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妈妈(01~10 完)》

  楔子叮叮咚咚……倾泄的大雨在窗外滴起令人愉快的轻音,刹那间屋簷上就蜿蜒出一条小溪流,本来还挺闷热的天气很快就因雨水的下降而褪了温度。
  叶本瑜站在落地窗前,纤细的手抚上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很轻很轻地叹了一口气。
  已经两个多月了呵!
  这个孩子……已经在她的肚子里头存在两个多月了。
  她低头望著自己那孕育著一个小生命的肚子,不敢置信自己真的就快要当妈妈了。
  自从决定要这么做之后,她前前后后看了许多资料、观察了周遭很多的候选人,可她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仔仔细细地物色一番之后,她原本以为公司里那个外表老实、忠厚的王建章会是她孩子的爸爸的不二人选,没想到王建章却在私底下做出坏她名誉的事,而且他接近她也只是为了升职而已。
  而那个她从没列入考虑人选的花花公子林秋凉,却意外地成了她肚里孩儿的精子提供者。
  叶本瑜失神地想著那外表出色、英挺的林秋凉,那样的男人该是个呼风唤雨的少女杀手呵!为什么他的外表和他的个性可以相差那么多呢?她真的不懂……
  世事真是出乎意料呵!
  这样的结果根本就偏离了她所能控制的范围啊!
  该如何是好?
  她该继续躲著他吗?
  离家出走已经一个星期了,她愈来愈想念林秋凉,她就快要压抑不住自己心底对他的思念……
  第一章「小美,你可不可以帮我调查一下公司里的男性员工,把他们的资料都调出来给我。」
  叶本瑜昨儿个失眠了一整夜,现在她那充满血丝的无神大眼,让别人轻易地就可察觉到她的反常。
  「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吗?」徐天美忧心忡忡地看著她。
  身为叶本瑜的大哥张家虔的秘书,又是叶本瑜的手帕交,她觉得自己有义务规劝一下好友。凡事三思而后行是古人留下的箴言,跟著做准没错。
  但是,叶本瑜已经考虑过很多很多了,她的决定仍然不变。
  「小美,我试过了。我已经相亲过这么多次了啊!」
  她真的没办法撒开那道心防,相信这世上有男人不会背叛爱情这个美丽却虚幻的誓言。
  男人这种动物,是生来折磨那些相信爱情的傻女人的。
  在张家,她已经看到太多负面的例子。
  张正,她那风流成性的爸爸,事业做得大,外面女人也多,像她就是张正的第五任情妇生的。
  还有张家虔和张家诚兄弟,他们对待女人的方式就和他们的老爸一样,一点都不体贴,而且还非常大男人主义。
  自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要她拿什么去相信男人给的爱情?
  也许她是偏激了一点,但是害怕受到伤害的她,不想让自己也掉入陶静慧和她妈妈一样的悲剧之中。
  陶静慧,张正的正牌妻子,也是张家虔和张家诚的母亲。当年在知道丈夫的花心之后,也曾经闹得天翻地覆的,但是事情发展到最后,还不是乖乖地任丈夫把私生女带进张家。
  她看到自己的妈妈抑郁而终,以及陶静慧的忍泪求全,就决定自己这辈子绝对不会踏入婚姻这个坟墓。
  「这件事你真的有好好想过吗?万一总经理知道了怎么办?」
  「一旦成功,我就会辞职的。而且这是我的私事,跟家虔他们没有关系。
  我决定要做的事,他们也没资格说什么。」
  「但要是总经理知道我是共犯,一定会宰了我的。」徐天美担心自己的饭碗不保啊!
  「相信我,他舍不得开除你的。」
  叶本瑜好笑地看著自己的好朋友。谁不知道她是公司里最有资历、也最吃得开的员工,相信家虔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开除能力这么好的员工。
  「好吧!那我就帮你把资料都找出来。」徐天美逗趣地问,「要不要顺便把我个人对他们的看法也条列出来给你参考啊?」
  「这个就算了。你还是把客观事实给我就好了,毕竟我们两个看男人的角度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呐!」
  「我们的眼光有差这么多吗?」徐天美好笑地反问。
  「对啊!不然你怎么会嫁给那个周正义?」
  叶本瑜最喜欢开他们夫妻俩的玩笑了。从大学开始到现在,他们三个人一直就是好朋友。
  「小心我回家跟小周告状,下回有你苦头吃了!」徐天美警告著。她老公最不喜欢有人在他亲爱的老婆面前搬弄是非了。
  「呵呵呵……你快去帮我搜集资料吧!我已经等不及要实行这个计划了。」
  叶本瑜大学毕业之后,就搬离张家,到外面一个人生活。
  倒不是张家的人虐待她,只是她受不了张家那种冰到极点的气氛。她和陶静慧是相敬如冰,张正对她也没有付出过多大的关爱,因为他的重心还是摆在外头的女人们身上。
  张家唯二对她友善的,就只有家虔和家诚两兄弟。
  只是家诚长年在国外进修,家虔也和他老爸一样,成天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她不喜欢再待在那样的环境中,所以就选择搬出去住。
  一个人孤单了这么久,她当然也渴望家庭的温暖,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就是没办法对任何一个男人交心。
  以至于到现在,她仍然小姑独处。
  前一阵子她看了本书《未婚妈妈的日记》,使她燃起了生小孩的浓烈渴望。
  男人会因为有了更美好的猎物而抛弃曾经山盟海誓的爱情和爱过的女人,但自己怀胎生下的孩子就不会背叛她了吧!
  所以,她决定,她要生一个孩子。
  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孩子。
  但是,要谁来当精子的提供者呢?造就是个颇难的选择了。总不能在路上随意抓一个男人上宾馆吧!
  而且现在的男人也精明得很,对自己的精子保护得非常周到,简直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这样的话,她只有苦心设计一个圈套拐个不错的男人,骗走他的精子啰!
  会选择在自家的公司里挑男人,是因为可以进入他们「飞达」的人都非等闲之辈,对她未来小孩的资质有很大的帮助。
  相信未婚生子的这个计划,她一定会实行得非常愉快的。
  「就是这些了。扣掉那些有老婆的已婚男人,全公司的菁英分子都在这里了。」
  几天之后,徐天美偷偷交给叶本瑜一片光碟,笑嘻嘻地小声说:「要不是我已经结婚了,我也好想在里面挑个好男人,给他来个一夜情。」
  「为什么要扣掉已婚男人?」叶本瑜疑惑地问。
  她的目的是要找优秀的精子提供者,又不是要找老公,结不结婚的男人有什么差别吗?
  「你不是最讨厌婚后还出轨的男人吗?那就不要自己以身试法。」徐天美严肃地告诫。
  「嗯!说得也是。我会好好研究一下这些男人的资料。」叶本瑜感激地望著徐天美,有她这样的朋友,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谢谢你,小美。」
  「事成之后你真的打算放弃飞达的工作?」
  如果计划成功,她真的怀孕的话,那她势必不可能再待在飞达工作的。
  「嗯!一旦确定怀孕,我就躲到乡下去。」其实她也满怕事情被张家虔知悉,要是被他知道的话,他很有可能会阻止她的。「我会进行得神不知鬼不觉,家虔不会知道我的计划的。」
  「好吧!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徐天美拍拍叶本瑜的肩膀。
  「谢谢你,小美。」叶本瑜已经做好所有准备,现在就等著挑选男主角了。
  事不宜迟,叶本瑜马上打开电脑看起候选人。流览了一遍,叶本瑜挑出自己觉得有兴趣的。
  「你觉得这一个怎么样?王建章,虽然看起来是土了一点,小眼睛的样子真像个死日本鬼子,但是好像为人还满积极的。」
  「我觉得这一个比较好。林秋凉,长得又帅、嘴巴又甜。」徐天美拚命夸赞著,「他是从分公司调过来的,对公司里的八卦还不是很了解,这样的人对你来说是最安全的。」
  真的搭上他的话,以后的麻烦应该不会太多吧!
  「可我觉得他就像只花心的孔雀——你看,他的那双桃花眼,就跟家虔、家诚一个样嘛!这样的男人,搞不好已经花心到浑身是病了呢!」
  叶本瑜就是讨厌那种长得太美好的男人,看起来太梦幻了。
  「他才二十三岁耶!」天啊!他怎么这么年轻?徐天美惊讶地说:「他怎么这么厉害,才到分公司不到半年就被调到总公司来?!」
  「飞达是搞软体的,有这么年轻的工程师也不足为奇。」
  像家诚,高中毕业就被美国的公司挖去当程式设计师,一边工作一边继续攻读学位。
  现在的企业,用人的标准是挑才干而不是挑经历。
  「年龄比你小你就不考虑了吗?」
  「也不是这样讲啦!我就是不喜欢他那张花花公子的脸嘛!」
  「算了算了,我们两个看男人的眼光真的很不一样。要当妈妈的是你,你就自己决定吧!」
  「嗯!我目前属意的是这个小眼睛的男人……他也是业务部前一阵子才进来的新人嘛!」叶本瑜目前比较甲意看起来老实、淳朴的王建章。
  「那你要怎么把人家拐到宾馆去?」徐天美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问。「找人选很容易,但是要不惹麻烦地骗男人上床,这种事你做得来吗?」
  「这个嘛……以我的美色,还怕骗不到他吗?」叶本瑜努力张大自己盈著水光的星眸,装淑女地睨著徐天美。
  「我的意思是,万一在你把他拐上床之后,他缠著你不放,那你该怎么办?」
  徐天美生怕好友一失足成千古恨,频频叮咛注意所有细节。
  「我早有计划了。挑个大家都会去的庆功宴,在他喝的酒里下药,迷昏他之后就直接带到宾馆去,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的精子弄到手。成功之后我就躲到乡下去待产,不会有人知道的。」叶本瑜天真地说著。
  「要是被别人发现怎么办?公司里的庆功宴,不管哪一摊都一定有很多人会去参加的,你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啊?」
  「这就要靠我万能的总经理秘书小美你的帮忙了。」叶本瑜很小人地在这时候拍起徐天美的马屁,「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本瑜,我老公一直警告我不准助纣为虐。」也就是说不准帮著叶本瑜为非做歹。
  「你放心啦,他才不敢对你怎样哩!顶多跑来我这儿把我骂一顿罢了。」
  叶本瑜也受够了周正义那爱妻心切就不顾好友道义的坏心眼。「而且,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好吧!是朋友就一句话,我帮你帮到底了。」
  徐天美开始和叶本瑜在办公室里窃窃讨论著她们那大胆的未婚妈妈计划。
  刚毕业就可以进入飞达成为正式的员工,林秋凉觉得自己就连走路都会有风呢!
  虽然在公司里就属他年纪最小,但是有他大学的直属学长一路护航,再加上他个人不断的努力,终于有机会调到飞达位于台北的总公司。
  「阿凉,你来这里工作也有半个月了吧!还习惯这里的工作环境吗?」坐在公司附属的咖啡厅里,张家虔端著热拿铁缓缓啜饮著,扬著无害的笑容,还不断对来往经过的公司员工点头示意。
  「嗯!比台中的分公司好很多。」林秋凉拿著一叠资料,一边翻阅一边回答学长的问题。
  「哦?那你是觉得分公司有很多缺点啰?」
  「也不完全是,只是觉得台北的资源比较丰富,资讯的流通和接收也比较迅速。」
  「嗯。你个人的工作室呢?有没有缺少什么软硬体设备?」
  「我已经很满意了。你帮我准备的,我怎么还敢挑剔呢?但是如果学长可以把自己身边的漂亮助理分一个给我的话,我会更满意。」
  林秋凉是阔玩笑的,事实上他是在取笑张家虔身边过多的莺莺燕燕。
  「说到这个我就气。小红她们直说要抛弃我,投奔到你的工作室去呢!」
  张家虔对女人向来少放真心,现在在他身边的女人,林秋凉要哪一个都没问题的。
  「你就直说想要哪一个吧!只要你指名,我马上派她去你的工作室。」
  「哦?你难道不会心疼?」
  没想到学长会这么慷慨,林秋凉也不想跟学长客气了;他的确需要一个助理来说明他更快熟悉总公司的工作流程。
  林秋凉开始在脑海里思索他看过的那群助理。
  当他的眼睛离开手上的卷宗,他就瞥见一个令他眼睛一亮的女孩朝咖啡厅碎步行来。
  微微波浪的长鬈发,衬得她的身形显得娇小,但是她眼中的坚毅光芒却让他直觉她非一般寻常女子。
  叶本瑜偷了个空,到公司附属的咖啡厅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张家虔。
  这个时间家虔不都是在工作室里测试其他工程师的成品吗?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叶本瑜不得不和张家虔打个招呼,因为他那雷达似的眼早已经锁定了她。
  「总经理好。」见他有客在座,叶本瑜不想多说什么,在公司里他们都是以职称相互称呼的。何况被逮到跷班出来喝咖啡已经很糟糕了,她可不想打扰他接待客人。
  张家虔一副抓到她把柄的表情,直对著她奸笑,叶本瑜心里哀怨著自己为什么如此倒楣,快步离开他们落坐的区域。
  林秋凉冷眼旁观著学长和那个女孩眉目传情,突然很想狠狠打破紧紧系在学长和那女孩之间的亲密。
  「学长。」林秋凉招回他随著女孩远去的眼神。
  「嗯?」
  「我要刚刚那个女孩当我的助理。」
  林秋凉从不隐瞒自己的渴望。只是看她一眼而已,他就知道那个有著坚毅眼神的女孩,已经挑动了他向来平静的心。
  或许是带著点挑战的意味吧!他想自学长的手中把那个女孩子给抢过来。
  「这个……」张家虔忽然敛了敛眉,好一会儿接不上话。
  「学长舍不得吗?」
  刚刚学长的承诺犹在耳边,他相信这个亏欠他许多的学长最后还是会答应的。
  「如果她也愿意的话,当然没问题。」
  张家虔从不曾刻意对外人诉说他和叶本瑜之间的关系,毕竟那并不是件十分光彩的事情。
  「那就先谢谢学长了!」林秋凉没有料到张家虔居然这样不干脆,想必他应该是非常在乎刚刚那个女孩。
  「这件事就先搁著吧!我会处理的。」一口饮尽杯中早已冷却的拿铁,张家虔起身离开。
  「叶小姐,请问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星期四的傍晚,人潮拥挤的下班时间,王建章努力睁大自己细长的眼,笑咪咪地在公司门口拦截住叶本瑜。
  叶本瑜一听到王建章意欲明显的问话,一开始还非常排斥,但是她猛然想起自己心中存在已久的计划。
  目前她已经暂且把目标锁定是他了。
  若她能多了解这男人的话,以后也可以和自他那里偷来的小孩形容一下他无缘的爸爸的形象。
  「请问你……是业务部的吗?」
  虽然已经彻底研究过王建章的资料,但是他们并没有正式地交谈过,所以叶本瑜装傻地开口问著。
  「是的。冒昧想请叶小姐吃个饭,不知你是否能赏光?」
  「这个……」很少和男人单独约会的叶本瑜,没想到这个看似忠厚老实的王建章居然主动邀约还不怎么熟识的她,让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王建章的这个举动有点破坏了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叶小姐。」王建章眨著真诚的眼,试图打动眼前美女的心。他知道叶本瑜到现在还没有固定的男朋友,于是想要毛遂自荐。「可以给我一个和你共进晚餐的机会吗?」
  叶本瑜脑海里转著千百种想法。
  她早已放弃交男朋友、结婚,因为她根本克服不了迟早被男人背叛的恐惧。
  但是她又极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孩,所以她才会和小美讨论出那个偷精子计划的。
  如果现在她答应跟王建章约会的话,那她的偷精子计划会不会实行得比较顺利?
  不用偷偷摸摸地下迷药迷昏王建章,只要在某次和他单独约会时,把他迷昏带到宾馆搞定就可以了。这样一定比在大庭广众之下迷晕他安全得多。
  「嗯!」轻轻地点点头,叶本瑜在心里狂笑到不行。她真是聪明呵!这样一来,就不用教小美处心积虑替她安排打点了,她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把王建章搞定啦!
  「那真是太好了。」王建章看到他仰慕已久的美女娇羞地点头,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我们去吃上海菜好不好?我知道重庆南路有一家不错的餐厅……」
  叶本瑜跟在王建章身后,慢慢消失在下班的人、车潮之间。
  然后——林秋凉自他们身后的转角处走出来。
  刚刚他们之间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公司里居然还有别人敢对叶本瑜有企图。他还以为没人敢动张家虔身边的女人呢!
  那个男人是不是跟他一样最近才调到总公司来的?
  嗯!调查一下他的底细是有必要的。
  林秋凉觉得自己的斗志被点燃了。他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心里闪著那么强烈的占有意识了……
  叶本瑜,她甚至还不认识他吧!
  可以把张家虔身边的东西抢过来,对他来说,就算花再多功夫,他也会毫不考虑就去做的。
  跟著张家虔到处开会的徐天美,这几天终于得了个空,溜进客服部办公室向叶本瑜咆哮。
  「叶本瑜,你那个天杀的哥哥根本不让我有丝毫喘息的机会,每天这边开研讨会那边开座谈会的,我快被他操死了!」徐天美指著自己明显的黑眼圈抱怨著。
  「而且我已经两天没有和老公一起吃晚饭了耶!」
  客服部现在只剩叶本瑜一个人没有外出吃午餐,所以徐天美很放心地在办公室里大声咆哮。
  「这我可没辙。公司是他的,薪水也是他发的,所以为他卖命也算是你的职责吧!」
  叶本瑜庆幸自己并没有被安排到张家虔的身边工作。待在客服部,她倒是非常地优闻。
  「气死我了!我美丽的脸上居然有了黑眼圈……我老公看到一定会嫌弃我的!」
  「我会记得在你的薪资里多补贴一些,当做是让你购买SKII的津贴。」
  门外忽然间闪过张家虔高瘦的身影。他简直就像个鬼影子一样地来无影去无踪。
  由于客服部的办公室是半开放式的,看到张家虔的身影闪过去之后,她们两个才吐吐舌头。还好她们刚刚没有真的在背后咒骂张家虔,不然当场被他抓包岂不是很糗!
  「小美,你以后尽量别在公司里提及我和张家的事。」叶本瑜提醒道。
  「这有什么关系?你的确是他的妹妹啊!」
  「虽然家虔、家诚待我都很不错,但我毕竟是小老婆生的,外界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大妈曾经严禁泄漏关于我的事……事实上我也不想把自己丢进那个丑闻的漩涡里。」
  「你现在是在否定自己存在的价值吗?」
  徐天美心疼地看著好友。在那样的家庭中长大,叶本瑜真的受到太多不良影响。
  但是,总不能这样就否定自己生存的意义吧!她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是能选择自己的生存方式啊!
  「我没有否定自己的存在。」叶本瑜趴在桌子上,避重就轻地说著,「我只是不想再膛张家的浑水。当张家的孩子不是像一般人那样轻松的。我宁愿自己永远是个浮不上台面的私生女,也不要被视为张正的孩子。」
  对于父亲,叶本瑜根本一点感情也没有。
  要不是张家兄弟给了她兄长的关怀和照顾,她一定会和张家老死不相往来的。
  「好吧!我下次会注意的。」徐天美打开从超商买来的便当,和叶本瑜一起愉快地吃起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