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调教港女人妻92 智敏被强奸 少妇慧心》

  首发春满四合院,香港调教乐园,JKF讨论区和Blog寻常百姓与众作者睡醒的时候太阳还没出来,可能在野外露宿的关系吧!
  倒是紫琪则还在熟睡啊!我喝了点水便躺著休息,不一会紫琪也醒来了,紫琪吻了我一下便说:「老公怎么不多睡一会啊?」
  我说:「我睡醒了啊!你多睡一会吧!」
  紫琪笑了笑便伸手握著我的鸡巴套弄起来,但套弄了一会还是软软的,紫琪见这样便说:「还说睡醒了啊!你看小轩还在睡觉呢!」
  可能真的是有点累了,于是我便抱著紫琪说:「是啊!那我们再睡一会吧!」
  说著便抱著紫琪睡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差不多午饭时间,天娜已准备好午餐,并邀请我们去吃,我们到士多梳洗一下,便回到营地吃午餐,子盈的朋友有一些因为工作关系在早上已离开营地,现在营地只余下芝芝夫妇,阿辉夫妇,子盈,和我们而已,我们边吃著午饭边聊了起来,紫琪夹了些炒蛋给我说:「老公多吃点啊!你蛋白质不足呢!」
  子盈听到后便笑了笑,我尴尬的吃著,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我感到芝芝总是在偷偷看我呢!而阿辉也有意无意的看著智敏,吃过饭后子盈便提议一起到山顶拍照,紫琪高兴的答应了,于是我们三人还有天娜,便一起步行上山,智敏则说有点累留在营地休息,步行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山顶,大家已是满身是汗,只有天娜还是和平常一样,我还真佩服她的体能啊!
  我们拿出相机不停的拍著,拍了一会我们便坐在树下休息,喝了点水休息一下后我们便继续在山上四处走著,走著走著我们遇上了一队警员,带头的是一个女生,我看了看怎么这么眼熟!我想起来了她不就是小月吗?
  我正感到奇怪,小月却已走了过来打招呼,我笑了笑便说:「妳怎么会在这里巡逻啊!
  而且还穿成这样啊!」
  小月一脸不悦的说:「这不是拜你所赐吗?
  不是你让署长让我别再插手大亨的事吗?
  现在署长直接把我调到这了!你不是很高兴吗?」
  我说:「我可没有找你们署长啊!」
  小月冷笑一声并说:「没有吗?你不用得意啊!
  看来你跟大亨的犯罪活动也有关连啊!
  只要我一天还是警察,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犯罪证据的!」
  说著也不等我回应,便带著他的人离开了,紫琪说:「老公他应该是说你父亲吧!
  你父亲说过找了署长谈谈啊!」
  我一听便明白了,我想了想便说:「紫琪我们的婚礼有请保安局局长吗?」
  紫琪笑著说:「你父亲把所有官员和富商都请来了,还有各国领事呢!你想帮那女警吗?」
  我说:「是啊!像她这样热心的警察我想帮她一下!」
  紫琪说:「好吧!见到局长后我和你一起说说吧!」
  我吻了紫琪一下,便继续在山上游玩,回看营地,智敏见我们走远,便冲了些茶坐在营地喝著,阿辉见这样便走了过来和智敏聊天,起初也是规规矩矩的,但后来阿辉便开始毛手毛脚,智敏起初只是避开,到后来实在是闪避不了便说:「你想怎样啊!
  你不怕我告诉你老婆吗?」
  阿辉笑著说:「难道你又不怕我告诉大家吗?
  我最多只是离婚而已,但李生可是有头有面啊!
  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为李生想想啊!
  再说你也给我干过了,现在摸摸又有什么关系呢!」
  智敏听后一时也拿不定主意,阿辉见这样便对智敏上下其手,智敏只挣扎了一下便放弃抵抗,阿辉见这样便更加大胆,双手伸入智敏的上衣内不停搓揉著,智敏那受得了,面上越来越红,阿辉搓揉了一会便说:「小骚妇想要吧?」
  智敏马上摇了摇头,阿辉笑了笑便伸手进智敏的热裤内,智敏夹紧大腿,但还是慢了一步,阿辉的手已伸到小穴,阿辉笑著说:「连内裤都湿了,还说不想要吗?」
  智敏羞得低著头不再说话,阿辉见这样便拉著智敏走进营帐,阿辉把智敏推倒在地上,便开始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智敏见这样便说:「不是说摸摸而已吗?」
  阿辉笑著说:「你都湿成这样了,不干干怎对得起你啊?」
  智敏马上挣扎起来想逃跑,怎料却被阿辉一下子压倒在地上,阿辉看到帐篷旁边放了副手铐便用力把智敏双手拉到身后,并用手铐铐上,智敏连最后的反抗能力也失去了,于是便道:「你快停手吧!你再不停手我便要叫了啊!」
  阿辉拿起旁边的假阳具说:「来路营竟带著假阳具!
  你叫啊!让其他人看看你多淫贱也好!」
  智敏听后害羞得满脸通红,阿辉见智敏没有再挣扎,便拿起旁边的假阳具插进智敏的小穴,智敏只挣扎了一下便任由阿辉抽插,阿辉边抽插著边说:「我看你是满心期待的吧?
  你看连阴核也戴了个环啊!像你这种淫妇就是整天想著怎被人干是吧?」
  智敏没有回答,因为智敏心中虽极是讨厌,但快感却渐渐升高,而且越是讨厌快感便越是激烈,智敏强忍了一会,便开始忍不住轻轻的呻吟起来,阿辉见智敏的情欲已被挑逗起来,便带上避孕套,并拉开智敏双腿用力的干了起来,智敏内心虽极是讨厌,但身体还是诚实的回应著,阿辉用力的抽插了一会便抱著智敏抽搐起来,智敏知道阿辉射了便说:「你干也干了!快把我放了!」
  阿辉点了点头便开始四处寻找锁匙,找了一会也找不著,智敏便著急的说:「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啊?快找啊?
  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阿辉生气的说:「敢说我笨手笨脚是吧?
  那你就在这等著别人发现吧!」
  说著便把假阳具插进智敏的小穴,并帮智敏穿回内裤,阿辉还把刚刚用过的避孕套打了个结并塞进智敏嘴中,智敏马上挣扎著说:「是我不对我道歉,求你不………唔唔」
  话还没说完阿辉便拿了条毛巾把智敏的小嘴绑紧,阿辉笑了笑便说:「你就在这等著李生回来吧!我先走了啊!」
  智敏不停的摇头,阿辉没有理会打开假阳具的震动功能便离开了,智敏见这样便挣扎著不停寻找锁匙,怎料找遍了整个帐篷也竟也找不到,这时小穴却又传来阵阵快感,智敏想拿出假阳具,却又被内裤当著,这时一阵快感袭来,智敏马上无力的躺到地上,智敏不停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怎料高潮却一浪接一浪,终于在第三高潮后,智敏选择放弃了,心中只祈祷著主人快点回来………
  同一时间我们也开始慢慢从山上走回营地,回到营地我和紫琪便先往士多洗澡,回到帐篷的时候已差不多是晚上六点了,我看了看四周见不见智敏,便让紫琪先回帐篷休息,我则走到智敏的帐篷看看,我一进帐篷便看见智敏躺在地上不停抽搐著,我检查了一下便马上把假阳具关掉,智敏回复了一点神智,我马上解开智敏嘴上的毛巾,并拿出嘴中的避孕套,智敏马上喘著气说:「主人……阿辉……强奸………」
  还没说完智敏便昏了过去,我马上检查智敏的生命字数,还好只是太累了,我从我裤袋中拿出锁匙解开智敏的手铐,并扶她躺下休息,我叫了紫琪过来并让她照顾智敏,便怒气冲冲的走到阿辉帐篷,阿辉正在帐篷中休息呢!
  我二话不说便把阿辉拉了出来痛打,阿辉被我的气势吓怕了,不停高声呼救,不一会芝芝和阿辉的老婆便走过来把我拉开,我怒火攻心一下便把她俩推开,这时天娜和紫琪也走了过来,紫琪见这样便让天娜把我拉开,天娜用尽力气终于把我拉离阿辉,阿辉的老婆和芝芝马上走了过去,只见阿辉已被我打得昏了过去,血流满面连眼睛也张不开了,阿辉的老婆见这样便马上说:「我要报警!」
  紫琪让天娜帮阿辉检查伤势,并说:「让我们先弄清楚是什么事吧?
  文轩你为什么出手伤他啊?」
  我生气的说:「你们可以问他啊!再说报警更好!
  看看是他麻烦大还是我麻烦大!」
  天娜按了阿辉的穴道,阿辉马上醒了过来,一听到我说要报警便说:「是我不对!不要报警啊!」
  阿辉的老婆和芝芝奇怪的看著阿辉,阿辉说:「总之就是不要报警啊!」
  说著便又昏了过去,阿辉的老婆担心的说:「天娜我老公怎样啊?」
  天娜检查了一下便说:「放心!没有伤到要害,休息一下便没事!我先帮他处理一下伤口!
  老板你陪李生先回帐篷休息一下,我帮他处理完伤口便回来!」
  紫琪点了点头便拉著我走回智敏的帐篷,子盈看到我们回来也没说什么,便招呼我们坐下,紫琪见我冷静了一点便说:「老公你的手在流血啊!
  让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我看了看我的手,原来刚才我把自己的手也打破了呢!
  我点了点头,紫琪便拿出急救包帮我包扎起来,子盈倒了杯水给我并说:「刚刚发生什么事啊?」
  我说:「那家伙竟强奸了智敏呢!」
  紫琪和子盈听后没有说话,不一会天娜也回来了,天娜一进帐篷便说:「李生你刚才差点把他打死啊!」
  我生气的说:「没死算他走运!」
  天娜笑了笑便说:「李生要杀他这种小人物有一千种方法啊!
  我只关心你和紫琪的婚事,要是你在这么多人面前杀了他,那你怎和紫琪结婚啊?」
  我冷静了一下便说:「是我冲动了,紫琪对不起啊!」
  紫琪遥了遥头,天娜说:「你们放心吧!他生命没有危险!
  我四处看一下你们放心休息吧!」
  紫琪点了点头,天娜便退了出去,子盈见这样也说:「那我去准备晚餐吧!
  准备好后便叫你们啊!」
  说著也离开帐篷,紫琪吸口气便说:「老公不要生气啊!
  我刚帮智敏检查过了,她只是体力消耗过度而已,我刚已喂了点电解水给他喝,她一会便会醒来啊!」
  我抱著紫琪说:「老婆对不起啊!又要让你操心了!」
  紫琪笑著说:「谁叫我爱上你啊!
  你在这陪著智敏吧!我去帮子盈准备晚饭!」
  我说:「老婆其实这些都因为我,昨晚我……」
  紫琪说:「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说,你陪著智敏吧!」
  我吻了紫琪一下,紫琪笑了笑便走了出去,我知道紫琪只是找个借口让我和智敏独处而已,我看著智敏心中一阵愧疚,要不是我为了满足我一时之欲,智敏也不会被阿辉侵犯啊!但我心中还是充满疑问,以智敏的身手应该可以轻易制服阿辉啊!
  怎会反被阿辉制服呢?想著想著智敏便醒来了,智敏一醒来便抱著我说:「主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安慰著说:「没事了!我已帮你狠狠教训他了!」
  这时智敏才留意到我手上绑著绷带,智敏著急的说:「主人你怎么受伤了啊?
  是不是他伤害你啊?」
  我说:「没事是我自己弄伤的,你多休息一会吧!一会我拿点食物给你。」
  说著便想离开帐篷,智敏却拉著我说:「主人我想……你陪著我啊!」
  我见这样便抱著智敏让她倚在我怀中,就这样休息了一会,紫琪便招呼我们去吃晚饭,就在吃饭的时候,阿辉的老婆竟走了过来,说有事要找我商量,我见这样便和他走进帐篷,阿辉的老婆一进帐篷便跪在地上,并哭著说:「李生求你放过我老公吧!我知道他错了,但求你千万别报警啊!要是报警了,他一定要坐监呢!」
  我说:「你知道他干什么了吗?」
  阿辉的老婆点了点头,我说:「那你还要帮他求情?」
  阿辉的老婆说:「我不能失去他啊!
  我刚出来工作便认识阿辉了,他不是这样的人啊!
  只是一时失控所以才……总之求你放过他吧!」
  这时我才认真看著这个跪在我面前的少妇,样貌算是十清秀吧,身材也是十分的好,一看就知是常做运动的类型,但不知怎的就是有一种小女人的气质,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阿辉的老婆说:「我叫叶慧心。」
  我说:「慧心能说说你和阿辉是怎样认识的吗?」
  慧心见我有点软化,于是便把和阿辉相识的经过全告诉我,原来慧心大学毕业后便到航空公司当空姐,在工作期间认识当飞机师的阿辉,不久便结婚,但结了婚才知道阿辉原来还有一个儿子呢!
  今年才十七岁,而他和阿辉原来才结婚三年,而且年龄更相差十多年啊!结婚后慧心便没有再工作了,从慧心的描述中,我大概听得出慧心是因为钱才嫁给阿辉的,我听后便说:「那你的处女是给阿辉了是吧?」
  慧心有点烦厌的说:「这好像不关你事啊!」
  我说:「那我报不报警也不关你的事啊!」
  慧心见这样马上哭著说:「是的!」
  我想了想便说:「要我不报警可以,但我们的损失怎么计算啊?」
  慧心想了想便说:「我可以陪钱给你们,我银行帐号中有十多万,我全给你了!」
  我笑著说:「你以为我和智敏会在乎那一点点钱吗?」
  慧心说:「那你想怎样啊?」
  我笑著说:「我想要你……」
  还没说完慧心便说:「我不会出卖我的肉体的!」
  我笑了笑便说:「你先听我说完!我想要你当我药厂的临床实验对象!
  当然啊这工作没什么难道,就是吃药后让我们观察而已!
  但人手很难招聘,要是你愿意我便可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而且智敏也会绝口不提啊!」
  慧心想了想便说:「就是这么简单?」
  我说:「就是这么简单,但条件是不能告诉别人,包括你老公!」
  慧心说:「好吧我答应你!
  但是你也不要告诉别人我今晚来找你啊!
  我老公不知道我来求你的事!」
  我说:「好就这么定!」
  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慧心便离开我们的营地,我一坐下,紫琪便好奇的问道:「老公她来找你干什么啊?」
  我简单交代了一下,紫琪听后便说:「我看你是别有所图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便继续吃饭,吃完饭后天娜便陪著智敏回帐篷休息,子盈也说有点累了,也自顾自的走回帐篷,我见这样便和紫琪回到帐篷中,进到帐篷也没说什么我便抱著紫琪吻了起来,吻了一会紫琪便说:「老公今晚便休息一下吧!
  明天回到别墅再玩好吗?」
  我说:「好吧!老婆想怎样便怎样吧!」
  紫琪笑了笑便说:「老公真乖啊!
  明天给你个惊喜吧!」
  我笑著吻了紫琪一下,便抱著紫琪睡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