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蚕》

  第一章,吐丝「你和他中午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我问刚刚从浴室出来的妻子。「谁」
  妻子捋著还未完全干燥的一头长发。「中午打电话来的你的同事」我看著妻子娇美的身材,在半透明的睡衣中隐现,她刚刚站在落地台灯前,灯光透出她修长的大腿,甚至依稀可见她胯间散乱的毛发。然而我对这一切完全已经没有反应。
  是的,我不会勃起,我在一次意外中损害了一个睪丸,医生说我从此将是性无能者。
  「哦,没什么事情,他中午过来问我要文件,说出差要带走。」妻子淡淡的回答我。「嗯!」我看著妻子嘴角慢慢的绽开那淡淡的浅笑,莫名的心痛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
  妻子过来躺倒我的旁边,她伸手去关灯「睡吧!你明天还要去上班呢!"我闭上眼睛,耳边是妻子轻柔的唿吸,而我却在无边的黑暗中无法入睡。
  我数著羊,在黑暗的空间中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我还是去抽支烟比较实在。
  我在抽屉里摸到了烟盒和火机,向卫生间走去,我关上门,打开排气扇,我坐在马桶盖上,点上我心爱的555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那种尼古丁的味道让我一下子放松下来。
  我看著白色的烟,顺著排气扇的吸风口飘去,然后完全的消失在那里。
  我忽然看著妻子堆放在角落的衣服,神鬼差使得我伸手拿起妻子换下的内裤,小小的三角内裤,抓在手中有些湿润的感觉,鼻子里飘来妻子那里熟悉的味道,我慢慢的翻到内裤的底部,这儿一大滩湿透的水迹,略带淡淡的黄色,水迹没有完全的干枯,边缘部分有些发硬,但是中间明显的一处粘粘的液体。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很快就分别出,这是男人的精液。
  该来的终极会发生的,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在常理的轮回中出现了。
  我站在卫生间门口,看著床上熟睡中的妻子,她秀美的脸庞在睡梦中,是那么的宁静而美丽……
  第二章,结茧事情过去半个月了,我从心底里理解和原谅了妻子,毕竟她是个正常而漂亮的女人。
  这个周末朋友早早的约了我去钓鱼,我告诉妻子,我晚上才能回来,钓鱼的地方比较远,我们要驱车去,到了半道朋友的车子出了故障,只好等拖车来把我们又拖了回来,心情是沮丧的,朋友安慰说:「下星期去吧!」我把钓具全部留在他家,我们顺便把午餐解决了,我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我告别朋友准备回家睡上一觉,补回早上早起的时间。
  回到家,开门进去感觉静静的,正要唤叫妻子,从卧房里面传来妻子轻轻的笑声,我心里嘀咕妻子和谁电话呢,笑得这样的暧昧。
  「让我看看吧」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猛的一下刺痛,扶到沙发上,慢慢的坐下。
  「不能看,嗯唔,你真坏……」妻子娇柔的声音弱弱的传来。
  「丹,你真好看……」男人赞美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熟耳,这话我好像也说过。
  「那里好看?」妻子还是那句熟悉的回答。「都好看」我在心里默默的回答!
  「全部,你的一切。」那人的回答比我有进步,果然妻子笑了起来,她软绵绵的笑声被掩盖了,被那种亲吻的声响取代了。
  「啧啧,啵滋滋。」声音不觉于耳,我不知何时已经到卧室门口,我找到一丝门缝,他妈的的,我从心底骂著。
  房中的情形是那么的让人无法承受,那张由我亲自挑选的双人床上,妻子赤裸裸的依偎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的环里,半仰著脸跟他亲嘴,妻子丰满的乳房在那男人的大手里揉扭,在男人的赭色皮肤映衬下,妻子姣白的身子是那么的眩目。
  大手在妻子敏感的部位不断的四处游走,从乳房到腰间,顺著大腿摸进胯间,妻子微微分开的大腿渐渐的越来越分开,那人整个手掌捂在妻子的阴部,轻轻的搓揉,妻子头枕靠在男人的肩部,目光迷离的看著那人。
  男人把她平放在床上,自己侧躺在妻子身边,大手依然在妻子的阴部处,妻子曲起小腿,双腿便自然的左右完全分开,妻子的阴部对著我这边展现了出来。
  妻子娇嫩的阴部曾经是我的最爱,此刻却在另外的男人手中,妻子轻轻的呻吟已经不为我而发出,妻子湿润的阴部不再为我而绽放。自从出事后,我已经半年多没有看到妻子的阴部这样的,完全的在我眼前展示。
  妻子稀疏的阴毛散乱的在隆起的肉缝间,两片暗色的大阴唇,此刻已涨涨的凸起,下面粉红的阴道口微微的张开,半透明的液体潺流下来,快要流到菊花上,男人粗大的手指在妻子的肉缝之间滑动,慢慢的滑入阴道里面去,妻子菊花一下的收缩起来,从手指和阴道的缝隙间,挤出的液体随著男人手指的搅动,粘在手指上边,妻子轻轻的叫著:「宗明,嗯唔!」
  「想要了?」男人暧昧的问妻子。
  「嗯!」妻子腻腻的哼出颤抖娇吟。
  男人压到妻子身上,胯间强壮的阴茎,如同黝黑的面杆杖,在妻子的娇吁吁的嘤咛声中,慢慢的插入妻子水汪汪的阴道里。
  「啊!宗明,唔……嗯!」妻子熟悉的叫床声,在我耳边响起,在男人的连续不断的抽插中,交相唿应,妻子娇嫩的阴道被粗大的阴茎塞的满满的,妻子分泌出来的液体由透明变得乳白,又在不断的进出带动之下慢慢的被吸收滋润,渐渐的和透明的液体混合在一起,沾满了两人的交合处。
  「丹,舒服吗?」男人气喘如牛的问。
  「嗯,你呢……?」妻子娇嘘不已。
  「你里面暖暖的,很舒服。」男人开始长进长出,慢慢的抽出到龟头附近,然后全部又送进去。
  「宗明,好喜欢你这样弄我,像是在云上飘。」妻子动情的赞美男人的带给她的感觉。
  「丹。喜欢我这样一直弄你下去吗?」
  「喜欢,嗯……喜欢死了。」
  妻子吁吁的娇喘,长吐了口气「宗明,嗯……你喜欢我吗?」
  「喜欢,丹,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
  「宗明,我也喜欢你,以前你老是骚扰我,我还生你气,觉得你太流氓了。」
  「丹,我喜欢你,喜欢看你生气的模样,太媚了。」
  「宗明……累吗,停下歇歇吧!」
  「还行,牡丹花下死,就是累死也值了。」
  「瞎说,嗯……慢慢的,我们还有时间呢。下午都是你的,随你怎么玩。」
  「你说的……嘿嘿,我要塞满你的下面。」
  「嗯……唔……人家早就被你塞满了!
  「我要射满你的洞洞……」
  「唔唔……宗明,不要……他会发现的。」
  「丹,我就喜欢你著急的可爱模样,嘿!!
  「你真坏……坏透了!」妻子嗔嗲著,菊花不断的收缩著,「宗明」
  「你舒服吗?」
  「舒服,丹,你夹的好紧!」
  妻子阴道在收缩中,水汁也被挤压出来,「噗噗」的冒泡「嗯,宗明,快点顶进来,啊!……里面好痒,嗯……!」
  「丹,你太淫荡了……我要干死你!」
  「宗明,快点,用力的干我……!妻子就在高潮的边缘,男人急促的越抽越快,那粗大的阴茎,更是弩张跋扈,霸占著妻子的肉穴,干得妻子门户大开,阴道的嫩肉都倒翻出来,」噗哧「」噗哧「交合之声不绝于耳。
  妻子那雪白的大屁股,忽然顶了上去,阴道里水渍不断的涌出,顺著股沟流下来。
  「嗯,宗明……嗯……我来了……啊!」妻子呜咽著,像是在哽咽。
  「宗明,嗯……来了!」妻子胡乱的叫著,大屁股不断筛抖著,流出的水汁滴落在床单上面,慢慢的渗透成一滩。
  「丹,我也要射了……啊!」男人一声大叫。屁股抖动了好几下。将精液全部的设在妻子阴道里。
  两人抱著紧紧的直喘气。
  「嗯,宗明……你真棒。」妻子慢慢的平静下来。
  妻子的阴部是一片的狼藉,男人白色的精液慢慢的倒流出来,与妻子的阴液混合在一起,一大滩的全粘在阴部和股沟之间。
  妻子躺了片刻后坐起来,她俏脸一片绯红,她笑盈盈的看著累垮在床上的男人,眼中满是柔情似水,她媚目如丝「好讨厌,床单又让你弄脏了」
  「不是我,那些是你流的。」男人狡辩著。
  「不是你,人家会流吗?」妻子嗔怒的用手去拉男人那个软绵绵的阴茎。
  「嘻嘻,不行了吧!」妻子温柔的看著那个让她欲仙欲死的家伙,虽然是软绵绵的一条了,但是仍然是涨唿唿的,妻子低身轻轻的亲了一下,「我去洗澡了」
  「等我,一起洗」男人也跟进了浴室。
  我迷迷煳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家门口,看著蔚蓝的天,我的心情却是灰蒙蒙的。
  那天我在小区的花园坐到了天黑,6点多,那男人才出来,看著他疲倦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
  我也拖著身心疲惫的躯体,往回家的路慢慢的前进!
  第三章,破茧回到家中,妻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我进来,她平静的问:「你看到了?」
  「什么?」我一时没有转弯。
  「下午你回来过,你手机在沙发上。」妻子表情依然是那么的平静。
  「嗯,看到。」我坐到她对面,妻子才露出有些懊悔的表情。
  「家玮,我对不起你。」
  「不,应该是我,陈丹,是我的无能,不是你的错。」
  我向卧室走去,床单已经换新了,我就躺在她们刚刚做爱的床上,空气中似乎还有那种味道。饥饿和困倦以及失落的心情,我感觉特别疲倦,那晚我睡得特别香,不知道为什么。
  清晨醒来,我睁眼看著妻子躺在旁边,她眼角还有泪痕,见我醒来了,她凄凉的对我一笑。
  「陈丹,不要这样,没事的,我理解你,也宽容你,你放心,我不会在意你在生理方面的需要。我不觉得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老公,对不起。」妻子还在向我道歉,「没事,以后你需要了,还是可以找他。」我认真的说。
  「老公。」
  「我说的是心里话。」我强调了一遍,妻子才觉得我是认真的,她看著我,慢慢的靠近过来,依靠在我环里。
  「老公,我……」
  我见她又是梨花带雨的样子,不觉有些心疼,「老婆,我明白。」
  妻子才平静下来,我下面的一句话却又让她又急又气:「老婆,你们昨天下午做了几次」
  妻子狠狠的看著我,「3次」妻子一字字的完。气急败坏的跑了!
  剩下我哈哈大笑,我狠狠的笑著,眼泪和鼻涕一起的流出……
  第四章,飞蛾接下的一个月时间里,妻子无微不至的小心翼翼的照顾著我的生活,一天晚上她居然主动的为我口交,我要射出的瞬间,去推妻子的头,但她没有吐出来,我在她温暖的口内,射精了。妻子嘴角带著我的精液笑盈盈的看我。我把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抱著。
  第二天,我找到那个男人的手机号,和他谈了2个小时,他答应了周末晚上过来。
  周末,当妻子打开门,看到是他时,有些发呆。「我把宗明请来的」
  我看著妻子差异的表情,把宗明拉进门,说「你们慢慢聊,我去书房上网。」
  我箭步的离开了,走进书房。把她们留在那里。
  其实我在书房里面有所有房间的监视设备。我打开电脑,客厅中妻子刚刚给宗明泡了杯茶。
  两人久久没有说话,「你老公,都说了,你……」宗明率先开口。
  妻子迟疑了片刻「他怎么说了?」
  「他说,我们可以继续的来往,他希望你能高兴。」
  妻子看来书房一眼,「你怎么想?」
  「我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你这么年轻不能守活寡。」
  妻子俏脸娇红,「」你想……「「陈丹,我想你……一直想你,最近你老是不搭理我,」宗明申诉著思念之苦。
  「其实,我也想……」妻子看著宗明,两人眼对眼渐渐的抱在一起,开始深情的接吻。
  宗明熟练的脱掉妻子身上的衣裙,妻子像洁白的女神,慢慢的让宗明抱倒在沙发上,宗明向妻子下身贴了过去,宗明粗大的阴茎一点点的侵入了她湿润的阴道里,妻子如同初夜的少女,轻轻的嘤咛著。
  静静的客厅就剩下两人性器官交合时的摩擦声。
  我转换到阳台的监视设备,拉近镜头,妻子阴部极度的湿润,宗明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在她阴道里,阴茎的根部有一圈,乳白色的液体,那是妻子流出的动情的爱液。
  妻子手扶著沙发靠垫,修长的大腿完全的打开著,我看到妻子肿胀的阴部,经过几分钟的抽插,已经异常的兴奋,两片原本褶皱阴唇此刻已厚嘟嘟的绽开像玫瑰花一样,深红色的两片阴唇之间粉红的一片,可以清晰的看到妻子小小的尿道口,微微的突出来,随著那粗大阴茎的进出,一鼓一鼓的。
  妻子伸手轻轻的抚摸在宗明的胯间鼓鼓的大阴囊上,我看到那2颗我所没有的睪丸,在妻子手指尖滑来滑去,妻子脸上洋溢著,迷人的浅浅地笑容,那尖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妻子半仰起上身,将润红的唇片贴在宗明嘴上,妻子吐出粉红的舌头,滑进宗明口中,由于距离有些障碍,妻子的舌头要伸得比较长,才能送到宗明嘴里。
  宗明吮了几下,妻子舌头上湿漉漉的口水,便被他吸吮的干干的。
  宗明停下来,抽出阴茎坐在沙发上,妻子起身摆动著浑圆的大屁股,对著宗明胯间的慢慢的坐下去,宗明手扶著妻子的大屁股,粗大的阴茎慢慢的滑入妻子阴道中,两人再次的交合在一起。
  宗明双手抱著妻子的两条大腿的边侧,将妻子抱坐在他的大腿上,妻子的两团丰满的乳房,随著她身体的摆动,左右上下的晃动。
  「宗明,好喜欢你这样弄我,感觉下面被你插透了似的,还记得我们在办公室那次吗?」
  「记得,我们的第一次,我一直记得。」
  「宗明,那天你粗鲁的占有了我,记得我哭了吗?」
  「嗯,当时你哭的一塌煳涂,我也吓坏了。」
  「宗明那天你一下子填满了我半年来来的所有的欲望,我的感觉是说不太清楚,我只觉得有些涨痛,可又是那么的舒服,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
  「哦,是这样,丹,我还以为你不愿意才哭呢。」
  「宗明,开始我的确不太愿意,后来你给我擦眼泪,你眼中怜爱的眼神,我看到了我才知道,你是真心喜欢我的,你慢慢的添干我的泪水,当时我的心里是暖暖的,下面你还在慢慢的动著,我觉得我慢慢的适应你了,我感觉到你在我体内,那烫烫的硬东西宗明,我好想把你融化在里面。」
  "丹,我要来了。「「宗明,嗯……」
  宗明急剧的抖动了好几下,他紧紧的顶在妻子的阴道里,射精了……
  过了会儿,妻子才缓缓的脱离宗明,宗明乳白的精液,顺著妻子的大腿,流淌下来妻子半蹲著,让精液汩汩的从阴道里面流出,她仰著脸笑盈盈的看著宗明,「今天你射的特别多。」
  「是吗,这可是我很多天的积累呀,丹,我一次都给你了。」
  「你真贫嘴,看你的坏样……这么多天,你就没给你女朋友一次?」
  「没有,丹,我和她分手了,我现在只有你了。」
  「宗明,你怎么分手了,这样可不好。」
  「丹,现在我心里就你,我爱你。」宗明看著妻子优美的身姿,娇美的脸庞,他动情的说出来心里的感觉。
  「不,宗明,我不能……我有他,你不能。」
  「丹,到我身边来吧,我真心的对你好。」
  「宗明,你不要这样……你忘记了你今晚还是他让你来的吗?」
  「是,可是我爱你呀,丹。我们在一起一定能幸福的。」
  妻子站起来,看了看书房这边,她急剧的矛盾中,心中爱的天枰,不知道倾向了那边。
  我在监视器中看到妻子,慢慢的依偎到宗明环里,她温柔的像只雪白的绵羊,曲卷在宗明环抱里,她浑圆的大屁股微微的翘起,她轻轻的亲了一下宗明的脸。
  「宗明,我们不要说这个了,晚了,你先回去吧!」
  「嗯,好,丹,你好好的想想。」
  妻子穿回衣裙,宗明开门走了出去,妻子送走了宗明,两人在门口深情的接吻著,好几分钟,妻子才推开他,「走吧!」
  妻子看著宗明离开,才关上了门。
  我在书房久久的没有出去。
  第五章,蝴蝶我觉得我应该留给妻子空间来思考问题,我藉著单位出差,我告诉妻子,我要出差半个月,妻子到机场送我,宗明也来了,我看著她们站在一起的身影,眼睛慢慢的迷煳起来。
  其实我只出差三天,我去了当地的旅游景点散心,没想到我看到了一只蝴蝶,漂亮的蝴蝶,说正确是一个叫蝴蝶的女人,她是那么的像我梦中的情人,淡雅而清澈,就像一只白蝴蝶,她有些憔悴,显得那么的楚楚可人,我慢慢的了解到,她以前是大学生,一次误入歧途,她坠入了红尘的深渊,她做了那种高级妓女,可是命运相当的残酷,她感染了艾滋,我倾听她缓缓的诉说往事,和她一起唏嘘不已。
  在一起的日子我们相互倾诉著自己的生平往事,了解的比较深透。我和她说:「蝴蝶跟我回家,我们可以一起度过淡淡余生。」
  三天的考虑,蝴蝶终于答应了。
  在回家途中,妻子打电话说:「宗明来家里住了几天。」妻子觉得应该告诉我,我淡淡的回答「我在回家的路上了,我还带来一位朋友,我的红颜知己。」
  我补充了一句。蝴蝶静静的坐在我的身边,我轻握著蝴蝶的手,蝴蝶在我手背,轻轻的拍了几下。她了解我的生活细节,她不施一点妆的脸上露著淡淡的笑容,是给我坚定的力量的源泉。
  回到我熟悉的城市,蝴蝶觉得还是先不去我家,我把她安置在一个还算可以的宾馆,蝴蝶说:你快回家吧!"告别了蝴蝶,我回到家中。
  家里依然的清洁明亮,妻子不在家,她留了纸条,说今晚单位要加班,她可能会留宿在宗明家里,看来他们的关系很不错了,妻子居然留宿在宗明家里来,想来我还是有些心酸。
  我胡乱弄了一点吃的,吃完给蝴蝶打个电话,问候了她,并约定明天带她去游玩本地的好景点。
  打完电话,我进了书房,不在家的日子,我没有关闭监视设备,花了我3个月的设备也没有让我失望,它还在勤勤恳恳的工作著,我看到磁盘记录器的红灯一闪一闪的,翻看的说明书,才知道记录器的空间满了,我打开这几天记录下来的画面,慢慢的看起来。
  第一天,妻子也就回家做做饭,打几个电话,然后睡觉,我快速的前进著,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整整一个星期,妻子如常的过著生活。
  第八天,妻子往常一样,洗澡后睡觉,刚刚上床的她出去了片刻,宗明在后面跟了进来。
  「还顺利吗?」妻子有些欣喜的看著宗明。
  「挺好的,谈判很完美。」
  「宗明,你真行,这次公司这么难的任务,你也完成了,」
  「丹,全靠你鼓励我,我才能坚持下来。」
  「宗明,是你能干,才可以做到这么难得事情。」
  「丹,谢谢你,我们去庆祝一下吧!」
  「宗明,,这么晚了去哪里庆祝啊?」
  「丹,我们不出去,就在家里小小的庆祝一下。」
  「对了,丹,我买了礼物给你」宗明从口袋里面掏出包装精美的礼盒,妻子慢慢的打开,是一条亮晶晶的项链,妻子很喜欢的样子,在宗明脸上轻了一下。
  「宗明,谢谢,我很喜欢,但是有些贵重。」
  「丹,她很适合你。」宗明替妻子戴上了,妻子看著镜子中的自己,在项链的光芒下,妻子果然越发的动人了。
  「丹,你戴上后,真漂亮。」宗明赞美著,妻子自然喜悦言表,美美的左右顾盼,宗明在妻子后面伸手解开妻子的睡衣,妻子宽松的睡衣滑落到地上,妻子完美的身材在宗明的手掌下,一点点的被侵袭,宗明两手托著妻子丰满的乳房,将她们轻轻的揉搓著。
  妻子闭著眼睛,身体靠在宗明环抱里,浑圆坚挺的乳房,在宗明的大手里随意的变幻著形状,她们忽而被揉的尖尖的,忽而被压著扁扁的,忽而被挤压在一起不露一丝缝隙,忽而被左右分开不断的晃动。
  「宗明,有点冷,我们到床上去吧!」妻子轻轻的言语。
  「嗯,我去洗洗,宝贝,你到床上等我。」
  「讨厌……」妻子嘴里嗔怒,却听话的坐到床上,她看著宗明进入浴室,她拿下宗明送她的项链,收放到床头抽屉里,妻子粉脸红扑扑的,坐在床头,她闭上眼睛,无比期待的等候一场美妙的时刻的到来。
  宗明再次的出现是全裸的,妻子看著宗明向她走来,宗明胯间雄赳赳的阴茎,随著宗明的走来抖动著,妻子嘴角含笑,伸手把握在宗明的阴茎上,妻子的手只能握住阴茎的一半,妻子雪白的手指,在黑乎乎的阴茎上,轻轻的抚摸。
  阴茎在妻子手中又硬了不少,粗大的龟头,闪闪的发亮,妻子慢慢的靠近它,张开樱桃小嘴,鸡蛋一般大的龟头,被妻子费力的含进嘴里,妻子半仰著脸,她看著宗明的脸,轻轻的将龟头在口中吐出来,又含回嘴里,看到宗明皱著眉头作出唏嘘的模样,妻子也笑意绵绵。
  看著妻子含著男人的阴茎,笑容满面的样子,我无比的心疼,我点了一根烟,吸了半支,才继续的看了下去。
  妻子的口水粘在那阴茎上,慢慢的顺著阴茎流下去,妻子吐出红彤彤的龟头,伸出舌头在阴茎下部隆起的管道处,由下至上慢慢的添到龟头上,含著大龟头吸吮了几下,又从上面部分添向阴茎的根部,这些男人最敏感的部位,妻子一一做到位了。
  宗明直哼哼的大口的喘气,弯腰掀开妻子身上的绒被,妻子白皙的躯体以一个半侧的优美的姿势展现在那里,宗明咽了好几口吐沫,伸手在妻子修长光滑的大腿上抚摸起来,妻子迷恋在宗明男性的器官中,她小心的呵护著,用自己最柔软的舌头仔细的擦洗阴茎的各个部位,黝黑的阴茎闪烁著光泽,仿佛是一条快要冲锋陷阵的枪,此刻已经被擦得光洁闪亮,随时都可以上阵驱敌了。
  妻子优美的姿势被宗明破坏了,宗明将妻子并拢的双腿,左右的分开,妻子阴部早已经无比的湿润腻滑,粉肉润红,红白娇艳,几丝阴发曲卷散乱,那半开半闭的阴道口,汩汩的冒著热气腾腾的水泡。
  宗明拖过妻子的大腿,把妻子转了半圈,他屁股一沈,粗大的阴茎已陷入妻子粉色的阴道里边,妻子身体抖动,随著阴茎的进入,妻子发出娇美的呻吟,从她秀挺的鼻子里,腻腻的哼出性感的声音,迎合著宗明每一次的抽插,妻子不知是痛苦还是舒畅的一声声的娇吟著。
  妻子毫无顾忌的发出她美妙的叫床声,她展现了她无比性感的一面,女人就是需要男人强壮的摧残,你越是强劲的淫辱她,她越是能给你更多的回报。
  ------------------------------------男人最喜欢女人的回报,妻子无比舒服的模样和性感的呻吟,激发著宗明体内的雄性激素,他拔动阴茎,每一下都给妻子结结实实的撞击,妻子媚目如丝,眼中柔情似水,小嘴半开发出「啊!啊!」的声音。
  「宗明……嗯……我的宗明……」妻子伸手帮他擦去,额头的汗水,妻子也是细汗如珠,秀挺的鼻尖,雪白的胸脯,妻子丰满的乳房晃动著,汗水的渗出,让乳房发出白白的光泽。
  「嗯……宗明你真棒,我好爱你。」妻子唏嘘著,带著腻腻的鼻音。
  「丹,嫁给我,和我一起生活吧!」宗明不失时机的说。
  「宗明,我答应你,快……宗明……嗯……啊……唔……嗯哼……」
  「宗明,我爱你。」妻子娇嘘嘘的说。
  「丹,我也爱你。」宗明看著妻子淫荡的样子,越发的英勇,屁股紧紧的顶在妻子的下体,左右的扭动著。
  「啊……宗明……你顶穿我了……哦……噢噢嗯。」妻子抓在宗明的手臂上,她身体的紧绷著,「宗明,你弄到我里面了,好难受……宗明,我要尿出来了。
  ""啊,天哪……喔……熬不住了……「妻子一阵阵的抖颤,从妻子雪白的大屁股底部,流出的透明的液体,滴滴答答的流到地板上。
  「啊……唔嗯哼……噢噢。」妻子摆动著头,紧紧的抱著宗明,汩汩流出的水,在地板上好大的一滩,妻子眼中泪水满框,鼻翼忽张忽合,妻子一时间无声的颤抖著,片刻才呜呜的哽咽起来。
  「丹,怎么了,弄疼了吗?」宗明还是很关切的。
  妻子幽怨的瞟了他一眼,吸了吸鼻子,鼻音浓浓的说:「你真坏……呜呜,,,嗯嗯。」
  妻子噗哧一下又笑了起来,「看你……不是弄疼我了,你……弄到人家高潮了。」
  「真的,舒服吗?」宗明轻轻拔动阴茎,妻子娇嘘几声,「别动,里面难受死了。」
  「哇,丹,你真尿出来了?」宗明低头一看地上的大滩的水。
  「不……嗯……宗明……嗯……我才没有呢。」妻子娇羞的不行了,她也看了一下地板上的水。
  「宝贝,刚才你真性感,今晚我要和你通宵。」
  「嗯……宗明……我爱你,今晚就给你玩……通宵。」妻子羞羞得抱著宗明。
  「宗明,你饿了吗?」妻子问著。
  「你一说,我才觉得有点了。」
  「我给你弄点吃的,你休息会儿吧!」
  妻子起身来,宗明粗大的阴茎噗哧一声脱离了妻子的阴道,妻子分开双腿,拿过纸巾擦干下体的淫秽物,阴道口露出黑黑的一个大大的洞,,黑乎乎的阴道口可以容下妻子的两根手指自由的进出,妻子把阴道口附近擦得干净了妻子抓了睡衣穿上,出去准备宵夜。
  妻子回来的时候,宗明已经睡著了,妻子帮他盖上绒被,她在旁边看著宗明,那么的深情,情意浓浓的,妻子伸手关掉了灯,抱著宗明慢慢的睡去。
  我快进过去一段,他们睡了2个小时左右,又开始做爱,妻子与他款款交合,妾意绵绵,尽是柔情蜜意,末了宗明射精在妻子阴道里面,完成了一夜的风流情帐。给了妻子一滩浓浓的烫烫的合夜蜜露。
  我正要看看下面几天的录像时,听到外面开门声,妻子回来了,我转换到实时监控,看到妻子居然坐在沙发上面,脸色黯然,看她的模样似乎是刚刚哭过了,我刚要出去,妻子的手机响了,她说:我到家了,你过来吧!「妻子合上手机,静静的坐著,过了5分钟,有人轻轻的敲门,妻子开门,宗明进来,妻子就眼泪汪汪的看著宗明。
  「怎么了,丹,他欺负你了?」宗明看著妻子的模样,有些生气的问。
  妻子呜呜的哭了会儿,才抬头看著宗明说:「他……他……呜呜。」
  「他到底怎么你了……」
  「宗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妻子从提包里面拿出一条内裤,给宗明看。
  「丹,这……你被他……这个老禽兽……我要杀了他。」宗明看著内裤气急败坏的说。
  「宗明,不……他没有弄进来,刚刚上来他就射了……呜呜,宗明,他答应了。」妻子看著宗明说。
  「这老色狼,他妈的,丹,你看著,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滚出我们公司的。」
  宗明安慰著妻子。
  「宗明,你不会嫌弃我吧?」妻子小心的问。
  「不,丹,我爱你,不会在乎这些的,我是真心的爱你。」宗明信誓旦旦的说。
  妻子才微微的放心下来,为了宗明提升经理,妻子今晚和宗明的老上司一起应酬,老上司要挟妻子,妻子被那老色鬼在包厢里面蹂辱了几个小时,妻子其实已经被老色鬼弄进去了,但是毕竟已经老了,才分把钟就完了,妻子担心宗明不会接纳她,所以才说,没有被弄进去,宗明安慰著妻子,妻子已经慢慢的恢复。
  她半躺在沙发上,开叉的短裙挡不住妻子没有穿内裤的下身,妻子湿乎乎的阴部,上面还残留著老色鬼的精液,宗明阴茎唿哧一下顶了起来,他掏出粗大的阴茎,向妻子身上压去,妻子嘤咛一声,下面已经是破体而入。
  噗哧一下,在老色鬼精液的滋润下,宗明一下子插到了底,妻子体内还有刚刚余下的欲念,宗明的插入刚好填补了刚才的空虚,宗明粗大的阴茎,在妻子的阴道里面噗哧,噗哧的抽动,妻子缓缓的配合著,阴道里面的液体混合著老色鬼的精液,汩汩的流出来。
  妻子轻轻的叫著宗明的名字,底下淫荡的阴道,包裹著今晚的第2个男人的阴茎,妻子在淫欲的梦境中,迷失了她原有的淑惠与贞洁,宗明粗大的阴茎的诱惑,让妻子失去了她纯洁的少妇应有的矜持,她放荡的接受了任何一个男人进入她的体内,也许是长久的空虚,让妻子害怕再次的失去,这种充实的感觉。
  宗明走了,妻子看到我从书房里面出来,她羞涩的拿衣服遮盖她淫乱以后的下体,我走到她身边说「陈丹,我同意和你离婚。」
  我回到了书房,删除了所有的录像,我轻轻的离开了这个我生活了2年的地方,我向宾馆的方向,招来一辆的士。蝴蝶就在那里等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