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女郎—蕾丝兔篇》

  第一章性爱网站夕阳西下,随著夜幕的降临,五光十色的华灯逐渐铺满了整个北京城,这座古老的都城渐渐褪去白天古朴的外貌,仿佛一位盛装打扮的妙龄女郎,准备开始迎接又一个奢华放浪的不眠之夜。
  透过皎洁的月光,只见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女生宿舍区二楼的窗台前,出现一位浑身上下只披著件白衬衫,身材曼妙的绝色美人——「唐导,当初你可是拍著胸脯说这那部戏的女二号是我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童蕾翘著二郎美腿,一边将护肤液擦拭在自己那双雪白的美腿上,一边用肩膀夹著耳机瑟瑟地说道。
  虽说北京的初春也挺冷,但对童蕾这个自小受西伯利亚寒流洗礼的东北女孩来说,这点寒气根本不算什么,她之所以发抖,完全是因为生气。
  「唉……我也没办法啊,那女的是带资进组……金主帮她投了三百万……三百万啊!将近这部戏投资的十分之一!制片和监制都发话同意了,我这个小导演能怎么办……」
  电话那边的导演无奈地说道。
  「有钱就能言而无信吗?!再说那女的我见过,就是一整容怪!要演技没演技,要颜值没颜值!她凭什么抢我这个科班女演员的饭碗!你就不怕这部戏让她演砸了了,你们公司血本无归吗?!」
  童蕾越想越生气,开始对著手机大喊起来。
  「嘿嘿,这个倒不要紧,她的投资加上一些植入广告,我们这部剧的投资其实已经收回了,至於戏扑不扑街,反正现在烂戏扎堆,也不差我们这一部……不过小蕾,如果你也能弄来三百万赞助的话,我可以跟导演说说,重新把这个女二号给你……」
  「放屁!我就是一个穷学生!你让我上哪去弄三百万?!」
  还没等导演把话说完,童蕾便怒不可遏的怼了回去。
  「嘿嘿,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不过,我想像你这种北影的大美女,只要思想稍微开放一点,弄点投资应该不难吧。
  就这样吧,我们这个戏下月5号开机,你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去弄钱,只要弄到钱,这个女二号就还是你的,我们随时欢迎你的参演……」
  「演你妹呀——!」
  还没等导演把话说完,童蕾便啪的一声把手机摔到了桌上,盘著雪腿坐到床上开始生闷气。
  「怎么?活儿又黄了?」
  这时,只见跟她同宿舍的黄娟拎著一瓶热水,裹著军大衣推门走了进来,望著床上的童蕾问道。
  「嗯……一个月内交三百万赞助费上去,否则没戏……」
  童蕾边说边将自己的娇躯往床上一躺,一边伸长雪白的美腿踩著上铺床板,一边愤恨难平地说道:「唉~娟子,你说现在这社会怎么变成这样了,一点儿信用都不讲,只认钱……」
  「呵呵,现在是市场经济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当作商品进行交易,当然变脸比翻书还快……」
  黄娟用热水洗了把脸,然后抬起头来,一边对著镜子梳头化妆,一边儿跟童蕾说道:「我说小童,实在不行今晚你跟我一起去参加聚会吧,凭你的美貌想钓一个愿意出三百万资助你的凯子不成题……呵呵,当然,前提是你愿意向他们分分你那双大美腿。」
  「没问题啊!我愿意啊!——『爬上百张男人床,名利场中我称王』这演艺圈的规矩我懂,本姑娘又不是那种能看不能骑的金马……」
  听到黄娟这么说,童蕾从床上一跃而起,愤愤不平的对她说道:『……可我真的不想去傍一个金主,正所谓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娟子,你知道的,一旦咱们拿了那些金主的钱,咱们就成他们的私人物品了。
  从此以后,咱们就得随传随到,不但陪吃,陪玩,陪睡,还得帮著他们四处交际。一点私生活都没有,更不能谈恋爱,这种生活跟囚犯有什么区别?!
  让我放开身体没问题,但想让我放开自由生活……做梦!」
  「呵呵,又想赚钱,又不想受自由限制……」
  王娟闻言冷笑了一下,放下眉笔转头向童蕾说道:「我说童大小姐,你真以为那些『干爹』会像亲爹一样惯著你,白给你三百万吗?现实一点好不好?!」
  「那也不能没底线啊!」
  童蕾闻言忍不住喊了一句,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跟黄娟说道:「娟子,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些金主家里都是有老婆的,而且咱们大陆土豪的这些正室奶奶可跟港台豪门家里那些受气黄脸婆不一样,不管男人在外面怎么花都不管,咱们大陆这些姑奶奶要是发起飙来,那真是会吃人的!
  你们听人说吗?咱们上届有个姓刘的学姐,为了进一部戏陪一个投资人睡了两宿,结果让那投资人的老婆发现了,于是他老婆顾了两个黑社会打断了她的四肢,还用硫酸泼了她的脸。把她彻底废了。
  唉……当小三风险太大,我真是不愿意干。」
  「那怎么著?听这话你是准备放弃这个角色了?」
  化好妆的黄娟从衣柜中拿出裸肩连衣裙,向童蕾问道。
  「呜呜呜……我真是不想放弃,热门剧的女二号耶!多少演艺小花睡都睡不来的机会……」
  童蕾心有不甘的嘀咕著,不一会,只见她凤目一瞪便猛地跳下床来,攥著粉拳,紧咬银牙道:「不行!我不能放弃这个一炮而红的机会!实在没办法我就去附近的酒店发应召小卡片吧!本姑娘就是拼著小妹妹被男人玩坏,也要在这一个月之内,把这三百万睡出来!」
  『什么?发应招小卡片?哈哈,你可真想的出来!』
  一听童蕾这么说,黄娟顿时忍不住哑然失笑道:『我说童大小姐,你虽然漂亮,但却不是什么贵圈名媛,去酒店坐一次台顶多也就一万来块,这样算来,你得不吃不喝连睡三百多个男人才能把这笔钱挣出来。
  再说,就算你的身体是铁打的,扛得住。但现在又不是旅游旺季,北京城里的酒店哪有那么多单身男客来照顾你生意?别幻想了行不行?」
  「呜哇!那怎么办?!我不依!我不依!我要钱!我要上戏!我要当大明星!」
  说著,说著,灰心丧气的童蕾忍不住一下子躺在床上,撒娇似的哭喊起来。
  「唉……这么大的丫头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望著床上的童蕾,黄娟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接著略一琢磨,淡淡地说道:「……其实如果你真是急用钱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真的吗?!」
  一听黄娟怎么说,童蕾立刻满血复活,从床上跳起来一把抱住黄娟,摇著她的肩膀急切的问道:「快说!快说!什么办法?!」
  「行啦!行啦!别摇我了。我脸上的粉都快让你摇掉了……」
  黄娟一把甩开童蕾的手,然后揉著被捏疼的胳膊,对童蕾说道:「……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这个办法虽然能赚到点快钱,不过挺让人羞耻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无所谓——!只要现在能给我三百万,让我去当AV女优拍毛片都行!」
  童蕾斩钉截铁地说道。
  「呵呵,你还别说,还真跟当AV女优的差不多……」
  听到童蕾这么说,只见黄娟微微一笑,拿起手机点开了一张网页,然后递给童蕾说道:「你看看吧,就是这个工作……」
  童蕾接过手机一看,顿时秀眉一翘——原来童蕾发现手机网页上到处布满了摆著各式各样淫荡姿势的女人,这些女人年龄不一,姿色一般,但个个搔首弄姿,浓妆艳抹在镜头前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
  只见这些女人有的穿著各式各样例如护士,空姐等制服,但是她们的气质举止一看就知道是胭脂俗粉装出来的,而且画面模糊,镜头失焦,显然这些照片都是自拍上传,而非专业人士拍摄出来的。
  而在这些照片的顶上,则显示这一行意义直白的大字——玩偶女郎!实现你的一切性幻想!
  「切——!我当时什么呢,不就是个色情表演网站吗?」
  童蕾翻了个白眼,把手机往黄娟手里一扔,不屑地说道:「当这种色情网红这能赚几个钱?娟子,你在逗我玩吧……」
  「这个……每晚最低三万,最高能有能拿到二十万的。」
  黄娟闻言淡淡地回答道。
  「你说什么?!二十万——?!!」
  一听黄娟这么说,童蕾顿时心头一颤,一把抢过手机,盯著萤幕难以置信地说道:「……这价钱都快赶上一线女星的商演费了,现在这色情直播这么好赚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没听说前一阵子有新闻说有个脑残粉丝一次就给自己喜欢的女主播打赏了一辆宾士吗?不过这是小概率事件,如果你想赚到那么多,恐怕得受不少委屈……」
  说到这,只见黄娟走到童蕾身边,用手点了一下网页上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女人照片,紧接著,只见一段视频开始播放——「加油!小昭——!你能行!」
  随著视频中发出阵阵喝彩声,只见一个身穿护士服的漂亮女孩,正单膝跪在一个男病人的胯间,扶著他的阳具来回吞咽。
  此刻,这个小护士满脸花白,粘稠的精液甚至浸透了她的衣襟。
  而在这小护士旁边的推车上,则放著半杯盛著稠精液的矮烧杯,十几个穿著病号服,光著下身的男病人,挺著粗硬的阳具站在她周围,激动地为她呐喊助威。
  「这女孩她在干什么?公众场合下这么做也太肆无忌惮了吧……」
  望著视频中护士女孩的淫乱行为,童蕾惊呼道。
  虽然为了找路子拍戏,童蕾自己也曾被迫赤身裸体的躺在几个有势力的圈内大佬身下,供他们淫乐过。同时跟几个男人的交欢的乱交派对也参加过几回。
  但一般情况下,童蕾做这种事的时候都是在公子哥们的游艇,别墅等封闭空间内私密的进行,像这种当众宣淫,而且还通过摄像机进行现场直播的行为,即使对于一贯淫荡惯了的童蕾来说,也有些难接受。
  「呵呵,这女孩叫蔡小昭,职业是个护士,因为条顺盘靓,目前是这个网站最火的玩偶女郎。
  萤幕左边这个是任务提示,上面显示现在她必须完成一个任务——那就是『在一个小时之内,通过口交的方式,把她眼前那个杯子用精液装满。』
  只要她能完成这个任务,就能获得三万元的奖金……」
  解释完这些,黄娟抬头对童蕾微微一笑,说道:「嘿嘿,这网站是我『干爹』在床上告诉我的,他平常最喜欢的事,就是一边看著这节目,一边把我赤身裸体的抱在怀里奸淫我……怎么样?小蕾,一个小时就能赚三万块,你想试试吗?」
  「哦?这个……」
  听到黄娟的介绍,童蕾的好奇心顿时被激发了出来,于是她低下头,仔细观察起画面中那个女护士来。
  只见画面中的女孩香汗淋漓地扶著眼前的阳具,虽然来回摆动自己的脑袋拼命吸允舔弄,但是却秀眉紧皱,俏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嗯,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虽然浪,但还没法做到这一步……」
  望著电视中女孩那痛苦的表情,童蕾犹豫了半天,还是摇头拒绝了。
  「呵呵,先别这么快放弃嘛!我先帮你拍张靓照报个名吧。」
  说著,只见黄娟嘻嘻一笑,举起相机对著童蕾啪的一声拍了张照片。
  「呀——!你干什么?干嘛乱怕我,这要是让狗仔队发现了,本姑娘的明星梦就毁了!快给我删了!」
  「哎呀!放心了!我没拍到你的脸——!」
  羞愤异常的童蕾叫喊著从黄娟怀里一把抢过手机,低头一看,果然如黄娟所说,并没有拍到她的脸,只是把她只穿一见衬衫,雪白诱人的半裸胴体照了上去,于是童蕾顿时松了一口气。
  「呼……好险,娟子,你真是……」
  「滴——!滴——!」
  正当童蕾想抱怨两句的时候,宿舍窗户外忽然传来几声鸣笛,于是二女走到窗户往下一看,只见跟以前每个周末一样,北影校门口停满了各式各样,密密麻麻的高档轿车。
  就在此时,只见一个年过半百,身穿西服的胖大叔从一辆宾士中走了出来,对著视窗这边挥了挥手。
  「干爹——!稍等一下!人家这就下去——!」
  黄娟花枝招展的对著楼下的大叔娇喊了一声,接著便一边穿起椅子上的高档风衣,一边扭头对身边的童蕾说道:「喂,小蕾,今晚我干爹找了一些商场上的朋友开迷幻舞会,就在土城路那边,你真不要跟我一起去吗?很好赚哦!」
  「算了吧,我说了,我不想找金主……」
  童蕾看著手中自己的半裸图片,头也不回地说道。
  「切——!真是固执的傻妞!那你就自己一个人在宿舍里玩黄瓜吧,本姑娘要出去浪了!」
  说完,黄娟傲娇的一甩长发,拿起小坤包,迈著猫步,头也不回地推开门离开了宿舍。
  「你才把黄瓜当玩具呢……小荡妇。」
  童蕾不忿的对著黄娟的背景怼了一句,接著望著手机中已经被上传的半裸照片,只见自己那只披著一见薄衬衫,科班女演员专有的那种玲珑曼妙的娇躯和雪白修长的美腿,在一种姿色平平的情色网红女郎中是那样的显眼,使得童蕾心中登时升起一丝羞怯。
  「算了!反正没露脸,爱怎么著怎么著吧。洗澡去——!」
  说完,童蕾将手机潇洒地往床上一扔,拿著洗脸盆走进了卫生间……
  ************「呼,真舒服……」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只见洗完澡的童蕾光著围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刚到床上便张开双臂仰面躺了下去,窗外皎洁的月光照在她的雪白的胴体上,顿时让她感到无比的舒爽。
  「滴滴……滴滴……」
  就在童蕾准备闭上眼睛假寐一下的时候,忽然身边的手机不停的发出阵阵刺耳的资讯提醒音。
  「真讨厌,谁啊,大晚上的不睡觉搅人清梦……」
  童蕾不悦的嘀咕了一下,随手打开手机一看,顿时愣住了——原来童蕾发现,这滴滴声响是一条条的评论资讯,而这些评论资讯,全部都来自那个名为「玩偶女郎」的情色网站——「喂,兄弟们快看啊!有新靓妞出现了!」
  「哇噻!这玩偶女郎太漂亮了,简直是百年一遇的佳人啊!」
  「我操!这腿又长又白,够老子玩一年的!正牌女神啊!」
  「哎呀妈!受不了!你们谁知道她的底细吗?兄弟我现在就要点她的牌!」
  童蕾顺著这些评论往上一瞧,只见自己的胴体半裸的玉照堂堂正正地挂在网页顶端,这些粗鄙不堪的评论都是冲她来的。
  「切!无聊……」
  想到这,童蕾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著拿起手机在评论下方回复道:「好了……各位,都别回复了,我不是这个网站的直播女郎,这图片是我一个朋友跟我胡闹瞎乱上传的,大家都散了吧。」
  但让童蕾没想到的是,她这条回复一发出,顿时一石激起千重浪,居然紧跟著就引来大量的回复——「我操!正主居然线上!兄弟们快过来啊!」
  「女神姐姐你好啊!我已经是你的颜粉啦!你可千万要参加呀!」
  「就是!就是!靓姐,就凭你这绝美身材,只要愿意加盟,保证立刻就是网站头牌啊!」
  「没错!参加吧!美女!兄弟们绝对捧你捧到底!」
  紧接著这些评论下的是一大群的「赞」「顶」之类的话,就这短短几分钟之内竟然有好几百个回复。
  「不是吧……」
  望著萤幕上热情澎湃的玩家们,童蕾顿时感觉心潮澎湃——说实在话,童蕾虽然觉得凭自己的容貌身材,早该是万人敬仰的大明星了,可是阴错阳差,在北影折腾了两三年,却依然还是个影视圈默默无闻的十八线小花瓶,这种排山倒海,彷如巨星般的热捧,童蕾还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她那颗虚荣之心顿时不由的躁动起来——「算了,反正没事,就当玩玩儿呗——」
  想到这儿,童蕾嘴角一翘,笑吟吟地回复的:「好啊,既然各位小哥都这么喜欢我,那我就试试吧,不过我以前没做过网络直播,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哦耶——!,靓姐答应参加了!太赞了!」
  「哈哈,美女别担心,我来教你!首先你要拍一段短视频发到网上来,向平台的玩家们做一下自我介绍……」
  童蕾见状一愣,回复道:「什么样的短视频?」
  「哈哈!美女,你既然要当大家的玩偶女郎,那当然要拍段你的裸体视频给大家养养眼啦!」
  「对!要胸部和下体都露出来的那种,让大家看看你有没有料……」
  「没错!姿势越淫荡越好!这样才容易吸引粉丝!」
  「哦,原来是这样……」
  见到网友们这么说,童蕾明了的点了点头,接著,只见童蕾略眼珠一转,冒出一个想法,微笑道——「嘻嘻,这太简单了,你们稍等一会儿……」
  说到这,童蕾嫣然一笑,跳下床打开了电脑,调整摄像头将它对准了床上,接著只见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蕾丝做的兔子面具,将她戴在了脸上。
  「嗯……应该看不清我的模样了。」
  在镜子前调整了一下蕾丝面具的童蕾在确定俏脸不会暴露她的模样之后,便转过身一把扯掉了自己身上的毛巾,于是她那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下体顿时暴露在了空气中。
  接著,只见她赤身裸体的站起身来到床边躺了上去,向著手机摄像头,缓缓地分开自己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
  于是刹那间,只见一个坦胸露乳,赤裸放荡的绝色女孩便出现在镜头上。
  接著,童蕾一手捧起自己那只的娇嫩乳房,用手轻轻的揉捏粉红的乳头,一手揉著胯间娇嫩欲滴的阴唇,向摄像头魅惑著自我介绍道:「各位好,我叫童……蕾丝兔,今年二十岁,是某高校的大三女生,三围尺寸是88,65,82,乳头和阴唇的颜色是……嘻嘻,你们都看到了,是粉红色的。
  因为我天性比较放荡,所以经常勾引一些我们同校的男生去小树林,然后命令他们像这样将我扒个精光了,按在地上轮流奸淫强暴我。
  而且,我有点受虐狂倾向,男人越是粗暴的奸淫蹂躏我的身体,我就越容易高潮……」
  拍完这段视频之后,童蕾重播了一下,满意的一笑,然后发送了出去。
  果然,他这段裸体自慰视频一经发出,网站上立刻就炸开了锅——「我擦!蕾姐,你真是绝代妖姬啊!」
  「呜哇!蕾姐!你这是在诱人犯罪啊!不行了!,我要爆精了!」
  「女王大人!哦,不,女神大王!收了我吧!我要做你的奴隶!」
  只见网友的评论汹涌而来,而随著这些评论的出现,只见在萤幕右侧的一个体温计形的图示越升越高,而颜色也越来越红。
  「嘻嘻,好了,好了,我的手机都快炸了,快说,下面我还要干什么?」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周边小花瓶,童蕾还是头一回受到这种众星捧月般的追捧,心头顿时涌起阵阵小激动,只见她坐直娇躯,舔著嘴唇在手机上输入了上述文字。
  可刚打完字还没上传,网页便卡住不动了,紧接著,萤幕上蹦出了一条资讯——对不起,您的操作已经被封锁,请联系后台管理员。」
  「什么?被锁住了?这是怎么……」
  「滴——!滴——!」
  正当童蕾纳闷的时候,忽然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童蕾打开一看,只见是网站发来的一条信息——您好,亲爱的蕾丝兔小姐,我是「玩偶女郎」网站的经纪人,您是我网站目前所遇到的素质最优秀的玩偶女郎,为了更好的帮您推广行销,本网站暂停了您的用户使用权(以保持您神秘性)。
  如果您有意进一步跟我站合作,请您抽时间与我站工作人员面谈,地址随后附上(待遇优厚。)
  玩偶女郎「什么嘛……一个色情网站干嘛搞得这么神秘?」
  童蕾望著资讯不悦地嘟囔了一句,不过转念一想,情色直播这种事属于非法行为,确实不宜太过张扬。
  想到这,童蕾耸了耸肩,把电脑关上后拉过被子倒头便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