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慈航第1-9章》

  初尝云雨,多年夙愿今晚偿;
  久违巫山,一朝心湖春荡漾。
  「祝你生日快乐……祝迟卫航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接著就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卫航,许愿吹蜡烛啰!」娇柔悦耳的声音出自四十二岁的陈凤爱--我的媬姆爱妈口中。
  我双手抱拳闭目诚心默祷:「愿我多年心愿今晚得偿,愿爱妈信守诺言;愿她永远幸福!嘘--」
  「哇!好捧啊,一口气就吹灭十八支蜡烛,来!切蛋糕吧。」母亲兴奋的说著,一手搂抱我的腰并在我脸上亲了亲,递过结了蝴蝶结的切饼刀给我。母亲与我相处的时间不多,所以每次相处时都是相当兴奋热烈的,好像想补偿点什么似的。
  「吹熄蜡烛有什么大不了的,航儿在运动场上的表现那才棒呢!妳没见过了吧,都十八岁人啦,还搂搂抱抱的,不害臊吗?」一向严肃的父亲好像对母亲有点意见似的,每句话都好像有刺似的。
  「怎么?孩子在父母心目中是长不大的,你这样说是怪我疏忽家庭了吧?」
  母亲针锋相对的说。
  「嗳,嗳!怎么啦,今天是航儿的生日,也难得你俩均能抽空回家团聚,这点小事,就别提了吧!」四十九岁的蔡夫人沈佩环,是父亲工作的机构的董事长夫人,也是母亲的闺中密友,她的说话一向都具威仪,「卫航自少就玉雪可爱的了,我也常常搂抱他呢,光宇,不是不许吧?」说著皓腕已搂上我的腰,丰满的胸脯压到我背上来,这种感觉我好喜欢,在我俩单独相处时我会和她紧紧的拥抱的,现在当然不可以哩;她右手傍著我切蛋糕的手:「这件像红心的草莓就给柏芝吃吧!」
  「草莓蛋糕我喜欢,红心就不必了。」蔡柏芝是蔡夫人的小女儿,也是我的同班同学,个性刁钻任性,但我却喜欢跟她斗嘴。
  「给妳红心的是妳妈妈!可不是我呢。」我对柏芝做个鬼脸。
  「卫航,柏芝始终少你两个月,你就让著她点儿吧。」蔡夫人的手用力搂了搂我的腰说。
  「好吧,芝妹妹这件红心给妳吃吧。」我把草莓蛋糕递给她。
  「萛你啦,谢谢航哥哥。」柏芝接蛋糕时笑得甜甜的。
  「喏!看嘛,光宇,他俩还不是小孩子气吗?我们对他们亲昵点,有何不可呢?」蔡夫人慈爱的笑容很灿烂。
  「是嘛,儿女在父母的心里始终都是小孩子,不过严父慈母也很正常,做父亲的严肃一点也无不可……」母亲还不忘父亲的指责而申辩。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们几位女将了,妳们要抱就抱个够吧,可别纵坏了航儿才好。」父亲一面吃著蛋糕一面说。
  「宇哥,我保证航儿不会学坏,如果他学坏了,罚我出家为尼!」爱妈满有信心的护著我说。
  「爱妹,我不是说妳会纵坏航儿,这么多年来如不是妳,这个家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了。」父亲对爱妈比母亲温柔多了。
  「唉,爱妹妳也可真是的,他爱发牢骚那就由得他发好了,用得著这么认真吗?」母亲一向都视爱妈为亲姊妹一样,当然帮著她说话了。
  「萍姐,我认真是应该的,航儿是我的生趣所依,更是我的命根子,我不-不会让他学坏的。」爱妈捏著粉拳做了个信心的手势。
  「啧啧!我真有点儿怀疑航儿是凤爱所生的呢。」蔡夫人有点酸溜溜的说:「我说嘛光宇,放下你的自尊心,把航儿给我做干儿吧!」
  「环姐,不要强人所难吧,妳对我的眷顾在公司里已有点闲言闲语了,如果航儿是妳的干儿子,那就……」父亲像有难言之隐似的。
  「管他什么闲言哩!……但董事长就是欣赏你的耿直……」蔡夫人妩媚的眼神望向我,我像感觉到她是说:「在没人的时候他还不是唤我做妈妈,航儿真讨人喜欢啦……」
  他们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著,聊的尽是我的琐事。我也跟柏芝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著话,但双眼尽往爱妈身上瞄……
  爱妈个子不高,但浑身充满活力,骤看像三十刚出头的甜美脸蛋笑著时显出两个梨涡;肤色微棕透红比我的略浅,这可能是她陪我一起跑步游泳所至吧;胸脯上的乳房不大仅堪盈握,但很是坚挺,这可从跟她拥抱时知道:圆翘的臀部之下是浑圆修长的双腿,今天她穿著长裙看不到了;但柔美的小脚在露趾幼带式高跟鞋的衬托下就显得更完美了。
  真想马上走过去抓起它,像那天在沙滩上把她的小脚抚摸亲吻个够那才过瘾呢,虽然那次是因抽筋而得以抚摸爱妈的小脚,但之后她也不时会以之作为奖励而给我抚摸亲吻……
  我把目光移向蔡夫人,这位我私下的妈妈是位典型的贵妇人,养尊处优的生活令她的胴体珠圆玉润,肌肤嫩红柔滑,高耸的乳房可用「空前伟大」形容,每次跟她拥抱时都给我温暖舒适的感觉。
  我最喜欢的是她的个性,高贵娴熟、温文尔雅,对佣人也从不疾言厉色的。
  但她的宝贝女儿柏芝可不同了,对佣人颐指气使的,有次我还因此和她斗嘴呢。
  这也难怪,因柏芝在家中是万千宠爱在一身的。
  芝妹除脾气不好外,就似乎没什么缺点了。她在学校是出名的大美人,拜倒石榴裙下的大不乏人,其中不少是公子哥儿呢。芝妹人长得漂亮外又晓得打扮,更晓穿衣。今晚穿的这套就叫人喝采了;上身是领口绑带的短袖松身娃娃装,被挺耸的乳房撑起像个罗伞,下身同是轻盈衣料的绑带低腰松身裤,使小蛮腰和浑圆脐孔的美态更为凸显。最要命的是整套衣服给人的感觉是不牢固的,随时会滑下来的一样。
  听芝妹说这套衣服是自己设计的,被做时装设计的大哥看见很欣赏,给了她五千元买了版权,成为自己的作品在市场推出一千套,每套订价一万三千元,不足一个月已被搜购一空了。
  当然,这种服装不是每女人都可穿的,像母亲这种女强人就不会穿这种衣服了。她今晚穿的吊带低胸晚装,把她的女性温婉表露无遗,跟平时穿行政人员套装的英姿飒飒形象回然两样……
  夜已深,偌大的一座平房就只得我跟爱妈两人。
  父母亲竟不约而同的要在今晚飞往外地公干,父亲飞巴黎搞时装;母亲飞美国接受总栽课程培训。虽然起飞时间相差一小时,母亲也珍惜的提前出门与丈夫同赴机场。蔡夫人也热情的与柏芝用自己的大房车送他俩一程。
  我躺在床上一面想著父母的感情生活,一面侧耳倾听爱妈在房外的动静,而心脏就紧张得「噗通,噗通」的跳过不停。因为爱妈会在今晚实践两年前许下的诺言,为了这个诺言,我在这两年间对她都是言听计从;用功读书、加强体格锻链、在心猿意马时念诵心经等等的苦苦祈待,祈待的就是今晚……
  终于,虚掩的房门被爱妈轻轻推开,她探头进来轻声呼唤:「航儿,睡著了吗?」
  「妈妈,快来啊,」我兴奋的回应,立即爬起来坐在床沿上:「今晚我那会如此早睡啊,我等今晚等了两年了啦。」
  「嘻嘻,航儿,用得著如此紧张吗?」爱妈已来到我跟前把我一拥入怀,我把头埋在她胸脯间享受我熟悉的温馨,「你已信守承诺,妈妈绝不会让乖乖失望的。」她的手在轻柔的抚摸我的头发和耳朵。
  「妈,我爱妳……」我的手从爱妈的纤腰隔著保守的睡衣,抚捏到圆翘的玉臀。
  「航儿,妈也爱你……」爱妈另一只手也在我背部轻揉。
  我把脸在爱妈的胸脯上揉擦,那种温香的气息是我熟悉的,但感觉就跟往常不同了,今晚特别柔软舒适,因为她今晚没穿爱罩!我把揉捏玉臀的手往上移,穿入睡衣里揉抚爱妈柔滑的玉背,之后把手前移握著了富弹性的椒乳。爱妈的乳房不大,刚好一手掌握得了。我轻按了几下之后,就用拇指掂著挺俏的乳头揉搓起来。
  「嗯……呀……」爱妈从喉咙「嗯」了一声就把上身后仰。
  我左手搂著爱妈的纤腰,右手继续抚弄乳尖,并用脸颊揉擦另一边乳房。之后右手从她睡衣内往外的把钮扣解开了,爱妈垂下双手香肩一动睡衣就整件掉到地上,裸露的双乳就呈现在我眼前。我被嫣红的乳头吸引住,马上张口把一粒含在嘴里吸吮,另一粒也爱不惜手的搓揉著。
  「嗯……航儿,别太用力啊,有点痛哩……」爱妈抚著我的头发说。
  「唔……现在好点了吗?」我把啜著乳头的嘴放开,改用舌头舔舐起来。
  「嗯,好多了……对,对这样好……」爱妈娇柔的漫应著。
  我见爱妈喜欢这样,除继续用舌头舔舐乳尖外,右手的指头也学著舌头的动作轻柔的抚弄另一粒乳头。爱妈喉间发出嗯嗯的哼声,这种声音很好听,令我的丹田有股热流上升,使阳具慢慢的勃起。
  我换过右手搂抱爱妈的腰,左手抚摸玉背一会后,便慢慢向下移,穿入裤腰贴肉揉捏柔滑圆翘的玉臀。但我觉得裤头的橡筋带阻碍了手的活动范围,于是把手抽出来捏著她的裤腰企图把它脱下来……
  「喔,别急嘛……」爱妈突然用手抓住我欲脱裤的手,上身用力把我压倒在床上。
  「哎哟!」「喔!呀--」我与爱妈同时叫了一声,皆因我坚硬的阳具被爱妈的小腹压得有点痛;爱妈也因小腹压著的硬物而惊讶。
  「儿,弄痛了你吗?」爱妈捧住我的脸爱怜的问。
  「没关系,还没给妈弄断……」我用双脚托得爱妈的脚离了地,搂著她往床里一滚,变成我压著爱妈的胸脯,手又捏住裤腰往下拉。
  「唔,航儿别急著脱嘛,」爱妈用手抓住我的手,小嘴在我耳畔腻声说,「妈妈二十年没做那回事了,而且对那回事一向有点抗拒,如不是为了你,妈妈也不会……你就让妈妈心里准备一下,先跟妈妈多温存一会儿好吗?」
  「当然好啦,妈,唔……」我放开脱裤的手改去抚摸爱妈的大腿,并跟她嘴对嘴的热吻起来。
  我只是胡乱的吻啜著,毫无章法可言的一会吻小嘴、一会吻粉颊、吻鼻子、吻耳珠和粉颈等。爱妈粉颈上的丝巾早些时是和衣裙同色的枣红色,现在则换上杏黄色的,我想吻她的脖子,便用牙齿咬住结子向下拉。那知才一动就给爱妈捧著我的头往上拉,跟著她性感的小嘴就吻上我的唇,然后伸出舌头探入我嘴里,和我的舌头抖缠了一会就把我的舌头吸啜住,并用力的吸吮起来。
  我觉得很好玩,便和爱妈在口里来来往往的舌战了。我的手自然的在爱妈大腿上抚摸,渐渐上移穿过短裤管,在双腿内侧轻轻的揉捏,然后再上一点便触摸到柔软、稀疏的毛发,便在那里搔抓起来。
  「喔……呀……」爱妈挣脱我的唇吻,吐出欢愉的哼声,把头后仰的拱起了纤腰。
  我也吻到唇焦舌燥了,便用脸颊磨擦爱妈的乳房,手在她裤裆内继续抚弄。
  渐渐我感到手指濡湿了,而且鼻子嗅到一种我从没嗅过的气味,似乎是从她裤子里散发出来的,我在好奇之下把鼻子凑过去用力的嗅著,那种如兰似麝的浓烈气味果然是从裤子里散发出来的。(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种气味是女人在发情时体内产生的一种激素所引发的,那气味能令男人性欲亢奋的,所以人们就叫它做「骚味」。)
  我见爱妈的屁股因拱腰而离床,遂迅速的双手扯下她的短裤,并马上把头凑向她的胯下,伸嘴吐舌的舔舐起来去搜索那独特的气味来源。爱妈双手又捧著我的头向上拉,今次我不管她的,双手用力握著她的手臂,唇舌继续努力搜索著。
  「喔……儿啊,别那样……那里脏啊……」爱妈娇柔的呼唤。
  「不,我喜欢这种气味,我爱死妈了……」我一说完又埋头耕耘。
  我在爱妈胯部胡乱的舔舐著,只觉得这里构造很复杂,与自己简单的一支截然不同;最吸引我的是那淡红色的小洞,像极了婴孩的小嘴一样在张合著,还在淌著口水呢,而我最喜欢的气味就是在这里最浓烈。于是我把舌尖伸向它,并在里面一卷把汁液舔入嘴里,尝到一种特殊的味道时,爱妈「呃!」的一声坐直了身子,娇羞的说:「航儿,乖,别这样,妈妈受不了的哩,来,给妈妈抱抱。」
  说著扶起我上身,我便在床上跪著与她紧紧的拥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