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师母的故事》

  那一年,我还在县城读高中,听说新调来一个英语教师。
  不过引起我们注意的并不是英语老师本人,而是他哪个漂亮的老婆即我们的师母。
  第一次见师母就被师母那成熟的丰韵所倾倒。
  我总觉得师母有点眼熟,原来她长得很像中央电视台主持正大综艺的王雪纯。
  不过她比王雪纯身材要高一点而且也还要丰满一些。
  总之师母留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妙,由此,她成为了我意淫和手淫的长期伴侣。
  后来我才知道她在旅游公司当导游,已经有了一个六岁的小男孩,真没想到她生了小孩身材依然还这么完美。
  那时侯我常常想,要是能够和师母做爱那该多好啊,我一定要疯狂的蹂躏她那丰满的臀部、柔软的乳房,轻添著她殷红的乳头,在她伊伊呀呀的呻吟声中抽插她的阴道。
  每次想到这里我的阴茎就涨的发痛。
  真的是老天有眼,这种机会终于来了。
  读高中的时候我比较喜欢运动,校篮球场和足球场上时时有我的身影出现,在那段时期我最喜欢的运动却是遛汉冰,不过我的水平也不高,尚处于初级水平,摔交的事情时有发生。
  那天放学后我又到学校的汉冰室练习溜冰,忽然斜方冲过来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猛地撞在我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足够让我美美的摔上一交。
  我爬起来,冲口而出的「三字经」
  却被师母娇美的容颜给惊得收了回去,原来是师母带著她的儿子在学溜冰。
  师母红著脸连声的说:「对不起」。
  当我看清撞我的人是让我魂引梦牵的师母后,先前的火气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希望师母丰满的肉体再猛烈的撞我一下。
  (呵呵,不过她的儿子则可以免了,我一向没有爱屋及乌的习惯的)今天师母下身穿著一条紧身的牛仔裤,紧身牛仔裤把她丰满的臀部曲线表现得淋漓尽致,上面穿著一件紧身的高领毛衣,两个如碗形的乳房傲立在她的胸前。
  这么性感的打扮看得我的阴茎又不自觉的勃起。
  我一直觉得师母不但漂亮而且很会打扮,每次看见她都打扮得这么成熟性感。
  师母明显感到我目光中的热力,先前脸上的红潮都还没退尽,不过现在更加红了。
  她拉了拉身边的小男孩说:「快给哥哥说对不起。」
  我直到这时候才醒悟过来,连忙说:「没事,没事。」
  「师母,你也喜欢溜冰呀。」
  她听我叫她师母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知道我是她老公班上的学生后,她对我的态度明显的亲切了许多。
  于是我顺势拉起小男孩的手邀请她们一起滑。
  滑了一会,小男孩说他累了,于是我们溜到旁边的椅子上座了下来。
  聊了一会天,我就自告奋勇的要教师母倒滑,师母可能才开始学习溜冰,劲头还比较大,于是欣然答应。
  我拉著师母软绵绵的小手,居然兴奋的手心冒汗。
  师母一点也没有觉察到我的异样,还是认真的跟我练习倒滑。
  当滑到拐弯处的时候,我假装被什么东西拌到了,一下坐在地上,师母自然也摔入我的怀中,我顺势双手一抱,两只手刚好抱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我轻轻的用手搓了搓她的乳房,可能因为生过小孩的关系,她的乳房并不是很坚挺的,摸起来软绵绵的不过很舒服,而且还能感觉到她乳房上的两个小乳头。
  我下面的阴茎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硬邦邦的抵著师母圆润的臀部。
  我禁不住耸了耸下身,由于她穿的是牛仔裤,所以她屁股顶起来并不是软绵绵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很兴奋。
  师母明显感觉到我下面的变化,脸又红了,这次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她回过头来白了我一眼。
  我那时真的相当的紧张,生怕师母发火,我赶忙爬起来并把师母也拉了起来。
  师母站起来后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抽回还在我手中紧握著的小手,只是脸红红的。
  我觉得她当时真的是好妩媚哟。
  我不禁胆子又大了起来,我带著她继续往前滑,我手上轻轻的用了点力,把她拉到我的身边,和我靠在一起。
  然后我松开她的小手,并把我的右手探视性的放在她的小蛮腰上。
  她居然没有拒绝,只是向周围看了看。
  我知道她是怕被人看见。
  其实现在溜冰室人很多,大家都在专注的滑冰,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即使看见了,也以为我只是扶著她在教她溜冰呢。
  她的儿子也正和旁边的一个小女孩玩得很高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和他妈妈正搂在一起。
  我手上又加了点力,现在我和她紧紧的贴在一起了。
  我转过头,把嘴贴在她耳朵上说:「师母,我早就注意你了,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你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我看著她白皙的耳朵,用嘴轻轻添了添她的耳垂。
  她身子禁不住轻颤了一下。
  转过头又白了我一眼。
  我把放在她腰上的右手慢慢的移到她高翘的屁股上,来回轻轻的抚摩著,我一边向前滑行一边摸著她的屁股,有时候还用力的捏一捏。
  在这段过程中,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脸上的红潮从来没有褪过。
  我胆子越来越大,把左手伸过去牵引著她的左手摸向我博起的阴茎,当她的手碰到我博起的阴茎的时候,她条件反射般的收回她的手,我执著的再次把她的小手放在我博起的部分,她这次没有收回她的手,我的手也轻抚著她的阴部,虽然隔著裤子,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她阴部的柔软和灼热。
  随著我双手动作的加剧,她的身子越来越软,几乎完全的靠在我的身上,偶尔还伴随著一两声低低的呻吟。
  我正想把她的牛仔裤拉练拉下,她抓住了我的手,并低声的,说:「不要这样。」
  我看著她的脸,她也看著我,我知道她这次是真的不想我再进一步触摸她。
  我只好老实的隔著裤子抚摩著她,她也放软了身子继续享受我的抚摩。
  我不时的抚摩她的阴部和臀部,偶尔还用摸阴部的手去捏捏她丰满的乳房,就这样抚摩著,我觉得她的身子越来越软、阴部却越来越热,而且阴部还不时的蠕动,连我的手隔著她的牛仔裤就感觉到她的潮湿。
  她也不时用她柔软的小手捏捏我博起的阴茎。
  我们就这样的互相的抚摸著,直到她的儿子吵著要回家,我们才分开。
  当我随著她们母子走出溜冰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我知道今天是师母的老公辅导我们晚自习,于是我走到她身后,对著她的耳朵轻轻说:「师母,我晚上来找你好吗?」
  师母回过头吃惊的看著我。
  「师母,我真的好想你,给我次机会好吗?」
  我继续恳求到。
  她妩媚的笑了笑,转过身拉著小男孩走了。
  看著师母婀娜多姿的背影渐渐远去,我决定今晚一定要冒险去会会师母。
  为了晚上的冒险,我决定先回家填饱肚子,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晚上的挑战。
  当我吃完饭回到教室,上晚自习的铃声也响了。
  等了一会,英语老师陈xx抱著一捆试卷进了教室。
  他说今天晚上英语测验,发完试卷后他就座在讲台上看,书。
  看到陈xx老师,我不禁想到俏丽的师母,她现在是不是也在等我呢?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热了起来。
  擡头看看周围,大家都在认真的埋头做题。
  可我实在没有心情做题,看著试卷上的字母D,我不禁想起师母那高翘圆润的臀部,看见字母B我又想起师母那对丰满的圣母峰。
  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我还是一个字也没有写。
  我走到讲台前,对埋头看书陈老师说:「老师,我要上厕所。」(我想,要是他知道我是要去上他的老婆,他是一定不会同意我去的)他头也没擡的点了点头。
  我赶紧溜出了教室,向老师家跑去。
  老师家在六楼,我三步并著两步的跑上六楼,当站在老师门前揣气的时候,我却没了胆量敲门,我真的想就此打道回府。
  (如果现在回去了,也就没了以后的故事,我认为除了陈老师会感谢我以外,大家都会骂我胆小鬼的,对吧?)到底还是难舍那可人的师母,我终于硬著头皮敲了门。
  等了好一会门才开,开门的是师母,我结结巴巴的说:「师……母……,我……能进去吗?」
  师母笑著说:「你真的敢来呀,你小子真的是色胆包天啊。」
  「谁叫师母这么漂亮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现在也平静了下来,并和师母开著玩笑。
  师母扑哧一笑问:「我真的对你有那么大的吸引吗?」
  「比万.135wyt.,有引力还大。」
  我认真的回答。
  「你有个女朋友吗?」
  师母问。
  「除了你我谁也看不上。」
  我乘机给师母灌迷汤。
  师母笑著让开身子。
  我进了屋才仔细的打量师母,她上身还是穿著那件毛衣,不过脸上化了妆,看起来妩媚动人极了。
  下面换了一条牛仔裤,我猜她原来那条牛仔裤可能被自己的淫水侵湿了。
  我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有看见师母的儿子,我猜他可能已经睡了。
  果然师母说:「我们家小伟睡了,你看电视吧,我给你到杯茶。」
  说完就走进了厨房,我也赶忙跟著进了厨房,看见师母正弯著腰在泡茶,高翘的臀部正对著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走上去抱住师母,并用发涨的鸡巴轻轻摩擦著师母的屁股,两只手也疯狂的搓揉著师母柔软的乳房。
  师母哼了一声,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我的手从师母毛衣下面伸了进去,隔著乳罩抓住她的乳房,她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由我为所欲为了。
  当我把师母的乳房从她的乳罩中解脱出来时,却发现师母早以放下了手中的茶壶。
  双手撑在桌子上。
  直接抓住她乳房的感觉和隔著衣服抚摩的感觉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她的乳房也许因为喂过奶的缘故,并不很结实,摸起来软绵绵的,我不停的用拇指和食指捏著她的乳头,渐渐感到她的乳头硬了起来,师母也不禁随,著我的动作加剧,轻轻呻吟起来。
  我索性撩起师母的毛衣,把毛衣罩在了师母的头上,然后蹲在桌子下面捧著乳房亲起来。
  师母的乳房很大很白,隐隐能够看见上面青色的血管,指头大小的乳头呈暗红色,由于爱抚的缘故,翘翘的傲立在乳房上。
  我轮流的用嘴去吃师母的两个乳房,只啃得师母在衣服里发出[恩……恩…
  …]的声音。
  我动手解开师母的牛仔裤,她的牛仔裤是如此的紧,以至于我用了很大的劲才把它褪到臀下。
  露出师母性感的黑色小内裤,黑色的内裤紧贴在师母白皙肥美的臀部,黑白相映美丽异常。
  我用手按了按师母的阴部,发现师母的内裤早就被自己的淫水湿透了,师母也随著我的这几下动作颤抖起来。
  把师母的内裤褪到臀下,因为师母紧闭著双腿,只能看见缝状的阴部。
  我用手拨了拨师母的大阴唇,她的大阴唇呈紫红色,现在已经是非常湿润了,连阴道上乌黑的阴毛上也挂著亮晶晶的淫水。
  师母的阴毛并不是很茂盛,但是黑得发亮而且很均匀的分布在阴道上方,看起来很性感。
  我想分开师母的大阴唇,继续深入的研究,可牛仔裤还紧紧的箍在她的臀下,很难分开她的阴唇。
  我于是来到师母身后,抓住师母的牛仔裤向下拖,这次师母相当的配合,很快就让牛仔裤和内裤脱离了她的身体。
  现在师母除了头上还套著毛衣外,其它地方完全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下。
  师母雪白丰满的肉体在灯光下分外耀眼,我不禁暗叹:「师母真是天生尤物。」
  在感叹之余我对陈xx老师生出了强烈的嫉妒感,因为这么美丽的肉体在这之前一直是他的专用品,我今天一定要打破他的这种专制。
  想到这里我兴奋的无法自禁,我对著师母的阴部蹲下来,用手分开师母紫红色的大阴唇,露出她粉红色的小阴唇。
  在她血红色的阴道口上方,有一个比小指头还小的小凸起,我知道那是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带。
  我用手摸了摸它,师母不由得发出「啊~~~~啊~~~~」
  的声音,我来回的搓揉著阴蒂,渐渐觉得它在我的手中变硬,师母也不断发出「啊~~~~啊~~~~~、呜~~~~呜~~~」
  的呻吟。
  师母的阴道也变得更加湿润了,摸起来滑腻腻的。
  我知道现在师母也很兴奋,我想让她更舒服一点,就伸出舌头轻轻舔起她的阴蒂和阴道,有时候还用舌头挤进师母的阴道口,不断来回的旋转,师母呻吟的声音更加急促了。
  我边舔边用手使劲的搓揉著师母雪白的屁股,不一会,师母的阴道不断的抖动,腿蹦得直直的,连高翘的屁股也跟著微微的抖动,忽然,她的阴道口一张,一股微白的液体急冲而出,我直觉得一股咸咸腥腥的东西流进我的嘴里,我还来不及反应,它就顺喉而下了,原来师母已经达到第一次高潮。
  我只觉得我的鸡巴在裤子里涨得发痛,于是我飞快的脱下衣服。
  用手握著发烫的鸡巴,从后面向师母的阴道进攻,由于师母分泌的淫水太多,滑腻腻的,我的鸡巴在师母的外阴和屁股上滑来滑去,就是不得其门。
  我越急越乱,鸡巴光在师母的屁股和外阴上刺来刺去。
  师母罩在毛衣中发出「哧~哧~」
  的笑声,她摸索著伸出手,握住我的鸡巴,引导著向她的阴道口带去,当我的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时,我不用她再教,屁股用力一顶,大鸡巴「扑哧」
  一声钻了进去。
  虽然师母生过孩子但是她的阴道并不是很宽敞,紧紧的包围著我的鸡巴,我觉得暖暖的舒服极了。
  我一耸一耸的运动著我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在师母浪穴中进进出出的做著活塞运动。
  我越来越兴奋,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只插得师母的浪穴淫水四溢,飞溅出的淫水把我的小腹染得一塌糊涂,连我的阴毛全都湿透了,全软软的贴在我的小腹上,当我插入时小腹猛烈的撞击著师母雪白肥大的屁股,发出「啪~~~啪~~~~」
  的声音。
  师母的大屁股也随著撞击象波浪般的抖动。
  我阴茎抽出时带出师母两片红嫩的小阴唇,插入时它们又随著我的鸡巴进入师母的嫩穴。
  师,母也耸动著她的大屁股配合著我的抽插。
  她的淫水是如此之多,当我的鸡巴猛力插入时,总会挤出一股股的淫水,抽出时龟头楞又会带出大量的淫水,师母的淫水把我们的结合部位湿得滑腻腻的,以至于我和师母的肥臀分开时,能明显感觉到淫水的粘性。
  师母不能控制的「伊~~伊~~呀~~呀~~」
  的叫个不停,并用她的小穴使劲的夹著我的鸡巴,现在我不管从视觉还是感觉上都达到最高的享受,嘴里也不禁发出「啊~~啊~~」
  的叫声。
  我伏在师母赤裸的背上,用舌头添著师母雪白的后背,并用手使劲搓揉著师母的两个乳房和乳头。
  我下面的鸡巴却一刻都没停止的在师母的小穴中进进出出,直到此刻我还有点不相信,哪个让我魂引梦牵的俏师母,就在我枪下婉转求欢。
  我卖力的干著师母的小穴,师母也努力的配合著我。
  兴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龟头正正发麻,我知道要射精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缩肛门,努力控制住我射精的欲望。
  这样过了一会,我忽然感到师母的阴道壁在微微的抖动,我加快了我插穴的强度和深度,果然,师母在一阵剧烈的抖动后,她达到了高潮。
  当师母滚烫的阴精淋在我龟头上时,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叫到:「师母~~我~~我也要射精了。」
  师母听了一惊,忙撑起身子说:「快~~快拔出来,不要射在里面。」
  看著师母这样著急,我不想违背师母意愿,拔出了阴茎。
  当阴茎拔离师母的小穴时,发出「卜」
  的一声。
  我的精液也呈抛物线的急射而出,射在了师母雪白的背上和大屁股上,浓浓的精液随著师母雪白的大屁股流了下来,像百分之百牛奶。
  师母也趴在桌子上气喘嘘嘘。
  我抱著师母转了个身,并脱下师母还罩在头上的毛衣,来个完全的赤裸相对。
  只见师母紧闭著她那双妩媚的大眼睛,脸上的红潮还没有完全褪去,性感的红唇还在微微的颤抖,俏丽的脸上布满一层密密的细汗。
  现在我才知道「香汗淋漓」
  原来正是形容这时候的女人。
  师母到现在才挣开了她的眼睛,当她的美目望著我的时候,我问:「师母,我干得你舒服吗?」
  师母的脸又红了红,(我不知道师母为什么这么容易脸红,不过老实说师母脸红的时候特别吸引人)她伸手握著我微软(非Microsoft)的阴茎说:「你小小年纪,从那里学来那么多调情的手段啊!」
  「师母,你不知道,现在有A片吗?」
  我说。
  师母这才恍然大悟的说:「原来如此,这还是你的第一次吧?」
  我吃惊的望著师母说:「你怎么知道,难道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吗?」
  师母笑笑没有回答,只是用她的小手使劲的捏了捏我的阴茎。
  我抱紧师母赤裸的肉体,在她耳边说:「师母,你知道吗?我想干你想了快一年咯,天天晚上我都想著和你做爱,每次手淫都以你为目标,不然晚上我就睡不著。」
  师母忽然情动了,紧紧抱住我,并用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也贪婪的吮吸著师母的香舌。
  在师母的挑逗下,我的阴茎又博起了,硬硬的抵住师母柔软的小腹。
  师母低头看看我挺立的鸡巴,用手指弹了一下,我的鸡巴上下跳动,好像点头向师母致敬。
  师母温柔的牵著我的手向客厅走去。
  到了客厅,师母让我座在沙坑上,她自己则蹲在我的面前,张开她的红唇含住我发涨的鸡巴。
  我吃惊的看著师母,师母望著我妩媚的笑。
  并用她柔软的舌头轻轻添著我鲜红的龟头,还用舌头抵开我的马眼,偶尔还轻轻咬咬我的鸡巴。
  我兴奋极了,鸡巴在师母的小嘴中越涨越大,忽然师母把我的整根鸡巴全部含在口中,我感到我的龟头抵在师母的喉咙上,师母用她的嘴来回的吮吸著我的鸡巴,剧烈的快感冲击著我,我不禁「啊~~啊~~」
  的呻吟出声。
  看著风骚的师母高翘著屁股趴在那帮我口交,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豪感。
  我一只手抚摩著师母高高翘起的屁股,一只手捏著师母的乳房。
  我忽然觉得龟头出传来阵阵尿意,我才想起我今天很久没有撒尿了,我不要意思的说:「师母,我~~我~~想~~撒尿。」
  师母停止工作擡起头白了我一眼,她拉起我的手向卫生间走去,边走边抚摩我的阴茎,我也用手摸著她的阴道,还有手指插进去来回的抽动。
  到了卫生间,师母扶著我的阴茎让我撒尿,当看见晶亮的尿液从我的阴茎喷出来时,师母挣大著她的美目,目不转睛的盯著我撒尿,我猜师母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著男人撒尿。
  我撒完尿后习惯性的抖了抖阴茎,没想道余下的尿液全撒在师母的美腿上。
  师母报复似的使劲捏我的阴茎,我假装疼得「哎哟」
  一叫,师母马上放松了握我阴茎的手。
  我们继续互相爱抚著向客厅走去。
  回到客厅,师母还是让我座在沙坑上,然后她面对著我坐在我身上,一手分开自己的大阴唇,一手握著我的阴茎,肥大的屁股向下一压,因为师母的阴道非常的湿润,几乎没有费什么劲,我的大鸡巴就「扑哧」
  一声完全消失在师母的小穴中。
  师母来回的耸动著她的大屁股,她的阴道就像小孩的嘴一样,一会吞进我的阴茎一会又吐出来。
  随著师母上身不停的摆动两个乳房也不停的上下波动。
  我双手抱住师母雪白的屁股,随著师母运动的频率用劲把师母向我阴茎上压。
  沙坑在我们的身下发出不堪重荷的「沙沙」
  声,伴随著师母阴道发出的「扑哧~~~扑哧~~~~~」
  的插穴声,我觉得这真是世上最美的乐章。
  我用嘴含住师母上下波动的乳房,还用牙齿轻轻咬师母的乳头,师母也因为剧烈的运动发出低沈的喘气声。
  我的手越来越用力的捏著师母的屁股,我猜现在师母雪白的屁股一定被我捏得变了形。
  师母低下头亲我,我也努力的把我的舌头伸进师母的口中,和师母的香舌绞缠在一起,我们互相吮吸著对方的唾液,鼻子里都发出「呜~~呜~~」
  的鼻息声。
  师母的动作越来越快,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不过由于先前射了一次精,现在没有那么容易射精了。
  渐渐的师母身上又出汗了,呻吟也越来越急促。
  我知道师母又要泄身了,不禁使劲的向上耸动我的阴茎,大约又过了几分钟,师母忽然停止了抽动,接著师母的阴道传来剧烈的抖动,夹著我阴茎的力量也逐渐增大,师母的身体也颤抖著,随著她的一声长叹,师母的阴道「吐~~吐~
  ~」
  的射出了大量的阴精。
  火热的阴精淋在我的龟头上,我兴奋得发抖,不过还好我没有射精。
  师母软绵绵的倒在我怀里,阴道内还在不断的流出分泌物,大量的淫液随著我的阴茎流在屁股上,连我屁股下的沙坑都打湿了一大片,粘糊糊的贴著屁股很不爽。
  师母感到我的阴茎还硬硬的插在她的阴道中,她用手抱住我的脖子,用她俏丽的脸庞摩擦著我的脸赞叹的说:「你真棒,等我歇息一会再来,好吗?」
  看著师母妩媚的样子我当然不会拒绝,但是我也乘机提出要求:「师母,让我射在你的小穴里好吗?」
  师母爱怜的用手拍拍我的脸说:「好吧」
  我听后不禁大乐。
  我们就这样抱著互相抚摩和亲吻了一会,我的阴茎一直插在师母的小穴中,师母用手捏了捏我的阴茎的根部打趣道:「你把你的第一次给我这个老太婆,你不觉得亏了吗?」
  「你看起来就像我姐姐,一点也不老啊,再说我的童身能交给你这样的大美人,这是我的荣幸」
  我真诚的说。
  师母又拍拍我的脸说:「你就知道讨好人家」。
  「不是啊,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让我心动的」
  我举著手宣誓般的说。
  师母「~~哧~~哧~~」
  的淫笑,并又耸动著她的大屁股,我知道我发起冲锋的时候到了,我抱著师母,把她按在沙坑上,擡高师母两只丰满白皙的大腿,疯狂的抽插著师母的小浪穴,房间里又响起了「扑哧~~扑哧~~」
  的入穴声。
  师母也淫荡的向上迎接著我阴茎的插入,并媚眼如丝的盯著我。
  看著师母美丽淫荡的容颜,我激动得快要爆炸,我把师母的双腿压在她的胸膛上,趴在师母身上,飞快的耸动著我的屁股,阴茎犹如飞梭般的插著师母的小穴,每次都顶在师母的花心上,师母又「哼哼啊啊」
  的唱起了歌,她的阴唇随著阴茎的进进出出,也翻进翻出的做著重复的变形运动。
  师母真是个多水的女人,随著我阴茎的抽插,淫水被阴茎象挤牛奶般的挤了出来,沿著师母的屁股沟流在沙坑上,沙坑上凹起的部分,像水塘一样积满师母的淫水。
  (难怪说,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在这里得到精确的论证这样大约抽查了一百多下,我的龟头一阵阵发麻,我知道我快要射精了,不由得加快了插入的速度,师母也觉察到我的变化,她也更加用力的迎合著我的插入。
  终于我的龟头一阵跳动,大量得的精液急射而出,滚烫的浓精烫得师母「啊~~啊~~」
  乱叫,射精后的我无力的趴在师母丰满的肉体上,大口大口的喘著起。
  师母爱怜的用手摸去我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座起身,我软下来的阴茎随著师母的淫水滑了出来。
  我低下头,看著师母发红的阴唇,她阴唇上占满的淫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师母的阴道口还没有完全的关闭,能看见我乳白色的精液正从师母哪个红色的小洞中流出来。
  师母擡手打了我屁股一下说:「还没看够吗?小色狼」。
  我又抱著师母亲起来,师母的嘴又软又湿,亲起来感觉好极了。
  师母擡头看看挂在墙上的钟「哎哟」
  一声站起来,我不解的看著师母。
  她急冲冲的说:「你快回教室吧,就快下自习了」。
  边说边光著身子向厨房走去,我也看看墙上的钟,不知不觉我已经来师母这里快一个小时了。
  师母又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拿著我的衣服和她那条黑色的小内裤,她光著身子蹲在我面前,用她的内裤仔细的替我擦著阴茎,然后温柔的替我穿衣服。
  当我衣服穿好后师母叫我快回教室,我边走边问:「师母,我还可以再来找你吗?」
  师母笑著点了点头,于是我高兴的向教室跑去。
  当我回到教室时,测验已经快要结束了。
  陈xx老师很生气,问我上厕所为什么去那么久,我骗他说我肚子痛,去医务室拿药去了。
  他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回到我的座位,还没做几道题就下课了。
  当然,那次测验我考得非常糟糕。
  不过想起师母对我的评价还很高,我也觉得值得。
  我知道有所得必有所失,不是吗?后来我又不断的找机会和师母做爱,这样情况直延续到我在外地去上大学为止。
  在这期间,因为机会难得,我和师母那一年多时间里,做爱的次数不过十几次左右。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和他们联系过,不过每次信都是写给陈xx老师,只是顺便问候师母。
  我大一上期快结束的时候,收到师母给我的来信,她告诉我他们全家都要迁到海南去,其后我们间就断去了联系。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还会常常想起我的师母,师母你知道我在想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