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送的礼物》

  男的搞同性恋叫做Gay女的搞同性恋叫做T我叫伟钟,家里除了爸妈,还有个妹妹,妹妹叫小萍,是个很可爱的小女生,个性内向害羞,我这个做哥哥的有点担心她的交友,不知道她在学校交不交得到朋友,于是我有一次去她房间跟她聊了一下。
  我:「什么…你交男朋友了?对方是谁?长相呢?人品呢?」
  小萍:「对啊!他是个温柔的人喔!虽然有点好胜,但对我很好内!」
  我:「有没有照片啊?给我看一下」
  小萍从抽屉偷偷的拿出一张照片。
  我一看那张照片是小萍跟一个女生合照,我心里产生了不安感。
  我指著相片说:「他是你男朋友?」
  小萍高兴的点点头:「嗯!对啊!」
  我:「她是女生吧?」
  小萍:「对啊!有何不妥?」
  我:「没!」
  想不到自己的妹妹居然是个同性恋而已。
  我:「你们认识多久了?」
  小萍:「一年多了,再过几个月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我:「婀~女生都爱搞这一套的」
  我又陆陆续续看了几张照片,对方这女生虽然想表现得很阳刚,但怎么看都是一个女生,皮肤很白,五官清秀,而且胸部还很大,绝对比小萍的大,依我的预估小萍大约是B,这女的应该有DCUP,真不公平,长得比较可爱的女生居然胸部比较小,这种男人婆反而有这样的身材,我:「她叫什么名字?」
  小萍兴奋的说:「她叫虫虫,这是我帮她取的喔!很可爱吧!」
  接著看到后来的照片,就有穿的很性感的照片,而且还有摆出很撩人的资是,好像是在玩国王游戏,妹妹脸红的把照片收回去。
  我心想:「现在年纪这么小就流行这个了喔!真敢玩!」
  我:「…………我先回房了」
  小萍:「哥!不要告诉爸妈。」
  我眨眼:「好!这是我们的秘密。」
  事后,我也慢慢忘记这件事了,只要小萍不后悔就好,我也不再管她了。
  一直到放暑假的时候,这时候他们已经考完基测了,闲闲没事干,小萍整天都跟她的阿那答虫虫溺在一起。
  有一次小萍晚上来敲我的房门,看她一脸严肃,说想跟我商量事情。
  我们两人坐在床边,好久没这样互相聊天了。
  想当年稚嫩的妹妹,现在也变得如此成熟了。
  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都很有女人味。
  她不再是我专属的妹妹了,坐旁边我闻到一股淡淡的体香味,这就是所谓的女人味吧!
  看著小萍胸前的衣服微微隆起,已经到了青春期了吧!
  还有那雪白无瑕的大腿,妹妹突然拉住我的手臂,妹妹噘著嘴:「哥!你有没有在听啊?」
  我回过神来:「有啊!我答应就是了啦!」
  妹妹高兴的抱著我,让我有些勃起,她刚刚好像是要我在她跟她男友的结婚纪念日陪她们玩一个游戏,说非我不可,管它!反正没事就陪陪妹妹搂!
  到了那天,不知道妹妹是否有调查过,今天爸妈刚好要出门,要到很晚才会回来,所以她很大胆的把虫虫带来家里。
  虫虫一见到我就很有礼貌的打招呼。
  我心想:「什么嘛!讲话声音也像女生啊!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成男生。」
  看著她的T恤,还真是澎湃。
  妹妹高兴的拉著我的手说:「我们快来玩吧!」
  妹妹要我躺在爸妈房间的大双人弹簧床上,然后拿手巾把我眼睛蒙上,双手用绳子绑在床头的床角上。
  我有些紧张,因为根本不知道她们要玩什么,看起来很像虐待的游戏,我紧张的问:「妹!这是要干嘛?」
  妹妹高兴的说:「怕你太冲动啊!」说完就拿著胶带把我的嘴巴封起来。
  接著我的牛仔裤被扒下来,双脚也被绑在脚边的床角上,我被分成一个大字,什么也看不到……
  一会儿都没声音,然后听到他们俩人的嬉闹声,我充满了不安感。
  只听到妹妹说:「老公!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耶!我为你准备了这个。」
  虫虫:「谢谢!我好爱你喔!老婆!」
  事后就没讲话,可能是在接吻吧!
  后来又听到一些亲吻的声音,应该不指亲嘴吧==我感觉到我的内裤被翻开了,超尴尬的。
  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一个是她同学,在她们两人面前露出我最私密的地方,我感觉到有一只鲜嫩的手在抚摸我的鸡鸡,不知道是妹妹还是虫虫,一下子我就勃起了。
  虽然没看到那样的景象,但是我可以想像那种尴尬的场面。
  我在她们两人面前起了生理反应。
  突然我觉得我的鸡巴被套了套子,就是保险套,我心想:「不会吧!」
  两个女人搞同性恋,唯一缺少的就是女生所没有的性器官,在怎样的情趣用品,跟真的来比还是有差别的,我要被她们宰割了…
  此时我反而兴奋起来,妹妹:「来吧!老公!送给你!」
  虫虫:「真的可以吗?」
  妹妹高兴的说:「当然可以」
  我心中呐喊:「我还没准备好啊!」
  但又想到可以免费干到虫虫耶!
  看她也长得蛮可爱的,想到我的鸡巴就越来越硬,一只小手抓住我的鸡巴。
  我的鸡巴穿越了层层胞肉,最后整根鸡巴被肉整个裹住,湿热的嫩肉,让我想射精。
  虫虫的阴道好紧,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嘴巴被封住也不能问。
  只听到她呻吟的叫声,好柔的声音,这就是青春期的女生吗?
  听起来好舒服,虫虫坐上在面,好一会儿都没动作,可能是在跟小萍爱抚。
  终于动了,虫虫开始做一些比较大起伏的动作,例如把阴道拔出我的鸡巴,又狠狠的坐下去。
  坐下去那瞬间我真想射精。
  虫虫可爱的叫声让我鸡巴每次都顶到她最深处。
  虫虫肆无忌惮的淫叫:「哦……啊…亨……啊……哼啊……哦……啊……哦……哎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哎哟……啊……啊……啊……啊……」
  叫的我都快射精了,看谁先高潮。
  小萍也用那种声音叫道:「恩……恩………我爱你老公,舒服吗…」
  我心想真好笑,骑她得是我耶!怎么说的好像是妹妹的功劳。
  我被两个女人的淫浪声激得欲火高涨。
  虫虫不顾一切的在我的身上套动著,一起一落,一上一下,下下著肉,直抵花心,真想看看她发浪的样子,我感觉到她的阴道急速收缩,我的鸡巴被夹的很紧,我也差不多快来了,我不再当死鱼,我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穴内跳动著。
  虫虫:「唔……唔……唔……唔……」
  一股热液,直冲向我,而且,阴壁还不停的抖颤、收缩,紧紧吸吮著我的阳具。
  我快高潮了,却没地方抓,只好握紧拳头,双脚双手不停的挣扎,腰不停的往上顶,最后精关一开,哗……射了一堆精液,差点冲破保险套。
  因为做完爱,觉得很累,我就这样插著虫虫的肉穴睡著了…
  睡著睡著,我感觉到又有人再碰我的鸡巴了。
  她不断的套弄我的鸡巴,可以感觉出来是女生的手,因为很纤细。
  我的鸡巴很快就又竖起来了。
  我突然感觉到我的鸡巴被一股湿热的肉壶包住,是谁?
  四周都没声音。
  不过这女的一定还是个处女,因为她阴道紧到我都快喊救命了,整根鸡巴被吞没后,那种快感真想抓东西。
  这时候我发现我的手可以睁开绳子了耶!
  一定是因为刚刚太激烈的拉扯。
  我偷偷的把我眼睛上的手巾拿掉,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我身上,背对著我。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妹妹小萍。
  我差点叫出来,好险胶带还没撕开。
  我悄悄的撕开胶带,实在很难相信眼前的一切。
  小萍坐下去后并没有在动作,可能是怕我醒来吧!
  她还不知道我已经挣脱绳子了。
  我坐起身子来,在她身后轻声叫:「小萍?」
  她吓到站起来摔到床下去。
  我:「妹!你没事吧?」
  我把我脚上的绳子也解开。
  她起身慌张的说:「对不起!因为看到虫虫坐在上面好像很舒服,所以我也想…」
  我突然有个鬼主意,我严肃道:「你知不知道这是乱伦,要是被爸妈知道后,我们就惨了,甚至连兄妹都做不成了。」
  小萍哭泣道:「对不起..」
  看著小萍的胸部,因为哭泣而在颤抖,那双美乳尤其是那粉红色的乳头。
  看得我又勃起了,好像她没发现到。
  我拍著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不哭!不哭!好险现在没人发现,只要我们不说就没人知道了。」
  小萍似乎得到了一点安慰,稍微止住哭泣,抽泣道:「真的吗?你要答应我不能说喔」
  我微笑的跟她说:「放心好了!哥哥答应你,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是喔」
  小萍看著我问:「什么事?」
  我:「你要再约一次虫虫来我们家,做同样的事」
  小萍看著我满头问号,我:「不过这次,你不能把我绑住。」
  小萍:「为什么??」看来妹还是对男生的性爱一知半解。
  我:「因为没有绑住的我,才能让虫虫更兴奋更快乐更容易达到高潮啊!」
  小萍:「真的吗?」
  我笑笑的说:「当然是真的啊!相信我准没错,我一定让她连续高潮,你也希望她更快乐吧!」
  小萍担心:「当然希望..可是我怕她不答应耶!」
  我淫笑:「那我们就这样做……」
  一直等到了爸妈又再度出门的时候,小萍带了虫虫回来,虫虫看到我有点尴尬的:「伟钟哥!」
  因为上次的关系吧!我们到了爸妈的房间里。
  这次我脱掉了上衣,小萍帮我把眼睛跟口都像上次一样遮住,但是手她并没有绑死,脚也是。
  我慢慢的等待,听到了一些亲吻声。
  妹妹跟虫虫互相爱抚,一直到她们其中之一爱抚我的鸡巴,让我的鸡巴勃起。
  我知道差不多了,套上套子后。
  虫虫慢慢的坐上来,真他妈的紧!!
  小女生就是不一样。
  虫虫在我的肉棒上上下下的,叫得很高兴。
  我偷偷的把手抽出来。
  拿掉交代跟手巾,看到虫虫很快乐的享受著。
  我给了妹妹一个暗示。
  她悄悄的把我脚的绳子给松开。
  我突然坐起来,从后面抱住虫虫,脚也往内缩,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抱住她的胸部。
  她吓一大跳。
  小萍:「老公…哥说…这样会比较好。」
  虫虫紧张道:「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我在她耳后说:「你享受我的鸡巴那么久,我都没享受到。」
  我用嘴含住她的耳根又亲吻到脖子,下腰依然挺著。
  就算她力气在大,也不可能挣脱一个男生。
  我紧紧的抱住她,不让她跑。
  虫虫叫道:「哦………啊………啊……哦……哎哟…不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哎哟……啊!啊啊……啊……」
  虫虫浑圆的屁股摆动得更是激烈,她的阴道,还在不停的收缩、颤抖。
  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身体。
  这时一股兴奋难忍的感觉从我阳具传到全身,我也忍不住,射了。
  这时我才放开她。
  她哭泣的起身瞪了小萍一眼,跑到浴室去。
  我安慰著妹妹要她不用担心。
  我拿掉充满精液的保险套,我一打开浴室的门。
  虫虫害怕的看著我。
  我:「别害怕!哥哥会好好对待你的,你刚刚不是也很舒服吗?」
  我冲上去,把她的双腿抬起来。
  她因为没地方抓,双手只好勾住我的颈部。
  我顺势把鸡巴插入她的阴道里。
  虫虫不自觉得叫:「啊!」
  我狠狠的挺入,加重了力道并开始快速的抽送著。
  而虫虫抵挡不了生理的需求也扭动著腰部以回报著我更用力、更快速的插入。
  而我也拚命的用力插著虫虫的小穴,仿佛要将虫虫的小穴插破似的。
  虫虫淫叫:「啊…哦……哦……哦……哦……哦……啊……啊…………啊……亨……喔……喔……喔…………喔………喔……嗯……啊……啊…………啊…………」
  听著虫虫可爱的叫声,我挺著鸡巴粗野地在她的小穴里抽送,虫虫的身体很轻很小一个,一点也不费力。
  她的背靠到洗手台上,也许是她手酸了吧!
  她把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著她的大奶子,浑圆的晃动著。
  我嘴巴凑上去,又吸又咬的。
  虫虫摇晃的臀部。
  淫荡的叫声,还有不停吸鸡巴的小穴,都使我感到超爽的!
  我更是激烈的摇动著腰,用力的干虫虫的小屄。
  虫虫喊叫:「啊……受不……亨……喔……亨……啊………嗯…啊……再……再用力…亨……喔…」
  虫虫的淫水已经激喷到我的阴毛上了,淫水一滴一滴的低在我的大腿上。
  我突然打个冷颤,射了精进去,两人喘著气。
  这时我才发现妹妹一直在后面看著我们,精液慢慢从我们结合处流出来。
  我放下虫虫,出去。
  虫虫洗好澡后就回家了。
  事后,再也没人提起这件事,只是妹妹就不常出门了,一直都待在家里。
  我有一次忍不住问她:「虫虫呢?」
  她回答:「分手了。」
  我蛮惭愧的,因为我而让她们分手了,可是看小萍好像一点也不难过,有一次我从妹的房间经过,听到里面有「呻吟’声。
  我悄悄的握住门把,转开!居然没锁。
  我打开一个缝偷看,想不到看到了妹妹正在看著a片,坐在电脑椅上,脚打得开开的正在自慰。
  我仔细看那a片的内容是一男一女:「难道妹妹已经不再搞同性恋了吗?也许她感觉到男生比女生好吧!’
  看著妹妹的双脚中间的粉嫩花蕾,让我鸡巴翘的比什么还高。
  我脱掉裤子,让大鸡巴挺出来。
  妹妹边自慰边呻吟:「噢…………哼……啊……噢唷……啊……」淫水都喷湿她黑色的网袜了。
  我再也忍不住的冲进去。
  妹看到我进来,来不及关a片,也吓了一大跳。
  两人傻住互看。
  我发现妹妹一直盯著我的大鸡巴看。
  我冲过去把电脑椅转过来,扶助鸡巴狠狠的干进妹妹的阴道里。
  妹妹爱慕的看著我:「哥!没关系吗?」
  我笑著说:「这是我们的秘密。」
  妹妹双手抱著我的背,脚也勾住我的腰。
  我狠狠的挺动。
  妹妹:「啊……嗯……对……就是那儿……」
  每一声呻叫都伴随著长长的出气。
  妹妹看著我,脸上的肉随著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哦……哥……哦……哦…亨…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舒服啊……啊……」
  我用力猛干了好几下,一阵冷颤,我鸡巴猛力一送,直抵穴心,一股急流疾射入她的阴道里。
  之后又大战了好几回合,两人都好满足,我才回房睡觉。
  没想到因此我取代了虫虫当了小萍的男朋友,只要爸妈不在家,小萍都会求著我干她。
  但为了做好避孕措施,我还特地去买了避孕药来给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