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妻子属于别人》

  闻涛在市电力局工作,因为没有关系,一直只是个普通职员。眼瞅著快30了,事业上一点也不顺利。妻子今年27,在一家国有企业做小会计,工资也不是很高。
  闻涛单位的一个科长位置最近刚空了出来,大家又开始忙碌了。闻涛也很重视这个机会,错过了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么时候了,于是跟妻子商量。
  妻子也很体谅丈夫,而且丈夫不升上去,自己的面子也不好看。每次同学聚会,都是尽听别人在说话。但是,他们自己也知道,这年头没有关系,光有能力一点用都没有。
  闻涛知道单位的王主任能帮上自己忙,而且有一回请客的时候,发现王主任对妻子很有意思,于是,闻涛把想法跟妻子刘怡说了一下。妻子默不作声,心里也隐约知道丈夫的意思,于是就主动说:「那就这个周末请领导来家吃饭吧!」
  看到妻子这么支持,丈夫连忙联系了王主任。
  那个周末,妻子做了一桌的好菜,丈夫去买了一瓶好酒。有说有笑,吃完饭已经是8点了,于是闻涛提出让领导留下来休息,让妻子把客房收拾了一下。王主任也是觉得喝了不少。
  闻涛说:「王主任,你先回房休息,我老婆会点按摩,一会儿我让她去你房间给你按一下。」
  领导就回房间了,妻子回房间打扮,丈夫不忍心地搂著妻子,关著门亲热。
  当丈夫摸到妻子的乳房的时候,妻子制止了他,告诉他,她该走了,让他不要担心,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回来。
  妻子走出了卧室,在客厅里,妻子停了下来,犹豫的回过头,那是很复杂的眼神。他犹豫了,真的要让自己这么美丽的妻子去受这样的委屈吗?真的要让自己受这样的屈辱吗?但是想到自己在单位干了那么多年,一直得不到提升,眼看著身边的人一个个靠关系往上爬,内心也是很难受的。尤其是每次公布结果的时候,自己暗暗的失望,得意著那种表情,那又何尝不是屈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的。他无奈地低下了头,不敢再去面对妻子的眼睛。
  妻子也明白了丈夫内心的变化,轻轻的叹了口气,声音很小,只有她自己能听到。她终于鼓起勇气,走前那个房间的门。
  在房间门口,妻子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闻涛看著妻子的背影,妻子的身材确实美,167的身高,纤细的腰,圆润的臀部。此时的妻子,下身穿著蓝色的牛仔裤,上身是黑色的半秀短衫;短衫的下摆松松的搭在臀部,显得里面的腰特别的小。闻涛痴痴望著妻子的背,一时脑子里没有思想。
  这时,光线一晃,房间的门开了,王主任笑脸相迎,等著妻子进房间,妻子迟疑著,但还是走了进去。门关上的刹那,妻子回过头来,正好和闻涛的眼神对著。门被冷冷的光上了,接著是锁门的声音。
  『完了,这下子想后悔也来不及了。里面做什么我都不会知道,做什么我都没有办法了。』闻涛想著。他也关上了门,躺在床上,关上了灯。这个时候,他觉得黑暗最能让自己平静。
  进入房间的刘怡心里很紧张。虽然这是自己的家,而且自己不想和丈夫同房的时候,也在这个房间睡,但是此时,却要在这里面对另外一个男人。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她一直在想,这么尴尬的场面,怎么面对呢?虽然自己也是30的人了,对于性也不再晦涩,不过这样的情形,毕竟是第一次。
  王主任也看出了刘怡的紧张,但是他毕竟是个有经验的男人,「嫂子,坐会儿吧!」说著拉著她坐到沙发上,王主任也在边上紧挨著刘怡坐了下来。
  「嫂子,你放心,这次提人,我一定帮闻涛的忙,你就放心吧!」
  「太谢谢你了,王主任。」
  「谢什么呀,闻涛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真是有福气啊!嫂子,你真是太美了!」
  「是吗?」刘怡轻轻的回道,不自然地看了王主任一眼。
  王主任知道时机成熟了,把一只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她身体颤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平静,两个人谁也不说话。王主任隔著牛仔裤默默地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紧身的牛仔裤,可以让他感觉她富有弹性的大腿。
  刚刚进入房间的时候,她还很紧张,不知道王主任对她做什么,但是现在似乎没有想像得那么可怕,王主任只是让她坐在身边,漫不经心地抚摸她的大腿而已,根本没有进一步侵犯。刘怡的内心开始平静,一声不吭的任由王主任抚摸,『也许人到中年,需要的是这种平静的感觉吧!』刘怡这么想著。
  隔了很久,王主任的手停了下来,离开了她的大腿。
  「怎么停了?」
  「我想要你!」王主任的突然变得呼吸粗重。随即,刘怡被他揽住了腰,一个大手放到了自己右边的乳房上,隔著衣服用力地揉了起来。
  「不要啊!」虽然早有思想准备的刘怡本能地用手按住了那只手,不让他继续搓揉自己。
  婚前,刘怡的前任男友也摸过自己,但是婚后五年,从来没有让丈夫以外的男人碰过一下,今天居然在自己的家里被丈夫的领导又摸又搂。
  王主任看著脸色绯红的刘怡,轻轻的问道:「怎么了?不愿意吗?」
  「不是的,可是不习惯,感觉好怪。」
  「没关系的。」王主任一边说,一边又开始用力地搓揉起来。刘怡知道再阻止也没有意义,反而可能会弄得人家不高兴,于是手慢慢地松开了,闭著眼睛,靠在沙发背上。
  王主任的动作越来越大,刘怡感觉自己的乳房都被揉痛了。王主任把另一只手伸了过来,于是刘怡被按倒在沙发上,两腿自然的搁在地上,头靠在沙发一端的靠手处,眼看著自己的双乳被握在王主任的手里揉得变形。
  「奶子真大,比我老婆的丰满多了!」王主任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解开了刘怡衣服,接著把胸罩往上一推,雪白乳房就完全弹了出来。紧接著,王主任的手开始颤抖,刘怡也是心乱如麻,因为尴尬,把头别向了里面,不敢看著王主任的脸。
  王主任越来越兴奋,动作更加粗鲁,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刘怡的胸罩被撤去,牛仔裤和内裤也被相继扒去。
  刘怡看了一下王主任,只见他正在脱衣服。人到中年的王主任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但是她看到他下面已经变得很硬了。
  接著,王主任又靠近她,分开了她的双腿,刘怡「嗯」了一声。接著王主任就压了上来,腹部压著她的身体,双腿支地,伸出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很快地找准了地方。
  刘怡感到自己阴道口突然被硬硬的东西顶住,接著东西自下而上磨了一下,由于刚才的挑逗,下面已经有水了。阴茎滑过之后,她感到自己的外阴唇被翻开了,龟头于是停了下来,小幅度的顶了几下,确认哪个是阴道口之后,王主任把手伸了回来,支撑著上身,望著刘怡。
  刘怡被刚才的一系列动作弄得不知所措,正愣愣的看著王主任,两个人谁也没有动,王主任也不往里继续。突然,王主任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紧接著,他用力一顶,插了进去,「啊……」进入的一刹那,刘怡忍不住叫了起来。
  接著王主任开始抽动了起来,刘怡忍著不出声,手扶著王主任的背,任由他抽插……
  另一个房间里,闻涛正在沈思著,躺在床上,想著房间里的人正在做什么?
  也许,妻子已经被王主任上了,他不敢想像里面是什么样的情景。也许,什么也没有发生,王主任毕竟是领导啊!隔壁屋里一直很安静,闻涛就这么静静的胡思乱想著。
  突然,他听到那个房间隐约传来的妻子的叫声,很熟悉的声音,是妻子的,是那个房间传来的。每次闻涛插入妻子的时候,妻子就会突然这么叫出来。
  闻涛的心开始狂跳,那个声音,正是刚才王主任插入刘怡的时候发出来的。
  那个房间又恢复了安静,但是闻涛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在被王主任干著,他都能想像妻子忍住叫声被抽插的样子。闻涛强迫自己不去想她,他感到自己的心在流泪。
  时间过得很慢,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隔壁传来了开门声音。接著,是妻子的拖鞋声音,隔壁的门接著又关上了。
  妻子走了进来,打开了灯,关上了房间门,衣服跟刚才出去的时候一样,只是头发还有点乱。妻子整理了一下头发,低著头,没有去看丈夫的眼睛,直接来到床边,拿了件新的内裤。
  「怎么还不睡啊?我去洗个澡。」
  「怎么样?做了吗?」
  「嗯,还好。就是他还要我去陪陪他。」妻子依旧低著头:「我想洗一下,你说怎办?」
  『我能怎办?』看著老婆很内疚的样子,闻涛胡思乱想的心有了一丝慰籍:『她毕竟很爱我才答应这样牺牲自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既然已经做了,就让他满足吧!以后的日子可能更顺。只是让老婆受累了,只好以后再好好补偿她吧!』
  「那你洗好就陪他一晚吧!别在意我。既然给了他,就和他玩开心好了。」
  说著话,闻涛竟然平静中有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冲动,「还是我帮你洗。」随后拥著刘怡进了洗浴房。
  刘怡被丈夫拥著,想著刚才被主任玩弄的一幕,心燥热得厉害,脸也羞红起来。当老公脱光她的衣服,她才感觉到下面依旧湿滑滑的,精液和淫水夹杂著随大腿流出来:「老公,不会怪我吧!我要洗洗再说。」
  闻涛帮羞红著的老婆把衣服脱下来,用手去摸下面的阴户滑湿异常,四个指头全可以放进去,心里想著她被别人操的样子,身体一下激动起来,硬了很久的肉棒也重新起来了。
  「老婆,感觉好吗?说经过给我听听,我怎会怪你?你看我也想了!」
  说著让刘怡趴下,从后面插进妻子的淫水淋淋的穴里。
  刘怡听老公问及,下面被老公操著,骚情一下又给调动起来,穴口一直迎合著。
  「哦!老公,你真的想听?第一次和别人操的感觉没想到这么好,不在于他怎么会玩,主要是那种新奇的感觉,你可别怪我!都是你……!」
  刘怡害羞的停了停,看著身上不停抽插的闻涛:「老公,我今晚要被你俩玩死了!」
  说著身体又扭动起来。
  「他厉害吗?」
  「是!我也没想到他年龄大还那么强,阴茎又久又大,你看我下面就知道了,等下他还要玩怎办?」
  「下面那么松,原来你这么好运气,吃了个大的!」我开玩笑说:「还想要吗?」
  「不要!嘻嘻……你这样说我,还不是为了你。」
  「别把他成为负担,想要就去陪他一晚,我爱你就不会怪你的,又没玩坏,要吗?」
  「你真坏!把老婆给别的男人操,还兴奋得不行,我也是为了你,老公,要不等下再去陪陪他,让他玩个够,以后更好的帮你……!」
  说著话,夫妻俩都激情起来……。
  闻涛把妻子上下洗的干干净净,又亲热了一下,看看时间不早了,拍了拍阴户就又目送著赤裸的老婆进主任的房里去……。
  一个月后,闻涛如愿的当上了单位的科长,刘怡也为他高兴,这代价值得,宣布的那天晚上又诚心宴请了王主任在家好好的和老婆玩了一晚。
  以后有机会再上新台阶还要仰仗主任及其它领导,老婆依旧是自己的最爱,玩过一次也就完全放开了,这也是一种资源,自己想要时还不是会给我,且想著别人的操更激情……。
  闻涛躺在床上想著以后,听著老婆的呻呤声,开心的闭上眼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