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嫂之间》

  我家是开餐厅,也有供客人住的房间。
  养母是寡妇,年龄是三十四岁,但身体丰满充满精力,看起来只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任何人都能看得出她的身体有诱人的性感,这样的身体当然需要排泄口,所以她的情夫也不止二、三人了。
  我和兄嫂百合住在同一房里,她是我哥哥的太太,哥哥正在服兵役,她二十四岁。
  当时我十七岁,养母和百合都把我看作是小孩子。
  有一天,我去厕所,来到门前时,从隔壁的房间传来奇怪的声音。
  「卡吱,卡吱...........」
  我走过去,从窗缝看进去时,看到养母雪白的丰满肉体,赤裸裸的压在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身上不停的扭动。刹那间,我感到一种不知名的恐惧感。
  「我看到不该看的事..........」
  惊慌之余,我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候,房里传来悄悄的说话声.........是男人的。还有养母的笑声,有人活动的气氛...........
  「啊..................」
  这是养母甜美的哼声,我本来想走的意念完全消失,竖起听房里的动静。
  「啊........好啊........好啊........」
  养母的声音充满喜悦,我不由得吞下口水。
  我兴奋,在对陌生的性行为产生极大好奇心的情形下,轻轻把窗缝拉大一些,然后向房里凝视,当然不敢大声呼吸。
  养母的性感肉体仰卧在上,双腿向左右分开,男人的脸压在女人的阴门上他的手握住高高隆起的乳房,而养母又握住男人的鸡巴,很舒服的瞇著眼睛,胸部像波浪似的起伏。
  压在养母阴门上男人的脸,不停的向上下、左右的活动,舔分开的阴唇。
  养母的屁股在扭动,腰也随之摆动。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舔的动作也更激烈。
  「好~~~~~~~好啊~~~~~~~~~」
  养母发出欢愉声。
  「你~~~~~~~~快用力吸啊~~~~~」
  养母连说话都很困难,男人张开嘴,把整个阴门都纳入嘴里。
  「啊~~~~~~~~啊~~~~~~~~~~~~」
  女人大声一哼,同时把男人的头夹在的腿之间,主动的挺起屁股,让自己的肉门在男人的嘴上磨擦。
  我满脸通红,血向脑门冲,鸡巴勃起的快要胀裂,不知不觉中搓揉起凶猛挺直的肉棒。
  男人一面舔女人的阴肉,同时把自己的粗大肉棒向女人嘴靠过来。女人握紧肉棒,用手揉一阵后,吸入嘴里,发出啾啾的声音。
  男人突然向侧向倒去,女人像追逐似的压在男人的身上。他的脸被女人夹住,而女人的屁股被男人紧紧抱住。
  女人摇动屁股,把穴肉压在男人脸上,被男人舔的发出狂喜的哼声。
  我的呼吸也急促,几乎感到困难,胸也大大的起伏。
  就在此时我听到有脚步声从走廊向这里走来,我急忙后退,却恰与由另一头走来的百合嫂撞个满怀。我像做了坏事般的脸色通红,跑回房里钻进被窝,感到身体火热,而百合很久仍未回来。
  百合终于回来了,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又深深叹口气,接著是脱衣服的声音,和睡下的动静,然后就没声音。不久,我偷偷地伸出头查看嫂子的动静。
  她瞪大眼睛向我看,眼光相遇后,二人急忙转开头,把棉被盖在头上。
  我想她也有看到养母干的那件事,心里想著,如果能和嫂子干那种事有多好,很难入睡。
  我轻轻翻身,听到她微微的叹息声,她好像也睡不著,大概心里想的和我一样。
  我握紧鸡巴,怕睡在旁边的嫂子发觉,偷偷的搓揉,嫂子又叹了一声,用棉被盖在头上睡了。
  我不知何时睡著了,但突然感到闷热的压迫感,进入我的被窝里抱紧我的身体,把温柔的东西压在我嘴上的是百合嫂。
  我紧张地问:「妳怎么了?」
  「不要说话~~~~~~~~给你做很好的事~~~~~~~」
  又有火热的唇吸吮我的嘴唇,成熟女人的强烈体臭,使我快要晕眩。
  「你也吸我的唇吧!」
  我的全身充满奇妙的冲动,如同疯狂般的抱紧嫂子的肉体。
  闻到女人强烈的味道,我的身体不停地颤抖。
  从相隔一件薄衣的肉体,能知道她的心在跳,必是点燃无法抑制的野性、贪婪的情欲。
  啊~~~~~做梦也会想的异性香唇,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女人的唇味。
  「你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吧~~~~~~~」
  她甜蜜的喃喃声,我用力吸她的红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满湿和唾液的女人嘴里。
  这时候,百合的舌头缠住我的舌尖吸吮,我收回舌尖时,她的舌头追入我的嘴中。
  我舔她的舌头,百合为喜悦颤抖,更用力的和我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的唾液。
  百合把追求性欲的灼热肉体紧紧靠在我身上,用柔软的大腿夹住我。
  我的情欲狂热,已经无法用理智抑制。
  我用一只手紧抱百合的肉体,用另一只手抚摸她的身体。手指因兴奋而颤抖,轻轻拉开她衣服的前摆,手指在腰和屁股的微妙曲线上徘徊,享受肉体带来的感触。
  更高涨的情欲,使我摸到阴毛,然后向下移动,当我找到柔软的阴肉缝沟时,兴奋的感觉几乎使我无法呼吸。
  那是长久缺少男人的爱抚,为饥饿在火热叹息,温暖又湿润的感触,使我的阴茎因兴奋几乎要涨裂。
  我的手指打开百合神秘的门,插入火热的柔软阴肉内。
  能使男人的神经狂乱的阴部,令人联想到墨鱼嘴的肉洞~~~~~~~~。
  手尖爱抚的动作逐渐增加激烈度时,百合把内部蠕动的情欲移到大腿上,把腿举到我胸上,然后压在我身上,好像在要求更多强烈的爱抚。
  我把她的肉体放在我身上,享受肉体重量带来的压迫感,用左手抱紧百合的身体,右手抬起屁股,欣赏那里的肉感。
  我的手指又沿著二个肉丘间的缝沟摸下去,摸到湿淋淋的裂缝。
  现在百合的阴门溢出淫水,我抱住她的脖子,把一切神经集中在她肉丘火热的吻。
  「插进来~~~~~~~~~」
  我用一只手握住又热又硬的肉棒,另一只手寻找她的穴门,想在那里插进去,百合屁股从上面落下回应。
  因为这是第一次,肉棒从下面向上挺二、三下,但也只是从穴边滑过,不能如意的插入..............
  「真急死人了!」
  百合突然这样说,一面用手指抓住我的肉棒,扭动屁股对准龟头想吞下去。
  我也在腰上用力从下向上挺起,随著滑溜的感觉,拨开两片肉,肉棒插入充满淫水的肉洞深处。
  肉洞的深处好像获得期待已久的肉棒,高兴的蠕动。
  百合把丰满肉体的重量压在我身上,又紧紧的抱著我,将肉棒深深吸入肉洞里扭动屁股,洞里柔软的肉在肉棒上磨擦。
  二人的肉体像作战一样的攻击对方,使阴部与阴部彼此互相磨擦。
  我们的呼吸都火热。
  百合突然在我的耳边轻轻说:「你骑到上面来吧!」
  说完,身体就向侧方移动,这时我的肉棒可怜的从肉洞里漏了出来。
  我无言的将身体放入百合的双腿间,丰满的雪白大腿在黑暗中摇动,然后夹住我的腰,她的穴肉迫不急待的抽动。
  我在屁股上用力,像要把子宫也刺穿似的插入时,随著一阵湿润的肉感进入火热的肉洞里。
  「你不要动~~~~~~~~~」
  她说著把胸前的衣服拉开,露出隆起的洁白乳房。
  「来吻我的乳房。」
  我在肉体的顶点又吸又吻,又压又舔,把脸埋在柔软的肉峰里,就这样不停的吸舔。
  就在这段时间里,百合很积的对付我的身体,自己摇动屁股,用穴里的嫩肉磨擦肉棒,吐出火热的呼吸,慢慢的增加动作的强度。
  肉棒在百合的肉洞里膨胀,为色欲疯狂的她,淫洞里流出大量的淫水。
  大概是接近高潮,百合用沙哑兴奋的声音要求说:「插啊!插啊!」
  我是更激烈的向里干,在淫肉上磨擦,她的身体像巨蛇般扭动缠绕。
  每三次有一次是把全身的重量加在肉棒上插入到根部,好像要把肉洞给刺穿。
  「啊~~~~~~~~~」
  每次百合都发出呻吟声,抬起屁股,并同时夹紧肉棒搓揉,我的全身都兴奋了起来。
  麻痺般的快感越来越多,两个人的欲火也更炽热,淫洞也流出更多的淫水。
  「你不能出去~~~~~~~~不能拔出去~~~~~~~~」
  因为淫水太滑润,抽插时肉棒不小心会脱落出来,她急忙抓住后塞回自己的肉洞里。
  「啊~~~~~~~~!好啊~~~~~~~亲爱的~~~~~~好舒服啊~~~~~~~~~~~」
  拼命的淫叫声,抱紧我的身体,把双腿分开到快要裂开的程度,双脚伸在垫被上也不安份的抽畜,同时上身向后仰发出呜咽声。
  "她现在是尝到女人最大的欢乐,为欢喜疯狂!!"于是我更加用力抽插,从肉洞里发出卜滋卜滋的声音。不久后在龟头上感到异常的刺激,快感越来越大,然后扩大,变成无以形容的喜悦~~~~~~这时候,我觉得牺牲一切,换取这样的快乐是值得的,我绝不后悔~~~「噢!好~~~~好啊~~~~~~」
  现在的我面前只剩下欢乐的快感,其他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有一股火热的感觉从身体深处喷出,随著麻痺般的强烈快感,从肉棒根经过龟头向肉洞深处射进去。
  我软绵绵的倒在百合的身上。
  百合也闭上眼睛,疲倦的身体完全松懈,只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急促呼吸。
  全身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