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给我戴绿帽,岳母你要补偿我》

  我算是个富二代,目前三十岁,家里有钱,目前在自己爸爸的公司当副理。
  爸爸打算我慢慢学习从基本的做起,虽然公司早晚都是我的,不过我算是很有上进心,工作能力也受到大家的肯定。
  去年我娶了一个小我快十岁的老婆思芸,搬进现在居住的房子,目前三个人居住:我和思芸跟我的岳母。思芸家境不是很好,她爸爸在她小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所以她把她妈妈也接过来一起跟我们居住。
  我跟我老婆其实是在夜店认识的,我并不是一个玩咖,只是那天刚好是朋友生日,我去夜店帮他庆祝而认识了思芸。思芸倒是完全相反,身材火辣,比例也很完美,感觉得出来常常到夜店玩,那天她一直对我献殷勤我才上钩的。
  思芸的亲朋好友都很羡慕她,嫁得好,当现成的少奶奶,思芸的妈妈也很高兴,因为不用再去烦恼那庞大的债务。
  有一次晚上我睡不著,想要起来走走,经过岳母的房间发现里面没熄灯,心里想说会不会是岳母太累了,睡著忘记熄灯,进去才看到原来是岳母正在床上看著A片自慰。
  岳母看到我,马上把棉被遮住身体,然后把电视给关掉。我开口先跟岳母说对不起,岳母说:「没关系,是我自己忘记锁门。」
  后来我好奇地问岳母:「妈,你才四十岁又那么漂亮,身材也保持得很好,女婿也算得上有地位,种种条件都很好,怎么不再找一个伴?」
  岳母回答说:「身边男的我没一个看得上眼。」
  我回问:「那你可以去找牛郎呀!钱对我们又不是问题。」
  岳母回答说:「我很保守,不喜欢乱搞的那种感觉,而且又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病,等等得了病就不好了。」
  我回答:「是喔……」笑笑的带过去就离开了。
  就这样子过了一年,有一天有位记者来到办公室找我,拿了一袋牛皮纸袋给我,开口第一句话就说:「三十万。」
  我好奇地打开纸袋,看到里面的照片,心里起伏竟然没想像中的大,好像早就知道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一样。原来纸袋内都是老婆跟一个男人的不雅照片,随后我眼睛都没眨一下马上开了一张五十万元的支票,要那个记者保证不能泄露出去。但内心没想像中那么气愤,我想是因为我其实也不怎么爱思芸,我一直以来都是爱她的肉体胜过爱她,一直没有在外面找野食的原因也是很难去找到比她身材还火辣和更骚的。
  下班后回到家已十一点了,老婆还没回家仍在外面玩,八成又去泡夜店了。
  岳母只穿小露香肩的睡衣正在喝著啤酒看电视,我洗完澡后心情也不是太好,就跟她坐在一起喝酒聊天。
  可能是心情不好的关系,我就猛喝,最后喝高了,醉了,竟然脱口而出说:「你女儿给我戴绿帽子啦!」随后把记者给我的牛皮纸袋摔在桌上叫岳母看,其实我也不是真的要这样做,只是真的喝多了,醉了。
  岳母打开纸袋拿出照片一看,吓傻了,呆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我见场面难堪,先一步离开客厅回到房间,准备明天要上班的文件。
  过了一下子,岳母敲门进来房间,小声的问我要怎样才肯原谅思芸。我其实知道岳母在想什么,她害怕我因为这件事跟思芸离婚,我这金鸡母就此飞走,又要回去过苦日子。但我不是那么在意这个,何况我也没想过离婚,刚刚只是喝醉了发发牢骚而已。
  但是看到四十岁的岳母只穿著连身裙式的银色睡衣,重点是还没穿内衣,如果说她女儿走的是火辣路线的话,那她走的绝对是气质路线,胸部有E吧,比她女儿D还大一点。岳母绝对没有比思芸差,只是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想搞其他女人的想法,更没有要乱伦的意思,但今天看到那些照片后,却有种报复心态产生,对岳母的感觉也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知道哪来的胆,竟然说出:「她这样在外面乱搞,我当然也要搞别的女人一次才肯原谅她!」
  岳母想了想,回答说:「嗯……好吧,你要这样做我也没意见,但你可以答应我不让思芸知道吗?」
  我:「嗯,我答应你。」沈寂了一下后,嘴巴动得比脑袋还快,竟然脱口而出了:「妈,但我也跟你一样不喜欢在外面乱搞的感觉!」
  岳母被我的快人快语弄得反应不过来,不加思索的就回答:「不然你想怎么样?」
  我一股作气的回答:「那个别的女人就是妈你。」随后马上冲过去拥吻她,岳母当然是奋力地作抵抗。我双手直接摸上岳母的E奶,下体想尽办法地去蹭岳母的身体,哪一个部位都拼命地蹭。
  岳母受不了这样的攻势,但又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硬是把我推开,然后给我一个耳光想要我就此平息下来,但是我的欲火已经被点燃了,哪能就此做罢。
  我逼不得已下想到也许能用离婚这一招来逼岳母就范,毕竟我知道她们母女俩对以前的穷日子过怕了。
  我实在不是很想用这招,但精虫冲脑,没办法顾那么多了,我很大声的说:「你女儿给我戴绿帽子,把我弄成这样,你如果不补偿我,你要我怎么原谅你女儿?我要怎么样跟你女儿继续下去啊?」
  岳母想了蛮久,内心可能在想以前的苦日子……然后回答:「好吧,但是我只能用嘴巴帮你,再来不可能!」她给人的感觉很坚决,我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说:「好吧!那跟我来。」我带岳母到床边,引导她要怎么做。
  岳母坐在床边,我双脚站在床沿,岳母面对著我的下体,我双脚跨坐在她的双肩上,但没有真的坐下去,即使坐下去岳母也没办法支撑我的重量。我双手扶著岳母的后脑杓,就以这个姿势让她为我疯狂地口交。
  一会儿后,我的肉棒上满满都是她的唾液,我被含到忘我,到最后已经忘了那是岳母的嘴了,我根本以为那就是肉穴,变成我身体在主动地抽送,而岳母只是紧紧地含住我的肉棒。这样的感觉我舒服得整个人就像快升天,眼睛已经微闭著在享受。
  不久我套弄到脚软,一不小心左脚没站稳从床边滑下,整个人的重心便向前倾,身体整个面朝前的往床上扑过去,这下可不得了了,岳母因为还在为我口交著,整个人也因为我身体压下来,背朝床的往后倒下。因为事发突然,岳母也来不及躲,别说躲了,连肉棒都来不及拔出就这样躺下去了。
  两人一倒下去,我整个肉棒也随即插到岳母的喉咙内部,还因为太舒服而射了出来,整个过程根本就是深喉咙外加内射。本来我想马上起来看岳母有没有怎么样的,毕竟被整个深喉咙外加内射一定很难过,应该有呛到吧?不过因为太舒服了,身体并没有办法马上起来。
  过了四、五秒后,精液射得差不多了,才赶紧起身询问岳母有没有怎么样,岳母感觉到我拔出肉棒且起身了,赶紧爬起来对著地板猛咳嗽,显然是被精液呛到了,我赶紧上前用右手帮岳母拍背,左手却在抚摸岳母的E奶。
  过了一会,岳母把一些刚射进去的精液吐了大半出来,吐到眼睛整个红掉还泛泪,显然刚刚很难过。
  岳母看没事了,想安抚我的笑笑说:「差点被你的肉棒给噎死!」
  岳母的态度大变可能是因为太刺激了吧!刚刚坚决的态度完全不见了。我见机不可失,马上上前爱抚她的肉体,嘴巴在她的背上到处乱舔乱亲,努力地舔、努力地亲,看看等下有没有机会可以操操岳母的肉穴。
  感觉岳母很喜欢这套,并没有反抗,而且眼睛是闭起来的。我见到这情况,左手慢慢地游离到岳母的肉穴上,摸呀……摸呀……岳母一边呻吟著,一边扭动身体迎合著我的动作。
  我把左手伸到我的嘴巴里沾了一下口水,好让我的手指更容易进入岳母的肉穴,插进去两根慢慢地抠啊抠,右手则从后面环抱著她的两颗巨乳。一阵子后,我看差不多了,便把岳母用公主抱的放到床上躺著,手抓著肉棒插入她那早已湿透了的肉穴里磨呀磨……
  那种感还真好,这种明明可以插进去却在那磨著不进去,虽然下一秒岳母可能恢复最初的坚决态度不给进入,但我就是有绝对的把握。
  岳母最后被我磨到受不了了,用娇滴滴的声音催促著我:「怎么还不插进来啊?」我淘气地回答:「刚刚不是某人说不能插进去吗?」岳母又那腻到不行的声音回答我:「你坏死了啦~~」
  哇!听到这话谁受得了?我马上挺枪插进去,插进去后就是一阵猛插,岳母被我插到狂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女婿……好女婿……用力地操你妈……使劲……」后来被我插到爆,又改喊:「慢点啦……我会受不了……很久没被插了……慢点……」
  我停了下来,调整岳母的身体,让她一样平躺,再把岳母的脚摆成M字型,我像刚才一样趴在岳母身上,双手放在她腋下的床上之后,又开始慢慢地进行抽送,身体虽然挺送得慢,但次次都是插到最深才拔回来,这也是我喜欢正常体位的原因,因为能次次插到岳母阴道的最深处。
  这招比较温柔,岳母好像很喜欢,这也不能怪岳母,她不知道多少年没被有生命的物体随意地进出自己的身体了。我干累了就趴下去跟岳母索吻,我俩狂吻在一起,互相舔著、咬著、吸著对方的舌头,岳母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深情忘我地认真迎合著我的攻势。
  吻著吻著,闻到岳母的体香,我又有力继续干了,就这样干了又吻、吻了又干,到后来我感觉差不多了,就正面环抱起岳母,肉棒还插在岳母的肉穴里,边走边干。走到客厅,我把岳母放到沙发旁,示意她双手扶著沙发趴下,岳母起初不肯照做,用眼神要求我先亲亲她,她才肯趴下。
  我伸出舌头上前又是一阵舔、咬、吸,后来岳母得到满足才肯趴下,翘起屁股让我在她后面做最后的达阵。
  我使劲猛操著岳母,口中喊道:「岳母,你怎么那么正……我好爱你喔!」
  岳母满脸绯红的呻吟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爱你喔……」
  岳母讲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浑身酥麻,我双手从扶在她臀上,改扶到她的肩上进行不停的冲撞,饱满的白臀被我撞出一波波肉浪。
  最后又抽送了四、五十下,岳母说:「啊啊啊啊……我快要丢了……」听到岳母说她快要泄身,我马上加快抽送速度,因为我也要射精了,整个客厅环绕著「噗哧、噗哧」的操穴声响,阴茎在阴道里不停地做著高速的活塞运动。
  不久我射了,而且感觉得出来精液量很多,虽然刚才已在她嘴里射了一次,这次仍然把她的阴道灌得满满的,岳母也一起达到了高潮。
  岳母累得趴在沙发上,我趴在岳母的背上,享受那温存的感觉,双手还在揉著岳母的大奶,边撒娇的问岳母:「妈,下次可以让我走后门吗?」
  岳母害羞的回答:「那会不会很痛啊?」看来岳母不但答应让我走后门,也答应了我们往后的关系了。
  不久思芸回来了,看到刚办完事的我们却没有生气,只是问我们:「你们在干嘛啊?」岳母怕女儿怪罪,连忙解释为什么跟我发生关系,说一切都是为了帮女儿赎罪。
  女儿听了后懂了,「噗嗤」的笑了出来,然后解释那是她和一群朋友玩国王游戏输了被拍的,其实没怎么样,只是个游戏而已,朋友可能把照片上传,被破解外流了。我想想其实也是真的耶!照片都是舌吻跟吸乳头的,并没有真正进出身体的性交镜头。
  岳母淘气的敲了自己头一下,说:「那我们岂不是白干了?」我则是在旁边轻轻的淫笑对岳母说:「对啊!害我干得好累喔!」
  原来是场误会,知道思芸没有背叛我,我决定往后要更加疼惜她、爱护她,当然还有我的岳母也是一样的。
  至于思芸为什么没有生气我和她妈妈发生关系,她跟我解释说是一直都想帮妈妈找个对象或者是炮友,只是没想到那个人就是我而已。不过我想跟她的个性也有关系吧,她本身就比较开放。
  从此之后,我们便过著三人的性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