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那年我十八岁,我妈三十七岁,我从国小四年级开始猥亵妈妈,而我妈则从十九岁结婚喜宴那天被灌醉后,就被彻底奸淫过了,不过我妈一直不知道真相,我也不打算告诉她,虽然现在我已经不再玩弄我妈妈,但这种被奸淫的过去有什么好告诉她的呢?
  其实玩妈妈八年多了,让我兴奋的已经渐渐不是肉体上带给我的快感了,而是看著曾经彻底奸淫妈妈的夫家亲戚和妈妈谈天说地、有说有笑的样子。
  现在,由于我爸爸的离去,造成妈妈深怕连我也离去她受不了这种打击。
  所以用物质来满足我,对我也百依百顺,深怕我不高兴,我相信此时的我如果要奸淫妈妈,她一定会答应我,不过我却不曾要她这么做,并不是嫌她老了,否则我和她睡在同一张床时不会因为看到她的睡姿而勃起。
  我只是觉得我那样作对妈妈是一种伤害,虽然她不知情,但别人又会怎么看待她?所以我也不再卖我妈的淫水,也不再玩各种性游戏,对于一些还想奸淫我妈妈的人,我也一一谢绝,上了大学后大家也都羡幕我有这么漂亮的妈妈,而且还每天接送,甚至还有自称淫母同好会的人找我加入,向我灌输各种好处与利益,但我也不为所动。
  我一直觉得对妈妈有所亏欠,因为我想出来的性游戏使得妈妈三次怀孕却又三次流产,以致妈妈现在身体较虚弱,每次细心照顾妈妈后,总是被投射感激的眼神,使我觉得更加羞愧。
  后来我们也搬家了,因为有太多奸淫过我妈而食随知味的人还不放弃,所以我们随后搬到郊外希望能避免不必要的困扰,至于我人生第一次跳票就是对打枪俱乐部的会员,不过听说还有在运作。
  日前妈妈闻道我跨下的味道后,从此趁我睡著后她都会和我睡相反呈69的睡姿,并且还吸我的龟头,我知道这是以前留下的后遗症,那时我将拼命让我妈熟悉我精液的行为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可笑。
  后来我和我妈说明,以后如果再这样我就搬出去,当场吓得我妈哭哭啼啼向我认错,还说以后不会这样了,看著妈妈这样我也蛮心疼的,毕竟妈妈会这样是我一手造成的。
  后来我带我妈走向户外,并鼓励她多参加一些活动,希望能帮她找到生活的重心,经过我不断的努力与鼓励下,我妈又再婚了,新郎是以前对我妈有好感的管理员伯伯,说起来还真的有些许缘分呢!
  老实说本来我还有点担心,可是相处过后发现他也蛮照顾我妈的。于是我也渐渐地放心了,五年后我结婚了。对于以往那段轻狂的日子我选择让时间掩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