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三)》

  “这么巧,我们都在一个四合院啊”
  “不算巧,毕竟这里偏僻,而这里又是最贵的房间,这个独立的四合院三户只住了两户,不如说在这度假村相逢才是有缘。”
  我如此对虎哥“解释”
  到,而一边的韵则配合的点了点头。
  “那就明天见吧。”
  “好的虎哥明天见。”
  我和虎哥交流了一个眼神,各自回房了。
  夜已深,我和韵坐在沙发上,彼此有点不安,韵想去洗个澡,可是我却说,希望今天她就以这样纯净的姿态过夜,最后在我询问的眼神下,韵平静地说,“磊,你来吧。”
  我彷佛得到了圣旨,把工具拿出来,看到韵彷佛认命一样闭上了眼睛,把她牵引到了席梦思凋花床上,周围的木栏凋花玲珑有致,彷若花园,而我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反而为花园增添了一丝旖旎的气氛……我架好摄像机,韵却别过了头“能不能不用那个”
  “这是记录我们爱的历程,怎么能不用,老婆你最好了,反正只有我们看,你说是吧。”
  韵难得白了我一眼,同意了。
  做完了准备工作,我便开始了最后的工作:绑美人。
  我将韵放倒在床上,双手交叉绑在床头的木栏上,双腿平放在床上,“等等,衣服……”
  “没事,衣服不用脱,反正可以把扣子打开。”
  我对韵说道,“下面能脱就行了”
  “变态”,韵又白了我一眼。
  我嘿嘿笑了笑,走到床头,“今天,我要再给你一次婚礼”,我与韵深情对视了一眼后,把眼罩给韵戴上了……做完准备工作后,我却“不小心”
  镜头前面打了一个趔踞,然后摇了摇头,对韵说,“韵,我去喝点水,你等下”
  “你快点啊,我有点不自在。”
  “好的,我马上回来。”……“磊,是你吗?”
  “韵,是我。我已经戴上变声器了,这样是不是就有感觉了?”
  “这……我不知道。”
  “我”
  的声音从房间门口的远处传来,由远及近,最后终于到了床边。
  对,这就是戴上了变声器的虎哥,而我,则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怀著激动和罪恶的心情准备看接下来的“洞房花烛夜”……虎哥一进入卧室就呆住了,那昏黄的灯光下,有著一位被谪落凡间的天使:她的皮肤闪著玉石版的光泽,那职业女上装已经解开了一道纽扣,从领口看去便有一个幽深的峰谷,诉说著未知的诱惑,那高耸的双峰躺下后便更加显得挺拔峭立,纤细的腰肢彷佛一合掌便能握住,那腰部以下的滑嫩大腿即便被黑丝包裹也彷佛吹弹可破,那短裙里的幽谷更有一种无言的诱惑,而黑色的丝袜与洁白的席梦思床单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后,那裹在黑丝里的纤纤玉趾,更彷佛能够勾人魂魄……
  “磊,是你吗?”
  仙子的声音把虎哥勾回了人间,“韵,是我。我已经戴上变声器了,这样是不是就有感觉了?”
  虎哥模彷者我的语气,跟韵搭著话。
  “能不能把眼罩取下来一下,我有点不安……”
  “韵,我说了要再给你一个婚礼,你就依我好吗?”
  “嗯。”
  听到“我”
  说了与刚才同样的话,韵不疑有他,便不再坚持。
  王虎深吸一口气:“韵,我要来了。”
  “嗯。”
  于是王虎便坐在了床上……我让虎哥全程自由发挥,本以为虎哥会马上进入正题,却没想到他坐在了床边,第一件事却是伸出了手,抚摸韵的脸庞。
  对,他不急不缓的体验著我妻子光滑柔嫩的脸庞,彷佛是一个深情的丈夫在抚摸心爱的妻子,而我的韵,我的妻子,却在享受著他的抚摸,并且真正地安下了心。
  而我,此时却是失落和快感交替,一个简单的抚摸,竟然就让我有了这么大的反应!我这边五谷杂陈,可是虎哥却没有停下,他将另一只腿也移上了床,然后整个人跪趴到了韵的正上方,然后脸对著韵的脸,看到这里,我马上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心马上揪了起来。
  果然,虎哥抬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缓缓伏下了头,只到停在了离韵一公分的地方,双方甚至可以呼吸彼此的空气,不,他们正在呼吸彼此的热气!!韵被男人的挑逗弄红了双颊,正想说话,却被找到了机会的王虎开口含住了樱唇……看到虎哥的大嘴与韵的红唇再无间隙,那只属于我的甜美被人肆意享受,我的心彷佛被狠狠的抽了一下,而下体却变得更加坚硬如铁。
  而虎哥吃下了那梦寐以求的樱唇后,却没有继续,反而将大嘴移开,在韵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韵摇了摇头,虎哥却说:“拜托了,老婆。”
  听到这里,我激动的颤栗不止,那是曾经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称谓,现在却被这个丑陋的中年男人得到了,而妻子拗不过,竟然答应了他什么……在我惊诧的眼神中,妻子的小嘴慢慢吐出了一条粉嫩的小舌头,就彷佛在寻求什么,晾在空气中,显了出一丝淫靡,虎哥见身下的仙子终于答应,自然不会让佳人多等,将自己的粗大舌头伸了出来,与那害羞的小舌相接,就彷佛是一对私会的小情人,他将舌尖与舌尖相触,然后绕著那丁香小舌画了个圈,彷佛在为自己的领地做标示,然后张口在我惊恐的眼神中把整个小舌含入了口中,然后与仙子双唇相接,只见那毫无缝隙的双唇不停蠕动,彷佛有两条小蛇在里面纠缠翻涌,而两人的喉咙也在不停翻滚,似在吞咽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