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练的美云》

  夜晚,我一时无法入睡,顺著走廊过去,一阵呻吟嘻笑的声音吸引了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奇的倚窗向房内张望,啊!两个赤裸裸的化妆极为浓艳的淫荡美女紧紧的压在一起,那是美云与雅姿,现在浓艳化妆后脱得一丝不挂,却显得那么肉感,两个裸露的肉体叠在一起,四个抹了脂粉口红的香艳奶奶相对著,一个均匀玲珑曲线美妙,一个丰满有肉感之美,两个同性而不同型的玉体像交配的雌雄蚱蜢一样,美云伏在雅姿堆雪的肉体上,下体不断的蠕动著,两阴相对,两洞相接,上下左右一阵摇晃,两个阴唇对得严密无缝,雅姿肥大的阴唇一张一合,把美云娇小的阴唇全部吸了进去,又像有牙齿一样,咬住她的阴核牢牢不放。「啊!好姐姐!啧啧……噢……喔……我吃不消了。」这是美云的浪叫声,接著又是一阵摇晃磨压,玉洞中如喷泉般的浪潮汹涌而至。「唔!好妹妹……我也丢了……」,雅姿也开始叫了,她们都有点飘然欲飞之感,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磨镜」的玩艺吧!「我们都是女人,还这么痛快,如果换做男人,那不知道如何的销魂呢?」美云说。她们一阵高潮后,回味无穷,又拥抱了一会,雅姿悄悄披衣下床,离开美云房间。房内只剩下美云一人,美云本来生就很美,目如秋水,面若桃花,宽大的灰袍掩不住她那天生丽质,叫人望而产生淫意。雅姿离开后,美云又重新喷香水、搽脂粉、涂口红。我早已看得欲火高涨,把持不住了。我轻轻的推门进去,悄悄的挨近床边,她还懒洋洋的闭目躺著没有发觉,我迅速的脱去衣裤,一下扑在她晶璧滑腻的玉体上。
  「妳怎么又来了,还在闹什么?」她把我当作雅姿,闭目自言自语的说。我并不作声,抱起她疯狂接吻,等到我把坚硬如铁的淫棒放在她的胯间时,她才发觉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么一回事。「咦!你来了,我不是作梦吧!」她又惊又喜,如获至宝的搂著我,如饥渴般的狂吻著我,两只粉掌不停的在我背上揉搓,我挑逗性的握住她圆鼓鼓的乳房,吸吮著她的乳头,用牙瞌咬著她那鲜红的葡萄粒,她浑身颤抖著,她昏迷的呢喃著:「啊!…亲…亲…快来吧…我好想你啊!」她阴户早已淫水津津,所以我一举坚硬的淫棒便插了进去,美云在性饥渴的长期煎熬下,一旦尝到异性的刺激,生理上、心理上都发生一种特殊的紧张与兴奋,搂著我紧紧的,简直无法动弹,在昏迷中只是「哼…哼…」地呻吟著。她像水蛇般的缠著我,抓著我的手在她的大奶奶上猛搓,那种淫荡劲,像是意犹未尽,我抖擞精神决心要让她过足瘾,于是开始大力抽提,没几下子,美云已经出声大叫:「嗯……呕………真好……快……快……大力点……嗯……啊……我……我丢精了……好哥哥……我不行了……你仝死我了……好爽喔………」我在上面,不停的摇、搓、插、点、拨。美云在下面,翘、绕、夹、吸、吮,密切的配合。两人足足干了一个多时辰,美云共泄了三次,我才「噗、噗」的发射,把热滚滚的精子浇入她的子宫中。美云这时已软绵绵的一动也不动了,我想她已得到人生的真谛。我开口问美云:「妳经常跟雅姿磨镜吗?是谁想出的办法?」「都是雅姿出的花样,她的瘾头可大呢!每天都要跑到我房里死缠,有时会被她扣得神魂颠倒,但是里面痒的要命,就是没有办法止痒,最后只有用香水瓶猛通,总没有你仝的痛快!你何时再来,我实在离不开你。」「我现在再来!」
  我说著伸手就向美云的乳房抓去,美云不但不躲,反而向前一扑滚在他怀里,一手按住他的手在乳头上搓揉,一手向他的裤档里乱摸。抱起美云丢在床上,转身一个饿狼扑食般把美云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现出那硬梆梆的淫棒,美云又是像是久逢甘霖,欲拒还迎的在下面摇摆迎逢,淫笑不止。我当然不会应付不了美云,张嘴咬住她的乳头扒开她的大腿,屁股一沈,淫棒随声而入。「嗳唷!我的妈呀!好痛啊!………」由于我干得太莽,痛的美云大声呼叫,混身颤抖。我并不为美云的呼痛所动,咬著牙一阵抽送。「噗吃!噗吃!……啪……啪……」「…轻…轻一点……快…快受不了……啊!……哎唷!……」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美云的痛过去了,穴里塞个大淫棒,这时胀得有点发痒了。「现在里面有些痒!」说完就像大章鱼般,手脚缠绕在我身上。「待我来帮妳这个淫荡艳妇杀杀痒!」我说著,就用力顶住花心,不停的研磨,然后就是大起大落,一阵猛干。「嗯……嗯…………亲哥哥……你真厉害……喔…喔…这下仝到心…心上……哎唷!……好…好…美……美…美上天了!…………」「啊!啊!……快……快……大力点……喔!对…再大…大力点……唉唷!我要……要丢了……丢了………」美云大丢特丢,阴精顺著屁股沟滑下,有白的也有红的,把被褥流湿了一大块。经过一阵的狂风暴雨,她似乎都过了瘾。同时,我意犹未尽,一翻身压在美云那香艳的玉体上,掀起那肥嫩的大腿,驾轻就熟的仝个满满的,一鼓作气的仝个不停不休!「嗯!……嗯!……」美云不知是痛快还是痛苦,发出低微的呻吟:「冤家!你要我的命了……好痛快啊!……」美云紧抱著我,把头埋在我怀里;她偎在我怀里,浑身烧烫,胸前仆仆直跳,我轻轻抚摸她的全身,吻著她的耳鬓粉颊,她渐渐的瘫涣了。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这时浓妆艳抹好的雅姿过来偷看,我转身抱起她的娇躯一边疯狂接吻,一面回到她的房间,疯狂似的把她压在床上,拿出我的身手,迅速的脱掉她的外衫,解去她的亵衣,她那凝脂般的玉体,晶莹细腻,曲线玲珑,犹如一座粉妆玉琢的「维纳斯」女神的卧像,我无心欣赏这上帝的杰作,迅速的脱掉衣服,柔温香抱满怀,轻轻的撚著她浑圆的玉乳,吸吮著她红红的乳头,抚摸著她隆起的阴阜,吮著、吮著,那葡萄粒般的乳头,尖尖的竖立起来,那结实的乳房更有弹性,她浑身发烫,欲拒无力了!她沈迷中发出低呼,我举起坚硬的淫棒,慢慢的接近玉门,那两片丰隆的阴唇,掩覆著红嫩的阴核,阴户内充满著玉色的津液,我用龟头在她的阴核上缓缓摩擦,摩擦得她全身颤抖,轻轻的咬著我的肩头,这是一朵含包待放的鲜花,叫人不忍摧残,我万分怜惜向里徐徐挺送,她峨眉紧颦,银牙暗咬,似是痛苦万状。她慢慢的挪动玉腿,阴胯随著张开,我跟著再一挺送,淫棒全部没入,龟头一下顶到她的子宫。「嗯!……啊!……」她低低的呻吟著,我轻轻的抽送著。「仆吃!……仆吃!……」我毫无顾忌的抽送起来,我使出了雄风,九浅一深,不停不歇。雅姿的阴户生得很浅而且向上,所以抽送时并不吃力,而且每次都顶到她的花心,阴道尤其狭窄,紧紧的套著我的淫棒,那柔绵的阴壁把龟头摩擦得酥麻麻的,有无上的快感。「好了吧!浑身都被你揉散了!」她娇嘘喘喘,星眸发出柔和的光,阴精一次一次的泄出,灼烫著我的龟头,传布我的全身,有飘飘欲仙之感,欲念如潮汐起伏,风雨来了又去,走了又来,一阵阵的高潮把两个肉体融化在一起。「该休息了吧!」她呢喃的在我耳边诉说著。
  四片嘴唇又胶著在一起,臂儿相抱,腿儿相缠,她的阴户紧紧的吸著我的龟头,一股热精似海潮般排山而出,射进她的花心深处,全身觉得浮了起来,如一叶浮萍,随浪滚卷而去。「当心受了寒,快起来整理一下再睡。」她慈爱的抚著我的发际,咬著我的腮颊,我懒洋洋的从她的玉体上滑下来,她坐起身来,擦拭著下体,一片脂粉口红散染著雪白的被单,那腥红点点,落英缤纷,使人又爱又怜。「看这像什么?都是你弄的。」她白嫩的阴唇还有点脂粉口红,当她擦拭时,频频的绉著眉头,像是有些儿疼痛,我也于心不忍,我万分温柔的把她搂在怀里,并头躺在床上,轻轻的抚摸她的玉乳,热情的吻著她的香艳红唇,共赴甜美的梦乡。洗澡时香皂泡沫一碰到房东太太玫玲秘部的肉体,身体就自然地抽动。不久,在阴核里就充满了水滴。玫玲尽量地使自己腔口内的男性液体排出,仔细地清洗一番。这时却有说不出的快感,便自然地舞动起身子。女人或许是性欲的动物吧!就在刚才被挟于二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之间,经过一场凄惨至极的做爱。人类常被说右表里两种颜面。外表的招牌是贤淑,且共同努力我违规,举报我!的年青太太。但是内面却是有如单身时代,为了额外的收入,而与有钱男人做爱。在一家高级旅馆内,我与玫玲与美云、雅姿的组合。一开始我便无所顾忌地向玫玲攻击过来,当玫玲在洗澡的时候,我就鲁莽地闯了进来,玫玲正想可能已来到她的背后了吧,两手就触碰到玫玲的乳房,便开始搓揉了。
  这乳房的触感,让人无法忍受,真是好胸部呀!不是玫玲在自夸,但是玫玲对玫玲的胸围很有自信。朋友常说叫玫玲去做为体模特儿,无论是大小或形状,让人看了并不足为耻。我的搓揉方式,不知道是不是玩得太多,较有经验的关系,控制女人倒是挺拿手的。不要再揉了,玫玲快要湿掉了!玫玲再次地去冲身体时,美云来了,并站在玫玲面前。雅姿,也将水冲到玫玲身上玫玲的身体被挟在我和美云的中间,宛如三明治一般。后面有我的勃起物撞击臀部,前面则是老练的美云,将温柔的手指砷入秘道中,在火红的阴核前端不断地刺激。可是玫玲较偏于阴核派的,因此在平常也可以做的,可是....。美云因在平日中不断练习,而有了超群的技术。只是稍微的爱抚而已,玫玲却早已湿透了。哇!已经如此地湿润了,雅姿可真是敏感度好呀!说著说著,她就突然地吸住了玫玲的唇部。她将舌头放入玫玲口中,并挑弄玫玲的舌头,此时阴核的爱抚仍持续著。另外,在玫玲后方的我,以单手正旋转玫玲的乳头,正想将我已变硬的淫棒插入玫玲秘道时,将玫玲的腰部抬起描准了部位后,可是并没有很顺利。因此我便将一手弄滑,并用一只手指慢慢地往最深处进入。此时从玫玲的腰部到背部,有说不出的快感。咧....啊....已经......不行了,那里不行。此时的玫玲想要从我们两人中逃走,但是前后被挟的紧紧的,身体完全不能够自由地活动。
  此时我的手指慢慢地伸入玫玲的秘道中,阴核和秘道的快感混合其中,这时从玫玲腔囗中的爱液,如瀑布般地正流动著。因此在玫玲后面的我,就蹲在浴槽中,雨手将玫玲的两腿张开,就开始用舌头舔玫玲流出来的爱液。整个舌头舔了玫玲的腔囗到秘道间,此时又再度地呈现了高潮。嗯!这个好,很好吃喔!妳的爱液!于是我边说些奇怪的言语,边舔著玫玲的秘唇,发出了猫喝水般的声音,我的舌头慢慢地伸入内部。玫玲已不能站起来了。已经不行了!玫玲气喘著求饶。那么,接下来的快乐时光,就在床上继续吧!于是两个人就从玫玲的身体上离开了。玫玲的秘唇已湿润,在刚才的高潮申,身体还有些许汗水。特别是老练的美云,已使玫玲的身体筋疲力尽了。地点转移到了床上,首先美云就迫了过来。由于刚才在浴室中的疲惫,身赠就扑了至床上,两脚就自然地伸直了,美云将玫玲的两脚抬高,舌头就开始舔起了玫玲的大腿内侧。只是也群的热度,舌尖的触感再次地刺激了玫玲的欲望。特别是当舌尖舔于秘道周围时,就像鱼儿一般,舌尖叫入秘道时,其喜悦与手指尽是完全地不同,并且遍布于全身。啊,嗯...啊...好...好舒服哦...舌头从秘道伸了出来,简直是捕抓性感带的动物一般,美云的舌头可真能震憾女人啊!还是女人较容易了解女人,容易受刺激的部份。舌头从裂缝处往上舔,很容易地就滑到了阴核处。雅姿的这里特别好舔。尤其是阴核比一般还要大。玫玲自己只觉得是普通而已,没想到其实是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