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的熟女妈妈们最好骑》

  徐子强,还是个念高中的学生,家庭富裕,读的私立学校,学费相当贵,但是他的父母有钱,也一点不在乎一学期数千元的学费,他的功课平平,还算过得去。
  在廿多年前,虽无色情录影带可看,但是色情小说、春宫电影及男女现场表演也不少。
  他的同学施国华,也是富家子弟,性趣和我相同,星期天我俩时常结伴去看小电影,看完之后使我的鸡巴是又硬又翘,真是难受死了。
  施国华看完之后每次都跑去妓女户去找妓女发泄他的性欲;我因怕得性病,不敢前去嫖妓,再则我的父亲很凶狠,若是被他知道我去玩妓女,不把我打个半死才怪!所以我不敢去玩,实在无法忍受了,只好用手淫来自慰,暂时解决。
  若是白天看到美艳性感的女人,晚上就会胡思乱想;总是想和女人来一次真枪实刀的大干一番,不管是老是少是美是丑,只要有两个奶,一个洞就行了。想不到真的如愿以偿了。星期六放学后到和施同学约好明天九点到他家去玩,再一同去玩。
  到了施家按了电铃,传出一声︰「是谁呀!」
  「是我!徐子强。」
  我一听到这娇滴滴的声音,以为是他的妹妹美华。
  「啪!」的一声,铁门的自动门所开了,我进了铁门后,顺手关好了门,走进约三、四十坪的大花园,一眼就看见施同学的单车放在那里,就知道他还在家中等我。走过花园来到客厅的大门,大门是施妈妈来开的。
  施妈妈穿著一件黑色半透明的睡袍,是在前胸左右交叉开的,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面,睡袍的下面向两边分开,粉嫩的大腿也露在外面,雪白如雪。
  施妈妈被我看得莫名其妙的粉脸飞红,忙的把睡袍前面拉紧,她这一拉不要紧,顿时把两个大乳房挺的更出来,我的心当整个收紧起来了,原来施妈妈没穿奶罩,那两个大乳房紧贴在睡袍上,连那两颗奶头也都很清晰的显露出来,真是使我看得魂魄欲飘,大鸡巴是愈来愈硬挺了。
  施妈妈看见我胯下高挺的鸡巴,也看的她脸上一排红彩,水汪汪的媚眼满含春意。
  我是第一次到施同学的家里来,想不到她妈妈都快四十岁了,是那样娇艳漂亮迷人。
  「请问你是谁?」施妈妈娇声细语的问道。
  「我是施国华的同学,名叫徐子强,昨天在学校约好的,今天出去玩!您大概就是施妈妈吧?」
  「是的!我就是施国华的妈妈!」
  「施妈妈您好!国华人呢?」
  「谢谢,你好!国华和他爸爸昨晚有事到中部去了!」
  「啊!那就算了!谢谢施妈妈我回家去了。」
  「真对不起!你打从老远的来,坐一会再走吧!」
  「不好意思,打扰施妈妈!」
  「没关系!你是国华的好同学,也和我的孩子一样,别客气,施妈妈一人在家很无聊,国华的妹妹一大早就出去玩了,就留下来陪施妈妈聊聊天吧!」说完伸出玉手,拉著我的手走进客厅。
  我的手被她拉著,感觉施妈妈的玉手软绵绵、滑溜溜的好舒服,我是平生第一次被女人的手拉著,一股电流流向全身,像著魔似的跟著施妈妈来到客厅里坐下。
  「子强!你先坐下,我去泡杯茶来。」说完扭著肥臀而去,一扭一摆的背影真是好看。
  正在一阵胡思乱想的时候,施妈妈向我走来。在她走动的时,胸前的一对大乳房不停的颤抖著,当她把茶放下一弯腰,施妈妈的一对大乳房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的眼前。
  因为距离太近,雪白色的乳房及红色的奶头得以清晰的看得一清二楚。使我看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浑身发热,鸡巴也更形兴奋,真想伸手过去抚摸那两个大乳房,但是一想到她是国华的妈妈,我又不敢了。
  施妈妈放好茶之后,就做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中间虽然隔著一张茶,但是对面的施妈妈的身体,我都看得很清楚。
  当施妈妈坐下时,睡袍的下摆很自然的就上升到膝盖以上,而两边分开。有时双腿并齐,有时双腿分开,连那白色透明的三角裤及那阴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阴毛都看到了,更使我看的兴奋不已。
  施妈妈刚开始还不太留意我在偷看她裙下的风光,尚在有说有笑的聊天著,后来看到我那色瞇瞇的眼神,不实在看她胸前大乳房,又不时的再看她的三角地带,使得施妈妈粉脸通红全身发热了起来,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女人就算心中想和你做爱,但她们天生就害羞,就算千肯万应也不敢有所行动,除非是女色情狂,要不然都是男性主动调情才能得到手。
  于是我就先拿语言去打动她,看她的反应如何,再做进一部的行动。
  「施妈妈!它们都不在家,您一个人不感到寂寞吗?」
  「就是嘛!所以要你留下来和我聊天才能解除我心中的寂寞。」
  「那么我陪施妈妈去看场电影,再到街上逛逛好吗?」
  「大热天跑出去热死人了!再说家里又没有人照顾,怕小偷来……」
  「那么就不出去了,我就在这陪施妈妈吧!」
  施太太听了,深情的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忽然听她一声长叹的道︰「唉!要是国华和美华有你一半孝顺就好了」
  我听到她这么一说,马上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拉著她肥白玉嫩的手道︰「施妈妈!你刚不是说把我当儿子一样看待吗?我就做你的干儿子好了。」我边说边故意把头倒在她的乳沟之间。
  她口中说道︰「我有资格当你的干妈吗?」
  「您怎么没有资格呢?国华还大我三个多月,别说当干妈妈!就是亲妈妈也可以当!」我说完故意把双手搂著她的腰,用面颊在她的大乳房上拚命的揉搓起来。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施妈妈被我揉搓得喘著气说道︰「好了!别再揉了,我答应你就是了,真是个磨死人的东西。」
  我一听大喜,再抱住她的粉颊一阵狂吻,然后再吻上她的红唇。
  她「哦哦」的呻吟著,将香舌伸进我的口中,我先吸吮一阵后再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我觉得它比我还会吸吮。
  我将一手伸入她的睡袍中,摸著真真实实的大乳房。真是美极了!又滑又嫩还有弹性。两粒奶头被我捏得硬了起来。
  「嗯!不要这样嘛!快放手……」施妈妈把我的双手用力推开,娇喘呼呼的道︰「子强!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她嘴里虽然斥责著我,可是没有生气的样子,大概是被我摸得很舒服。
  「干妈!你没有听人家讲;有奶就是娘这一句话,干儿子要吃干妈的奶。」
  施妈妈娇羞满面的说道︰「不行!」
  「为什么不行?」
  「干妈的奶只给干爸吃,还有我的儿女们在小时后吃!怎么能给你吃呢?你又不是我亲生的儿子!」
  「隔开您儿女不说,它们都已经长大,为什么还给干爸吃呢?」
  「他是干妈的丈夫,他要摸要吃当然给他嘛!」
  「为什么他要摸要吃呢?」
  「这个……小鬼!你懂得什么?」
  「干妈!我不是小鬼了,什么都懂,包括男女那一套!」
  「你呀!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真像只色狼!」
  「好啊!干妈骂我是色狼,我就做只色狼,把你这只小棉羊给吃掉!」
  说著我一手去攻击她的大乳房,一手深入她的两腿之间三角地带,毫不客气的伸进三角裤里面,摸到了一大片阴毛。
  施妈妈被我突然偷袭的举动,吓得大叫︰「哎呀!你……」
  上身一阵闪躲,双腿夹得紧紧的;我怕被她逃掉前功尽弃,而更加大胆的进攻,连忙把她睡袍腰上的结解掉,然后再把睡袍左右拉开。啊!肥大丰满的一双乳房,红色的大奶头,真是迷人极了,我十万火急的抓住一个丰满的大奶又揉又捏,同时含住另一个,用舌头舐她的大奶头,不时的吸吮咬著大奶头的四周。
  施妈妈被我弄得有如万蚁穿心似的,又麻又痒、又酸又趐,似很难受的呻吟道︰「哦!唉……别舐了……别咬了……」
  紧并的双腿也慢慢的张开了,我抚摸阴毛的手很顺利的滑到她的小肥穴里去了,揉捏著她的阴核及阴唇,再把手指插到阴道里去挖,湿粘粘的淫水流满了我整只手。
  「哦……子强……乖儿子……别挖了……把手……快点拿出来……干妈……
  难受死了……听……干妈的话……把手……拿开……」施妈妈已被我上下夹攻得语不成声了。
  我一看时机成熟,抱起她的娇躯,直往她的卧房而入。
  「子强!你要干嘛?」施妈妈惊声的叫道。
  我也不答她的话,走到卧房把她放在床上,十万火急的脱掉她的睡袍和三角裤,将她的一双大腿拉至床沿边,再板开她的大腿,饱览一下她下面的风光。
  一大片乌黑亮丽的阴毛,丛生再高凸的阴阜上和阴唇的两边,大阴唇上一粒似花生大的阴核,阴道上粉红色的嫩肉,上面粘满了淫液。啊!真美!
  于是我学著小电影中的情形,用舌头去舐她的阴阜及阴核,并伸手去摸捏奶头,她被我又摸又舐的不时扭动著身躯,不时的将肥臀往上挺,口里咿咿呀呀的叫著︰「哎呀……小冤家……干妈的魂都……被你……弄丢了……亲儿子……求求你……别再……哎呀……咬轻点……好痛……啊……干妈……要被你整死了……
  啊……我泄了……啊……」
  小穴里的淫水像江河一样,直往外流,娇躯一阵颤抖。我被那淫水流了一口不知是吞还是吐好。
  「子强!你这个小坏蛋!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整人的本事,整得干妈难受死了!你呀!说你是个色狼一点都没错!」
  「哎呀!我亲爱的肉干妈!干儿子的这一套您还满意吧?」
  「满意你个头!干妈的贞操偷捏在你手里了,你还……」施妈妈娇羞的说不下去了,双手紧紧按住她的阴阜。
  「亲爱的干妈!既然你的贞操已捏在我手中,干脆就捏到底吧!让干儿子把大鸡巴插进你的小肥穴里去痛快痛快好吗?」
  「那怎么行呢!干妈除了你干爸之外,从来没有给别的男人弄过!」
  「好干妈!亲干妈!我还没有玩过女人的小穴,请您把手拿开,让我玩一下嘛!您看!我的鸡巴胀的难受死了,拜托!拜托!」说罢我急忙把全身的衣服脱光,站在她的面前,把高翘硬帐的大鸡巴给她看。
  施妈妈看见我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大鸡巴高翘硬胀的挺在她的面前,芳心扑扑的跳个不停,一双媚眼更是死死盯著不放,心里想著好大好硬的一条大鸡巴,怕不只廿多公分长,尤其那个大龟头,像小孩的拳头那么大,比起我那死鬼丈夫大了一倍,假如插在自己的小穴里,一定非常的好受,而另有一番滋味。
  心里是十肯万肯,但口里却说道︰「死相!丑死了!还不快点拿开,有什么好看的……」
  「亲干妈!丑什么!这是女人最喜欢的大宝贝,求求您!把手拿开让我玩一下嘛!我的亲干妈!肉干妈……好不好嘛……」
  「叫得我肉麻死了,什么女人最喜欢的大宝贝,我才不喜欢呢!」
  「亲肉妈!您光吃干爸的那一条,有什么意思,就好比吃菜一样也要换换口味,我保证会让您上天入地一样舒服,不信您试试看,要是您不觉得痛快舒服的话,只此一次,以后我绝不会再来缠您,好吗?好干妈!」
  「唉!好吧!我答应你!你呀!真是我命中的魔星,快去把房门锁好。」
  「谢谢干妈!」
  于是我锁好了门房,翻身上床,抱著施妈妈又亲又吻、又摸又捏,她被我摸吻的全身颤抖,娇喘呼呼。
  「好了!小魔星!别揉了,我有话对你讲!」
  「干妈!要讲什么!就快点讲嘛,我忍受不住了!」
  「忍不住也要忍!第一︰我们的关系不能让人知道,尤其是我的丈夫和儿女知道。第二︰以后不管是你需要还是我需要,也不能够在我家里玩,要用电话联络,你打电话来时,我如果不在家,你就说打错了,若我在家接电话,我会先说我是『施太太』,你才可以答话;我要是打给你,你若不再家时,我也会说打错了,你要是来接时,我会和你约时间和地点,这样比较安全。第三︰你要是真的爱我,就不能够对我始乱终弃,知道吗?你答不答应?」
  「我亲爱的干妈!儿子当然答应!我真的好爱您啊!不然,我可以发誓给您听……」
  「不必发誓!干妈相信你就是。」
  说完,施妈妈把她艳红的香唇吻上我的嘴唇,阻止我发誓。香舌送入我的口中,又吸又吮著我的舌尖,玉手握著我的大鸡巴不停的上下套弄著。
  我的双手也不空闲,一手不停的抚摸大乳房及奶头。一手不停的抚摸她那又多又长的阴毛,摸得我欲火兴奋,我轻轻的抓起一把阴毛来。
  「啊!乖儿子……轻点……拉轻点……干妈会痛……」
  「干妈!你的阴毛好厚、好多,真迷死人了……」
  「小魔星!别再乱摸乱揉了,干妈心理难过死了……小穴里也痒死了……快来替我止止痒吧……」
  施妈妈被我摸揉的全身颤抖,手也不再套弄我的大鸡巴,改用拉的。
  我知道她现在已经进入欲火高烧,又饥渴、又空虚的情况,需要好好的喂她一顿,才能解她的饥渴,止她的痒。
  「小宝贝!你真死相!干妈……都痒死了……你还慢吞吞的……逗的没完没了……再不插进来……我狠起来把你的鸡巴……扭断……」施妈妈说著,手上加了一些力。
  「呀!亲妈妈别用力捏……会痛……」我感到鸡巴在痛。
  「那就赶快压到我身上来!」
  「是!」我马上翻身压到施妈妈的胴体上,挺起屁股,用铁硬的鸡巴用力猛顶,顶了几下,还是不得其门而入。
  「慢点!傻儿子!不是那里嘛……」
  「那是哪里嘛?干妈!」
  「你真的没有玩过女人嘛?」
  「对呀!这是我的第一次嘛!干妈您还不相信……吗?」
  「干妈相信!看你刚才那样子……我又知道了……你先停下来……别再顶了……干妈……来教你吧……」
  我不得其门而入,只好做罢,让它来教我吧。
  她的欲火和理智交战著,结果还是欲火战胜了理智,使她也顾不得眼前的少年是自己儿子的同学,而且马上就要发生肉体关系。本想推他一下,但想起自己丈夫那条细短的阳具,在数十前还算过得去,但近数年来是愈来愈不带劲了,弄不到三分钟就一泄如注,有时候弄到一半就软下来了。本想到外面去找野食,一来儿女都那么大了。二来又怕找来个流氓获不良少年,搞不好弄出事来,就身败名裂了,整个家庭就会毁掉,只好打消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