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天车床夜》

  记得是2006年直扑台湾本岛的台风,是第几个我倒是忘了,没关系第几个不重要,好像仅吹著阵阵凉风、飘著毛毛细雨,可是台北县、市政府可能是被前几次的台风吓坏了,竟同时宣布了各机关停止上班上课一天的消息,使得原本就越夜越热闹的林森北路涌进比平常更多的人潮。
  也乐得驾驶小黄的我在各酒店以及KTV门口计程车排班点,来回穿梭载客,一张张钞票塞满我腰间皮包,也撑开了我脸上满足的笑容。
  一对男女晃幽著走出KTV大门,搂抱著…亲蜜的咬著耳根子,二人慢条斯理同时举起手示意要搭车,我便将车驶近,手探向后座帮他们打开车门,上了车,男人随即递给我一张千元大钞,眼睛没离开过女人,嘴里交待我:「八里…」,两人的嘴就像强力磁铁的两极,紧紧的吸附在一起,唯一不同的是还伴著口水在男人和女人嘴里两舌间翻滚交缠发出的激情音符。
  由于我的车空间较大,所以女人曼妙的曲线一路上不受限制的缠绕在男人身上,车子甫经过关渡大桥,他们的谈笑声突然停了下来,接著传来滋滋啾啾…两条湿黏舌尖交缠拍打,还有窸窸窣窣,身体扭动摩擦皮椅发出的声音,不时交杂著按捺不住欲火的呻呤声,我心中暗忖:「难不成他们是想在我车上来一下!」想到这里,换我慌了,便马上出声陪笑著制止:「先生小姐,不好意思哦,我的车子为保行车平安,所以有安坐菩萨,你们…要在车上…不太好喔!」
  男人尴尬的朝我笑了笑,又从口袋摸出一张千元大钞,要我跟菩萨商量通融一下,这时由后视里倒映著的女人,跟本不理我的制止,而且己经开始用手解开男人的裤子,探进男人的裤档里,紧紧握住男人火红的阴茎,除了手,我见女人两腿交叠、圆臀摇扭…舌尖在男人的耳根、颈部来回舔咬,我想女人也正努力著将裙子底下的那口炉子烧旺吧!
  看著女人如此忘情和握在我手中的千元大钞,我在心中默默向菩萨说明,为了赚钱,不好得罪客人,希望菩萨原谅……阿弥陀佛!
  车子经过八仙乐园进入西滨公路,男人女人继续亲吻、抚摸,相互挑逗的言语,和敲打在车窗上的风雨一样,没间歇过。
  「嗯…喔…」男人拉下女人裙子里那条黑色内裤,手掌按揉女人的阴部…手指尖疯狂进出女人的阴户,女人上下的两个出入口同时发出淫乱靡音,我见重头春戏即将上演,遂打开车头闪烁的警示灯,在一个较宽的路肩把车停了下来。
  〈身为计程车司机的我,犯了一个大错!〉
  车子停妥,假装不经意望向车内后视镜,映入眼廉的第一幕,竟然是:男人把女人黑色内裤脱下来戴在自己头上﹝我噗嗞差点笑出声音来,赶紧用手摀住自己的嘴巴﹞,接著男人用一手架高女人的双腿,另一手扶著发涨阴茎,将龟头顶在女人蜜穴口,「嗯哼一声!」
  腰杆用力向前一挺,噗嗞挤进女人的身体,整根没入,并开始规律抽插干著女人,发出肉挤著肉的吱吱啪啪声响和著车窗外风雨声,交织出一曲『春之协奏曲』
  真是咸湿透了!
  男人和女人似乎爱极了这种车床性交,频频呻吟,男人用力且加快撞击速度,拍击声加强了情色的氛围,女人发现男人快射精了,便将双脚交叉紧紧勾住男人的腰杆,忘情淫叫:「喔∼啊∼老公∼射在里面∼射在里面∼要来了∼老公∼我要来了∼!」期待著被男人滚荡精液浇淋…!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三个海防的军人由车后方踩著整齐的步伐走近我的车,在驾驶座门旁立定,用手敲敲车窗示意我开窗,因为是军警人员,所以我不敢怠慢马上摇下车窗…这时男人和女人也受惊了,男人突然大叫「啊…好痛…好痛!」原来是女人因为惊吓过度,导致正要高潮的阴道痉挛收缩,把男人的阴茎完全咬住,拔不出来,男人痛得哇哇大叫…
  最后在军警民三方通力合作下,将男人女人送往淡水马阶纪念医院,才顺利分开两人。
  军方说:「只是要告诉我,在海边禁止打开闪烁的警示灯…要我关掉警示灯…
  男人和女人可以继续做…不用那么紧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