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这真的是意外》

  他们维持这样的状态已经一小时了。
  这期间不管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离开这鬼地方。
  还有现在这尴尬的状况。
  「欸,你小心一点。碰到我的胸部了啦!色狼。」
  「噢,抱歉,抱歉。」
  「真是的,大色狼。」
  「那个,其实我有名子的。大家都叫我小多。」
  「谁管你啊。」
  小多跟那女生被困在这机关里的原因,根本是只有卡通才会出现的情节。起初小多只是好奇心作祟,想靠近一点看看这黑色的魔术箱。
  上面一堆按钮可以按。男人总喜欢大大小小的「按钮」,这也是没办法的。趁著周围没什么人时,他慢慢走进。看到这么棒的机关,他的眼睛不断睁大。维护网设的很低,要跨过去相当easy。
  「不好意思,先生。这个展览不能碰触物品喔。」
  一位女员工走过来制止他。
  女员工穿著整齐的制服,白色衬衫,深蓝色短裙。短裙真的是短裙,长度在膝盖以上十公分的位置。那种长度,女生根本不能做太多动作。
  小多听到声音,马上停止动作。紧张的转头看著女员工。不好意思,他说。但小多整个人都已经站到里面去了。
  女员工表情相当和蔼,训练有素的那种。机械式的笑容运作著。她隔著围栏看著小多,微笑的眼神透漏杀气。别给我惹麻烦啊!大概看的出来,脑袋里有这种想法。
  「拜托,让我摸一下就好了。我等了这么多月,就是为了看它。」
  「不行喔。」
  女员工的笑容渐渐有崩坏的迹象。
  「其实我是埃及历史学博士,只是刚好忘记带证件。」
  小多撒著可笑的谎言,以为瞒骗的过吗?他说著身体又靠近魔术箱半公尺。女员工看到他越来越接近。越来越紧张。
  「先生!先生!」
  小多兴奋又紧张的举起手准备摸它。女员工见到这情形,马上抬起脚来要跨过围栏制止他。围栏虽然矮,但因为女员工穿著短裙中的短裙,想过去是有难度的。
  「欸欸。」
  ------------------------------------「大!色狼。」
  虽然女生体力没恢复,但弹额头的力道还是有的。小多是看不到,不过他的额头已经红了一块了。
  「伤脑筋,我要是色狼早就...。」
  「有想过就是了。哼。」
  「是,是。」
  小多还是抱著女员工,女员工也让他抱著。这样熊抱在一起,小多知道她意识是恢复了,但体温还是很高,像刚出炉的披萨一样又热又香。他享受著女孩子柔软的身体,同时对她的身体状况感到疑惑。
  女员工将头转向正面,说话,那声音比刚进来时还要虚弱不少。
  「问你一个问题喔?」
  「嗯?」
  「你有没有发现你后脑杓上面有个凸出来的东西。之前没靠你这么近,都没发现。」
  「有吗?」
  小多试著伸手去摸看看,摸不到,手都快扭到了。尝试几次后小多就放弃了。
  女员工倒是踮起脚尖就能够搆到它,指尖免强能够碰到。
  「要不要试看看?」
  「可是,不知道那会变成怎样。」
  「也许就是紧急逃生开关喔。而且老实说,我的脚快受不了了。」
  小多觉得女员工应该也非常酸才是。在这么拥挤的空间里,已经不知道站多久了,或许外面都天亮了也说不定。
  「可是...」
  「就试看看吧!嘿,你也不想继续跟大色狼待在一起了吧?」
  「嗯...」
  女员工觉得说不想很奇怪,尤其是现在还跟这个大色狼抱在一起取暖,回说很讨厌好像更奇怪。只是女员工的确是更不想待下去了,身体越来越不适。
  「好吧。就来试试看。」
  「OK」
  她踮起脚尖往小多头上的按钮伸去。她的头整个升高,小多感觉嘴唇似乎碰到女员工的鼻尖。小多赶紧撇开头。女员工发现踮起脚来还是只能摸到按钮的边缘,她接著利用脚尖跳了一下,还是来不及按下去。
  小多只觉得她的脸在自己脸颊边上上下下的,莫名地害羞。身体接触是一回事,脸与脸的接触是更神圣的,至少小多是这么认为的。另外女员工的身体因为跳跃的关系,也变相在小多身上磨蹭。
  「可恶!差一点点...。」
  「这样吧。」
  「咿───呀───」
  经理到达她的面前,看了一眼电话,再将视线盯著依凡。
  「你今天有喝到慰劳员工的水果茶吗?」
  「有,有啊。」
  干嘛问这个,神经病。依凡从第一印象就一直讨厌著经理。三十几岁自以为是的胖子,平常装的认真,遇到女性就露处马脚了。同事提醒过要注意点,但这种事靠女人的直觉就知道了。
  「你只有喝几口吧。」
  是啊,不过他怎么会知道,依凡想。
  「不过你果然还在这里。我这班就不会白加了。」
  他在说什么啊?依凡觉得更奇怪了。经理走近她,突然用手推了她左肩。没什么力道,依凡便重心不稳地跌坐到地上。
  「....咦...」
  身体果然有问题,依凡眼神迷离,看著经理向前一步在她面前蹲下来。然后露出微笑,那笑容怎么看都有问题。
  ------------------------------------难道是那杯茶?依凡联想到。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这世界没有意外。」
  经理淡淡地说出口,同时伸出右手去抚摸依凡的脸颊。依凡马上拨掉那只手,心理知道麻烦大了。经理笑了两声,扶起依凡,依凡还没有体力抵抗。虽然理智很清楚要反抗,但怎样也控制不了身体。
  经理把依凡的左手拉过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搂著依凡的腰。这样半扶半拖地带走依凡。走在走廊上,一点都不担心附近有人。一个小时前经理就曾不断在建筑物里寻找依凡,所以清楚知道现在这里只是大门外的管理员。
  「哼哼。」
  那声音在依凡耳边发出,还有淡淡的口臭传来。经理搂著她的腰的手不时移到上面捏捏她的乳房,相当出鲁的手劲。
  走过一个转角,他们在一个门前停下来。经理敲了敲门,过不久们还是没反应,经理显得相当不悦。
  这时候,依凡觉得有机会,她用仅存的力气使劲地踢向经理的下体。没有完全命中,不过已经擦到边了。经理双手摸著自己的下体,表情都纽曲了。趁著空档依凡踉跄地逃跑。
  「呼,呼....」
  她躲到另一边的墙壁调整一下呼吸,整个头昏脑胀的。直到听到经理过来的脚步声,依凡再次努力地移动脚步。经过厕所时,突然一只手伸出来抓住她。依凡像是小鹿一样被轻易制伏。
  「欸,这家伙还不赖耶。也是你底下的人啊?」
  陌生男子对著缓缓走过来的经理说话。
  「马的,做这种事还有心情上厕所啊。对啦,她是我最想要的一个。」
  「哈哈。是吗。」
  抓著依凡的男人非常高大,可能有一百八吧。依凡本来就没剩多少力气了,她怎么挣扎都没用。男人干脆将她抱起走回那房间,用公主抱的方式,只是这王子长相很抱歉。
  进到房间后依凡被丢到一张长沙发上,衬衫因为这样抓来抓去,已经丢了一颗钮扣。她看到对面简易单人床上还有一个女生,好像也被下药了,躺在上面没有目的地挥著手。
  那男人走过去将那女生揽到身边,嘴巴嘟到她的嘴巴吻了一口。而那女生一点都没有抵抗,反而微兴奋得喘著气。依凡赫然发现,那不也是新进员工吗?跟自己同时进来的,只是负责区域不同,没什么交流。
  怎么会这样,那个人怎么可能露出那种表情,完全不像平常相当有气质的她,不要!依凡想大喊却像喃喃自语。
  「你怎么这么久都还没做啊。」
  「哈。你不懂,这要等药效发挥的彻底,干起来才棒啊。」
  那男人像是在柔面团一样,有规律地隔著T-shirt用右手抓那女生的乳房,一下右边的奶,一下又搓搓左边,还抖抖它看那肉团的晃动,这是在试货吗?
  「哼,是呦。说到药效,你给我的货是不是有问题啊,为什么这依凡现在还那么清醒?她明明九点多就喝那水了。」
  「欸,我这个女的几岁啊?」
  「二十四。不过我的依凡啊,只有二十二岁呦。」
  「都这么年轻啊,真是太爽了,反正等一下也会让我弄吧?然后,大概她体质比较特别吧?像这只只花了两小时就进入状况了。嘿,嘿。」
  「是吗?今天不可能,不对,以后依凡这都是我专用的。你只要给我货,女人要多少我都能弄给你啦。」
  哈哈,听到没有,那男人又亲了一下女生对他说。他接著拨开女生的长发伸出舌头舔女生的耳朵,耳垂别著一颗白珍珠的耳扣环。女生好像觉得这么做很舒服啊,也亲亲那男人的耳朵回礼,像小朋友似的。
  「嗯───」
  女生发出娇嫩的声音,她开始找起东西,沿著那男人的脖子开始抚摸然后亲亲那里,再往下找寻他的乳头,她竟然也亲了那里。男人觉得很痒,把她整个人又抱起来,对著她的脸说,嘿,不要这么著急啊。
  「欸,要不要拍张合照啊。」
  经理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台相机看著男人那边发问。好啊,男人把女生搂到怀里,抓起她米白色的右手,对镜头挥挥。女生搞不清楚状况,还不断动来动去。
  「呦,别动喔!来帮妳纪念一下。」
  「对啊,对啊。不然药效过后就会忘记今晚的快感啰,哈哈哈。」
  什么!还会失意?依凡听到他们说的话,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男人看到经理背后的依凡滚下沙发,想爬行出去。看到这画面,冷笑了一下。
  「你的玩具要跑走啰。」
  「什么?」
  经理顺著男人的眼神回头一望,发现依凡已经走到门口了。他连忙放下相机,走去抱起依凡,再将她放回沙发。经理抓住依凡下巴,抬起她的脸对她说,想干嘛啊?我还没惩罚妳踢我喔。我们好好相处吧。
  此刻,依凡好想哭。自从几年前失恋后就没再哭过了,不对,这想哭的感觉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
  「不要...」
  ------------------------------------「谁管你啊。」
  经理笑著回答,虎口掐著下巴,强吻依凡的嘴巴。吻完把依凡的头甩到柔软的椅背上。依凡试著用手推开经理,没有用。
  「真不听话。」
  旁边的男人正脱掉那女生的t-shirt,女生主动的举起手。一撩起来便看到女生穿的粉红色胸罩,胸罩间还打著小小的蝴蝶结。男人看了几秒,突然想起什么,站起身走去背包边。女生失去依靠,还无神的向他挥手。
  男人从里面拿出一瓶东西,看了看标示。
  「哪,试试这个。前天拿到的,听说效果不错。」
  经理接住男人抛给他的瓶子,打开瓶盖,看看里头。是透明的液体,用食指沾起来还会带点丝状尾巴。
  「不就一般润滑液吗?」
  「不一样。涂下去就可以丢掉润滑液了。嘿。」
  经理质疑的看了看瓶子,接著将瓶身倾斜,流出几滴液体到依凡脸上。依凡闭上眼睛,感觉到很冰很恶心。经理好玩的用手掌把那液体抹开,在她脸上涂均匀。
  连双眼皮间的沟痕都不例外。太恶心了吧。
  「你还真是变态啊,把那涂在脸上。」
  男子说完又走去床上女生的身边,女生马上撒娇地扑向男子。男子顺势解开女生背后的胸罩,接著顺著手臂将它脱下来。
  胸罩被随手一抛,像羽毛一样,缓缓地。缓缓地落到地上。
  女生被推倒在床上,男子摸了一下裸露在外的乳房,马上将目标转移到肚脐下方。女生躺在床上,抬起头看著压在腿上的男人的动作。她眼里看到的却是好几个重复的男人画面。
  女生想弯起的大腿立刻被男子一手压平。他解开女生牛仔裤的扣子,两手抓在腰际快速往下一拉,雪白的大腿暴露出来,还有一件也打著小小蝴蝶结的粉色内裤。在那内裤的中间已经湿到变成深粉红了。
  「啊──」
  男人用中指往那深色的地方抚摸了几下,女生因此震动了身体,发出微弱的叫声。搓搓手指的液体,闻了一下。男子继续将牛仔裤完全脱下,裤子皱褶地丢在内衣旁边。
  「唉呦!小柚的身材比我想像中的还好啊。」
  经理玩著那瓶液体,边往男子这边看。女生再次盘腿坐起来,两只手捏著自己的耳垂看著前面。男子用两只手掌拖著女生的乳房,像秤重量一样,微微举起再放下。
  「嗯,依照我的经验。这奶大概是D罩杯喔。不过两边有一点不一样大。」
  乳房些微的差异,被那男人一手掌握著。虽然有点差异,形状却非常好。果然年轻就是不会下垂啊,很好很好,男人心想。满意的看著这对乳房,再看著那两团肉上的按钮,浅棕色的乳晕围绕在凸起的乳头边。
  女生突然弯身朝男人底下探去,男人没有阻止他,反而躺下来让女生窝进他的大腿间。女生把他的短裤与内裤一起脱掉,过程不是很顺利,有根物体害她卡住了。女生拍拍那物体,然后拉高内裤才好不容易脱下来。
  女生看到那大腿间直挺挺的物体,马上让嘴巴黏住它。亲亲它,吻吻它。
  「喔,看到没,中了这KYO的药。女人就会渴望所有棍棒喔。哈哈哈。」
  男子双手交叉在后脑勺,享受著底下的服务。女生温柔地将那里含进去,吸吮著,脸颊因此微微凹陷又恢复。噢,男子舒服到叫出声音。吐出那根后,女生再用舌头沿著柱子往下舔,一直到底下阴囊的地方。继续不断来回的舔她。
  「每次看到都觉得很神奇啊,一个正经的女人会那样。呵呵。」
  经理望著那里的表演,顿时忘记底下的依凡。不过依凡也没因此比较好过,因为那诡异的液体,害她当时失去理智的感觉如洪水而来,而且身体也火速加热著。
  完蛋了,我真的,真的完蛋了,她看著上面那个变态死胖子这么觉得。
  「──嗯──」
  女生发出娇音。男子已经忍不住了,他跃起来改将女生压倒在下。女生因为失去棒棒糖,像个小女孩一样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嘟著嘴。
  瞬间又叫了一声短促的,啊──。
  男子熟练地脱下女生的小裤裤,她的下体毫无遮拦地被男子看著。阴毛被自己流出的液体润湿,紧贴在隙缝边,只有几根毛翘起来。男子弯下身,朝那吸了几口。女生又再度发出呻吟。
  男子抬起头,擦了一下嘴唇上残留的液体。
  「呼,跟奶比起来,下面就没那么完美了。」
  其实也不是,只是胸部实在太漂亮了。女生因为那举动的关系,脚微微阖起,身体也一阵一阵抖著。
  「哈哈,你也太会挑了吧。」
  经理呵呵大笑,糟糕了,她想起底下的依凡。这时候的依凡已经神智不清了。眼皮掉到一半,嘴巴微微张开。
  「接下来换我们了喔。」
  经理从依凡的身上爬下来,那动作让经理的蝴蝶袖不断晃动,真的很胖。他在沙发上将依凡的衬衫一颗一颗慢慢解开,依凡完全没有反抗的思想了,相反的某处还兴奋起来。
  到底是某处呢?反正,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那破药害的。
  经理将她的衣服拨开,露出光滑的肚皮,还有上面的两颗乳房。穿著朴实的白色胸罩,那是为了白衬衫而选用的,没有蝴蝶结。
  「呼──呼──呼──」
  依凡发出喘息声,经理已经把她的胸罩撕开了。两块碗状的胸围散落在地,那个,大概是没有还原的机会了。依凡的乳房也因此被看见,相对于旁边叫小柚的女生,这尺寸显得小了些。
  「依凡的奶真漂亮啊,乳头还是粉色的勒。」
  依凡伸手想按摩自己的下体,这念头经理没发觉,他侧耳贴在依凡的胸部间,脸在里面磨蹭。他还闻闻依凡的体味,有点香又有点烟味。
  「喔,心跳的很快喔。依凡。很兴奋对吧!」
  经理狐狸般地笑著,他伸手从一个抽屉拿出一个东西。那上面有个开关,开启后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嘿...」
  「唔,你真的是有够变态的。」
  男子正面看到经理拿出的东西,那真的是很变态的东西。说这话时,依凡的短裙又被经理沿著原本些微撕裂的地方,从那彻底分解了。
  依凡身上只剩敞开的衬衫与一件白内裤。更糟糕的是,她一点抵抗意识都没有。
  -------------------------------------嗡嗡嗡嗡嗡嗡「痛。」
  在魔术石棺前,四五只蚊子围绕著小多飞舞。有一只伸出针头正巧在小多鼻头上叮下去。这里的蚊子莫名其妙的毒,鼻子瞬间就红肿起来。小多感觉到很痛。
  「痛痛痛。」
  很痛啊,浅意识还是真到是蚊子干的。小多朝自己脸上一拍,啪。又更痛了。他爬起来摸摸自己的鼻子,检查它还在不在。
  「唔。这是...我出来了!嘿!我们...」
  小多坐在地上,观望四周发现人已经成功出来了,正兴奋的时候,却发现那女员工不见了。
  他站起身时觉得有点想吐。这里灯光很暗,只剩夜间的小夜灯。他走到附近查看,到处都没有人的样子,又走回魔术石棺前思考现在的状况。
  「她不会已经回家了吧...有可能喔。」
  小多这么认为后,决定也要回去了。不过他又多看了一眼石棺,第二眼时他已经在研究里面的构造了。反正别再按到按钮就好了啊,他心想。真的很喜欢这箱子。
  之后,他轻快的离开那里,往会场的出口走。没想到出口的大门已经拉下了。他再往另一个方向去,遇到同样的问题。看样子只能往里面走了。
  经过一间办公室,他发现里面有灯光,推开门,想进去问问哪边可以出去。不过里面半个人都没有。小多皱了一下眉头,发现墙壁上挂有这建筑物的地图,站在那前面研究了一下。
  「oh,展馆而已干嘛弄得这么复杂。」
  看不太懂,小多伸伸懒腰,又在办公室里随意走了一下。时钟显示现在是半夜三点,被关这么久了啊。然后小多,发现架子上有个现象很奇怪。
  「这电话怎么没放好。太不小心了吧。」
  小多将电话放原位。感觉哪里怪怪的,他转头再看著那个唯一有灯光的角落,觉得这里应该有人才是。走出办公室,左右看了一下,搔搔太阳穴。
  「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去找找那个人吧。可能去厕所了。」
  在距离小多两个转角处的休息室内,床上的女生正压著男子,准备进行重要的一刻。男子平躺在底下,女生两脚张开跨坐在他的肚子上,接著女生撑起身体使屁股离开肚皮慢慢往后挪。
  「呼──呼──」
  女生脸色红润,她右手往自己的背后伸,手掌来到胯下,扶著男子的下体稍微动了动,瞄准她下面的洞穴。男子看著前面低下头忙碌的女生,目光朝下专注在女生长著无数幼发的地方,看那底下有根物体正顶在中央,物体与女生的影子在男子腹部无限延伸。
  「哼哼,来吧。」
  女生感觉到那东西已经对准了,她放开自己的右手,改成两手扶住男子腹部。缓缓的坐下去。那物体在女生的背影下,渐渐消失。
  「──嗯──」
  完全进入了女生的体内,她因此发出声音。喘了几口气后,女生开始前前后后扭动屁股。她的乳房也因为底下的运动跟著抖动,不太规律地晃动著。男子伸出双臂去扶住两大肉团同时捏了捏。
  「──啊──啊──」
  女生偶而发出呻吟,随著那声音,她的屁股越扭越快。而一边的依凡现在已经只剩衬衫还在身上了,她的内裤被经理拉下来挂在右脚踝上,噢,对了,她的鞋子还在。经理欣赏著依凡失魂的表情,她正用手指抚摸著自己的下体,不断按摩再按摩。当经理看腻的时候,他拨开依凡自慰的手,拿出那个不断发出嗡嗡嗡的鬼东西,好像想把那东西插入依凡的体内。
  那东西越来越靠近依凡的下体,湿润的下体,那样的状态大概什么都进得去。不太妙,已经碰到前面的肉壁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专注著情色事情的经理与男子,没发觉某只手正在关上房间的气窗。
  「来依凡,我来让你上天堂吧。」
  那鬼东西被推入五公分,依凡胯下就已经察觉不对劲,脚想阖起来,经理硬是把她的脚搬开到劈腿的模样。
  「奇怪,这是?...咳!咳!咳...」
  「咳!咳!...搞什么...咳!失火了吗?」
  房间里突然浓烟密布,都是相当难闻的味道,白烟。不只是经理与男子在咳嗽,连女生与依凡也是。女生不舒服地侧躺到床上,体内的阴茎,吥一声脱离了。经理也放下手上的器具,站起来摸著喉咙。
  男子从床上下来,走了几步便昏迷了。
  胖子经理倒地,不过意识还没消失。
  「碰!」
  这次不是配音,是真的把门踹开了。一个男生从门口举著旗子走进来,旗子印著『埃及古物展览大会』的字样。脸上用湿毛巾充当口罩。
  「yes,成功。喂,你们怎么看都不是两情相悦吧。」
  男生从白烟中一步一步走出来,随著步伐,白烟慢慢消失。打开的大门像抽油烟机般,不断排出白烟。借此,男生看的清楚里面的状况,一个男人躺在地上,床上有个没穿衣服的女生,沙发上是依凡,她真的只剩衬衫啊?还有就是胖子了。
  「咳!咳!...是谁啊?」
  经理撑起肥胖的身躯,打算看清楚来者是谁。当然是小多啊,不过小多没打算回答他就是了。小多走向经理,举起那只旗子,像打地鼠一样,一棒敲在脑袋上。
  经理昏死在地。
  打昏经理后马上跑去依凡的身边,她的眼神还是没焦距的,看到小多过来她马上扑到他的怀里。
  「咳...咳...嘻嘻...咳!...」
  小多让她又躺回沙发,将旗子上的布充当被子盖住她的身体。嗯,还是不小心多看了一眼,总之盖上了。还有就是床上一丝不挂的女生,小多也用床上的被子帮女孩子盖上去。
  过不久,房间便听到警车的声音,越来越大。
  隔天下午,小多替自己冲了杯即溶饮料,从饮水机走回病房。穿著病患用的绿色服饰。跟里面的阿姨讲了几句话,便坐到一个病床旁边,看著睡在被子里的女孩子。
  阳光从窗外穿透树缝洒进来,刚好几块光点落在女孩子的脸颊上,嘴唇上。好像会热,她嘴巴动了动。小多发现她的动静,站起来看清楚。
  「不要!色狼──!」
  女生突然挥手大喊,这一挥害小多手上的饮料洒在自己头上,好烫好烫,小多也叫了一下。叫完,女生才冷静下来,发现好像在作梦。转过头看著床边一脸狼狈的小多。
  「那个,其实我有名子的。妳可以叫我小多。」
  「咦...」
  [后记]
  几周后,依凡独自一人在商店街逛著。那是很热闹的地方,四处都是人。依凡走著走著突然被路上追逐的国中生推到一家店门口。她喃喃自语念了一下那几个小朋友,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拉平整齐。往店门上看一下。
  上面贴著禁止吸烟的图示。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推开拉门,好奇地望望里面。里面还真是怪异啊,到底在卖什么的啊?一个男生从柜台冒出头,她看了看发现是她认识的人。
  是小多吗?
  「欸,原来你是真的啊?」
  「不是说过了吗?不过博士是骗人的啦,倒是真的在做有关的工作。」
  「喔。欸,你现在还会咳嗽吗?」
  「你知道吗。我开始觉得,那东西不是古代冰箱喔。」
  「?」
  「那一定是古代戒烟器。」
  「噗!哈哈!...」
  喂,妳不要一直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