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密友美茹的觊觎-床上的二穴插入》

  媚儿我和表弟两个人,原本想要联合起来整整美茹让她出糗。我们趁她在浴室里脱光衣服时,冲进浴室里面,好让她来个「春光外泄」大走光。却不料,当我们冲进浴室时,却发现美茹正在浴室里灌肠,洗自己的屁屁,而且还用莲蓬头喷水自慰自己的小穴,甚至手指还抠进自己的屁眼里面,一切的丑态,都让我们看见了,场面自然尴尬万分,女生的自尊心,在那时荡然无存。
  美如在尴尬之余,恼羞成怒,于是也要我们也脱光衣服,以兹惩戒,我无奈先脱掉了睡衣,仅剩下一件内裤在身上,而表弟则是被美茹给直接强行脱光衣服,当表弟的阳具刚好从脱掉的裤子弹抖出来之后,美茹刚好蹲在表弟的跨下,美茹欲望大起,一把就握住表弟鸡巴,朱唇张开轻轻的靠近龟头。
  我一看好戏就要登场了,不禁也兴奋了起来。毕竟,就在我眼前,就要演出真人的活春宫SHOW,当然令我兴奋万分。而当事人表弟,更是因此兴奋的发抖,男生的鸡巴被美茹这位美女给握著,眼看她张口似乎要含下去龟头时,却发现美茹却改为撮嘴,只在龟头上轻轻吹拂她的幽兰气息。手指还慢慢的,把还没完全褪下的包皮,轻轻用她的玉手给拉下来。
  我就听到表弟喘息声越来越大,他说:「美茹姐,人家的龟头全部露出来了,感觉好凉喔,龟头被女生的气息出吹著,感觉好奇怪喔!」
  美茹并未答话,仅抬头笑了一笑,就持续盯著表弟的下体玩弄著。这时美茹说:「小色狼,才这样,你的龟头就开始分泌黏黏的精液了呀!真是个色小孩!
  不行,姐姐得处罚你才行!」说完,美茹竟然伸出舌头,对著表弟龟头上的马眼洞轻轻点戳了起来。之后,还慢慢用舌头顶开马眼,她再用手指轻轻掰开马眼洞,马眼顿时就像两片肉被掰开一样,这时美茹舌头更是边舔边钻起马眼来。
  我看了这样情景,感觉异常的兴奋,曾几何时,美茹还会这招「舔马眼」。
  我对男生的服务,最多就只是含住龟头而已,今日又大开眼界了,我看到男人龟头上的马眼洞,这时被美茹用舌头舔开钻洞,再用手指掰开,那被掰开的形状,就好像女人的屄被男人用手掰开的样子差不多,只不过是小了好几号而已!
  美茹边舌钻边掰开马眼,这时就听到表弟开始急促的呼吸著,表弟似呻吟又似哀嚎的说:「美茹姐,龟头里面好刺激喔!热热辣辣的,好像被灌热水进去一样,感觉怪难受的!啊!啊!妳可以亲我别的地方,让…让那里的洞休息一下,喔…!」
  就听到美茹回答说:「这是我新开发的招式耶,第一次用在男人的身上,你还不感激我,还要推三阻四的!想享受的男生,排队都可以排到楼下去了,你还要推脱!」
  表弟无奈的说:「可是,好像不是很…很舒服的感觉。反而感觉好像我是女生,被人用舌头钻屄的感觉!」
  这时候,就听到美茹笑说:「呵呵!我有说要服务你吗?我这是在惩罚你,哪里是在服务你了呀!这已经算是轻的惩罚啦。听你在唉唉叫,感觉好像被舔屄一样!你们男生这下子,终于知道女生的屄,被你们用舌头乱舔、手乱抠的感觉了吧!咦…!」
  这时候,美茹突然把头转过来,朝向我看来。美茹暧昧的说:「这位小姐还在看戏呀!我们刚刚可不是演戏给妳哟!别忘记,你也是要接受惩罚的!妳还不赶快,把自己的裤子脱掉!把屄给露出来,给人家看!」
  我听美茹这么一说,赶紧陪笑说:「我的身体给妳看是无所谓啦,可是我跟表弟是亲戚耶!要我在他面前把裤子脱掉,女人的屄露给他看,感觉好奇怪喔,可不可以,你们继续玩,我就这样,在旁边看就好了呀!」
  美茹假嗔说:「当然不行!要玩,当然就要一起玩,否则,以后这事情变成妳手上的把柄,妳想拿今天的事情威胁我,就可以威胁我了,那可就不好了。媚儿妳别啰唆!再啰唆,我就强行帮妳脱了内裤喔!别忘记,我还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喔」说完,美茹做势要扑将过来。
  我一看情势不妙,看表弟还在愣头愣脑的站著,赶紧说:「好啦!好啦!那么请表弟,先把身体转过去,他一直瞪著我身体看,我会害羞的!脱不下去耶!
  」
  美茹却笑说:「我在客厅不是就说过吗!女人的屄,天生就是要给男人的鸡巴干的!如果都不能看,要男生怎么插进去干屄呀!」
  我感觉到美茹话中的一点异样感,赶紧说:「我有没答应要给表弟干,我们是亲戚耶!这样做是乱伦耶!我只是因为对不起妳,让妳裸体走光而已,而为了赔偿妳,才答应跟著脱衣服而已!」
  我总觉得我跟表弟到底怎么样发展,也尽量别让其他人知道,所以,适当的时机,矜持还是要维护的,这大概是女性较男性不同的特质吧。
  美茹暧昧的笑说:「好啦!好啦!我又没说要你们乱伦,不过,这浴室这么小,妳脱光衣服,早晚会被妳表弟看到妳女人的屄,妳害羞被看,而妳表弟却爱看,这才过瘾,对不对呀?阿嘉表弟!」
  阿嘉在一旁害羞的点点头,跨下的老二却老大不客气的抖动著,眼睛也一直瞄著我的下半身。
  这时美茹看到情况已经僵住了,她干脆走到我身前说:「妳害羞,不敢脱,干脆我帮妳脱好了!」说完两手已经扯住我的内裤边,就快速的往下扯去。我吓了一大跳,大叫了一声「啊」,想用手去扯住内裤带子,却没想到,美茹的手更快,「咻!」一声,我的内裤已经落到脚底了。女人的私密处,终于露了出来。
  我直觉想用手遮住私密处,手却被美茹挡住,美茹说:「遮什么,遮呀!不就是屄而已嘛!只要是女人,就是有屄,而且你的屄还特别漂亮哩!屄毛色又淡,又稀疏,屄肉颜色也完全没有变深,那像我的屄,这几年颜色越来越深,可是我还不是大大方方的给你表弟看呀!妳又有什么好害羞的呢?」
  我一听美茹这么说,不禁也偷偷往美茹的下体望去。
  我跟美茹赤裸相见,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就觉得她的耻毛很浓,不过,当时阴唇颜色和我差不多,甚至,我也尝过她小穴的滋味。当时虽然她的屄颜色较我的深一点,但也不是很深,而她刚刚自己说:「我的屄颜色这么深!
  」反而让我有些好奇心,很想看看美茹的屄目前的样子。
  于是我定睛望美茹的跨下私密处,看见美茹的耻毛依旧浓密,不过,范围却缩小很多,而且阴唇那里,却也一根阴毛也没有,跟以前真的相差很大。而且少掉了阴毛的阴唇,颜色则更显得深了,整个大阴唇几乎都呈现暗棕色的,甚至感觉屄洞前的小阴唇皱褶上,都已经呈现暗咖啡色。
  我好奇的说:「美茹,你以前的屄屄好像不是长这样,怎么几年不见,就改头换面了呀!」
  美茹笑说:「因为我认识一个做雷射除毛的男生,有一天答应跟他做爱,最后他却把我带到诊所里面,就把我这里修成这样了呀!不过,我也觉得很漂亮,你人家的屄,现在漂不漂亮呀,夏天穿比基尼出去,都不用担心走光哦!呵呵!
  」
  我不置可否的尴尬笑笑,美茹似乎不满意我的表现,于是说:「看妳一付不削的眼神,我倒要看看,妳的屄现在长怎样了。把你的大腿张开一点,让我来看你的屄!」
  我原本想要拒绝,但这时美茹却强行把我的大腿掰开,我最后也顺从的张开大腿,就听到美茹说:「啊!妳的屄还是这么白皙、滑嫩呀!以前屄毛就不多,我以为妳长大了,应该会变多才对,可是却一直没变多耶!阴阜上面屄毛少就算了,阴唇上还是只有稀稀疏疏的几根屄毛而已,是不是被男人拔光了呀!呵呵!
  而且整片屄都是粉红色的,真是极品,以前我舔到你的屄,就觉得这个屄好淫荡,现在还是这样。我如果是男生的话,一定天天干妳,因为光是看到,就感觉很爽了!呵呵!」说完,甚至还伸手要抠我的屄洞,我赶紧夹紧双腿,而且用手把她的手挡住躲开。
  表弟看我们两个女人在互相看对方的私密处,似乎感到很兴奋,他也说:「两位姐姐,你们不会真的会玩对方的小穴吧!」
  美茹一听,这才说:「对厚!我还没惩罚媚儿哩!阿嘉你想不想看好戏!」
  表弟阿嘉兴奋的回答说:「当然想啦!不知道是怎样的好戏?」我一听立刻望向阿嘉,并且白了阿嘉一眼,但是,阿嘉的的目光,似乎一直停留在我跟美茹的跨下,根本就没注意我白他一眼。
  美茹笑说:「就是美女灌肠的好戏呀!刚刚我自己在洗屁屁的时候,竟然被你们闯进来,害我出糗,现在我也要替媚儿美女,顺便清洗一下她的屁屁,这样一来,我们才谁都不欠谁了!」
  我赶紧说:「其实,昨天晚上我已经洗的很干净了,不用再洗了!」
  美茹这时却怂恿表弟说:「小帅哥,别管你表姐说什么,管她屁屁有没有洗干净,你应该没看过你的表姐屁眼被手指抠进去玩的样子吧,很刺激哦!想不想看?」
  表弟兴奋的吞了吞口水,轻轻的点点头。
  美茹高兴命令的说:「那么,你现在就把媚儿从背后抱起来,两手架在她双腿的下面,让她的屄和屁屁都朝著我!我玩那里让你看!」
  表弟这时像被诅咒的人一样,被欲望牵著走,他兴奋的走到我身后,轻轻在我耳边对我说:「表姐,我好想看妳屁眼被灌肠的样子喔,妳的屄我已经玩过二次了,但是,我却没玩过妳的屁屁。拜托妳,让美茹搞妳一次屁屁,让我开开眼界,好不好!人家这时候可是兴奋的要死了!」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表弟看我不动作,于是就把我抱起,把我两腿分的开开的,然后用双手搁在我的腿胳膊上,把我的腿给架了起来。这时我的私密处已经完全呈现在美茹和表弟面前。
  美茹笑淫淫的走过来,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罐灌肠液,想必是从我浴室里拿的,她淫荡的笑说:「表弟阿嘉,你可要看清楚喔,看你表姐是怎样被灌肠的,顺便学起来,学起来,以后你也可以帮你表姐灌灌肠喔。」
  说完,我感觉屁眼一阵舒麻!美茹已经用沾满润滑液的手指,在我屁眼上涂抹润滑液了。
  我不禁叫说:「哦!人家屁眼好痒,美茹妳好坏喔!竟然在人家表弟面前,作这么淫荡的事情!要人家当姐姐的面子,往哪摆…!」还没说完,就感觉屁眼一阵酸麻!美茹的一根手指,已经靠著润滑液的帮助,钻进我的屁眼里面了!
  我更是叫出来说:「喔!人家…人家屁眼里面好酸!好涨喔!」
  抱著我双腿的表弟,一定是极为兴奋,因为我感觉他抱著我的双手,已经不停的发抖著,而且喉间一直发出吞口水声,他忍不住说:「表姐的屁眼被手指肏,感觉好像很爽喔!连前面的屄,都一直在张张合合的,好像欲求不满,很想要男人的鸡巴干它一样!」
  美茹的手指边在我屁屁的肉璧四处摩擦润滑液,边笑说:「呵!呵!你表姐原本就是天生的淫娃,你越搞她,她就越爽,这一点,我在几年前就知道了,好了好了,屁眼里面已经被我涂满润滑液了,现在也换你玩玩吧!等一下,我搞完了!你就把她放下来吧!」说完,美茹又把插进我的屁眼里面的手指,抽插了十几下之后,才突然把手指抽了出来。
  我的屁眼被美茹的手指抽插的,正感觉阵阵酸、麻、涨之时,小穴也开始搔痒起来,美茹这时又突然抽出她的手指,屁眼不自禁的在收缩著,小穴也跟著张张合合的,阴核也因此略为勃起,已经凸出于小阴唇之上方了。
  表弟看了这样的光景,大为兴奋,原本他就是在我身后抱著我,阳具原本就摆在我屁股后面,我敏感的感觉到,表弟的鸡巴顶在我的屁股肉上跳动著。感觉他男性的欲望正在兴起中。这时表弟依美茹的话,把我放了下来,却不知美茹要作什么,只是呆呆的望著美茹。
  美茹笑了一声,把手中的灌肠液交给了表弟,她说:「也让你玩玩吧,把这罐液体灌到你表姐媚儿的屁眼里面,要全部挤进去喔!她会很爽的喔!」。表弟手颤抖的接过来,走向我来。
  由于刚刚被美茹抽插了十几下,屁眼感觉到麻痒舒服,表弟这时受到美茹的命令走向我,这时的我,已经毫无矜持的想法了。我于是红著脸张开大腿,把大腿大大的张开露出私密处,小穴和屁屁都朝著表弟。
  美茹看了大乐说:「哇!淫荡的媚儿出现了,自动把自己的屄SHOW给自己的表弟看,表弟你赶快把握良机!好好玩弄她」
  表弟吞著口水,看著我的屄,伸手竟然先摸起我的小穴,从洞口摸到我的阴核,也带出一堆滑滑的淫水,沾黏在我的大小阴唇上,让我顿时感觉好像是被一阵电流通过下体一样的刺激,我不禁「啊!啊!」的呻吟起来,表弟看我舒服的叫出来之后,双手发抖、战战兢兢的把我两片屁股撑开,之后把灌肠液的端头给插进了我的屁眼里面。我感觉异物入侵,自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先感觉到一阵凉意在屁眼上持续戳入体内,不多久更感觉到一阵阵凉液,注进了我的肚子里面。等到表弟把灌肠液都注入我肚子内之后,我渐渐就感觉肚子开始剧痛了起来。
  我皱著眉头说:「喔!人家肚子疼起来,好像要泻肚子了,你们先出去吧,美女再美,大概泻肚子都不好看吧!」两个人笑嘻嘻的看著我,好像在看好戏一样。
  而我说完之后,便一把将表弟和美茹推出门口,随后,便把门给关了起来。
  随后,我便是蹲马桶、洗屁股、再用温水灌肠、洗屁股等,来回了几次,等到我把美如教我灌肠的手续都做好之后,大概也过了约10分钟左右。
  等我把自己都打理干净之后,这才推开浴室的门出去卧室,原本以为会看到美茹与表弟笑嘻嘻的嘲弄我。却没想到,我竟然看到……
  第一幕映入我眼帘的是,在我床上,有四条腿赤裸的交岔蠕动著。我再仔细一看,还发现四条大腿的尽头,还彼此接合著,接合的地方,有著一包睪丸袋子一直有节奏的拍打著另一个身体的屁眼,屁眼忽隐忽现的出现在我眼前。
  看到这里,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美茹已经趁我在浴室盥洗的时候,就耐不住春欲,直接跟表弟在我床上做爱交媾了。我一有这想法之后,这才听到,郁郁闷闷的呻吟声发出来,就听到美茹嘴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我听到了做爱的呻吟声,也看到了交构中性器官,也因此大为兴奋起来。于是我悄悄的走过去,坐在地上,就他们的跨下之前观看这免费的活春宫。我性趣盎然的,看著男女两个性器官交媾的画面。
  不瞒SOGO的读者们,这还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么近和清晰的男女性器官交媾画面。虽然我也交过几个男友,自然也跟他们发生过性关系。但是通常都是被男人压著身体干,或者像狗一样的趴著被干,很少有机会能看到自己性器官被男人鸡巴干的淫荡样子。虽然也曾经和美茹一起搞过4P,甚至当场交换性伴侣。不过,当时我跟美茹,也同样都是躺在床上,被二个男人轮流干我们,也是没机会看到性器官交媾的画面。所以,我这才知晓,由于女生都是扮演被男生玩弄、被肏的角色,是很少有机会,看到男女性器官交购的画面的。而这次却因为自己是第三者,他们两个又如此忘情的搞起来了,我这才有机会,能仔细看到男女性器官交购的近距离画面。
  表弟也不懂得什么性技巧,只是根根到肉的没底插入,而美茹更是干柴烈火,两腿大剌剌的张开,拼命的享受小穴被鸡巴抽插的快感!我听到美茹呻吟的说:「喔!喔!好爽!还是小男生最棒,鸡巴又硬又烫,表弟你的鸡巴,是人家遇过最硬的鸡巴了,你干姐姐的屄!爽不爽?嗯!嗯!」
  表弟气喘嘘嘘边干边说:「美茹姐的小淫穴,真是柔软,插在里面,好像插在热水袋里面一样!又热又紧,而且屄旁边都没有屄毛,可以干到尽头,肉贴著肉,感觉连睪丸都很温暖,真的好爽喔!」
  美茹呻吟说:「既然你这小男生,喜欢干人家的屄,今天姐姐人家的身体,就让你玩一天好了,人家的屄随你干,喔…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喔…人家的屄,已经三个月都没开荤,没被男人鸡巴干过了,今天算你走运,可以干到这么饥渴的屄,嗯…舒服,嗯…」
  我在旁边,看到鸡巴不断往小穴插入、抽出的淫荡画面,又听到这样男女淫荡的对话,真是叫我兴奋难挡,欲望大起。
  原本我今天就是要撮合他们俩个在我面前做爱的,这时算是功得圆满,此时应该功成身退才对。
  但是,当撮合成功,也看到了这样淫靡的男女交媾画面之后,原本应该心满意足的在旁观看就好。但是,一想到表弟原本就只有跟我一人发生性关系,只有我一个表姐爱人,现在却又突然多出了一个姐姐爱人。而且昨天我还被他设计搞了一次性交。今天他却在我床上,搞别的女人,纵使美茹是我闺房密友,我心里总还是有一点酸酸的醋意产生。
  再加上,我知道美茹本来就花样很多,而且这几年,她的性生活应该很频繁,经历的男人很多,从她的阴唇都变成暗褐色来看,应该是被男人的鸡巴给干到变色。这样一个纵裕的色女,竟然在我床上勾引才二次性经验的表弟,而且这两次性经验都还是我给他的,这时感觉,好像有点在糟蹋表弟的感觉。
  而我此时,一则性欲望被他们的做爱给唤醒了,另一则则是看到表弟被美茹吃掉醋意大起。不自禁想破坏他们的好事,于是我悄悄的爬的更靠近他们私处交媾的地方,我慢慢伸出手指,就往美茹的屁眼上轻轻戳去。
  我感觉美茹屁眼的紧实度,像菊花的形状结实的收敛著洞口,但是由于美茹事先已经涂过润滑液,所以,洞口滑润,再加上,表弟的阳具干著屄洞,带出不少屄洞的淫水,都流到屁眼上。所以,我感觉手指还是很容易进入美茹的屁屁里的。
  于是我趁著他们两个搞的忘我之际,我手指照著他们的抽插频率,慢慢探入美茹的屁眼当中,一根指节、二根指节深入。
  当二根指节插入屁眼时,这时候纵使再迟钝的人,也应该感觉到了,果然听到美茹呻吟的利害了,她说:「喔!人家…人家的屁眼哪时候,也被干了,表弟你真坏,还说自己才二次性经验而已。二次经验的小男生,哪里会搞人家姐姐的屁眼吗?喔…,不过,两个洞都被干到的感觉,还真是舒服!嗯…又麻又辣的,你千万不要停,继续干两个洞没关系,姐姐就喜欢这样被男人干!越干越爽!嗯…」
  表弟被美茹这么一叫,满头雾水,于是停止了鸡巴抽插动作,回头一看,正看到我的手指仍插入美茹的屁眼当中,我伸出另一支手,对他比了个「V」的动作,再对他笑说:「表弟你可真行呀!美茹这个大美女,一下子就被你搞到手了,还趁表姐在浴室时,就在表姐的床上,干她了!」
  表弟红著脸,害羞的不敢答话,美茹一听是我的声音,不羞反笑说:「我道是表弟还真会搞女人哩!原来,偷偷干人家屁屁的,是媚儿的手呀!也好,反正,今天我有空,就让妳这表姐,免费欣赏一下妳这嫩表弟和我这大美女,做爱的活春宫吧!不过,被女人戳屁眼蛮尴尬的,还是让表弟的手指来戳人家的屁屁好了!」
  我淬了一声说:「美茹你还真是厚脸皮呀!居然说吃就吃,一下子就把表弟给搞上手了,反正搞上就搞上了。干脆,我也加入表弟行列,也用手一起搞妳好了,让你两个洞同时插满,今天就让妳变成『O型腿』爬著回去,呵呵!」
  我边说边兴奋起来,原本的醋意,这时却转化成另一种兴奋感,于是我又向表弟说:「表弟你继续干她的屄,我来负责后门,我们两个一起合作,保证先把美茹给搞个四脚朝天,再说!」
  表弟得到了我的许可,应了一声「嗯」,原本就插入屄洞里的鸡巴,这时候,又开始肏屄起来,而我也配合著鸡巴肏屄的节奏,一进一出的抽插起美茹的后门。
  就听到美茹呻吟的叫:「喔!你们两个表姊弟真坏,一起搞人家前后门,这么刺激,会把人家给搞死的,喔,太刺激,两个洞一起被干,人家受不了,会爽死的,喔…」
  我听美茹嘴巴上虽然说:「受不了!」,但是,身体上,却依然大腿主动开开,屁股向上抬高,一付自愿挨肏的淫荡模样,可见,只是嘴巴说说而已。于是,身为女人的我,当然知道,还要继续刺激她、搞她。
  我看表弟兴奋的鸡巴直上直下的糙她的屄,怕他撑不了多久,就会在美茹的屄里缴械了,于是我往枕头下面一寻找,果然摸到我平常无聊时,使用的性爱小道具「跳蛋」。
  我悄悄地把电流开到最大,先放在旁边。然后,再摸索著表弟和美茹交媾的私处,摸到鸡巴正抽插著的屄洞滑滑湿湿的,我不禁多摸了几下,表弟和美茹两人同是「啊!啊!」的叫了起来,似乎多了一只手抚摸他们的交媾处,让他们肏起来更过瘾。
  当然我插入美茹屁屁的手,也一直没有停歇著,仍是与表弟的鸡巴同步的抽插美茹屁眼,但我觉得乱戳乱干的表弟,一定会比身经百战的美茹,早达到高潮,我潜意识仿佛不喜欢看到这样的结果。
  之后,我继续沿著屄洞上方持续往上摸,果然就摸到女生最敏感的阴核,这时美茹在双管齐下的刺激之下,阴核硬硬的凸起著,像是一颗小红豆似的,所以,很好找到。
  当我摸到美茹的敏感阴核之后,我马上拿起了床上的「跳蛋」,对著美茹的阴核就直接押下,持续刺激美如的阴核。这下子等于是三管齐下刺激美茹了,再强的烈女,也挡不住如此强烈的性刺激。
  这时就看到,美茹像杀猪一般的大声呻吟了起来:「哎呀!震死我了,阴核都被震麻了,小穴和屁眼同时被干,已经够刺激了,你们还用跳蛋刺激人家小豆豆,人家会爽到晕死的,啊!啊!不行了!不行了!人家小穴越来越麻了,喔…
  」
  果然三管齐下的威力十足,我明显感觉到美茹的大腿不自禁的痉脔了起来,大腿拼命的夹著表弟的腰部,而美茹身体也拱了起来,抽插在她屁眼的手指,明显感受到夹力变强了一倍以上,我想表弟插在美茹小穴里面的鸡巴,这时也一定感受到强烈的收缩吧,因为我看到表弟的抽插似乎变慢了一些,已经是阴道开始收缩,让抽插的鸡巴困难了起来。
  而最爽的人,大概还是美茹自己,因为她甚至都已经爽到快要不行了,她甚至,还伸手想要拉掉让她刺激万分的跳蛋。
  我见状,赶紧说:「表弟,快把美茹的手给抓住,别让她乱动,这时一定要强迫让她享受这三管齐下的爽快,这样她才能完全体会到女生的性高潮乐趣!事后她也一定会非常感激你,强迫她达到这样的高潮感的!呵呵!这可不是一般性交能够达到的高潮喔!」
  表弟果然照我的话说,把美茹的双手给牢牢压住。美茹这时只能持续呻吟似的唉挨叫,仿佛爽快中还带著很大的痛苦。
  就这样三管齐下之下,还没过五分钟时间,美茹从原本的「嗯…喔…」呻吟声,突然大叫了起来说:「哎呀!人家不行了,整个小穴都被震麻掉了,人家高潮、高潮了,小穴不行了、不行了、喔…」说完身体一阵强力收缩,我感觉手指完全被屁屁给夹紧,表弟的鸡巴插在阴道里面,也被死死的夹住,也抽插不动,只剩下跳蛋还在持续刺激著阴核。
  等到将近一分钟之后,我们不知美茹已经达到几次高潮,只看见到美茹整个人一下都摊掉了,原本夹著表弟身体紧紧的大腿垮掉了,双手也摊在床上,整个人就像是摊掉的布娃娃躺在床上一样,甚至美茹的眼神都呈现散涣的样子。
  我这时,知道美茹已经陷入极度高潮之后的昏眩了,再刺激下去,可是会出人命的。于是赶紧把跳蛋从她阴核处拿开,手指也从她屁眼上抽离,并且阻挡表弟继续抽插小穴下去,并示意表弟先把鸡巴抽离开小穴。
  表弟一脸无奈的说:「表姐,人家的鸡巴,正要舒服哩,我才不要抽出来,我要继续干下去!」
  我这时附耳到表弟耳旁,红著脸轻轻说:「别担心,你还有表姐在,表姐今天又还没做过,你只要乖乖听表姐的话,表姐决不会让你今天白过的!」
  表弟一听我这么说,心中大喜,赶紧把鸡巴从美茹小穴中抽出来。这时,就看到美茹的小穴由于被表弟的硬鸡巴给扩充著,这时硬鸡巴突然抽出,小穴顿时出现一个黑黑的空洞。一时之间,小穴还收缩不回去。而小穴里面跟著阿嘉的鸡巴抽出,也带出了一滩的淫水出来,里面混合了黏黏的淫水还有女生泄阴精的欢水,都混成了一滩呈现乳白色的黏液。
  大概是美茹已经三个月不知肉味了,小穴空洞下,淫水泊泊的不断从小穴中流出,不但流到屁眼上,还流经屁眼继续流到我的床单之上。看来,我今天又必须要洗床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