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母亲的恒河(1一4)》

  第一章每个以第一人称进行的小说主角都有个名字,请叫我阿豪吧,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我任意一个你所喜欢的名字,因为这对于我要讲给你们的故事来说并不重要。
  这是一个有关于我那美丽而性感的母亲的故事,一个讲述爱与牺牲的故事。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家乡在中国的南方的一个小镇,山清水秀,听老一代的人讲起来,好像是在南宋的时候,为了躲避战火由中原迁居到此。
  因为周边都是少数民族,经过了长达几个世纪的繁衍,仅管主要生活习惯还是汉族的,但也接受了好些边疆原住民的习惯,比方说,新婚夫妇要去神庙拜一个被漆成虎头模样的粗壮木桩,来祈求平安、生育子女(后来从书上得知,那只是一种原始的生殖器崇拜的遗迹),以及丈夫要送给新婚妻子一件银制的项圈,诸如此类……
  我母亲的名字叫房敏。在她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失去少女的快乐生涯,学著怀孕生子。爸爸在妈妈十五岁的时候,就在篝火大会上引诱她,夺去了她的处子之身,因此便有了我。而在他们的新婚之夜,我的妹妹也随之诞生。
  父亲在矿上工作,相当的大男人主义(家乡的男人几乎都是这样)。在他升到一个小头目后,就沾上了喝酒的毛病,经常喝到人事不醒,被妈妈、我和家里其它人扶到床上。但是他喝多后却并不打骂家中的人,因此,联系到其它的事,可以说他对妈妈其实不错(至少相比于镇上的其它人家是这样),而看得出来,妈妈也爱著爸,或者也可以说:「是某种方式的尊重。」
  不过,我常常感到妈妈仿佛有一点忧郁。当然,在那个时期,我并非很明白到底是为什么。我们家的环境,比起其它的家庭还应当说是中上等的,妈妈从来就不用出去做活来资助家里的开销。
  一有机会,我就经常帮妈妈干活。爸老是在矿上,这让我和妈妈自然而然的比较亲近,她有事情常会向我来寻找帮助;我呢,就常常设法想让她振作起来。
  看得出,妈妈很喜欢我在她的身边,这样多少能减轻一点操持家务的无聊感觉。
  爸总是早出晚归,回来时候十有八、九都是罪醺醺的。我觉得,浪漫早已远离他们的婚姻,大多数的时间,他要么是忙著做活,或是开会,然后就是喝酒,在这种情况下,妈妈其实是很孤单。不过,我相信爸爸还是很爱妈妈的,他们有时还会相互之间开一些玩笑,或是揶揄对方,但那种在他们刚结婚时的浪漫情调已经很少……简直就是稀少。
  高中毕业后我开始作工(我们那时很少有人上大学),同时,还找了一份帮人家开出租车的活计,希望能有多余的钱来补贴家用。不过这样一来,你可以想到,我也就没啥时间来交女朋友,或是进行一些普通年轻男孩热衷的社交活动。
  在我的生活里没有多特别,有时会很好,有时会觉得不好,就像是一个平常的人一样。
  晚上,当家里其他人都上床了,我和妈妈常常一起坐在厨房桌边聊天,我知道妈妈很喜欢有我陪她……就这样,时间长了,我和妈妈变得非常亲密,她甚至会抱著我,小声告诉我,我的存在,就像是照耀她生命中的阳光一样。
  我是个早熟的孩子,知道好些在我那年龄里应当只是一些朦胧概念的事。在我甫满十六岁时,就开始用一种全新的眼光来审视母亲,我发觉她事实上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很美的女人。
  妈妈的头发很黑、很茂盛,而且留得很长。当她放下发髻,乌溜溜的黑瀑直垂到腰下,身材也很好,是那种很苗条的南方身材,眼睛也仍然是顾盼生姿。
  我俩谈话时几乎什么都聊,我告诉妈妈我喜欢的明星,她告诉我她结婚以前的事情。谈起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她仍是很神往,但妈妈告诉我,她并不后悔她的婚姻,因为这桩婚姻给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她的丈夫和儿女。
  这时候,我已经意识到,具有传统妇女德性与美感的妈妈,是个很吸引我的女人。所以我开始有意识地寻求母亲的拥抱,也开始有意识的夸赞她,恭维母亲的相貌,说她仍是个很美丽的女人。这些话通常会让妈妈脸红耳赤,但却仍笑著接受。
  再到后来,我每天回家时,总会捎一些鲜花,或是一些甜点给她,遇到周日休假,我还约妈妈一起外出看电影。
  在影院里,我有意无意间总爱往妈妈的身上靠去,或是握住她温盈玉手,之后,趁著她不注意,很快攀上了她的肩膀。这时,妈妈会很自然的向后仰,把头枕在我的肩上。
  我知道,妈妈很期待我带她看电影的日子,因为她总是提前为我母子俩挑好要看的影片。
  看过电影,我喜欢和妈妈在附近的一个小公园坐一会儿,在那儿,我们可以看著整个小镇的夜景,互相说些俏皮的亲暱话语。
  有一天,妈妈对我说:「儿子,你该谈谈对象了吧?你就快十七岁了。」
  这时,我没考虑到后果,直接就说:「妈,我才不要结婚,我想永远和妳在一起。」
  听见儿子大胆的表白,妈妈显然吃了一惊,不敢置信地转头瞪著我。过一会儿,她恍惚的目光又默默移到远处。
  「妈,我让你担心了?」
  妈妈想了好长一会儿,缓缓说:「我想我们该回去了。」
  见到母亲是这样的态度,我开始诅咒刚刚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可是我又想,反正也不能当成是没发生过,泼出去的水,是不能再收回来的,那不妨就再进一步。
  「妈妈,如果妳觉得我说的话让妳难堪,那很对不起。可是妳知道,妳的儿子不是个笨蛋,而且比他实际年龄更成熟。我很爱妳,我愿为妳的幸福做所有的事,妈妈,请妳不要恨我。」
  妈妈保持了她的沉默好一阵,然后,带著伤悲看著我说:「儿子,这是我的错,我不该让这种事情继续下去的,都是因为我太过孤单,所以才找你陪伴,让你想上了歪路。」
  「妈妈,我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可是,既然发生了,我还是很高兴,能够爱上妈妈妳这样的女人。」
  「不!不行!你是我亲儿子啊!」妈妈反驳道:「母子间怎么可以有这种事呢?而且,我还是个已经结了婚的女人。」
  「妈妈,我管不了这么多了,铤而走险就铤而走险。事情已经发生,我不想说谎,更加不想收回对妳的爱。妈,为了妳自己,难道就不能仔细考虑一下我的……请求吗?」
  妈妈又沉默了好长一会儿,然后,两行清泪静静地滑过白玉般的脸蛋。凝视著哭泣的母亲,我感到很内疚,把她拉到我的胸前,紧紧搂住,这时,妈妈低声说:「儿子,我们该回去了。」
  这件事发生后,我们母子俩之间的关系就冷落好多。尽管我多次求她,妈妈却不再答允与我一起再去影院,而是告诉我,应该和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一起去看电影。
  我看得出来,妈妈也和我一样受著折磨。随著日子的流逝,妈妈变得消沈寡言,当爸爸也注意到了妈妈的变化,问她为什么不和我去看电影时,妈妈只是摇头,反问为什么爸爸不带她出去。
  爸爸说:「妳知道我很忙,星期天是我唯一的休假日,还是在家里休息比较好。」
  当然,那天他像平时一样,仍然是喝了酒。接下来,妈妈提高了嗓门,好像和他说了什么,最后摔门走出卧室。
  这个周二,家里的其他人都不在(爸、妹妹),我又一次求恳妈妈。出乎意料,她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我大喜若狂,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母亲,她没有拒绝,轻轻地将头倚在我的肩上。
  「妈!」我真的好高兴,加大了搂著妈妈的力气,向妈妈暗示,如今有了她的同意,我们母子俩原有的关系已经不再,而是进入了新的一页。
  我沉默但非常轻柔地抚著母亲的粉背,手轻轻滑过她的雪肩和后背,妈妈则一动不动,靠在我肩膀上。
  微微后退,我盯著妈妈的眼,一直凝视她眼眸深处,用一种平静的口吻说:「妈妈,我爱妳,我永远爱妳。」说完,我俯下身,亲吻妈妈纤细可爱的雪颈,慢慢往上移到她的脸庞,最后,我勇敢地将唇印到母亲的唇上。
  出乎意料,妈妈并没有把我推开,当她柔软的唇瓣终于有所回应,我欣喜得快要跳了起来。
  此后,我给妈妈捎回的鲜花,总能换来妈妈在我脸颊轻轻一吻,当我们母子单独相处时,久违的拥抱又回来了;而和以前不同的是,我现在可以大胆地爱抚母亲的后背。
  每到周日约会前的日子,妈妈很快地变回了她原来的样子,又是迫不急待,又显得坐立不安。我妹妹也注意到了,笑著问她为什么这样坐不住?对此,妈妈只是简单说要和儿子一起去看电影。
  我妹妹笑我是个娘娘腔的家伙,这样大了还粘著娘不放。我咕咕哝哝的说,只要妈妈开心,我情愿一辈子粘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