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极禁忌》

  第一部理惠的MoringCall一个清静的早晨....
  房里传来阵阵的酣声,一位清秀可人,梳著两条辫子的女孩走到门前,确定里面的人睡得很熟之后,轻轻地推门进去。
  女孩走到床边,俯身凝视著熟睡中的男孩。女孩看著男孩天真的睡脸,抿嘴轻笑一下,上半身便钻进棉被中,轻轻地拉下男孩的睡裤....
  我叫阪上唯,今年十九岁,是个大学新鲜人。可以这么说,我是个标准的年轻人!
  父母在我小的时候就离了婚,而我是跟著父亲一起住。由于父母离婚后分居两地,平时很少有机会见面。但父亲在我高中毕业之前过世了,于是我决定进入母亲及妹妹所居住的城市中的大学,跟家人住在一起。
  然后....
  咦....一阵又一阵的快意从胯下传来....喔....
  啊....如触电般的快感随著射精的感觉直冲大脑。我一下子睡意全消,坐了起来。
  大脑还在回味著快感,喔....真好的起床方法....咦,不对!我是在睡觉啊,怎么会有这种....?这时我才突然查觉有个温暖且熟悉的触感正包含著我的股间,而且那位置的棉被鼓著好大一块。我急忙地掀开被子,「理惠!」
  女孩把头抬了起来,略带潮红且可爱的脸庞面对著我,唾液及精液混合的丝线从她小巧的嘴巴连接到我的胯下。
  「咕!」的一声,理惠把刚才我射出的东西吞了下去,闭著眼睛享受了一下。
  阪上理惠,十八岁,高三学生,她是我的....妹妹....
  理惠张开眼睛,吐著舌头对著我轻笑了两声。红红的脸蛋用著一副「早餐还不够」的笑容看著我,模样实在很俏皮可爱。
  我急忙穿好裤子,「理惠!你在想什么啊!我可是你的....」
  理惠却不管我要说些什么,她一把抱住我,用银铃一般清脆的声音跟我说:「太阳晒屁股罗!快起床吧,我-亲-爱-的-哥-哥!」
  天啊,真是热情的叫人起床方法,以前和老爸住在一起的时候....唉,两个男生面对面实在没什么好记述的。
  理惠放开了我,但还是趴在身上问我:「哥,舒不舒服呢?」
  「这....这当然是....舒服啦....」我把她稍为推开,让她坐在我的对面,「这个....听我说,理惠,你和我可是兄妹呀,所以呢....这个....我们应该停止这种行为才对的....」
  理惠不等我说完,「可是,是你先开始的啊!搬进来之后先找我作爱的是你耶!」
  「惨了,我都忘了....」我想到那个时候....
  是的,各位,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搬到母亲家里的五天后开始的....
  刚到新环境的我晚上悄悄的走进理惠的房间。父母离婚时理惠还很小,我也只不过比她大一岁而已,加上之后彼此都很少见面。肮话,搬到母亲这边前对理惠几乎没什么印象。
  理惠睡得很沈,清秀的脸庞像婴儿一样的安祥。
  我本来只想看看她而已,毕竟分别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才又聚在一起。
  突然间,理惠翻了个身,身上的被子被踢掉了。
  如果是共同生活很久的兄妹,此时做哥哥的应该是帮妹妹把棉被拉上盖好。但是,理惠和我是久别重逢,完全没有「我们是兄妹」的自觉,加上彼此都有好感.
  ...
  我吞了口口水,原来理惠睡觉时只穿了件T恤,翻身时顺带地露出雪白而浑圆的大腿,而白色的三角内裤也无法完全挡住曲线优美的臀部,把半裸的臀部面对著我。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天啊,好美....
  我闪过一个念头:「我好想和她作爱....」
  理智吓了一跳:「你在想什么啊!不行!」
  但此时欲望开始向我进谗言:「有什么不行,你喜欢她吧!」
  理智在旁反驳:「她是妹妹!不可以!」
  欲望不理这套:「上吧!你看,她多棒!」
  理智还在挣扎:「不....」
  欲望终究是占了上风:「犹豫什么!快做啊!」
  理智被赶跑了,我一把抱起理惠,把她的T恤脱掉,热烈地吻著她。
  「喔!理惠!」我一边吻著她尖翘的乳房,一边呼唤著她的名字。
  理惠从睡梦中惊醒,但一看是我,立即喜悦地抱住我。
  我把理惠的内裤也脱了下来,年轻的花瓣立即展示在我面前。理惠也不干势弱,把我的睡裤脱了下来,膨胀许久的东西立即弹了出来....
  「啊!唯....」理惠发出喜悦的声音「好棒啊!唯!」
  就这样,我和自己的妹妹在床上翻云覆雨了好久....
  然而,从那次以后,她就每天早上、每天下午都要和我来个一发;每天晚上甚至会向我要求两次....
  我从没想到理惠对作爱这件事那么感兴趣,真是个好色女孩....
  「呀!理惠....」原来在我回想的时候,理惠把她的T恤掀了起来,又露出浑圆坚挺的乳房。
  理惠把手伸到内裤里自慰,有些害羞地把头稍为转开并闭上眼睛,但小巧的嘴巴并没有不好意思。「喔....唯....我....我不能....不能再忍受下去了!」
  「啊!亲爱的哥哥....快....快和我作爱吧!」
  天啊....我就是不能抗拒可爱的妹妹热情的诱惑。理智虽然乘著战舰出来想打醒我,但欲望鱼雷却把理智一发击沈!
  随著理智沉没在欲望之海,我的感官全部被欲望所控制。
  理惠还在呼唤著我:「来吧!唯!」
  我用力地分开理惠的双腿,理惠虽然有些讶异,但马上就发出喜悦的声音。「啊!唯!就是这样....喔!」
  我的眼神变得有些邪恶,轻佻的嘿嘿笑声取代了平时温文的我。
  是的各位,很不幸的,我似乎有双重的人格....有时,实在会造成自己的麻烦..
  我把理惠的内裤脱了下来,用手指玩弄她那尚未张开花瓣与细缝。手指虽然没有插进去,但可以理惠的花蜜还是弄湿了指尖。
  我的手指离开了理惠的私处,看著透明的液体,「嗯....有意思!」
  我把沾著花蜜的手指指著理惠:「嘿嘿!你这个好色的女孩!理惠,看这些液体,你那里全部都湿淋淋的了!」
  理惠嘴里虽然喊著:「哎呀!讨厌....」但那可不是厌恶的声音,而是欢娱。
  理惠把我的手指放到她的嘴里吸吮自己的爱液,当我抽出时唾液拉出一条可爱的细线。我把理惠搂到我怀里,热情地吻著她。而理惠也主动地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两条温暖湿润的舌头互相缠绕,理惠逐渐地脱力了。
  我把两人碍事的衣服脱掉,我坐在床上,把理惠抱起来,用已经恢复的股间入了理惠的花瓣中。理惠「噢」的一声叫了出来,她的双腿环绕在我的腰际,开始动了起来。我用手抱住她的腰部,让她能很轻松地抽动。我也没闲著,我配合著她的韵律,让我的东西能更深地插入理惠的深处。
  「啊....钟爱我的哥哥....喔....」理惠如梦似幻的声音在倾诉她对我的爱意,我则是以用力的摆动还回报她。
  理惠作爱时的表情相当可爱,羞红的脸配合甜美的泣叫,加上丰满的乳房也随著摆动而不断地晃动,更强烈地刺激了我的欲望。
  我又吻了理惠,她那湿润的眼睛微睁,一股想要更加侵犯她的想法涌上。我让理惠转身趴下,并把她的臀部高高举起,已经没什么力气的她只能用手肘撑住。对准她的花瓣,再次插了进去。
  我抓住她的腰,用力地向她进攻。理惠的爱液已经流到大腿上,让我的股间能更顺畅地探索她的花心。结合的部位随著每一次的抽动而用力的拍击,加上理惠的爱液被我抽动时所带出的声音,让两人的心情更加地高亢。
  我想要把理惠换个方向,于是抽离了理惠。陡然间空虚的她张开已经迷蒙的媚眼,向我需索著。我让她面朝上躺下,把她修长的腿扛在我的肩上,又再度插入。
  由于这个角度能让我俩更深入地结合,理惠已经陷入忘我的状态。
  「喔....唯....啊~~~~~」
  好像在解放她的忍耐一样,在大声地叫喊声中,理惠达到了高潮。而我的东西也钻进理惠的子宫里,把白浊的精液用力地喷射出去。我能感觉得到,理惠和我的液体混合在一起,温暖地包含著我....
  我让理惠躺平,她正在喘息著,并享受著高潮后的快意....
  「咦!」
  理智突然恢复了,看著全身赤裸的理惠,「啊~~该死的!我又做了这种事!
  」我抱著头哀嚎著,才说不能和自己的妹妹做这种事,但马上就....
  我用卫生纸把胯下的液体擦掉,「这个邪恶的双胞胎....我要怎么控制他呢?」唉,想归想,我还是不清楚。
  我把衣服穿好,疲累的理惠已经在我的床上睡著了,我帮她盖好被子。
  「理惠,我先下去罗。」我轻声的告诉她。但理惠已经睡熟,没听到我说的话。
  「也罢....」看著又恢复成天使睡姿的理惠,我心想「反正已经做过了.
  ...还是让她睡一下吧。」
  于是我轻轻的走出房间,到楼下去。
  但是....我几乎忘记了楼下还有个危机在等著我....
  我走进厨房....
  「啊!早安,亲爱的。」
  映入眼中的是全身只有一件围裙,背部全裸的美女。裸露的臀部和理惠一样的优美,而围裙所遮掩的是比理惠更有质量的胸部。
  那是我的美母亲,阪上美佐子,三十六岁。
  我背后的黑线有如拨墨般地撒下来....
  「呃....早....早安....」
  嗯....又是个新的一天开始了....
  --------------------------第二部白色圣诞「干杯!」
  圣诞节,是全家人团聚的节日。我、惠理及妈妈围坐在小暖桌旁,桌上摆著妈妈做的小菜,还有些零食,由于是特别的节日,我们开了瓶威士忌。
  「呼~~嗝~~!!」理惠的酒量实在不怎么样,一两杯就让她有点天旋地转了。
  「理惠....亲爱的?你还好吧?」妈妈有些担心。
  「嘿嘿嘿~~嗝~~」理惠用手指著她的红红的脸颊笑道:「我....我还好。」
  「在家过这个圣诞节真好。」我越想越悲哀「啊~~我恨要睡在地上....
  还没得洗澡....我干嘛要上这个考古学课程呢?」
  妈妈柔声安慰我:「唯,现在你已经回到家里,和妈妈及妹妹在一起,应该是很温暖,很安全的。」理惠也摇摇晃晃地点点头:「嗯嗯,没错!」
  「啊~~别说这些了~~嗝!~让....让我们~嗝!~一起唱圣诞歌曲吧~~」:收音机里放著JingleBell的音乐,理惠醉声醉调地大声唱著,我和妈妈两人也快乐地和著。
  理惠还是不胜酒力的趴在暖桌上睡著了,妈妈爱怜的抚摸著她的秀发,「可怜的理惠,都十八岁了,还是没有办法应付烈酒。」
  「你知道吗」妈妈对我说,「她从你离家去上课后,每天的食欲都很差。现在她真的是体力有些不继,身体有些虚弱。」
  「是这样啊....」
  「可怜的理惠....」我也过去摸了摸她的头,看著她天真的睡脸,心里甚是感动。
  「唯,再来一杯如何呢?」
  「当然!」
  理惠虽然睡著了,但我跟妈妈还在喝著酒。
  妈妈替我斟了酒,然后俩人一起干杯。
  「呼哈~~~嗝!」烈酒就是烈酒,这样喝著大家都有了醉意。
  「唯,你知道....」妈妈对我说,「像你做这种要挖掘的工作,对你的体力有很大的帮助。」
  「嗯?真的吗?」
  妈妈挪了挪身子坐到我旁边,用手摸著我的肩膀:「肩膀变宽了....」
  「....还有胸部....嗯嗯~」妈妈转到我的面前,一手摸著胸部。
  另一手往下移到我的股间,拉开裤子的拉:「以及....」
  妈妈弯下身子:「在下面....」把我的那话儿拿了出来。
  「啊~~好舒服!」由于酒精的作用,那根东西已经挺立很久了。
  妈妈握著它:「喔!我好想它~~!」
  妈妈的手开始轻轻的摩擦,快感一点点地从那里传来,「唔....嗯嗯~~
  」
  「我要开始享用了!」妈妈双手合十,对著我的胯下拜了一拜,就要开始..
  ..
  「咦?」妈妈的动作停了下来。我顺著眼角余光看去....原来理惠已经醒了过来,用睡眼朦胧的表情看著我们俩个。
  「不公平!....嗝~!我也要....」
  「啊!理惠!」
  理智一直都没有出现,似乎被酒精压制得很好。
  「妹妹!来吧~~」我嘿嘿地笑道:「这玩意儿足够让你们俩个一起享用的!
  」
  就这样,我坐在沙发上,母女两人坐在地上,理惠握住我挺立许久的东西,一起舔了起来。理惠每天向我需索,口交的技术已经很不错了。妈妈的技术更让我兴奋,她时而用舌尖轻舔我的敏感部位,时而用温热的口把我的股间吞到喉咙深处,同时还不忘用舌头及双颊用力地吸吮....
  面对两位美女对我的雄性象征热情的舔食及吸吮....天啊!我好像置身于天堂一样....已....已经控制不住了....
  一股白浊的精液直射而出。母女俩欢乐地迎接,让它在脸上及头发上。
  最初的冲力消失后,液体开始从她们乌黑的秀发及红通通的脸蛋上缓缓地流下。妈妈忘情地把理惠脸上的精液舔去,理惠也把我射在妈妈脸上的精液吞下。
  如此亲密的接触,让两人热烈地拥吻在一起。妈妈把舌头伸进理惠的嘴里,两人的嘴里都混合著精液及唾液,彼此的舌头相互品味著、纠缠著。
  理性早就被压制的我,看著母女的同性恋,发过的欲望之根又挺立了起来。我有些邪恶地笑道:「美人儿!」理惠及妈妈停了下来,用迷蒙的眼神看著我。
  恶魔接管了所有的感官,我对母女俩下指令:「好了,你们两个!用膝盖跪下,让我瞧瞧你们的屁股!」
  「遵命,亲爱的!」两人用娇媚的语气服从我的命令,顺从地背对我跪下,并把臀部抬高。
  妈妈穿的是裙子,理惠则是毛织连身衣,我不客气的把衣裙往前翻开,然后把她们的蕾丝内裤给拉了下来。
  两人似乎很高兴我这么做。虽然她们说:「喔~~!坏孩子!」但充态态的笑脸斜视著我,给我更多想侵犯她们的刺激。
  我的双手各抚摸著一位所拥有的丰满且有弹性的臀部,同时细细的端详两人的花瓣及珍珠,「嗯~~,以前都不晓得,母女两人的形状还不怎么一样呢。」由于之前的口交及热吻,两人的花瓣呈现著湿润的状态。
  我用双手的食指与中指插进母女两人的花瓣,妈妈及理惠不约而同「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手指开始抽动,母女俩的爱液能让我更顺畅地探索她们秘洞里的敏感部位。妈妈及理惠有点招架不住我的手指攻势,更多的花蜜从花瓣间流出,身体不安份地摆动著,可爱的小嘴也发出甜美的呻吟。
  时候差不多了,我把抽离她们,手指上透明的液体在灯光下甚是晶莹。我品尝了一下,「接下来....」
  我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同时也把妈妈及理惠身上的衣服脱光。
  我平躺在地上,示意妈妈到我的股间,也让理惠跪在妈妈的对面,把美丽且湿润的花瓣直接地展示在我的眼前。
  妈妈爬到我的股间之后,用手握住我的男根,把他塞进渴望已久的洞深处。在那瞬间,一副满足及喜悦的表情立即浮现在她美丽的脸庞。我让妈妈自行摆动腰际,因为理惠可爱的花瓣正等待著我的品味。
  我拉开理惠的鲜欲滴的花瓣,用舌头细细地舔著花蕾上的花蜜。花瓣的顶端是理惠淡红色的珍珠,我用舌尖滚动著。随著妈妈动作的加快,我也尽情地挑动理惠最敏感的部位,如触电般的快感不断冲击著我们三人。
  「啊~~!我的孩子,你的东西太美好了!就....就是那里!啊~~」妈妈忘我的叫喊著。
  「唯!快~~快舔我的珍珠!啊~~」理惠已经有点脱力了。
  母女俩靠得很近,强烈的快感让她们自然地拥吻在一起。两人轻轻地呼唤对方的名字,声音有如隔了一层纱一般妩媚。
  是时候了,我让理惠在下,妈妈在上,挺立的股媾流的抽插她们的花瓣。
  「喔!我快发狂了....啊~!唯!再用力点~!再深一点~!」我当然是努力地回应妈妈的要求。而理惠迷蒙的眼睛看著妈妈晃动的乳房,主动用舌头玩弄妈妈坚挺的乳头。
  我用尽可能的深入来满足妈妈及理惠,随著理惠达到高潮,妈妈和我也几乎在同时解放。在最后一刻,我把男根抽离妈妈身体,把灼热的白色液体射在理惠的乳房及脸上。还在喘息的妈妈凑了过去,帮理惠舔去了在脸上的精液,同时在热吻的同时,借由精液及花蜜的润泽,两对一样美丽的乳房及花瓣开始了热情的摩擦,迎接下一个高潮的来临....
  我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早上,头痛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到了饭厅,妈妈及理惠已经在那里开始吃早餐。我们相互道了早安....但大家的脸色似乎都不是很好。
  我们互看了一下,然后低头吃早餐,但没有人说话....
  因为我们在想同一件事:「昨晚我们到底作了些什么呢?头好痛....」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第三部老师的宠物「什么!你被锁在外面?!」
  妈妈及理惠今天到乡下去探望祖父母,同时会留在那里几天。早上妈妈还特别交代我不要忘了钥匙,但是....
  「....就是这样,麻烦让我待在这里几天好吗?」没办法,我只好向同学求救。
  同学面有难色,「呃....如果平常的话当然是可以啦,但是....」
  「甜心?!」门后出现一位只穿了件宽松衬衫的女孩,「是谁来了?」
  「啊,没事,只是个大学同学。」我同学对那位女孩解释。然后对我苦笑了一下:「你也看到了,就是这么回事。同学,抱歉了!」
  「碰!」的一声门关起来了,只留下傻在门口的我。
  「唉....真是惨啊....」我漫无目地的在街上走著,「其它的同学都到外地过节去了,啊~!我该怎么办?」
  「阪上....唯吗?」一个很好听,但有奇怪口音的声音把我叫住了。
  我回身一看,原来是学校里的英文老师。
  「喔嗨!汉弥尔顿小姐。」我打了声招呼。
  「你要去哪里呢?」
  「呃,这个....」
  「等等,你该不会是....因为愧疚于热衷与妈妈及妹妹的乱伦性行为而跑了出来,所以现在你的男根找不到地方来安置....是吗?」
  「那应该是秘密的!!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不是那回事!」」真是的!老师在想些什么啊!
  「唯....」汉弥尔顿老师对我闻:「如果有什么问题在困扰你,欢迎你来找我一起分担。」
  「任何....事吗?」我有点吃惊。
  「嘻嘻~」汉弥尔顿小姐对我笑著摆摆手「我的办公室关了,所以何不一起到我家里呢,好吗?」
  「天啊!老师,」我心想「一起到你家里....?这不是叫我....不会吧....」
  我跟著老师到她所住的公寓,那是个外型相当不错的五层建,楼下还有电子门锁呢。
  老师住在三楼,她把门打开后,对我说了声请进。
  我向老师道谢之后就进到房间里。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地方,房间虽然不大,但还是有充足的空间摆设应有的家具。
  老师跟在我后面进来,轻轻地把门锁上。
  就在我正在打量房间的时候,突然间从后面传来「噗~」的一声。
  「噗?这声音....该不会是....?」
  「你何不躺下来,当我....」老师用充漱惑媚力的声音提出建议「」痛快」地抚慰你的时候,放松自己,并告诉我什么事情在困扰你,怎样?」
  我不安的转头一看....
  「咦!!」老师已经把裙子脱在脚边,现在正脱著她的丝质衬衫。
  汉弥尔顿小姐是学校公认第一的外籍金发美女,她正在我的面前宽衣解带..
  ..略带粉红色的肌肤有如凝脂般细致,高叉性感的白色蕾丝胸罩不但衬托出乳房的坚挺,乳头也在蕾丝间若隐若现;修长浑圆的大腿及曲线优美的小腿上是白色的吊带丝袜,可爱的蕾丝边内裤刚刚好遮掩住女性的神地带。
  平时汉弥尔顿小姐的穿著都是保守的OL打扮,虽然能展现出她曲线玲珑的身段,但想不到衣服里面有如此令人难以抗拒的热情胴体。
  我感到血气上冲,理性被欲望一棒打到天边。神色一变,邪恶的我立即抱起老师,把她推到床上!同时把上衣脱掉。
  「喔~~」老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我的天~!阪上君,你预备怎么作呢?!
  」
  「我预备把你插到高潮不断,插到上天....我亲爱的老师!!」说著就爬上床,逼近老师。
  老师完全顺从我的淫威:「我....我知道了....」
  我扶住老师的粉肩,深深地吻了下去,「唔~」老师温热的嘴唇主动的凑上来。那是跟妈妈及理惠不一样的感觉,更性感,更摄人心神。
  我们的嘴唇稍为离开了一下,两张嘴一起张开,我把舌头伸进老师的嘴里,老师也热情地纠缠上来。
  「嗯嗯~~」两人享受著体液深情的交流!
  现在在我面前的不是在课堂上的英文老师,而是宛如少女般可爱的汉弥尔顿小姐,羞红的双颊透露著全心奉献的讯息,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我的舌头抽离老师,唾液好像不甘愿般地拉出一条细线连接我俩。「嘻~A+!」老师调皮地称谮赞我。
  回报老师的称赞方法,就是让她轻轻躺下,解开了束缚她的胸罩。
  一对比妈妈及理惠更具质量的乳房就在眼前显露,乳房顶端是粉红色的乳晕及乳头,那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美妙杰作。我用手抓住,柔软而有弹性的触感立即由指间传出。我凑上嘴巴,用舌尖舔转圈似地舔著老师的逐渐坚硬的乳晕及乳头,同时也不忘热情的吸吮。
  「嗯~~就是这样!啊~~」也许是从乳头传去的感觉,老师发出如呓语般糊的呻吟,同时把大腿弓起夹住我的身体,屁股不安地上下摆动,只求能有多一点刺激。
  查觉到老师心神荡漾的我,用舌尖从胸部开始往肚脐舔去,「啊~~!」有如触电般的感觉传遍老师的身体,下腹部不自主地抬了起来。我趁势捧起老师圆润的臀部,只见白色的内裤上已经有些湿润。
  「嗯!好女孩~~那里已经湿湿的了!」于是我慢慢地拉下老师的内裤,把她的大腿往外分开,粉红的花瓣及金黄的草原就毫不保留地呈现在眼前。
  「白种女性果然有些不一样....」我心想「那里是很鲜的粉红色....
  」
  粉红的花瓣被透明的花蜜所滋润著,我俯身下去,吸取著甜美的汁液。
  「啊~~~~」老师发出了撩人的叹息声。
  我用舌尖拨开花瓣,细心地描绘著。晶莹的真珠在花瓣的顶端,我用舌头滚动著她,轻轻的吸吮著。
  也许是碰触到最敏感的地方,老师的双手紧抓床单,「阪....阪上君,我已经....」一阵颤动后,花瓣深处涌出了更多的花蜜。
  老师挪动了下上身,已经迷醉的我才退开那里,跪在床上。于是老师翻个身,主动把屁股抬高面对著我,转头对我呼唤著:「来吧,小男孩!!跟我作爱吧!」
  就算老师不说话,欲望也不会错过这娇欲滴的花束。我一手扶住老师的纤腰,一手握住充血膨胀许久的股间,对准湿润的花瓣中央,倾全力顶了进去。
  「啊~~!」老师不禁仰头大声的呻吟,感觉得出那不是疼痛的叫声,而是享受激烈动作所带来的快感!对男性来说,这反而成为一种本能的刺激,指引著向女性的更深处挺进。于是我对准老师的花瓣进行著猛烈的动作,每一次的往返都让老师皱眉哀叫,丰满的乳房也夸张的上下晃动。
  「呼~~呼~~」随著抽动次数的增加,老师的呻吟渐渐变成喘息声,也许是过激的动作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我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而是加快了速度,老师的上半身已经支撑不住,只得用手肘支撑住身体,来承受我的冲击。
  「再~~再用力点!」对高潮的渴望夹杂在杂乱的呼吸及喘息声中,爱液顺著我的动作发出淫靡的摩擦声响,身体接触的拍打声让两人陷入了狂乱的情欲世界。
  「快~~~插进我的身体!!啊~~!」并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我抓起老师的腰,也让老师硬撑住身体,我努力地把男根打进老师的花蕊深处来回应她的呼喊。老师的上半身在颤抖著,用最大的力气来接受我。
  「啊~~~!我....我快不行了!!要....要受不了了!!啊~~~
  」突然的高亢呻吟,伴随著一股从花心深处射出的热流,冲击著挺硬的欲望之根。
  老师仰著头,紧皱的眉头及收缩的小腹,都像在竭力的忍耐著快控制不住的高潮。
  膨胀的股间并不打算就此罢手,我把他抽出老师身体,透明的液体从花瓣细缝渗出,顺著大腿内侧往下流。被抽离的老师再也支持不住,趴在床上喘息著。
  于是我轻柔地抱起老师,让她仰卧床上,又吻上了她的双唇。老师的粉臂环绕著我的背膀,修长的双腿勾住我的大腿,双唇热情的迎接我的深吻。我们的结合部位,因拥吻的关系而磨在一起。深吻及不断地刺激敏感的珍珠,让老师的身体又燃起欲望的火苗。
  我用和抽动一样猛烈的动作吸吮著挺立的粉红色乳头,以及全身细致的肌肤,双手也用力地揉捏著丰满的乳房。「啊~~~」从满心喜悦的呻吟之中得知,老师很喜欢这样强烈的动作;双臂更加用力地抱著我,身体的摆动透露著自然的结合欲望。我举起老师的双腿,推往她的胸部,这姿态能让我的股间可以更顺畅的进入花径深处。草园之下已经绽放出一朵诱人的花朵,借由爱液的协助,我再一次的进入老师的身体。
  「喔~~God!再用力的插进去吧!!」我笔直地突刺,「啊~~阪...
  .阪上君,太棒了!!啊~~~」老师发出了可爱的呻吟声。
  为了让她能叫得大声些,我全力的深入老师的花径,同时让男根在花心周围摩擦。
  老师果然承受不住这样强的刺激,「啊~~~~!!不....不要....
  我快....快受不了了!!啊~~」老师用力的甩著头,上气不接下气的告饶!
  修长的手指紧抓著我的手臂,想要忍受著快感对子宫的冲击。但在我持续的攻击下,老师再一次的屈服了。
  爱液有如喷泉一般涌出,我凑上嘴巴去吸取,同时用手弹弄著珍珠。
  喘息著的老师被我弄得喀喀直笑,「呼~~你这小坏蛋,老师被你弄得好痒哦!」
  眼见老师的身体又有了反应,这次我决定让她主动。我让老师转个身,硬直的胯下缓缓地进入花瓣,扶著老师纤腰的我在躺下后,也一并让老师成为上位。
  老师会意,开始摆动腰部,「啊~~」俩人同时发出舒服的声音。老师先是缓缓的上下摆动,然后或深或浅的作弧型摆动。
  这就像刺激花心一样,这种圆弧的活动带给我莫大的快感。我把老师的手臂往后拉,好让她作弧度更大的动作。而我的腰部也配合老师的韵律而摆动,完美的配合让我俩逼近临界点。
  「啊~~太棒了!!」秀发飞扬,下颚微抬的老师用手紧紧抓著坚挺的乳房。
  「我....我要了!!」随著老师第三次的高潮,我的忍耐也达到了极限。
  老师察觉了男根在体内脉动的变化,「不要射在里面....」她离开了我,躺在我的身旁,含情脉脉地对我说:「来~~用我的胸部....射在脸上吧..
  ..」
  我听从老师的要求,把已达极限的部位夹在她丰满的乳沟间。不逊于花径的感觉,我在紧夹的乳房间磨擦著。好像要把前三次补足似的,温热的液体从顶端劲射而出,直击在老师的脸上,好多好多....
  「啊~~~~~~~!」
  理智这家伙!只有在射精后才会醒来!
  看著在床上喘息的老师,我不禁悲从中来:「我....我又做了!!我又败给污秽的欲望了!!」
  「决定了!我一定要抛弃跟性有关的任何事!!」我的内心在发誓著!
  我匆匆的爬起来,头也不回地下床。「汉弥尔顿小姐!」我搜著衣服「很抱歉发生这种事,我马上就走!」
  「不~!别走!」答案出乎意外....我惊讶地看著老师。
  「我还要你继续....」汉弥尔顿小姐用手指著嘴「...在我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