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当过按摩师》

  《老婆当过按摩师》
  正文老婆当过按摩师(01-04)
  字数:689(一)
  我结婚晚,老婆嫁我时已经是黑木耳了,自己交代说有过十几个人操过,在床上非常熟练。
  前天几天去一个县城里,我说这个县建的不错,她说以前可破了,我说你以前来过,她说嗯在这上过几个月的班。
  我问干什么?她说是一个友开的按摩房,她在哪给人按摩了。
  十几年前有几个去按摩房是按摩的,都是去操逼的。她说自己没被操过,只给人打过飞机。
  我不太相信!后来在我的诱导下说了实情。
  她刚去时什么也不会,老板让别的按摩师教她怎么干洗怎么推背,干了几天也赚多少钱,顾客经常调戏她,她也经常听见旁边的屋里有操逼的声音。知道这个按摩店什么活都做,不是老板说的光按摩。后来在别的按摩师的诱导下开始打飞机。
  我说第一个是谁?她说是老板,别的按摩师教她怎么摸舒服怎么射的快,拿老板做实验,我笑道老板享受了,她说老板经常享受这个。那几个按摩师都让老板操。
  我问你什么时候让老板操的?
  她说去了有十天左右,有一天生意好,老板请客,大家就多喝了点。到店里老板就去她那屋把她操了!
  我问别的按摩师听见了吗,她说应该听见了,老板的鸡巴挺大,会玩,她叫的声也比较大。
  第二天别的按摩师笑她,说她让老板操爽了,叫的好骚,这可以做全活了。
  她还是不愿意,就是老板经常的操她。
  我说后来怎么不干了?
  她说那时老板有个姓王的朋友经常去,和她聊天,请她和老板吃饭,慢慢就贯了,有了好感,后来也是中午酒后把她给操了,有过一,二和三就好办了,在店里操了她几。后来和她提出给她介绍别的工作,离开那。
  我问那个姓王的操你期间老板操你了吗,你玩个三批?她说也操过两,没有玩三批。
  有一次她和姓王的正操著,老板用钥匙开门进去,说让她叫的鸡巴硬了,脱了裤子要一起操她,她和姓王的都反对,老板就去旁边屋操别的按摩师去了。
  我问跟姓王的多久?她说不到一年。后来就分了,那男的有家庭。来后就没有了连系。
  (二)老婆在按摩房的生活双飞知道老婆在按摩房工作过,老婆看我没有生气的意思。在我的诱导下,为满足我窥探隐私的心里,给我讲让老板双飞的经历。
  从让老板操了以后,老婆对老板也就放开了,一天摸五六个鸡巴,经常听旁边的操逼声,老婆经常被沟的欲火焚身的,逼里趟水,所以老板在操她时也很配,老板是个花丛老手,很会玩女人,每次都弄的她高潮叠起。
  老板为了打掉她的羞耻感,变著花样的操她,想让她适应环境,口活口爆都玩过。
  一天晚上关了门了,老婆听见旁边有操逼的声音,知道是老板在操一个叫丽的女孩。
  没两分钟声音大了,老板抱著丽开门进来了,俩人还连在一起,老婆刚想起来,老板把丽放在床上把她拦住,对她又亲又是扣,几下就把她扒光了,把鸡巴给她插进去了她也就不在反抗。
  老板用力插著,叫丽的女孩要来亲她,她赶紧躲开,丽把目标对准了她的大咪咪,老婆的咪咪大属于D。
  丽对她的咪咪头又是舔又是吸,弄的她痒痒的,还用手指拨弄她的阴蒂。
  一会她就高潮了,老板又开始操丽,想让老婆给丽服务,她不肯,老板就让丽爬在她身上,一条鸡巴在她们俩的逼里来的操。
  后来老板把按摩油倒在她的逼上,摸了一屁眼,用手来的抹。给丽也摸了好多,听丽啊的一声说慢点,原来老板在操丽的屁眼。
  老板的手指也开始进攻她的屁眼,她想躲可丽趴在她身上躲不开,老板的手指插进屁眼里。
  我说当时什么感觉?
  她说是一根手指有点疼和涨,还有一点要拉大便感觉,很不舒服。知道老板想操她屁眼,她就开始哭闹死活不同意,老板也就没再坚持,就是用手指扣了她一会屁眼,在丽的屁眼里射了。
  老板哄了一会她,开导她,想让她和丽她们一样让人操,老婆还是反对,把她们俩撵丽的屋睡去了。没几天她就同意王的意见,换了地方。
  我和老婆是恋,通过QQ认识的,在上聊了很多,觉得俩个人的性格还的来,就见面了,第一面人打扮的不是那么艳丽比较得体。
  接下来就是吃饭聊天,有时间了就一起逛街,大约经过一个月左右就给拿下了。
  操她时逼不是很紧,她表现的不是很风骚,却是轻车熟路。看看逼已经是属于黑木耳了。
  在聊天时,她给我讲过她是十七岁破的处,后来逼基本也就没闲著,有过十几个男朋友,问我在意吗?
  我说那是你的经历,都是过去式了,我看中的是你的人和以后。
  她说她经历了很多,现在想嫁人好好过日子,我说我也是,离过婚,女人也玩过不少。现在也是想找一个温柔体贴的结婚好好过日子。
  同居了半年多,俩个?ahref='/qitaleibie/situ/'target='_blank'>司徒峄榱耍侥壳拔股罨顾阈腋!?/div>有时俩人操逼时聊聊各自的过去,也可以增加情趣。
  有人说我是接盘侠,只要你老婆结婚时不是处女,谁都有可能是接盘侠。只要她对你好,何必揪著过去不放。我要问一句在要求女友纯洁的时候,你纯洁了吗?
  (三)老婆和老王老婆经历了老板的双飞,就答应了老王离开那里。
  老王在县城里给她租房子,介绍她去他的朋友那上班,帮忙卖服装,工作时间自由。老婆就成了老王的情人。
  老王是个做生意的,自己的时间自由,没事经常去操她,经常领她去外地办事带旅游。
  我问她是什么时候给你开的后门,她说是在白洋淀。
  老王去办事领她去了白洋淀。办完事,她们白天逛芦苇荡看荷花,吃农家饭野生鱼,玩的十分开心,晚上更开心,操逼。
  在那的第三天,老王出去买了瓶按摩油,让老婆给他按摩,给他按摩完了,老王要给老婆按摩,抹的全身都是,按的也挺舒服,慢慢的重点就转移到了逼和屁眼部位,越按越舒服。
  一会老王就把手指插到屁眼去了,老婆说不舒服,老王劝她忍忍,玩习惯就好了。
  老王也是玩女人的高手,前面给老婆舔逼后门扣屁眼,给她扩屁眼,老王的舌头很厉害,一会就把她舔高潮了,老王再接再厉用鸡巴猛操她的逼,爽的她头都是晕晕的。这时老王把鸡巴对准了她的屁眼,慢慢的向里插,由于油多前期的扣屁眼,不是太费劲的就插进去了。
  我问当时舒服吗?
  老婆说舒服屁,胀疼胀痛的,有种大便拉出来又塞去的感觉,操时间长了才适应,老王最后把精液射到屁眼里,一脸的舒爽和征服感,老婆气的咬了他一口,老王感觉哄,答应给买东西,还想在操一次,一看屁眼上有了血,还是给撑破了,也就没有在操。
  操屁眼能满足男人的征服感吧,老王经常操她屁眼,那一年把她的屁眼给彻底开发好了。
  后来一次,她哥老王还有她以前老板一起吃饭时,老王还向她前老板炫耀说老婆屁眼是他开苞的。羡慕的老板还想在操一次,想和老王一起玩三明治,在老婆和老王的一致反对下作罢了。
  老婆在那里呆了一年,和老王也是没有结果的,就家了。
  老婆后来还是被玩三明治了,不过人公不是他们俩了,以后在讲给大家。
  老婆离开老王的第二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兰州在我们那的业务员姓刘,刘比她大两岁,长的高高大大,人特别会说哄人开心,认识了大概有一个月左右,就被他操了。
  我问她人怎么样,操的舒服吗?
  她坦言是她经历过男人操她最舒服的,鸡巴大还会操时间长,每次都能有高潮。
  俩人在一起三个月左右,刘的公司调他兰州,刘想让她跟著去,俩个人见了家长,她就跟刘去了兰州,开始了在兰州的生活。
  到了兰州她才知道刘在他们那是个混混,狐朋狗友一大堆,天天在一起吃喝。
  其中一个叫建的和刘是铁哥们,人张的挺帅,嘴挺会说的,嫂子嫂子的叫著,经常和她开玩笑。没事了就领女女去她们家喝酒,把她们家当炮房了。
  我说你能听见他们操逼吗?
  她说能,出租房隔音差,俩个门挨著,听见是正常的。
  我说你们操他也一样听,她说嗯,开始的时候憋著小声点,后来舒服了声音就大了,再说他们那屋也在叫,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建经常开她玩笑,说她叫床声好听。
  和建经常去的一个叫丽的女孩,长的不算漂亮,身材却挺好,穿的很暴露,秀她的纹身,齐逼裙配丁字裤什么都敢穿,什么话也都说,经常和她开玩笑,说嫂子是不是让刘哥操屁眼了,听见你喊疼慢点了!嘻嘻,我这还有个电动的给你插逼里,那样更舒服。
  她说丽嘴没有把门的什么都说,留著你自己玩吧,舒服死你。丽说就是舒服,俩个鸡巴真的就更爽了,有冲击力,要不把刘哥借我用用,她说滚你个骚货,不怕被搞死啊!
  俩人经常在一起说笑。
  有一天建和丽又去了,四个人在一起喝酒到很晚了,她就屋去躺一会喝的有点晕。
  迷迷糊糊间听见叫床声,睁眼看刘不在,起来开门去客厅一看,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建躺在沙发上,丽躺在建身上,刘跪著在用力的操丽的逼,丽的屁眼里插著建的鸡巴,他们在玩三批。
  她当时就哭了,过去打了刘两下,转身就想往外走,刘赶紧起来抱住她,不让她走,建他们也过来往屋里拉她,劝她不让她走说喝多了什么的,后来她说就记不清了,没有走成,她也是很喜欢刘,没有后来的事,她们就结婚了。
  那事稀里糊涂的就过去了,大概有一个星期左右,建又去了,带了挺多的酒菜,说是给她赔罪什么的,后来他们就一起喝酒,喝了很多,她去了趟厕所,来时,建已经又把酒给她满上了,她们接著又喝了两杯,她就感觉特别热,逼里的水都流出来了,人是晕晕的,特别想做爱。他们俩在她的酒里放了春药。
  刘把她拉屋里,脱了他衣服刘开始操她,感觉特舒服,躺著操了一会,刘让她跪著,玩后入,操了一会刘停了一会,把鸡巴又插进去接著操。
  我说这时估计是换人了吧,她说恩,后进来的鸡巴感觉就没有刘的大,但那时她一心就是想挨操,人也晕。
  让操了一会,刘躺在床上,让她坐上面,玩女上位,坐了几下刘抱住她,这时有一只手在扣她的屁眼,往上抹油,她刚想起来,刘用力的搂住她,这时建就把鸡巴插进屁眼了。用力的操起来,刘在下面也在动,把她的情欲调动起来,春药劲也上来了,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光想著舒服了。
  我说这一夜把你舒服坏了吧。
  她说后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的,让他们操了几次也不记得了。第二天逼没事,屁眼疼,操的挺狠的。
  起来后建已经走了,她就和刘闹,刘拿手机让她看视频,让她看自己的骚样,给建啯鸡巴,说她自己动让操的。
  她把手机抢过来摔了,收拾衣服要家,刘说建的手机上也有,你走了建会乱传的。
  她气的骂他人渣,给建打电话,建说晚上过来。
  建晚上过来了,她和建要手机,建不给,抢还抢不过,气的直哭。建提要求要再操她一次,就把视频删了,最让她伤心的是刘也在帮建说话。
  她对刘说你不怕带绿帽子,我怕什么。动给建舔鸡巴,让建操,建的鸡巴没有刘的粗但是长,用力顶,顶的子宫有点疼。
  后来刘也加入了,一连让他们俩每人射了三次,直到他们硬不起来,在他们俩睡著了的时候把建手机里的视频删了。
  她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她也认清了刘,不值得去爱。在刘去上班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的坐上火车,家了,结束了这段孽缘。
  (四)老婆在兰州的事我和老婆说,给我讲讲他们俩怎么操你的,老婆说你变态的就喜欢听这些。
  还能怎么操,用鸡巴操呗。
  她看刘也让她给建操,挺伤心的,她就破罐破摔的给建裹鸡巴,让刘看著,建的鸡巴也没洗,味挺大的,几下就硬了。
  她脱光了衣服,对建说来给嫂子舔舔,让刘那个王八看著,建挺听话的给她舔逼,她舒服的骚叫,故意让刘听说舔的真舒服。
  我插嘴说你真骚。
  她说不是她骚,知道自己跑不了挨操,让人摁著操还不如享受了舒服,还可以让刘不舒服。
  再说了头一天已经让他们俩操过了,虽说不是太清醒,感觉也是很舒服的,多一次也没什么。
  我说就像你在按摩店里让老板和老王操似的。她说嗯有点,有过一次了就会放松点。
  我说那时怎么没有让老板和老王三批你?他们俩也都操过你。
  她说那不一样,如果那时同意了三批,老王就不会领她走,老板也不会让她走,会让她继续在那上班,免不了变成小姐接客了。
  后来老王和她讲,老板私下和老王说,让老王多操操她让她骚点,开发好了好挣钱,以后老王去玩免费。老王看她不是那种人,俩个人也对上眼了,老板就是不高兴也罢他领走了。
  这话扯远了,还是说她在兰州吧。
  刘也脱光了,挺著鸡巴让她裹,结果让她咬了一口,她说再敢来就给你咬掉,吓的他不敢在让她裹鸡巴了,建在下面用力的操她,刘给她裹咪咪,建快速操了几分钟就起来换刘接著操。
  刘把她抱起来操,这是她最喜欢的姿势,舒服,建打开抽屉找到润滑油,过来抱住她的上半身,刘抱著两条腿,成了俩人抬著她操了。
  操了一会,刘就坐在床上躺下抱著她,建把润滑油倒在屁股沟里,用手指捅她的屁眼,她知道屁眼是跑不了被操的,就动配,润滑好了,建轻松的就插进去了,他们俩开始用经典的三批动作操她。
  我说舒服吗?她说挺涨的。屁眼到是不疼,逼里的鸡巴动的幅度非常小,要还是建在动,操了几十下他们换姿势,建躺下,让她把建的鸡巴插屁眼里,刘在上面操逼,这下她就舒服了。叫床声也大了,建的鸡巴外屁眼里别著,刘的鸡巴向上顶,进出的时候可以摩擦G点。一会她就高潮了。
  刘说她骚逼欠操,她说我就骚了怎么的。再说我就光让建操,让你看著。一刺激刘,刘几下就射了,建换了个姿势,让她跪著,建在后面可以使劲操,一会也就射了,三个人累了一身的汗,结束了第一场战斗。
  我对老婆说听得我鸡巴都硬了,脱了咱们边操边聊。
  一摸她的水都流到屁眼上了,我说你个骚货,聊这个你也兴奋啊?
  她说女人也好色啊,这么聊没有水那不是性冷淡了吗,快点动动,说著把我的鸡巴放到逼里。
  我一边动著一边对她说,后来他们又操你了吗,她说怎么能不操。
  三个人操完了累的全身是汗,她的身上也是粘粘糊糊的,逼和屁眼里的精液也要往外淌,她对建说,来抱嫂子去卫生间洗洗,连洗洗你的臭鸡巴。
  刘说我抱你去把。她说用不著你,你不是把我送人了吗?走!建咱们去洗鸳鸯浴。
  建把她抱到卫生间帮她冲洗身上。要还是洗洗逼和屁眼。
  我说你们玩无套内射啊,也不怕怀孕。
  她说没事,那几天是安全期。
  我说建的鸡巴是臭的,怎么操屁眼把你的给操出来了。
  她说滚恶心的,你操那么多次屁眼,你操出来过吗?
  我说没有,你让人操出过吗?
  她说老王刚操她屁眼时经常操出来,可腻歪死了。给她灌肠她觉得不舒服也麻烦,老王就教她怎么控制,睡前排便,操屁眼的时候要往收,慢慢的就好了,再操也不会弄的一鸡巴屎。
  我说老王什么都会啊。
  她说老王玩的女人多了,还不爱带套。不是安全期他就射屁眼里,经过他手的女人基本都让他操过屁眼。
  接著说建,连摸带扣的给她洗,一会就又硬了,她就在卫生间里给建口了一会,和建出去,刘在卧室里鸡巴也过气来了,也想让她裹,她让刘去冲洗一下,同时握著俩鸡巴舔。
  我说过瘾吧,她说那是她头一次一起玩俩鸡巴,她还把他们俩的鸡巴头互相摩擦,俩人都说受不了,她说既然已经如此了,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自己更舒服,淫荡一。这一夜她们可以说操的精疲力尽。
  过程基本和第一次操的相同了,写的快成色情小说了。
  我说最舒服的是怎么操你。
  她说还是三明治时,屁眼里插个鸡巴,用力操逼,高潮了再接著用力快速操,特舒服,头是晕晕的,还有一种想要尿尿的感觉,现在知道是吹潮,那时怕尿出来让他们笑话,使劲憋著,没有体会到吹潮。
  我说怎么现在还想试试,她说滚,年轻时玩也就玩了。这么大年纪了,不想玩了,还是踏踏实实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重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