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羊第一章》

  金融海啸袭卷全球,楚氏企业在这一波不景气的冲击下,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还趁势并购了不少面临财务危机的公司,可说是最大的赢家。
  许多财经杂志争相想采访楚氏企业的最高领导者——楚慎之总裁,却都被楚总裁以事务繁忙为由一一加以婉拒。
  如果社会大众知道我们伟大的楚总裁正在忙著什么事,大概会晕死一片。
  在楚氏企业大楼一个不起眼的杂物间里,在商界拥有呼风唤雨之能、在楚氏企业拥有生杀大权的楚大总裁,正跪在地板上吸著心爱的「宝物」……
  「哼嗯……玉儿……哥哥想死你了……我的宝贝……」
  将男人的肉棒吸得啧啧作响,楚慎之一脸陶醉地抬眼看著他爱到发狂的弟弟。
  「哥哥,快放开我……」脸上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楚天玉勉强控制自己不射精在那妖精的嘴里。
  该死,他怎么会蠢到又上了哥哥的当。
  明知道跟他单独在一个房间肯定要出事的,自己却还是抗拒不了哥哥诱人的眼神。
  「哥,不行……快放开……我待会还有一个会要开啊……」
  自从楚天玉大学毕业后,他不顾哥哥的反对,执意要从公司基层开始做起。
  为了更加了解客户的需求,他选择了业务部当作起点,从最低阶的业务人员开始工作。
  每天勤跑客户,免不了风吹日晒,哥哥每天总要心疼地找尽机会,在公司为他擦擦汗、捶捶腿。
  有时捶著捶著就会擦枪走火,发生现在的情形……
  「小弟弟」被服侍得爽上了天,虽然很想痛快地跟哥哥大干一场,但楚天玉还是很清楚自己的工作职责。「哥,乖,我们回家再继续吧,我如果迟到会被主管骂的……」
  「谁敢骂我的玉儿?」楚慎之一听之下还得了,立刻气得跳了起来!「从小连哥哥都舍不得骂你一句,谁给天借胆了?敢在我们楚家的地盘造反?玉儿,你说,是不是那个陈经理?」
  楚天玉趁哥哥发火的时候,眼捷手快地将「小弟弟」塞回裤子里。「是谁都不重要。哥,你别插手我的事,我现在只是业务部的小职员,开会准时是最基本的守则,这个规定听说还是你制定的啊,楚大总裁。」
  「哎呀,哥哥订的规则是给别人遵守的,我的玉儿高兴几点到就几点到,谁敢说你迟到,哥哥就把他派到南极给企鹅开会去!」
  楚天玉闻言简直哭笑不得。「够了,哥,别闹了。以后不许你再找我来『开房间』,万一被人发现我的身份,那就不好了。」
  「可是哥哥舍不得你嘛。」楚慎之心疼地摸著弟弟晒得红咚咚的脸,「我的玉儿在外头东奔西跑,日晒雨淋,哥哥却在办公室里翘脚吹冷气,你叫我怎么安得下心?」
  「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许你再自责了。」
  「可是——」
  「哥,拜托你乖乖回总裁室去,我要去开会了,晚上见。」楚天玉捧住那美丽的脸庞低头亲了一口后,就扬长而去了……
  满心不爽地回到总裁办公室,楚慎之一进门就被他的「天才秘书」一把抓住。
  「天啊!我的好总裁你总算回来了!快救救我啊!」王家伟差点没痛哭流涕。
  「王家伟,你搞什么?见鬼了?」楚慎之没好气地赏了他一个暴栗!
  「呜……总裁好坏,人家差点被强暴了,你还打我。」王家伟揉了揉发红的额头。
  「强暴?」楚慎之皱起了眉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呜……是真的!里面有个奇装异服的大变态说要找你,我只不过倒了杯咖啡给他,他就说我在勾引他,一把将我压在地上,对我毛手毛脚的,好恐怖啊!」王家伟打了个冷颤。
  「奇装异服的大变态?」楚慎之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难道是他?」
  打开隔壁的贵宾室,楚慎之一眼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五官深刻俊美的男子。
  他发长及肩,头上系著镶满珠宝的发带,上身赤裸,下身穿著墨黑色的丝裙,手上正挥舞著一柄奇形怪状的短刀,跳著诡谲的舞步。
  「墨鹰!果然是你。」楚慎之叹了口气。
  「嗨,阿慎!」墨鹰打了声招呼,继续专注于他的「刀舞」。
  楚慎之对这个大学同学奇异的行径早已见怪不怪。他知道墨鹰每次遇到让他热血沸腾的美人,都会拿起陪著他长大的宝刀好好舞弄一番。
  而他愈兴奋就会舞得愈久。
  楚慎之在一旁坐了十分钟后,终于开始感到讶异。
  哇,看来这次让墨鹰如此兴致勃勃的人,肯定是个天仙大美人了。
  不过他可懒得管这个花心大萝卜又看上了谁。
  「好了,别再跳了,看得我头都晕了。」楚慎之不耐地瞪了他一眼,「说吧,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飞来看我这个老同学?」
  墨鹰又跳了几下后,总算暂时宣泄了肉体的激动。他拿布擦了擦满头的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给你带生意来啊。」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生意?」楚慎之狐疑地看著他,「什么生意?」
  「太阳能啊。」墨鹰边说边拿布擦拭起他的宝刀,「我们『玛泰古国』素有太阳帝国之称,拥有充沛的日光,我的堂哥,哦,就是国王陛下,他想要在国内发展太阳能产业,这次就是派我来跟你们楚氏企业谈合作计划的。」
  「嗯,有点意思。」楚慎之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喂,这可是数百亿的庞大商机,别人求都求不到,我亲自给你送上门,你就连个笑脸都不给我?」墨鹰没好气地将刀插回刀鞘里。
  「我楚慎之做生意如果是靠卖笑,楚氏企业能有今天的规模?」楚慎之冷冷瞪了他一眼,「你堂哥也不是个昏君,他能挑中我们公司自然是觉得楚氏企业是你们最佳的选择。」
  「好好,我从来就说不过你。」墨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今天不谈生意,晚上陪我去好好喝一杯,如何?」
  「不行,晚上我要回家陪我的玉儿。」楚慎之毫不留情地拒绝。
  「又是你弟弟?」墨鹰没好气地双手抱胸,「楚慎之,你都几岁人了,一点长进都没有,成天就黏著你弟弟不放,真是笑掉人家大牙了。」
  「你们就是把牙都笑光了,又干我什么事?」楚慎之无所谓地拨了拨头发,「我就是爱我家玉儿爱得要死,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巴著他不放,怎么样?」
  「是是,算你厉害,行了吧。」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墨鹰实在很难理解,如果自己跟一个人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性伴侣玩玩就一拍两散了,多自由啊!傻子才谈恋爱呢!
  「你不陪我喝酒没关系,好歹我也是你们公司的大客户,总该派个你信的过的人陪陪我吧。」墨鹰舔了舔嘴。
  「看你的样子似乎已经有了中意的人选?」
  「没错,那个小东西挺会叫的,还真合我胃口。」墨鹰眼中闪著征服的光芒。
  「如果我没猜错,你说的就是我的秘书吧?」
  「哈哈,宾果!」墨鹰拍掌大笑,「怎么样?借不借?」
  「也不是不行……」楚慎之突然神秘地一笑,「如果你帮我个忙,我不但无条件借给你,还能帮你一把……」
  「哦?说来听听……」
  隔天一早,楚天玉像往常一样骑著摩托车,西装笔挺地在早上八点准时进了办公室。
  「早啊,小雷。」跟隔壁桌的同事打了招呼,楚天玉将公文包放到桌下。
  「早啊,阿天。」小雷将一份公文放到他面前,「喏,给你的。陈经理交代让你先看一下里面的数据,待会到他办公室找他。」
  「好。我知道了。」
  「阿天,你大概还不知道一个天大的消息吧。」
  「什么消息?」
  「我听到风声,公司来了个大客户,听说是几百亿的投资计划呢。」
  「哦,那很好啊。」奇怪,这么重大的事,哥哥昨晚在家怎么没提到?楚天玉不禁有点纳闷。
  「什么很好,陈经理压力超大的,要我们业务部这次皮都绷紧点,千万不能出半点差错,不然就要让我们回家吃自己了。」
  「如果是这么大的客户,那我们确实要小心才是。」楚天玉严肃地点点头。
  「唉,从现在开始我们没好日子过了,你啊,等著加班加到女朋友跟人跑了吧。」小雷重重叹了口气,以过来人的经验好心提醒他。
  「放心。我保证我老婆不会跟人跑了。」
  「老婆?是随口叫的还是有正式举行仪式?」小雷好奇地问。
  「是正式的。」
  「哇,你不是大学刚毕业?甘愿这么快就被绑死?」
  楚天玉没有回答,严肃的神色却突然柔和下来。
  自己大概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被那个美丽的人儿绑死了吧……
  才刚整理完资料,楚天玉就被叫进了上司的办公室。
  「阿天,资料你都看过了?」陈经理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抬头看著眼前挺拔俊逸的男孩。
  「是的,这个太阳能设备的最新研究报告我看完后,还自己找了些相关的材料。」楚天玉认真地回答。
  「嗯,很好。」陈经理微微一笑。「你应该听说了吧,我们公司这次的客户可是非同小可。他可是『玛泰古国』国王的亲堂弟,也是最受器重的部落酋长,我们业务部这次负责接待这个大客户,可是不能有半点马虎。这次的机会对你来说是个很好的磨练,我对你之前的表现极为肯定,决定让你参与这次的接待,你要好好把握。」
  「谢谢经理。我会全力以赴。」楚天玉微一躬身,语气慎重地说。
  陈经理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新进下属不卑不亢的气度,现在连客户都指名要他接待,看来他平常在外服务客户,态度一定很好。
  陈经理满意地点了点头。「墨鹰酋长十分喜欢夜生活,他特别指定了一间Pub,你晚上就好好陪他去玩玩。」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