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阿美之东窗事发》

  淫妻阿美之东窗事发在阿美给我讲完她的蜜月之旅所发生的事情以后,我当然很想知道阿美又怎么会和我们的房东发生奸情,所以我又要求她要坦白这件事情,不然我就要和她离婚,于是阿美祇好对我一五一十的坦白了。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阿美是一个一般的投资公司的小职员,而我也不过是所在公司的中下层员工,所以在我们结婚的时候还没有实力能一下买下一套房子,我们又决定不向父母要钱,所以祇好先租个房子住,钱在一点一点的存了。
  而因为刚结婚的时候花了不少的钱了,又买车子又出去旅行,每个月还要交房租,资金就紧张了一点,而有一次阿美背著我把我当月要供楼的钱花了一半多和同事去买一套首饰和内衣,又不敢告诉我,她就想自己和房东说,请他先收下一部分,余下的她慢慢还上。
  于是那天我外出应酬的时候,房东便来收取当月的楼款了。
  房东来的时候阿美正在做家务,为了方便舒适,她就没有穿胸罩,只穿了一件小可爱吊带,下面穿的一条百折裙,系了一条长围裙,在家里当然也不用穿丝袜了。
  阿美把房东让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给他倒了杯茶,便把那賸下的钱交给了房东,房东点了一下发现不对,少很多呢,便很奇怪的问阿美。
  「王太太,数目不对吧?」
  「哦,是差了一点。」阿美红著脸不好意思的说。
  「那里是差一点呀,差一半多呢。」房东诧异的问到:「这是怎么回事呀?妳们是不是不想租了想撤钱了?」
  「不是的,不是的。」阿美急的一下坐到了房东的旁边对他解释到:「你听我说黄先生。是这么回事的,这个月的房钱我花多了点,现在手上又没有钱,你看能不能宽限我点时间,我过几天给你,还有,千万别告诉我老公,他不知道我花了房钱,不然又该骂我了。」
  阿美一坐到房东的旁边,房东老黄马上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肉香,他的眼睛也马上瞪大了,因为阿美在家里正在做家务出了些汗,所以阿美一坐在他旁边,他马上就从阿美松松围裙的旁边看了进去,看到了阿美没有带胸罩和她淡淡的乳晕的颜色,口水差点没流下来。
  他想,看看我能不能把这个水娘们弄上手爽一爽。
  原来他是专门代人出租房子赚佣金的,而已经有不少的风骚少妇为了省一点租金或是晚交一些,而被他干过了,尝过了甜头的他当然也对阿美想入非非了。
  他连忙说:「哦,不撤钱就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賸下的钱呀?人家屋主催我也很紧的。」
  阿美说:「下个月我发薪水的时候好吧?我不想让我老公知道我乱花钱了。」
  「哎呀,那可不太好办呀,我怎么向上面的屋主交代呀,我很难做的。」他一面假装难做一面大爽其眼:「不然你还是问问你老公吧,让他把钱补上我们都方便了。」
  他想试探一下阿美的反应。
  阿美一听急了,抓著他的胳膊摇著说:「不行呀,黄大哥,不能告诉他,他会骂我的,在说也没差多少钱嘛。你帮帮忙嘛。」
  「差万把块呢,够我赚两个月了呀,对妳们来说不算什么大钱呢。我怎么向屋主交代呀。」
  「不然你先替我搞定一下嘛,人家求你帮一回忙,你不能这么不给面子吧?」阿美也发现了房东不老实的盯著她的胸看,就对他抛著媚眼。同时晃动著自己的胸。
  老黄眼都直了,急忙说:「办法到是也有,不过我帮了你的忙的话,王太太你也要帮我个忙呀。」
  阿美一听他吐口了,就想全身而退,说:「黄先生你要是想来我们公司投资的话,我帮你找个好的经纪人好了。」
  房东那要他帮这个忙呀,他说:「那到不用,我就是太太死的早,现在太苦闷了,你王太太要是能帮我解解苦闷的话,我没准还能帮你想想办法每个月都少交点房款呢。」
  阿美一听能少交千钱,就觉得挺合适,可是又不想便宜了这老小子,就装傻的问:「那我哪天你介绍一个人好了。」
  老黄那要哪个忙呀,他急的猛伸手就从边上伸进去抓住了阿美的乳房说:「别逗了王太太,还是你陪陪我好了。」
  阿美还想著能少交点房钱呢,也没有躲避,还是问房东:「那能少交多少呀?」
  房东的手上已经温柔在握,那里还有心思去想那个,紧跟著身体就压了上来,把阿美压到在沙发上,亲著阿美的小嘴,另一只手就钻进阿美的裙子里去摸阿美的大腿了。
  摸的阿美淫心又起,也不抗拒,就和房东在沙发上缠绵了起来。
  房东摸了一会,就把阿美的大腿推分开,身子钻了进去,从裤裆里掏出鸡吧,翻开阿美的围裙和百折裙,一看,阿美穿的是一条粉红色的高腰镂空内裤,透过内裤能看到阿美的黑黑的阴毛呈倒三角型,薄薄的一小片,而大阴唇紧闭在一起,把裤底顶起一个小包出来,看的房东色欲大开,赶忙用食指挑开阿美的底裤,再把阿美的大阴唇左右分分,端著老「枪」就要往里插。
  阿美连忙挣扎几下半坐起来,用手护著自己的小洞,继续问到:「黄大哥,到底能减多少呀?」
  房东的鸡吧都已经碰到了阿美那柔软的阴唇,又被挡了出来,急的屁股直抖,说话也不走大脑了:「你说减多少就减多少?」
  阿美也知道他说了也不算,不过已经这样了,她也想和房东干一回,手就挡的不那么严了。
  房东连忙用食指把阿美的手弹在一边,一下就把鸡吧顶进了阿美的温暖洞穴里。
  「啊……好紧呀,王太太……」
  「恩……呀……你……你慢点……你怎么这么……这么粗呀……」
  房东的鸡吧确实很粗,阿美后悔没有先看看样子,作好准备。
  房东一进温柔乡,那里还管别的,就要抽动起来,刚动了两下,阿美就叫了起来:「轻……轻点……哦……哦……停下,快……人家还没湿呢。」
  房东一听阿美叫的声大了,赶忙停下来,低头一看,可不是,自己插在人家逼里的鸡吧也干著呢。
  「你怎么也不摸摸就插呀,插的人家疼死了,快拔出去一会。」
  插进去的东西还有往外拔的道理吗?当然没有了。
  房东想了一下,说:「不用,我有办法了。」
  说著,低头对著鸡吧和阿美小穴的交接处吐了口口水,然后插进去点,然后在多拔出来点,再吐点口水,这么反复著。
  而阿美也低头看著自己的小穴被房东的粗鸡吧慢慢插著,房东的鸡吧真够粗的,把阿美的大阴唇撑的开开的,连阴毛都分向两边,而小阴唇就随著房东的抽插而进去出来,一会就因为充血而红的发黑了。
  在这样的感官心理身体的刺激下,阿美很快就看到自己的阴核从大阴唇的交接处探出头来,阴道也开始湿了起来。
  房东一看阿美的阴道已经湿了,马上就用手按著阿美的双乳,大力抽插了起来。
  「哦……哦……啊……你的……你的鸡吧真……真粗,插的我好爽呀……哦……」阿美马上就进入了状态呻吟了起来。
  这时没插几下的房东却突然眉头紧皱,忍了一口气没有忍住,突然停下射精了。
  阿美感觉子宫口一热,知道房东完了,却很不高兴的说:「就这几下呀,真是的。」
  伸手要把房东推开,房东那能这么轻易的放过阿美,手上加力按住阿美,对她说:「好太太,先别动,我这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操逼了,你又这么水,穴也紧,爽的我有点忍不住,等一下还能来的。」
  说完就用一只手下去,把阿美的阴核的包皮分开,揉著阿美的阴核。
  阿美马上身上一哆嗦,一股淫水带著精液从房东半软的鸡吧和自己的小穴的缝隙中流了出来,流到了沙发上。
  「快,快挪一下,别流到沙发上。」阿美怕在沙发上流下痕迹,赶忙命令房东把她的屁股挪一下。
  房东就势便从沙发上跪在了地板上,把上衣脱了,大短裤褪下来,露出整个的又黑又粗的鸡吧,又伸手把阿美的围裙一把扯下来丢在一边,把吊带从肩膀旁拉下来露出了阿美白白嫩嫩的奶子,他用一只手在上面来回捏著阿美的奶子,另一只手继续揉著阿美的阴核一边问阿美:「太太,你老公不会很快回来吧?」
  「哼,他回来你……你就死……死定了,敢玩我……哦……啊……」
  房东听她这么一说,知道我不会很快回家,就放心了,突然在手上加了力度和速度,揉的阿美一通好叫,淫水源源不断了,已经在地板上滴了几滴了。
  「好太太,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讨厌,谁……谁是……哦……恩……你的好……好太太……人家叫……阿美的……哦……」
  「哦,叫阿美呀,难怪长这么漂亮,小洞又这么紧,你老公常干你吗?」
  「当然了……哦……还干的……干的我……哦……好爽哩……哦……」
  「哦,比我玩的还爽吗?」房东一听阿美嘴上不服,便挺著又一次硬起来的鸡吧狠命一顶,顶的阿美的子宫口在里面都歪了一歪,又抽到阴道口把阿美的大小阴唇都撑开,问阿美。
  「哦……天呐……哦……他没有……没有你粗啦……」
  阿美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爽的白眼直翻。
  「哦,这还差不多。」房东满意的放开阿美的阴核,伸手把阿美的双腿都架到了肩上,准备要干了。
  「妳们男人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想干死我呀!」阿美缓过一口气来,对房东说。
  「呵呵,我才祇是给你的讯号,现在我可要好好操你了,享受吧。」说著,用大手抓著阿美的小腰,往上一抬,让自己的「枪」和阿美的「枪套」的入射角度在最佳角度,就开始抽插起来。
  「你别光嘴说,又像刚才似的不……啊……呀……恩……哦……哼……哼……恩……」阿美的不行两个字还没有说完,就被房东快速的抽插带来的快感击垮了,祇有咬著小牙迷著眼睛哼唧著挨干的份了。
  房东因为刚才已经射过一次,鸡吧不在那么敏感了,干的阿美是白条翻滚,乳浪叠起,呻吟不止,连阴核都耐不住寂寞,伸出头来,感受著一下一下撞击的乐趣了。
  阿美在房东这次操她的二三十分钟里,高潮了数次,淫水顺著一边屁股流下的把粉红色的内裤加深成了红色,另一边的都顺著屁股流下来,在地板上形成了一个小水面了。
  夕阳从落地窗照进来,在房东和阿美流满汗水的身体上,镀了一层金色,窗外就是碧海沙滩海鸥飞翔,还有人在沙滩上打著排球,谁会想到在这座大厦里有一个少妇正享受著偷情和性爱的乐趣呀。
  又干了一会,房东才忍不住射了第二次。
  房东把阿美二次干完以后,坐在地板上喘著气,起身就要穿衣服溜了。
  阿美可没想这样放过便宜了他。
  她把屁股上的淫水抹了两下,把内裤归位,又把阴毛往内裤里塞了塞,就拉著房东的短裤问:「你说到底房钱能便宜多少?」
  房东见阿美当真了,就说:「便宜不了多少呀,我又不是屋主。」
  「那我就告你强奸。」阿美马上用手按著自己的穴口,不让精液流出来:「证据在这里!」
  房东一看躲不了了,祇好和阿美商量:「1000块可以了吧?」
  「不行,最少也要4000块。」
  「哎哟,小姑奶奶,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呀。3000块吧。」
  最后他们在2300块上达成协议,阿美说要是减不了这么多,那多的地方就让他拿了,反正有「证据」在阿美的小洞里呢。
  房东临出门的时候问阿美:「怎么,你老公操你也操的很重呀?」
  「不是呀!」阿美奇怪的说:「怎么这么问?」
  「那你刚才说我们男人不懂得怜香惜玉是怎么回事呀?」房东一脸坏笑的问。
  「要你管!!!」阿美连忙把门关上了。
  「好好好,不管,下个月的今天我在问。」房东在门外说著,就自己上楼去收别人的房钱了。
  自从阿美在那次收房租的时候和房东干上了以后,房东就更愿意到我们家来收房租了,阿美也有时想念房东的那条粗粗的鸡吧。不过有时候阿美身体不方便或是我来交房租,他就没有「鲍鱼」可吃了。
  不过还是让他钻空子和阿美好好的干了几回。
  一次他来收房租的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我和阿美约好了晚上回家吃烛光晚餐的,他下午来的时候阿美正在准备呢。
  阿美给他开了门,告诉他房钱在客厅的桌子上呢,就回身进了厨房继续给我做蛋糕去了。
  老黄把门关好,并没有拿房钱,而是跟著阿美进了厨房。
  「哟,阿美做什么好吃的呢?这么香。」他一边说著,一边从后面贴上了阿美,用下体顶著阿美的屁股,又伸手到前面去摸阿美的奶子。
  「别闹了,今天不行的。」阿美扭著身子说「今天我老公生日,我的给他做蛋糕呢。」
  「我不就是你老公了?」房东不要脸的继续上下其手,还用嘴在阿美的脖子和耳朵上亲著。
  「去你的吧,你算什么呀,顶多算是奸夫,嗯……不要啦。」
  房东把阿美的一只耳朵都含在嘴里,刺激的阿美一阵哆嗦。
  「不要紧的,祇要能奸到你就好,不是老公也行呀。」
  「不要啦,你先走吧,改天人家在和你干好了。」阿美拒绝著。
  「好阿美,看到你我就忍不住硬了,让我干一次吧,你忙你的。」
  「真拿你没办法,快点吧。」阿美祇好停下手中的活,双手撑在流理台上,向后挺起屁股,等著房东干弄。
  房东见到阿美的手上都是面粉,知道她不会伸手推他,就从后面解开了阿美围裙的带子,让围裙挂在阿美的脖子上,又伸手撩起阿美的裙子。
  阿美里面穿的真是淫荡极了,她为了晚上挑起我的性趣,特意试了一条黑色性感T字内裤,又穿上裆部镂空的丝袜,内裤套在丝袜外面,从后面看却勒进了臀缝里面,就像没穿内裤似的。
  房东一看,眼珠差点没掉出来,连忙从后面蹲了下来,分开阿美的双腿,从后面欣赏起阿美美丽的臀部风光。
  只见黑色的内裤镶在臀缝里,勒过小小的屁眼,又勉强把阴户盖上,可是阴毛却从两边跑出来,暴露了重要的所在。
  房东伸出一只手指,去按著阿美的阴户所在,不几下,阿美的内裤中间就有了一小块水痕。
  他又伸手把阿美的两片大阴唇分开,让她们夹住细细的内裤底,从两边露出了阴唇,房东就横著脸凑上去,像亲嘴一样舔著阿美的两片大阴唇,舔的阿美爽极了,还扭动著屁股追随著房东的嘴,好像真的在亲嘴一样。
  不一会,阿美的内裤底就湿透了,房东的鸡吧也硬极了。
  房东便站起身来,把阿美的内裤脱下来,褪到膝上,丝袜还穿在身上,又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从内裤里拉出鸡吧,沾了点口水在上面,就从后面一下子插进阿美的小穴里去了。
  房东的鸡吧虽然不长,但是胜在够粗,把阿美的大阴唇完全撑开,小阴唇也紧紧的箍在他的鸡吧根上,好像口交那样紧的。
  「啊……真是的……每次……恩……都这样……哦……那么……那么粗的鸡吧……就不能轻……轻一点呀。」阿美闭著眼睛一边呻吟一边抗议道。
  「哦……阿美,你的逼真紧,干了几次都干不够呀。」房东把鸡吧深深的插在阿美的小穴里,享受著阿美小穴的温暖一边又伸手到前面阿美的上衣里把她的胸罩推上去,一边捏著阿美的奶子一边赞著:「奶子也够隆,我要是你老公就天天吸你的奶子睡觉。」
  「哼,以后不让你干了,撑的人家小穴都松了,被老公发现怎么办呀?」
  「怎么会呢,你这么年轻,弹性很好的,你老公不会发现的。」说著,房东便用手扶著阿美的小屁股,用力的干了起来。
  「哦……好粗……好胀……像要裂开似的……好哥哥,用力插我。」阿美淫荡的请求著。
  「好!」
  房东说著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次次的用力插著,插的阿美站的的脚跟都随著一次次插入而踮起落下。
  厨房里回荡著肉体的撞击声,阿美的呻吟声和房东的喘息声。
  阿美以为我还不能回来,没人会发现她和房东的奸情,所以放纵的呻吟著,殊不知这一切已经被我家厨房对面窗户里的一双贼眼看去了,不过这是后话了,以后在说。
  房东干了十几分钟,干的阿美手已经扶不住了,腿也因为连续的两次高潮而发软了,祇好趴在流理台上,后面让房东提著她的腰,勉强坚持接受著房东的奸淫。
  而淫水已经顺著大腿流下来把丝袜都湿了一大块了。
  房东也终于在阿美高潮了两次以后射精了,热热的精液烫的阿美的子宫口收缩了两下,阿美还翻著白眼说:「好……爽……」
  房东把鸡吧拔出来以后,连忙蹲下去看阿美的小穴,只见阿美的小穴因为刚刚被撑的太大的缘故还没有合上,张开的阴唇边上淫水和精液的混合液体使阿美的小穴像吐著白沫的鲍鱼一样,而阿美的屁股一下一下的收缩又带出了阴道里的更多淫水,看的房东高兴极了,又把嘴贴了上去,一通好舔,舔的阿美慢慢从高潮里回味了过来,觉得房东真的好体贴,便也帮房东吹了一会鸡吧,吹的房东的鸡吧又要抬头。
  这时,客厅里的钟响了,阿美一想到快五点了,我马上就要下班了,就赶忙把房东打发走,而房东还忆犹未尽,阿美祇好含著房东的鸡吧,跪著从厨房给他吹到客厅,而房东每走几步就扶著阿美的头再抽插几下,最后走到门口的时候居然又射在了阿美的嘴里一次。
  最后他们约好了下个月挑个时候一定再和房东好好玩一次,而且不止打一砲。
  房东在下楼的时候我刚好停好了车上楼,他居然还阴险的和我打招呼,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祇是以为房东人不错罢了。
  当天晚上,我和阿美吃过烛光晚餐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