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1-35)》

  登场人物志许杰:十一岁,国小四年级,是一个胆小又温柔的小孩,五岁时误服父亲从古墓中挖出的龙丹,于十一岁因为发育开始,与妹妹沈沦于口交游戏,而引发龙丹的特异能力,以其强大的性能力征服许多女人和女孩,到底他最后会何去何从呢?
  许远东:四十五岁,小杰的父亲,考古学者,生性风流,十年前丧妻之后,强奸了女儿,对她们造成无法弥补的精神伤害,后来被其妻亡魂所惊吓,性欲大减,专心研究,现为国际考古大师,一年在家时间不到一个月。
  李馨怡:十年前去逝,与小杰之父因误会而结合,死后发现远东强奸女儿,回魂之日,借女儿之身使远东兽欲大减,却便宜了小杰。
  小毛:小杰从小到大的损友,小杰的A片和淫具的供应商。
  张茵:二十三岁,小杰的继母,小杰大姐的好友,十三年前与其父亲发生关系后,与其父保持关系,并照顾失母的几个兄妹,和小杰感情很好,在怀孕之后嫁给其父,之后也和小杰有特殊关系,为小杰生了一女,为小杰的妹妹。
  许萍:十一岁,国小四年级,小杰双胞胎妹妹,个性大胆外向,和小杰有了关系之后,因为其小屄与小杰配合度高,成为小杰长期性伴侣,终身未嫁。
  许梦:十岁,国小三年级,小杰的妹妹,个性十分天真可爱,喜欢吃小杰的鸡鸡,与小杰一直保持关系,直到后来嫁到国外去,才较少与小杰连络,但仍在每年七月回国与小杰做亲密接触,生了一男一女,一个金发,一个却是黑发。
  陈圆芳:二十三岁,保健老师,因为发现小杰的大肉棒,而与小杰保持亦师亦友的关系,嫁人后仍与小杰不时来往,使保健室成为小杰在学校的宾馆。
  曾雪娟:十二岁,国小五年级校花,个性高傲,因其父与女子私奔后,其母心性大变,夜间与其同性恋,日间凌虐她,后来体操赛输后,被小杰强奸得逞,连夜与其母搬离此地,为小杰生下一女,十三年后才与小杰重逢。
  赵晓怡:十岁,国小三年级,梦儿的好朋友,个性害羞内向,但对性的观念极为开放,虽知小杰对女孩子没有抵抗力,与许多女孩都有关系,仍对其痴心一片,终于在十二年后,嫁给小杰,为小杰生了二女。
  许晓:十四岁,小杰的三姐,个性独立,自立乐团,因为十年前的记忆,使其时常失禁,后与小杰发生关系后,才逐渐治好,后嫁入豪门,但仍为小杰生了一女。
  许玲:十八岁,小杰的二姐,个性鸡婆,做菜能力奇差,喜欢取笑小杰,因为十年前的记忆,使得她只要碰到男人就会昏倒,结果在鬼屋中与小杰发生关系,后来虽然入了沙门,却和小杰一直保持著秘密关系。
  许娟:二十三岁,小杰的大姐,个性温柔贤淑,十年前与父亲发生了关系后,发现其父与张茵的关系,在其父娶张茵进门后,离家出走。过了一段极为荒淫的日子,后和小杰发生关系后,才搬回家,之后嫁给了一个棒球选手,育有一女。
  张婷钰:十三岁,国小六年级校花,个性活泼,小杰在救了她一命之后,芳心暗系,与其发生关系,后来因为小杰女友太多,伤心之下,搬到国外,与小杰失去连络。
  胡雪:十三岁,国小六年级,脾气暴燥,因发现小杰与婷钰之事,戏弄他却对其产生好感,后来因为被小杰所救,两人发生关系,但她最后因为其父的帮派问题,被人杀了,小杰为了她毁了这个帮派。
  何丽:八岁,国小二年级,因与小杰在天台相遇,被小杰骗,以大腿替小杰自慰,缠上小杰,到小杰家中做客,与小杰发生关系,与其有一段很长时间的相恋,但最后因身体虚弱,在十四岁坚持替小杰产下一女后死亡,女儿交给张茵抚养。
  杨乃文:十一岁,小杰的班长,个性十分认真,人虽然长的十分漂亮,但却戴了一个大眼镜,后来在小杰一次开玩笑中,答应和小杰做爱,虽然小杰悔约,她竟然在晚上跑到小杰家要履约,后来听小杰的话改戴隐形眼镜,成为学校新的级花,直到上了高中考上别的学区,才另交男朋友,不过仍与小杰保持著炮友的关系。
  林玉如:二十三岁,小杰的实习国文老师,个性大方,喜欢朴素的服装。
  李安妮:十八岁,现役国手,体操社教练之一,负责教一、四年级。
  李玉茹:十一岁,安妮的妹妹,因为扭伤退出体操比赛。
  蔡玉芬:二十三岁,数学老师,因为芬字与陈静芬老师竞争激烈,因曾是体操社学姐,所以为体操社教练之一,负责教二、五年级。
  陈静芬:二十六岁,体育老师,体操系毕业生,为体操社教练之一,负责教三、六年级。
  第一章夏日回忆「阿杰、阿萍、阿梦来洗澡了。」
  一个二十多岁女子正在召呼著三个大约十、十一岁的小男孩小女孩。
  许杰、许萍是双胞胎兄妹,父亲许远东四十五岁是一个著名的考古学家,每年只能见到几面,母亲在十年前难产死了,家中只留下孩子五女一男,大的许娟二十三岁,大四学生;二女许玲十八岁,高三;三女许晓十四岁,国二;许杰和许萍十一岁,小五;许梦十岁,小四。
  而那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张茵是半年前父亲娶回来的新妈妈,现在有五个月身孕,也是因为她以前是大姐许娟的好朋友,结果气得大姐许娟搬出去住,几个孩子都叫她茵姐。
  「茵姐,我今天可不可以不要洗啊!」阿杰小声说道。
  「阿杰,你不洗澡今天就不要回房间。」阿萍大声抗议道。
  「哥哥不是最喜欢和我们一起洗澡吗?」梦儿疑惑的问,因为几个人一起洗可以省水,所以一家人经常会聚在一起洗澡。
  「不要在吵了,茵姐等一下要出去,没有时间,再吵你们就自己洗。」茵姐说。
  几个小毛头听到立即跑到浴室中,脱光衣服。
  只听到梦儿说:「茵姐,快来看,哥哥的小鸡鸡肿起来了。」
  「咯咯……不要!哥,好痒!」
  果然在许杰那还没有长毛的下体,挺著一根小小的肉棒,梦儿正用力的捉著甩动,许杰气的满脸通红,正在妹妹的身上挠痒让梦儿在浴室中狂叫。
  张茵看到肉棒不由的心中荡了一下,自己就是因为迷上教授那硕大无比的肉棒,才嫁他,为他照顾几个孩子,心中不由忆起当时的景况。
  *********十三年前,那一年张茵才十岁和梦儿同样的年纪,她和许娟是从幼儿园就在一起的朋友,可是因为张茵发育的比较早,已有B罩杯的身材,所以班上好事的男同学都叫她小乳牛。
  虽然母亲也会叫她穿上胸罩,可是张茵年纪还小,实在不喜欢那种被束缚的感觉,所以老是趁没人注意时拿下胸罩。
  这天来到许娟的家中,找许娟玩芭比娃娃,教授说许娟跟她妈妈去烫头发,而教授就坐在客厅之中看著报纸,教授要她做在对面等许娟回来。
  教授的脸长的十分严肃,让她十分害怕,只能端坐在椅子上。但是要一个小孩好好坐著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而张茵却更痛苦了,除了全身汗流夹背外,胸前那个胸罩一直使她无法呼吸。
  张茵偷偷擡头一看教授并没有注意自己,便悄悄的将手伸入衣服之中,解开胸罩,再小心翌翌的放到芭比娃娃的服装箱。
  原本以为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却不知道对面的教授正目不转睛的看著这一幕,那原本安分的肉棒,暴然而立,因为天气太热穿短裤,竟然有一小截肉棒跑了出来,自己也没有注意。
  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虽然整个客厅一个大电风扇在吹,张茵还是热的汗流夹背,整个薄背心都贴在身上,露出两点小小的红色突点,这时候张茵发现但却不敢动,怕动作太明显反而引起教授的注意,但教授早就一点不漏的看在眼中。
  「茵茵啊!你坐到我的旁边来,我们将电风扇固定起来吹,会比较凉。」教授开口说道。
  茵茵也不疑他,在将电风扇固定好后,乖巧的坐在教授的大腿上,享受著那电风扇传来的阵阵凉风,觉得屁股下面有东西硬硬的,低头一看,看到教授的大肉棒露了出来。
  「伯伯,你的鸡鸡露出来了喔!」
  看到教授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脸红,茵茵笑著说,还调皮的拨了二下。小时候和父亲洗澡就看过大鸡鸡的张茵,自然不以为意,只不过觉得伯伯的鸡鸡好像比较大。
  「茵茵,不要调皮了。」教授无奈的说道。
  平时威严的一张脸,变成了一副尴尬的笑脸,张茵觉得这样的伯伯比较容易亲近。轻轻的将小小的身体靠在教授身上,陪著教授看著报纸,享受这难得的温馨,渐渐的她沈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张茵醒来的时候,只发现教授的脸就离自己只有二公分远,让她吓了一跳,连鼻子上的气息都可以闻到,是一股浓浓的烟味,她吓的直往后退,靠到椅背。
  教授手中拿了一件红色的小衣说:「你醒了,伯伯原本要替你换件衣服,这是小娟的衣服,你看你全身都湿透了,我先帮你擦擦汗吧!」旁边有一个脸盆装了水,放了一条拧干的毛巾。
  看到伯伯体贴的为自己准备的东西,张茵不免不好意思刚才对伯伯的失礼,乖乖的坐在椅子上,让教授擦身体。
  「来,先把衣服脱下来,伯伯才能擦啊!」教授强忍著心中的兴奋,平静的说。
  张茵不免有点不好意思,要在外人面前换衣服,已经是很小时候的事,可是伯伯的好意又不忍违背,不由扭扭捏捏起来。
  「茵茵,一个人擦身体,背后会擦不到的。娟娟也是常常让我擦身体,不用不好意思。好,那我把眼睛闭起来。」教授温柔的说道。
  茵茵慢慢的脱下那件被汗湿了的小背心,不好意思的交给闭上眼睛的教授,那小小的身躯,白嫩嫩的,有著一对不搭配的大乳房,粉红色的小乳头。
  教授放下衣服,闭上眼睛慢慢的摸到茵茵的乳房,问道:「茵茵,伯伯看不到,这是什么地方?」
  茵茵脸红了,怎么伯伯会先碰到这个地方?伯伯粗糙的双手摸的我好好舒服喔!真不想要伯伯的手离开。
  茵茵低声说道:「伯伯,那是茵茵的奶奶。」慢慢的往前,以便伯伯拿毛巾的另一只手可以够到自己的身体擦汗,也没有挣脱教授紧握自己右乳的手。
  「茵茵的身体好香喔!可不可以让伯伯闻闻看,好像有牛奶味。」
  教授一只手不断的搓揉那中型乳房。另一手也绕过她的身体扶著她的肚子让身体贴近教授的脸。
  教授的胡子刺的茵茵的背十分难受,正要跟教授说时,却发现教授正在舔著自己身上的汗珠,舌头从背上传来湿湿滑滑的感觉,一阵痒痒的感觉,让茵茵不由自主「啊」了一声,也就没有阻止教授的动作。
  可是教授的舌头不但舔了茵茵的背,还慢慢的舔著茵茵的小脸,和乳房上的汗珠,茵茵这才发现原来教授的眼睛早就打开了,口中说道:「伯伯犯规,伯伯偷看。」但看到教授看著自己乳房的眼光,让她缩了一缩。
  「伯伯不对,不过茵茵你比娟娟还厉害,现在就有这么大的奶奶,以后一定不得了。」教授道。
  「咦,茵茵你偷著尿尿了吗?」轻轻的触了她下体那块高凸的内裤。
  茵茵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小内裤前面已湿了一大块,而且还温温热热的,不由得一阵脸红,自己竟然会不知不觉的尿尿,还被伯伯发现了,怎么办?
  教授说:「茵茵,不对喔!你的内裤怎么湿淋淋的,快脱下裤子让伯伯检查一下。」说完轻轻扯下她的肉裤,脱了下来。
  「快坐好,伯伯看不清楚。」
  茵茵心中忐忑不安的,以为自己有什么毛病,赶快爬到沙发上坐好,张开大脚,将小屄露出来。只见上面长了几根稀疏的长毛,下体肉缝只有一小条缺口,里面呈现淡淡的红色肉壁。
  「还好,现在问题还不严重。」教授用舌头舔了她的小屄后,说道。
  「伯伯,我怎么了?」茵茵语带哭音道。
  「茵茵,我告诉你,你的小穴穴有虫跑进去,在里面筑巢。」教授面有难色的说道。
  「也不是没有办法弄出来,只要我用大鸡鸡进去把它引出来就好了。」
  「可是……」
  「可是什么伯伯?」茵茵急忙追问道。
  「可是大鸡鸡进去的时候,你会流血而且会很痛。」教授一脸正经的说著,心中在暗笑。
  「没有关系,茵茵不怕痛。」茵茵坚定的道。「不过,伯伯不可以告诉其它人,尤其是娟娟,否则她不跟我玩怎么办?」
  「没问题,伯伯一定会保密的。」教授说道。
  「我们打勾勾。」
  教授脱下短裤和肉裤,露出凶恶的大肉棒。足足有二寸粗,二十公分长的大肉棒耸立在阴毛上,立在茵茵的脸前面。
  看到这么大的肉棒,茵茵的脸都变形了,她一直以为是像自己以前看到父亲的大鸡鸡,大约只有一寸半粗,十五六公分长,怎么伯伯的足足大了一号?要是插到自己下面的小洞,一定会撑破流血的。
  「伯伯,我可不可以以后再治,这个……太大了。」茵茵刚才不怕痛的豪语己经收回了。
  轻轻的将茵茵放平说:「茵茵现在不治,要是将来发炎,就不好治了,伯伯会小力一点的。」
  擡起茵茵的小屁股,用力的将大肉棒刺入茵茵的小嫩屄中,茵茵的处女鲜血流出。
  茵茵哭了出来,叫道:「我不要治了。」
  教授不理她,仍不停的来回抽插,茵茵哭的像个泪人儿,渐渐昏迷。
  也不知过了多久,茵茵又醒了,发现伯伯还在替自己治疗虫病,还满头的大汗,心中大为感动,而下体也逐渐的不痛了,反而变得有点酥麻,她享受著这种滋味,下体传来的充实感,让她不由自主的摆动下体,配合起来。
  不久之后那阵酥痲感忽然间强烈起来,让茵茵简直要放声大叫,下体喷出一股液体。
  过了好一会,教授将大肉棒放入茵茵的口中,「茵茵,吃药了。要吃药才会好的快。」一阵热呼呼的液体冲入茵茵的口中。
  茵茵只觉得一股腥腥咸咸的东西入口,也不好把它吐掉,只好乖乖的把它吞掉。
  教授拿起毛巾细心的帮茵茵擦拭著流血的小屄,以及身上的汗滴。
  两人慢慢的穿回衣服,茵茵轻轻的拥住教授的脖子,亲了亲教授的脸颊表示感谢,口中说:「谢谢伯伯。」
  不料这一幕,被回来的娟娟和她的母亲看到,她母亲自然知道自己丈夫的得性,不然她也不会带娟娟去洗头,却想不到还有另一个漏网之鱼。将两个小女孩赶到楼上去玩后,与教授大吵了一架。
  之后茵茵常到娟娟家中,但也不常遇到教授,也没有机会跟教授说自己的下体好像生病越来越严重了,直到六年级时,到朋友家看到朋友哥哥的A片,才知道自己被教授骗了。
  *********奇怪,为什么小屄好像有人在弄,张茵好不容易恢复神智,低头一看。她要看到底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己升级到E罩杯的大胸脯及五个月微突的肚子全成为了障碍。
  「茵姐,你的尿尿没擦干净喔!」
  梦儿轻轻拉著她的阴毛让她回复了神智。
  「茵姐,你去骂哥哥啦!刚才竟然在我脸上尿尿。」
  看到梦儿满脸粘稠的精液,也想茵茵也不由想到虎父无犬子这句话,又回想起另一段往事。
  *********之后她非但不怨恨教授,反而想念起大肉棒的滋味。两人的再度激情上演是在娟娟的母亲逝世后的三个月。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段时间娟娟好像不太理教授,所以茵茵也不好意思和教授太接近。
  这年茵茵也十三岁了,胸前的罩杯也二级跳成为D罩杯,她常会觉得自己胸前的两块肉重到让自己站不直身。
  这天来到娟娟家,娟娟好像中暑了,有点不舒服一直昏睡,由茵茵帮娟娟在头上的放毛巾,而教授还是坐在客厅中看报纸。
  「伯伯,冰块在那?」茵茵站在教授后面,弯下身来问。
  教授回头一看,不由得心中气息一窒,那硕大的巨乳绑在一个细肩带小背心中造成深深的乳沟,就顶在自己的鼻前五公分。少女身上传来的阵阵汗水味更是刺激著他的嗅觉。
  想老婆在时两人可是夜夜交锋,现在三个月不知肉味的教授,脑中所想到的是要如何吃掉眼前这块肥肉,下体的大肉棒又肃然起敬了。
  看到教授的神情,茵茵笑了,为了今天她可是特意打扮,找了半天挑选了这件小背心出门,这件背心可是当年教授拿给她穿的那一件,因为身材长大了,看起来就像绑在身上,下半身穿著只遮到屁股的小牛仔裙。
  这时候,房内传来一阵阵的孩子的哭声,茵茵瞄了教授一眼,那个表情稚气中带有三分骚媚,之后才慢慢的走了进去。进到房内看到小杰正用力的大哭著,他的奶嘴掉到地上,旁边两个妹妹本来正在睡著,现在好像也不停的蠕动,像要被吵醒了。
  茵茵不想将脏的奶嘴放入婴儿口中,心念一动,便弯下腰,趴在婴儿车旁,小背心向上扯,两颗硕大的乳房顿时跃出,简直快和小杰的头一样大。
  将乳头放入小杰的口中,他用力的吸吮,这才安静了下来,没有吵醒妹妹。
  乳头不断的被吮,让没有奶水的她,产生了无比的快感。将小杰的另一只手放到另一个乳房上,这个小色狼倒是配合的用力捉弄著乳头,更让她有一种生为女人的自豪产生,闭上眼眼低声呻吟。
  教授在看到茵茵临进门前的一眼,心中早已激动不已,又看到如此淫靡的景色,为了不输给他的宝贝儿子,他脱下那件短裤,露出粗大的肉棒,来到茵茵的身后。
  环住她的腰,肉棒不断的在肉裤外面大腿缝中磨擦,那强烈的快感让久不食肉味的他,兴奋的喷了一炮。
  「伯伯,你又来帮我看病了吗?」茵茵娇媚的说,并微微的将屁股往后顶。
  弄得教授兴奋异常。
  「伯伯来帮你复查看看为什么虫还没有出来。」教授淫笑道,轻轻的弯下腰扯下她的内裤。
  看到那个小小的肉缝己经变成大大的肉瓣,原本的鲜红色变成有些暗红色,流出来的淫水沾满了阴毛,一看就知道这个小女孩最近可能被时常玩弄,心中不由兴奋,想不到这个小妮子这么淫荡。
  站起身来用力挺起大肉棒,教授大力的插进去,果然之前十分紧合的小屄,现在己经不再磨擦自己的大肉棒,但变的更柔软,让他不由自主的更大力的往前猛顶。而茵茵也不甘示弱,向后猛撞,肉体发出「叭叭」的声响。
  茵茵放声大叫,却将小萍给吵醒了,只得将空出的另一只乳房给小萍吸吮,只见两个大约一岁的小孩挂在少女的身上,而后面两个孩子的父亲却不停的插弄著少女,形成一种淫荡的景色。
  两个人在经过二十分钟的缠战之后,就在茵茵泄身从大腿流下之后,终于教授有想要射精的感觉,但看茵茵忙著照顾两个孩子,却看到三个月大的梦儿正伸著小手在空中挥舞著,他便将大肉棒擡到她的口前,喷的梦儿满脸都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梦儿正高兴的笑著,看到这个景象,反而更让教授的肉棒没有放软,反而更加挺立。
  在两个孩子逐渐睡著后,他从后面顶入小屄之中,擡著茵茵的双腿,因为茵茵很廋并不会太重,来到了客厅,也是她第一次失身的地方,两人疯狂的互脱衣服,然后教授将茵茵压在身上,用力挺动起来。
  「伯伯,我好久好久没有这么享受了,没有一个男生比的上你。」原来茵茵在一年前知道做爱后,曾经交了好几个男朋友,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像教授给她的这种快感,两人下体疯狂的相撞著,茵茵的口中也不知在喊著什么。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两人同时达到高潮后,才一同躺在那个沙发上不停的喘息。
  「伯伯,你好强喔!」茵茵露出崇拜的眼神。「我的几个男朋友都没有你厉害,我以后可不可以常来找你啊!」
  「随时欢迎!」教授也高兴的笑著。「不过你可要瞒著娟娟喔!」因为三个月前的事,对于娟娟他可有一种歉疚感。
  「不用瞒我了。」娟娟的声音从沙发后传来,一股冷冷的声音,好像掉入冰窖。
  「爸,我本来以为你只是因为妈的一时离去,精神受不住刺激,才……才强奸我,但今天我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茵茵是我最好的朋友。」说完眼泪狂飙而出。
  「娟娟,我……」教授手足无措的想说话,但全身赤裸的自己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便也说不下去。
  反而是茵茵冷静的坐了起来道:「娟娟,我喜欢你,也喜欢你爸爸。」
  「我不听,张茵,以后我不再理你了。」娟娟哭著奔回房内。
  张茵也哭倒在教授的身体中,在教授的柔声安慰中睡著了。从此决裂的两个女孩,虽然张茵还是到娟娟家,但娟娟总是爱理不理的,令她非常难过。
  *********「茵姐,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梦儿不停的叫喊著,好像很生气,小脸红红的十分可爱。而小杰和小萍正和平时一样互相帮对方刷洗身体。
  「梦儿不要闹了,快去洗澡,不然哥哥姐姐洗好去看卡通,就只有梦儿在这里洗了。」张茵柔声的劝道,却看著小杰刚才喷出精液后,缩小的鸡鸡。
  原来因为教授常出门去工作,所以几个孩子每次洗澡都是一件大工程,张茵只能一次将所有孩子带过来一起洗,随著年龄的渐长,许铃和许晓己经不和她们一起洗了,所以只剩下三个十多岁的孩子在一起洗澡。
  张茵坐到一个小板凳上,将小杰抱到身上,让他靠在大胸脯上,然后开始象平时一样清洗小鸡鸡。到昨天为止,小杰的小鸡鸡还没有会涨大的情况,难怪刚才说不想一起洗澡。在她的把弄之下,小鸡鸡又再度变的粗大,虽然不像教授那么粗大,但也比同龄的人大的多。
  「茵姐,你可不可以再帮我打一下手枪?」小杰红著脸在她耳边说道。
  「你怎么知道什么是打手枪?」张茵有些讶异,这个孩子如此早熟,手却还不停的把弄著小肉棒。
  「是阿毛告诉我的,他说是他哥哥告诉他的。」小杰有点紧张,「他说只要鸡鸡难过,就可以用手打手枪。但刚才我故意让梦儿捉住我,让她的小手替我打手枪,好像很舒服,拜托你。」
  「你这个小鬼,别想了,快点洗好澡去喝点冰水就好了?」张茵将肉棒内内外外洗了干净,赶到一旁冲水。
  「小萍换你了,快来。」张茵抱起萍儿也是不停的帮她洗著下体。「萍儿,一定要洗干净,否则会有尿骚味。」
  「茵姐,今天我的下面好像流血了。」小萍小声告诉张茵。「我是不是生病了?」
  「小萍变成大人了,那是月经,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来一次。这代表小萍可以生BABY了。」张茵笑著回答。
  「是吗?那我一定要洗干净身体,不然BABY要怎么进去。」小萍天真的说。
  听到小萍天真的回答,张茵暗暗偷笑,将她赶去旁边冲水。
  「茵姐,为什么你的胸部这么大?」梦儿自动爬到茵茵身上,「连小萍姐姐也有一点点变大,为什么梦儿不会变大呢?」
  「梦儿不久就会变大了。」茵茵边洗著她的小屄边说:「这个时候营养最重要,要多喝一种东西就会长的和我一样大了,不过我不告诉你。」
  「茵姐,拜托你!」梦儿说:「最近小萍姐老和我比这个,快告诉我嘛!」
  「我只给你提示,你自己去找。」张茵故意整她。「那个东西是喝的,而且需要挤很久,白白的。」
  「有这种东西吗?」梦儿皱著眉头不停思索,被张茵赶去冲水。
  张茵开始洗著自己的身体,因为刚才的回想,让她一碰到身体就全身敏感,下体不断涌出水来。看著三个孩子洗好澡走出去穿衣服后,她再也忍不住,拿起莲蓬头在小屄口不断的磨擦,闭上眼睛享受小屄传来的阵阵快戚。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阵快感喷出来之后,张开眼睛看到三个孩子围在她身旁,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由脸一红,说:「看什么看,我只是洗干净一点。」
  急急忙忙的冲完水跑出去穿衣服,留下愣在当场的三个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