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泡菜巧克力(1-10完)》

  第一章清晨的凉风吹抚著陈庭威带著笑意的脸庞,他骑著一部黑色车架的脚踏车潇洒地往学校的方向前进著,时间是早上的八点五分,早就过了一般学生进校门的时间。
  晃著背上那个只装了一个MP3随身听和一瓶水的绿色书包,陈庭威优雅地将脚踏车骑到学生车库内停好,然后大摇大摆地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在这一所升学率平平的普通高中里面,陈庭威像个奇葩似地令所有高三学生既羡慕又嫉妒。四月份,当所有的高三考全还在水深火热之中勤奋苦读的时候,陈庭威已经确定了他未来四年即将进入的优秀大学校系──T大电机系。
  能够凭借著推荐甄试就取得T大的入学资格,对从小到大成绩都异常优异的陈庭威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在他就读的这所普通高中里面,竟成了一件人人传诵的大事。
  毕竟陈庭威是他们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T大第一志愿的学生,不仅班导师觉得开心,就连校长和教务长都亲自到他家去恭贺,甚至在朝会上当著全校师生公开称赞陈庭威为校争光的事迹。
  悠然自在地走进教室,早已习惯接收众人注目眼光的陈庭威,脸上带著自信的微笑,完全不以迟到为耻。
  事实上,以他目前的状况,出席率已超过标准的比例,又已经确定有大学可念,大可不必再到学校里来上课;但是,学校里面有很多很好玩的事情,他才舍不得放弃可以到学校来的时间哩!
  陈庭威的位置在教室后排的正中央,从教室的后门进去,人高马大腿特长的他通常只消跨个两、三步,就可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然而,每当他迟到的时候,永远会有一个火冒三丈的小家伙挡在他的面前,指责他的散漫态度。
  「陈庭威!你不要以为你甄试上了T大,就可以迟到!」身为风纪股长,张雨涵很有威严地单手扠著腰挡住陈庭威的路。
  「小涵,真对不起,我不小心又迟到了……」陈庭威涎著那张牲畜无害的笑脸,挽起张雨涵指著他鼻子骂的那只细白小手。
  表面上陈庭威非常受教地低头道歉,但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记取任何教训,每天还是依然故我地习惯性迟到。
  「放开我的手!」张雨涵气得甩开陈庭威的手,这种问题就算她报告班导师也没有用,因为全校的师生部把陈庭威当英雄看,上学迟到这种小小的缺点,根本就掩盖不了他英雄般的光芒。
  「哼!你这个顽劣、恶性不改的家伙,快点回你的座位去。」
  陈庭威乖乖收回自己的手,非常听话地走回他的位置。
  张雨涵,他们班的风纪股长,这个女孩就是陈庭威为什么还愿意天天到学校来报到的原因。
  看到她对自己露出那种又气又恼的表情,陈庭威坐下之后傻傻地笑了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生啊?
  陈庭威瞧著那抹娇俏的身影,这时她正巧被班上一个女同学给叫住,大概是在请教数学习题吧?正好让陈庭威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好好欣赏她美丽的身影。
  只手撑头立在桌子上,陈庭威满脸都是著迷的傻笑。
  张雨涵是在高三下学期转到他们班上来的,会在这种重要时期转学的人应该不太多吧?况且她从不透露她为何转学,这让陈庭威一开始就对她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
  其实不只是陈庭威,当一个既可爱又迷人的女生转到班上来,他们班的男同学也都跃跃欲试呢!
  只不过大考的压力在即,再加上陈庭威的明显表态,使得班上的男同学们纷纷打消追求张雨涵的念头,因为他们非常有自知之明,他们是比不过天之轿子陈庭威的。
  个性称得上凶悍外加爱管闲事的张雨涵,奇异地迅速获得班上众多同学的支持,在确定推荐甄试考上F大材料科学系之后,她便自告奋勇接下班上大大小小的事务性工作,管如管理秩序、打扫工作或是担任各科的小老师、回答同学们的问题……等等,她全一肩扛了起来。
  张雨涵的热心与奉献精神,使得她在班上的人气指教暴增,直逼陈庭威这个年度风云人物。
  「阿威,回神唷!」坐在陈庭威前方的陆明家捧著教学题库转过身来,求救般地望著陈庭威。「这题教我一下好不好?以我长年猜题神准的经验,等会儿的考试铁定会出这道题目……」
  「哦!」陈庭威愣愣地接过陆明家的笔,眼神还在前方不远处那个娇俏的身影上流连著。「这个……
  「阿威,你快点教我啦!一会儿我给你一个关于辣妹风纪股长的内幕消息作为回礼,怎么样?」
  「哦?」听到有内幕消息,陈庭威顿时双眼一亮。「什么样的消息?」
  「没时间了,你先教我习题,一会儿就要复习考了。」陆明家催促著,「反正是一个对你非常有利的消息啦!」
  身为陈庭威在班上最麻吉的死党,陆明家当然知道陈庭威很哈张雨涵,不过几次硬钉子强碰下来,大伙儿这才知道那个辣妹风纪股长可是凶悍的很哩!
  他这个可怜的万人迷死党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这还是陆明家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堪称是天之骄子的陈庭威如此吃鼈。
  「好兄弟,要我帮你考试都行。」陈庭威开心地拍著胸脯。
  不过就是高三程度的数学习题嘛!从没有哪一题真正难倒过他的。唉!要是张雨涵的心像习题那般好懂就好啰!
  以往陈庭威在面对女孩子的时候总是充满自信,现在他才知道,当一个男孩遇见心底真正喜欢、倾心的女孩时,一对上她的双眼,就连呼吸都会不对劲起来……
  「真是的!阿威,你哈那个辣妹风纪哈到脑袋发烧了是吗?麻烦你降温一点,现在才早上八点多,别总是一见到她就神经不正常,还故意天天演出迟到的戏码……」
  「你就别挖苦我了,快点算你的习题吧!」陈庭威只能苦笑出声。他都这样费尽心思想挑起张雨涵的注意了,没想到她对自己却是不屑一顾,实在是令人灰心。
  陈庭威像个跟踪狂般地尾随著穿著打扮哈辣无比的张雨涵,来到了万头钻动的西门町。
  这就是陆明家给他的独家情报──张雨涵的偶像是蒋勋,周六的下午她会到西门町参加蒋勋的签唱会。
  听说陆明家是从女友小娴那边打听来的消息,刚巧陆明家知道陈庭威和蒋勋的关系,所以才将这个情报报给了陈庭威。
  今天是蒋勋首张专辑庆功回馈的签唱会,放眼望去在排队领号码牌的几乎都是女孩子,鹤立鸡群的陈庭威混在队伍中显得非常突出。
  很多女孩子都在偷偷瞄他,不过陈庭威全都没注意到,因为他的眼神专注在前面那个不断随著队伍往前移动的张雨涵身上。
  班上的同学们之所以会封给张雨涵「辣抹风纪」的称号,可不是随便讲讲的,她身上那件细肩带的小圆点上衣,将她完美丰满的胸型衬托了出来;下半身的超短低腰白色迷你裙,露出一小截结实平坦的腰部和可爱的肚脐眼儿,修长的双腿从迷你裙下直直地延伸下来,诱人地随著前进的步伐缓缓摆动著,看得陈庭威臭血都快喷出来了。
  陈庭威左右张望著,还好蒋勋的签唱会上大部分都是女生,不然他一定会被莫名其妙的飞醋给淹死。
  虽然是夏天,但也不要穿得那么暴露吧?陈庭威大男人心态地想著,张雨涵那超级正点、前凸后翘的身材,只能给他一个人观赏才对呀……
  前方突然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原来是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宣布现场的号码牌已经发放完毕,没有拿到号码牌的歌迷,可能没有办法上台和蒋勋面对面进行握手和签名的活动。
  顿时一大群没能早点到场的歌迷们响起叹息声,谁教蒋勋这么红呢?要是没有好好管制一下人数的话,只怕签到天亮都签不完呢!
  看到张雨涵失望的侧脸,陈庭威大跨步地走了过去,站定在她的身后。
  拥挤的人群中爆出许多抗议的声浪,在听到后方庞大歌迷的抗议声之后,唱片公司的宣传人员又出来发表了新的通知,歌迷上台和蒋勋签名握手的活动以排定的时间为优先,在排定的时间之内签完发放的号码牌之后,可以再开放给后到的歌迷们排队上台,让后到的歌迷们也有和蒋勋面对面的机会。
  陈庭威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蒋勋的魅力到底在哪里,竟然能够凭著一张忧郁的脸孔和生涩的歌声,将这些娘子军给迷得神魂颠倒,最气人的是,他最喜欢的女孩子居然也是蒋勋的「粉丝」。
  注意到张雨涵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陈庭威轻拍著她光洁诱人的臂膀。
  「真可惜,小涵,妳没拿到号码牌吗?太晚来了是不是?」陈庭威故作巧遇地对张雨涵开口。「看现场的人潮,可能要等很久才能上台。」
  他瞥脚的口气和演技根本就骗不过张雨涵。「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千万别告诉我你也是蒋勋的歌迷。」
  其实张雨涵根本就懒得搭理陈庭威,她的偶像即将要上台了,现在没有任何人会比蒋勋重要。
  这个老是破坏班级秩序、喜欢在班上跟她作对的陈庭威,仗著自己天生的帅气脸孔跟聪明脑袋瓜,就以为每个女生都会臣服在他那邪恶的笑容之下,哼!
  跟她倾慕的蒋勋比起来,他可能连蒋勋的十分之一部不到。
  发现张雨涵说不到几句话又把注意力移回前方的舞台,陈庭威心中气闷著。
  像他这样的大帅哥就站在她的身旁,为什么她还要舍近求远呢?难道他真的那么不起眼,不够格得到她的注目吗?
  一阵激烈的尖叫欢呼声之后,蒋勋出场了,此起彼落的掌声、尖叫声过后,蒋勋唱起这一波的主打歌。
  陈庭威注意到张雨涵的脸庞漾著开心的笑意,还拚命垫高脚尖,想要在万头钻动的人潮中更加清楚地望见心目中的偶像身影。
  「蒋勋是我的邻居,我可以帮妳要他的签名。」
  「耶?你说的是真的吗?」张雨涵兴奋地转过身子,整个人往陈庭威身上靠去。「你没骗我?」
  这是陈庭威第一次必须倚靠别人的力量才能赢得女孩子的注意力,不过,能够得到张雨涵这样强烈的反应,就算他回去必须求蒋勋替他签名,那也值得了。
  「嗯!不过,妳得跟我约会。」陈庭威突然提出交换条件。
  「约会?」张雨涵瞪大水灵灵的双眼瞧著身旁这个表现怪异的同学。「陈庭威,你不像是那种需要靠手段来要求女生跟你约会的人耶!」
  虽然张雨涵认识陈庭威才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但是他在学校里头可是个不拆不扣的风云人物哦!说他是全校女生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都不为过;然而在她的面前,他怎么会表现得这么差劲?
  他在班上故意跟她作对、破坏秩序也就算了,想要追求她居然敢用这么不要脸的把戏?想拿蒋勋的签名CD换取跟她约会的机会?哼!
  「没办法,谁教妳在学校里都不肯理我……」陈庭威低下头含情脉脉地看著张雨涵。「还对我超级凶!」
  张雨涵双手抱胸地瞪著陈庭威,在人群吵杂声之中,他那讨好的声音显得无辜极了,不过,她可不吃他这一套。「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接受交换条件的女生吗?」
  张雨涵早就看出陈庭威想要追求她,不然他不会在班上故意与她作对,只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但是,她不喜欢这种无聊的追求方式。
  陈庭威无奈地望著张雨涵,「妳就给我一个机会嘛!」
  「我不喜欢你在学校表现出那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张雨涵锐利的眼神直视著陈庭威。「陈庭威,你又不是小孩子,居然还用那么好笑的手段来追求女孩子?」
  被张雨涵这样一讲,再加上她那雨道凶巴巴的视线,陈庭威开始觉得无地自容了起来。没想到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他竟然会变得这么窝囊、这么没志气…
  …
  「我以后会乖乖听话不跟妳作对,这样总行了吧?」陈庭威握住张雨涵的手拉到自己胸前。「小涵,妳给我一个机会,跟我约会好不好?」
  「你现在先别烦我,我要专心听蒋勋唱歌。」张雨涵很不给面子地甩开陈庭威的手,转身望向前方舞台的眼神瞬间充满了倾慕,跟望著陈庭威时的眼神完全不同。
  「哦!」陈庭威再度低下了头,站在人群中自怨自艾。
  在现在这个场子里,他就算再出类拔萃也比不过台上的蒋勋偶尔露出的一抹轻笑。唉!算了,形势比人弱,这笔他擅自强加的恩怨,改天有空他会去找小勋算帐的!
  「陈庭威,你给我过来。」
  就在大伙儿整好队伍准备到操场去升旗的时候,张雨涵叫住了陈庭威。
  清晨七点四十五分,外头的太阳正大著,陈庭威本来就不太想出去升旗﹒看来他的小涵大概也跟他有一样的想法﹒所以叫住了他,想两个人留在教室里面培养感情。
  整间学校里就只有陈庭威和张雨涵两个同学甄试成功,不用参加后续的考试,所以校方对他们的管教态度转变成几近放任的程度,只要不影响其它同学念书,他们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不过最近他们两个人联手变成班上同学甚至是全部高三生的联合小老师,帮各科教师们分摊了很多替同学们解惑的工作,所以不仅是老师,就连同学们都对他们敬佩不已。
  「小涵,什么事?」
  自从上过六在西门町被张雨涵训过一顿之后,陈庭威决定要改变作战方式,从周一开始,他破天荒地变成了乖宝宝一枚,任凭张两涵叫这叫那地尽情使唤而从不喊累。
  「过来。」张雨涵对陈庭威招了招手。
  「天气这么热,不出去升旗绝对是正确的选择。」陈庭威笑咪咪地走到张雨涵站立的讲台边,同学们随著学校的广播歌曲往操场前进,顿时整个教室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独处。
  张雨涵抿著唇睨了陈庭威一眼,外头的太阳那么大,她的确不怎么想出去升旗,但留在教室里可是有工作要做的。
  「来改昨天国文的模拟考考卷,这了叠给你。」
  早知道没这么便宜的事情,张雨涵会这样好声好气还略带笑容地召唤他,一定是想要请他帮忙做些什么事……
  陈庭威接过红笔和半叠答案卷,与张雨涵一同站在讲台上改同学们的考卷,这原本应该是国文老师做的事情吧?但闲不住又爱服务同学的张雨涵却接了下来,热心的她这阵子已经变成标准的管家婆了,班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有人拜托她帮忙,她全都二话不说地接下。
  「小涵,妳为什么不去甄试T大?T大材科系的风评比F大好一点,以妳的条件,甄试要上T大材科系是绝对没问题的。」
  单纯改考卷那多无聊啊!趁著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教室里面,当然要好好把握机会跟他的小涵努力培养感情。
  对陈庭威来说,张雨涵真的是个神秘到不行的女生,他都已经这么死皮赖脸地缠在她的身边了,但关于她的很多事情他还是不甚明了,每回一问到比较私人的问题,她就会赏他两记白眼,就像现在一样,等她瞪过他之后,刚刚那个不受欢迎的问题就会在空气之中消失。
  「小涵,妳告诉我嘛!为什么妳老是这么神神秘秘的?妳心里在想些什么都不肯跟朋友分享?」
  星期一的下午,当陈庭威将蒋动的签名CD送给张雨涵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再被她讨厌了,况且经过这几天以来的优良表现,他以为她应该已经把他当朋友看了……
  没想到她对自己还是有点爱理不睬的,好象他只是一个非常好使唤的劳工似的,其它什么也不是。
  「你很烦耶!」张雨涵低头改著面前的考卷。
  陈庭威丧气地跟著低下了头,手上的红笔无意识地书著面前的考卷。
  到底要怎么做她才会对他另眼相看呀?他的条件应该已经够好了才对,怎么会连最一般的朋友都做不成?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子,张雨涵依然低著头专心地改考卷。「喂!蒋动的签名CD,我忘了谢谢你了……」
  「不、客、气。」张雨涵的道谢根本无法让陈庭威觉得开心,他想要的并不是这种程度的客套交情而已,他想要她把他当成一个男人,一个她会喜欢上的男人。
  真的这么难吗?纵横校园这么多年以来,根本没碰过任何女生不买他的帐,这回他真的在张雨涵那里栽了个大跟斗了。
  「蒋勋他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小孩啊?」突然间张雨涵像是复活了一般,主动找话题跟陈庭威闲聊了起来。
  只不过,这个问题惹得陈庭威的心底更加不舒畅了起来。「就跟一般的小孩一样啊!」
  那个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蒋勋根本就没什么特别的,此刻,陈庭威的心泛起了强劲的酸意。她真的那么喜欢蒋勋啊?真是气死人了!
  「蒋勋小的时候就像现在那样不怎么爱笑吗?」张雨涵擡起头望著陈庭威,彷佛非常渴望听见陈庭威的回答。
  会对偶像歌手蒋勋产生兴趣其实是有原因的,张雨涵这辈子暗恋的第一个男孩子跟蒋动长得好象好象,超过百分之九十五的超级相像,简直可以说是双胞胎了呢!
  差别只在于她喜欢的那个男孩子非常地爱笑,而偶像歌手蒋勋则是一脸忧郁的酷样。
  「妳真的那么喜欢蒋勋?」陈庭威的心沈到谷底,「噗通!」一声,溅起来的水花全都充满了酸味。
  「陈庭威,你可以带我去见蒋勋吗?」张雨涵满脸恳求的表情。
  这个星期以来陈庭威根本就没有拒绝张雨涵的要求过,尤其是面对她难得的凶巴巴之外的另一种表情,那散发著强烈恳求电波的双眼,只消瞧上一眼,不管她要他为她做任何事情,他都会愿意的。
  陈庭威心软地点了点头,「不过,我要先问问看小勋,他很忙的……」
  「谢谢你。」张雨涵开心地笑了。
  为了让她开心,陈庭威知道自己什么都愿意为她做,出卖死党这种小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