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伦 (00~08)》

  0.
  1980年,东北某煤城。秋老虎刚刚退去,风中就有了阵阵寒意,白杨树的叶子被秋风吹过,偶尔飘落几片淡黄的树叶。
  素馨抬起头看著树枝遮蔽的太阳,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目光随即落在不远处跑来的儿子身上,看著他由远及近,最后站在一座新坟前。
  素馨拉住儿子的小手,让儿子跪下:「来,桦桦,给你爸爸磕头……」说著眼睛里就闪过了一丝水光。
  孩子尚不知生死之大,只是依言认真的磕了三个头,抬起头问道:「妈妈,爸爸他……回来了么?」
  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簌簌的滑落如同凝滞一般的脸庞,滴落在女人粗布上衣完全无法遮掩的高耸双峰上,素馨哽咽著道:「嗯,不回来了,桦桦以后要听妈妈的话……」
  「妈妈你别哭,」被叫做桦桦的男孩抱住妈妈的腿,摇晃著:「以后我长大了,我照顾你。」
  看著儿子稚嫩的小脸,听到他暖暖的安慰,换做一般的母亲恐怕已经感动得无以复加,而素馨的脸上缺泛起一丝惊恐和一丝不易察觉的羞赧,慌忙的拭干了泪水,拉著儿子朝树林外走去。
  楠楠最后回过头看了一眼墓碑上的文字,五岁的他已经识字不少,但仍然不知道碑上文字的意义,只是随口念道:「慈……父……张志刚……之墓,女……
  张……素……谨立。妈妈,素后面那个字是什么呀?」
  素馨缓缓站住,强忍住腿间传来的酥麻,勉强回答道:「念xin,素馨,是妈妈的名字呀。」思绪却已经飘到了7天前的那个晚上……
  1.
  夜已经深了,煤矿干部专属的住宅楼二层某家的卧室亮著微弱的红光,那是一盏型制诡异的烛台上的蜡烛发出的光,鲜红的烛泪滴落在下面栩栩如生的裸女的乳房上,裸女仿佛随时能活转过来。
  40岁的张志刚双目微闭躺在大床上,一丝不挂,好像是自从成年以后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打量自己的身体,这幅身体修长健美,浑身上下虬结的肌肉充满著随时可以爆发的力量,完全没有一丝中年发福的赘肉,双腿之间十五公分的肉棒贴在腿上,还完全没有勃起就已经有香肠粗细,多年的锻炼让他的心肺功能跟二十岁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可是,这就要走了啊。」张志刚心里一阵凄苦和不甘,他放不下只有二十岁的妻子和五岁的儿子,更放不下的是妻子那让人如痴如醉的身体。
  想到妻子,他的肉棒狠狠的跳了一下,缓缓的站立起来,指向推门而入的穿著浴袍的妻子。
  「馨……」心里的凄苦瞬间化为乌有:「销魂如此……我这一生也够了。」
  素馨袅袅婷婷的走到张志刚面前,红烛映照在娇嫩她的脸上泛起圣洁的光辉,美目流盼之下,琼鼻微翘,樱唇轻轻吻在张志刚额头,随即缓缓脱下身上仅有的浴袍,素白如雪的皮肤让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为了明妃。」素馨道。
  「为了明妃。」张志刚道。
  张志刚猛地起身一把搂住了妻子清香馥郁的身体,两张嘴牢牢的贴在一起,胯下的肉棒昂然跃起,啪的一声打在素馨腿上。
  「慢点……爸……」
  「乖女儿,时辰快到了,耽误不得。」张志刚搂住素馨的腰用力一托,素馨配合的抬起身转了180度,低头就看见眼前鹅蛋大的龟头跃跃欲试,忙一口含住让肉棒直挺挺的扎进自己的喉咙,熟悉的气味和熟悉的窒息感袭来,素馨下体一紧狠狠的喷出一股爱液。
  2.
  张志刚不慌不忙的张嘴把爱液喝得涓滴不剩,嘴唇吸在素馨的阴唇上啧啧有声,舌尖已经探入阴道搅动起来,双手在素馨的玉臀上揉捏了没几下,便缓缓的划过素馨的腿,握住了素馨胯下的……
  肉棒。
  另一根肉棒,泛著白玉一样的润泽光芒,虽然并不粗壮,但挺立起来也有十五公分。它的主人,素馨,正认真的吹著父亲的洞箫。
  红烛下,床上的两具肉体摆出69式纠缠在一起,完美的身体仿佛天神下凡,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和谐。一刻钟之后,素馨感到喉咙中的肉棒开始有节律的脉动,忙加紧了吞吐的速度,纤纤玉指抚弄著男人的阴囊,果然一股滚烫的精液灌进了自己的喉咙,她闷声娇啼,双腿一夹,又是一股清泉泄进了张志刚嘴里,两人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抱紧不动,让阴精阳精在两人连接闭合的身体里回圈一周,紧接著张志刚身体泛起一阵金光,素馨的体表散出淡粉色的轻雾,淫香入体,张志刚刚刚软下去的肉棒再次挺起,轻雾笼罩在蜡烛的火苗上,火苗暴起,燃烧的速度快了何止一倍!
  张志刚一把握住素馨光滑的双肩,把她牢牢的按在床上,伸手抓住素馨下体的肉棒,张嘴含住龟头,熟练的吞吐起来。
  素馨一扫之前的魅惑神态,双眉紧蹙,颤声道:「爸……别……受不了了爸……爸……我不要你走!」
  张志刚闻言吐出龟头,一个巴掌打在素馨的脸上:「混帐!咱们这个家族活著是为了什么?桦桦的事情你还想再发生一次么?」
  素馨想到自己的儿子,慌忙擦干泪水,收束心神,顷刻媚态重现,见张志刚脸上怒气未消,便抬起一只脚轻轻点在男子胸口,浪声道:「爸,来嘛~」
  张志刚握住胸口的金莲,舌尖扫过每一根娇嫩的足趾,欲火再次蒸腾起来,忙俯下身含住素馨的龟头加紧了吞吐的速度。一阵阵麻痒从马眼一直冲进心里,一切都跟五年前的那一幕一模一样,素馨压抑著心里的酸楚,身体却诚实的诉说著她无边的情欲,肉棒下面的阴唇已经自动张开,一股股淫水把下身的床单打得湿漉漉的,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忍耐也无法回避最终的命运了,索性敞开心扉享受著眼前男人最后的温存。
  吞吐肉棒的志刚突然感觉到怀里的玉人身体一紧,耳边听到一声娇啼:「啊~~爸爸~不行了啊啊啊~」
  紧接著一股清香的热精狠狠的打进他的嘴里,一刻不停的滑进他的腹中,在腹中结成一个圆球,猛地冲进了他的阴囊,仿佛在阴囊里多了一个有形有质的睾丸!
  「终于来了!」张志刚心中一喜,忙把身下的女儿双腿架上双肩,低头看时,只见自己的肉棒已经泛起紫红色的光芒,二话不说咬牙插进素馨的阴门,素馨吃痛尖叫的一瞬间,志刚已经抽插了十几个来回。
  快感一波波的从二人交合的器官传导到全身,素馨很快就陷入了极乐的癫狂,只见她双手揉捏著自己D罩杯的乳房,放肆的欢叫著:「啊~爸~好老公~好爸爸~操死人家了,要命了~啊啊~」双腿却盘在张志刚的腰间,浑圆的玉足一下下的敲打著男人的肾门,无意识的榨取著男人的生命力。
  3.
  「啪!」床头的烛火又爆开了一个火花,燃烧的速度又快了一倍,眼见就到了熄灭的边缘,就在此时,素馨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身体打摆子一样颤抖起来,张志刚突然感到自己的阴茎触到的地方僵硬了一下,又突然柔软如泥,龟头直挺挺的插入了一个从未达到的所在,心里知道已经突破了女儿的子宫颈,累积的快感决堤,咬牙粗声道:「来了!」说著精关已开,阳精如江河一般灌进素馨的子宫。
  射精持续了整整五分钟,精液榨干之后,龟头的跳动并未停止,血液取代了精液,毫无阻碍的继续喷射著。尽管身处无比的极乐,张志刚心里却明白这是自己最后的几分钟了,过往的种种仿佛电影一样在眼前闪过:十五岁那年,母亲把他带到自己的床上,扶著他刚刚长成的鸡巴咬著樱唇缓缓的坐了下去……那一夜,母子俩做了十次。
  十六岁那年,母亲抱著刚刚生下来的婴儿欣喜的对他说:「看,是个带把儿的姑娘……就按咱们起的名字,叫素馨吧。」他低头,看见孩子柔嫩的玉门上面,赫然长著一个幼小的阴茎,他知道,一切都跟族谱里说的一样。
  素馨十五岁那年,他趁著女儿酒醉连哄带骗的把女儿弄上了床,夺走了她的初夜,让他吃惊的是,女儿在破瓜的一瞬间就搂住了他,那一夜之后的几次,女儿都是在上面的。
  三年之后,他在床上第一次含住了素馨的肉棒,父女两人都知道,素馨的处男阳精是催生明妃的关键,而代价是他张志刚的生命。那一夜,素馨居然强忍住了无边的快感并未泄精,反而让自己狠狠的射了她几次,怀上了身孕。
  儿子桦桦出声的时候,两个人都知道孕育明妃失败了,这意味著更大的代价……
  今天,毕竟成功了一半……张志刚欣慰的想著,自己的血液已经快被榨干,而素馨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变化,天魔体就是天魔体……
  他从素馨的身体上一头栽倒,朦胧中看见桦桦正晃晃悠悠的从卧室的门口走来,张志刚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微笑,用最后的力气招呼儿子走到尚在喘息的母亲身边,颤抖著用手指沾起素馨马眼处的最后一滴阳精喂进桦桦嘴里,又伸手在儿子的尾闾处轻轻一点,看著儿子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他最后看了一眼素馨妖艳的肉体,嘴里喃喃的道:「后面……你……」
  素馨俏脸上潮红未退,眼里满是清泪,点头道:「爸,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