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的艳遇》

  我是一位广告摄影师,专责为广告客户拍摄人物硬照。因为工作原故,结识不少一般男士们认为梦寐以求的女士。然而,起初干这项工作,接触那些美艳动人的女性,绝对会被她风姿绰约的神韵所吸引,导玫工作出错。但后来,渐渐适应后,惊为绝仑亦不外如是,还有一点就是在她们惊艳的样貌和身材背后,藏著许多许多不为外人知的事情。
  Sheri的一张完美瓜子脸上,有著玛瑙般的细嫩肌肤,翡翠般的美瞳,及柔软、微笑的樱唇。一年半前,我第一次见到她,即惊为天人。我和她合作长达一个月之久,倒是没有任何事发生,但是在工作完毕的庆功宴上,她以朋友的身份邀请我参加她的生日舞会,当时我没有考虑便答应了。
  过了两星期,还尚有两天便到Sheri的生日,在我办公室的电话响起来,听筒传来的是一把熟悉的声音,而这把声音的主人,就是Sheri。Sheri打电话提醒我,过两天就是她的生日,并嘱咐我晚上八时,准时抵达她位于半山区的住所。
  有美相邀,我自然是准时赴约。我驾车驶至她的住所,才发现Sheri所住的是两层式的洋房,我看见屋子里的车房,已被好几架名贵跑车所填满,只好把车子停在她的住所小径旁。
  我泊好车子后,便步行至她住所的门外按下电铃。开门给我正是Sheri。这时她立刻拖著我的手拉著我到客厅,客厅的天花板上挂著一颗水晶吊灯,吊灯所散发出的微弱柔和灯光,把Sheri的样子和装扮照得更明艳。
  灯光之下的Sheri穿著一件轻盈外衣和一条短裤,突然Sheri脱掉外衣,内里竟是另一款式的透视装;上身是蝴蝶式全通花小背心,胸前前点尽露;下面是透视短裤,只是重要部位有一块银树叶,上面写著Areyouready,臀后也是透视,但是一句英文写著Don'tKiss。
  Sheri的举动使我有点手足无措,而面上和身上,亦因她这种官能刺激而冒出汗来。这时,我感觉事情会变成复杂化,突然,Sheri把身子挨了过来,我没有立时作出反应,换来的后果是她把我压倒在地上,倾刻她把身子一转,变成了我把她压在地上,当我火热的身体把她压住时,Sheri大胆的屈高了修长的双腿来迎迓。
  这刻,Sheri腿侧碰到我坚立不屈的意志,以及我已激烈的、炽热的情怀,Sheri也不由饥渴的欢呼。
  这种声音在我听起来,是性感而富于挑逗的,我忍不住了。
  我亦需要马上进入她的身体,在她的深处藏身。我挽住Sheri的小腰,开始把她的透视背心和内衣,轻轻解除。继而她的腰向下沈,我亦触到一团火热和湿濡。她已充份准备好了,双腿微张著。
  此刻,Sheri急进得帮我把身上的衣服褪去,我俩回复了大自然的身躯,躺在地上疯狂地吻著。
  四唇不曾片刻分开。渐渐,樱唇慢慢的开启,我笔直伸入舌尖,梭巡、爱抚,原始的情欲如闪电射穿我俩的神经系统,Sheri痉挛般的猛抽动了一下,手亦急躁地抓弄我结实的身体。
  我徐徐推进,发觉前进的道路满布泥泞,但尽管如此,还是感受到Sheri的紧凑和吮吸的力量。
  进入了一半,只是一半,她的脸抽搐著,显出了无比的饥渴和焦灼,而上唇仍是微翘著,以乎在等待。
  我从Sheri的这种表情,就知道全速推进也不会令她难受的了。
  于是我另一支手抚弄她那芳草萋迷的小丘,腰肢继续向下沈,继续使她充实。有阵胀塞的感觉,她把腰扭向另一边,双手移到我的背脊,停在那儿。
  我略一挺动,就彷佛是到达了道路的尽头,她皱起了眉头。
  我自作聪明地,凭这一点便以为她是受不了,于是我徐徐退出,然后再进入时,不敢再用尽全功。
  不料她却紧张了起来,双腿更盘上了我的腰,接著,她的小腹剧烈地抽搐,喉底也发出了春情亢奋的呼声。
  我顿时明白了,Sheri需要粗犷的刺激,她是经验丰富的女子!
  我不再犹豫,迅即展开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我把全身所有的力量都发挥出来,替她制造出无限的快乐。
  Sheri的反应是多姿多采,就像一叶在惊涛骇浪中挣扎求生存的小舟,她的胴体在剧烈地颠簸、抛动!
  而我强壮的本能,便在那不停的抛动中,一次又一次地把她胀满,更把她蕴蓄已久的情潮抛了出来......
  当她在一阵痉挛当中瘫痪,而昏迷过去时,我也追寻得到一份至高无尚的快感。
  我两差不多同时攀上快乐的巅峰。
  一切配合得那么如意,彷佛我两曾经进行过许多次的彩排....
  十分钟后,Sheri吻了我一口,拾起了地上的背心和内衣走进了浴室,在边走边说著:「非常多谢你给我的生日礼物,但是我还是意犹未尽,待我一会儿出来再给你一个意外惊喜。」
  我心想著:「Sheri倒没有什么办法把我难倒。」我亦从容地穿回了裤子,待她可有什么计划。
  我正点上了一根烟,并坐回沙发中等待Sheri出来っ颜绬mA突然发现在沙发背后传来了脚步声,当我转过身子预备看清楚的时候,我发瞧著我坐的方向走过来的是Sheri和一位亦是和我合作过的女模特儿──Linda。
  这趟我真的被她们吓呆似的,因为她们给我的印象是保守非常,岂可能在我面前脱得一丝不挂,还要来个一皇两后的成人游戏。
  但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还有奈无的就是刚才答应了Sheri的要求。
  这时Sheri和Linda要求我跟她们步至上层的房间,在我和她们步行至上层的时候,我不断的想著Linda,因为Linda不过是一位刚到二十出头的小女子,又怎会和Sheri一起弄作一团呢!
  然而这一切的疑团,在甫掩上房门后便迎刃而解了。我发现,在墙上装置了家庭式电影萤幕,而播放出来的是刚才我和Sheri干的一场好戏,我心里不其然的震惊,但这时看见Sheri,独自一个人走在床边的梳妆台坐下来,欣赏自己演出的春宫片,实行自我陶醉一番。我还是要接受这个事实,但个人认为,这两位女性实在有点怪僻的嗜好。
  然而Linda热经热情如火,紧紧缠住我的身体,把我推倒在床上,热吻我的上半身。
  我亦没有情欲的汉子,看她热情如火的举动,已把我弄得像干柴烈火,于是我亦进行反攻,我热烈地吮吸她灼热的红唇,两手放肆地活动。
  我一转身子,把Linda按回床垫,支手占有性的爬上酥胸,罩住两只饱满的乳房,轻轻逗弄乳尖,直到它们傲然挺向我的掌心。然后我的唇亦很快代替手的位置,Linda愉悦地呻吟,比正在放映的春宫片的声音还要厉害。
  继而,Linda的双手揪抓著我的头发,背无助的往后拱。这刻,我得势不饶人地,继续吻向Linda平滑的小腹,在她的肚脐眼四周舔一圈,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Linda双腿之间的隐密处上一吻。她喘口气,惊讶地往上弹,引得我呵呵低笑,然后再往上移,复住她的唇,引诱Linda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双手捧住粉臀渐渐按向我的地带,要她慢慢享受膨胀的男性欲望。
  当我抬起头时,Linda呼吸急促颤晃,小手攀紧宽肩,心跳如擂鼓,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等待我占有她。
  我感觉到Linda兴奋的澎湃,轻轻在她额上擦过一吻。
  我双眸变深,默默抓住她的手腕,拉向我的胸膛,让Linda感受我强烈的心跳。她的视线顺著手走,看到我厚胸上暗色却发亮的胸毛,我的肩膀、手臂鼓著结实的肌肉,游移于腹肌之间。
  这时Linda突然吻我的胸前,学我用舌尖挑逗。我猛极口气,手紧按她的背。她的手渐渐往下移,唇继续取悦我的感官,但不知在何时,我的双手已悄悄逼近她双腿之间。
  Linda本能地夹紧双腿,两眼写满恐慌。这时我一边哄她,手指一边蠕动,我亦看看坐在梳妆台的Sheri,原来Sheri早已看得春情勃发,用她自己灵巧而纤幼的手指,为自己解快需要。
  我亦没有时间理会Sheri,由得她继续独自享受。这时Linda把脸埋在我的厚胸上,颤晃地吸气,强迫自己听我的话。当我的手持续亲密的爱抚,Linda愉悦地呻吟,手抱住我,任我的手指深入湿濡的温暖。
  她本能地开始蠕动臀部。我将自己调整到Linda的入口,捧起粉臀迎接我。这时,她猛抽口气,全身抽搐,但很快的代之而起的是胀满她体内的奇妙快感。慢慢地,她配合我的摇动,在感官天堂绕一绕,再重重摔落地面,我们一起放声撕叫。然而,我的手揉在浓密的芳草地中,她既欢愉,又紧张地在喉底呻吟起。
  「唷......噢。」Linda的脸偏在一旁,两手按著我的背脊,让我厚胸压著她的乳房。我像贴著两团火,我更深地挺进,Linda臀部更高地挺耸著,像一度拱桥。
  当我缓缓退出时,她配合著使身体跟我分开,直到完全脱离,然后又急急地并合上来。
  这是她最感销魂的事。Linda最敏感的部位,正是那两片「小唇」。她要我每一下的冲刺,都要让那樱唇清晰地感受出来。
  然而这是最消耗体力的.何况我完全不顾后果,只想在一阵强过一阵的快感中昏迷过去。
  猛地,我含住了Linda的香舌,拚命地吮吸著,腰肢忙迫地挤压下去!
  然而,Linda很快缩回了舌尖,歇斯底里地叫起来:「噢!别这么快......,等......等一等......」
  但进入了「终点冲刺」状态的我,已如离弦的箭支那样发射出来,她的叫嚷完全无济于事!
  Linda极力地抛动,要把身体内那股热浪济迫出来,而我的身体的抽搐却是一下慢似一阵了。
  最后,我完全平静下来,抓著她的胸口的手指也乏劲松开......。
  Linda叹了口气:「噢......你这么快!」说完这话之后,她的胴体也停止了颠簸。渐渐地Linda昏睡了过去。
  我亦软弱无力地躺在床上竭息著。
  就在此时,坐在梳妆台的Sheri,一言不发地,走近躺在床上的我旁,望著我已软弱无力的根源,Sheri说:「你那地方已经不在状态,不如我帮你一把,令它起死回生吧!」
  说完,Sheri立即用舌头,将刚才和Linda剩下来的残渍舔干净,然后慢慢的舔那圆形的顶端,我登时从口中传来一阵低低的呻吟声。Sheri的舌头集中在一点上转动著,使我更加不能忍受。
  我那里渐渐的变回祑硬的家伙,这刻Sheri渐渐的离开刚才的转动范围。她开始的是,把整个吞没在自己的咽喉深处,然而Sheri的手将不能吞下的部份握著,用力地上下移动著。
  一会儿Sheri又用两片嫩嫩的唇夹著它,一会儿又用力地吸著它,而五根指头不停地加以刺激。
  这时Sheri开始离开了我的部位,慢慢的从头到脚吻我,她的手与吻也能集中在我的厚胸上。
  但后来,她的吻,直接吻向我的咀巴,还主动的把舌头伸过来,使我兴奋非常。我们拥把著翻滚起来。后来,她发出享乐的呻吟声,因为我是正在开始逼进了。
  Sheri的反应实在骇人,我从来未遇过一个这样热情奔放的对手,我甚至有种像被施暴的感觉,不过,被这样标致的女子施暴我却绝不介意。然而Sheri这样的高叫和摆动,令睡在我身旁的Linda亦渐渐的醒过来了。
  这时候,Linda已回气过来,也跪在我身后,以身体紧贴我的背部,和我们一起推送,我真的有点害怕我们二人之力会把Sheri弄伤。
  背后是一个肌肤紧贴的肉体,前面是一个跪床求爱的惹火娇娃,我觉得自己比平常更具冲劲活力,更是勇猛。每一下推进都是直抵「花芯」,加上前后呼应的娇喘声和欢叫声,我有「此生长醉温柔乡」的渴望。但是又有感觉的是好像是有一点荒唐。
  这时在我背后的Linda,好像有兴趣加入战团一样,Linda从我背后走到躺在床上的Sheri,然后Linda自己把位置移到适当的地方去,慢慢的引导Sheri凑上她的双腿尽头。
  这时候,我才清楚看到Linda的「极度需要慰藉」的地方尽是光滑如婴儿一般,两片薄薄的粉红唇夹在两片肥厚的大唇中,渗出点点晶莹的液体,幸好,她得到Sheri不遗余力的救援。
  我一边令Sheri死去活来,而Sheri亦用舌尖在Linda的两片薄唇中挑逗,特别是顶端的一颗小肉球,我兴奋刺泪的程度,简直从未如此尝试过的。
  Sheri这时用手指拨开那两片薄片,把舌尖伸进暖暖的肉壁内撩弄,吞吞吐吐,立即把Linda送上高潮,液体不停涌出,呼叫不停。Linda的身体不断震动,但像还是意犹未尽,Linda用手拉著我的肩膊,示意我快进入她的快乐泉源。
  这时候,我得到Sheri的同意,于是立即离开了Sheri的身体,而Sheri亦急帮Linda躺下床上,从她的眼神像一支饥饿的狼一样,每一个小动作,每一处身体语言都在告诉我,她已是极度进入状态,而我亦情绪高昂,面对如此诱惑,又怎会放过!
  Linda躺在床上,Sheri的舌头一离开她的要塞之地,Linda自动以双手揉按,绝不停止制造刺激,可想而知Linda的需要是那么厉害。然而Sheri的位置和要求就好像刚才的Linda一样,把要塞之地调校至Linda小咀之上,要Linda为她服侍一番。
  我看到Linda可以自助,我也不忙帮她,让Linda心急一轮更好。
  Linda显然是极度渴望我的进入,我看这样,于是我用右手抚摸她的那已坚硬的右乳尖,左手则到Linda的要塞内寻幽探秘,时而在洞外撩拨,时而伸出两根手指头探入内伸缩。
  经过一番挑逗,我也希望和Linda会合;于是改变姿势,对准要塞地,闯入了她的乐园。我发觉自己甚至不需要活动却仍有出入的磨擦刺激,因为她虽然躺在下位,臀部却是承担了男性的活动,可见Linda的需要是如何迫切。
  和这般主动的女子造爱,好处是不须花太多的体力,坏处是稍一不慎的话,很容易被弄伤,每一次常Linda作主动时我都有此顾虑。
  Linda此时歇斯底里的狂呼,听去有点像喜极而泣,令我不单止肉体的高潮即至,连精神状态也垄必颠峰,一声高喝之下,迸发了白色的暖流,留在Linda的体内。和她干完之后,我和她们就一起睡著了。我醒来时,我只知道睡在她们当中。离开那里的一两天后有点失落,因为这次实在太美妙了,太像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