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里被两男生在家操了》

  春节转眼间就过去了,本来看似悠长的寒假现在也只剩下一个礼拜而已,我慵懒地蜷缩在被卧里,虽然已经醒了,可是就是不想起来,掰弄著手指,算来算去也没办法把去学校的日子延后,诶……只能盼望暑假快点到来吧。
  赖在床上数手指的就是我,本姑娘名叫何清清,18岁,何是何必的何,清是清水的清,据说是当年我妈妈看琼遥阿姨的「清清河边草」
  入了迷,才给我起的这个名儿,大家觉得好听吗?我自己可不觉得,不过名字长相都是爹妈给的,还轮不到我自己挑,只好认命喽。
  好在我长的还算优良,基本属于美女的行列,瓜子脸,樱桃嘴,还有双勾人的大眼睛,齐眉的刘海,披肩的长发,如果说起话来呀,那就是一个字:「温柔」!大家可别笑我呀,我的身材该圆的地方圆,该翘的地方翘,连我下边那里的小毛毛都是自己长的整整齐齐的,一点都不用修饰就透著那么一股美。
  据说凭我这条件,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当女主角了,不过我可不想这么年轻就被不喜欢的臭导演们给「潜规则」
  说起潜规则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我虽然年方二九,不过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哦,想当年……恩……其实也没多久啦,就是我16岁的时候,因为好奇,同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两个男生跟著一盘国外顶级录象带有样学样的试著互相「玩」
  儿,结果试来试去,一不小心,我的贞操就成了历史啦。
  说起这2个臭男生,我就一肚子气,他俩不仅是我从小到大的邻居和玩伴,现在更是我的高中同学,眼看假期就要结束了,他们才想起寒假作业只写了一点点,昨天晚上就打电话说要今天过来让我帮他俩写作业,诶,真是上辈子欠了他们的。
  我正寻思一会该先帮他俩写外语还是语文呢,爸爸突然推门进来了,见我仍然蒙著被躺著,就隔著被子摸了我的屁股几下说:「清清,我和你妈串亲戚去了,你自己好好在家呆著,别到处乱跑。」
  我掀开被子撅著嘴对爸爸说:「臭爸爸,我都多大了?你还摸我屁股!」
  爸爸不好意思地呵呵一笑,掩上我的房门走了。
  不一会儿,我听见爸爸妈妈出门的声音,于是赶紧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然后从衣橱里翻出前些日子自己偷偷买来的情趣小内衣,一件一件的穿在身上,对著镜子搔首弄姿起来。
  我上身穿的是一件藕荷色的半透明无肩带乳罩,本来就不小的两个奶子被乳罩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两粒硬硬的乳头则完全没有被遮住,从乳罩中间大大的镂空中钻了出来,要多勾人有多勾人。
  下身穿的是粉红色的丁字裤,前边的那一小块遮羞布延伸到屁股上时只剩下一条细细的蕾丝花边长线了,我把屁股对著镜子扭来扭去,没怎么觉得勒在屁股上的布线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相反,每扭一下,紧紧箍进我阴唇的线条带给我摩擦的快感刺激的我混身止不住的发抖。
  正翘著我的大屁股臭美呢,门铃突然响了,我赶紧抓起睡袍穿在身上,跑出去开门,门外站著的,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两个臭男生,小胖和大龙。
  他俩一进门,就冲著屋里大声嚷嚷:「叔叔阿姨,我们来给你们拜年啦!」
  我一手一个,使劲掐了他俩的大腿一下,然后说:「装什么装,我爸妈今天串亲戚,昨天电话里就跟你们说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小胖和大龙疼的呲牙咧嘴,小胖一边揉一边嘿嘿地坏笑道:「进门先确认一下,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小胖这个外号,是从小就起下的,小时候他就是我们小区里最胖的孩子,长到现在,丝毫没有变瘦的趋势,圆圆的脸,圆圆的肚子,全身上下都圆滚滚的,连他的龟头,都好圆好圆……大龙是我们学校足球队的,一双腿粗壮有力,被太阳晒的黑黑的,两个人里我最喜欢他,可是他除了跟我做爱,抄我作业,其他时间老喜欢往球场跑,所以我对他的意见还是很大的,因此总是在他跟前故意拉住小胖亲热想刺激他,可是呢……他却跟没看到一样,照样我行我素。
  今天的大龙,却显得一反常态,一把搂住我的腰神秘地对我说:「清清,好几天不见,想我不?给你看点好东西要不要?」
  我被他搂的好舒服,也顺势搂住他低声说:「臭大龙,这几天想死我了,你想要给我看什么呀?」
  大龙和小胖把我拉到我家的电脑前,将一块优盘插上,然后点开了里边的内容,几百张图片立刻映入我的眼前,我仔细一看,不由得惊叫道:「这不就是张柏芝的裸照吗?」
  大龙得意的说:「这里是最全的了,一共500来张,你看,张柏芝的小逼上那么多毛,一直连到屁眼了,还是清清你的小骚逼干净!」
  我回手轻轻打了他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问道:「我这几天在网上看到的都是打上马赛克的,而且还少的可怜,翻来覆去,总是那么几张,你们是在哪里搞到这么多图片的?」
  小胖接过话茬,得意的回答道:「人性本色啊!我这几天连大年三十晚上都蹲守在人性上边等著强人们放出图片,他发一张我就下一张,你说说我容易嘛我。」
  我好奇的问道:「人性本色是什么?」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总之就是一个我和小胖经常泡的论坛。」
  大龙回答道。
  我有点明白了,于是故意装著不屑的神情说:「不就是色情网站吗,切……
  」
  大龙听见我切他,于是右手搂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在我身上胡乱摸了起来,还故意呵我的痒痒肉,一边蹂躏我一边问道:「你敢藐视我们的劳动成果?罚你让我咯吱你10分钟!」
  从小到大,最怕他的就是这招了,于是连连求饶:「好哥哥,亲哥哥,饶了我吧,我错了……」
  大龙的手从睡袍上边伸了进去,正好捏到了我的乳头,弄的我呻吟了一声。
  他颇感奇怪地将我的睡袍从肩头褪下,露出我的上半身,发现我穿的乳罩居然遮不住乳头,不由的呆住了。
  我见他傻傻的站在那里,就笑著低头看著自己暴露在他视线里的乳头说:「知道今天你要来,我特意穿给你看的,大龙哥,你觉得我这样穿好看么?」
  没等大龙回答,旁边的小胖已经忍不住了,两只手一起伸过来,一左一右握住了我的一对大乳房,揉来揉去的赞叹道:「清清,你越来越风骚了,你这乳罩穿了等于没穿,太sexy了!你小胖哥我下边一下子就硬了。」
  我见大龙还在那里呆呆地看著我的乳房被小胖捏的变了形,却仍然无动于衷,于是当著他的面,伸手抚摸小胖的裤裆,果然,小胖的鸡巴已经硬硬的支在裤子里了。
  我笑著数落小胖说:「你怎么那么猴急呀?才摸了我两下,自己就先硬了。
  」
  小胖一下将我抱起,轻车熟路地进了我的房间,将我扔在我的那张小床上,然后开始脱起衣服。
  我装做无知的问他:「你干吗脱衣服啊?今天不是来做作业的么?」
  「做爱跟做作业差不多啦。」小胖一边脱,一边嘿嘿地笑著说。
  「来吧,宝贝儿,先亲个嘴儿。」
  他把自己脱的光光的,然后上了我的床。
  小床被他那将近200斤的体重压的咯吱做响,我两手顶住他压过来的身体说:「你怎么好象又重了?我的床都快撑不住你了。」
  「没办法,过节这几天吃的好。」
  小胖拨开我的手凑了过来。
  我张开嘴刚想要再说几句话,小胖就已经把舌头趁机塞进了我的嘴里。
  他的舌头……好滑……跟我的舌头缠在了一起,我的小嘴完全被他的血盆大口给含住了,被他嘬的啧啧有声。
  他彻底扒掉了我的睡袍,一只手搂著我的腰,另外一只手开始摸我的下边。
  当他发现我下边穿的是一条小的不能再小的丁字裤的时候,兴奋地掉转头去,用手拨开那条箍在阴唇上的细布条,趴在我身上近距离地观察起我的小骚逼。
  一边看还一边说:「小清清几天不见,你的逼是越来越水灵了。」
  说完,一口叼住了我的阴蒂吸吮起来。
  我兴奋的叫了起来:「小胖,你轻点裹我的阴蒂,我那里最敏感,你……你轻点……」
  小胖得意地回头对我说:「想我轻点也可以,你知道该怎么伺候我吧?」
  我当然知道他想让我做什么,因为他的那根爱死人的大鸡巴,正昂首挺胸地在我眼前晃悠呢。
  我伸出舌头,先舔了几下他的睪丸,还张嘴试著含进其中一个,但是小胖的睪丸好大,有鸭蛋那么大,我的小嘴根本含不进去,只能用我的嘴唇含住一部分阴囊,然后用手轻轻抚摩著里边的睪丸。
  我的另一只手当然也没闲著,握住鸡巴的颈身部分,上上下下的慢慢地撸著,帮小胖打起了手枪。
  小胖可能是觉得太舒服了吧,他撑在床上的胳膊一软,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到了我身上,并且开始用舌头舔弄进了我的阴道。
  我那受到刺激的小骚逼里,不由自住的窜出了几道淫水,被小胖接了个正著,射的他满嘴都是。
  小胖骂道:「你这个小骚货,分泌淫水也不说一声,都射进我嘴里了。」
  我不好意思地说:「你以前又不是没吃过,你……你以前不还说好喝么?」
  小胖吧唧吧唧嘴说:「是挺好喝的,咸咸的。就是下次分泌之前你给记得提醒我啊!」
  我用力捏了他的鸡巴一下说:「那是我能提醒的了的吗?还不是你给舔出来的!?」
  小胖被我捏的诶呦一声,然后也报复似地使劲地咬住我的阴蒂吸吮起来。
  我最脆弱的地方被小胖狠狠的攻击著,只好娇声告饶:「别亲了,快别亲了,你再弄我阴蒂,我就要高潮了,好小胖,别亲了,求求你了,饶了小清清吧,小清清错了,不该捏你的大鸡吧,捏疼了的话,我帮你吹吹好不好?」
  小胖停止了对我阴蒂的进攻,回头说:「看你表现啦。」
  我立刻握住他的鸡巴,张开小嘴,将他的鸡吧的三分之一塞进了嘴里。
  他滑滑的龟头,顶进了我的口腔,我的舌头紧紧地贴在了龟头上,我尽量用舌尖去舔弄那个小小的马眼,可是他的龟头上全是滑滑的粘液,我舔来舔去也找不准马眼的位置。
  小胖倒是很享受我的服务,喘著粗气,大肥屁股一动一动的配合著我舌头的动作,好象是要把我的小嘴当成骚逼来插了。
  他抽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我的手不小心一松,他整个鸡巴都插进了我的嘴里,龟头更是顶进了我的嗓子眼儿!我本来就被他压的透不过气,这下更是让我都快窒息了,我赶紧吐出他的鸡巴,努力将他肥硕的身躯推开,坐在床上咳嗽起来,连眼泪都咳出来了。
  小胖自知这下可能是插的重了,而且他每次一见我哭就特紧张,赶紧搂住我安慰我,一边陪著不是,一边抚摩著我的胸脯,想让我的气能快点顺过来。
  我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于是使劲地挥起小拳头打了下胖几下,带著哭腔说:「你拿我的嘴当成小逼来操,你个臭小胖!坏小胖」
  小胖连连作揖,陪笑道:「好妹妹,我被你舔的太舒服了,才不小心把你小嘴当成骚逼操了,是我的不对。要不这回我在下边,你在上边吧。」
  说著,主动躺到了床上,四仰八叉的看著我。
  我本来就已经被小胖弄的发了情,小骚逼里流出的水都快发河了,见他主动躺在床上,那根刚才惹了祸的可爱的大鸡巴正一动一动的等著我去招呼,不由得转怒为喜,可又不好意思立刻就骑上去,于是故意对小胖说:「现在可是你求我的,我可没有主动要和你做爱啊。」
  「恩,恩,是我求你,清清妹妹,好妹妹,小胖哥哥在这里向你郑重请求,请你准许我把鸡巴插进你那淫水泛滥的小骚逼里,好不好?」小胖一边点头一边说。
  我扑哧一笑,双手扶在他的胸膛上,屁股对准了他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
  小胖双手托住我的两片肥臀,主动调整著姿势,配合著我向下坐的方向,把鸡巴对准了它要进入的阴道的入口。
  龟头刚一顶到阴唇,我便被刺激的一哆嗦,心想:「这回又要被臭小胖给奸淫了,不过……我喜欢……」
  小胖问:「你怎么停住了?接著往下坐啊,我都准备好了。」
  我喘著气,雪白的胸脯起伏加速,满面潮红的说:「你的龟头顶在我骚逼口那里,我想好好感受一下……小胖哥,你的鸡巴可真粗……憋了好几天的精子了吧?是不是都是留给我的?」
  小胖被逗弄的抓耳挠腮,连连点头道:「是啊,是啊,好妹妹,你快点坐下来吧,我存了好几天了,今天都给你。」
  我得意地向下一坐,小胖的那根鸡巴扑的一声,钻进了我的阴道里。
  「啊……死小胖,又让你得逞了……啊……别光让我一个人动……你也动动啊……」我一边扭著腰枝,一边鼓励小胖道。
  小胖听话地两只手扶住我的小蛮腰,屁股一耸一耸的向上顶了起来,把他的鸡巴向我阴道的更深处插去。
  我一边呻吟,一边脱去乳罩,将两个大乳房释放出来,小胖也赶紧伸出双手,将我上下乱颤的雪白乳房握在手里,然后紧接著开始玩弄我的乳头。
  我双手紧紧抓住小胖的手,想制止他这么玩弄我的乳头,因为再这么玩下去,我就要直接高潮了。
  小胖也看出我越渐迷离的眼睛,知道我快要泻了。
  于是问我说:「清清,你是想让我这么一直操你操到高潮,还是想让我一边操你一边玩你的乳头把你玩到高潮?」
  「操我,就这么一直操我,别玩我的乳头,就这么操下去,直接操我的小骚逼,使劲操我,啊……好舒服……」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小胖于是松开手,继续任我的那对大奶子随著操逼的动作上下颤动。
  我刚松了口气,突然胸部又是一紧,低头一看,原来一双大手,从后边伸了过来再次捏住了我的乳房。
  还没等我回头看,屁眼也是一紧,括约肌被一个异物撑开了,我惊叫道:「不行!那是屁眼!!」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我知道那是屁眼,你紧张什么?」
  说话的原来是大龙,他刚才看我和小胖互相玩弄了半天,见我被小胖的鸡巴操了小骚逼,于是终于忍不住,脱光了衣服,也加入了进来。
  我的屁眼麻麻的,感觉大龙的那根大鸡巴的龟头已经顶了进来,于是回头对他说:」
  大龙哥,你怎么这么玩我啊?我的屁眼还没被你们弄过呢,要不你先等会儿,一会小胖完事了,我让你单独插我的小屁眼儿好不好?」
  大龙正兴奋的想要把鸡巴其余的部分插进我的屁眼里,听见我的话,装做很不高兴的样子回答道:「不行,你当著我的面和小胖勾勾搭搭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我都忍了,可今天你俩居然还变本加厉的搞六九对著舔,这不是拿我当隐形人么?今天说什么也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小骚货。」
  说著,腰一使劲,把鸡巴整个都塞进了我的屁股里。
  我兴奋的混身发软,手脚再也支撑不住了,只好趴在了小胖的身上,任身体里那两根热的发烫的鸡巴在我体内进进出出。
  小胖也兴奋起来,大叫道:「大龙,我感觉到你的鸡巴在清清屁眼里动了,没想到咱俩的鸡巴就隔了几厘米的一层薄薄的肉啊!」
  大龙得意的说:「清清的屁眼可比阴道紧多了,还是操这里有感觉,以后清清的屁眼就专属我了,以后你可别碰啊。」
  小胖显然不乐意大龙独占我的屁眼,不服气的说:「你哪能这样呢?好东西应该一起分享,当初我不也是先操了清清,觉得舒服才让你也来操的么,不然你现在还是处男呢。」
  我本来已经被他俩的鸡巴操的死去活来,可是听到他俩居然为了操我的屁眼争执起来,于是努力撑起身体对他俩说:「你们……你们当我是什么了……屁眼是我的,我想给谁操,谁才可以操的……现在是在被大龙操……小胖,一会屁眼再给你操好了,现在……我屁眼好麻……受不了了……啊……啊……使劲操我屁眼儿!阴道里的那根也使劲操!你俩都用力啊!快点,快用力操我,一起操,对……就这样,不要停!不要停!!啊……」
  就这样,我被操到了顶点……泻了……小胖和大龙也在奋力操我过后几乎同时马眼一松,两股精液一起射进了我的体内。
  大龙拔出鸡巴,屁眼里被他射进去的精液转眼就流了出来,顺著我屁股沟流到了小胖的阴囊上。
  小胖感到有东西流下来,知道是大龙的精液,于是赶紧将我推开,也抽出了他自己的鸡巴。
  他射在我阴道深处的精液也随著鸡巴的离开而流淌出来,两股精液汇到了一起,再顺著我的腿根,淌到了粉红色的床单上,白白的,粘粘的……我慵懒的躺在床上,看著那两根鸡巴仍然一翘一翘的,龟头上不停的滴落著残留精液,于是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柔声道:「好哥哥们,清清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