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护士失贞记》

  当护士是我自小已有的志愿,终于在我19岁那年,我记得我穿上见习护士制服的那一刻,我开心到差点哭了出来,谁知道后来,我真的哭了。
  护士的工作,可说是非常辛苦,挨更挨夜,而且要贴身照顾病人.不分男女,甚么也要替他们做,甚至大小便,也要帮手。
  我记得那次是深夜2时,医院来了一批病人,他们是因为交通意外,人人都受了伤,躺在病床上,整夜呻吟,其中一个叫阿超的,双手绑满了绷带,半夜时说要小便,我便拿著尿壶给他,但他怎么也没法子自己动手,我便替他脱了裤子,将他的东西拿出来,谁知道我一碰到它,它竟然硬了起来,我虽然对男女的生殖器官都见习惯了,但他实在太大了,我一只手也握不住,我呆呆地看它在我手里继续膨胀,我下体竟然湿濡了,我是一个处女,居然这么淫荡,我也不知为什么,一直握住它,不舍得放手,而阿超似乎也很享受,甚至在我手中,一前一后的活动,状似我替他手淫,他的活动越来越利害,我不知不觉也大力握住它,就这样他在我手中射精了,将我的制服也弄脏了。不知阿超是否将那晚的情形,告诉了他的朋友,第二天晚,和他进院的几个男人,都说要小便,双脚活动自如,我便不用像阿超那样对待他们,看见他们失望的脸色,我也不觉好笑,谁知祸根就这样种下了。
  2一星期之后,我和另外一个女护士,她叫珍妮,一起掌值,深夜3点钟时,有人按铃叫护士,我和珍妮便一起去看看,原来又是阿超,他说要抹身,因为吃了药,出了一身汗,黏黏的很不好受,于是我和珍妮便扶他去厕所,准备一切替他抹身。脱下他的衣服,他的东西半便硬硬的弹了出来,我和珍妮看到他小腹一片乌黑,还有那只像手电筒的东西,都吓呆了,互望一眼,于是大家都面红了,而阿超也不怀好意的,看著我们,我和珍妮开始手忙脚乱的,替他抹身,少不了会碰到他的东西,我是第二次看见,感觉不大,但珍妮却不同了,她几次是有心去碰它的,一次两次她装成不小心,但当我转身去狞毛巾时,我偷看到,她竟然用手去玩他的大东西,大力的捏了它几下。就在这时候,有两个病人走了进来,他们都是阿超的朋友,说看到我们性骚扰病人,我正想分辨之际,看见珍妮吓呆了,忘了把手拿回来,她的手仍然握著阿超的大东西,这个情形之下,我也哑口无言。
  他们说要向护士长投诉,珍妮哭丧著脸。他们说除非我们脱光给他们看,否则我一听之下,心想事不关已,正想夺门而出,但却给珍妮拉住,她说如果我一走,她一定向护士长说,我也有份性骚扰病人!那班衰人也出声附和,我急得差点想哭,而他们已不耐烦,齐声催促我们。珍妮开始脱衣服,制服一除下,里面有一个杏色的胸围,白色内裤和白色丝袜,她继续不停的脱,很快便赤裸全身,她的乳房很大,乳头是棕色的一大颗,而下体是茂盛的,像一个大的倒置的三角形,他们转而催促我,迫于无奈,我也开始脱衣服,除去制服,我的白色胸围和米黄色的三角裤便暴露了出来,但我怎么也不肯往下脱,他们竟然动手来替我解除束缚,很快我的小乳房和稀疏的下体,便给他们一览无遗。我的乳房只是小小的两团,乳尖是粉红色的一点,而下体也是粉红色的一道小缝,稀疏的毛发,完全遮掩不到。
  他们看了一会,竟然动手脱光衣服,加上阿超,有三个全身赤裸的男人站在我们前面,三根大小不一的东西,硬硬的挺立,他们开始抚摸我们,三个人四只手(皆因阿超双手仍是绑著绷带,没法动手)不停抚弄和珍妮的乳房和下体,在这个情况之下,我也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反应。阿超不能动手,急得满头大汗,他将珍妮按得跪在地上,然后把他的大东西放在珍妮的口中,直至未根,一出一进。珍妮这个小淫妇,竟然大力吮著;另外两人也有样学样,轮流放进我的小嘴,要我替他们服务,我从未试过这样子,给他们弄得我差点窒息。后来阿超也来分一杯,将他的大东西放入我口内,差点顶著我喉咙。后来他们要我和珍妮卧在地上,将双腿分开,他们像验尸似的,细看我们二人的下体,我从未试过这样给人看过,羞的我闭起眼睛,不敢看他们一眼,忽然我听到珍妮「啊」的一声,我睁眼一看,其中一个男人正伏在她身上,屁股在不停耸动,我想她已经给进入了,此时阿超也伏在我身上,双手按著我,一下子将他的大东西对准我的下体,慢慢进入,我觉得被撕裂了,处女膜被弄穿了,而阿超又慢慢地出来,又慢慢地插入,动作越来越快,我不知不觉中也紧紧地搂著他,动了十多次,又换了另外一个人,一下子插了进来,我张口大叫,但另外一个人已将他的东西,含入我口中,一上一下地活动。不知给他们轮流干了多少次,我下体的口里充满了液体,软摊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看到我大腿的一丝丝血迹,我不禁哭了出来,我的第一次就这样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