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拆封不准退 (1-10)》

  楔子两大财团联姻,举世瞩目。
  一为富比士排名前三十名的T。K集团,一是台湾食品业的龙头,这场联姻不只代表著两大财团的合作,也意味孟氏企业将不再只专精于食品产业,也打算借由T。K财团正式触及其他产业。
  这场订婚典礼的意义不只是两家联姻,也表示两大财团即将展开合作。
  与会的宾客皆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周旋于两大家族之间,借著祝贺,也采问著合作的机会。
  彩球缤纷,订婚的主角站在中间,微笑接受众人的祝福,俊男美女的组合不只赏心悦目,也羡煞旁人。
  「呿!有够虚伪的。」孟若乔手端著香槟,悠哉地站在树下,远远望著订婚的男女主角——新娘子正是同父异母的姐姐。
  哦,是的,她就是所谓小老婆的女儿,见不得人的私生女,见到正宗大小姐还得唯唯诺诺,不然,就是心机很重的坏心眼女人——洒狗血的连续剧都是这样演的。
  她笑著勾唇,瞄向和宾客谈话的父亲与大妈,至于她的亲生妈妈,早在她高中时就去世了。
  失去了母亲,她这个情圣父亲倒也不痛不痒,反正他外面早有好几个年轻妹妹;至于看来优雅高贵的大妈,也在外头养了几个小白脸。
  哈,有钱人看似高贵的背后,其实是数不尽的肮脏啊!
  她可以想像今天订婚的两个主角,日后大概也是妹妹弟弟养一群,这样才不会寂寞嘛!
  她无聊地瞄著四周,看著这些穿著名牌衣物、笑得虚伪矜贵的有钱人,啧啧啧!真是恶心到极点。
  不过,她也没资格说别人,谁教她孟若乔也是其中之一?
  瞧,她不就得对投来视线的宾客回以甜美有礼的笑容吗?
  没办法,虽然是私生女,不过她冠的还是孟家的姓,孟家二小姐的身分在社交圈可不是个秘密。
  「二小姐,恭喜你姐姐订婚了。」一名斯文男人靠近她,看著她的目光透露著光彩。
  「谢谢。」她笑著回答,这不是第一个上前来恭喜她的人,也不是第一个用这种目光打量她的男人。
  「我也很替姐姐开心。」恭喜她步上大妈之路!瞧这个准姐夫的样子,不只有钱,还长得不错,明明是订婚典礼,可是会场上还是一堆女人对他抛媚眼,看来以后养的女人绝对不比他的岳父少!
  「二小姐呢?什么时候换你呢?」
  「呵呵,我还小,不急呢!」啊啊,这位先生,巴结她没用啦!她只是个小小私生女,日后孟家财产才不会落到她身上。
  「啊?也是啦,二小姐好像才刚大学毕业呢!」
  「是呀!不好意思,我有事先失陪一下。」孟若乔有礼地笑笑,懒得继续应付他,干脆旋身走离原地,粉色裙摆在空中画出一道瑰丽痕迹。
  她走到角落,来到泳池旁,清澈的蓝色水光映出她的模样——乌黑长发,粉色礼服,像个优雅的小公主:可惜,唇瓣那勾起的嘲讽以及眉眼间的不屑,破坏了甜美可人的公主模样。
  她一口喝掉杯里的香槟,再伸高手将酒杯放开,让杯子掉进泳池,激起了圈圈涟漪。
  「孟若乔,恭喜你大学毕业了。」是的,昨天,她大学毕业了,终于把孟家利用完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勾起唇,她瞄向会场中央,却不意和场中的新郎对上眼,她怔了怔,眉尖轻扬,倒也不以为意,她不觉得那男人是在看她。
  瞧,他又转开头和旁人谈话?
  耸耸肩,孟若乔转身朝泳池映出的粉色身影送了个飞吻,不正经地抛个媚眼。
  「拜啦!恶心的小公主。」
  她笑著,潇洒地旋身,踩著高跟鞋,头也不回地离开。
  却没发现,某个男人再次擡头,目送著她离去的背影,眸光深邃……
  第一章「叩叩叩」的高跟鞋在早晨响起,一抹高姚的纤细身影快步疾走,遇见早起的镇民时不忘点头打招呼。
  「乔乔,早呀!」
  「阿福婶,你早。」孟若乔扬著笑,亲切地和阿福婶打招呼,可脚步却未停下。
  阿福婶也习惯了,随口问道:「你又在找镇长啦?」
  「是呀!」孟若乔无奈地苦笑,挥别了阿福婶,高跟鞋转个弯,又走了几步,就听到整齐的呼喝声。
  这时候正好是屠家道馆众弟子晨练的时间,她踏进门槛,一擡眼就看到众壮男赤裸著上半身,俐落地挥拳,晶莹的汗水滴落结实的胸膛,在阳光下几乎闪闪发亮。
  哦,虽然这超养眼的画面已看过不下数百次,可每每看到,眼睛还是会忍不住停顿一下,可惜她现在没空欣赏,脚下的高跟鞋停也不停,直接走进玄关,快速脱下鞋子,赤脚走在冰凉的原木地板上。
  走了几步,不需人招呼,她熟练地转个弯,停在和室前,一脸无奈地看著眼前的女人。「镇长。」
  「早呀,乔乔,要吃早餐吗?」女镇长勾著甜美的笑,眨著刷著粉色眼影的美丽大眼,一手捧著稀饭,一手正拿著筷子夹起煎得金黄的鱼肉,热情地招呼著。
  孟若乔深吸口气,无奈地看了天花板一眼,才没好气地开口:「镇长,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八点半呀!」吃下鱼肉,她慢条斯理地嚼著,无辜地看著助理。「你真的不吃早餐吗?」
  再次深呼吸,孟若乔伸手揉了揉太阳穴。「镇长,八点上班,现在都八点半了,你还有时间吃早餐?」而且这事还不是第一次,这个镇长三天两头迟到,动不动就要她这个助理上门找人。
  「反正今天又没事。」镇长耸肩,一脸悠哉。「再说,他们找不到我,也知道到道馆来找我呀!」有什么好紧张的呢?
  孟若乔瞪她,「小姐,你不知道『以身作则』这四个字吗?你就不怕旁边的人跟著有样学样吗?」
  「不会啊,你每天都很准时上班呀!」镇长笑笑的,她身边的助手只有孟若乔一个,自从担任她的助理以来,孟若乔每天都很准时上班,是个从不迟到的乖宝宝。
  孟若乔真的没辙了,她这个上司就是这样,每天散散的、笑笑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反而是她这个助理比她还守规矩。
  唉,她当初不知是哪根筋不对了,怎会跑来当这女人的助理呢?
  孟若乔叹口气,两年前,她独自离开孟家,挥别孟家小公主奢华的生活,回到去世老妈的家乡,和小舅住在一起。
  大学刚毕业的她耐不住无所事事让小舅养的日子,一定得找事情做,刚好镇上在应征镇长助理,她就跑去面试了。
  由于面试者只有她一个人,理所当然就雀屏中选了!当助理这两年多来,她就像个老妈子似的,时时得提醒镇长干啥做啥,有时还得处理这个镇长临时想到的工作,轻松是轻松,可是一忙起来,却也昏天暗地的。
  好好一个孟家二小姐不当,反而到偏远小镇当个小小镇长助理,寻常人应该都觉得她病了吧?不过,她倒是一点都不后悔,虽然这个上司总是让她很无力,不过目前的生活她倒是很满意。
  当然,如果她这个上司能再乖一点,她会觉得人生更美好。
  「乔乔,你发什么呆?来吃早餐啦!」镇长帮孟若乔盛了碗稀饭,向她招手,美丽的小脸朝她露出讨好的微笑。
  「我吃饱了。」说是这么说,可孟若乔还是上前坐下,接过稀饭,很自动地拿起筷子夹菜。
  至于上班……算了,上头都不在乎了,她这个小小助理能说什么?
  「反正你哪天不是在我家吃第二顿?」吃了口稀饭,镇长瞄著孟若乔,孟若乔吃东西的速度很快,才一下子,稀饭就又添了第二碗,可是孟若乔的吃相很优雅,慢条斯理的,跟进食的速度完全不符合。
  她想,不用半小时,她旁边这锅稀饭就会被这个女人干掉了!
  神奇的是,明明有这么大的食量,可是孟若乔却很瘦,她留著一头短发,两侧的羽毛剪贴著巴掌大的脸蛋,遗传自有荷兰血统的曾祖母,让她的五官立体而深邃,看起来就像个混血儿,即使天天在外头奔跑,可她的皮肤依然白皙无瑕,长翘的睫毛下是有神的大眼睛,直挺的鼻梁,小巧的唇瓣,不用上妆就是个天生的美人。
  她也比一般女生高,近一七0的身高,身子却很纤细,宽大的白色T恤在右侧露出一小截浑圆细肩,腰间系了条亮红色皮带,丹宁深色牛仔裤包裹著修长匀称的双腿。但瘦归瘦,她竟然还有C罩杯,标准的天使脸孔、魔鬼身材,上天的不公平活生生在眼前展现。
  「呼!」孟若乔放下碗筷,感恩地双手合十。「谢谢招待。」
  镇长瞄了下桌上几乎快被扫光的菜,旁边装著稀饭的锅子早已空了,而她碗里的稀饭还剩一半,她瞄了下时间,不多不少,刚好半小时。
  即使早已习惯孟若乔的好胃口,可是女镇长还是忍不住摇头,不可思议地看著她。
  「乔乔,你是把东西都吃到哪去了啊?」瞧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怎么吃都吃不胖,真让人嫉妒!
  抽了张面纸擦了擦嘴,孟若乔懒得回答这老调问题,美眸瞄了对面女人碗里还剩一半的稀饭,再瞄了墙上的时钟一眼。
  「镇长,你打算要吃多久?别忘了待会咱们还得跟镇上的人开会。」桃花季快到了,每年三月刚好是镇上最忙的季节,也是游客最多的时候,通常这时候他们得规划一连串的活动,赚光游客的荷包。
  「不急。」镇长一样笑得悠哉,放下碗,端起一旁早已泡好的热茶喝一口,当然,她也不忘伸手为她的好助理倒一杯。「乔乔,先喝茶。」
  孟若乔瞄了上司亲手放到眼前的茶,漂亮的瓷杯装著淡粉色的茶,上头还漂著几片细小花瓣,这是镇上有名的桃花茶,是采桃花最嫩的叶心萃取出来的精华泡成,有著淡淡的桃花香,喝起来很清爽解油腻。
  难得上司这么有礼好客,她这个当助理的真该感到高兴,有这么一个好上司;
  可是她不是傻瓜,依她对眼前这女人的理解,没事献殷勤,她要不小心一点,惨的人就是她了。
  孟若乔擡眸戒慎地瞄了镇长一眼,见她笑眯眯的,很是亲切,心里的警戒更是加倍。
  「你在打什么主意?」端起茶杯,她喝一口香甘的桃花茶,也不打迂回,直接开口问道。
  「呵!乔乔,你真了解我。」镇长娇滴滴地笑了,放下茶杯,一手支著脸颊,漂亮的大眼眸直瞅著孟若乔。「乔,你知道山下要兴建度假中心的事吗?」
  孟若乔敛眸,心里隐约有个底了,她喝口茶,淡淡回话。「听过。」
  「听说这个度假中心包含饭店、游乐场,厂商打算建造一个安静有品味的度假圣地,当然,房价也都不低,专攻高价路线。乔乔,这个度假中心要是建成,铁定是个商机。」镇长顿了顿,美眸掠过一抹精光,直视著孟若乔,脑里早已想好了。
  「乔,咱们若能跟厂商合作,就可以寄卖咱们桃花镇的商品,再者,也可以和厂商合作,让住在度假中心的客人来咱们小镇参观散心,你知道的,现在流行『乐活』生活,尤其是那些有钱人,他们的钱特别好赚。」见孟若乔一直不说话,镇长挑了挑眉。「乔,你觉得这计划好吗?」
  「不错。」孟若乔点头,脑子早已随著镇长的话开始计算——若是一切都能成功,那小镇一定能赚到更多钱,也有更多经费建设镇上。
  「我就知道你一定也觉得这个计划很棒。」镇长笑得开心极了,她眸光轻转,若有所意地盯著孟若乔。「不过乔乔,想跟厂商合作的人可不只咱们,这个商机可是一堆人想要的。」
  「是呀,到时竞争一定很激烈。」孟若乔认同地点头。
  「对啊,真的很麻烦呢!」镇长端起茶喝了口,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对了,听说打算开发度假中心的是商场上有名的T。K集团……啊?乔乔,听说这个T。K总裁是你姐夫?」
  重点来了!
  孟若乔敛眸,淡淡接话。「还不算是。」只是订婚,听说还没真正结婚。
  「哎呀,真的好巧呢!」镇长咯咯轻笑。
  「你可以再假一点没关系。」孟若乔轻哼,这女人根本一开始就打算好了,现在跟她演什么戏啊?
  镇长轻眨大眼,被拆穿也不羞不恼,反而笑得更甜了。「乔,既然你家和T。
  K关系这么好,那么……」
  「你别忘了,我离家出走很久了。」她早和孟家没关系了!
  「可你和你老爸不是还有联络吗?」镇长笑得亲切。「而且,你不是天天都跟你老爸热线吗?」
  孟若乔脸色变了变,擡眸瞄向眼前的女人,那张脸笑得很甜、很亲切,可是她没错过那眼里的奸诈。
  「乔乔,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你小舅的。」镇长笑眯眼,伸手轻拍孟若乔的小手。「乔,这件事就交给你啰!」
  孟若乔抿紧唇,瞪著那可恶的笑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她若不照办,这个奸诈的女人绝对会去告密!
  真是……她不爽地磨牙,最后只能认了。
  箭在弦上,孟若乔不得不妥协。
  除非她想被小舅知道她和孟家还有联络,那小舅绝对会生气,而小舅要是生气,惨的人就是她了。
  瞪著手机,孟若乔忍不住叹气。
  归根究底,还不是她老爸花心惹的祸,明明已经结婚有老婆,却还是沾惹她死去的老妈,而老妈也死心塌地爱著老爸,不管小舅怎么阻止,老妈还是心甘情愿当老爸的小老婆。
  而这也造成小舅对老爸的厌恶,两个人完全是不相往来的;她离开孟家后,虽然和孟家不再来往,可是和老爸却还是有联络。
  没办法,虽然她很鄙视老爸的花心,明明是个五十几岁的老头子还在把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妹,真是个老不羞!可是……
  她按下手机,嘟了几声,话筒立即传来亲昵的称唤。
  「宝贝,你怎么有空打给爹地?」孟父的开心从声音里就能听出来,真难得,这个女儿竟然主动找他。
  「你在忙吗?」听到老爸的声音,孟若乔忍不住勾唇。是,这个老爸是花心风流,可是却也极疼她,而她也爱死他了。
  「不忙。」为了女儿,他什么都可以先停下,他伸手指示会议先暂停,让所有干部全离开会议室。「怎么啦?难得你主动打给我,出什么事了吗?」
  平常都是他打给女儿,他这个冷淡的女儿自从离家后就很少跟他联络,要不是他死缠活缠地天天打电话,恐怕这个离家出走的坏女儿就真的忘了他这个老爸了。
  话筒隐约传来走动的声音,孟若乔挑了挑眉,「爸,你在开会吗?」看来老爸一定是为了她把会议先暂停了。
  「只是个小会议,不急。」孟父从话筒里听到车声,不禁狐疑,「宝贝,你人在哪?」他记得小镇里没这么吵呀!
  「在台北。」话一出,她就听到椅子倒地的声音。
  「台北?!」孟父震惊地起身,音量不由得放大。「你怎么会到台北?怎么没跟我说?发生什么事了?还是你小舅把你赶出来了?那臭小子,没关系,你回来跟爹地住,要不想住家里,就住爹地帮你买的公寓……」
  「爸!」孟若乔受不了地打断父亲,「我没被小舅赶出来,你想太多了。」
  事实上,她骗小舅说要去花莲玩几天,不然要是被小舅知道她跑到台北,她就完了。
  「是吗?」孟父一副不相信的口吻,「那你怎么会在台北?你人在哪?爹地去载你。」
  「我在……」她擡头看著前方明亮雄伟的大楼,忍不住叹气。「爹地,帮帮我。」有求于人时,她不介意喊那恶心幼稚的两个字。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向来坚强的女儿竟然开口求他,孟父紧张得团团转。
  「我人在T。K集团的台湾总部大楼门口,你能不能打个电话,请负责东部度假中心的人跟我谈一下?」要不是她被挡在门口,一连被拒绝,她绝不会打这通电话的。
  原本她打算靠自己,于是便打电话到T。K集团,很客气地想找经理谈合作,可一直被总机挡住,试了几次后,她没办法,干脆来到台北,直闯T。K集团大楼,客气地问总机能不能帮她预约上层的人,可卢了好久就是卢不到,没辙之下,她真的只能打电话求救了。
  唉!她太天真了,她只是一个小小的镇长助理,那些高级干部怎么可能会对这种偏僻小镇的合作案感兴趣呢?这下真的只能靠关系了。
  「T。K大楼?你怎会跑到那里?什么度假中心……宝贝,你要干嘛?」孟父追问。
  「爸,你先别问,先帮我……啊!」孟若乔急得来回走著,没注意到门口驶来一辆黑色宾士,驾驶的人也没料到会有个人突然走出来,吱地一声赶快紧急刹车。
  孟若乔也被吓了一跳,手上的手机一掉,啪叽一声,车轮刚好辗过手机,成了断肢残骸。
  她傻愣愣地瞪著手机碎片,说不出话来了。
  「小姐,你怎么突然走出来?这样很危险耶!」司机一下车就气急败坏地骂人,拜托,他可是吃人头路的,要是出事他赔不起耶!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知道是自己的错,孟若乔赶紧道歉。
  见是个大美人,司机口气也放缓了,「算了算了,小姐,你有没有事啊?」
  「我没事。」孟若乔摇头,朝司机笑了笑,「真的很对不起,不过,先生,能不能请你借我一下手机,我打个电话就好。」她突然尖叫断线,老爸一定担心死了。
  听到她的话,司机愣了一下,狐疑地看她。「小姐,你该不会要报警吧?」
  「没有,我没有要报警……」
  「老李。」一个低沈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孟若乔擡头,看到后方车门打开,一双长腿迈出,一具高大的身影也随即跨出车子。
  男人擡头,正好和她对上眼。
  那好看的男性脸庞让她怔了怔,男人有一头浓密的黑发,五官阳刚深邃,黑眸太过锐利,显示出男人固执而冷硬的个性,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好看的唇瓣,可是唇却过薄——薄唇的男人无情,孟若乔看著男人面无表情的脸,不由得认同这句话。
  男人很高,铁灰色的亚曼尼西装衬托出他挺拔的身形,他是个标准的衣架子,整个人就像是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儿,非常引人注目。
  即使在镇上看过无数猛男,可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还是让她眼睛一亮,她想,那西装底下的身材一定很有看头。
  「老板。」司机赶忙走到男人身旁,开口解释,「是这位小姐突然冲出来,让我刹车不及……」
  「呃,先生……」孟若乔也想开口帮司机说话,毕竟错的人真的是她。
  男人瞄了她一眼,也看到车轮底下的手机残骸,薄唇若有似无地轻勾。
  孟若乔突然住口,她注意到男人唇边的不屑,眉尖皱了皱。
  「老李,给她钱。」丢下这句,男人看也不看孟若乔一眼,迈开长腿,准备走进大楼。
  「是。」见老板不生气,司机松了口气,他看向孟若乔。「小姐……」
  「等等!」孟若乔不爽地开口,见男人理也不理,她挑了挑眉。「可怜啊,长得人模人样的,耳朵却有问题。」
  男人停下脚步,锐利的眸光射向孟若乔。「你说什么?」他的声音虽冷淡却不含一丝愠怒。
  「啊?原来是要被骂才听得懂人话呀!」孟若乔恍然大悟地点头,朝男人一笑。「钱我不需要,倒是这位先生,要是你缺钱的话,我大人有大量,可以烧给你,就不知您是要美金、英镑还是新台币啊?」反正都是纸折的,要什么有什么。
  男人冷然眯眸,冷冷地看著她。孟若乔也不怕,擡起小脸,高傲地与他相视。
  「乔乔!」吱地一声,一辆轿车紧急停在一旁,孟父紧张地冲下车,看到女儿便急忙冲向前。「乔乔?你有没有怎样?你怎么突然尖叫,吓死爹地了!」
  孟父紧张地抱住女儿,急忙检查女儿有没有出事。
  「爸,我没事。」孟若乔赶紧安抚老爸。「你别紧张,我没事。」
  「你没事,刚刚在电话里干嘛尖叫……」孟父急忙问著,眼角瞄到一道身影,他擡头一看,「耶?阿赫,你怎么也在这?」
  「爸,你认识他?」孟若乔皱眉。
  「怎么?你忘记啦?」孟父看向女儿,「宝贝,他是你姐姐的未婚夫,你以后的姐夫呀!」
  啥?孟若乔震惊地张大嘴,不敢相信地看向男人,对上那双冰冷的黑眸,霎时说不出话来。他是她未来姐夫?那、那他不就是T。K集团的执行长?!
  她立刻想到自己来到台北的目的……
  哦……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