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女婿(楔子 + 10)》

  楔子六年前的旷飞就像所有刚从大学毕业年轻人一样,初来社会,对一切都懵懵懂懂,找到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因为老板的一句嘉奖,激动不已,为了老板告诉你的那个美丽前景和大好前途,废寝忘食。甚至,觉得知遇之恩,此生难报。
  旷飞出生于一个农村的单亲家庭,从记事起就没有父亲的概念,只有母亲含辛茹苦供自己上学,当然,旷飞也没有辜负自己的母亲,他如愿考上了市里不错的大学,按照村里人的理解,考上大学就意味著国家会分配工作,就能当官了。
  毕业后和其他刚踏入社会的人一样,旷飞很容易相信别人对他的承诺,也很容易的相信自己的感觉。觉得自己所做的不是工作,而是一份前程,现在的艰苦是在为今后的理想花园添砖加瓦。
  曾几何时,旷飞的脑子里有一个想法,认为这个世界迟早都是自己的,即便得不到全部,最起码也能赢的一席之地,虽然现在两手空空,仍旧不免有心怀天下的意气风发。
  但是,当连续三年的工资加起来还没别人半年多的时候,他才明白,明白了这个社会中无比现实的规则。
  如今这个现实的社会靠的是关系,金钱,只知道拼命干活的人最终只得到老板虚伪的夸奖,而这些夸奖并不能当饭吃。
  心灰意冷的旷飞辞去了工作,他躺在租住的小房子里,心灰意冷,自己在外辛苦了这么长时间,挣到手的钱却屈指可数,甚至拿不出一分钱寄回家里。
  改革开放三十年,人们的物质生活变得异常丰富,随之而来的是房价飞彪,柴米油盐的价格一涨再涨。
  媒体总是报导这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社会和谐稳定,百姓安居乐业,工人的工资大幅上涨。
  妈的,工资大幅度上涨?这些媒体真是说瞎话都不脸红,老子当初勤工俭学的时候一个月也有八百块钱的收入,现在工作三年,除去那些乱七八糟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扣费,每个月倒手的工资甚至都不到八百!
  辞职后的旷飞心情低落到了极点,难过和失落的情绪压得他透不过气来,如今的社会像他这种大学本科毕业的人满世界都是,想要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简直比登天还难。
  一个人伤心欲绝的时候,往往会做出一些反常的事情,傍晚,经过一家叫做『黑色心情』的酒吧的时候停了下来,他静静的站在门外,仿佛思索著什么。
  几分钟后,旷飞叹了一口气同时摇了摇头,接著他大步走向酒吧的玻璃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酒吧不大,因为还没到夜生活的高峰期,所以里边只有零星的几个位置坐著客人,吧台里调酒师懒散的擦著酒杯,旷飞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在这之前他从来没进过这种地方,所以看上去有点呆头呆脑的。
  「先生,您要点什么?洋酒?还是……」一个甜腻腻的声音在旷飞耳边响起。
  「嗯……」旷飞扭过头,看著身边这个年轻的女人。
  这女人穿著一条低胸的黑色裹身短裙,白花花的乳肉在胸前挤出一道深深的沟壑,裙子下摆的位置很高,几乎都要看见里边的内裤了,黑色的丝袜包裹著两条长腿,脚上也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至于这女人的长相……里边的灯光实在是太昏暗了,而且她还化了很浓的妆,就凭感觉来说,还算是挺漂亮的吧!
  许久未近女色的旷飞哪里受得了这等架势,眼睛立马就直了,看见旷飞直勾勾的眼神,女人将酒单递给他的时候,故意将腰又弯下了一些,两条胳膊微微向前靠拢,让自己胸前更多的白肉暴露在旷飞眼前。
  「先生,我们这里的洋酒都是原装进口的,您要不要先点一杯?」女人一边说一边伸手在单子上指著,身体也逐渐靠了过来。
  旷飞把视线从女人的乳沟里移动到了那张单子上,瞬间就傻眼了,女人的手指在几个洋文上比划著,虽然看不懂写的是什么,但那几样酒水的价格都贵的惊人,最便宜的也要150多块钱一杯。
  实际上从旷飞刚进门的那一刻开始,这个阅历丰富女人就从他的穿衣打扮和行为动作上看出了这小子不是什么有钱的主,现在看到旷飞的反映之后,彻底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知道这个人根本消费不起这些酒品,于是又拿出一张酒单递到了旷飞的面前,但这一次她的态度明显不如刚才,不过初次到酒吧的旷飞并不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最后他点了一瓶白兰地。
  女人扭著屁股走远了,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切,又是个穷鬼!」
  夜深了,酒吧大厅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之前温柔的音乐也换成了激情澎湃的节奏,旷飞一个人坐在喧哗的酒吧角落里,默默的喝著闷酒,舞池里闪烁的灯光,男女摇摆的身姿,这些东西对旷飞来讲都是无比的新鲜和刺激,那些年轻姑娘凹凸有致的躯体和充满活力的扭动无时无刻不刺激著他的大脑神经。
  时不时有男人邀约那些单独的女性,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旷飞周围就有五六个女孩被男人领走了。
  看看别人过著怎样的生活,自己又过著怎样的生活。
  旷飞谈过一次恋爱,那还是大学时期的事情,学校里的男女都很纯真,很单纯,不会追求太多物质上的东西,两个人只要互相吸引,就能在一起恩恩爱爱,不知道有多幸福。而这一切在他毕业后都已不复存在,前女友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聪明伶俐,家里条件又好,就像一只金凤凰,而旷飞是农村出来的,充其量也就是只麻雀罢了。踏入社会后,旷飞的女友很快就另攀高枝,飞入了别人的怀抱。
  分手的时候,旷飞强忍住心里的痛苦,假装很大度的对女友说:「只要你能幸福,我就会很开心!」
  女孩离开的那个下午,旷飞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他窝在角落里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他恨自己,恨自己窝囊,恨自己自欺欺人,真要有本事的男人,谁会愿意看著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旷飞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恨这个世界不公平,心里的落寞,委屈,不满在这一刻全都涌上了心头。
  平时几乎不喝酒的旷飞端起倒满的酒杯,仰头一口喝下,刺激性的液体滑入喉咙,在他身体中慢慢的扩散开来。
  连著几杯酒下肚,旷飞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酒吧里嘈杂的音乐让他心烦意乱,胃里开始翻江倒海的难受,他努力支撑著身体站了起来,穿过喧哗的舞池,跌跌撞撞的朝著洗手间走去。
  进到卫生间里边,旷飞对著马桶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等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他才艰难的扶著墙壁站了起来,但感觉自己的双腿一阵发软,于是便坐在了马桶盖上想要休息片刻。
  这时外边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还有一个女人呜呜咽咽的呢喃。
  「呃,你……你放开……放开我……呃……我……我要……嗯……回家……」
  接著一个男人不耐烦的说道:「靠,老子花那么多钱请你喝酒,来这种地方装什么装!?肏一下怎么了?又不是没被搞过!」
  外边又是一阵嘈杂的动静。
  「不要……嗯……我……我不……我要回家……」听起来女孩还是不愿意。
  「行行行,我送你回家,送你回家好吧!那你先过来醒醒酒,听话,乖!来,来,这边。」男人的猥琐的声音听上去就没什么好意。
  很快随著开门关门的动静,那两人进到了旷飞旁边的隔间里。
  迷迷糊糊的旷飞原本并没有太在意外边的动静,直到他听见了某种声音,很压抑的低吟,这声音就在耳边,他屏住呼吸将耳朵靠近隔板,接吻的啾啾声异常的清晰。
  「肏,老子就说你装吧!啊?看看都湿成啥样了?就这儿吧!!趴下!撅起来!赶紧的!」
  「哦……嗯……哼嗯……」
  很快,女人有节奏的呻吟声清晰的传入了旷飞的耳朵,他甚至都能听见阴茎在阴道中快速抽动时发出的那种咕叽声,旷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的心立马彭彭狂跳。
  隔壁正上演这一场激情的碰撞。旷飞按耐不住自己躁动的心,借著酒劲儿,他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用脚踩著马桶盖的边缘慢慢沿著隔板爬了上去,偷偷向那边一瞄,只见一个女孩双手扶著马桶的冲水器,米色的短裙卷在腰上,雪白的屁股后边,一个发型很夸张的男人双手扶著她的腰,下身正一下下的向前挺动,黝黑的男根和女孩白嫩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抽插中的男人显然察觉到了旁边的动静,他皱著眉头看向旷飞,「我靠,没见过肏屄呀?看什么看!滚!」
  旷飞不敢再看,赶紧溜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旁边的一对男女正搂在一起激烈的接吻,男人的手还用力的在女人丰满的屁股上捏著。旷飞有些尴尬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那两人依旧旁若无人的吻著。
  靠著椅背坐了几分钟,旷飞感觉自己清醒了不少,看来自己真的不适合这种地方,他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于是便准备起身离开。
  这时,一个年轻的女孩突然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到了旷飞的身边,她手里拿著一个半满的酒杯,头发遮住了半边脸,一副颓废而又伤感的样子。
  旷飞还是第一次见女人喝成这个样子,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女孩似乎和他有点同命相连的感觉,很想和她喝上一杯,确定没有别人来找女孩以后,他便拿起酒杯轻轻拍了女孩的肩膀一下,令他没想到的是,这女孩却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虽然一点都不疼,但旷飞还是被吓了一跳,原来女人喝多了是会打人的!
  「操!」旷飞骂了一句,真是倒了霉了,他站起身要走,可那女孩又莫名其妙的拉住他的胳膊,使出很大的劲儿把他拉了回来。
  旷飞没想到女孩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脚下重心不稳,险些摔倒。重新坐回到座位上,女孩紧紧的贴了过来,嘴里迷迷糊糊的嘟囔著:「嗯……喝酒……嗯呵呵……来!」
  这女孩的声音嘟嘟囔囔的,听不清她说的全部内容,只是觉得她的声音很好听。
  酒这东西说来也神奇,要说几分钟前旷飞还觉著这玩意难喝的要命,可现在几杯酒下肚,他突然发现这酒越喝越好喝,越喝越来劲。
  不过很快旷飞就又开始犯迷糊了。
  「你……酒量这么差,才喝了……喝了……这么点就不行了?呵呵……呵呵呵呵……」女孩一手搭在旷飞的肩上,迷迷蒙蒙的把脸凑了过来,她的俏脸上泛著红霞,就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特别的迷人。
  旷飞的意识开始迷糊,自己这回估计是真的醉了。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摇摇晃晃的从酒吧走了出去,然后上了一辆等在门口的计程车,再往后好像被一个女孩拽进了房间。
  一缕晨光透过窗户洒在了床上,旷飞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这才回忆起昨晚的事情,一些零碎的片段出现在脑中,自己先是去了一个酒吧,然后喝多了,再往后好像和一个女人喝了起来?之后……好像是做了个春梦?不对!那种感觉……太真实了……
  他慌忙朝身边看去。
  一个女孩美丽的脸庞出现在了眼前,旷飞猛的清醒过来,思绪也在同一时间屡清楚了,昨晚激情缠绵的场面如同连环画一般在他脑中飞速闪过,天啊,我……我到底干了什么?!
  旷飞惊慌的坐起身看著还在睡梦中的女孩,她侧著身子面对著旷飞,被子只盖住了腰部以下,上半身赤裸裸的,粉红的嘴唇儿微微的张著,隐约可以看见里边湿润的舌尖,雪白的乳房由于姿势的缘故显得异常的饱满,随著女孩的呼吸不停的起伏,粉嘟嘟的小乳头在乳肉的映衬下十分诱人,给人一种想要去吮吸的冲动。
  旷飞不敢多看,此时,他脑中乱哄哄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他一筹莫展的过程中,女孩也醒了过来。
  但她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翻身平躺在床上然后懒洋洋的伸了伸胳膊,胸前的两只大白兔被带的像是果冻似的颤悠了几下,不光这样,原本就只盖在腰上的被子因为她的活动退了下去,一小簇乌黑的阴毛从被子的边上露了出来。
  眼前的景象另旷飞的大脑完全短路,更要命的是他感觉自己夸下的那玩意杀气腾腾的胀了起来。
  当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窥视的时候是会有感觉的,尤其是第六感极强的女人,睡意朦胧的女孩很快就发觉身边的异常,她睁开美丽的杏眼呆呆的注视著坐在傍边的男人。
  一秒,两秒,三秒,当她意识到自己赤身裸体和和一个同样赤裸的陌生男人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一声比杀猪还高的尖叫声传遍了整间屋子,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坐起来,蜷起双腿,揪过被单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可她殊不知从昨晚开始两人就睡在一张被子里,现在她这么一拽,把原本遮住旷飞下身的那个被角一起揪走了,男人胯间面目狰狞的巨物直挺挺的暴露出来。
  女孩又是一阵尖叫,同时伸出白嫩的胳膊啪的一声狠狠扇了男人一个大嘴巴,接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短短不到十秒的功夫发生了太多事情,女孩又是尖叫又是哭嚎弄得旷飞完全蒙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要说旷飞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但这女人哭他可是真怕,慌乱中旷飞看到了自己仍在地上的衬衫和裤子,不管怎么著,先把丑遮一遮再说,要不然这女人的尖叫绝对会要了人的命!
  穿好内裤和裤子之后,女孩总算是不在嚎啕大哭了,但她依旧缩在被子里楚楚可怜的抽泣著。
  这会儿旷飞也已经平静了下来,实际上刚开始的时候他打算穿好衣服就开溜的,但女孩时不时抽泣的声音和泪汪汪的眼神都让他下不去狠心,不管怎么说,昨晚确实要了人家的身子,自己又不是畜生,干不出那种『拔吊无情』的事来!
  总觉得得给人家一个交代,至少也得解释清楚,不然万一变成强奸犯就全完了。
  「嗯……那啥……对……对不起,我……我,我在外边等你!你先把衣服穿好……」
  听旷飞这么一说,那女孩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原本梨花带雨的脸上瞬间又多了一种羞涩的神情,煞是好看,看的旷飞都有点不想出去了!
  「你……你转过去!」见地上的男人色眯眯的盯著自己看,女孩忍不住了!
  「哦……哦……」旷飞把头扭到一边头应了一声。
  「你禽兽!」
  「哦!」
  「你流氓!」
  「哦!」
  「你不是人!你把我……把我强……强奸了……呃……呜呜……呜呜呜……」
  女孩又忍不住哭了出来。
  女孩一哭,旷飞瞬间就怕了,赶忙灰溜溜的去了外面。
  「肏!昨晚发春,现在发疯!我强奸你?我看,是你强奸我吧!?」旷飞努力回想著昨晚的一切,顺便打量起女孩的住所,这里的布置非常豪华,而且从窗户看出去外边并不是城市社区风格,而是乡野的绿色,他走到窗户边向外张望,四周并没有其它的建筑物,可以说这里就是一栋建立在郊外的别墅,就是那种有钱人专门建起来放松心情的地方。
  如此说来,莫非……昨晚自己把某家的千金大小姐给睡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妞真不错,长得好看,皮肤白皙,身材也好,尤其是胸前那对白肉,只可惜昨晚喝酒喝多了,床上的感觉什么的基本上都忘了……要是能在和她做一次……
  「喂!」女孩不满的声音在旷飞身后响起,转过身,那女孩已经穿好了衣服,上身是一件短袖浅色衬衫,下身一条牛仔裤,虽然朴朴素素的,但还是看得出她的身姿相当婀娜。
  看见旷飞贪婪扫视的样子,女孩又回想起了昨晚……自己赤身裸体的被他给按在床上……狠狠地撞击……想到这些她心里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不满几乎在同一时间发泄了出来,几乎是尖叫著吼了出来:「你!你给我滚出去!滚!滚啊!」
  本来旷飞就没什么理,被女孩这么一喊,脑中顿时一片混乱,他还想开口说点什么,可女孩不等她开口就又尖锐的叫他滚出去,说完就又哭了出来!
  旷飞灰溜溜的逃到了外边,发现周围的环境完全是陌生的,四下走动了一圈,发现附近除了这栋别墅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其它建筑物。
  「妈的,这是在什么地方!?但愿那姑娘不会报警!」旷飞一边骂著一边顺著一条卵石铺成的小道往前走著。
  一点时间之后,旷飞终于听见了车辆发出的马达声,总算有有救了!他加快步伐朝著声音的方向走去。
  穿过灌木丛,旷飞的视野一下开阔了许多,不远处是一片绿油油的农田,旁边还有一条蜿蜒的小河,这景色实在是太美了,但眼下他对这些景色并没什么兴趣,因为肚子一直在咕咕乱叫,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点东西都没吃过,晚上又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现在真是饿得慌。
  幸运的是不远处就是一条公路,车辆的马达声就是从那里发出的。
  旷飞深一脚浅一脚的穿过田野,来到路边发现这只是市郊的一条小公路,别说公车了,就是来往的其它车辆也少的可怜,苦苦等待了大半个点,终于来了一辆小轿车,但司机根本没有理会站在路边招手的旷飞,径直开了过去,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旷飞不停地向过往的车辆招手,只有一辆车停了下来,但车主开口就要五十块钱,要知道旷飞身上现在只剩下一百多块钱,这些钱还有别的用,他不可能拿出一半来给司机。
  太阳逐渐爬上了头顶,炙热的温度加上饥饿使旷飞头晕眼花,他强打起精神沿著公路晃晃悠悠的走著,这时一辆红色的BMW从旷飞的身后开了过来,不快不慢的停在了他的身边。
  车窗降下,里边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用命令的口气说道:「上车!」
  还在恍惚中的旷飞听见女孩的声音扭头看去,下一秒他立马瞪圆了眼睛,这不就是昨晚那个女孩吗?!!
  「上车!」女孩不耐烦的又喊了一句。
  「哦!哦!」旷飞灰溜溜的绕过去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红色的BMW转眼就飞速的跑了起来。
  「嗯……我……我叫旷飞,昨晚……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旷飞想要解释昨晚的事情,可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所有的一切确实都是女孩主动的,从酒吧喝酒到自己被带到这里,这可怎么办!?
  女孩没有回应,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开著车。
  「那个……我……」
  「闭嘴!」
  「哦……」旷飞不再说话了。
  不一会儿,车子就回到了市区,停在一个加油站的附近。
  「下去!」
  「啊?」
  「我让你下去!」
  旷飞被女孩轰下了车。
  看著远去的车子,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好歹回到了市区里,旷飞原本计划著去汽车站买一张返乡的车票,打算就此结束这里的生活,在他经过路边一个招聘栏的时候停了下来,上边的一则招聘资讯吸引了旷飞的眼睛。
  『龙腾电子技术诚聘技术支撑人员』电子技术支撑?这不正好就是自己拿手的项目吗?看了一下薪水,2000起步,外加绩效提成。
  不管怎么样,对于旷飞来讲,这可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工作,拨通上边的号码,约定下午三点面试,看了看时间,刚十一点,现在准备个人简历应该还来得及。
  下午两点多钟,旷飞来到了『龙腾电子』,这家公司建立在市区的边缘,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公司,但里边场地却非常宽敞,旷飞花了点时间从简介上了解了公司的主要经营项目,以及目前的运营情况,这些东西在接下来的面试中会有一定的帮助。
  来到面试地点,只有两个人等在那里,看来竞争不算激烈,毕竟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
  三点,面试准时开始,轮到旷飞的时候,他很有信心的走了进去,面试官只有一个人,一开始旷飞并没有留意那人的长相,只知道是一个女人,他将简历给那人的时候,抬眼一瞧,顿时傻在了那里,对方也用同样惊讶的眼神看著他。
  旷飞倒吸了一口冷气,为什么会是她?
  「怎么……是,是你!?」
  坐在办公桌后边的面试官不是别人,正是昨晚被自己睡了的那大美女……
  旷飞的心情在几秒钟之内变了又变,这怎么可能?这也太巧合了吧?这他妈真的不是在逗我?
  女孩咬了咬嘴唇儿,略带尴尬的说道:「你……是来面试的?」
  我靠,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还是来相亲的?!旷飞在心理暗暗嘀咕了一句。
  「哦,那你坐吧!」女孩示意旷飞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然后随手翻著简历,从她的表情来看,昨晚的那件事似乎从未发生过一样。
  旷飞紧张的要死,但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瞄著对面的女孩,整套的OL套裙看上去简直诱惑极了!
  面试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但对于旷飞来讲就好似过了几个小时一样,期间他只要抬头看一眼女孩,立马就会想起那具雪白的筒体以及她胸前的那对柔软的白肉。
  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旷飞的脸烫的厉害,对于能不能成功面试,他早已不在乎,因为用脚后跟都能想到自己100%不会被录用。
  不过,刚才面试的时候,通过桌子上放著的名片,旷飞得知了那女孩儿名字,她叫:徐颖!
  次日,打算返乡的旷飞在前往车站的途中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
  「喂,你好?」
  「你好,你是旷飞吗?」听说话对方应该是个中年男人。
  「对,我是旷飞,你是?」
  「哦,是这样的,我是龙腾的董事长,昨天看了你的简历,要是有意的话,上午十点来人力资源部报到吧!」
  就这样,旷飞找了第二份工作,被分到了研发部,这个部门的负责人便是徐颖,也许是上天怜悯他吧,旷飞帅气的外表和工作中认真的态度慢慢吸引著徐颖的心,加上两人之前有过关系的缘故,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就发展成了恋人,第二年结婚成家,就这样旷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成了人家的上门女婿。
  婚后的他又得到老丈人的赏识,提拔为项目总经理,负责公司的投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