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菇子老板与画家猪子》

  何菇子老板与画家方猪子我叫何菇子,四十岁,一位高级家品店老板,另一半因工作关系单身赴任台湾。
  因为另一半出差,一人在家无聊在客厅看著电视,猪子忽然来玩。方猪子是朋友的女儿,是一位二十二岁的大学毕业生,以前曾跟我学过画画,因为以前相处不错,所以时常陪我聊天。虽是二十多岁而己,但身材却很丰满,连我都有点自惭形秽。
  刚开始我跟猪子开心的聊天著,忽然电视出现限制级的情爱镜头,我有点尴尬的看了猪子一眼,毕竟她才二十出头,猪子呆呆的看著情节。
  “菇子老板,妳曾经高潮过吗?”猪子慢慢坐到我旁边问。
  “猪……子,妳怎问这个问题!”我羞了一下,连忙摆起大人的架子,怕猪子再问下去。
  “嗯,菇子老板因为另一半出差,不常作爱吧?”猪子娇嫩的声音自言自语说著。
  “猪子再讲这种,就不可爱了哦!”我板起脸,表示生气。
  “菇子老板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哦!”猪子说著,忽然拿起她的手,用手指摩擦我的手指根部,同时另一只手抚摸从窄裙露出来的大腿。
  “猪子,不要这样!”我慌张的弯下腰阻止她的手。
  猪子露出诡异的微笑,她的手绕到我背后抚摸我。这样摸著摸著,不久我就觉得有异样的感觉了,身体仿佛如火燃烧似的。
  猪子轻轻的又将我推坐在沙发上,猪子一边抚摸著我的大腿,一边说:“菇子老板,女人太久没发泄是不行的哦!”
  “妳……在胡说什么?”我被她的爱抚弄了全身不自在。
  “唉,菇子老板,我是画家,虽然只是半吊子,但我看得出来,妳的身体很需要色……彩喔。”
  “我……我没有。”被猪子中说事实,我不由得有点害羞。
  “菇子老板,我来检查一下妳的身体要画什么画吧!”猪子双手捧起我的脸颊,轻轻把嘴唇压上来。
  不知何故,我无法拒绝。而且,柔软的嘴唇互碰的刹那,全身瞬即火热,产生极度强烈的兴奋感。当猪子的舌头伸入时,好像受引诱似地也用舌头缠绕。
  两人的舌头疯狂的互缠,猪子的手温柔的揉搓著我的乳房。天啊,猪子爱抚的技巧,我的另一半是望尘莫及,被小自己十多岁的少女如此玩弄,是如此羞耻的事,但她每抚摸一下,我的精神防卫就逐渐松弛下去。
  何等厉害的手法!我被挑逗起来的欲望影响,竟忘了拒绝。她慢慢解开我的衣服、衬衣、胸罩,左手逗弄著我的乳尖,那里早就硬挺起来了;右手则在我的背上、腹侧、臀上不停地爱抚。我那时感到全身发热,她的手指滑过的地方就是一阵快感,我开始喘气起来。另一半抚摸时都没这种感觉,但女孩每捏揉一次,我就不禁兴奋的颤抖起来,那时几乎是没有反抗能力了,只能看著天花板,像个投降的奴隶任由猪子在我身体放肆的抚弄。
  猪子用手指从胸部到下腹部轻轻抚摸,忽然伸进我的裙子,我连忙连忙夹繄双腿,那是我最后防线,我哀求著:“猪子,不要这样。”
  此时,猪子用舌头在乳头上由上向下舔。
  “噢……”我的身体突然弹跳一下。
  猪子的舌头围著勃起的乳头舔,手指以同样的动作捏弄另一个乳头。
  “啊……啊……………”
  天啊,那是前所末有的快感,我的头向后仰。猪子更交互的把乳头含在口中吸吮,或用舌尖拨弄那种兴奋,我不由得扭动下半身,呼吸也感到困难的样子,本来夹紧的双腿也无力的松开。
  猪子笑了一下,轻轻的拉起我的裙子,从大腿慢慢抚摸到两腿间。
  “鸣嗯……”我呻吟一声,猪子透过我的丝质内裤碰我那里,当时我那里已湿得一塌糊涂了。说起来好羞耻,湿成那个样子是空前绝后第一次。怎么说,我以为自己在性方面是属于冷淡那种,所以变成那种局面,连我自己也有点茫然若失。
  然后,她那又细又柔的指头像用羽毛搔痒一般来回刺激我的阴唇。接著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中,我害羞的扭动我的屁股。
  “啊,那里不要……”我带苦音哀求著。
  或许是猪子当画家的关系,手指很灵活,观察力也很敏锐,竟一下子就找到我的敏感处。
  “舒服吗?”猪子看我因兴奋而难过的样子,似有点得意。
  她的手指刺激时有强弱的变化,微妙的在阴核上下左右或捏或弹,或在阴核上转动。经过一段急躁时间,手指开始在阴核上用力摩擦,我几乎要泄出来了,或许是自尊的关系,我忍耐著。
  但我的脑中保险丝快要飞掉、灵魂将出窍了!忽然,从那里经过一阵痉挛,性感达到极点般的啜泣著,同时迎接性高潮。
  「妳泄出来了吧?」
  我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害羞的偏过头不去看猪子。猪子笑了一下,手指到达湿淋淋的肉洞口时,手指第一次插进去。
  “唔……………”强烈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已经燃烧过一次的身体,再度点燃火焰。
  猪子的手指在火热、有搔痒感的肉洞内转动。我的呼吸不由急促,不禁发出呜咽声。猪子的指尖在子宫口上摩擦,引起强烈的性感,我忍不住淫荡的扭动屁股。
  “舒服吗?”“好……好……啊……………”
  跟另一半作爱从未高潮过,想不到却被猪子一根手指玩弄,很快又达到性感的顶点。
  “不行啦……要泄……泄了……………”
  我害羞地发出颤抖的啜泣声,全身随之痉挛。猪子看著手指上黏稠的爱液,发出嘻嘻的笑声,轻轻抚摸著我的头发道:“菇子老板,猪子的技术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