之语害别人多了个这么不雅的外号,冲这点也该请球友吃个饭的。
  「今晚?你可够心急的。」陈思无奈拿出手机,几分钟之后,挂了电话,对徐羿说:「你运气好,他女朋友就在他旁边,一听说去江户,立刻答应了,我电话里都能听到那兴奋劲,晚上记著给人家小女孩点个芝士焗龙虾。对了,小女孩叫唐晓棠。」
  徐羿笑的有些开怀:「放心,龙虾和鹅肝都管够。」
  傍晚,IFC三楼。
  徐羿和陈思早早的等在了包厢里,离约好的时间还有10分钟的时候,敲门声响起,陈皮皮那张笑眯眯的胖脸探了进来,和熟悉的球友打了声招呼,然后唐晓棠从那个庞大的身躯后面钻了出来,笑眯眯的很得意的样子。
  徐羿突然感觉眼前一亮,然后心里暗自感叹,向来以出恐龙闻名的数计院,这一届实在是太得天独厚了,除了可称作惊艳的叶红鱼之外,莫山山和唐晓棠也都算得上美女,不过两个人漂亮的风格完全不同。莫山山有些和叶红鱼相似,是一种眉眼间充满灵气的漂亮,差别只是没有叶红鱼杀伤力那么大。
  唐晓棠则是一副让人非常亲近的模样,五官并不精致,组合起来却看得很舒服,有些类似《那些年》里沈佳宜的感觉,是邻家女孩,是班花,却无论如何成不了校花的模样,加上四川女孩特有的白皙细嫩的皮肤,单纯从相貌上来说,应该比莫山山更有吸引力一些。
  徐羿暗想:「难怪号称电子系唯一天才的陈皮皮会从她大一就锲而不舍的追求,这胖子还真有眼光。」
  「你就是逸仙时空上的wingsky么?我很喜欢你写的商战小说,《轮回》什么时候能完结啊?」唐晓棠一脸兴奋的样子。
  居然上来就被问到最心虚的事情,徐羿有些无奈:「反正学校的BBS从外网也能登录,你毕业了也可以看,总会写完的。」
  唐晓棠立刻苦下脸来:「那至少要一年多啊,我先弃坑了,等完结的时候记得通知我。」
  徐羿笑著点头,引著唐晓棠坐下,她又有点好奇:「你这个ID是怎么来的?
  和你的名字的字形挺象呢?」
  徐羿微笑:「羿这个字,本来就是展翅扶风的意思,ID就是名字的意译。」
  唐晓棠吐了吐舌头:「啊,这样啊,我以为就是指嫦娥的老公呢。」
  徐羿笑了笑,然后把菜谱递给唐晓棠,她却没接,说:「这里我只是听说过,从来都没来过,这种高档地方我点不来的。」
  徐羿又笑了笑,然后翻开扉页准备点菜。
  「我可是放弃了每周一次叶红鱼的showtime来吃饭的,可不能只点个乌冬面哦。」唐晓棠在对面一脸担心的样子。
  Showtime?徐羿有些好奇,把菜单递给陈思,让他敞开点,然后问唐晓棠:「叶红鱼的showtime是怎么回事?」
  唐晓棠笑著说:「大一的时候,叶红鱼喜欢看美剧,然后全宿舍都被她带的喜欢看了,但是别人的英语水平不如她,只能等人人的字幕版出来以后再看。她每次都提前下载了无字幕的片源先看完,然后给我们剧透,被我们追打。后来,我们宿舍强行要和她一起看,让她做同声传译,这个习惯已经两年多了,一直延续到现在,每周一次。」
  徐羿有些微微动容:「同声传译?」
  唐晓棠点点头:「嗯,她的英语应该是全院最好的,而且高中专门训练过同时传译,每年琶洲会展中心的广交会,她都去做翻译挣外快。不过,你也别想的太厉害,bigbang之类的片子里,太专业的词她也不会,只有modernfamily这种才能真做到裸听同声传译。」
  唐晓棠又补充道:「而且,现在下载的片源,基本都带英文原生字幕了,我和莫山山其实也能看懂,只不过这个节目实在是太好玩,所以一直保留下来。」
  徐羿还是有些莫名其妙:「很好玩?」
  唐晓棠笑著说:「我们现在净挑那种有床上镜头的片子让她传译,还强制她必须把啊啊啊啊什么的也翻译过来,你想想看,三个有男朋友的,围著一个小处女,听她学叫床,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徐羿捧腹大笑,半响之后,很认真的对唐晓棠说:「我想追叶红鱼。」
  唐晓棠嘴里嚼著一块三文鱼,有点口齿不清:「陈思给皮皮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种饭我吃过不下十次了,放心吧,我唐晓棠专门出卖舍友,想知道什么尽管问,而且经过小鱼独家授权的,除了生理期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徐羿莞尔。
  先上的是刺身拼盘,唐晓棠夹了一块鱼肉,沾了点调料塞到嘴里咀嚼:「嗯,贵的地方确实有贵的道理,味道确实不一样,鲜嫩的多。」
  徐羿看著这个肤色白皙到不像话的女生,心里蛮有好感,自来熟的性格,梗直的话语,这个自称蜀中唐门的女孩,还真有自己独特的魅力,也许和宿舍环境有关系么,入芝兰之室,久而不觉其香,被潜移默化了?
  徐羿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开口问道:「今天我刚听到绝代双骄这个称呼,怎么会有这样的外号呢?」
  「哦,去年院系舞蹈大赛你没看啊,数院的街舞虽然没拿到名次,但是所有参赛队里最出风头的,领舞的女孩就是小鱼,当时就在学校里出名了。然后,没过多久,她又在学校围棋大赛拿了女子组冠军,就更多人认识她了。我们班的女生都管她叫小鱼,不知怎么传到外面就成了小鱼儿,然后莫山山天天自习吃饭都和她在一起,就被好事的人给套了个花无缺,硬凑出的这个绝代双骄,她们两个都很不喜欢这个称号。」
  「哦,原来是先有的小鱼儿,后有的绝代双骄。」徐羿点头,又想起那天在游乐厅里,叶红鱼在跳舞机上的惊艳,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了。然后又问:「那个围棋冠军有些夸张了吧,数计院的课那么紧,她居然有时间练棋?」
  唐晓棠摇摇头:「她早就不玩围棋了,她段位是在高一拿的,应该是业三,现在退步好多,我上次如果参赛的话,应该能赢她。」
  陈皮皮立刻举手:「是我的错,我不该拉你去北京电子展的。」唐晓棠莞尔:「少来,我没参赛是因为院里还有两个女生比我厉害,谁知道她们也都没参赛,最后便宜小鱼了。」
  徐羿摇头苦笑:「难怪都说数计院是中大第一院,果然不同凡响,真是很佩服。」
  陈思也帮腔:「中大别的学院就是普通的985学生,能力在录取线之上几十分的这个区间,只有数计院的学生,是和清华北大一样,能力没有上限的。」
  唐晓棠换了一副苦兮兮的脸:「行了,羡慕什么,天天被宿舍里两个怪胎在智商上反复碾压,也就是我和天猫女没心没肺,换了别人早就该跳楼了。」
  徐羿大笑,然后继续问道:「那后来她们俩又拿到了全美数学建模的特等奖,所以就更有名了是吧?」
  唐晓棠嗯的点了点头,但是立刻补充:「不过,建模的事,全是莫山山一个人做的,叶红鱼和宁缺都只是挂了个名,他们俩对这事不感兴趣,莫山山因为要留学申请好学校,才参加的比赛。」
  「莫山山一个人拿下建模的特等奖?那她才是最强的那个女生吧?」徐羿这次是真的动容了。
  唐晓棠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山山是挺厉害,但是没那么厉害,她参赛的核心算法实际上来自宁缺和叶红鱼在另一个大赛的作品。」
  在徐羿和陈思惊讶的眼光中,唐晓棠继续说:「其实这三个人里,最厉害的是山山的老公宁缺,他和叶红鱼原来在同一家公司兼职,后来就经常一起写代码,去年的猫公司的推荐算法大赛,他们俩和北航三个男生组队,写出了全新的算法最后夺魁,然后一人分了20万奖金。Top10里面,只有他们和科学院大学那组是用的新算法,其他组用的都是xlab里现成的。那次大赛里,算法最主要的部分是宁缺和北航一个学生完成的,但是现场演讲和答辩是小鱼做的。后来山山把这部分核心算法改了个场景,又拿了美国建模大赛的O奖。」
  徐羿皱著眉头:「怎么这么大的事,几乎没有任何消息?」
  唐晓棠笑著说:「因为S1和S2的冠军队成员,几乎都被竞争对手狗公司和鹅公司下手挖走了,所以去年的大赛非常低调。」
  徐羿和陈思大笑,然后陈思认真的点点头:「真的很佩服,确实很精彩。」
  唐晓棠也蛮开心的样子:「宁缺和叶红鱼在外面找的兼职,早就全都是很核心算法那种了,收入都好高,所以我们宿舍一般出去聚餐,都是小鱼和山山买单,一个自己挣大钱,一个是老公挣大钱,我们这也算是典型的吃大户行为。」
  徐羿和陈思又笑。陈皮皮哭丧著脸:「真的是男怕入错行,你们拿个笔记本就能干活挣钱,我们做一次流片成本都要几十万刀,想自己单干也没条件啊。跟你们院这些怪胎比起来,我都算赤裸裸的啃老一族了。」
  唐晓棠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别自卑,你那一篇SCI算作彩礼的话,都已经很厚了,托你的福,我也是这届数计院唯一大三发第一作者SCI的传奇了。」
  唐晓棠又开始噼里啪啦的说叶红鱼的各种,说起那个学习能力远超正常人的女孩,逃掉绝大多数课程的女孩,在考试前一周才开始翻开书,然后顺利通过每门考试的变态。说起叶红鱼用省下来的时间,去公司兼职挣钱,然后追寻各种新奇的体验,旅行、音乐、高尔夫、攀岩、登山、瑜伽、街舞,甚至去泰国的时候,还考了个厨师证。她在各个方面似乎都有异于常人的天赋,都能在很短时间达到很高的水准,然后就丢下去寻找下一个兴趣点。
  开始的时候,徐羿和陈思还只是惊叹于叶红鱼的惊才绝艳,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唐晓棠的话风就变了,开始吐槽叶红鱼各种为非作歹的故事,大一入学就把宿舍的桶装水换成了白花蛇草水;把芥末混在唐晓棠的中草药牙膏里;半夜在拖把上挂个面具竖在天猫女床头吓唬她;把隔壁女生手机的男神号码改成自己的阿里小号,宿舍四个人一起调戏了她一晚上;和莫山山坐过山车时,拿著几个螺栓说你座位上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我们几个到现在还没打死她,说明我们对她真的太好了。」唐晓棠用这样的结论结束了他的吐槽。
  在几个人的爆笑声中,唐晓棠笑著说:「好了,叶红鱼的事情说完了,徐羿,你觉得你追求她的资本在哪里?」
  徐羿认真的想了想,说:「我学习成绩还不错,人也挺聪明的……」唐晓棠和陈皮皮又一起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当然没法和叶红鱼相比。」徐羿笑了笑,然后无奈的说:「我们家挺有钱的。」
  唐晓棠立刻追问:「是你家有钱,还是你有钱?」
  陈皮皮在旁边有些尴尬,徐羿也有些无语,这个问题问的好尖锐,徐羿想了想,如实回答:「我家里比较有钱,不过我是独子,父母生意很忙,对我比较放任,我可以自由支配的费用比较多。」
  唐晓棠紧盯著徐羿:「方便说下大概多少么?」
  徐羿也没有隐瞒:「父母倒是没明说,我自己的卡里有几百万,他们也从没问过我钱的去向。」
  唐晓棠摇头:「几百万的话,叶红鱼恐怕看不上,她将来即使留在国内,在猫狗之类的公司过几年也能拿百万年薪的。」
  徐羿有些郁闷的样子:「我父母每年给我的费用也只在百万级,而且还是因为需要我跟一些权贵家的公子们交际才给的。」
  唐晓棠摇摇头,有些认真的说:「徐羿,你真正的优势是:你是所有小鱼追求者里,最高最帅的,但可惜那对叶红鱼没用,她对男生的皮囊完全不在意。」
  徐羿吞吞吐吐的:「我家的企业年销售额十几个亿……」
  唐晓棠眼睛一下亮了:「土豪,我们做朋友吧!」突然转念一想:「不对啊,我高中时的土豪家同学,最后都出国留学了,你怎么呆在国内上大学?」
  徐羿摇摇头:「我家是那种传统家族企业,我除了一个小叔,其他亲戚几乎都在我爸妈的公司里,我是家族这一代唯一男丁,妹妹们都有些不上进,所以我很早就要做接手准备,我大学时留在国内比出国对家里帮助更大。我现在在公司里做科技参谋之类的角色,真实话语权比那几个亲戚都还要大些。」
  徐羿有些苦涩:「不过配件类的制造企业,规模大,利润却很薄,这两年国内外市场都不景气,竞争又太激烈,所以状况不算很好。说起来,我还真没什么资本去追她。」
  唐晓棠没有想到徐羿会这么说,愣了一下,然后安慰他:「其实,你的条件真的非常好,又高又帅又有钱还有才气,篮球院队小前锋,背后还有家族企业,在叶红鱼的追求者里,条件差不多是最好的了。不过,你追她的最大障碍很可能并不在这里。」
  徐羿一脸疑惑的看著唐晓棠。
  「我觉得她喜欢的人是莫山山。」唐晓棠一脸严肃的说。
  陈皮皮噗的一声把半块牛肉吐了出来,然后惊讶的看著唐晓棠:「真的?」
  唐晓棠用力的点点头:「她们两个从大一时的感情就非常好,吃饭上自习都是一起,小鱼晚上经常爬到山山的床上一起看片,有时候两个人就挤著睡了。后来山山结婚,跟宁缺出去住,结果上学期,为了准备建模和AL的算法大赛,小鱼也搬到山山家的房子里了,到现在都没搬回来。」
  徐羿有些好奇:「那不会影响莫山山和宁缺过夫妻生活么?」
  唐晓棠笑的有些神神秘秘的:「山山的房子有两间卧室,他们在装修房子的时候,给每个卧室都做了吸音墙,那时候山山就为小鱼搬过去做准备了,后来还经常怂恿小鱼搬过去,所以我怀疑她们俩很早就有奸情。」
  「还有,山山正在冲一篇国际顶级会议论文,能发表的话,申请个常青藤学校就肯定没问题了。宁缺英文写作能力差一些,都是小鱼停了自己的兼职在帮山山,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感情了。」
  陈皮皮疑惑的看著唐晓棠:「之前你怎么从来没说过?」
  唐晓棠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之前也没人请我吃龙虾啊,肯定是吃得越好,说的越多塞。」然后突然想到了点什么,正色的对徐羿说:「我来的时候查过,这里在大众点评上优惠买单打75折,一会结帐时,你可别直接去刷卡了,土豪的钱也是钱那。」
  徐羿笑著点头,对这个心直口快的女孩好感倍增。唐晓棠又很认真的样子:「我在和你说真的,我知道有些女生不喜欢男生请吃饭的时候用团购或者代金券,但是小鱼不是那样的人,她非常讨厌男生在花钱的事上死要面子。另外,开宝马去校门口接她,到高档酒楼吃饭之类的,这些最好也不要,小心把你归到纨绔的富二代范畴里。还有,酒吧,KTV之类的地方,她绝不涉足的,你提一次的话就可以死心了。」
  徐羿认真的点头:「我也不喜欢那些地方。谢谢,我会非常坦诚的追求她的。」
  刚一说完这话,徐羿突然觉得不对:「不过,晓棠,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追她,我确实不太懂怎么追女生。」
  唐晓棠愣了一下:「你以前没追过女生么?」
  徐羿苦笑:「大一刚开学追过,先送手机,然后送包,再开宝马车去她学校门口等一次就OK了……」
  唐晓棠一副仰天长叹的样子:「唉,你追谁不好啊,非要追叶红鱼,你这种方法追其他女生还不是手到擒来么。算了,看在龙虾的面子上,你等我消息吧,我给你创造机会。」
  徐羿笑著说:「既然龙虾的面子那么大,我们明天再来吃吧。」
  唐晓棠莞尔:「徐羿,我挺喜欢你,真的希望你做我的小鱼姐夫,你们的名字也适合,飞鸟与鱼,听著名字就很美。」
  徐羿脸上的微笑有些凝固,虽然转而化开,心里却有一丝不详的预感,陈思和陈皮皮的脸色也都有些怪异。
  纯理工女的唐晓棠并不知道自己的无心之语,说的有多么的不吉利,只是心满意足的拉起陈皮皮的手和徐羿告别,说现在回去还能赶上小鱼直播的下半场,问有没有其他需要她做的事情。
  徐羿起身送别,想了想,对唐晓棠说:「麻烦你告诉小鱼,管院有个研一的学生,叫徐羿,对她三见钟情,会很认真的追求她。」
  目送唐晓棠离开后,徐羿坐下,把杯中啤酒倒满,一饮而尽,淡淡的吟诵起来:「Sothemostdistantwayintheworldisthelovebetweenthefishandbird.
  Oneisflyinginthesky,theotherislookinguponintothesea.「然后摇摇头苦笑:「小丫头明显没有读过泰戈尔的诗,希望不会一语成谶吧。」
  陈思也有些心虚,还是勉强的讽刺著徐羿:「管院好歹也算是理科生,你信这个不怕让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