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浴中心的搓澡工》

  小袁是洗浴中心的搓操工。这个洗浴中心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洗浴中心堂子较大,共有三层楼房,服务内容也比较齐全。除了有桑拿、浴足、保健、按摩外,还有茶坊、棋牌、美容、美发等,可以说休闲、娱乐中心有的内容那里有。
  有一段时间没去洗浴中心去了,刚开张那些日子,我是天天在那里。一是帮朋友对中心对新招的人员进行培训(我曾经在单位上做过员工的培训工作),二来也帮哥们介绍点业务,主要是介绍我的朋友、兄弟、同事及各个时期的同学到这里喝茶、浴足、打牌、休闲,其三是朋友忙不过来时帮安排一下接待人员。
  那天,我朋友打电话问我最近在做啥子,叫我去洗脚,好生放松一下。正好这几天我所在的装饰公司事情特别多,我也比较疲劳,正想要到他那里去,洗脚、按摩,放松一下。于是我打车便去了洗浴中心。在点浴足技师时,我朋友给我点了一个名他们他们那里最好的、最漂亮的女技师。虽然我是不喜欢女人的,本想找个男技师来洗的,由于我朋友不知道我是同志,我又不能提出太过分的要求,这事又不好明说。算了,只好先洗脚,有啥子想法,洗完脚后再说。
  给我洗脚的这个女技师原来我也认识,在她刚进洗浴中心时,还是我给她做的试工考试,也就是试洗一下脚,看其技术如何。应该说,她的技术也真不一般,给我洗脚也是尽心尽力,拿出了看家的本领,毕竟我是她们老板的哥们,她洗的应该说是非常认真。洗完脚后,照例要进行全身的按摩。由上至下,先是头部、胸部,之后是背部,最后是大腿、小腿,脚部。虽然有空调,但是在现在盛夏时期,等到她给我全套做完时,那女技师已是香汗淋淋了。
  洗脚完事之后,我坐在茶厅的沙发上一边品著峨眉毛峰,一边看著投影电视。这时,看见一名年轻帅哥从我面前走过。我的眼前一亮,朋友这我经常来,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帅哥呀。
  这时正好我朋友过来找我,问我今天感觉如何,我说还行吧。我顺手指了下刚才过去的那个男孩,问他刚才那位帅哥是谁,是客人吗?朋友给我说是他最近才招的桑拿部的搓澡工,据说搓澡的技术还算不错,看我这一问,他以为我是想要洗桑拿,于是他顺便问我要不要去蒸一下。我正想找个接触帅哥的想法,心想这可是个好机会,但又不好直说,「不好吧」,我还有点假打,毕竟才洗完脚。要知道我在这消费哥们是绝对不会收费的。
  「没得事,我去安排一下,你先泡澡,然后好好蒸一下,最后叫这小子给你好好搓搓背,正好也好帮我看一下他的搓澡技术如何。」于是朋友把帅哥叫到我面前,给他介绍说:「这是我兄弟,是我最铁的哥们,你要好好为他服务,要听我哥们的话,让哥们满意」说完,朋友叫他领我去桑拿室去,他个人便走开了。
  搓澡帅哥把我带到桑拿室,由于是夏天,这里面的人真的不多,在整个男宾部的大池里也只有两个人在泡澡。
  帅哥把我带到一个单间里,把水温调好,之后帮我把脱下的衣服放到柜子里,取出桑拿衣服让我换上。由于天气很热,我没有换,自己脱个精光。他也脱了衣服,身上只保留了一条小小的米黄色的内裤。
  我一边在水池里泡,一边看他在做准备工作,一边询问他的情况。这时我才知道帅哥姓袁,今年23岁,成都附近一个小县城人,才到洗浴中心工作。以前在另一个洗浴中心工作,跟一个江苏的师傅学的搓操技术,差不多做这行近两年了。
  我问他的收入情况,他说这一行这几年竟争也比较激烈,现在哪一行都不好做。在原来那个洗浴中心做时,最好时每月能拿1200元左右,到他走时每月只能拿到7、800元,因为一次意外事故,被老板扣了500元钱,所以一气之下就离开了,这才到我朋友这里来的。
  「啥子事故?」,我有些好奇的问他。
  「其实也没得啥子,」他说,「就是有次给一位客人搓澡时,不小心把客人身上发的仔仔(豆豆)给搓破了,出了点血,客人可能有点痛,大呼小叫地,可能吓跑了边上的几个客人,老板把我臭骂一通,还叫我赔钱。我觉得自己不是故意的,很冤枉,和老板吵了一架,就走了。走时狗日老板在给我结帐时还硬扣了我500元钱,说是赔给客人的。」小袁恨恨地说。
  说真的我也觉得这不是一件大事,也犯不著这样,那个老板也太黑了。出来打工很不容易,何况又不是故意的,犯不著这样。我也为小袁不平。
  我又问他现在在我朋友这儿做工资怎样?他说才来九天时间,现在还是试用期,每月管吃住,工资暂定300元底薪,每做一个提成,到今天还没得一个月,还不晓得最后能拿多少。「是吗?」我说,「哪你每天能做几个呢?」小袁不好意思地说,「现在是热天,客人少得很,你看嘛,今天才三个人,生意秋得很,估计到秋天以后要好点。」我想也是,谁没事大热天跑来洗桑拿呀。泡个澡,解个乏还凑合。
  泡完了澡,小袁问要要不要蒸一下,我说蒸就免了,你给我搓一下背就要得了。「要得」。
  小袁拿上搓澡专用毛巾,叫我睡到特制的搓澡床上,他认真地给我搓了起来。
  他是由正面从上往下搓,先是面部、颈部,然后是胸,腹、腿、脚等。
  小袁一边搓著,一边回答我提的问题。
  「在农村,你娃这年龄已经结婚了,你结婆娘了没得?」「没有,现在没得钱不好办,我想等多挣些钱,以后再说。」「是不是哟?」「真的,不哄你,我家里还有个妹妹,在读书,我还要供她。「你老汉没得钱嗦?」「他没得手艺,只在老家种田,还要喝酒,挣的钱个人用都不够。」
  当他搓到我的小弟弟处时,我已有了感觉,阴茎呈半勃起状态。在搓腹股沟时,他用手把我的小弟弟搬著,好彻底地给我搓。这个部位他搓的很仔细,搓的时间相对要长一点,这时我的弟弟在他的手中握著,已硬得不行,我感觉马眼处已经出水了。小袁好像习惯了,根本无所谓。照样搓他的。而我就不行了,硬得难受。好想要……真想立马与他做一次,以解我的欲火。
  但是不知道他是如何对待这种事情的,也不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于是我对他说,「你娃手轻点捉我的鸡儿,老子都硬了。」小袁笑笑,没有回答,但是握我鸡儿的手明显轻了,仍然继续为我搓澡。
  我又问他:「你们做这个行道,有没有遇到有客人提出特殊要求的呢?」「啥子要求?」不知道小袁是不懂还是故意反问我。
  「就是帮客人打手虫(手淫)。」
  「咋个没得,还是在上个洗浴中心打工时,有一次一个27、8岁的伙子,喝酒可能喝多了,搓澡时叫我给他打手虫,当时还是在大堂,人也多。我说不得行,别人看到不好,再说老板不允许,看到起要挨骂的,还的扣钱,要不得。那小伙子紧到叫我给他打,看到我实在不行了,他可能硬得难受,于是个人弄了几下,就射了。好搞笑。」
  「是不是哟?」
  「真的。」
  「那你从来没有帮别人弄出来过?」他停顿了一下,有点奇怪地看著我,可能是想我咋个会问这个问题,不过他最终还是回答我了,只是声音变得小了,小袁说「有过一次,我还在原来那个洗浴中心的时候,原来那个中心老板的一个朋友,好像还是一个当官的来洗桑拿,那个客人看过我们的照片后点名要我给他搓背。老板叫我给客人整巴适,全部要求都要满足。我当时不知道啥子要求,我想不过就是搓下子背嘛,就答应了。也是在搓到他的鸡儿处时,他的鸡儿很硬,搓到那个位置时,他说舒服,叫我多搓一下,我就多搓了几下,他叫我使劲给他搓鸡巴,我有点犹豫,他说小哥,帮帮忙,我好硬哟,硬起难受。我想到老板的交待,又不能得罪他,于是就帮他搓了,大概有七、八分钟时,他说小哥,你用嘴巴帮我吹。我当时真搞不懂啥子意思,就对他说吹气呀,他说不是,要我用嘴巴帮他含到起。我一听就急了,我说要不得,这事绝对不得行,我没做过。他说,没得事,帮帮忙,给你100元钱,你帮我吹一下嘛。我当时真的晕了,想不到有这种事,我当时真的不想做了,但又想到老板的交待,我刚到那家洗浴中心的时间又不长,又想到客人还要给100元钱,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那个人连哄带诓,最后我也不晓得咋个就答应了。反正有100元钱,你晓得我们那时一个月只有不到700元的收入,拿到1200元是后来的事了。还有客人又是老板的朋友,老板在他面前也是低三下四的,我也不敢得罪。于是我就用嘴巴给轻轻地给他含到起,他用手搬著我的头,教我一上一下地弄,整得我颈子都酸了,他的手还伸到我的内裤里,不停地摸我的鸡儿,整得我也是很硬,他还把我的内裤垮了一半,好在一会儿,他就射了。射的时候我有点感觉到了,但等我把嘴巴离开时,他已经射了,整得我一嘴都是,身上也有。他说好舒服,小哥,你要不要来一下,他来帮我吹。」
  「他这样说吗?」我不信。
  「真的,他真是这样说的。以前我们都是个人自己用手弄,感觉射的时候还是比较爽。他这样问我,我说要不得,我没得钱,他说笑话,咋会要你的钱嘛。说实话当时我的鸡儿也是硬得很,也很想射。他没等我回答,一只手抓起我的鸡儿,另一只手把我推到睡到床上,然后就一口把我的鸡儿含到起。」
  小袁说完,笑一笑,接著说:「说真的那个感觉不摆了,真的爽,我当时可能有点激动,加上第一次这样,很快就射了,全部射到他的嘴巴里面,他还不放我,一直含到起,直到我的鸡儿软了,他才松了口。」
  我觉得小袁谈到这种事情时话很多,人也属于那种比较健谈的,也可能是对我有好感吧,我是这样想。
  我又问他「那人最后给你钱了吗?」
  「给了,还说今天真是爽,我要叫你们老板给你加薪,以后我还要来找你哟。」
  「那他以后又来了没有?」
  「那次过后再也没有了,听老板说是他出车祸了,结果咋个就不晓得了。总之以后他没来了。」
  看得出,小袁两眼发亮,面颊很红,还沈浸在当时的回忆之中。
  这时我的身体也搓得差不多了。我侧身时看见他的下面不知不觉地有点变化了,内裤里面的弟弟把小袁的内裤顶得像一个帐蓬。
  我情不自禁地用手摸了小袁的弟弟,他好像没有反对,于是我试著问他,「你现在想不呢?」
  他的脸一下红了,「咋个不想呢。昨天晚上个人还打了手虫了的。」
  有了这句话,我知道今天应该有戏了。于是我说:「这样子,兄弟,我也是好久没有出来过了,老子也好想,反正这会儿没得外人,要不我先帮你弄出来,然后你再帮我弄,要得不?」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我在说这话时,握住他鸡儿的手又加快了动作的速度。整得他的内裤前面浸湿了一片。
  「要不得哟?」他好像不相信我说的话。
  「要得,人家要得,我们也要得。」
  我在帮小袁把内裤脱下时,他没有再拒绝。我叫他睡到床上,抓起了他那早已硬的弟弟,仔细看了起来。
  小袁的弟弟大概有15公分左右,发育的很好,没有包皮,龟头饱满,很亮,马眼处已经有不少水了,我把他那硬棒塞进了我的嘴里,贪婪地吸起来。
  小袁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眯著眼,腿伸得很直,并不停地抖动,表情很舒服。
  他一边接受我的服务,一只手摸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却摸著我的弟弟,大概过了十分钟,他射了,青春的身体包含著青春的气息和液体进入了我的口中。我全部予以接受了。
  小袁的精液味道感觉非常好,没有一丝尿骚味,非常可口。
  「你吃了呀?」小袁非常吃惊。
  「很好吃呀,」我说。
  「是不是哟?」他表示怀疑。
  「真的,你不晓得,这是男人的精华,非常有营养的。你没听说过嗦,一滴精十滴血的嘛。」
  我告诉他。「该你了。」
  他叫我睡到床上。他像我一样用嘴含住我16公分的鸡巴,不停地上下弄著。
  「慢点,」我不想很快出来。他很听话,于是便放慢了速度。真的很爽,虽然他的口交技术不咋个,但是我已经是很满足了。
  我的手一刻也没停,抚摸著他已软了的鸡巴。真是年轻人,弄得他很快又硬了。
  我感到一阵眩晕,我知道高潮到了,我一股股的精华进入了他的嘴中,他全部地吸收到他的胃里。
  「怎么样?味道感觉好不好?」我问他。
  他说,不好呀,咋是这种味道,怪怪的。
  我对他说,「习惯就好了,你上次不是吃过的呀?」他说:「我上次没有咽呀。」
  我看著他那又硬的鸡巴,说:还要不要再来一次?小袁说,不了,等会还有客人。我说:要得,以后想我就给我打电话。
  穿衣时我递给小袁一张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有事说一声,想我时给我打电话啊。」「我会在我朋友那里给你说好话的。」
  「要得。」小袁把我的衣服递给我,并帮我穿好。
  「你有手机吗?」我问他。「有,但是上面话费只有几元钱了。」小袁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
  出门时,我亲了小袁一下,这时我才想起,整个过程中我们还没有接过吻。
  小袁并不接招,说:「哥哥,你好坏,尽教我这些,我晓得你是喜欢男人家的,叫啥子同性恋哟,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给别人说的。」
  听著小袁幼稚的话,我笑了笑,然后摸出100元钱,给小袁,小袁整死不要。我说这是给你充电话的费用,方便找你时,小袁才接了。对我说:谢谢哥哥,再见。我想你时会打电话找你的。
  我在走廊上对小袁说,「我们还会见面的,再见。」我到朋友那里告辞后,离开了洗浴中心。
  之后,我又与小袁联系过好几次,每次都有不同的感觉。
  现在的年轻人换工作就像是在家换衣服一样平常。就像小袁一样,如果那天老板激怒了你,我想你也会像小袁一样,跳槽。我就是这样。像我们装饰行业,换公司就像是在一层楼的走道上,不过是从这间房子到那间房子而已。
  由于装饰行业的竟争非常激烈,使得我现在的公司接的单越来越少,走的人也越来越多。
  看样子,这里是待不下去了,于是,在一个周一的早上,我向老板交了辞职报告。
  尽管老板再三挽留,但看到我的去意已定,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老板在我的辞职书上签下他那龙飞凤舞的名字时,我感到我又一次解脱了。结完帐,我拿著刚才领的工资,高兴地来到我早已落实好的另一家装饰公司。
  这家公司的老总是我以前有过接触的,对我从事的装饰设计工作也非常欣赏。新公司的老总对我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很快把我的办公室安排好了。
  我对新的环境非常满意。由于大家彼此间都了解,所以老总给我说,试用期就免了,薪资每月暂定三千元,之后每次项目结束后都按比例提成。对此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新老总说,今天你先休息一下,明天正式上班。
  我告辞了老总,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忽然,我有一种想见小袁的念头。
  是呀,自从上次去洗浴中心后,我还一直没见过小袁呢,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于是,我给小袁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听见小袁年轻的声音,他说,是你呀哥哥,你在哪里?我告诉他我刚从新公司出来。我换了个公司。小袁对我新公司一事表示祝贺,同时他极力邀请我到洗浴中心去找他。我说:小袁是不是想哥哥了?小袁不好意思地说:有点。我说:那你今天什么时间下班,今天我请你到我家来做客,要得不?小袁说要得,反正这几天天热,中心没得几个人,我中午过来。我们12点统一吃饭,休息,中午人最少,到时我给老板请一个小时的假,就要得了。大概1点钟左右到你那里。我给他说了个地名,他说那地方他去过,只是不知道那栋楼?那间屋?我说到了你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中午1点5分的样子,小袁的电话终于来了,告诉了我他的位置后,我下去把他接了上来。我所谓的家其实是我租的一室一厅的房子。有大概50平方米,不过家还像个家,什么都有。
  厨房、卫生间、客厅、卧室。在客厅里摆放著东芝29英吋的彩电,一套三人布艺沙发,一个茶几,两把折叠椅子,在卧室里放著上张双人大床,一个简易衣柜,我平时上网用的电脑放在窗户的下面,边上是一个大书柜。这就是我的全部家当。当然这个家被我收拾得还算整洁。
  带小袁参观了我的房子后,我给他倒了杯水,他接过来说,今天有点堵车,不然1点钟我准能及时到的。我说:没关系,只晚了5分钟。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我才发现,小袁的头上全是汗。衬衣都湿了,我叫小袁脱了衣服去到卫生间去冲个澡。他说:要得我全身都是汗,粘洼洼的。
  我到卫生间去将热水器打开,把水温调到温热,小袁已脱光了衣服,只剩下一条红色的小内裤。我看见他的内裤的边缘都有汗渍,我说,你把内裤脱在外面,卫生间小得很,不要打湿了。小袁很听话地脱下的内裤,问我把内裤放在什么地方,我说给我,我给你放。他把内裤递给我,转身进入卫生间内。
  看著小袁进去了,我拿起小袁的内裤看了起来,在前面部位有一片浅浅的、白色的东西,我闻了一下,有一股精液和尿骚味,我用舌尖舔了一下。
  这时小袁在里面叫我,哥哥,我用啥子洗头?我连忙把他的内裤放在椅子上,把衣服也脱光,进入卫生间。用这个,我指著洗发水,告诉他。「你也进来洗呀,这里面好小哟,转不开。」小袁看我进去,对我说。
  「没事,我们一起洗,」我把沐浴露倒在沐浴花上,轻轻地柔了几下,沐浴花上立刻产生了许多的泡泡,我抓了一把泡泡,抹在了小袁的身上。「好香哟,」小袁说,「你家里的沐浴露比我们那里的好多了,我们那里的泡泡都没得。」
  我告诉他是这是在专卖店买的,他也抓了一把抹在我的身上。
  我帮著他把他的全身上下抹的全是泡泡,趁机在小袁的弟弟上多抹了几下,小袁的弟弟立刻硬了起来。
  他把身体侧了一下,回避著我的手。
  我说,你帮我也抹点泡泡三。
  于是小袁接过沐浴花,在我的身上抹了起来。我指著自己的弟弟,说,这你多抹一下。小袁说,「哥,你好坏。」我说:「你不晓得,男人这里是要洗干净才要得,不然里面要产生细菌的,要生病的。我也帮你多洗一下。」
  我抓起小袁的弟弟认真地给他洗了起来。
  终于洗完了澡,我们一同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小袁从椅子上拿起他的内裤正要穿,我说「穿上做啥子?那么热,一会又要打湿了,走的时候再穿。」我看小袁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便说,「没得事的,我热天家都是这样,个人在屋头从来不穿衣服,打光胴胴,再说这又没得女人,你怕个逑。」听我这一说,小袁也就不好再坚持了。
  我递给小袁一瓶矿泉水,问他,「平时你们休息时咋个耍的呢?」小袁说:「大家没得事在宿舍里面摆玄龙门阵,然后就是睡觉,没球得事情。」
  我问小袁:「你看过歪碟子没有?」
  小袁回答说:「以前在我们师兄家里看过,全是日X的,有点安逸哟,不过现在都有好长时间了没看了。你这有嗦?」
  我说「有哇,你要看啥子?」
  说著我拿起CD包,并故意把一张G片放在了最上面,递给他说,「喜欢看的你个人选一下,随便看。」
  小袁看都没看说「无所谓,随便哪张都要得。」说完拿起面上的一张递给我,「就先放这张。」
  我把碟片放进影碟机内,电视上出现了一对泰国小帅哥在做爱的场面。
  「啥子哟,」小袁对我说,「咋是这个呢?是男人的嘛?」
  我说,一样的,都是歪碟子,并告诉他这种碟子外面还不好找。
  这时画面上正好出现的是泰国小帅哥互相口交的场面,小袁看著电视,也没再要求我换碟子了。
  电视画面,无疑对小袁来说是个激大的刺激,小袁的那里,早已不听指挥了,在他的两腿中间,高高地昂著头,耸立著。
  我坐在小袁的身边,一手揽著他的腰,另一只手正好抓住小袁的鸡巴,上下地撸动,这时的小袁已绝对没有反抗的意思,反之好像还很舒服一样,两眼直直地看著电视屏幕。
  我弯下身体,向上次在洗兴中心一样,用嘴含著他的龟头,他身体一抖,哼了一声。我知道,这时的他是非常爽的。
  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前倾,并把两腿伸的很直,尽量把他的分身挺出来,这样,好方便我用嘴巴含住。
  我用我高超的口交技术,为小袁服务著。
  很快,我觉得小袁要射了,我感到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我不想让他很快地射,于是,我对他说:「小袁,你真的没和女人做过嗦?」
  「没有,」小袁说:「真的没有,我们洗浴中心有很多小姐,是卖的,我们师兄他们去耍过,但我没去,一来我听说有病,再说我也没得钱。」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我指著电视上正在肛交的泰国小帅哥说,「和女人做就像这个样子,要不我们也来试一下。」小袁这时可能也被性欲整麻了,说,「得行不?」我说:「得行,行不行我们告一下嘛。」我把小袁带到卧室里,拿出放在床头柜上的KY膏,在我的肛门处抹了一些,又抓起小袁的弟弟,在上面抹了一些。
  小袁问我:「这是啥子东西?」我说「是润滑剂,用这个好弄进去些。」
  我睡在床上,把两脚张开,叫小袁学著电视里面的样子做。
  小袁很聪明,活学活用,照著电视里的动作,把我的双腿放在他的肩上,用手握住自己的弟弟,慢慢地在我的菊花附近摩擦,然后一点点地进入我的菊花。
  小袁的弟弟不算长,我说过有15公分左右,但是较粗,我的虽然比他长,但是没得他的粗,他的比我的要粗一圈。
  小袁的弟弟很硬,所以进入也比较顺利。
  我感到他进入后有一些胀痛,不由地哼了一声,「哥哥,把你弄痛了哇?」小袁小心地问,「没得事,你慢一点就是了。」我让他放心地弄。
  他的鸡巴在我的后庭里快乐地出入著,动作也越来越大,整得我的前列腺液不断地流出,我的弟弟也硬得难受。
  大概过了有近二十分钟,小袁的呼吸急促起来,我知道,他的高潮到了,我告诉他,不要扯出来,射在里面。他好像没听见一样,动作更快了,忽然,他叫了一声,然后我就觉得我的后面有一股股的热热的、浓浓的液体进入到我的体内。
  他一共射了近十下,才停住。射完之后,他并没有扯出来,还是在我菊花里面。他趴到我身上,对我说:「哥哥,我好舒服哟,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真的,以前想婆娘(女人)的时候都是个人用手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子舒服,爽得很。」停了一下,他又问我,「哥哥,是不是跟婆娘(女人)做也是这个样子舒服?」
  「咋个说喃?可能差不多吧。」我敷衍他,我也不知道和女人做的感觉,我没和女人做过,从心里面也从来没有想过。但在小袁面前,多少还是有点自尊心。
  我怕他又其它什么问题,于是把话题转移了,对他说:「你安逸了,该我了三。」
  小袁看著我说:「你也要日我勾子呀?」
  我笑了:「要不得嗦?」小袁说:「要不得,我怕痛,这样子,我给你吹嘛?好不好?」我其实不想难为小袁,于是装出委屈的样子说:「要得嘛,你要把我弄巴适哟。你爽了,我还没爽得嘛。」
  小袁听说我不弄他勾子了,马上用嘴巴含住我的弟弟,生怕我变卦一样。这时我已微软的兄弟在他的红红的嘴唇里慢慢地复苏了。
  小袁的口交技术应该说很差,但他尽量学著我做的动作,用他的舌尖在我的龟头、系带、阴茎和睾丸周围游动,他嘴里的热气刺激著我,他的口水滋润著我,他的动作起伏带动著我,我感觉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非常爽,毕竟一个处男在我这里,我们互相把身体交给了双方,我也第一个享用了他。虽然我还没有进入他的后庭,但是我想,这也许不会有太长的时间吧。
  我在幸福的感觉中达到高潮,我把我的精华毫无保留地全部射入了他的嘴中。
  小袁这次也全部咽了下去。
  我问他:「这次味道如何?」
  小袁说:「这次味道要好些,不那么怪了。」
  我说「是不是嘛,只要你习惯了就对了。」
  完事之后,我们又去简单冲了个澡,把身上的残留物洗干净。小袁看了下时间对我说:「哥哥,马上到点了,我只请了一个小时的假,我要回去了。」
  我把小袁的衣服递给他穿上,逗他说:「今天你爽巴适了没有?下次该我爽了哈?」小袁红著脸对我说:今天真的巴适。
  在出门的时候,他又对我说:「哥哥,我们这是不是算同性恋?」我说:「应该不算吧,这种事在男人中应该是很多的,其实你想这就和你自己用手弄一样,最终目的就是射精,只不过以前是你个人,现在是我们两人,还有这种事只要不上瘾,应该不算是。和男人做跟和女人做最大的好处就是,男人不会出事,而跟女人做,万一把肚子搞大了,你娃还麻烦。对我们来说,只要爽就行了。男人嘛,一射完,也就没得事了。你说是不是喃?」
  小袁看著我,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好,哥哥我走了,再见。」我说「你慢去,路上小心点。回头哥哥再给你打电话。」随著小袁「要得」的答复,人已经走出的大门。
  小袁满意地走了。
  几天后,我又见著他了……….
  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KY膏,在我的弟弟上抹了一些,又在他的菊花上抹了一些,我亲丰他鼓鼓的乳头,对他说,「我想进去。」
  小袁是聪明人,他晓得迟早要过这一关,于是他说:「哥哥,你慢点子。」
  我说:「我会小心的,你要是痛就说一声。」小袁点点头。
  我们就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进行了一个男人与另一个男人的战争。一场肉搏之战。
  我的弟弟,昂首进入了小袁的体内。
  在我们整个做爱过程中,小袁强忍著痛,一声不吭,直到我射完了最后一发子弹。
  当我软软地叭在小袁的身上时,我在他的耳边说了声:谢谢。
  小袁向我点了下头。
  今天我感觉我射的特别多,当我抽出我的弟弟时,发现我的精液已经顺著小袁的菊花朝下流了,沙发上也污染了。我连忙取出纸巾擦,并且把小袁的后庭、菊花也擦干净了。
  这时小袁的弟弟还没软,还像刚才那样耸立著。我想现在该我表演了。于是,我用尽了全部的口交技巧,帮他套弄,我要让我的所有的行为对小袁进行回报。
  我要让他满意,让他高兴,让他舒服,让他巴适。
  尽管小袁昨天个人打了手枪,但对于一个青春年少的小伙子来说,打一枪又算得了什么呢?小袁在我的精心服务下,很快达到了高潮。他的每一发子弹都准确地射入了我的口中。我也毫不犹豫地全部接纳。把他贡献给我的精华全部吸收。
  做完后,我们谁都不想动,就这样两个人拥抱著,躺在沙发上。
  我对小袁说:「小袁,不晓得咋个了,我有点喜欢你了。」
  小袁说:「是三,我也是,我也有点喜欢哥哥了。」
  我说:「要是我们天天在一起,该有多好呀。「小袁说:「不可能的三,哥哥,二天你不结婚嗦?」
  我说:「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一天也不结婚,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可是我要结婚的呀,我们农村头像我这么大的早就当老汉了。」小袁著急起来,「我屋头都给我说了一个女子,是外县的,可能明年春天就要上来,上来就是定亲。」
  小袁怕我不明白上来的意思,特意给我解释。
  我这时才知道,小袁的家人早已给他定了亲了。明年他就要结婚了。
  小袁要离开我了。
  一种伤感涌上我的心头。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小袁发现了我的变化,有点害怕,连忙对我说:「哥哥呀,没得事,反正还早,就算结婚以后,有时间我还要来看你三。这段时间我有空就来找你耍,要得不。」
  我知道小袁是在安慰我,我也知道,对于一个GAY来说,离别、分手是很正常的事情。圈内的朋友,哪一个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任其自然,这才是对于一个G来说,是自我解脱的最大安慰。
  小袁在离开我的时候,我拿出1000元钱给他,对他说:「你不用到处借钱了,这是哥哥的一点心意,以后你妹儿也就是我妹儿,我们两兄弟不要见外。这钱算是我对妹儿考上大学的一点心意吧,你一定要收下。记到起,这不是给你的,是给我们妹儿的。我把我们说得很重。
  小袁的眼泪再一次涌出,对我说:啷个要得哟。
  我连忙说:我们是一家人了,以后不管是遇到啥子事,只要哥哥帮得上忙的,你尽管开口。你结婚以后,哥哥这儿就是你的另外一个家,哥哥希望你有时间来坐一下,哥哥就满足了。
  小袁说话有些哽咽了,「哥哥,…你永远是我的好…..哥哥。我真的….没有什么语言了。」
  「好了,没说那些伤心话了,能够和你在一起一天我都知足了。」
  「你把钱和衣服拿到起,赶快回去休息一下,晚上还要上班的嘛。你个人的身体还是要注意才要得。」我怕他又生出什么伤心事来。连忙叫他离开了。
  小袁走了,这一次走不知何时才能见面,我不知道。
  我那起小袁留在我这里的那条内裤,那一条淡兰色的,有些旧的内裤,我亲吻著。
  每天睡觉,我都把他放在我的枕边,闻著内裤上小袁的体味,好像小袁还我身边一样。
  我就这样,拥著小袁有进入梦乡。
  我和小袁的故事登出后,没想到引起了许多朋友的回复,对我的支持和鼓励和祝福,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和小袁现在是好兄弟,他最近带他女朋友专门到我家拜访,一是对我表示感谢,感谢我对他在成都时的照顾,二是带女朋友来与我见面,让我们认识一下。我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对小袁还是表示了祝福,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好好过日子。三是来向我告别,小袁告诉我,现在洗浴中心工作收入太少,他准备和女朋友一起到南方发展,目的是想多挣点钱,除了给他妹妹交学费之外,还有他们打算明年春节结婚,挣点结婚的费用。他说他结婚时一定要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我答应了他的邀请,并告诉他出门在外要多留个心眼,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复杂,遇事要三思而后行,好好照顾女朋友,还有挣的钱最好不要放在身边,要么存到银行,要么寄回家来。我对他说,你没有其它技术,可能刚去时要遇到很多困难,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马上回来,在成都我还可以给你想点办法,找个工作应该没问题。我原本想把他介绍到我公司做业务员的,他这一说,我也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我想趁年轻,到外面去闯一下也有好处,多积累点社会经验,对小袁以后的发展也有帮助。
  小袁走了,带著满腔的希望,带著对我的感激,带著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也带著他未过门的婆娘,走了。
  今天,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又一次想起了小袁,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想起了他那纯朴的笑容,想起了他充盈著泪水的目光,想起了他红滑的嘴唇,想起了他那坚挺的硬....,我流下了眼泪。
  这篇文章是我用了三个晚上完成的,写完后我还没有全部连起来认真地看一下。今天,当我在写这篇后续时,我全部连起来看了一遍,我吓了一跳,不知不觉怎么会写了有这么长,这么长文章会有朋友看吗?我有些后悔,我觉得在写时应该做些删除,也许是我当时考虑不周,在此也请朋友们多多谅解。下次写时一定注意。
  但在看的同时,我自己也被自己的文章感动了,因为这是我的现实生活中发生的真实故事,这个故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我又一次拿出小袁留下的内裤,亲闻著,亲吻著......现在,在那上面,不仅留下了小袁昨天干涸的尿斑、精斑,也留下了今天我滚烫的泪水和我的唇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