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养成记(01-04)》

  正文楔子:梦醒之后菲儿感觉自己飘了起来,身体好像已经失去了重量,视力所及之处不过就是一片虚幻,一片雾蒙蒙的灰白色的水汽。
  仿佛只是一刹那间,又好像是过了几千年。
  独自徜徉在时空的罅隙里,苟延残喘。
  一道强光射入菲儿的眼球,就像是万千银针毫不客气地扎入其中。那一瞬间,痛彻心扉的感觉使她忍不住想大声叫出来,可是没有用,耳朵里传来的只有一阵一阵冷风吹过的萧瑟的声音。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巨大的漩涡,她的身子不听使唤的跟著那股风进了漩涡。
  「啊?」菲儿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强烈的光刺的她眼睛好痛,她闭上了双眼,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的试著睁开眼睛。犹如挣脱某种魔力枷锁的束缚。良久之后她终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周围的一切使她发懵,白色的床单和被子,床头上还挂著一些瓶子,有一长长的塑料管子伸过来,里面还有黄色的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可是又那么的遥远和陌生。她努力的回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剧烈的头疼使她最终不得不放弃。
  良久,一个久违的身影映入眼帘,那是身穿白色工作服的护士。
  护士?在菲儿的记忆里,这种职业的人,似乎已经被深深埋葬在某个根本无法想起的角落了。难道我做了一个连自己也都不能辨别真假的梦吗?那真是梦吗?
  她怔怔的看著那个年轻的护士,就像看见了一个来自外星球的人。
  「你终于醒了呀?」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又有几分关切,让菲儿感到意外的温暖。
  对她那激动的样子,菲儿报之一笑,然后问了一个很弱智的问题:「这是哪啊?」
  那个小护士一边用枕头将菲儿垫高,扶她靠在床上,一边耐心地说:「医院啊,你已经昏迷了一年多了。」
  我昏迷了一年多了?为什么?……菲儿摇了摇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小护士把她的被子重新盖好,说道:「你得的是一种奇怪的病,我们医院住了好多个你这样的病人,你还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人呢。你刚醒,身子虚弱的很,千万不要乱动,我去报告护士长。」说完,她就一溜烟地出了病房。
  不知道为什么,菲儿感觉自己迟钝了好多,很多事情好像记得,又好像不记得。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觉得自己经历了很多,但是这个小护士却说她是在昏迷状态。她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菲儿费劲的撑起身体,扶著墙往外走去。好多事莫名其妙的,她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沿著楼梯扶著墙慢慢的往下走,过往的病人,医生,他们的穿著,他们的语言,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楼梯拐角处,她停下来大口的喘著气,这一点点路几乎要命了,感觉自己好像爬了几座山。
  这时菲儿看见一个人慢慢的走,更准确的说是双脚慢慢移动到医院楼梯口的椅子前面,费劲的坐了下去。她慢慢的转过脸,她俩的目光对在一起,霎那间,菲儿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熟悉而又遥远的画面:那个战火纷飞的场面,那个歌舞升平的地方,那个闭月羞花的人儿,那个英武不凡的男人,还有好多好多的人都跳出来了……
  「圆圆?!」
  菲儿叫出了她的名字,可是她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木然的把目光投向了别处。
  吃惊之余,一件件的往事慢慢的在菲儿脑海里慢慢的浮现了出来……
  正文阙一:莫堪回首「啧啧……你听听杨妈妈新买来的那个货色,连哭喊的声音都那么浪,要是到了床上,可不就……」
  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女人就已经笑的花枝乱颤了,只听她嗲声嗲气说道:「哎呦,我说姐儿,你可真是刀子嘴,刀子心啊,谁你都不放过。不过就算那个小娘皮哭得再惨一点,结果还不是被杨妈妈逼得去接客?这又是何苦呢?」
  循著声音望去,原来有两个艳妆浓抹的姑娘正在楼上一边听著来自柴房里发出的惨绝人寰的哭声,一边还嗑著瓜子皮,在那唾沫横飞地互相打趣,手舞足蹈的样子就好像是在看戏一样开心。
  「小桃,小红,你们在那嘀咕什么呢?」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二人转头一看,来人身材匀称,肤色白皙,样貌清秀,她的发型也很是别致,长短不齐,一层层的下来,整个人透著一股干练精神气。二女心想:怎么杨妈妈跑到这里来了?
  「杨妈妈。」那两个姑娘立即表现出低眉顺眼的样子,向著来人拜了个万福。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的,是不是想我扣你们的月钱啊?」杨妈妈斜睨了她们一眼,没好声气地说道。
  那两个女人就像是小羊羔见到了狼外婆一样,站在一边连大气也不喘一声。
  「你们要是嫌自己太清闲了,我就给你们多派点活干,省得你们以为自己有多娇贵!」杨妈妈的话,实在刻薄,但是那两个女人好像已经习惯了她的作风,看起来很听话的样子,其实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一边在那唯唯诺诺的答应著一边眼睛到处飞转。
  杨妈妈啐了她们一口说道:「还不快去干活,还要我给你们供起来吗?!」
  二女刚打算走,杨妈妈喝住她们:「新买的胭脂水粉在西厢房呢,有空过去试试。」二女顿时笑逐颜开,献媚的上前帮杨妈妈捶背掐腿的,嘴里面一个劲的道:「还是杨妈妈对我们姐妹最好了,您放心啊,我们姐妹会孝顺您老人家一辈子的。」
  杨妈妈不耐烦的道:「赶紧走,就知道说好话哄我,有本事就去给老娘多拉几个像样的客人。」
  二女互相对了下眼神,齐声说道:「是,杨妈妈教训的是,我们一定按您的吩咐办。」
  二女说完之后一溜烟地跑走了。
  说是杨妈妈,其实她本名叫做杨菲儿,是如今流连坊的老板娘。几年前,她母亲去世,她接管了整个妓院。当时的她还是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做事没高低,动不动就哭鼻子。一些坊里的姑娘看她年纪小还欺负她。不过自从她有一次莫名其妙的失踪被找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彻底的变了。
  开始说话做事有板有眼,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手段比之其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园子里的姑娘们,她恩威并重,软硬兼施,搞得她们一个个服服帖帖,安心的听任她指挥;对于来的宾客,她也将个人等等认真分类,哪种人要怎么应付,要找哪类姑娘去应付她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更加让人敬佩的是她虽然是妓院的老板娘,嬉笑穿梭于各色人群中,但她并不放纵自己。客人时常偶尔有占他便宜,吃她豆腐的更有垂涎于她的姿色想和她来真格的,她一律都是嬉笑怒骂间搞得他们一个个服服帖帖。搞得那些男人对她只能止步。再加上她在流连坊内进行的几次大的改革,使得流连坊的面貌很是与众不同。
  经过几番改革,生意是越做越大。原本不入流的「流连坊」,一夜之间跻身于扬州四大青楼之一。她,杨菲儿的大名也渐渐的在扬州城里火了起来。
  杨菲儿训完那两个姑娘之后,心道:不知道于妈妈有没有把那个小辣椒给摆平呢。
  柴房中,一个老妇人揪著一个小姑娘的头发,骂道:「小贱人,还敢还手!」
  「啪」地一声,一巴掌打在那姑娘的脸上。
  只见那个小姑娘已经被她整得披头散发,嘴角还渗出一丝血迹。她瘫软在地,噙著眼泪靠在墙角呜咽著。依稀可辨的是她的容貌十分清秀,虽然布衣遮体,竟也丝毫不显寒酸。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并没赢得同情,相反招来了老妇人更阴毒的辱骂。
  「你这小骚货,你男人都不要你了,要不然怎么会把你卖到我们这呢?你还是乖乖地给我去接客!保证你几晚之后,赖在床上,赶你走,你都不肯走呢。」
  那个老妇人说著说著就淫笑起来,旁边两个护院也都随著大笑起来。
  老妇人连比化带说:「我告诉你啊,小贱人,在老娘手底下的姑娘,不管她怎么样折腾啊,怎么样哭闹,最后还不是乖乖的给老娘接客了?你识相的就少挨点打,如果还这样墨迹著,老娘有办法治你。」说著还拧了姑娘的脸蛋一把。
  老妇人骂累了,喝了口水。
  「吱呀」,柴房的门开了。
  「哎呦呦,我道是说哭得那么伤心呢?来来来,告诉妈妈到底谁欺负你呢?」
  来者正是杨菲儿,她摇著香巾,慢慢的跺上前。
  姑娘见来拉自己的正是妓院的老板娘,立刻如惊弓之鸟般,避了开去嘶哑地声音喊道:「我不要你这么好心!你们没一个是好人!」
  杨菲儿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大声问道:「于妈妈,是哪个挨千刀的把这如花似玉的闺女送到这里来了啊?」
  老妇人应了一声,一看杨菲儿的眼神立马会意:「呃,是个年轻的公子。那公子长得也是个上等人才。我给了他钱后他就领著春梅去了厢房。哦,对了,那公子手上还有一把很漂亮的折扇……」
  老妇人说到这里停下来,因为她注意到女孩停止了哭声竖起耳朵听,她故意说的更大声了:「我听春梅讲那公子还是个书香门第出生,叫吴什么来著。」
  「吴士明?」姑娘忍不住插嘴了。
  杨菲儿假装很惊奇的样子:「咦?姑娘你认识他吗?他是你什么人啊?」
  那姑娘一听又开始啼哭,那个吴士明原是她们村上不久前来的教书先生。她的小弟也在他那上学,一来二去,便和他好上了。吴士明上门提亲,不料她的父母不同意。于是她就决定和他私奔了。到了扬州城,两人盘缠用尽。吴士明骗她有一个朋友可以借钱给他,让她在客栈等他。谁知道等来的却是一帮恶棍,将她带到了这个地方。她心道: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待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个天杀的,如果我见到他,一定杀了他。可是事到如今,还不如死了算了,免得遭人折辱。
  姑娘绝念一生,便奋力从地上爬起来,朝一根顶梁柱撞去。
  杨菲儿见她要寻死,大叫道:「快把她拉回来!」那两个护院一个箭步上前,堵住了去路。
  姑娘见寻死不成,绝望地坐在地上,哭天抢地。
  杨菲儿看情形,上前正打算相劝,谁料到这姑娘生性倔强,一甩手指甲在杨菲儿的手上划了一道口子。这一下可把杨菲儿给惹怒了,她黑起一张脸,站起身指著她的鼻子骂道:「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好,于妈妈!」
  「老身在。」那个老妇人恭敬道。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今天晚上就要她接客!」杨菲儿说完就怒气冲冲地走出柴房。
  于妈妈紧跟其后,出了柴房小心地问道:「要不还是老方法吧?灌点迷春药?
  …」
  「这个你们看著办,还用我教你么?」杨菲儿凤目一睁反问道。
  「是,是,姑娘教训的是。」于妈妈点头哈腰的应著,一转身就变得虎虎生威的去教训新来的丫头片子了。
  杨菲儿回到自己的卧室,就赶忙从化妆盒子里面拿出珍珠粉,小心翼翼地擦拭著伤口。
  末了,望著镜中的容颜,虽然容貌并没有多大变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怪怪的。余光闪出,正好落在床上那只扑闪著大眼睛的小狐狸身上,每次她看见这只小狐狸,就会想起许多往事,那些事在她的脑海中翻滚,谜团一样的影响著她的神经。时不时的从脑海里跳出来让她感觉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