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情人的办公室性爱》

  我的情人王宝玲和我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关于我们如何相识、交往到发展为情人的过程,就不多说了,因为那说起来比一匹布还长,呵呵。这里只说说我们的第一次办公室性爱,那真的是很难忘的一次经歴。
  我们供职的公司很大,每个办公室都有不少人。因此我们尽管早已确定了情人关系,平时在人来人往的公司里也没有亲热的机会。直到那一次……
  就是前不久的事情,因为已是11月份,接近年底了,我们的工作也多了起来,于是就有部分人不得不在周末加班,这其中也包括了我们两个。
  当然,我们事先约定好了,同在周六上班。那天加班的人并不多,她们办公室有3、4个吧,我的办公室就只有我一人。
  整个上午大家都在工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中午,吃过饭后,一起加班的同事们有的回家了,没回家的也找地方休息去了。我则根本没有去吃饭,用事先准备好的方便面对付了一下肚子,继续留在办公室等宝玲。
  大约12点过的时候,宝玲来了。我连忙将她迎进来,将办公室的门关上,窗帘也全拉上,这样别人会以为我已经午休或是回家了。
  外面很安静,整个大楼里已没有什么人了,这让我们感到很安全。我往我的办公椅上一坐,宝玲便很自然地坐在我的腿上,我们亲吻起来。
  亲了一会,宝玲把嘴拿开,问我:「吃饭没有?」
  我故意说:「没吃!」
  「哎呀,那怎么办。找点东西吃?」
  「我要……吃你!」
  「坏蛋!」宝玲打了我的头一下。我搂住她的脖子,把她的头扳过来,我们再次吻在一起。她的舌头也伸了过来,我一口含住,使劲地吸过来,直到她「嗯、嗯」地叫疼为止。
  虽然已经是11月了,但我们这幢差不多是中国的最南方,天气还是很暖和的,她穿的也还是衬衣。宝玲侧坐在我的腿上,我一手从她背后搂著她的腰,擡起头来和她亲吻,另一只手就去解她胸前的扣子。
  不一会儿便解开了3、4个,宝玲的胸罩露了出来。我把胸罩推上去,一对白白的36D的乳房一下子就弹了出来。我一口便含住了她左边浅咖啡色的乳头,吸吮起来。然后又用舌头在她整个乳房上舔呀舔的,用舌尖围著她的乳头打圈儿。
  通过以前的几次亲热,我已经知道宝玲左边的乳房和乳头最为敏感,所以对这里进行集中攻击。很快,宝玲便娇喘连连,一只手也伸到我的腰间摸呀摸的。
  我先把宝玲腰上的皮带解开,然后把她放了下来,让她扶著桌子站著,微微弯腰。我从后面把她的裤子连著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她的雪白的屁屁便暴露在我的面前了。
  宝玲的屁股很浑圆、结实,像个梨子的形状。说得通俗点,就是屁股很大,我很喜欢。我依然坐在椅子上,从后面一把抱住宝玲的屁屁,便亲吻起来,用舌头在上面使劲儿的舔。她的小穴也有水流出来了。
  我伸出一只手指在宝玲的阴蒂上抚摸著。由于她是半趴著的姿势,小穴里流出来的水正好流到了宝玲的阴蒂和我的手上,越来越滑,我的手也动得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宝玲就求饶了,叫著我的名字。
  「冬哥。」我比宝玲大几岁,所以叫我「哥」。
  「干什么?」
  「我要。」
  「要什么?」
  「要你爱我。」
  哈哈,这个情人,还是有些腼腆的,只肯说「要你爱我」。不论我怎么对她暗示、提醒,宝玲也从不肯说「干我」。
  不管那么多了,不说就不说吧。我离开了宝玲的身体,解开自己的皮带,把裤子和内裤退到大腿上。宝玲也转过身来,扶著我的膝盖蹲下来,将我的弟弟含进了嘴里,吞吐起来。
  说实话,宝玲的口技真的是相当不错的。毕竟已是年过30岁的人,结婚也有好多年了。不像有些女人,只会含著我的鸡巴一个劲儿的吸吮,搞得自己嘴巴好累不说,我还不见得舒服。
  宝玲就不同了,一会儿含著我的鸡巴吸吮几下,一会儿把鸡巴吐出来用舌头上上下下地舔,一会儿又用嘴唇包住鸡巴的头部,用舌头在龟头上打圈儿地舔。那滋味儿,一个字:爽!
  没几分钟,我也忍不住了。推开宝玲的头,把她拉起来。她自然会意,麻利地脱掉裤子后,转过身去背朝著我,一手扶著我的鸡巴对准她的小穴,慢慢坐了下来。
  哗!舒服。相信所有男人都知道,插入的那一下,不仅女人很爽,男人也是很舒服的吧。
  就好象一张湿润的小嘴,慢慢地把鸡巴含进去了一样。插入之后,我便抱著宝玲的腰,摇晃起来,她也配合著我,前后左右地扭动著屁股。这种方法,鸡巴不是在抽插,而是在穴穴里面转著圈子,龟头不时地摩擦著小穴四周的肉肉,那感觉也是相当的爽啊。
  摇了一会儿后,宝玲的动作渐渐大了起来,我知道她也正觉得爽了,就两手往上,抓住她两个乳房轻轻地揉著,用手掌心摩擦她的乳头。
  然后又把嘴凑过去,一边舔宝玲的耳朵,一边小声问她:「宝贝儿,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宝玲背向著我,看不见我的脸,所以也就没那么害羞。
  果然宝玲用小得快听不见的声音回答我:「在做爱。」
  「在做什么?」
  「在做爱!」声音稍大了点。我得意极了,接著问:「在跟谁做爱?」
  「跟冬哥做爱。」
  呵呵,听著这些话,真让我觉得开心。
  但我觉得还是不够过瘾,扶著宝玲让她站起来,上身趴在我的办公桌上。我从后面看著宝玲叉开的两腿,雪白的屁股撅得高高的,不禁心中一动,凑上前去,用舌头在她的阴蒂上轻轻一舔。
  宝玲双腿一抖,嘴里哼了一声。我先不管自己的鸡巴了,而是用手指在她的阴蒂上轻轻地抚摸著,舌头在她的阴唇上、屁股上不停地舔。宝玲趴在那儿,嘴里轻轻地哼哼著,一动不动。
  我的舌头慢慢地向宝玲的菊花靠近,快到的时候,我把抚摸她阴蒂的那根手指伸直,一下子插进了她的小穴。宝玲「啊」的一声,我的舌头也趁机舔上了她的菊花儿。
  以前,她一直是不让我亲她的屁眼的,可能是心理上有障碍吧。这次,也许是办公室的新鲜刺激的感觉加上真的是被我舔得比较爽,当我舔到宝玲的屁眼的时候,她只是嘴里叫了一声,居然没有动。
  我不禁心中大喜。先是尽量多分泌出口水,把宝玲的屁眼弄湿,然后便尽情地舔了起来,同时伸在她小穴里的手指也不停地搅动著。宝玲口中也不停地「唔、唔」著,喘气越来越重。
  最后,当我把舌尖使劲钻进宝玲的屁眼儿里面的时候,她「啊」的一声轻呼,把头擡了起来,出了一口长气,然后就趴下去一动不动了,小穴里流出的水把我整只手掌都打湿了。
  我站起来,把湿漉漉的手指从宝玲小穴里拔出来,在她屁眼儿上抚摸著。然后弯下腰,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接著问她:「舒服吗?」
  「舒服。」
  「还要吗?」
  「嗯。」
  「还要吗?」
  「还要!」
  我不再问了,因为我知道宝玲第一次高潮之后,再刺激她的话,第二次会来得比较快。但从来未试过第三次高潮,通常宝玲都是两次之后就觉得够了,不想再要了。我直起腰,站到宝玲后面,用两手分开她的两瓣屁屁,把已经有点软的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穴穴里面已经是又湿又热,紧紧地包著我的鸡巴。抽插了几下,我的鸡巴再次坚硬起来,我也加快了速度,一面插宝玲的小穴,一面用手指在她的屁眼上不停地抚摸著。宝玲口中「嗯、嗯、唔、唔」的声音越来越大,穴穴里水流到了大腿上。
  不一会儿,宝玲两腿微微地抖动起来,我知道她快要到了,进一步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小腹撞在她的屁股上,「啪、啪、啪」的响著。终于,宝玲嘴里吐出一口长气,我连忙把鸡巴顶到最深处,趴在宝玲的背上不动,她的穴穴里一阵抽动,我能明显地感觉到把我的鸡巴裹得紧紧的,然后再慢慢地放开。
  接著宝玲便闭著眼睛,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了。
  我先趴在宝玲背上亲了她几下,然后站起来,把旁边的椅子推到她后面,扶著她坐了下来,她也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著我。
  我一屁股坐到了宝玲面前的桌子上,她立刻会意,凑过来,再次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卖力地吸舔起来。我稍稍向后倒下,用两个胳膊肘撑著桌子,把双腿放在宝玲椅子两边的扶手上,看著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看著宝玲慢慢地把我的蛋蛋舔湿,再使劲儿吸进嘴里,真是太享受了。
  心里想著今天折腾得宝玲也够了,干脆就这样出来了算了吧。突然心里又是一动,想她今天终于肯让我亲屁眼儿了,会不会也肯让我口爆了呢?
  看著宝玲再吸吮吞吐了一会儿,我觉得自己快来了,便伸出一只手,扶著她的头上下动作著。宝玲知道我是快到了,便加快了吞吐的速率,还不时地用舌头在龟头上使劲舔,每舔一下都让我全身一抖。
  终于,我坚持不住了,就用手把宝玲的头轻轻压住,她也理解了我的意思,就含住了我的鸡巴不动,用舌头在龟头上转著圈儿舔著。
  我知道宝玲是答应了,心中不禁大喜。与此同时,鸡巴一麻,精关一松,一阵电击一样的快感一瞬间从小腹直冲上头顶,我把万万千千的子孙全部泻在了宝玲的口中……
  这就是我们在办公室里的第一次,真是太过难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