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之夜的欲望》

  应大学同学的邀请,正在上班的我从B市请假来到F市,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难得见到大学同学的我,丝毫没有顾忌地在婚礼上热热闹闹地闹了一把。等到婚礼结束后已是半夜,考虑到路途遥远,而且同学家较为偏远,此时已经没有班车,同学便挽留我在他家中暂住一晚,禁不住他的热情邀请,我便应允在他家中暂留一夜。
  「不好意思啊伯母,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一脸不好意思地对著面前一位正在整理著床铺的妇女说道。
  那位妇女整理著床单,笑著说:「没事,我家孩子在大学平时就没少受到你的照顾,你就把这里当做你家就行了,别客气。」
  这位中年妇女就是我大学同学的母亲,名叫韩淑芬。按我同学的年龄来估计,她的年龄已经有四十多岁了,但是从外表上一点都看不出四十多岁的样子。双眼皮长睫毛,高鼻梁薄嘴唇,略施淡妆的脸上皮肤紧致光滑,只有眼角有些许的鱼尾纹。一头略微有些波浪卷的中长发披在肩旁,凹凸有致的身材保养得非常完美,光从外表上看很容易被人误以为只有三十多岁,很难想像她是年近五十的中年妇人。
  中年妇女韩淑芬背对著我,弯腰整理著床单。帮不上忙的我转头四处看著房间,最后注意力集中在面前韩淑芬的翘臀之上。韩淑芬那包裹在黑色长裙之下的丰满臀部被裙子紧紧地裹出了圆润的形状,往上是略显丰腴的腰部,往下是一双包裹著肉色丝袜的美妙双腿。此时的韩淑芬整理著床单,臀部随著整理的动作在我面前摇晃,闻著面前妇人的体香,我的内心居然滋生了火热的冲动。但一想到是同学的母亲,我就深呼吸了几口,马上将这种冲动掐死在心里。
  没过多久,床单整理好了,中年妇女韩淑芬直起腰,转过身子,笑著对我说:「好了,不嫌弃的话,你晚上就在这边睡吧。」
  我尴尬地移开了窥视著她身体的视线,笑了笑:「谢谢伯母,这么晚了伯母也早点休息吧。」
  韩淑芬点头,应了一声:「嗯,那你睡吧,我出去了。」说完,便走向门外。
  看著韩淑芬关上房门,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同学的母亲竟然保养得如此好,差点让我产生妄念。
  我爬上了床,关掉房里的灯光,闭上了疲惫的双眼。就在我即将进入沈睡的时候,耳畔的一丝声响将我从梦境的边缘拉了回来,而且这声响渐渐地变得越来越大。
  我闭著双眼迷迷糊糊地听了一会儿,才听出来是叫床的声音。隔壁房间就是同学的婚房,而我的床头与他们的床只隔了一堵墙的距离,此时他们夫妻俩应该正在床上做著活塞运动吧。
  听著隔壁房间的叫床声,被打断睡眠的我无奈地睁开双眼,心里苦笑了一声:「没想到这房间隔音这么差,还能听到现场直播,看样子今晚算是睡不著了。」
  我躺在床上,双眼望著天花板,耳中听著来自隔壁的现场直播,无奈地等待著这场好戏的结束。然而过了许久,这叫床声还是持续不断,听得我是无心睡眠,口干舌燥。我叹了口气,从床上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房门,想要去阳台冷静一下。
  我住的房间是在三楼,右边是婚房,出门左拐就是通往阳台的楼梯。一片漆黑的大厅中,我扶著墙,来到阳台上。
  婚房里的声响此时已经微不可闻,我迎著清冷的月光,夜晚的微风吹拂在脸上,安抚了我躁动的心灵。我双手扶著阳台的栏杆,仰头看著天上的一轮明月,脑海中一片清明。
  忽然,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夜晚的平静。
  我转过头,借著月光,发现同学母亲韩淑芬也来到了阳台上。出于礼貌,我对著韩淑芬打了个招呼:「伯母好。」
  韩淑芬看到是我,笑著点了点头:「哦,是你啊,怎么还没睡觉?」
  我看著韩淑芬走到身边,说:「有点睡不著,来这里吹吹风。」说完后,在内心嘀咕了一声:「其实是被你儿子和儿媳妇的活塞运动吵醒的。」
  韩淑芬闻言,笑著说:「这样啊,外面冷,小心别感冒了。」
  我点了点头:「谢谢伯母关心。」
  韩淑芬「嗯」了一声,抚了一下耳畔发丝,双手抱胸,转过头看著阳台外的午夜风景。
  气氛一时间变得安静了起来,为了避免尴尬,我也转过头看起了周围的风景。
  然而身旁韩淑芬的香味,让我忍不住转过头偷偷地看了她几眼。
  皎洁的月光照在韩淑芬的脸上,她的脸仿佛蒙上了一层洁白的薄纱,五官在月光的衬托下显得有几分朦胧,就连眼角的鱼尾纹也被月光抹去,乍看之下显得年轻了不少。
  视线渐渐往下,韩淑芬身上的一身紫色睡裙映入了我的眼中。紫色的丝绸睡裙衬托著她的颜容,在月光下散发著高贵的气息,犹如一朵妖艳的紫色玫瑰。然而在明亮月光的照射下,我竟发现韩淑芬的睡裙被撑出了两团浑圆,胸前还出现了两个凸起,在胸前双手的压迫下尤为明显。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她竟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裙,连胸罩都没带。
  看到胸前凸起的那一刻,我的胯下开始充血膨胀,呼吸也加重了几分,心想:如果她没有带胸罩的话,那么是不是意味著她的下面也没有带?
  想到此处,我的视线往下面瞄了过去,然而下方的裙摆并不紧身,无法看出是不是真空,这让我有些失望,但也保留了几分幻想的空间。
  就在我意淫著美妇人裙下秘密的时候,韩淑芬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伯母的衣服好看吗?」
  受到惊吓的我抬起头,看到韩淑芬正笑眯眯地看著我,一双美丽的眼睛在月光下闪耀著奇异的光芒。做贼心虚的我感到脸上有些燥热,赶紧移开视线,稍微弯了一下腰掩饰著胯下的勃起。
  韩淑芬也不追问,笑了笑,转过头继续看著阳台外面,气氛再次变得尴尬了起来。
  同学母亲韩淑芬带给我的刺激不亚于婚房直播,再跟身边这位妇人一起待下去,说不定我今晚都不可能睡个好觉了。一想到此,我摸了摸脑袋,略显尴尬地笑了笑:「那个,伯母,风吹多了,我觉得有点冷,可以借用一下浴室吗?」
  韩淑芬看著我,点了点头:「可以啊,你下楼以后穿过大厅,就可以看到浴室了。」一边说还一边用手给我比划著。
  没有了双手的压迫,韩淑芬睡衣下的两点变得只剩下一点点凸起。我偷偷地看了一眼韩淑芬的胸前,跟她道谢之后,便逃一般地离开了阳台。
  穿过漆黑的大厅,我找到了韩淑芬口中所说的浴室。
  此时的婚房已经没有了动静,我如释重负地深深呼出一口气,走进了浴室里。
  莲蓬头洒下稍微冰凉的水流,洗涤著我燥热的心,我闭著眼,双手扶墙,在瀑布般的水流下努力平复著自己过快的心跳。
  在凉意的刺激下,我的内心很快就平复了下来,胯下阴茎也慢慢地软了下来,脸也没有之前那么燥热。我低头看著水流滴落在地板上,心想,今晚肯定能平稳地睡个好觉了。
  就在插下这个flag的瞬间,我听到了身后门开的声音。
  我吃惊地转过头看浴室门,发现韩淑芬正站在门口,看著我的赤裸身体。我惊慌地捂住了胯下阴茎,看著韩淑芬那诡异的笑容,脑海中疯狂回想著一个问题:我到底有没有锁门?
  然而韩淑芬仿佛能看到我的内心一般,笑著把手从门把后面拿了出来,手指上正捏著一把钥匙。被韩淑芬看到裸体的我慌乱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那个,伯母,你要洗澡的话我还是先出去吧。」
  韩淑芬笑了笑:「你这不是还没洗完么,正好我也要洗澡,要不然我先帮你洗吧?」说完走进浴室,反手将浴室的门给反锁了起来。
  看到韩淑芬如此,我惊慌失措,慢慢地向后退去:「不、不用了,伯母,我……」还没说完,我满脸呆滞,双眼圆睁,看到了有生以来最为刺激的画面。
  韩淑芬将钥匙往洗浴台上轻轻一抛,双手捏著紫色睡裙的两条肩带慢慢地往两边一拉,手指松开,紫色睡裙失去了支撑,从韩淑芬的身上快速地滑落了下来,露出了韩淑芬那成熟的赤裸肉体。
  说实话,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裸体,早在大学宿舍的时候我就在岛国电影里看过不少女性的裸体,但现实里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女性肉体。现实的第一次让我的脑袋有些眩晕,竟然忘了遮住私处,下体的阴茎瞬间充血,把持不住地从双手间突了出来。
  韩淑芬的肉体简直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有诱惑力的肉体。洁白肌肤在浴室的灯光下,反射著诱人的光芒。那一对硕大的乳房虽然略有下垂,但依旧坚挺,饱满程度一点不输年轻少妇。一对巧克力色的乳头点缀在两团雪白的肉山上,仿佛一对可口的白色奶油巧克力蛋糕。丰腴腰部一点都没有生育过的痕迹,稍有肉感的腹部与胸前一对软肉产生的曲线简直无比顺滑,毫无突兀感。
  再往下便是丰满臀部以及一双丰腴长腿,而胯下人鱼线下的黑色森林,并未像我所想像的那样空空如也,而是被包裹在一条黑色内裤之中。然而这条黑色内裤却是一条半透明的情趣内裤,包裹在内裤中的黑色森林,饰以内裤边缘的条条蕾丝,隐隐约约地出现在布料之上,却比完全真空来的更加诱惑。
  我的视线完全被同学母亲韩淑芬的成熟肉体吸引住了,一时间无法思考。
  韩淑芬也不在意我无礼的目光,脸颊通红、媚眼如春地看著我的胯下,迈著一双美妙的双腿慢慢地向我走来。
  看到韩淑芬向我走来,从成熟肉体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的我慌忙捂住勃起的阴茎向后退去。
  我往后退一步,韩淑芬就向前走一步,直到我的后背触及到冰冷的砖墙。墙壁的温度让我的后背起了一堆鸡皮疙瘩,我龇牙咧嘴地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已经无路可退,一回头,韩淑芬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韩淑芬伸出手,在我面前如同瀑布般的水流下试了试水温,皱起了眉头:「哎啊,你怎么洗冷水澡,这样会感冒的。」
  说著整个人穿过水幕向我贴了过来,我避无可避,整个人被韩淑芬贴了个结结实实。
  甫一接触,我的肌肤就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触感。韩淑芬那沾著水滴的肌肤光滑得一点都不像四十岁,那种触感简直美妙得让我发颤,如果真的要打一个比喻的话,就好比丝滑的鲜奶,温暖而又细腻。她整个人贴在了我的身上,胸前一对软肉挤压著我的胸膛,那美妙的感觉让我感到有些窒息。我看著她那近在眼前的美艳脸庞。闻著她呼出来的香气,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我被韩淑芬压在墙上无法动弹的时候,韩淑芬突然笑著说:「嗯,这样子刚刚好。」
  听到这句话我一时间有点不太明白,视线一移,看到韩淑芬的右手正握在我旁边的莲蓬头开关上,同时我感觉到水温正在渐渐变得温暖起来。韩淑芬调节好水温之后,往后退了一步。当她的肌肤离开我的时候,我竟然难以置信地感受到了一丝微妙的失落感。
  但韩淑芬也没离开多远,她就站在我面前的水幕里,一头秀发在水流的滋润下,紧贴在她的肩上,水滴击打在她的肌肤上,迸溅著一粒粒珍珠,在灯光照耀下,此时的她仿佛雨中女神一般,如此美艳而耀眼。她笑著向我招了招手:「来,过来,伯母给你洗澡。」
  我紧紧地捂著胯下充血的阴茎,慌乱地摇了摇头。看到我如此紧张,韩淑芬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没事的,伯母又不会把你吃掉,来,过来嘛。」说完伸手一捞,将我拉近了她的身边。
  全身僵硬的我被她拉到了水幕中,一脸紧张地看著韩淑芬,不知道她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她微笑地看著我,倒是也没做什么我想像中的事情,手里拿著一块海绵,走到我身后替我擦起了背。我从未被母亲之外的人如此亲切地触碰著身体。
  此时的我依旧紧张地捂著阴茎,全身僵硬站在原地,感受著她的双手在我的背上四处游弋。
  也不知道擦了多久,直到我的耳边听到了韩淑芬满意的一声:「嗯,擦完了。」
  我如释重负一般,连忙对著身后的韩淑芬说:「哦,那、那谢谢伯母,我、我洗完先回去休息了,伯母你慢慢洗吧。」说著想要迈步往门口逃去,没想到身后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腰。
  韩淑芬抚摩著我的腰,在我身后笑著说:「别急啊,前面还没洗呢。」
  听到这句话,我的脑袋一阵懵逼,一张嘴就结结巴巴:「不,那个,伯母,前面有点,不太好,那个……」
  韩淑芬摸著我的腰,走到我的面前,笑著看著我:「有什么不好的,伯母这么大了,什么没见过,放心啦,让伯母给你洗吧。」说完一抬手,为我洗起了胸脯。
  看著面前同学母亲韩淑芬的美艳脸庞,以及微微颤抖的一对丰满乳肉,我的心跳几乎快要突破胸膛,胯下的阴茎也坚挺到快要爆炸,被死死吸引住视线的我没能把拒绝的话语说出口,只能继续享受著她的清洗,痛并快乐著。
  渐渐地,韩淑芬的双手一路往下,终于快要达到我死死守护著的地方了。看著面前韩淑芬慢慢地弯下了腰,我仿佛看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我咬著嘴唇对她说:「伯母,我,那个地方你还是别碰了,我自己会洗的。」
  韩淑芬抬头妩媚地撇了我一眼,低下头咬著嘴唇,盯著我差点没法捂住的胯下,仿佛在想办法如何突破防线。突然,她抬起双手,将我往后猛地一推。措不及防之下,为了不滑到在地,我下意识地双手向后撑,只退一步就双手扶住了墙。
  受惊的我大口地喘著气,有些愕然地看著面前的韩淑芬,却发现她满脸通红,盯著我的胯下,仿佛看到了稀世至宝。
  我低头一看,胯下勃起的阴茎此时完全地暴露在了韩淑芬的眼中,暴怒的龟头正直直地指著站在我面前的她。我这才明白了她的计划,连忙想要重新捂住,却没想晚了一步,被她扑了上来,抢先握在了手里。坚硬的阴茎被她死死握住,我整个人瞬间停止了动作,不知道如何是好。
  韩淑芬紧贴著我的身体,左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坚硬阴茎,再次把我压在了墙边。美胸紧压,肌肤相触,我明显能感觉到韩淑芬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就连心跳也快了不少。而我也好不到那里去,胯下把柄被她握在手中,那异样的感觉也令我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脑袋也开始有些发晕。我与她面对面看著彼此,呼吸著彼此的空气,整个浴室感觉开始变得燥热了起来。
  韩淑芬急促地呼吸著,看著我的双眼,问:「你觉得伯母漂不漂亮?」
  此时的我已经无法思考,全身发热,喉咙干燥,本能地点了点头。
  看到我的回答,她欢喜地慢慢套动了一下我的阴茎,差点让我没忍住。看著我死死憋住的脸,她继续问:「那,你想不想要伯母?」
  听到这句话,我的脑袋如同核弹轰炸过一般,只剩下一片空白,什么想法都瞬间消失不见了。看著一脸呆滞的我,韩淑芬也不等我回答,右手扶著我的脸,主动将一双美唇印在了我的嘴上,缓慢却又充满情趣地吻了起来。
  吻上我嘴唇的一瞬间,我的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成熟妇人韩淑芬的嘴唇就好像一把火柴,点燃了我这一身久未点燃的木材,燃成了一丛熊熊烈火。
  在身体本能欲望的驱使下,看著面前一脸情欲的韩淑芬,我抛开了脑中的伦理纲常,双手慢慢抚在她的身上,生涩地回应起她的亲吻。
  虽说我看过许多岛国大片,但是在这方面,我还是一个毫无经验的处子之身。
  为了应付这次突发情况,我一边亲吻著韩淑芬,脑海中一边回忆著岛国小电影里的情节,开始慢慢地模仿起来。
  我的双手抚在了韩淑芬那丰满翘挺的臀部,隔著薄薄的情趣内裤慢慢地摸起了她的臀肉。那一团臀肉无比柔软,仿佛磁铁一样,粘住了我的双手,让我忍不住揉了起来。
  韩淑芬感受到了我的抚摩,惊喜地看著我,轻轻地「嗯」了一声,亲吻得更加热烈了起来,左手也开始慢慢地撸动起我的阴茎。受到了韩淑芬的鼓励,我的双手开始稍微用力地揉起了她的丰满臀部,舌头也开始主动与她交缠了起来。
  亲吻了一会儿之后,双唇分开,韩淑芬呼著粗气,满脸通红地看著我,笑著说:「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经验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