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结束(01-06)》

  (一)
  在江南A市的自动化机器和电能研究院的是全国重点的设计研究院,重点研究机器自动化和太阳能转电能等项目的设计和研究,我是一名从事机器自动化和太阳能设计制造的工程师,多年来一直从事机器人和太阳能的设计,为此不惜将所有的工资储蓄和时间都投入到这里面去,以致33岁的人还是光根一条。不过功夫不过有心人,我终于自已设计并造出了一台人型机器人取名金刚,这天3月14日的上午,我在研究院的地下室独自调试机器人金刚,旁边还有另外三台样机器机人未完全装好,只见机器人金刚按照我摇控的指令一会走来走去,一会又轻而拿起一百多公斤重的物品,看见运动自如的金刚,我很满意,而且这种机器人充电又放便,可以用直流电、也可以用太阳能电充电。我正陶醉自已的成果中,突然地面上阳光亮度猛然增加,就觉得浑身无力,头昏心闷浑身不舒服,过了好一会阳光亮度减下来,我才慢慢恢复过来,但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周围安静极了,看看挂钟上显示的日期是3月11日,时间早上9:59点,星期五。
  (实际上是太阳粒子超级大喷发,强度高到不可想象的离子射线和其他各种辐射在太阳系中横扫而过,辐射席也卷地球而过,整个地球,在长达10分钟之久的辐射冲击之后生机决断,人们在白光一闪之后就昏昏沈沈地闭上眼晴再也没有醒来)
  我赶忙跑出地下室,到地面上一看,我看到的景象吓傻了,看见6、7个男女倒在地上,再到各办公室一看,所有的人,或趴或躺,一动不动。我战战兢兢地走到他们身前,这个推推,那个摸摸,都不动了。
  我傻了不知是怎么回事,过了一会我才想起来要报警。可是110报警电话就是无人接听,不光110,连119、120、手机等等都一样,似乎整个社会都静止了,没有一点声音。我路出公司,只见路上车辆都已停止,路面、街道上男的、女的都倒在地上,再擡头看看天,整个天空都是各种斑斓的光线。
  我终于想起来了,这几天新闻里已通知这几天太阳粒子会大爆发,请广大市民注意,我想应该是太阳爆发引起的辐射产生的光线,那么,死去的人们也应该是由于这个,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活著(其实是机器人金刚替他挡了并吸收绝大部分辐射,又在地下室)。
  想到这里我赶紧又回到科室里,拿起电话疯狂地拨号,拨了无数个电话,但所有拨打的电话都无人接听。我当时还不知道这个社会全完了,也许就只有自已一个人了,我最后只好木然地坐在椅子了,我不知如何面对这个情景(如此巨量的辐射,不可能只有人受到影响,可能连植物细菌病毒都死光了,没有细菌,尸体不会腐烂,巨量的离子辐射线在地球每个尸体、建筑物、车辆等所有一切都形成有一去看不见摸不著的保护层,使所有物件长时间完好如初。想著想著,我突然感觉到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坐在一个人腿上,转身一看是个身穿工作衣的女人。
  我看著前面的女人,认得她叫蒋玲,36岁的,留著短发,迷人的丹凤眼、高的鼻梁、巧薄的嘴唇、淡细的眉毛,挺拔高耸的胸部,修长丰腴的美腿,腿上一条黑色的皮裙,配一双厚黑色的丝袜,脚下是一双黑色的皮靴。性感都是十足,浑身散发著香水味。看著熟悉的同事,我把蒋玲搂抱在怀里,边摇边摸但蒋玲毫无反应。蒋玲女尸的手还是滑滑的、温温的,脸上摸起来是白皙娇嫩的皮肤,身上散发出女人的香水味。我的心跳加快,老二也挺起来,要知道我是个光根平时顶多看看A片自摸一下,从来没有碰女人。平时每天看见蒋玲迷人的身材只能干瞪眼,现在可以说蒋玲也是属于自已的,尽管是尸体但还是那样迷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蒋玲绝没不会反对。我抱起蒋玲,把女尸放在办公桌子上,把女尸身上的工作衣、毛线衣、内衣、黑丝袜、皮靴等一件件的扒光,最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出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贴身的是一件白色的胸罩。我脱下她的胸罩内裤,一对白花花丰满的乳房便展现在我面前,乳房有点下垂,但是依然很诱人,在我眼前这是蒋玲那成熟女人全裸的尸体,最迷人的是她的下阴,那里的阴毛乌黑浓密,她的整个下体都被她那卷曲黑亮的阴毛覆盖著。
  我不禁被蒋玲的裸体诱惑住了,她那两条大腿丰满浑圆,我轻轻地拨弄著蒋玲的那丛浓密的阴毛,她的阴毛磨擦著我的手指感觉痒痒地,舒服极了!我再也忍耐不住扑过去,重重地压在蒋玲丰满的尸体上,双手握住了她饱满的乳房,用力的蹂躏著。乳房还是很柔软的,亲吻著蒋玲的双唇。我抓起女尸的双腿拉过来,把蒋玲的腿扛在肩膀上,双手从女尸的腰部抚摩她滚圆的屁股。然后从她的屁股缝里向她的肛门摸去,玩了一会儿蒋玲尸体。拨开她那丛浓密的阴毛露出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迅速地把自已的阴茎纳入她柔软肥大的阴道。双手一会摸著蒋玲的玉腿,一会按住蒋玲尸体上的两只大乳房揉弄著,阴茎飞速在她的阴道里穿插,一阵阵销魂的快感从正在蒋玲尸体内抽插的阴茎传到我的全身!一股的精液喷射进了蒋玲的阴道内,完事后趴在她的身上就好像趴在沙发上一样软绵绵的,我趴在蒋玲的祼尸上休息一会,把蒋玲的双腿放下,起身看看躺在办公桌上一丝不挂的蒋玲,两个玉腿还悬挂在办公桌沿。再看看别处躺著、趴著的女同事尸体,我本想都扒光玩玩,心想还是算了,毕竟同事一场,再说也快到中午了,肚子也饿了,需到外面去找吃的。研究院这地方是不能长待下去了,因为过不了多久就停电停水了。
  蒋玲是我第一个碰过的女尸,自已的女尸必须跟随自已。于是我发指令叫来金刚,从蒋玲的更衣柜拿出她的挎包和黑色外衣,抱起桌上蒋玲的祼尸并将她的衣服、丝袜、皮靴、挎包放在她的身上,然后走出办公室。我在办公楼里走,后面机器人抱著一具女祼尸紧随在后,在经过档案室门口时,看见档案员杨素素侧躺在地上,一双美腿伸进办公桌底下,我走过去,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杨素素,只见这美丽的女孩长长的头发耷拉在肩膀上,工作衣挡不住那身上饱满的两团。
  里面穿著天兰色的毛衣,穿著肉色丝袜的双腿伸进了办工作底下,腿上是棕色的毛料套裙,脚下是一双棕色的绒面短靴。我将她抱起来,让她坐到椅子上,摸著她的手脸,看著她细细的眉毛,粉嫩的鼻子,薄薄诱惑的芳唇脸孔,我心里有阵肉痛,这个女孩才23岁,去年大学毕业来公司时间不长,聪明能干,人长的很漂亮,吸引不少的追求者,可是现在,只是一具毫无声息的艳丽女尸了。
  我蹲下身子,拿起杨素素那双玲珑的穿著棕色绒面的短靴脚,煞是好看,脱下女尸的短靴捧起两只丝袜脚抱在怀里,想把它们捂热,触摸到光滑的丝袜闻著女孩丝袜的香味,心里有些悸动。我抱起她,让她坐到自已的大腿上。把她的脑袋靠在自已的肩膀上。我闻著她的发香,双手环在她的腰间,不时触摸到柔软的双乳,又不时地双手伸进内裤里摸她的屁股、肛门和有阴毛的阴道里。最后在女尸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心想这样美丽的女孩不能留在这里,于是将杨素素更衣柜的挎包和粉红色外衣拿出,脱去女尸的工作衣换上粉红色的外衣穿上短靴,将杨素素的美尸放在机器人金刚的机械臂蒋玲的尸体上,机器人金刚的机械臂上抱著两具女尸,下面一具是蒋玲的祼尸,上面是杨素素的艳尸。随著我走出到了研究院的大门。外面停车区里有很多车,来到一辆商务车面前,里面是一个有男的驾驶员身体靠在方向盘上。我说了声对不起,将司机拉出车外,然后摸了摸蒋玲的屁股和光脚后,指令金刚将两具女尸、蒋玲的衣物等放在车里座位上,我看看蒋玲侧躺在杨素素的怀里而杨素素上半身趴在蒋玲的祼尸上,两个美尸相依相偎在一起都感觉却是不错,然后开车驶向超市。
  (二)
  三月的江南,是一个潮湿的天,而且天气比较寒冷,春捂秋冻「的老俗语也告诉所以女人在春季的保暖上可不能有丝毫的马虎,稍一不留神就会玩一个美丽冻人。不论女孩还是少妇、往往都穿著各种中长款色彩的春装外衣搭配、套裙、各种丝袜、长短靴等,因此在城市风景区里、大街上、商场里、私家车里、公交车里等等女人穿得往往都是光彩丽人来来往往,高傲的对男人肯定是不屑一顾。
  而现在平时繁华的大街上,已经变得极为安静,熄火车辆到处东倒西歪,到处是尸体,反正男女老幼,高矮胖瘦应有尽有,其中包括不少美貌的少女、少妇的艳尸,我顾不上细看,先解决肚子问题要紧,车上两个同事艳尸是不需要解决吃的问题了,甚至蒋玲一丝不挂也不会叫冷了,路上只有我不时地避开路上的车子和尸体。不一会开车来到商场,超市外面往日热闹的场面已经不见,每个人都用各种姿势倒地不起。我在一边的小吃店胡乱地吃了些东西,吃完后指令金刚同两位女同事的尸体在车里等候著,自已走到商场里,门口拿了一辆手推购物车,现在可以说地球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想要就拿呗。只见商场里顾客和导购员都用各种姿势倒在地上,有少数靠坐在货架上。我一路走来,也顾不上选择,拿些吃的、日常日用品之类的,我走到日用品专柜时,看到一位漂亮的美女倒在地上,肩上挎著黑色的挎包,手上拿著购物篮。只见她身穿长长天蓝色新毛呢子大衣,腿上配天蓝色的套裙和一双厚黑色的丝袜,脚上一双光滑黑亮的长筒的圆头高跟皮靴,束在脑后长发铺洒在地上,光洁如玉的精致脸庞让人看了就想啃两口,胸部高高地耸立著,似乎想要顶破衣服出来透气,脖子上还戴著一圈细细的项链,上面有一个心。一双长长黑筒靴的黑丝袜腿随意的扔在地上。
  我站在旁边,欣赏著,所谓秀色可餐,大约就是这样的吧。蹲下身来,闻到一阵女性身上的清香,不清是香水的味道还是女孩浑然天成的馨香,总之令人很舒服。没有任何不适之感,仔细检查这这位的美女,从她的挎包里找到她的身份证和工作证中知道她叫姜敏今年25岁,在电信公司工作。看看并摸摸和亲吻美女的脸庞,是美女不错,没有生命的女尸只能是物,现在她就是一件物品,好吧就先采购姜敏这具女尸吧。然后我抱起姜敏这个不重的女孩尸体,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女尸的手受到重力的影响而垂到身侧,一晃一晃,两条美丽的穿得长筒靴黑丝袜小腿也是一晃一晃,交相辉映。我把姜敏放到购物车里面,小小的购物车不能完全装下这个美女尸体,于是出现了美好的一幕,她的穿著长筒靴的双脚高高地举起,靴底向上,然后臀部落到购物车里,上半身靠在购物车的另一面,双眼还是闭著,淡紫色的眼影是如此的好看。
  我推著小车前进,不时取下一些食物和日用品放进她的怀里,姜敏没有也无法反对,我不时伸手摸摸那双底面朝上的靴子和丝袜腿,光滑的鞋面和滑滑的丝袜摸起来很舒服,随著小车的前进,姜敏女尸的身体部件如那颗漂亮的脑袋、脑后的长发和那双圆头高跟皮靴的脚也一晃一晃。本来是采购物品的美女变成女尸,反让我当物品采购了。我就这样推著一车的物品和一个美女的尸体走出超市,来到商务车前,把物品胡乱扔进车里,然后把姜敏尸体扔进商务车里的座位上,她的头偏在了一边,不过还能看到嘴唇上美丽的反光,我看看这个姜敏,再看看另一边两位同事美女,嘴里说道介绍一下,这位是姜敏,这两位是我的同事,穿衣服的叫杨素素,一丝不挂光身子少妇叫蒋玲,今后蒋玲就是你们的老大了(我将第一个碰过的女尸封为女尸老大),说完我看看车里的三位美女美尸,心里一阵痒痒的,反正是可以随意取用的,现在也不著急,先找到一个能安居的家再说。
  (三)
  我开著车,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慢慢腾腾地行驶著,不时回头看看车里的女尸。作为长期缺乏女人的我来说,这样的场面在梦里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可是真正出现这样情形的时候我却无所适从。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城里的人都死光了,房子随自已住,但没水没电也没法住。就这样边想边开,街上除公交车、各种小车到处是尸体,不时有靓丽的少女、少妇穿著各种色彩的外大衣和各种丝袜、长短靴的美腿尸体满大街丢弃著,无人去捡。
  我看在眼里,这些美尸现属于自已了,等找到住到地方,再来收捡这些美尸。
  就这样我有些心猿意马开车,我在一个路口转弯时,看到另一路上停在十几辆婚车,有婚车就有新娘,我走下车,走向中间一辆长长的婚车,走近透过车窗一看我感觉到自已要窒息了,后排果然有穿著婚纱的新娘和伴娘的两具女尸,两人斜躺在车门的一边,新娘靠在伴娘身上。新娘尸体身穿当前流行的洛维思(lovest)婚纱,她微张的樱桃小口和那双迷人而又迷茫的双眼,手上一颗大大的钻戒,脖子上还戴著一个珍贵的宝石项链,盘著美妙头发发型,清秀的脸上画著淡淡的化妆,两边肩膀露出的雪白雪白肌肤看起来都可以拧出水了,腿上穿著白色丝袜,脚上穿的是一双小红皮高跟鞋。躺在新娘尸体下的伴娘,穿的是粉红色外衣、粉红套裙,头发散著,腿上穿著肉色丝袜,脚上穿的是一双粉红色的低跟鞋,长得那更是魔鬼身材和天使的面孔。我看著两具美妙的女尸,情不自禁地打开车门钻进去挤到两具美尸间左拥右抱,抱著新娘和伴娘美尸从头到脚一阵狂吻,我摸著新娘美尸,拉开新娘的婚纱往里看新娘的胸部,新娘里戴得是白色的蕾丝胸罩,撩起新娘的婚纱,内裤穿的是白色蕾丝内裤。我摸著伴娘美尸,同样拉开伴娘的粉红色外衣看伴娘的胸部,伴娘里戴得同样是白色蕾丝胸罩,撩起伴娘的套裙,最里的是同样白色的蕾丝内裤。我一会伸进去摸摸新娘和伴娘的乳房,一会伸进新娘和伴娘丝袜、内裤摸摸两具女尸的美臀肛门,黑密阴毛的阴唇。
  尽管我在乱摸,但两具美尸还是那样稳稳的古井不波,大有任君采摘的模样。摸完后我抱著两具艳尸查看边上的鲜花的贺和伴娘的挎包,得知新娘叫李倩27岁,伴娘叫陈冰,同时在伴娘陈冰的挎包里有一叠新娘的婚纱照,我看著这些照片,知道是在A市的风景区凤凰山脚下的江湾公园照的,江湾公园风景如画,是拍婚纱照最佳之处,照片的新娘李倩笑的多么开心和美丽,而没几天只是自已怀里的艳尸了。我看著照片远处庞大雄伟的建筑物,知道这是A市国际展览馆,也想到自已和自已的女人美尸找到今后住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