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学母亲的风流事》

  我和同学母亲的风流事我从小在一个小县城长大,南方沿海的一个不起眼的县城,那时民风尚不如现在这样开放,一夜情之类的从未听过,就连一件婚外情也要传遍县城的各个角落,大家都安分守己过得本份日子。可是年幼时候的我并非不?世事,从小就对男女的事无师自通,没事时候喜欢在家里看书屋里租来的小说,尤其喜欢其中的黄色情节,每一节都细细品味。那时候更没有什么影音资料,县里的录像厅也都很正规,有了钱就偷偷去买副印有裸体女郎的扑克,自己在家里对著打飞机。就这样长到了十八岁,发生了一件让我现在想起来都血脉沸腾的事。朋友阿东和我是死党,两人从小玩到大,我也是他们家的常客,甚至经常住在他们家。阿东的母亲祁娥那时只有三十五六岁,年轻时候听说是个美人胚子,虽然已经生过阿东,可是由于保养得好,依然长得像不到三十岁的少妇,高耸的胸部走路时总会一跳一跳,喜欢穿白色的长裙(那时候还不流行超短裙),里面是肉色的丝袜,再配上高跟鞋,天热的时候她会把长裙撩起来,露出雪长修长的大腿,大腿很坚固,没有一点赘肉,每次看到她我的鸡巴都会硬起来,都只能背对著她才能不让她发现,也不知道阿东的爸爸上辈子修了什么福,能娶到这么漂亮性感的老婆。阿东的爸爸是个摄影师,十八岁这年去了西藏写实,这一去就是两年。那时候我已经懂事,阴茎也长到了十五厘米,我经常自己在想,一个三十五六的少妇,正是狼虎之年,老公一走就是两年,那她肯定很渴望男人的大鸡巴,我经常幻想著自己十五厘米的大鸡巴插在她紧实肥美的小穴里一泄如注,晚上想著想著鸡巴就硬了,没办法只能自己解决。那时候只有色心还没有色胆,看见了她也不敢正视,对著她的背影才咽下几口唾沫。有一次在家里正在手淫,忽然外面有拍门的声音,我赶忙提上裤子,整了整衣服去开门,原来是推销农药的,一个干瘦的老头,坏了我的好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自然对他没好声好气,喝斥了他几句正要赶他走。他鼠目一转,瞧见了我放在床上的黄色小说,一脸的坏笑:"小兄弟,自己一个人在家干嘛呢?老哥是过来人,自己有事总一个人解决不好啊"我一听,这老头别看年纪大了,竟然心还挺色的,就跟他攀谈了起来。这时候他神神秘秘地附到我耳边问:"小兄弟,老哥这里有点好东西,你要不要?"说著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很猥?地一笑,我马上明白了是什么东西!迷药!天啊,世界上竟然真有这种东西!我激动地一把就要拿过来,他往后一退,笑迷迷地说:"小兄弟,这东西可值钱著呢,老哥跟你有缘,却也不能白送你,这样吧,老哥有个主意,你看中不中,老哥也好久没沾女人了,假如有好的妞,你玩完之后让老哥也过把?,如何?"天啊,这个老色狼!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想到阿娥雪白的肉体在这个老色狼干瘦的身躯下痛苦地呻吟,我就暗暗心痛,不过再一想,自己也可以得偿所愿,心一狠,点了点头,一个罪恶的念头在心里扎下了根。那是一个初夏的周末,我至今记得很清楚,祁娥上午还去加班,中午刚刚骑著自行车回到家,我从门缝里看到她熟悉的白色的长裙,因为天热,乳罩的印子清楚可见,丰满的胸部随著自行车的节奏上下跳跃,黑色的高跟鞋包裹下的丝袜泛著诱人的光泽,大腿在长裙的摆动中若隐若现。我的大鸡巴不由得又硬了起来,恨恨地说:"小骚娘们,等会儿插死你!"我拿出一小包迷药(现在应该叫蒙汗药),一半掺在了一瓶饮料里,拿著晃了晃,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想著马上就可以到来的美事,不由得嘴角浮起一阵淫笑。我快速走向阿东家里。阿东正在家看电视,这小子脑子有点不好使,平时就总被我使唤来使唤去的,今天让他中招应该也不难。我坐在了他旁边,一边看电视一边假装无意地把饮料放在了桌上,阿东这家伙估计也是渴坏了,拿起瓶子一口气就灌下去多半瓶,我暗暗心想:哼,小子,够你睡一下午的了,看一会儿老子干死你妈!不出五分?,阿东已经倒在沙发上不醒人事了,我摇了摇他,睡得跟死猪一样,这下放心了。我拿出剩下的半包迷药,从他们家杯子里倒了半杯水,掺进去搅了几天,看不出什么异常了,心里狂跳不止,马上就可以干到祁娥了,想到我的第一次就可以干这么性感的一个女人,不由得暗暗窃喜。祁娥还在厨房里做饭,估计是中午回来得太急,还没有时间换衣服,从背后看身材那么好,我不由得又咽了口唾沫。"阿姨,阿东说让我给您倒点水,看您一个人在这儿忙里忙外的,肯定累坏了,这么热的天,多喝点水才不会中暑"说著我把那杯水递了过去。祁娥转过身来,抹了抹头上的泪,笑著接过来,"谢谢你啊小飞,有你们心疼阿姨,阿姨再累也值得",说完就把那杯水几口喝了下去,我笑著接过杯子,"那阿姨我去客厅看电视了,阿姨您忙吧"说著我退了出来,躲在厨房门后暗暗观察。祁娥转过身继续做饭,估计天热血液流动也快,药效很快就起作用了,她身体开始晃,晃了几下她很快扶住墙,但很快整个人瘫倒在地。我急忙跑过去,扶起了她,"阿姨!阿姨!您怎么了?阿姨您醒醒!"我喊了几声,她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了,我心中一阵狂喜,扶著她进了她的卧室,把她扔在了床上。这时我开始仔细端详祁娥,弯弯的柳叶眉,娇嫩的红唇喷出灼人的香气,白色的连衣裙已经被翻起,露出雪白圆润的大腿,大腿一条支起在另一条上面,诱惑的姿势让我的大鸡巴马上勃起,快要破?而出了。我强抑著自己的欲望,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把门从内锁紧,又进到厨房把火熄了,急冲冲地奔进了卧室。"小骚娘们,大爷现在就要日你了!天天在大爷面前装清高,大爷看都不敢看你一眼,现在怎么样,还不是躺在自己的床上乖乖地让大爷日!"我一边说著淫荡的话一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大鸡巴马上直直地挺了起来,等待著它平生第一次日进女人的小穴里。我迫不及待地爬上床,双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天!太有弹性了,就像按在一堆充气的棉花上,软软的又弹弹的,我的手就像著了魔一样在她的乳房上一阵狂揉,把她的连衣裙都揉得皱巴巴的,我把嘴又凑了上去,一口咬住了突起的那部门,就像一个软软的肉馒头进了嘴里,还有股甜甜的味道,我吮吸了几下,昏睡中的她竟然还呻吟了几下,看来她有点兴奋了,我双手抓紧她的双乳,一边用力的揉,一边吸了起来,她嘴里混沌地呻吟著,我身下的大鸡巴也越来越硬了。她的呻吟越来越厉害,我估计时候也差不多了,转身背对著她,学著书上看来的六九式,把大鸡巴塞到了她的?唇里,鸡巴第一次被一个热热的环境包围著,说不出的舒适,马上又涨大了几厘米,我开始挺动下身,在她嘴里抽插,鸡巴被玉齿摩擦著,就像有人给按摩一样,我一下一下地往下插著,一直插到她咽喉深处,每一次抽插都会带来无穷的快感。我俯下身来,鸡巴对著她的嘴继续抽插,一双大手已经按上了她的大腿。曾经无数次地想象把头俯在她的大腿上,感受那火热的刺激,如今总算梦想成真了,我不由得大声地淫笑了几声,骚娘们,老子就要干你!你的大腿就在老子手里,平时总穿长裙子遮著,老子现在让你再遮啊,让你遮啊!说著我把她的长裙子一撩,撩到了胸部以下,裙下的风光让我大吃一惊。一般上了三十几岁的女人,尤其是长期不干体力活的女人,大腿上的赘肉已经积累了很多,所以很多女人都有大象腿,就是大腿太粗。可是祁娥保养得太好了,大腿很圆很白很坚固,但没有一丝的赘肉,修长的大腿沿著平滑的曲线沿伸至小腿,腿下蹬著黑色的高跟鞋,更显得整双腿更有气质更华贵诱人,肉色的丝袜把大腿的曲线绷得玲?尽现,让人忍不住会把大鸡巴夹在她的腿上,体验那销魂的摩擦!顺著大腿往上看,一直被肉色的丝袜包裹著,在丝袜的尽头,是一丛毛茸茸的地带,她竟然没穿内裤!虽然这时的她在我眼里穿多少东西已经不重要,可是下身竟然没有内裤还是让我不由得一阵兴奋,这个骚货,在家里不穿内裤,是给谁看啊?你男人都不在家里,是给你儿子看吗?就他那小鸡巴能喂饱你?还是让老子的大鸡巴喂喂你吧!想到这儿我加快了抽动的频率,温湿的小嘴在我的抽插下泛出几丝白沫,她的嘴里也传来呼?呼?的声音,想不到第一次就有人给口交,真是艳福不浅啊,我扶起她的头,抽插地越来越快,阵阵快感传向大脑。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猛得捅了几下,股股白浆喷涌而出,快感持续了几秒?才停下来,龟头处酥麻不已,我射在了她的嘴里!我把鸡巴抽离她的?唇,一股白浆沿著嘴角流出,我急忙拿出床边的卫生纸把白浆又擦回她嘴里,看著她迷离的?媚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我不由得哈哈大笑,骚娘们,把老子的浓精都吞进去吧,童子精可养身啊!我倒了杯,凑到她嘴边给她吞了下去,她还舔了舔,真是个骚货!老子的精好吃吧,别急,还有呢,多著呢,老子今天喂饱你!祁娥估计是有些热了,翻了个身,把背对向了我,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条细细的乳罩带子!多么销魂的场面!多少男人都梦寐以求地要解开这条带子!如今就近在眼前,我颤抖地手凑近了那条带子,还是带钩的,轻轻地解开,乳罩两边猛地就一松!看来这娘们奶子真够弹的,能够把乳罩撑成这样!我粗暴地把她的乳罩扯落,扔到了一边,把她一把翻过来,一对又大又圆又挺的丰乳弹了出来!老天!这就是老子要玩的奶子!刚才被乳罩勒得上面还有些红印,可是其它的部位都是雪白雪白的,而且透著光泽,就像涂了油一样,乳头是黑色的,可是很坚挺,不屈地挺立著!哈哈,老子让你不屈!说著我猛著扑了上去,双手第一次抓住那么柔软有弹性的东西,几乎都抓不住,太爽了!我把头埋了进去,唔!!!又滑又腻,世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跟这种感觉相比较!我伸出头来喘了口气,又一头埋了进去!~双手也不闲著,抓住奶子又揉又拧又转,雪白的豪乳在我的蹂?下泛出阵阵红印,更让这个场景显得淫荡无比!慢慢地在我不断地侵犯下,祁娥也有些兴奋了,乳头明显地挺了许多,双乳也胀大了不少,更让我无法一手把握了,天啊,想不到一米六五左右的她,竟然有这么大的奶子!足有34D那么大!哈哈,阿东他爸走了,这下可便宜了我了!想著我更加兴奋,一口咬了下去!"啊!"她痛苦地大叫了一声,哈哈,骚娘们,叫吧,叫也没人来理你,还以为你儿子在干你呢!我又抓又咬,她的双乳上已经红印累累,还好没有伤痕,一会儿就没事了,美人,就受点苦吧!看她的双乳越来越大越来越顶,我的大鸡巴又硬了起来,看来只有用她的这对大奶子再消消火了!我的大鸡巴杀气腾腾地就杀向了她的大奶子,我双手握紧那对丰乳,用力向中间挤,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乳沟中间还散发著阵阵的体香,我下身一挺,大鸡巴深深地没入了乳沟!一阵酥麻爽滑的感觉传遍了全身!这就是所谓的乳交吧,看来平时的黄色小说没有白看,要害时候全都用上了。乳沟深处深深地顶著龟头,让每一次抽插地尽根而入,感觉比刚才的小嘴又爽了很多,我双手握得更紧了,把她的双乳都勒得发白了,我一边抽插一边淫笑著大骂:"婊子,有本事给老子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干你!是谁的大鸡巴正在插你!哈哈,老子就用你的大奶子泄火!"我抽插的频率一阵紧似一阵,龟头处像小羊在舔一样,快感越来越强烈,很快地,一股一股地浓浓的精液脱鞘而出,喷在了她雪白的乳房上,喷在了她娇美性感的脸上!泄了两次之后,我感觉有些累了,把她脸上的浓精擦干之后,我并排和她躺在一起,一边瞅著这个平时不赶正视的同学的妈妈,一边抚爱她修长的双腿,这双大腿平时在我眼里有了太多的神秘,谁又能有机会真正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这双腿呢!雪白,修长,圆润,滑嫩,布满质感,泛著光泽,似乎所有的词都不能用来形容这双美腿,太美了!太骚了!祁娥啊,你长著这双美腿不就是让男人干的吗?还穿那么高跟的高跟鞋,鞋根长长得,让我很快就联想到了书上的那些女秘书,她们不也是这样的妆扮吗?不也是这样穿著让老板们干吗?想著想著我的大鸡巴又硬了。祁娥啊祁娥,谁让你长得这么骚这么招男人喜欢呢,那男人就应该用大鸡巴好好招待你!
  说著我双臂抱起了她的双腿,这双雪白的泛著亮光,在午后的空气中还似乎冒著热气的腿,被丝袜包裹得紧紧的,双腿的曲线很直很长,双腿合住之后膝盖处不留一丝缝隙,真是一双好腿啊!我赞叹著,双手在她大腿上往返游走,感受著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我嘴也不闲著,把她腿上的高根鞋用牙咬著松开了一只,轻轻地脱了下来扔在一边,一股淡淡的腿臭味扑进鼻子,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我的兴致,把那双裹著丝袜的玉足在脸边轻轻的摩挲,少妇特有的体香又涌了进来,我内心一张抓狂,不由得张品把她的玉趾吞进了嘴里!臭婊子,老子就喜欢你这种味道!我一边咬著那雪白晶莹的玉趾,舔著她无暇的玉足,双手在一双大腿上滑来滑去,不时地把手指伸进她的桃花源处搅几下,她也一阵阵呻吟,更激得我兽性大发,几乎陷下狂乱的境地,口水都顺著她的玉趾流了下来,顺著一双抱在我怀里被我蹂?的修长圆滑的大腿,流进了她的小穴里,更让这个场景增添了淫靡的气氛。我开始顺著玉足往下舔,一边舔一边咬,她的玉腿上留下了我无数的齿印,连一双肉色丝袜都几乎要咬烂了,而此时,我的大鸡巴已经几乎要胀出血来了,她的小穴也已经在我手指的抽插下淫水直流,三根手指插进去也没有什么难度了。我双手紧紧抓住她的脚踝,把她下身大大地分开,让她的阴唇充分暴露在我的面前,下面的毛都已经剃过,剩下的修理得很整洁,哈哈,骚娘们儿,修得这么好是不是就在等著老子来干你啊!那老子就来了!我把大鸡巴扶正了,对著她的阴部,缓缓地送了进去。"唔哦!!"第一次进入女人的小穴,我长长地呼了出来,大肉棒被四边的肉壁紧紧地包围著,看来她几个月没让男人干,下身又恢复如少女般的紧实了,正好便宜了老子,哈哈!这女人别看生过孩子也十几年了,下身一点也没有松驰,太妙了!我双臂抱紧她的双腿,好让阴道内部更紧,抽插起来也更爽,阴道包著阴茎,淫汁又给阴茎地进入提供了绝好的润滑,抽起来既不费力,又不会太松。"扑吃!""扑吃!""扑吃!"我不紧不慢地插著她,房间里弥漫著醉人的肉棒和阴道撞击发出来的啪啪声,以后肉棒进出时与淫液搅和在一起的声音,让我的大鸡巴更硬更兴奋。随著抽插,她上身也剧烈地抖动,那对大奶子也摆来摆去,嘴里已经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看来这骚娘们老公不在也憋了很久了,那就让我的大鸡巴来满足你吧!阿姨!我来了!我来干你来插你了!你没办法阻止我了!你能做的只能是无助地躺在这儿,全身让我玩个遍!让我把你的小穴插红插烂!你除了呻吟和配合老子什么也做不了!来吧,干死你!我一下一下地抽插著,她脸上的潮红也越来越重,呻吟越来越大,估计邻居都可以听到了,哈哈,想不到吧,现在把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在她小穴里的不是她老公,而是我这个她儿子的同学!你们也想插是吧,可惜啊可惜,这机会让我先得到了!"干死你!干死你!骚娘们儿!"我狠狠地抽动,肉棒和她的阴道重重地啪打,每一次都尽根而入,每一次肉棒出来都带著她下身的白色的淫液,而进去一阵抽插,又会搅出更多的淫液!那白色的粘粘的液体已经从她的阴道口流出来,流到了床上,湿了一大片!哈哈,祁娥,你晚上会发现这片湿吗?你会想到它是从你的骚穴里流出来的吗?你能想到你今天白天还被我干得死去活来的吗?想到这儿我一阵无名的兴奋,抽插地更勤更快了,她的呻吟也一阵高似一阵,"啊……啊……老公~快干我!干死我!小娥的骚穴好痒!好想让你的大鸡巴干!干得更狠小娥也喜欢!老公!快快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啊"她的淫声浪语更刺激了我的神经,我拿出预备好的录音机,把她的叫床声一句不差地录了下来,哈哈,骚娘们,以后有这个也不怕你不从我!干你!干死你!你老公也从来没有这样干过你吧!在抽插了将近一千下之后,我肉棒已经充血充到快成了红色了,配著她白色的体液,一进一出,让熟悉人看了都忍不住要射了,而她也已经娇喘吁吁,几乎不会动了,任由我对著她的小穴狂轰乱炸。"阿姨!我干你干得好爽啊!你真是个骚阿姨!你长得这么好看身材又这么好,我怎么能放过你呢!来吧!让我干死你吧!干!干!干!"我又深深地抽插了几十下,一股股白浆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射到了她的花心深处!啊!啊!啊啊啊!给你!给你!全给你!啊!我射了三次,瘫倒在她旁边,摸著她乌黑的秀发,嘴角浮起一丝浮笑,"阿姨,干你干得真过?啊!要是天天都能干你那就好了!你老公不在你身边,这两年就让我来伺候你吧!肯定能把你干得死去活来!哈哈!骚娘们,爽吧?晚上还有更爽的,我老哥也要来干你了!晚上我和老哥一起干死你!哈哈!你想不到吧,这么高贵这么圣洁的肉体就要在老哥那黑驴一样的身体下扭动了!"我罪恶地一阵淫笑,伸手帮她穿好了衣服,扛起她进了厨房,把她平放在厨房的椅子上,看看表,干了一个半小时,估计她也感觉不出来什么,就以为是昏倒了,想到这儿,我把杯子里的水都倒掉,拿起放在桌上的饮料走了出去,这瓶饮料,晚上还要用在阿东身上呢!(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