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奸Miss Lam>》

  27岁的MissLam是一位平时不苟言笑的女性,她在一间中学当老师,为了方便上班,加上这里不少是负资产的楼盘,租金比起每日来回的交通费更便宜,而且她的家人一早已经移民加拿大,因此她索性把原本在市区的单位出租,而租了学校附近的住宅单位,搬入来自己一个人居住。
  一天,MissLam衬于假期留在家中,把自己的「DV机」内,拍下来影像下载到自己手提电脑,然后再制作「powerpoint」,用作教学之用。突然,一位约15、16岁,染了一头红发、打扮好像时下不良少女的小女孩来到家中。这个女孩子叫阿May,是自己以前的学生,不过她自中三这年暑假后,就再没有读书。这时,MissLam一身露脐运动背心(内面不用再佩带胸围这款)和一条黑色贴身单车裤,她见到自己以前的学生来探自己,而且她又只不过一个女孩子,加上MissLam又希望知道她为什么辍学,因此就招待她入屋坐坐和谈天说地。
  当MissLam入厨房内,从雪柜中端汽水给她时,阿美望著Miss的背影,心里想「Missd唔止样靓,而且身材又正呀!d靓妹仔真系冇得同吨韺r!」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位以前是她可爱的小女生,乘她不留意时,在她台上的茶中下药。
  和阿May倾谈了没多久,MissLam就在梳化上慢慢的倒的下来……
  看著MissLam恬静的躺在梳化上,于是阿May就除了MissLam这副黑色长方形镜框的眼镜后,一个有美丽成熟的脸庞、樱红的甜唇,及长眺的身材,而且更可以去玩弄的美人老师,就础b眼前,就好像一个人形公仔似的。不单止是男人,就连阿May心中也股起一阵冲动,当想到MissLam以前在学校时,阿May就要听从她、服从她。
  但是现在,她堂堂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不单要服从自己,而且仲要被一个小自己十几岁的女孩脱光衣服和恣意玩弄,如果她知道时还有什么面目。想到这时,阿May不禁地冷笑一声。
  于是阿May就把台上「DV机」挪过来,先是拍摄了一些近镜,然后再将「DV机」放好位置,就慢慢地贴近MissLam。
  「唔……」睡梦中,似有什么东西吸住自己的嘴,并且撬开牙关霸道却不失温柔的探入……MissLam身体无意思的将小嘴微微噘起。
  阿May用舌头将与MissLam嘴唇间连著银丝的唾液吸了一下,看著MissLam舒服的睡样,笑了一声,而且,柔软的嘴唇互碰的刹那,全身瞬即火热,产生和异性接吻全然不同的兴奋感。然后撚著一绺柔发的嫩手下滑,沿著她细腻的额头到挺俏的鼻子、再到柔嫩诱人的小嘴、然后滑下白晢的颈肌……
  同时,阿May的手绕到MissLam背后抚摸她的胸膛,而另一边就抚摸著她的大腿,这样摸著摸著,最后停在隆起的丘峰上。娇小的手掌慢慢收拢五指,在隆起的玉峰上由揉到捏,并且找寻著顶峰上的蓓蕾,很快地觅到它们突出衣物的束缚,硬挺地绷紧凸起……
  阿May的脸颊发热,轻轻地除去MissLam身上的运动背心,这对有35A的玉峰就毫无遮掩地出现在阿May的眼前,于是阿May就慢慢的握了满掌,恣意地揉搓……
  「嗯……」MissLam嘤咛一声,慢慢转醒过来,只觉的乳尖硬的发痛,一阵与柔嫩肌肤摩擦的触感。她两眼攸地睁开,看见自己以前的学生——阿May媚眼如丝的坐在旁边,而双手正在自己的胸部游移,她一慌立时惊醒过来。
  「阿May,快d唔手,妳响度用乜野!」MissLam想推开侵犯自己的手,却发现全身酸软无力。
  「Miss,唔驶紧张,只系会暂时唔郁得咁。」阿May有点恶劣的笑著,手不停著捏揉著MissLam软热的酥胸。
  MissLam无法抵抗的任由小女孩爱抚著,只觉羞辱,胸部异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自在。
  「妳……用乜野要咁样做?快d停手,否则……」MissLam声音开始有点软弱。
  此时,阿May用舌头,围著勃起的乳头由上向下舔。
  「噢……」在阿May的用舌头舔的同时,手指以同样的动作,正放肆地捏弄另一个硬挺得像小指似的粉红凸处。
  「啊……啊……………」
  阿May的捏转著时,MissLam虽然是闭著嘴,不让呻吟声发出来,但是当May每捏揉她一次时,MissLam那时感到全身发热,她的手指滑过的地方就是一阵快感,就不禁兴奋的颤抖起来,开始喘气起来,即使当年给男朋友抚摸自己时,都没这种感觉。
  之后阿May调侃的说「我只系是想等Miss舒服下……」,一手慢慢地滑下去,慢慢地MissLam的贴身单车裤、和内面白色运动型内裤,都一并拉到脚踝去。
  「唔……唔要咁样……」当自己的内外裤都被小女生脱掉,MissLam一阵紧张羞怯。连忙连忙夹繄双腿,那是她的最后防线,于是哀求著:「阿May,唔要咁样呀!」
  阿May芽葱似的手指停在腿间股起的耻丘上,MissLam的身体在无力地扭动的抵抗下。本来已经夹得不太紧的双腿也无力的松开。
  「啊……呜……」修长的手指先是轻轻撩弄浓密的森林,再慢慢的划过微湿的花瓣,然后到了顶端的花苞,邪气的捏扯。
  「唔要……阿May……」
  阿May的手指肆无忌惮地逗弄著,MissLam喘著气,意识渐渐地模糊……
  握住她胸脯的小手突然揪住顶端挺立的花蕾,下体的手指同时进入她湿润的细缝内……说起来好羞耻,湿成那个样子也是第一次。怎么说,MissLam一直都以为自己在性方面是属于冷淡那种,所以现场变成那种局面,连她自己也有点茫然若失。
  「啊……」MissLam全身突然一阵抽搐,她急速地喘息,无力的手握住阿May侵犯的手腕,做著无用的抗拒……
  或者今次绝对不是阿May的第一次,因此一下子就找到女人的敏感处。
  「Miss,舒唔舒服吗?」阿May问自己一个这样的问题,MissLam胀红的脸,压抑心中的羞辱。而阿May因为平时给人拒人之千里、有点了性冷感的MissLam,竟然有著如淫妇般兴奋的感觉而难过的样子,似有点自鸣得意。
  「唉,Miss,我看得出来妳好耐都冇同人扑过野。」
  跟住,阿May又问MissLam「Miss,妳有冇hi过呀?」
  「Miss,做乜唔讲野呀?」手指慢慢的拔出在忽然的挺进。
  MissLam躺在梳化上,害羞的偏过头不去看阿May。阿May笑了一下,手指到达湿淋淋的肉洞口时,手指第一次插进去。
  MissLam倒抽一口气,皱眉头,拚命咬住了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是因为大人的自尊,令MissLam忍耐著,被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女孩征服自己的肉体的事实。可是,阿May手指技巧,在MissLam湿热的小穴中转动揉扣强烈的快感,传遍她的全身,已经燃烧过一次的身体,再度点燃火焰。那时MissLam几乎是没有反抗能力了,只能看著天花板,像个投降的奴隶,任由阿May在自己身体放肆的抚弄。
  「唔……………」
  手指传来的湿热感,MissLam脸上潮红害羞的表情表示她在忍耐著快感。阿May残忍的笑了一下,忽然将MissLam翻趴在梳化上,一手按在背上,一手来回的在臀部、臀缝间滑动。
  达36吋的臀部正裸露著,阿May又在自己的私处来回的抚弄,任人宰割的不安全感,使背脊整个发冷,下身的感觉令臀部不自主的扭动,MissLam知道自己很快就忍不住,这样异常的羞愧,令MissLam不由流泪抽搐。
  阿May冷笑一声,掰开MissLam嫩白的臀瓣,露出深褐色菊穴。
  「唔……那里唔得……」MissLam紧张的哭叫的哀求,阿May食指轻轻在穴口的皱褶拨弄,忽然按了进去。
  「啊……」火燎似的疼痛从股间传遍了全身,MissLam哭著想躲开体内抠括的手指,但阿May的手按在背上使她无法动弹,那地方不单男朋友、就连丈夫都不能看的,何况自己都尚未结婚!现在却被自己的小女生侵入,虽然MissLam早已经不是处女,不过这时她就像处女似的痛的头昏,屁股不自主的翘楚起来。
  另一根指头忽然又进入前方的小穴……
  「啊……」MissLam又呻吟一声,前后被侵入是前所未有的感觉,羞辱与快感夹杂的刺激MissLam的理性与肉体之上。
  阿May看著MissLam两股间深色的三角地带因自己的侵犯而湿透,弯下腰,深出小舌头,滑嫩的舌尖在细缝上濡湿的珍珠拨弄,吸吮……
  「啊……鸣……嗯……」受不了阿May多重的刺激,MissLam终于投降在身体点燃的欲火,因羞耻而哭著、因兴奋而呻吟著。阿May的手指不停的刺激敏感处,在她的体内探处抽转,她颤抖的身子瘫软在梳化上,只能任由阿May玩弄……
  阿May得意的笑著,这位27岁、成熟而又美丽的miss,快被自己打败了,重新握住她颤动的乳峰,配合抽动的节奏粗暴的揉搓……
  连最后残余的一丝丝的理智,也被火热的快感所占据,欲望完全控制了全身……
  以前跟男朋友作爱从未高潮过,想不到却被阿May一根手指玩弄,很快又达到性感的顶点。
  僵硬的身子开始变软,浑圆的臀部随著手指的抽插而摆动著,喉咙不停的呻吟,似要将缠绕神精的快感拨开,腹中一股尿意渐渐升起,MissLam快速的摇动著躯体,想将它泄出来。
  忽然身体一阵痉挛,下体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MissLam像忍不住而尿床的小孩似的哭出来。
  「唔得啦……要泄……泄了……………」随著屁股的摆动,一阵热潮射出来……
  「哈……高潮啦!」MissLam害羞地发出颤抖的啜泣声,全身随之痉挛。鸣鸣……」
  而阿May看著手指上黏稠的爱液,发出嘻嘻的笑声,轻轻抚摸著她的头发道:「Miss,我d技术唔错卦!」
  之后,阿May兴奋著看著梳化上软弱无力,衣衫不整、和眼有泪光的MissLam。
  跟著就说:「Miss,如果妳唔想今日这套四仔派通街,就希望妳忘记了果先发生的事!」
  跟著,阿May除了这部「DV机」,更把MissLam这个LV手袋和内面的银包,当然包括银包内的千多圆现金都挪去,然后再跟MissLam说:「话晒妳都系我一场老师,睇见妳果先个样咁rum,收妳平d又点话!平时我做「鹅」时,同d女人用do野,都唔止收咁多架!而且我唔会罗走妳d信用咭同身份证,同埋手机入面张sim咭。」
  之后阿May又话「妳咪想知我点解会唔再读书,系升中四果年暑假时,我去raveparty时,同条金毛仔争女,两句唔埋,咪打起上黎!刚刚阿龟落黎扫场……结果我咪唔读书㖞!最撚唔顺超的是,系条女唔系真系钟意女,果阵只系同条仔耍花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