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暴满青筋的鸡巴说真的好大~~让我好满足喔!》

  她--小雨,35岁,离过婚,身高162公分,46公斤体重,感觉有点瘦弱,白皙光滑的皮肤、有著一头自然卷的长发,因为本人比较偏好有点肉型,所以一开始对这样的女人并没有特殊感觉,在往后的日子中都一直以生意接洽为主,直到有一天发现了她3吋高跟鞋上的美白均匀的小腿,引起我无限的遐想。
  望著美白、均匀的长腿,让我想著:顺著这样的美腿往上滑,会是怎样的性感的大腿呢?一直都穿连身的女装圆裙的「小雨」,当脱掉只剩下内衣裤和高跟鞋之后,会有多性感呢?我开始注意这个女人。
  也许因为「小雨」练瑜珈的关系,慢慢地我发觉她的体态好美,那翘臀更不知道是迷死多少男人。甜美的声音、美丽的外貌、白皙光滑的肌肤无时无刻不散发著成熟女人的魅力。我暗自窃喜:「这样的尤物就在我身旁,怎一直没注意到呢?」
  当然我也清楚地感觉到小雨对我的好感,于是开始对她献慇勤展开追求。从牵手、试探性的拥抱,到一接近她,闻到一股淡淡的体香,阳具就不听使唤地挣扎(在此追求过程不再赘述)。坦白说,我可以感觉我可以拥有她,只是碍于日后的生意往来,避免不必要的尴尬,一直不敢贸然行动。
  经过几次下班后的散步约会,我感觉「小雨」喜欢我从后面抱住她的感觉,每当走到一个视野好的处所,她就会主动驻足看著远方,好让我从后面抱住她,但是为避免让她发现我坚硬的鸡巴,下腹部总是离她一段距离。
  直到有天傍晚海滨公园的散步,我决定展开攻势,从后面抱住她时,耳鬓丝磨去挑逗她。「小雨」对我这样的举动并未拒绝,反而闭上眼睛享受我的挑逗,嘴里也发出「嗯~~嗯~~呀~~」的声音。她这样的反应反而是对我强大的鼓励,我用力将「小雨」转成与我面对面,「小雨」这时却张大眼睛问我说:「你要干嘛?」
  我不去顾虑后果,就直接亲吻她的嘴,刚开始「小雨」紧闭著嘴巴,不让我的舌头侵入。我当然不放弃的更激情地吻她,慢慢地「小雨」的嘴巴开了,慢慢地让我的舌尖侵入,紧接著激情地激吻。当我们舌头相互缠绕、互舔时,她几乎是用叫床的声音、急促的呼吸声,伴著「嗯~~嗯~~呀……嗯~~」的叫声,「小雨」让我感觉到她的饥渴。
  更让我吃惊的是「小雨」身体的反应,当她接受我的舌吻不久,她的右脚似乎有意勾住我的腰,让我们身体更紧密地接触。也许是因为女人的矜持,又或许是公共场合的关系,「小雨」缩回她的脚,以向内半弯的方式往左脚夹。我想她当时的淫穴应该是恨不得我马上插入吧!当「小雨」有这样的举动时,我立即搂紧她的身躯,用硬挺的鸡巴抵住她的下腹磨蹭。更不可思议的是,当她感觉到我的鸡巴顶住她磨蹭时,「小雨」居然是将小腹不断往我鸡巴顶,而且是以很快的节奏顶送,仿佛在迎接鸡巴插入时的抽送。
  「小雨」嘴巴离开我的舌头,仰著头、闭上眼睛,嘴中不断地发出「嗯~~啊~~嗯~~」的声音。尽管有过数十个女人的我,坦白说并未碰过女人有类似这样的接吻反应,尤其是大庭广众下这样的反应。
  煞风景的是,老婆的来电,也因此中断了我们的激情。说完电话,「小雨」赶忙著要回家,虽然今天这样的机会没能让我插入这么饥渴的浪穴,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更确定「小雨」的浪穴将随时等待我的插入。
  隔日,当我与「小雨」同车时,我的眼睛不断在寻找著汽车旅馆,我心想:「今天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干她。」当我车子开进旅馆时,「小雨」用天真的声音问:「你怎么来这边?」我回答:「要休息呀!」
  「小雨」不再作任何表示。一进入房间我猴急地抱住小雨,两人热情地激吻起来。当我将小雨往床上抱时,小雨居然大喊著:「不要、不要,我不要!」我问她为什么?她却告诉我:「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出事,让我们保持现状好了,况且大嫂已经开始注意你了。」
  看著她认真的表情以及中肯的说法,一时间我却不知道该如何著手。点了根烟,两人坐在沙发上慢慢地聊天,这样并无法平复我对这个女人的渴求,明知道她是如此的饥渴,我却真的要入宝山而空手回吗?再度扑上去吻她,一样没有拒绝、一样熟悉的饥渴反应、一样的发出呻吟的声音,我决定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插入。
  我开始挑逗她,除了激情的舌吻外,双手不停地在身体游移,饥渴的小雨只是口中不断地哼:「嗯~~呀~~不要~~不……要~~嗯~~」我隔著衣服抓住她的奶子,小雨「啊~~」的一声,身体像蛇一般的蠕动;我用右手顺著小腿往大腿抚摸,「小雨」的大腿夹得更紧。我故意不急著攻占蜜穴,在大腿内侧与隔著内裤外的黑森林地带挑逗。
  应该是性饥渴的催促,「小雨」的两条大腿时而夹紧、时而又张开。伴随著「嗯~~啊~~」的春叫声、急促的呼气声下,我用我的大手掌整整地包覆那淫穴,中指正隔著内裤抠住穴口,「小雨」更是放声地浪叫起来:「喔~~嗯~~啊~~」并且激情、急促地顶著我的中指。
  当时虽然是隔著内裤,但是……坦白说,这是我第一次摸到淫水流这么多的女人,隔著内裤也能感到湿答答的一大片,甚至湿透了我的中指。
  我趁著「小雨」呻吟迷情之际,马上收回我的右手,迅速解开我的皮带、拉炼,掏出我的阳具,伸入裙内。将那早已湿透的内裤拉扯到另一边,让「小雨」整个浪穴显露出来,挑逗著阴蒂.「小雨」的淫水更是一股一股的涌出,她用呐喊的声音说:「不……要……不要……啊……我也是……人耶!」
  我见机不可失,拿起阳具顶住穴口,腰用力地往前一顶,整支阳具只进入一半。「小雨」被我这么一顶,哼叫著:「啊~~好……大!好大!」立即闭口,将我抱得紧紧。
  当「小雨」说完「好大」时,浪穴一直顶著阳具抖动,好像示意我要完全插入、用力抽送。当然我何尝不想要狠狠地干呢?因为当时是在斜躺在沙发上,无法完全深入、加上又有内裤干扰著。
  我用力将「小雨」往下拉,使得下半身离开沙发坐垫,用力一顶,我的鸡巴全根没入,「小雨」更紧的抱住我大叫:「啊~~好……大!好……深……」
  才抽送几下,「小雨」说:「我把内裤脱掉,我们到床上去。」激情的拥吻自然不再话下,快速的脱光衣物,就只为彼此深入的结合。我扳开她的大腿,用龟头顶住花蕊,狠狠地插入、抽送。
  小雨开始放声浪叫:「啊~~好……舒……服……嗯~~啊~~好舒服。」
  她不只有放浪地叫,那淫穴更配合著抽送的节奏,当我插入时,她就顶著浪穴迎接。就在这样不断的浪叫下,她不知道经过几波的高潮。
  高潮时,她会紧紧抱住我直嚷著:「啊~~我……高……潮了……我高……潮了~~」而一动也不敢动。我怎肯因此作罢呢?我将小雨抱起来,我躺下,由她变成上位,欣赏这淫荡女人的骚劲。
  由于是上位的姿势,这样的插入很深,我更会不时用力地往上顶,小雨不断。
  摇头、甩发的嚷著:「啊……好……深~~深……喔~~受……不了~~啊……好……舒……服……」她也不因此而退缩,反而一面摇头、一面叫著:「啊~~好……大!好……深!喔~~受……不了~~啊……」浪穴却紧紧让鸡巴插住,前后快速地摆动,看她闭著眼睛,好像无比的享受。
  小雨最后累趴在我身上,喘吁吁的说:「不行了~~我~~不行了!我~~一直……不断地高潮……」当她翻身离开我的身体,淫水有如涌泉的流出来,床单更是湿了好大一片。小雨看著暴满青筋的鸡巴说:「真的~~好大~~让我好满足喔!」
  「可以从后面吗?我喜欢从后面耶!」我问。小雨立即翻过身,像母狗似的趴著,挺高那雪白性感的屁股,屁股中间是刚刚承受我用力抽送著的浪穴,外翻的红嫩阴唇、浪穴微开、不断地流出半透明的的淫水(有机会我一定贴她这样浪穴的照片)。
  当我站立从背后插入,小雨又嚷著:「哎呀!喔……好舒服~~好……深!你一定要干~~这么~~深吗?」
  我问:「你不喜欢吗?还是会痛?」
  小雨:「我……喜欢~~我……好……喜……欢~~喔……」
  我才放心抽送几下,就见到小雨头部已经趴在床上,只起著那淫荡的浪穴享受我的抽送,趴著的双手不停地胡乱抓床单,嘴里时而咬著床单、时而放声大叫:「啊~~喔~~受……不……了~~啊……」小雨的身体开始不停地抖动。
  最后她是这样叫著:「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喔~~受……不……了!你……可以……射……给我吗?快~~射……射给……我……我要~~你射……到我……里……面!」
  老实说,我从未有过如此大胆浪叫的女人,况且在第一次做爱中,几乎是用哀求的方式要我体内射精。这是一种很大的刺激,我加足力道,狠狠地抽送,由于我用力结果,小雨已经整个人趴平在床上,而我也趴在她身上。
  当龟头传来酸、麻的快感,我告诉她我要射了。小雨:「快……快……射给我!」我用力一顶,把累积多日的精液往子宫送,小雨大叫:「啊~~好……棒喔……」
  她把屁股往我的鸡巴顶送,配合著我的播射一面夹紧一面挺送,好似要吸光我的精液,说真的,第一次射得这么爽。结束之后,我发现小雨的脸颊泛红,就像张柏芝的性爱照片一样,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有些女人在激情性爱时,真的会有脸部双颊潮红的迹像。
  因为在日后的接触中,我发现小雨的淫水太多,居然在公司看到我之时,淫水可以流湿透出内裤、裙子到公司椅子坐垫。当他告诉我说她湿了时,我以为只有内裤,她说不是:「你看裙子还有椅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