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支配(剧情向)(第1一2节)》

  前言「静娴,这么早就回家了啊?」一声路边的传话叫住了一位穿著紫色连衣裙的女人,女人五官精致,肌肤在夕阳的下显得红润通透,面容清秀,大概三十岁的样子。
  「啊!是陈姐啊,这不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吗,这段时间孩子学习挺累,我就去海鲜市场买了些带鱼给熬点儿汤补补。」被称为静娴的女人笑了笑,也没做停留转身就离开了。
  「她就是那个守活寡的……」
  「嘘!」陈姐旁边一臭八婆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姐堵住了嘴「胡说什么呢!静娴这几年不容易啊,丈夫几年前出去打工,到现在音信儿都没有,社区里不少人想劝她去离婚都被拒绝了,这么多年了,她还是那么爱自己的丈夫……」陈姐说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
  第一节「哟!校花又在外面等你哟!」一个男生跑到一个课桌前对著另外一个男生揶揄道,虽然这货在那儿挤眉弄眼,可明眼人都能看到眼里的羡慕,他口中所说的校花叫周冰馨,成绩优异,冰雪肌肤,身材高挑,最让人醉心的就是那双修长的大白腿,白衬衫隐隐透著里面的内衣的痕迹,整个人散发著青春的气息。
  「夏天,今天周六,不上自习,我们一起吧回去。」
  随著清脆的叫声响起,这个男生站了起来走向了女孩儿抱歉的说道:「冰馨,你先回家吧,我今天有点其他事儿要处理。」
  「哦,那好吧,你先忙你的事,晚上我来找你。」周冰馨眼角闪现了一丝失望,转身离开了教室,走上了回家的路。
  哢嚓!
  「妈妈,我回来了!」
  「回来得正好,馨儿,快去洗手吃饭了!」厨房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女人的声线很动听,让人忍不住回味。
  「今天在学校怎么样阿?」女人关切的询问。
  「哈哈,很好啊!」周冰馨不想让母亲知道太多关于自己烦恼的事,她清楚爸爸这么久都没音信,妈妈这几年很辛苦。
  「是不是夏天那小子欺负你啦?」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撒谎哪儿骗得了自己,想到夏天最近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她又无力的摇摇头,想将它忘掉。
  「没有啊,就是学习上有点压力。」
  傍晚时节,冰馨换上了一件粉色T恤出了门,她约好了去找自己的青梅竹马夏天。
  咚咚!冰馨敲了敲门,却发现门是开著的。她疑惑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夏天?你在吗?」
  就在这时她察觉身后有声音,一个黑影飞快的冲过来抱住了她。冰馨吓了一大跳「啊!」
  「别动!冰馨,是我,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2000天,在这里我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开灯看看。」
  听到身后传来熟悉而又温情的声音,冰馨的小脸蛋儿一下子就红了,「哇,夏天你……」依言开了灯,满屋子的鲜花一下子就把她的心理冲破了,她怎么不知道夏天的想法。
  趁著这个时候夏天赶紧说道:「馨儿,做我女朋友吧!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
  此处技能冷却十秒。
  「嗯,我愿意做你女朋友。」周冰馨的脸更红了。
  「那今晚,你能……」夏天趁热打铁「答应我,留到结婚那天好吗?」周冰馨小声地说道。
  「嗯我向你保证,会对你好一辈子……」其实夏天本身就非常爱她,爱她就得尊重她。
  两个人相拥了很久,聊了很多关于大学里的打算,做好了一切的计划。可是他们谁也想不到计划牛逼吧,大爷的计划再牛逼也牛逼不过变化。
  通过那天晚上两人正式确定了关系,两个人在学校显得也更加亲密了,时不时的在教室外面互动聊天,面对朋友们的八卦,他们也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关系,大家无不羡慕这对天造地设的鸳鸯,可这并不能碍著某些人对夏天的嫉妒,比如此刻站在人群外一点也不起眼的一个男生,周冰馨一直是他的梦中情人,他也知道自己的条件比不上夏天,但爱这个东西,总是盲目的。
  甚至是疯狂的,他看了看在人群中谈笑欢声的夏天和周冰馨,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指环,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他要占有她。
  随著上课铃声响起,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冷淡的笑了笑,闭著眼睛,仿佛在闭目养神一般,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只要自己的灵魂能驾驭这枚指环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是他的了,看著戒指的宿主匹配度达到了99。999%,随著下课铃声的响起,Duang!他睁开了双眼,黝黑的瞳孔里竟散发出了一股死气,眨眼之间又消失不见。
  「黄霸!这么晚了还不走?等女朋友啊?」一声嗤笑传来。
  「夏天,你别太过分了!」被称作黄霸的男生涨红了脖子。
  「那又怎样?我就不信你这吊死能找到老婆!哈哈!」
  「你!」黄霸气节,可又无力反驳,正如夏天所说自己不管是外观条件还是经济条件都太差很少有女孩子对自己好脸色「你别太得意,咱们走著瞧!」
  「哈哈哈!」回应他的还是来自夏天的嗤笑。
  「夏天,你在笑什么呢?这么高兴。」周冰馨来到教室门口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馨儿,刚才想到我找到这么美的女朋友不知道有多少吊死会羡慕得想去跳楼。」看著精巧打扮了一番的周冰馨,夏天难得开了开玩笑。
  「讨厌,就知道拍马屁。」她红著脸等了他一眼……
  看著他俩整天腻在一起,有点不好办呐,黄霸皱了皱眉头,陷入了沈思,随即眼前一亮,跟上了他们,远远的跟踪著……
  「妈,我回来了!」看著门口的拖鞋,冰馨自言自语地说道:「咦?今天加班吗,好吧,边做作业边等妈妈。」
  冰馨刚脱下平底凉鞋,正准备伸手去关门,刚伸过去就被一只大手抓住。
  「谁?」她连忙把头转过去,「是你!」
  一束红光一瞬间对著额头射来,冰馨感觉突然大脑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看著陷入了催眠状态的冰馨,黄霸感觉自己下面硬了硬。
  「你记得我吗?」
  「记得,你是夏天的同学。」
  「不,我不是他的同学,你看看我手上的指环,认识吗?」
  冰馨睁开了空洞的眼睛,盯著黄霸手上的指环,「这?这是……」
  突然一大股爆炸性的资讯充入了脑海,她无法违抗这枚指环的意志「我,我的主人」冰馨皱了皱秀眉。
  「对,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能认识认识你吗?」
  「我叫周冰馨,今年十七岁……」
  「不,你误会了,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我说的是我能认识你妈妈吗?」
  「我妈妈叫陈静娴,今年36岁,现在还没下班,等会儿就回来」
  「带我去你房间。」
  「是,主人。」
  随著房间门的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少女的卧室,酒色的床单铺得很整齐,书桌也很干净,看得出周冰馨平日里是很有条理的人。
  看著周冰馨直直得站在自己旁边,个头比自己还高出一头。黄霸一时起了玩心,径直坐在了冰馨的秀床上,「你跪在地上吧,我要问你些事。」
  「是,主人。」周冰馨乖巧的跪在了床边。
  「你和夏天感情很好吧?」
  「是的,主人,我很爱他。」
  「你和他上过床吗?」
  「禀告主人,还没有,我们约定了要留在结婚那天。」失去了自我意识的周冰馨说出了自己平日里感到羞耻的话。
  「很好,我要你来演一出戏。」本来打算直接把自己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一把拿下的黄霸知道了这个约定后改变了主意,他要报复夏天!
  「以后每当我说出梦中情人的时候你就会像现在这样进入无意识状态等待我的指令。」
  「是的,主人,每当您说出梦中情人的时候我就会像现在这样进入无意识状态等待您的指令。」
  「很好,等会儿你妈妈回来了,你就这样……」
  「是的,主人。」接受了一系列的命令后,冰馨淡淡地回答道。
  「嘟!嘟!嘟!」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啊?」周冰馨甜甜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馨儿,妈妈这会儿加班呢,可能还得有半个小时才能到家,你先做会儿作业吧,妈妈带了吃的回来。」
  「嗯,好,妈妈,我等你哦,嘿嘿!」说完,周冰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明眼人都能看到她瞳孔里也透露这一股死气,「主人,妈妈还有半个小时到家。」
  「哈哈,很好,谅她也猜不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此刻正光著身子在给自己打电话。」看著周冰馨雪白的娇躯,尤其是两颗愤怒的乳头显得格外的耀眼。
  看著眼前的男人用邪火般的目光盯著自己的隐私部位,周冰馨没有半点表情,依旧是僵硬的跪在地上。
  看著眼前娇滴滴的女孩儿,黄霸不自觉的看向手中的指环,正是这几年的隐忍才能将这枚指环重置,这指环在五年前还属于自己的父亲,父亲当年被爷爷赶出家门的时候偷走了它,听父亲临终前告诉自己,自己家里祖上是巫术师,好像因为什么诅咒失去了技艺传承,只留下了这枚传家的指环,父亲临终都没搞懂这枚指环的秘密,直到三年前自己遇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周冰馨。
  看著她和别人成双入对,自己夜晚无力的哭泣,无力的诅咒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无意中发现当自己戾气集中的时候,指环会发出淡淡的黑光,随著次数增多,黑光逐渐变红,慢慢的似乎有了魔法,它能时不时的让别人失神,再一次又一次的失恋下,最终戾气储存达到百分之百,才有了接下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