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依柔那些事儿 (01~05)》

  (一)引子有人喜欢春天,到处鸟语花香,感受著生机勃勃的气息;
  有人喜欢夏天,到处莺歌燕舞,感受著荷尔蒙的肆意喷薄;
  有人喜欢秋天,就像郁达夫先生《故都的秋》那般充斥著悲凉美感;
  而我们的故事发生在冬天,北京的冬天。
  (二)心澜的心结「同学们,完成最后一次拉伸,我们就下课!」只听到一如黄莺出谷但稍显语气严厉的声音,便看到一排身著白色紧身舞蹈服的女学生在压著腿,旁边站著一个身著黑色舞蹈服、身形苗条的女子,声音自然是由她发出的。
  她侧身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配上那绝美的容颜,不说倾国倾城,「倾校」自是让人无话可说吧。
  老师的表情很严肃,认真的检查著每一位同学的动作。遇到稍有偏差的,三言两语的指导便纠正了过来。学生们有的腿在抖,有的额头留著汗,有的甚至都疼的憋出了眼泪。
  「老师,我想休息一下。」一位女生实在受不了抗议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只听到女同学们窃窃私语。
  「每次江老师的课都非常的累,还是苏老师好!」
  「江老师年纪轻轻的,怎么跟灭绝师太一样啊!」
  「别这么说,江老师可是全国舞蹈比赛冠军获得者,我们好好听讲就行了!」
  稍微有点理智的同学反驳道。
  「肃静!严师出高徒,同学们,你们记住了,我今天的严肃是为了你们的将来!苏老师自然不错,但我也有我的方法,希望你们一定注意基本功的练习。至于理论和艺术修养随著历练的增加,也会慢慢成长的。好了,今天到这,下课!」
  江老师刚说完。
  女同学们纷纷出了一口长气,换好衣服,迅速撤离了。仿佛深怕江老师还要留下他们额外指导一下。
  看著女同学们换好衣服离去之后,江老师也准备走了。但她不知道有一双眼睛在门外的玻璃窗口前死死的盯著她,不知道看了多久。
  看著窗外的雪,江老师突然愣了一下,呆呆的站在原地。江老师是南方人,很少看到下雪,即使来北京很多年了,也会经常被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丽景色给惊艳到。
  「啪啪啪」,只听到三声脆响。
  江老师猛地一回头,只看到一个身材矮小肥胖的秃顶男人拍著双手走了进来,并说道:「江老师好严厉啊,教书跟带兵打仗的将军一般。不过我对此稍有微词。」
  「哦,原来是何校长啊,不知校长有何指示。」江老师淡然答道。
  「指示不敢当,我只是担心你这种教法,会伤了孩子们的身体。」何校长和蔼的笑说著。
  「这个还请校长放心,学生们的身体状况我都了若指掌,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江老师不卑不亢答道。
  「江心澜,我这么客气跟你讲话,你最好谦虚点,别当耳边风。瞧你这打扮,肯定没穿内衣内裤,难怪人人都说你风骚得紧,为了利益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色相。」何校长突然变了脸,恶狠狠的说道。
  「何庆国,别说你只是个副校长,就算你是校长又能奈我何。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有色心,没色胆的怂包。我就算跟每个人好,都与你无关,你永远都别想打我的注意。」江心澜非常鄙夷的答道。
  这番话直接把何庆国气到脸都绿了。上前一把抱住江心澜,左手摸穴,右手袭胸,动作好不自然顺利。三下五除二,便把江心澜摸了个身体发软,娇喘吁吁。
  一眨眼功夫,甚至将自己的安禄山之手进入到了舞蹈服的内部,直接来了个身体接触。这种舞蹈服非常贴身,能这么熟练的把手深入其中,一看何庆国平时坏事没少干。
  「操,真软,还他妈湿了!骚货,果然没穿内衣和内裤。想他妈勾引谁呢?」
  何庆国兴奋地叫到。
  紧接著便又听到一声娇喘,这一下把何庆国秃顶仅剩的几根头发都给炸利索起来。停止了摸胸的手,准备解开自己的皮带,把他那战无不胜的宝贝掏出来。
  「如果,你想张伟找你谈话,你就继续吧!」江心澜正言道。
  听到张伟这个名字后,何庆国仿佛瞬间石化了。松开了江心澜,跟失了魂的往后退了几步,最后跌倒在地,傻愣愣的望著江心澜:「你才来北京半年啊,怎么可能认识张局长?」何庆国怀疑的问道。
  「你不是说我为了利益可以不顾一切么?刚好张局长喜欢我。所以啊,你就是一条有色心,没色胆的傻狗。要是别人,大不了工作不要了,也把我给就地正法。呵呵呵。」江心澜挑逗著何庆国。
  「这个,江老师,我真是太喜欢你了,才干了这么愚蠢的事情。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何庆国怯生生的说道。
  「那你有多喜欢我?」江心澜直直的看著何庆国问道。
  「为你能干任何事情。」
  「好,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甚至说不定以后还能犒劳你呢?」江心澜若有所思的说道。
  「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完成。」何庆国焦急地问道。
  「放心,你肯定可以做到,而且一定非常愿意。」江心澜笑道,顺便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然后恶狠狠的道:「把苏依柔那贱货给我往死里干!往死里侮辱她!」
  「什么?」何庆国听到这个消息后,吓得嘴都不敢合拢。被吓软了的鸡巴蹭的一下立了起来。
  江心澜也发现了这种变化,笑嘻嘻的说道:「把裤子脱了,我想看看你这怂包的鸡巴是不是也怂包。」
  何庆国现在已经有点混乱了,难道今天这事情有转机?他认真的盯著江心澜,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也不敢有进一步的行动。
  「脱了!」很简单的指示之后,何庆国麻利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一根粗大的鸡巴咻的一下弹了出来。
  「嗯,本钱不简单嘛。你这一听到苏依柔的名字就反应这么大。还说是喜欢我的,真的好假啊。」江心澜打趣道。
  「唔…」何庆国支吾著不知道怎么答,「可是我不太明白,你和苏老师关系不是很好吗?而且她为人和善,应该也没有得罪你的地方啊?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付她。」
  「我问你,学校最美的女人是谁?」江心澜忧郁的问道。
  「自然是你江老师啊!」何庆国谄媚的答道,顺便盯著江心澜的酥胸留著哈喇子。
  「说实话。」江心澜严厉道。
  「苏老师。」何庆国低声说道。
  「谁跳舞最美?能力最强?说实话。」江心澜低声问道。
  「苏老师。」何庆国盯著江心澜的脚趾头说道。
  「唉,连你也这样认为,难怪张伟也这样想了。为什么我的生命力会遇到处处比我强的女人呢?」江心澜叹息道,「所以,你知道我的痛楚了吗?」
  「张局长也喜欢苏老师?那他完全可以直说嘛。而且江老师你也没必要跟别人比,至少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何庆国望著江心澜那绝色的脸谄媚道。
  「是吗?那你为啥鸡巴又软了?难道我不美吗?而且,你以为张伟没有行动过吗?你以为苏依柔是我这样的女人吗?」江心澜看著何庆国那半硬半软的鸡巴伤心的说道。
  「可张局长最后不还是和你好上了吗?再者了,我都多大年纪了,55了,哪能让鸡巴一直硬著,除非…」何庆国暗示道。
  「除非什么啊?」说著,江心澜直接走向倒在地上的何庆国,蹲下来,手碰到了哪根半软的鸡巴,「你不怕张局长吗?」江心澜嗤笑道。
  可怜何庆国刚刚要起反应的鸡巴,一下子比之前更软了。
  「如果我是苏依柔呢?」江心澜痴痴的望著何庆国,学著苏依柔的声音软软的来了一句。
  蹭的一下,鸡巴立了起来,直直的,仿若根本看不到任何老态。它好像在向世人宣战:「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你的鸡巴出卖了你。」话毕,江心澜站起来头也不回都走了。
  何庆国还未从刚刚的惊艳中走出来,只到听到悉悉索索的几声脱衣服的声音。
  回过头一看,江心澜刚把舞蹈服脱了下来,那雪白的大奶子,简直有38D,由于侧著面对他,只能看到几簇阴毛以及那挺翘的大屁股。
  难道在暗示我?何庆国心理想著,但想到张局长,又一动不敢动,傻傻的定在了当场。
  只听到一声呯的关门声响,江心澜已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