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街区》

  我向来很怕夜出,这个街区充满了毒品、流氓和罪犯。经常听说有一些少年被袭击殴打的传闻,最近更发生了几宗谋杀,这里的警力突然变得很充足。由于附近居民的投诉,这几天警察纷纷出动,几乎把所有的恶棍都关了起来。
  我很清楚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很久,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那些恶棍只是关了一阵子就被放出来了,到时清白的人们就会乖乖地躲起来。但是,有这样一段清净日子也是不错的,我可以在同学家里玩得晚一些。但是,我姐姐还是打电话过来,说妈妈不让我玩得太晚,叫我马上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很轻松,因为知道所有的恶棍都被关了起来。当我转过一条街道的时候,我听到一些大箱子后面传来人的呻吟声音。我想可能是有人被袭击殴打之类的,我忍不住慢慢走过去看看。
  我从一个大箱子后面伸出头偷偷看去,看到一个男的站在那里,有个女的跪在他前面,她的头前后摆动著……晕倒,她正在帮他口交!我认得那个女的,是那些经常在我们楼下溜达的妓女中的一个,我想一定是她的男人被关了起来,所以她要来找些不用张开双腿的快钱。
  这时我呆住了,看著不想走开。我还是一个16岁的孩子,从来没有试过口交的感觉,而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想要得到这样的服务只需要有钱就可以。因为这些妓女只要你有钱就什么都可以提供给你。
  终于,他们干完了。那个男的吹著口哨走远了,可以看到那个女的感到很恶心,她不断地作呕,不过她手里多了一叠现钞,她数了数,然后塞进裙子的里衬里面。她正要离开的时候,周围看了看有没有被人发现,这时我们俩的目光相接在一起。
  「嗯,你是谁?」她快步走过来,看清了我。
  「原来是你,操,你小子在这里干啥?」显然她认得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是不是也想要啊?哈?」
  「我……我……我……」我还是不知道讲什么「起来吧,你身上有多少钱?」
  哇靠,我刚好带了20块钱,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已经很多了,除非他们做些非法的事情。
  「呃……我不想要……」
  她叉著腰,恶狠狠地说:「我不管你要不要,你看了场免费表演,怎么也得意思意思,不然我找人修理你这混蛋。」我很清楚,她跟那些渣滓很熟,绝对不是在恐吓我。
  「好吧,这里是20块钱。」我把全部钱都给了她。
  「操,你这小子,只有这点钱啊?」她坏笑著说,「好吧,给你点特殊服务。」
  哇靠,我想,今晚想不到可以试试口交,爽呆了。我的弟弟不知不觉已经竖了起来,我想以前从来没有试过挺得这么直过。她拉起她的T恤,露出胸部,我一时看呆了,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一个孩子是不会那么挑剔的。
  然而我余光看到她的表情有些变化,只见她咬紧牙,上身向后倾斜,然后突然狠狠向著我两腿中间一脚抡过来。噗!她的高跟皮靴的尖头猛地命中了我的蛋蛋。
  她居然踢我的要害!
  我呜呜地闷哼几声,痛得不会说话,只感到耳朵嗡嗡地叫,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她马上把上衣拉下来,一只手扶著一个箱子以站稳,然后右脚再次向后提起……
  「不要……噢……」她杀人的尖头皮靴再次踢中我的阴囊,我惨叫连连。她还想再踢我,但我已经捂著蛋蛋跪在地上不会动了。
  「你这个混蛋。」我蹲在地上听到她骂我。我以前不是没有被揍过,但是这次跟以前完全不同。我听说过楼下那些妓女打起架来非常阴毒,但听到的都是不付钱的嫖客被踢要害踢到进医院的故事,没想到这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个阴毒的女人,居然先迷惑我,再用那双杀人的皮靴径直地踢我脆弱的蛋蛋!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我没带够钱!
  我渐渐恢复了一些,坐了起来,仍然紧紧捂著剧痛的蛋蛋。她知道我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干脆把上衣塞进裙子里。
  「很痛吧?回去多带些银子来,或许我会让你把你那条脏东西放进我的嘴里。」
  说著,她蹲在我旁边,用舌头舔遍我全身,哇靠,我的弟弟马上有了反应,这个女人真懂得怎么让人兴奋起来!
  她走了之后,我一边想自己的弟弟会不会还能用,另一边却想如何弄到钱来让她给我口交一下。我已经在幻想她给我口交的情景了……………………
  我一瘸一拐地走回家,上楼梯上到一半,痛得不行,只好停下,抚著蛋蛋扶著墙休息。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传来高跟鞋上楼的格格的声音,我想,不是她还想继续踢我吧?我已经承受不了了!
  我感到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吁……原来是住隔壁的邻居阿玲。
  「怎么了,你看上去好像不舒服?病了吗?」
  「不是的,刚刚被人袭击了……」
  「不是吧?怎么会?我还以为所有暴徒都给关了起来。这个街区真是不安全啊。来吧,不能给你妈妈看到你这个样子,先到我家休息一下吧。」
  她搀扶著我,回到她家里,她比我大几岁,她父母都是警察,所以她也像个男孩子似的,跟我们玩得很近。她开始问我事情的原因,我只好老实交代,当然没有说我的内心想法啦。
  她开始在偷笑:「原来被女孩子打成这样啊?够可怜的。」
  然后她自言自语地说:「原来踢男孩子的蛋蛋这么有用的啊……」我听到一阵心寒。
  我们又聊了一会,我就说要回家了。临走,她拍拍我肩膀说,等你好一点了记得来找我,我教你怎么对付别的女孩子踢你的裆部。
  我回家的时候下面还是很痛,我偷偷溜到房间,谁知道很不幸地给姐姐看到了。她过来我房间,很担心地问:「天啊,你被人打了吗?」
  「可以这样说……」
  「谁干的啊?他们不是都被关了起来么?我以为现在很安全的了。」
  「是一个经常在楼下闲逛那些女人……」
  「**,被女人打?你真是丢脸。」她盯著我捂著的地方看,阴笑著说:「原来是这样啊,也不能怪你,那些女人是挺狠毒的。你等等,我去叫妈妈来看看。」
  Shit!她跑了去告诉妈妈,妈妈很快就进来了。
  她很关心地问:「回家路上发生什么事了?」嗯,我不能说是那些恶棍干的,因为众所周知他们都被关了起来,于是我只好说是一群飞女干的,被一群飞女群殴打不过也不算什么丢脸的事情吧。
  「她们是不是踢了你的要害啊?」她看著我捂著的阴部,关心地问。
  「不是的,妈妈,只是踢到了大腿,所以我走路有点瘸。」我连忙找个借口。
  「妈妈,他撒谎,我明明看到他回来的时候捂著裤裆的,走路都弯著腰。」
  我晕,平时不见你这么老实!
  「不行,我要给你弄个护裆才行。」妈妈最终做出了决定。「住在这个鬼地方,我不想你受到什么永久的伤害……」
  第二天,我的裆部多了一个鬼东西。
  过了几天,我的蛋蛋已经不痛了,然而我仍然很怀念那天晚上的情形,我要想办法弄点钱,来换取一次口交的服务才行。
  我想到了姐姐的储钱罐小猪,于是我为了报复她的告密,理直气壮地把小猪搜刮一空,里面有三百多块钱,我想应该够了吧。
  然后,我就到附近的公园溜达,一直到天黑才走回我们的街区,向她们喜欢聚集的那块空地走去。
  我躲在一条柱子后面,偷偷看她们聚集的那块空地。哇,一群打扮得非常性感的女子在那里,聊天的,抽烟的,喝酒的,什么都有。但我听不到她们在聊什么。
  正当我不知道应该走过去跟她们说的时候,一个男子出现了,看样子是附近的公司的职员。似乎跟她们很熟。他跟她们聊了好一会儿,然后他搂著一个高个女子的腰,她穿著一件黑皮衣,一条黑皮裙,黑色丝袜和黑色的高根凉鞋。他跟她聊了几分钟之后,他们就互相搂著,向著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高跟鞋的格格声来到我附近的墙边停了下来,我小心翼翼地把自己藏得隐蔽一点。
  「宝贝,叫你弄的钱弄到没有?」
  「报告女王陛下。今天我带来了这么多。」他这样说。哇靠,他叫她什么来著?
  「好孩子,干得很好……来,准备接受你的奖赏吧。」
  发生了什么事?我突然听到那个女人发出呻吟的声音,探出头一看,原来男的给那个女的舔下体……我听得脑袋嗡嗡叫,这也是我的梦想之一啊。
  过了一会,那个女的很high的样子,又让那男的给她舔屁股眼。她粗暴地拉著他的头发往屁股里塞,那个男的突然叫了一句:「操,你这里真臭。」
  「草里马的!你说什么?」她转过来抽了男的一个耳光,把他打得满脸通红。
  「对不起,女王陛下,我说错话了,请您惩罚我吧。」
  「好吧,好像我还没向你的小弟弟介绍我的高跟鞋给它认识吧?」她坏笑著说,那个男的居然一听到就张开双腿,把手放在背后。
  她退后一步,然后一脚径直踢中男的两腿中间,鞋尖深深陷入那个男的裤裆里面。她还笑著说:「小弟弟,你好啊。你还想再要吗?」还没等他回答,她又是一脚,这次是用鞋跟踹了他裆部一脚,接著说:「你老婆如果知道我踢她老公的蛋蛋,肯定会气疯的,哈哈。看看它们还能不能用吧?」然后她就走回到空地,剩下男的在地上哀嚎著。
  那个女的就跟其他女的一边在数著那些钞票,一边嘻嘻哈哈地笑著……
  我看著那个男的躺在地上不会动了,我刚想过去看看他有没有事,突然听到他呻吟起来:「噢,宝贝……噢,宝贝……你真狠啊……」
  就在那时,我听到那些女人站的地方一阵骚乱。一看,有个女子拿著一张钞票举高,然后跟另外一个女子在争吵,而另外一个女子则拿著一张钞票走到街灯下面透过街灯的光仔细查看著那张钞票。
  「靠,糟了!」我听到躺在地上的男子大叫了一声。虽然可以明显看到他仍然处于剧痛状态,但是他很快爬了起来,开始蹒跚著夺路而逃。
  接下来的几秒钟,事情来得太快了,我已经不是很清楚记得发生了些什么。
  只记得那些女子全部向著男子逃跑的方向冲了过去,一下子冲过了我躲藏的地方,自然地其中有几个就发现了我,但是她们都没有停下来,只有其中离我最近的一个在冲过了几步之后停了下来看著我,原来是她!!!
  她转过身来,眼光直直地落在我身上,我看上去很可笑地蹲在一个箱子后面,被她看得浑身不自然。她恶狠狠地对我说:「你死定了。」惨了,我想这次肯定被海扁了,她肯定以为我是个偷窥狂。
  幸好她说完之后就继续去追那个男子了。在一栋楼的转角,她们兵分两路去包抄那个男子,我知道这样那个男子肯定是无路可逃了,果然我听到转角那里传来叫喊声,哀嚎声和一些凌乱的脚步声。
  我忍不住跟了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等我走到街角的转角处偷偷看过去的时候,我只能用血腥来形容冲突现场的情形,血腥程度比我见过的任何一场斗殴都有过而无不及。那名男子已经倒在地上,一群愤怒的女子对著他拳打脚踢(其实都是用脚踢)。各种各样的鞋子往他身上招呼,运动鞋……高跟皮靴……高跟松糕鞋……还有一些头尖的吓人的高跟鞋。
  那个可怜的男子躺在地上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只能尽力阻挡那些似乎大部分都是往他头部招呼的攻击。但我知道,他的胯裆也一定没少挨踢,因为这时他紧紧夹住双腿,一只手一直按在两腿中间。他一直往墙角蠕动,试图减少被攻击的面积,忙乱中他还成功抓住了一个想要他命的女子的脚。
  被他一拉,那个女子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另外一只脚上10厘米的高跟鞋鞋跟立刻向著他的脸部踹了过去。
  我没看到鞋跟踢中了男子什么地方,但是男子发出了一阵令人心寒的惨叫声,然后双手捂著脸部平躺在地上痛苦地抽搐。这时,他的裆部又完全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这些凶狠的女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个穿过膝高跟皮靴的女子走到他两腿中间,擡起皮靴重重地跺在他的裤裆处,然后我清楚地看到,她踩著他的裆部,靴跟在裤裆处慢慢移动著,似乎在调整位置,突然,她再次擡起皮靴,这次是用尖锐的靴跟连续往男子的裤裆踩了四五下,男子发出一阵鬼哭狼嚎,整个人坐了起来,皮靴女子再狠狠往他裤裆踢了一脚,男子就瘫倒在地上不断地作呕了。
  这时,一个女子把他的钱包拿了出来,跟原来那个高个女子走到街灯那里检查了。又有两个女子走过去把男子的两腿拉开,拉到几乎成一直线了,剩下的纷纷走到两脚的方向,然后一个个冲上去往男子的裤裆猛踢,可怜的男子根本没有反抗能力,被踢得不断呕吐,大概过了五分钟,男子已经晕厥过去。她们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时忽然响起了警笛的响声,那些女子才一个个向四面八方逃走,只剩下可怜的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那些妓女们一个个四散逃跑,只有我一个惊呆了,站在原地,看著警察们跳下警车,向四面追去,而另外几个则过去看看躺在地上的男子,然后开始对著无线电讲话。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这时我才惊醒过来,是刚才的女子还是警察呢?无论怎么样,现在我最重要的就是要逃跑,不然就麻烦了。忙乱中,我一手甩过去,感觉碰到了一个人的脸,同时地听到一个女子的闷哼声。我已不管那么多了,拔腿就跑,向著家的方向没命地狂奔。刚转过一个墙角,就看到一个女警察站在拐角处,我已经停不下来,一下子撞到她身上,但是她好像早有准备,一个熊抱把我抱起来,然后放下……
  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我的开衩处已经重重撞在她的膝盖上!下身一阵剧烈的痛楚传来,痛得我抱著蛋蛋,跳来跳去,最惨的还是被面前的女警调侃:「跑啊……为啥不跑了?你不是跑得很快的吗?」这时我的痛楚已经蔓延到小肚子,只能捂著肚子靠在墙上。MD她还在说风凉话,我盯著她,眼睛快要喷出火来。「怎么样,小子?不服气啊?」说著她毫无预兆地又一脚踢中我裆部,我惨叫一声捂著裆部跪在地上。这时几个警察冲了过来,将我两只手拷在身后。
  我刚想说我是无辜的。这时一个女子一边叫一边向著这边走来。「这小混蛋,刚才往我的脸上打了一拳!」原来是刚才我身后的女子,我现在才看清楚她。哇,原来是个美女警察,穿著警服、警裙和8厘米粗跟高跟鞋,看样子斯斯文文的,但是此刻似乎仍在盛怒之中。那些男警察说:「小丽,好吧,我们走开5分钟。」
  然后就全部走掉了,**,想玩私刑么?还有王法吗?小丽和刚才打我的那个女警一起向我包围过来,我这时连忙站起来,说:「别……别……我是个好人……我什么都没干……」
  「哈哈,真好笑,这个街区有好人的么?」小丽说著,突然一脚踢来,高跟鞋噗的一声结实地踢中我的蛋蛋,我呜呜叫著,马上蹲在地上,但我还是继续向她们解释我是无辜的。后面的女警把我提了起来,牢牢抱住,然后轮流用膝盖撞击我的胯下,才几下我就瘫软了,她们就由我跪在地上。但是那个美女女警仍然不解恨,抓著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拉了起来,然后毫无预兆地用膝盖撞向我的脸,我已经毫无躲闪的力量了,但是她的膝盖在我面前停住了,因为她的目的是……
  重重用鞋跟踩在我的蛋蛋上。「啊啊噢……呜呜……」我终于知道蛋蛋被踩的痛楚了,想不到这么美女女警心肠如此狠毒!
  然后听到她说:「不错。现在我感觉好多了。小子,今天就给点教训你,以后不要再拒捕了!」说完,她们两个一起把我拉了起来,因为我已经完全不会走路了,她们很仁慈地扶著我走向早已等待著的警车那。
  暴力街区5上了警车,他们让我蹲在座位的后面,并没有铐住我的双手,或许他们觉得根本不需要,因为我的双手始终在试图舒缓小腹的痛楚。途中隐约听到他们的无线电里面传来的消息,这次暴力事件他们只抓到了两个妓女,其他大部分都逃脱了。来到警局,我跟其中一个妓女一起被押解进去,我擡头一看,真是冤家路窄,又是她,她看到我冲我狠狠地瞪了一眼,我背后有点冰凉的感觉。
  在警察局里面例行办了一些手续,录了口供之后,突然有个人叫我,我一看,原来是住我隔壁的刘阿姨,我知道她在这里当警察,但是具体职位并不知道,今天她并没有穿警服,穿一件T恤,一条及膝牛仔裙,脚穿长筒皮靴。毕竟被请回警察局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很不好意思地向她解释,当然说得自己很无辜,只是刚好碰上打斗而已,刘阿姨听了点点头说:「唉,这个地方的治安真是让我们很头痛。」
  我正庆幸蒙混过关,突然看到那个妓女的眼光径直瞪著我,眼里好像要喷出火来。我心里想,大姐您该不会认为是我报的警吧?我自己也被狠揍了一顿。这时刚才那个美女警察小丽坏笑著走过来跟我道歉,说刚才一场误会,美女向我道歉,纵然受了一点委屈,但我想作为一个男子汉要大方一点,于是我欣然跟她握手,接受她的道歉。她凑到我耳边小声地说:「帅哥,咱们下次再玩过。」
  这时,刘阿姨说我可以回家了,我就向著警局门口走去,那个妓女还在录口供,看来她比较麻烦,当我快要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突然一跃而起,闪电般一脚向我的要害踹过来,我毫无防备地被她的高跟鞋一脚踹中要害,马上惨叫一声捂著要害跪在地上,接著头部又挨了两下,鞋跟踹在头皮上,火辣辣地痛,但是我只感到裆部的痛楚越来越厉害。攻击没有继续,看样子她被其他警员拉住了,我擡头看过去,她仍然想冲过来继续攻击我,但是被几个警察奋力拉住,我才得以幸免。
  这时,刘阿姨冲过来,看样子她很生气,她嘴里嚷著「敢在我们的地方撒野」,接著狠狠一个侧踢,向著被警员们拉住,毫无反抗能力的那个妓女的要害踹去,皮靴的鞋跟深深地陷入了她的裙子里面,妓女被踹得飞出两三米,倒在地上,她一阵胸闷恶心,按著自己的胸部直反胃,刘阿姨的怒火仍未平息,她快步走过去,擡起皮靴又狠狠地跺在妓女的阴部,妓女凄厉地惨叫起来,刘阿姨则继续碾了几下,才让她蜷成虾米状满地打滚。
  接著,刘阿姨让两个男警员送我回家,她自己留在警局继续审讯这个妓女。
  但我知道,一般来说那个妓女不用多久就会放出来的,到时我就惨了。
  暴力街区6回到家,妈妈和姐姐早已在客厅等著我,妈妈一副很担心的样子,两位警员早已受刘阿姨所托,详细跟妈妈解释,尽量帮我说了不少好话,之后,妈妈送两位警察出去。不知道是否我的错觉,我老是觉得姐姐不怀好意地盯著我看。
  送走了警察之后,妈妈叫我回房间休息,她也回她的房间了,我进了房间刚想关门,姐姐一闪身进了我房间,顺手把门关上。
  我有点心虚地问:「你进来干嘛?」姐姐没有回答,突然抓著我的胳膊狠狠用膝盖顶了我蛋蛋,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这个膝顶实在来势太凶猛,加上我的蛋蛋早已受伤,怎么再能承受这千钧一击,我哼都哼不出一声,就乖乖蹲在地上满地滚。
  「怎么今天没有带上你的罩杯吗?」姐姐还不忘调侃我一番。然后她蹲下来笑眯眯地抓我两只脚,我当然不想被她抓住,但是我已经太虚弱了,毫无反抗能力,轻易被她抓著两只脚站了起来。接著她把高跟鞋踩在我两腿中间,慢慢地调整位置,很快她的鞋跟找到了我的蛋蛋,随著她的高跟鞋向下施加压力,我感觉下身痛得像火烧一样。姐姐开始发话了:「老实告诉我,我的小猪钱罐是不是你拿的?」说著她的高跟鞋突然向下猛踩。
  「噢…………」我痛得惨叫起来,那些钱还在我口袋里面,剧痛中我在心里盘算著,如果交出来,肯定也免不了一顿狠揍,而且我还没去享受一番呢,但是如果不交,姐姐怎么肯罢休……但是很快我就放弃了抵抗的念头,姐姐没有给我太多时间考虑,第二脚又狠狠踩在我蛋蛋上,准确无误钉在我一个蛋蛋上,「呜……」我实在受不了了,忍著剧痛勉强从口袋里面拿出那些钱,姐姐拿回钱之后,还不解恨,又忘我两腿中间狠狠踢了几脚,我马上好像发了狂一样,满地打滚,不断哀号。
  老妈听到了声音,赶忙过来看个究竟,我这时已经不会说话了,姐姐当然一五一十向老妈告状,老妈听了之后,很严肃地看著依旧躺在地上不会动的我,究竟老妈会怎么样惩罚我呢?请留意下集。
  暴力街区7上次说到姐姐把我偷钱的事告诉了妈妈,妈妈到底会怎么样惩罚我呢?
  妈妈想了一会儿,说:「最近附近的治安不是很好,我也很担心你姐姐的安全,最近我教了她一些防身自卫术,这样吧,就罚你当她的陪练。」我刚想表示异议,老妈继续说:「我不是叫你戴上护具的吗?怎么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快去,不要磨磨蹭蹭的。」
  当我带上防具从房间里出来,老妈已经去了厨房了,我发现老姐幸灾乐祸的看著我,巨不爽,老姐问:「准备好了没有?」不等我回答就一脚踢过来,我可不想被她玩,我双腿夹住她的脚,然后一把把她推开,我扔下一句:「我可没心情陪你玩。」就往外走。
  姐姐立刻大叫:「妈妈,他不肯陪我练习!」等我走到门口,妈妈早就站在那里等著我来,她一声不吭就嗖的一脚踢过来,妈妈今天穿的是尖头的高跟皮靴,皮靴的尖头准确地命中戴在我裆部的护具上,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虽然有护具的保护,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有一些径直传到了我的蛋蛋上,我立刻感到一阵恶心,无力地蹲在地上。妈妈见状就问我:「怎么了?那个东西没有作用吗?」
  我连忙忍痛站起来,说:「不会啊,我觉得很有用!」我不想辜负妈妈的一片好心。但是老妈随即沈下脸对我说:「如果你敢不陪你姐姐练习,信不信我把你的护具扯下来再踢你,看你还敢不敢不听话?」我听了心里直发抖,难以想象,如果不戴护具被妈妈一脚踢中蛋蛋是什么感觉。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只好乖乖回到客厅里。
  姐姐坏笑地等著我:「乖乖听我话,不然有你好看的。」姐姐让我趴在桌子上,两腿张开背对著她。她慢慢走到我后面,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格格的声音,声音伴随著恐惧越来越近了,然后……第一脚毫无预兆,噗的一声,还好,没有刚才妈妈那脚的力度,只是有一点点感觉。
  但是接著姐姐像发了疯一样,用高跟鞋不断踢我,连续踢了十几脚,一边踢还一边发出吆喝声,让人很不爽,我刚想转过身对她说不要吵著别人,身体一动,被她一脚踢中了没有护具防护的软组织,虽然不是踢中蛋蛋,但是仍然好像火烧一样的痛,我不禁微微夹起双腿,但是姐姐开始用鞋尖踹我的护具,我万万没有料到姐姐心里恶毒的想法,等我发现我的护具被踹离了原来的位置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的蛋蛋已经有一些暴露了出来,接下来的一脚恰恰准确命中那个位置!
  「呜……」我痛得哀号出声,捂著裆部躺在地上,姐姐走过来,高跟鞋继续往我两腿中间踢,踢中的首先是我的手指,我痛得连忙缩回手。姐姐蹲下身,我感觉她在拉我的护具,此时我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已经不太清楚姐姐到底在干什么了,更不要说抵抗,接著听到姐姐的高跟鞋向门口走去,越走越远。
  我想,大概是她踢累了踢够了吧,应该已经没事了吧,但是我错了,接著听到高跟鞋急促地往这边跑过来,接著裆部狠狠挨了一记,原来姐姐是故意移开我的护具,好让她可以直接用高跟鞋踢我的蛋蛋,下体的剧痛难以忍受,我哀号一声,晕死过去。
  等我醒过来发现我睡在自己的床上,下身依旧痛得不行,我勉强走出去,妈妈看我醒了,连忙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我听姐姐说了,她不小心踢到了你的蛋蛋。」MD,这个贱人在撒谎!我很气愤的表示抗议:「妈妈,这个贱人在撒谎,她是故意的!」谁知道还被老妈拧我耳朵:「你怎么可以这样叫你姐姐?」
  我满肚子气没地方出,想起邻居阿玲曾经说过教我如何对付女孩子踢裆部的招数,于是我决定去找她学几招,以后好对付姐姐和那个妓女!
  暴力街区8上集说到我因为偷了姐姐的钱,被她狠狠地修理了一翻,因此我怀恨在心,决定向隔壁的玲姐拜师学艺。
  这天我在床上休息了好一会,下体才没有那么痛楚,但是还是微微肿了起来,没法戴上护具,我就随手把它扔到一边,到隔壁去找玲姐了。我向玲姐道明来意,玲姐很高兴地说:「你终于来了,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玲姐开始说到:「我问你:楼下那帮女人喜欢用什么招数?」我不假思索地说:「用脚踢男生的要害部位!」我是深有体会啊!玲姐接著说:「俗话说:打蛇打七寸。女生要对付男生,最好的招数肯定是打要害位置,而男生最大的要害当数裆部。通常来说,攻击裆部可以用手、肘、膝和脚,其中脚的攻击距离是最远的。古语有云:一寸长,一寸强。
  脚的攻击距离比上肢要长,这对身体力量比男生要弱的女生来说是很有利的,但是缺点就是攻击距离长了,力量就会削弱,而穿上鞋头和鞋跟都很尖锐的高跟鞋就可以很好地弥补这个缺点。对一般女生来说,穿上高跟鞋活动就不方便,身体很容易失去平衡,但是现在很多女生通过锻炼已经克服了这点,就像我,穿上高跟鞋依然可以健步如飞,我想楼下那帮臭妓女一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说高跟鞋是美丽而致命的。
  玲姐又说到:「所有的攻击来说,最致命的是被捏住,但是这样一来双方就是近身肉搏了,意味著男生也同样有机会发出致命的一击,这对女生比较不利,肘击和膝顶也是同样道理,所以我今天先教你怎么样对付脚踢。」
  「对付脚踢,首先要能觉察到对方的攻击意图,否则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被踢趴下了。」说著她突然起脚向我踢过来,她的鞋尖在离我蛋蛋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吓了一身冷汗,玲姐笑著说:「看吧?所以你要仔细留意对方的动作,如果觉察到对方要踢你,可以有几招化解,第一招是夹住对方的脚,第二招是用手格挡,第三招是稍微弯腰避开再顺势抓住对方的脚,这招需要一定的技巧,不然反而容易弄巧反拙。现在来实战训练,小心看著我的脚。」说著,她又是一脚向我下体踢来,我连忙用手一挡,啪的一声,我的手被踢中,哇,整个手臂都麻掉了。
  「再来」她又起脚踢来,我这次不敢再用手挡,马上双脚一夹,谁知道玲姐并没有踢过来,等我夹著脚站在那里的时候,她突然变招,一个前冲腿,坚硬的鞋跟就踹中我的蛋蛋,幸亏她没怎么用力,但是我还是惨叫著倒在地上。「这招是告诉你,不要机械地被动防御,关键是要做到比对手快一步。」就这样,跟玲姐连续练习了几天,我终于学会了一些基本的格斗招式,我想,以后就不用被她们欺负了。
  暴力街区9上集说到,我连续几个晚上跟隔壁玲姐学习一些基本的街头格斗技巧,日子倒也过得平静,加上姐姐这几天也没拿我怎么样,所以我除了晚上睡觉前幻想一下跟喜欢的女明星缠绵一翻之外,也没有太多的事情,每天就是上学回家的。可是好景不长,这天我收到了两个坏消息,一个是从隔壁刘阿姨那里得知那个妓女已经拘留期满被放了出来,更坏的消息就是从一个自称认识很多黑社会的死党那里得知,那个妓女已经到处打听我的底细,还到处扬言要让我好看!
  虽然那些小混混依然被关在牢里,但是我经过那晚的亲眼所见之后,我现在知道被那帮妓女抓到结果会更悲惨——被小混混抓到大不了就是挨一顿揍,休息几天又是一条好汉,被那帮魔女抓到了,恐怕这辈子的幸福都难保。
  所以我现在出门都提心吊胆的,上学放学都净往人多的地方转,晚上根本不敢出门,最多就敢到隔壁玲姐那里去。玲姐听说了之后,说:「怕什么,正好可以用我教你的教训一下那些臭女人!」我一想起那晚那个男子的惨状,我就直打哆嗦,我躲还怕躲不过,要我正面去找她们麻烦?就算吃了豹子胆我也不敢。玲姐看我怕成这样,直骂我窝囊,然后又很义薄云天地说:「这样吧,我们一起找那个妓女出来『讲数』,你把事情解释清楚,事情与你无关就行了。」我说:「万一她们不相信怎么办?」玲姐拍拍我说:「有我在,动起手也不怕她们!」
  于是我请那位兄弟帮我约了那个妓女,结果她约我们到学校附近一片树林里讲数。约定的那天下午,玲姐陪我到树林那边找她们,我打量了玲姐,穿著紧身的牛仔裙,闪亮的银色尖头高跟鞋,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她笑著说:「最好她们乖乖了事,不然我让她们好看!」
  我对她们肯乖乖了事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所以我今天戴上了我的护裆,以防万一。
  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树林,那个妓女已经在等著我们,居然只有她一个人,我想可能她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来吧,我就没那么害怕了。她先开口了:「小子,你**做事没点正大光明,开始是偷窥我,然后又叫警察抓我们的姐妹,现在又找个女的来帮忙,你算什么男人?有本事就跟我单挑!」
  被她一轮机关枪式的质问,我一时语塞,好像她说得也有些是对的,我不知道怎么开始解释,旁边的玲姐就说话了:「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我只是来告诉你,之前的事情大家误会了,并不是他报的警。」那个妓女斜视玲姐,不屑地说:「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玲姐被她气得大怒,说:「你个三八,你会后悔的。」
  妓女还是一脸不屑,嘴角瞄了瞄我们身后,说:「小妹妹,话别说得太早,想靠人多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啊?你看看后面,看谁会后悔。」我一看,后面早已站著6个女子,有高有矮,但全部都是满脸凶神恶煞。玲姐也有点底气不足了,说:「你们想怎么样?告诉你,我妈妈是这里的警察,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叫妈妈把你们全部抓去坐牢。」
  那个妓女听了之后,突然变得阴森森的,说:「哦,原来是你,你们是邻居是吧?哈哈,来得正好,哈哈!」我突然想起警局里面的一幕,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玲姐的妈妈那天狠狠揍了妓女一顿,没想到她连玲姐都打听到了,看来今天这一架在所难免。既然这样,不如先发制人还有点胜算,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叫一声:「玲姐,这个交给我,你小心后面。」
  就向著眼前这个妓女冲过去,可是妓女的动作更快,嗖的一脚直踢向我两腿中间,我马上双腿一夹,虽然还是被踢中了,但是我有护具的保护,根本不痛,轮到我了,我怎么说也是打过几次架的,我一拳就往妓女的鼻子打过去,但是只打中了她的脸颊,她叫了一声,缩回脚捂著脸踉跄后退,跌倒在地,我冲上去狠狠往她小肚子踢了一脚,她呜呜地哀号著缩成一团。
  我马上回头来帮玲姐的忙,看到她背靠著一个大树,被5名女子围攻,另外一名女子则捂著下阴蹲在一边,这时玲姐只有招架之力了,肚子上还不是被踢一脚,忽然,一个穿高跟皮靴的女子一脚踢在玲姐两腿中间,我想玲姐这次惨了,连忙冲过去帮忙,谁知道玲姐双腿绷紧之后,那条牛仔裙居然好像盔甲一样有保护作用,皮鞋踢到了砰的一声弹了回来,原来她的牛仔裙还有这样的作用。
  那些女的看到我,有两个就过来招呼我。一个比我高一个头,穿紧身牛仔裤,运动鞋,另一个穿类似花花公子那种兔子装,脚蹬墨绿色的高跟鞋。这时被我打倒的那个妓女说:「小心,他那里有个罩杯。」
  这两个女子马上互相点点头,分两边夹攻我,我打倒了一个,信心大增,向著高大的虚晃一下,却向兔子装冲过去,我觉得她矮小一点,先打倒她。她没料到我突然向她发难,想一脚踢我蛋蛋,但是又硬生生地改为踢我小肚子,被我轻松抓住她的脚,然后一脚踹她腹部,把她踹倒在地。但后面的牛仔裤动作很快,一把抓我的头发向后扯,我吃痛连忙拉她的手,她又一拳打我的肾部,我呜呜惨叫。
  她左手拉著我的头发,右手勒著我的颈,我马上感到喘不过气,只好拉她勒我的手,这时候,兔子装爬了起来,冲过来飞起一脚,鞋跟踹中了我的小肚子,一阵剧烈的痛楚立刻传遍五脏六腑,牛仔裤放下我,让我无力地倒在地上,接著,牛仔裤又是一脚踏在我的腹部,我惨叫一声,感觉胃里的东西都在翻腾,直想呕吐,紧接著,兔子装的尖头高跟鞋往我的头部又是一脚,我的耳朵顿时嗡嗡叫,感到天旋地转,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
  她们没有继续蹂躏我,而是回去帮忙对付玲姐。我躺在地上,朦胧地看到玲姐又抓住一个女子踢她要害的空隙,反过来用鞋跟狠狠踹中那个女子的胯下,让她捧著胯下跳来跳去。但是加上这两个之后,还是有四个女子围攻她。
  不想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刚才那个牛仔裤力气最大,她连续的猛烈攻击把玲姐逼得离开了靠背的大树,刚才那个兔子装看准机会,一个教科书式的扫堂腿扫中玲姐的高跟鞋,玲姐一个踉跄,四脚朝天地摔在地上,这时其余三个好像饿狼一样扑过去,牛仔裤一脚踩在玲姐的胸部,压得她起不来,然后另外一个女子,穿一身黑色的装束,黑色的大衣,黑色的超短裙淹没在大衣里面,黑色的丝袜,最要命的是脚上的黑色高跟鞋,那鞋尖简直跟刀子没什么两样,整整有10厘米长!
  她冲到玲姐两脚之间,利用冲力狠狠一脚往玲姐的裙里面踢进去,刀子一样的鞋尖就这样插入了玲姐毫无保护的要害地方!我知道,裆部对于女生来说一样是致命要害,玲姐声嘶力竭地惨叫起来,猛力推开牛仔裤的脚,紧紧抱著胯下不断哀号著,显然也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
  还有一个穿及膝长筒皮靴的,刚才运动战中很难踢到玲姐,反而被玲姐打了几拳,现在就来找玲姐出气,她抓著玲姐的脚分开,还让其他女子帮她拉开玲姐捂著阴部的手,然后用鞋跟往玲姐的牛仔裙里猛踩,玲姐又是一阵阵的惨叫,最后她们把玲姐放下,可怜的玲姐下面已经流血了。
  要想知道我们的结果怎么样,请留意下集。我和玲姐,像两条死鱼一样,被她们扔在木屋的地板上,我看玲姐已经痛得快晕过去了,幸好下面已经不再流血。
  我的护裆早已被牛仔裤女郎拔了出来,这时为首的妓女嬉皮笑脸的向我走了过来,这时她换上了一套全黑的皮质女王装:皮质女抹胸、皮短裙、皮手套、皮质高跟鞋,手上还拿著一条闪著幽幽亮光的黑色皮鞭,看到这份架势,我马上清醒了许多。「来,老娘今天给你免费玩一次制服诱惑!」
  说著,妓女手上那皮鞭就劈头盖脸的向我抽下来,抽得我身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我抱头闪躲,但是这疯女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感觉快要被她抽得皮开肉绽了,我顾不得身上剧痛,伸手乱抓,终于成功抓住了皮鞭,一把扯过来,把妓女扯得一个踉跄,妓女看我要夺皮鞭,忽然用高跟鞋往我两腿中间狠狠踩下来!
  「啊……」我感到一阵窒息般的剧痛从下体传来,紧接著是一阵强烈的恶心干呕,我无力地放开了手上的皮鞭,很快的,脸上又挨了几鞭,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渐渐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在木屋的二楼走廊上,玲姐在我不远处,我们俩都被她们用粗绳子结实地绑在了木柱子上,我实在太虚弱了,朦朦胧胧地我再次晕了过去。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朦胧中一阵嘈杂声从一楼大门处传来,我从二楼的窗口看出去,原来是玲姐的妈妈刘阿姨,刘阿姨来救我们了!我尽力地大声呼叫,但是马上被人一下子捏住了我的蛋蛋,立刻痛得我发不出声音,这时我才发现我和玲姐的旁边各有一名妓女,在我旁边这时捏住我蛋蛋的是一身黑衣服的那名妓女,玲姐旁边是那个非主流妓女,穿一条牛仔短裤和一双运动板鞋的,手上拿著一把闪闪发亮的匕首,正抵在了玲姐的裙子上。我知道,妓女们是早已准备好的,看来这次情况不妙了。
  这时,刘阿姨向著二楼的方向望过来,却听到妓女头说:「这是我的地盘,就要按我的规矩办,你如果耍花样的话,我就让你女儿以后做不成女人!阿爆,你来盘一下她!」
  那个穿牛仔裤运动鞋的高个妓女应了一声,上前去搜刘阿姨的身,阿姨今天没有穿警服,穿一件粉红色的衬衣,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一双白色高跟鞋。牛仔裤妓女搜遍了全身,从阿姨身上搜出了一叠一百块,妓女头接过去数了一下,忽然对牛仔裤使了个颜色,牛仔裤从后紧紧抱住刘阿姨,妓女头甩甩手上的钱,说:「数目不对啊?」
  阿姨说:「我暂时只能筹到这么多,要不要是你的事!」妓女头没说话,突然飞起一脚,重重踢在阿姨裆部!阿姨强忍著没叫出声,但是可以看出也极度痛苦,妓女头连续踹出几脚,恶毒地专用她那尖锐的鞋跟往阿姨的裤裆踹上去。
  到第三脚,阿姨终于痛得惨叫起来,阿姨是一名养尊处优的高级女警,什么时候试过现在这样,任人往自己的下身要害恣意攻击啊,当然是吃不消了。牛仔裤放开她,让她躺在地上。
  妓女头恶狠狠地说:「跟我耍花样,看我不给点颜色你看看。」说罢,她又对著另外一个妓女使了个眼色,那个穿高跟皮靴的妓女马上上去,重重一脚踏在阿姨的阴户上!「啊……」阿姨马上痛得死去活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玲姐这时不忍心看下去,扭过了头,我则感到一阵绝望。就在这时,听到玲姐旁边的妓女发出一声呻吟,我一看,只见她扔掉了匕首,捂著裆部跪在地上,在她身后出现了一个女警,不是别人,正是小丽,今天小丽仍旧穿著一身警服,一条及膝中裙和一双粗跟皮靴,从后偷袭得手之后,小丽一脚把匕首踢开一边,一个手刀劈在妓女的后背上,妓女应声倒在地上,动惮不得。
  我身边的黑衣妓女看到小丽,马上上前对她展开猛烈攻击,小丽虽然奋力应战,但是似乎不是黑衣妓女的对手,被她用高跟鞋的尖头几次踢中下阴要害,痛得她捂著裙子连连后退,这时忽然另外一名女警也上了二楼,我认得这就是小丽的拍档,那天有份一起对付我的女警,她今天穿一条黑色长裤,一双黑色高跟鞋,一上来就与小丽联手对付黑衣妓女,妓女双拳难敌四手,被女警们几下拳脚打得口鼻出血,倒在地上。
  楼下的牛仔裤妓女和兔子装妓女听到楼上的声响,马上上来看个究竟,于是两名女警还没来得及解救我和玲姐,就立刻要对付两名妓女了。她们从走廊这边一直打到一个房间里,我就看不到了,但是不时听到小丽和另外一名女警的娇喘声,想必她们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而且我这时仍旧迷迷糊糊的,这时有个人也潜了进来,开始解开我的绳子,我一看,原来是姐姐,姐姐和老妈肯定也是潜伏在附近,等女警潜入之后,姐姐顺利也跟著来解救了我们,我们一路没有遇到阻拦,一直摸到了一楼,从窗户爬了出去,姐姐把我们领到了树丛里一辆越野车上,姐姐就折回去,她斗志高昂地叫嚷著要让那些风骚的三八付出代价,我想可能她们之前就有过节吧,因为姐姐半点心疼我的意思都没有。从越野车上,我可以隐约看到木屋前的情况,其他的则是当事人事后自己复述的。
  就从女警与妓女的打斗开始说吧,牛仔裤和兔子装妓女看样子是妓女头手下的悍将,拳脚凶猛狠辣无比,让女警们只有招架之功,难有还手之力。
  其中兔子装更是阴险恶毒,不时使出各种阴险招数,指甲挖眼、手刀封喉、直拳袭胸、高跟撩阴,与她对打的长裤女警完全不是对手,一阵下来,身上多处受伤,行动迟缓了下来,紧接著被兔子装一个冲腿重重踹在裆部,马上捂住下阴蹲在地上,痛得说不出话。
  这边厢,小丽与牛仔裤打个平手,相互都被对方来了几下,渐渐牛仔裤有点体力不支,被小丽占了上风,可是这时兔子装来帮忙了,小丽浑然不知,兔子装从旁一脚踢中了小丽的肋部,小丽马上捂著肋下,牛仔裤一把抓住小丽的头发,向后猛扯,小丽只好用手去掰牛仔裤的手,这时兔子装再次发难,一个侧踢,那尖锐的高跟鞋深深陷入了小丽的裙子里,小丽马上痛楚地捂著下阴,低头弯腰。
  牛仔裤一擡膝盖,撞在小丽脸上,把她撞得仰面倒地,兔子装跑上去,狠狠一脚往小丽裙子里踢,小丽惨叫著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楼空地的形势却发生了大逆转,首先躺在地上的刘阿姨突然擡脚踹中了皮靴妓女的裆部,让她痛苦倒地,起来的时候又往她下阴猛踩几脚,皮靴妓女马上痛晕过去,妓女头子刚发现刘阿姨的反击,这时老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趁著妓女头分神的光景,老妈的尖头皮靴已经踢中了她的裆部——今天老妈穿著一条两边开叉的牛仔中裙,一双及膝高跟皮靴——我是深刻了解被老妈那高跟皮靴尖头踢裆的威力,所以我知道妓女头此刻一定是痛不欲生的,果然,妓女头马上捂著裆部痛苦倒地。这时,楼上两名妓女冲了下来,对付刘阿姨和老妈。
  兔子装来招呼老妈,兔子装仍旧使出那些阴毒的招式,老妈没占多少便宜,反倒被兔子装的高跟鞋几次踢到了裆部,幸好她的裙子比较厚,勉强还能抵挡一下。
  老妈发怒了,连续踢出几脚,皮靴尖头直取兔子装两腿中间,兔子连忙用手挡住,连连后退,退到墙边的时候,老妈整个人扑上去,与兔子装扭打在一起,兔子装力气上完全输给老妈,被老妈轻松抓住,接著狠狠一个膝撞,顶在小肚子上,撞得兔子装马上吐出一口苦水,接著老妈把她紧紧按在墙上,我知道兔子装这次难逃一劫了。
  果然,老妈用膝盖猛顶兔子装下阴,兔子装马上发出一阵鬼哭狼嚎,几下子就让她倒在地上,满地打滚起来。
  可是另一边的刘阿姨则没有那么风光,刘阿姨力气还没有恢复,对付身强力壮的牛仔裤妓女有点吃力,勉强对打了几下就已经气喘吁吁,被牛仔裤一个熊抱抱了起来,接著把她的裆部往自己膝盖上猛撞下去,惨叫一声就倒地不起了。
  这时姐姐来到,看到地上躺著的妓女头,想上去给点颜色她看看。可是刚刚走到跟前,冷不防被妓女头用高跟鞋狠狠踹在了小腿胫骨上,姐姐尖叫一声,捂著小腿倒在地上,痛得满地打滚,妓女头慢慢站起来,等姐姐打滚打累了,又是一脚跺在同样的痛处,姐姐又是惨叫连连,然后妓女头把姐姐受伤的那只脚抓起来用力猛捏猛扭,姐姐那个痛啊,最后妓女头用尖锐的鞋跟狠狠踩在姐姐下阴里,姐姐痛得不断求饶,可是妓女头仍然用力碾著她的下阴要害,不用多久姐姐就痛得晕了过去。
  老妈看到姐姐被打,想来救,可是被牛仔裤抱著,用膝盖猛撞下阴,牛仔裤撞了几下,看老妈两眼翻白,看样子支持不住了,等她刚放开手,老妈突然好像一只发狂的母狮子,反过来用膝盖猛撞牛仔裤十几下,牛仔裤最后已经口吐白沫,像堆烂泥一样瘫倒在地。
  可是老妈忘记了后面的妓女头,妓女头看到老妈发狂的样子,没有跟她正面对打,她绕到老妈后面,用脚从后面一绊,把老妈整个人绊倒在地上,然后把老妈两只脚抓住擡起分开,紧接著她用高跟鞋疯狂地往老妈的牛仔裙里猛踩猛跺,那里毫无保护,连老妈也吃不消这样的毒打,痛得她惨叫连连。
  最后关键时刻,是刘阿姨站起来,只见她一闪身上去,一手掐住妓女头的脖子,把她拉开,然后双手开弓,连续掌掴了妓女头几下耳光,在妓女头被打得眼冒金星之时,刘阿姨猛擡膝盖,重重撞在妓女头的皮裙里面,妓女头立刻发出一声天籁般的尖叫,捂著两腿中间,倒在地上缩成一团。
  据玲姐后来介绍,这招「左右开弓加绝户撩阴顶」,是刘阿姨专门用来对付色狼和强奸犯的绝招,妓女头这次恐怕几个月都接不了客人了。
  总之,最后我们这边是险胜,妓女们全部七人全部被刘阿姨抓回了警局关了起来,我起码有一段时间是不用提心吊胆了,但我知道迟早有一天她们会放出来的。后记妓女们被抓,据闻这次是绑架勒索罪,要关上好一阵子,至少这几年我是不用担惊受怕了,但是迟早有天她们还会出现。
  另一边,我还是继续活在老妈和姐姐的压迫虐待之下,直到高中毕业,我最终没有考上大学,而玲姐则顺利考入警校,跟随她妈妈当上了女警。而我,则到了一个夜总会当侍应,后来发生的事,记录在《罪恶街区》的续集《我在夜总会的日子》里面,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