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黑人交换女友》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我们同班了四年,他和他女友来自南非,是我的室友兼超级好兄弟,自从大二起,我们分租了一层楼两个房间的小公寓,如今三年过去了,很庆幸大学生活里有这么一个外国好朋友、好室友,让大学生活更加多采多姿。
  我和女友禹漩打从高中相识,互相为对方的初恋到现在,交往了五年多,课余时间我们两对情侣经常会结伴出游,所以大家都相当熟识,偶尔也会拿各自的女友开玩笑,时不时的他跟我女友禹漩很亲密,我跟他女友玛莉很亲密,不过都只是开玩笑,最多搭个肩,小抱一下什么的。
  直到毕业前的某一个晚上,我们假戏真做了!
  那天我们相约唱完KTV,两对情侣都玩得很嗨,也喝了蛮多酒。
  其实我们两个男人是早有预谋的,以前单独聊天的时候有说起过,哪天一起喝个烂醉,然后假装进错房间上错床,哈哈。
  以前都只是意淫,而现在我们是有计划的想实施一下。
  其实双方女友也都对对方男友有点意思的,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嘿嘿,我们都有打听过自己另一半的。
  下面是我们唱完KTV发生的故事,我故意有点装醉地大声跟曼尼说:[兄弟啊,快毕业了,喝得真开心,我们也吹牛了这么多年谁的体力好,谁比较持久,这事情今天要分个胜负!]
  曼尼反应很快地接上:[谁怕谁啊,走!回房间去,等等开著房门分个高下!]
  当时我差点笑场,完全是按著我们套路来的。
  [等等要开著房门,,,比赛爱爱?]
  我女友是轻轻地询问我说的,但我故意大声回答:[对阿!比赛爱爱!妳怕了!?]
  禹漩红了下脸,借著酒劲说:[谁怕了,有什么好怕的!怎么比!?玛莉敢比吗?]
  突然间觉得禹漩好牛B、好豪放。
  我兄弟的女友玛莉也接话说:[我也没在怕的!来就来!我还怕妳们小庄会自卑哩!]
  听见玛莉也同意后,我雀跃地打了曼尼的手臂:[好啊!大家都同意!那咱们比谁较持久,最慢射!]
  [有什么问题!]曼尼带著酒意和我一搭一唱地进行计划。
  当时两女人的想法是,各自搞各自的,没有要换!可我们的计划是尽量能换就换,真不能换也就算了!
  回到小公寓以后,其实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真实紧张的,我们说好房门开著,不盖被子,各自开始做前戏、搞自己女友。
  可能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做爱,禹漩有点紧张,她的眼睛一直闭著,可能这样对她来说会好些吧!
  我是比较喜欢前戏的,我喜欢先让女人兴奋,喜欢舔禹漩的敏感部位,喜欢慢慢舔、喜欢她颤抖、喜欢她呻吟。
  而在对面房间的玛莉和曼尼则很快进入抽插阶段,相较之下前戏少了许多,随即出现的是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啪、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心跳加快,身体燥热,压住禹漩,性欲完全被挑起,我将早已胀痛难受的肉棒对准禹漩流出汁液的花穴,在她不及反应时,突然用力进入她体内,像要将她弄坏似的,让她措手不及。
  啪啪的声响混著滋滋水声,随著我快速的抽送不停发出,[嗯啊…嗯啊…小庄!]禹漩不停呻吟著,小手在我手臂上胡乱抓出一条条红斑,听著她悦耳的呻吟,我忍不住低吼一声,更大弧度地在嫩穴里抽送,感觉肉壁将我吸得更紧。
  [噢!噢!禹漩…舒服吗?]低下头,我用力吻住她的唇,肉棒仍不停进出著嫩穴,[啊!我快不行了…小庄!]禹漩迷乱地发出浪语,小穴强力地收缩著,一波又一波的痉挛来临,[啊嗯──]禹漩小嘴逸出娇媚呻吟,脚趾受不了地蜷曲,知道她将到达顶点,我转头看了看对面房间的曼尼,此时曼尼也有默契地看了看我,他邪魅地笑著,巨大的黑人肉棒用力抽送玛莉好几下,捣出深沈的弧度,再一个强力的进入,像在对我展示火力似地干著他女友。
  瞇起眼,我邪肆地笑了笑对曼尼使了眼色,叫他来我房间换床,随即我们两个男人抽出各自在女友体内的肉棒,快步走向对方房内,在擦身而过的同时,曼尼兴奋地对我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不知道禹漩受得了我的黑色大肉棒吗!]
  我笑了笑回头看见禹漩娇喘著,虚软地躺在床上,泛著水光的眸儿看著曼尼,小脸泛著激情的红晕,我回答到:[不过就是颜色不同罢了!我也要去享用玛莉了!]
  曼尼给了我一个中指,得意洋洋说到:[看我怎么折磨禹漩!]
  然后套弄著自己18、19公分长的粗黑肉棒走向禹漩。
  而我也光著身体走向玛莉,玛莉见我进房,相当热情地靠了过来,本以为还需要做点前戏熟悉一下对方身体,但玛莉很自然地用手来抓我阳具,她很兴奋,下面水很多很多,她在我耳边柔媚地跟我说:[小庄,马上进来好吗?]
  兄弟的女友对自己提出这种要求,听的我异常兴奋,马上翻身大战!
  我伸手抓住玛莉釉黑的臀部,阳具用力贯穿玛莉的小穴,[嗯!小庄!]
  此刻的我,正是性欲极其旺盛之时,阳具上传来兄弟女友的温度,就连鼻息间也全是她的味道。
  想不到有一天可以操兄弟的女人,真爽!
  想著想著,动著动著,我微微地笑了,邪气地问著玛莉:[怎样?舒服吗!]
  玛莉忍不住低声笑了,她答到:[哈哈!对你女友好用,对我不一定好用!]
  她的答案让我疑问:[怎么?不够舒服吗?]
  我又抱著玛莉的臀部冲刺了几下,她嘟著嘴笑说:[平常你都这样操禹漩?哈!那她完蛋了!]
  玛莉的回答让我背脊一凉,羞得不知所措,随即,对面房内传来禹漩的尖叫声,[啊!曼尼!不要!它,,,它太大了!]
  我朝声音来原处看去,禹漩痛苦地摇著头,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曼尼将黑人特有的硕大龟头抵在禹漩穴口,顶端还沁出一滴又一滴的热液,[呜……好痛!疼啊……疼啊……]禹漩咬著唇痛苦地呜咽。
  [嘘……别拒绝我。]曼尼轻哄著禹漩,炙热的阳具来回在穴口摩蹭,舌头一同轻绕著禹漩描绘著她的唇瓣,在她轻喘时,曼尼将粗大的阳具缓缓地撑开她狭小的阴道口,禹漩小手再也挡不住曼尼对她的侵犯,表情痛苦地迎接曼尼的阳具,[啊!好痛!呜……]
  [嗯啊!禹漩……进去了!好爽啊!]
  曼尼低吼著,顾不得禹漩的痛苦,欲火控制了他,肉棒胀得更大,插入的力道更为猛烈,[噗滋、噗滋、啪、啪、啪,噗滋、噗滋、啪、啪、啪!]
  [噢呜!禹漩妳真紧,,,小庄都没操过妳吗?跟个处女似的!噢!噢!噢呜!]
  曼尼一边勾弄著禹漩小嘴里的香甜,一边享受著禹漩小穴里的紧窒包覆。
  [唔……不行!我不行了啊……]
  禹漩睁著泪眸,嘴里的唾液被曼尼来回反复的吸允,弄湿了嘴角和下巴,而曼尼粗长的阳具也早已被禹漩下体的分泌物弄得晶莹一片,闪著淫魅的光泽。
  [嗯啊……还不够……禹漩……舒服吗!禹漩……]曼尼每一个进入都深深顶到我女友的子宫口,看著别人的鸡巴在我的领地里抽出来插进去,我不禁有些酸溜溜的。
  于是,我将这醋劲转化成欲火发泄在玛莉身上,我一手伸向前抓捏玛莉的胸部,一手扶著臀部,阳具大力的撞击她,[啪!啪!啪!啪!]
  我说:[怎么?痛吗?曼尼让我女友痛,我也要让他女友痛!]
  我一面偷瞄著曼尼操我女友,一面更大弧度地在玛莉嫩穴里抽送著。
  [嗯……嗯……嗯啊!]玛莉开始不由自主地弓起身子,柳腰随著我的抽送而摆弄,让我进得更深更用力。
  见玛莉没太大的抗拒,反而还迎合著我,我问道:[不痛吗?那舒服吗?]
  玛莉冷冷一笑,也没很明显的反应对我说:[不痛!你没你兄弟厉害,不过还是蛮刺激的,再加把劲!]
  玛莉的话,让我当下一脸错愕地默默摆动,说实在,这么卖力地抽插后,我也筋疲力尽了,头发早已被汗弄得微湿,就连身体也泛著一层汗水,没想到,玛莉竟然还叫我加把劲。
  反观曼尼和我女友,曼尼大手扣住禹漩的臀瓣,将她的臀肉抓得通红,每一个进出都那么用力,搅弄著水液。
  [嗯啊……嗯啊……唔…呜…呜…]禹漩哽咽著,发出像猫咪一样的泣声,疼痛的感觉让她不舒服地皱著眉,可却敌不过曼尼的力量,只能任凭他玩肆。
  [禹漩,小庄舍得这样揉妳吗?]语毕,曼尼大手用力亵玩著手里的禹漩胸部,放肆地狎玩压挤,让雪乳在他手中捏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
  [啊!]敏感的乳肉一被挤压,禹漩忍不住逸出一声尖叫,身子往前拱,将自己的浑圆白乳更往他的手送去。
  看著自己女友在其他男人身上淫荡的姿态,我忍不住低吼一声,[FUCK!]
  闭了闭眼睛,我心跳相当紊乱,原本我以为交换女友是相当美好、刺激的运动,可没想到种族体力的落差让我占不了便宜,还遭人揶揄。
  我带著怒火闭著眼,压住玛莉的肩膀,更加咬牙冲刺,默默地干,默默地听自己女友的尖叫,[啊……呜……不要了啊……曼尼……曼尼……呜……不要了啊……]
  对面房,禹漩甩著头,受不了曼尼的玩弄,身体一个紧绷,丰沛的爱液喷洒而出。
  [禹漩……妳这个浪娃儿……吸得这么紧……说!我跟小庄谁强?]
  曼尼大声地问,大手将禹漩的腿扳得更开,让自己进出得更顺利,[啊……啊……天哪……不要……]
  禹漩大腿被撑至最开,羞耻的姿势让她小穴一个紧缩,将穴中黑屌吸得更紧,舒畅的快感让曼尼也发出呻吟:[嗯啊……舒服……禹漩……妳夹得我好舒服……说!到底我跟妳男友谁强?]
  [你……你强……我不行了……不要了……曼尼……]
  禹漩微哑的声音带著一丝哀求,浪荡地喊出如箭般的评论,直伤我心,[哈!小庄!有听到嘛?嗯啊!嗯啊!爽快……禹漩……禹漩……再讲一次!]
  [不要了……曼尼……不要了……呜……呜……呜……]
  禹漩的难受、痛苦,取悦了曼尼,让他低声笑了,反而故意玩弄她:[哈哈,还是洋屌强,对吧?输了吧小庄,哈哈,嘴巴斗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分出胜负了!大的还是好用吧!]
  激烈的言语,让我炽热的肉棒忍不住又硬了几分,吞了吞口水,这种景像加速我性欲亢进,在玛莉还没到达顶点时,刺激的感受充满我的四肢,我满足地放松身子,发出一声低吼,用力抽送几下,就让早已紧绷的肉棒顶端小孔微启,洒出滚烫的白液,灼热的白浆喷射,灌满玛莉整个花壶,再顺著她细缝处混著透明的花液一同溢出,顿时,玛莉釉黑皮肤上闪烁著淫靡的白色浪花。
  射精后,我喘著气,突如其来的内射让玛莉惊讶地睁大眼,迟疑了下,她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样就受不了了呀?哗…哈…哈…哈…]
  玛莉的轻藐让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禁脸一红,在她的注视下,羞涩地擦拭龟头,而我射精在玛莉穴里的事,也被曼尼拿来对禹漩说嘴:[禹漩…小庄射在玛莉身体里,还真不客气呢!小庄都顾自己爽快了,妳也放开享受享受吧!]
  曼尼大力大力地往前顶弄禹漩,硕大的龟头触到穴里的花蕊,立即听到禹漩逸出媚人的呻吟:[好…好…嗯啊!嗯…嗯…好…嗯啊!嗯…嗯…啊…啊…曼尼!]
  禹漩的回应惹来曼尼更激烈的索求,赤裸的火烫肌肤相互磨蹭,擦出丝丝激情的火焰,喘息渐渐浓烈,[对!就是这样……舒服吗?禹漩!]
  在曼尼带领下,禹漩热情地回应他,顺从著身体的渴望,舌尖浪荡地和他交缠吮弄,[嗯!嗯…很……很舒服………]
  我对玛莉的内射,或许也刺激了禹漩想报复我的心里,她淫荡地回应曼尼各式挑逗,激得曼尼更猛更浪地吮著她的唇,[妳的舌头真软、真嫩……有机会也要让我阳具试试妳的小嘴!]
  曼尼哑声地赞美禹漩,唾液从两人嘴里逸出,搅弄出浪靡的气息,激烈的吻在唇与唇间纠缠出淫魅的银丝,两人的舌在唇外相互纠缠舔吮,唾液淫靡地从两人的嘴角滑落,曼尼的手也不安分地攫住禹漩一只绵乳,用力揉弄著,随著两人舌头缠吮的节奏,恣意把玩。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突然,曼尼一把抱住禹漩起身,两人生殖器还互相结合的状态下,禹漩双手环住曼尼脖子,小鸟依人地被曼尼举在半空中,[啊嗯──曼尼…要…要做什么?]
  禹漩微拧起眉询问,而曼尼露出淫笑,抱著她朝我和玛莉走来:[让我用妳身体教教小庄,要怎么让女人满意!]
  听见曼尼说要把她抱到我面前做爱,禹漩大惊失色,挣扎想要离开他,但整个人被曼尼抱住了,又动弹不得,也无可奈何。
  当曼尼抱著禹漩走近时,我似乎可以知道为什么禹漩会哀叫得如此大声,曼尼粗黑的肉棒塞在禹漩的蜜穴里,肉棒的尺寸大到把禹漩蜜穴撑得满满的,只要曼尼一屁股往上提,禹漩便仰著头,皱著眉,紧闭双眼,默默承受著蜜穴被肉棒扩张的撕裂感,若肉棒往外带时,禹漩便身体放松一下,发出娇弱的呻吟,[嗯──啊──嗯──啊──]
  就这样一来一往,禹漩绷紧著眉头,让曼尼深深地进入她紧窄幽深的体内,看著曼尼一阵火热销魂的耸动之后,这下我不得不屈服,不得不认输,禹漩和我做爱从没得到过如此充实的感觉,她柔嫩的阴道湿滑,紧紧包覆著曼尼的阳具,迷醉在那一阵阵强烈至极的插入、抽出所带来的销魂快感中,并随著曼尼的每一下抽插而娇喘呻吟著:[嗯,,,嗯,,,啊,,,啊,,,嗯,,,嗯,,,厄啊,,,嗯,,,]
  随著曼尼越来越狂野抽动,禹漩也尽力地为他张开双腿迎合,第一次交换女友的我,心中仅剩下一阵阵的羞涩、无奈,眼睁睁看著黑人肉棒狂野地分开我女友紧闭的娇嫩阴唇,龟头粗暴地进出她娇小紧窄的阴道,慢慢的,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时间好像过了一世纪,一黑一白的身体交缠,汗水在彼此身上沾染,明明才三十分钟,禹漩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他们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最后,禹漩闭上眼睛,两手紧紧地抓著床单,曼尼问道:[禹漩!我可以在妳体内播种吗?]
  [反正小庄也内射玛莉,你也不需要问我了,自己开心就好!]
  曼尼眼底浮现些许邪佞,而禹漩眼底却尽是甜蜜地默许他了。
  [禹漩!我要去了!啊!]
  曼尼低吼一声,只见他全身抖动连打冷颤,下体紧紧压著禹漩,一股股白色的黏稠液体自他的阴茎中喷射出来,射入了我女友禹漩的阴道深处。
  约莫过了五分钟,曼尼的阴茎仍然深深插在禹漩身体里,龟头在她的阴道深处不停地搅动著,弄得禹漩又一次泄身,直到几乎晕厥,他才依依不舍地把阴茎拔出。
  我知道曼尼射进去的量很大,而且禹漩是危险期,极有可能会怀上他的种,可禹漩非但没有生他的气,反而温柔地微笑,抚了抚他釉黑的脸庞,用力捶著自己的肩膀,嘴上有意无意地说道:[第一次………那么舒服!]
  到此,我的身体软绵绵地靠在床边,心中五味杂陈地看著自己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