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 序,1 - 3》

  新婚之夜【序,1-3】
  (序章)
  今天,是我的初恋情人Sarah结婚的日子。
  2个月前从她手中收到这张请帖起,我便一直气到今天,原来这2年她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家有钱而已!(妈的!我连亲也没有亲过她!)而最可恨的是她居然在我爸的酒店举行婚宴,而且还敢叫我给她打个折扣!我当然是装得很乐意,还说会帮她好好的布置,给她一个一生难忘的婚礼,我还叫她到我爸的婚纱店选礼服,当作是我的贺礼。
  ************「卓贤,我今天到你的婚纱店选衣服,你会在店里吗?」「会呀!三点多人比较少,那个时间行吗?」我真想不到Sarah真的这么不要脸。「那好吧,待会见!」然后她欢天喜地的挂线。
  ************「卓生午安!」「我三点多有个朋友来选礼服!你们帮我推说我有事出去了,我交待过叫她自己随便挑啦!那个Sarah你们都见过吧?」「见过!」两个女店员急急的应道。然后,我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等待Sarah到来。
  ************「这几件我想穿久了!」我从监听器看到Sarah高兴的嚷著。「真的想不到你嫁的不是我家的公子!」「卓先生还真大方呀!」「你的未婚夫条件很好吗?怎么舍得掉下这个金矿?」二个三八职员还真的当我不在,在Sarah挑衣服时不停的问东问西,直到Sarah挑好了2件婚纱、5件晚礼服,因为要帮她量尺寸才停口。
  「Sarah小姐,你的尺码多少?」「33.23.34。」「身高?」「五尺五。」「那你把衣服脱掉,我还要帮你仔细量一下。」「可是,那……」Sarah指著会客室天花的监听器。「那没关系啦,只有卓先生的房间可以看到啦,他又不在……」这个三八早不想起晚不想起。
  「不要啦,到试身室啦,反正那够大。」Sarah嚷著。「也好,顺道试一下这件婚纱,尺码跟你说的差不多。」然后两个兴高采烈的走进更衣室。而我在办公室看著六个从双面镜后,那些摄影机传来的影像……
  ************「这个更衣室有够夸张的,天花地面连四面墙都是镜!」Sarah一边嚷道,一边把自己的上衣翻起,露出了粉红色襄空的胸罩。「你的身材真棒呀!这可免得在婚纱里穿束衣。」女店员看著她把牛仔裤脱下时说著。「这样行吗?」只穿著内衣裤的Sarah红著脸问道。
  「不行,要把胸罩也脱下,你选的婚纱可用不著这个。」我目不转睛的看著Sarah慢慢的把胸罩脱下,露出了一对碗型乳房,粉红色的小乳头。天啊,好美!「你把手举起吧,我先帮你量胸部。」Sarah依著店员所说把手放在头上,一脸害羞的站著。
  「啊……」店员把尺围在Sarah乳头上,Sarah不自觉叫了一声。「你可还真敏感啊!」店员一边笑著,一边恶作剧的把尺越拉越紧,我看著Sarah的乳房往雨边挤,中间还凹进去了。「啊……啊……你正经点好不好,这是因为我还没有给人亲过啦!啊……不要再拉啦!啊……」
  「好啦,可是真想不到卓先生还真的忍得住呀!居然没亲过你。好啦,要量腰部了。」「哈……哈……你快点……啦,我怕……痒啦!」「好啦……23寸……再来是下围。」店员边记录边说︰「34……再来是量内胯。」
  女店员把尺从腰部围著Sarah的阴部,我见她瞄到Sarah不好意思的闭著眼,恶作剧的把尺边往上拉。「啊……不要啦!啊……不要擦啦……啊……啊……」店员还拉著尺磨擦她的下阴,Sarah抵受不了刺激,软趴在地上。
  「好爽吧……你的内裤全湿了!你真的好敏感啦!」店员边说边更用力的磨著。「啊~~嗯~~啊啊~~不~~要~~」店员见越拉越过瘾,还把Sarah的内裤下胯往旁边翻开,想把尺直接往粉红色的阴唇擦。Sarah突然不知怎的,抢了店员的尺,还推说要试婚纱,把店员赶了出更衣室,之后坐在地上不断喘气。而我只注视著那两片阴唇,后悔以往怎么装君子,错过一尝香泽的机会……
  慢著,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Sarah竟拿著那把尺子在磨自己的阴唇,我真的想不到……她还喊著她未婚夫的名子!!差不多过了两分钟,她才满足的穿好衣服走出更衣室,向店员草草谈了拿衣服的日期便走了。
  我满意地把录影机按停,然后急急的走出办公室,趁店员不注意时把尺收起来。
  ************下午二点多,Sarah和她的丈夫、四个兄弟和两个姊妹先到会场,她看到会场华丽的怖置,兴奋的拉著她老公说不知怎么报答我,哈!我早就想好啦!
  四点多的时候,宾客开始来了,有3个客人拉著新郎打麻将,Sarah拉著伴娘想去换衣服,我见机不可失,便拿著那个袋著那把尺跟录影带的袋子跟了进去。「我要换衣服啦!」Sarah见到推门进了新娘房的我。「这是我给你的贺礼。」我把袋子交过去。「卓贤……你给我的已经太多啦。」
  「这位漂亮的小姐,可以给我们十分钟时间吗?」我向著伴娘说,然后她看著Sarah点头便走了出去。「你做的真的太多了!」「先看看喜不喜欢?」我指著她手上的袋子,当她看到里面的「贺礼」时,明显的呆了一下。「我说过要给你一个一生难忘的婚礼的!」
  「你这是甚么意思?!」她怒瞪著我说,我却自顾自的把录影机和电视机打开,而当她看到电视的影像,她给吓得呆了。「这卷带子和你手上的是一样的,我还拷贝了不少Copy呢!」「你想怎么样?」她看著电视呆呆道。我把裤子的拉炼往下拉,拿出自己的鸡巴︰「给你一个一生难忘的婚礼!」说完便把呆著的她的头按低,把发涨的鸡巴强挤入她口中,不停的插……
  新婚之夜(一)
  「呀!」当我正插得过瘾的时候,Sarah居然用手把我的丸子用力抓了一下,痛得我泪水直流,痛得跪在地上,而Sarah则想趁机夺门而出。「你不想外面的人知道你的糗事,就给我站住!」我连忙喝道。
  果然她给我这样一喝,准备开门的手缓缓放下,一脸无助的呆站著。「他妈的!敢抓我!」我狠狠的往她脸上打了一巴掌。「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把这个放进你的阴道里面!」我从西装袋拿出一个遥控震荡器,得意的把玩著,而Sarah当然吓得不知所措,而我更得意的指著电视机说著︰「你刚才看到外面的大屏幕吧,我只要把它亮著,外面的人也可以看到新娘子的精彩一面呀!哈哈哈~~」
  「真的只是这样?……那你给我自己放好了。」我还以为她真的答应,原来是要给我耍花样,好,我就先跟你玩一下!然后就把那个震荡器放到她手中。「你先转过去嘛!你这样看著我会不好意思啦!」「我就是要看著你放呀!」「不要嘛……」「我就是要!」
  她跟我一来一往的吵著,最后知道说不服我,突然就把那个震荡器往我方向丢,我想不到她会这样,给她丢个正著。「他妈的!原本我只是想要你帮我吹一下的,可是你这个三八竟敢抓我的丸子,现在还敢丢我,你真的把我惹火了。你现在最好趴在桌上,让我把这个放进去,不然我就把外面的屏幕给亮著!」
  「不要~~呜~~求求你~~不要啦!」「我再问一次,趴还是不趴?!」「不要嘛……」「我的忍耐力有限,我再数十声,你不给我乖乖趴在桌上,我就把外面的屏幕给亮著!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待我数到「二」的时候,Sarah终于投降了,慢慢的把双手放在桌上,慢慢的把上身趴在桌上,屁股高高的抬著。
  「把婚纱拉起!」我以命令的口吻说著,Sarah却意外的听话,用双手把婚纱拉起,露出白色的内裤!我慢慢把头凑过去︰「比电视上的漂亮多了!」我当然不会放过羞辱她的机会,而她只懂把脸死贴在桌上,不停的落泪。
  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Sarah,我可以进来吗?」原来是她的伴娘。「再等一下,快好了!」Sarah当然不想给其他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所以匆忙的应道。「那好,我在这等你,你好了就叫我一声,很多人在找你呀!」伴娘在外面叫著。
  Sarah明显地焦急起来,压低著声线对我说︰「你快点弄啦,我要出去了。」「哈!好呀,那你得好好合作,把内裤拉低一点呀!」Sarah明显地急得要死,真的把内裤拉下,露出白皙的屁股,我看著那紧闭的阴户,不自主的把脸凑近,用鼻子顶著她的阴户︰「还真的有点香呀,以前连亲都不给我亲,现在却这么急要给我玩弄呀!」
  「我求你不要再耍我啦!快点放进来吧,不然美美(她的伴娘啦)会怀疑的啦!」「好吧,你这么想要这个,那我就给你啦!」说完就把她的两片阴唇翻开,把震荡器慢慢放进去,可是真的太紧了,我只好用震荡器开了,刺激著她的阴道口,以便有淫水流出来帮助润滑一下。
  「嗯~~嗯……不……要……弄……啦!」「你嘴里说不要,脸上却挂著想要的样子,而且你还真的很敏感呀!」我看著她全湿的阴部,想著差不多可以放进去了,于是把震荡器放了一半进去。「啊!」Sarah突然大声喊著,显然还是受不了硬物入侵自己未经人道的处女阴道,这一喊可把我吓得把震荡器掉了在地上。
  「Sarah!没事吧?」美美在外面叫道。「没……没事啦!有蟑螂啦!」她的急智还不错啊。「那……那有没有捉到?」美美也怕蟑螂嘛。「我在捉啦!你先不要进来呀!」我抢著道。「那我在门外等啦!」
  「卓贤,不要再弄了,很痛呀!」Sarah哭求著说。我当然不管她,而且更直接的用手指刺激她的阴部,而Sarah害怕美美听到,只是低声喊著不要,软趴在桌上摇著屁股,希望能逃过我的攻击。我见她的阴部已经很湿了,便偷偷的站起来,把硬得要命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慢慢的插了进去,「啊!好紧呀!」我在心中暗爽,Sarah却默默的咬著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直到我的龟头顶到她的处女膜,她才发觉插在她的阴道里的已经不是我的手指,「不要……拔出来啦……我求求你不要弄破它啦……」她急得快疯了,双手双脚不断乱抓乱踢,却又不敢大声叫出来。
  「是你自己白痴,两根手指加起来也没有那么粗啦!你现在才发现!」我说著,还故意地把阴茎弄得一下一下的抖动。「这跟起初说的不一样,嗯……拔……出来……啦!我……丈夫……知……道……就死……定了。」
  「你还敢跟我说起初,是谁说过不是爱我的钱?两个月前你又说过甚么?我等这天等得快要疯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好惹不惹,偏要惹著我吧!」「是我不好啦,我求你了,除了今天,以后你想怎样都可以啦,先把它拔出来好吗?」
  「这样也不错啊!」我说著便把阴茎慢慢的拉出,把龟头顶著她的阴道口︰「你确定?」Sarah如释重负的「嗯」了一声,再次软软的趴在桌上……「啊呀~~」我突然猛力一顶,整条阴茎插穿了她的处女膜,直顶著她的子宫,弄得Sarah忍不住拗腰大叫(想不到我也蛮痛就是啦)。
  「又有蟑螂吗?」美美又在外面叫著。「是啊!这次很大只(支)呀!你别叫啦,你叫它又跑掉了!」我抢著说,然后把阴茎拔出来。看到阴茎上泄著血渍和Sarah下体流出的血,我满意的把地上的震荡器拾起,然后看著呆了的她,拿起卫生纸帮她擦掉血渍,再把震荡器挤进了她的阴道,然后把她的内裤套上。
  「……你……嗯~~嗯~~」Sarah用怨毒的目光瞪著我,双眼却不断流泪。
  「你瞪著我也没用啦!我本来真的只想把震荡器放进去啦,是你开那些白痴条件害得我忍不住。我拿著你的带子,不用你的同意,我想怎样都可以啦,而且把你的处女给震荡器抢走也未免太浪费了,你还要感激我没有插到最后呀!哈哈哈~~」
  「这里有一张纸,你依著上面写的时间,给我乖乖的自己一个走进来,而且不可以把那个震荡器拿出来,不然后果你自己负责呀!」说完,我便独个儿的往门口方向走去。
  新婚之夜(二)
  「抓到了吗?」当我把门拉开的时候,一直站在门外的美美一脸惊慌的向我打探著。「抓到了,不过Sarah好像还是很害怕,一直哭过不停,你进去看看她吧!」说完,美美就走进新娘房去看Sarah,而我就往麻将房的方向走去。
  当我走近了麻将房,看到Sarah的丈夫心神不定的在打麻将,见到我的出现就好像得救般不断向我招手叫著︰「卓生,你过来打好不好?我要招呼客人啦!」「不啦!我不会打啦!」我说著慢慢的向他走近。「好啦!输的算我啦!」
  「我真的没有打过啦!我只是来告诉你,刚才Sarah在新娘房看到只蟑螂,一直哭不停,我才来叫你去看……」我还没有说完,他就急得要命的跑了出去,留下他的朋友不知所措的坐著,而我当然也跟去著看了。
  ************「老公……呜~~」当我走到新娘房门外,看到背对著我的Sarah还在一直哭,她丈夫抱著她不停安慰她,而美美就呆站著,还对著我苦笑,显然她刚才一点办法都没有。
  差不多过了两分钟,Sarah才慢慢的平伏过来,就在这个时候,我偷偷的把震荡器用遥控器开动,Sarah吓得叫了出末,而她的丈夫和美美以为又有蟑螂,男的左顾右盼,女的吓得跳坐在桌上,还露出了在枣红色短裙内的黑色内裤,而Sarah双脚合得紧紧的,腰肢扭个不停。
  最好笑的是她丈夫眼定定的看著美美的内裤,完全不理Sarah的死活。这也难怪啦!这个美美真的人如其名,长得一点都不比Sarah差,看得我也想把她好好插一下。
  而当Sarah被她老公越来越涨的阴茎顶著时,发现他盯著美美不理自己的死活,把他狠狠的推了一巴,却忘了自己双脚发软,跟她丈夫双双倒在地上。她丈夫这才知道闯了祸,连忙把Sarah抱起不停赔罪。
  我想这场闹剧也演得差不多了,就把震荡器关掉,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我到了男厕旁边,确定没有人,就把手掌放在玻璃墙上,把一道密门打开,走了进去(这可是我在这两个月前找人在走廊加建的,当然连我老爸也瞒著啦!而且门是用掌纹辨识系统开启的,除了我就没有人可以进去),里面装著6个X6个电视合成的大屏幕,每个都接著一个监听器或是针孔式偷拍器,当然新娘房就装了十多个,女厕每格都有一个。
  我坐在长沙发上,留意著新娘房的情况,原来Sarah的丈夫已经不在里面,我把其中一个监听器放到最大,因为Sarah正在挑要换的衣服,我可不想错过精彩的镜头。
  「就这一件吧!」Sarah把浅绿色的开胸大露背晚装拿给美美。「之前你不是答应你丈夫不穿这件的吗?而且只有两条鱼丝吊著,等一下敬茶的时候太危险了!长辈看到也会不满的啦!」
  「谁叫你穿得太漂亮,把我的风头都抢走,就连我的丈夫也给你吸引住,我不这样,人家会以为你才是新娘呢!」Sarah明显的怀恨在心,语带双关的说著。「你不要这样赌气啦!都是我不好啦!」美美一脸抱歉。「我不管,我就是要穿这个!」Sarah还是坚持著。
  美美说不过她,只好把晚装拿著,然后把Sarah婚纱的拉炼往下拉,帮Sarah把婚妙脱下,露出了白皙的乳房,直到婚纱掉到她的脚下,她才下意识的跨前一步,等美美把它收起时,不知是否震荡器的关系,她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后急促的把双脚合好。
  美美忙著把婚纱收好,当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待她把婚纱收好后,便把晚装卷好放在地上,跪著叫Sarah跨进去让自己帮地穿上去。Sarah怕震荡器的事给美美发现,便推说害羞,要美美把面转过去。
  「怕甚么啦?!你的裸体从中学我就看习惯啦!你装给谁看呀?!快点啦,外面的人一直在等了!」美美说著,还用手把Sarah的一只脚拉起,却看到内裤湿了一大片,中间还有一点点的红色。
  「哗!你怎么湿了一大片,还流著血呀!?」美美真的给吓到了,一脸不知所措;而Sarah更是一脸慌张,张大了口不懂得应对。我的心就沈下了谷底,我的凌辱计划才刚开始,我可是花了两个月设计,还有很多点子没有玩,可不能在这里给弄翻呀!
  我急急站起来,正准备打开通往新娘房的暗门,却听到美美笑说︰「哎哟,你月经来了!今夜怎么洞房?」听到她这样说,我和Sarah都吁了一口大气。「不会这么巧吧?!刚才还给文俊(她丈夫吧?)顶得很爽,湿了一大片的说。」
  我真的有点佩服Sarah的急才,这也想得到!「那你加条卫生巾进去啦,有带吗?」美美笑著问道。Sarah从手袋里拿出卫生巾︰「有啦!我也知道差不多该来了,早就准备好了。」(哗!还真的有啊!)说著就把内裤拉下,准备把它贴上去。
  「哗!这是什么来的?」美美指著Sarah下体,阴唇里震荡器外露的电线惊叫。「这次真的完了!」我心里不停的喊著。
  新婚之夜(三)
  「这……这……你不要问啦!」Sarah一脸不知所措的说著。「你把甚么东西放进去了?快点告诉我啦!不然的话我自己拿出来看!」美美还真的把手伸过去要把那个震荡器拿出来,Sarah则急忙的把内裤拉起,左支右绌的躲著美美的手。
  而我在密室内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该不该冲出去,「对了!必要时还可用那个嘛!」我想著就安心的坐回去沙发,看著美美和Sarah两个你追我逐的。
  可能因为Sarah的阴道里放著震荡器的关系,跑不久便给美美拉著她的内裤,一把扯下到小腿,Sarah被内裤绊著,一个不小心就往前仆,整个人趴在地上,美美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把Sarah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用自己的双脚把Sarah的双脚撑开,伸手拉著震荡器的电线。
  「我要拉出来啦!」美美还故意戏弄Sarah地说著。「不行啦……不可以拉出来啦!」美美当然不管Sarah的叫喊,把震荡器一把拉了出来,挂著一副难以置信的脸孔,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而Sarah只是伏在地上不停抽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文俊放进去的吗?」美美真的给吓到,瞎猜著说。「他是有点变态啦!说甚么方便今晚插进去,还不准我拔出来……」哈!Sarah还真厉害,居然赖到她丈夫的头上。这也难怪,变态的男人到处都是,总比跟人家说给强暴好多了。
  「怪不得他刚才盯著我的内裤,真的想不到啊……」美美居然还真的容易骗啊!对不起了文先生!「我想可能是处女膜给弄破了才出血的!」Sarah见她好骗,顺势的说著。「那不要放回去了!」美美露出怜悯的表情︰「你今天还要招呼客人,这样子你可受不了的!」
  「不成啦!他知道会生气的,你就当做甚么都不知道好了!」Sarah一面委屈的说著,然后就走到那套绿色晚礼服的中间︰「快点帮我穿上这个啦!我受不了会告诉你的了!」然后向美美展现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美美流露出一个佩服的表情,就慢慢地走过去帮Sarah穿衣服。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我还真的蛮难过的,尤其是看到Sarah那个动人的笑脸,我不自主的想起,我不是答应过要她一生都那样子快乐的吗?我一直处处忍耐,过往不停的想些新点子,只是想她能够像那样快乐,我……我怎么会做出那些伤害她的事,而且,今天是她的新婚……
  「呀~~新婚?!」「对!那是她自己自找的,像她这种荡妇!根本不用可怜她!你敢为了这个姓文的抛弃我!我可不会给你们有好日子过的!!」
  想到这里,我把暗门打开,把Sarah带来的东西乱翻了一把,终于给我找到了她的备用内衣裤,还有一条粉紫色的T-back内裤,「想必是穿那套晚装时穿的吧!不过,我可要全部收起来啦!」然后我满意地走回密室,继续余下的好戏。
  ************「新娘子出来了!」美美拉著Sarah那套晚装裙的底部从新娘房走出大厅,随即惹来一大堆忌妒跟淫邪的目光,而文俊就急得要死的跑了过去。「你不是答应过我不穿这件的吗?!」他责问著Sarah。「我不够吸引力嘛!要怪就怪你刚才做过的好事!」Sarah不屑的回应著。
  文俊自知刚才把Sarah惹气了,也不敢再多说,只好拖著Sarah到处招呼宾客。在屏幕上看著Sarah两夫妻一直忙著应付一大堆的宾客,迎宾啦、应酬啦、敬茶啦、拍照啦,安排宾客们的座位啦……忙个不可开交。
  而美美总是一脸耽忧的跟在旁边,,看到Sarah稍有难色时,总会瞪著姓文那只龟公看,最好笑的是他也总是一脸抱歉的低下头,想是为了盯著美美的内裤的事吧!可怜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做了替死鬼!
  有些时候,我还把那个震荡器开动,把Sarah弄得弯腰抱腹,害得他要一边扶著面露难色的妻子,一边应对著美美怨毒的目光。还有些男宾客总会盯著Sarah的胸部看,一面期待新娘子春光乍泄的目光,弄得他左支右绌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把一切看在眼里,当然乐不可支,而且美美不时弯腰为Sarah把裙拉起的走光镜头,还有那个挺著屁股姿势,真的恨不得把我硬直的阴茎插进去,想著今天晚上定要找个机会跟她来个一发才行。还好离跟Sarah约定的时间不远,可要把这些欲念一并发泄在她身上!
  ************过了不知多久,看到Sarah跟丈夫耳语几句后,就拉著美美走了去洗手间。我看一看手表,哗!已经快八点半了,Sarah这个三八敢给我爽约,待会定要你好受!
  「忙死了!厕所也不能去!早知道就旅行结婚好了!」Sarah一走进洗手间就对美美抱怨著。「一生人一次,算了吧!我这陪衬的也快累昏了!你好歹也是新娘呀!」美美没好气的回著嘴。「是啦!我欠你这辈子好了!」Sarah见美美面露不悦,就自己乖乖的打圆场︰「好了,快上厕所吧!还要赶出去呢!」说著便跟美美各自的走了进去便格。
  正当我想把美美所在的镜头放大时,我见到洗手间的门给打开了,进来的竟然是文俊的两个兄弟,还各自的拿著掌型摄录机。之后看到他们拿出一块小镜子偷拍两个美女如厕的情况,我急忙打开了密门,站在女洗手间等他们出来。
  过了不久,他们两个急匆匆的走出来,跟我打个照面,就给我拉了进旁边的男洗手间去。我确定里面没有人,就把「清洁中」的牌子挂在门外,然后把门锁上,跟著便板起面孔对著他们。他俩起初还装作走错了洗手间,直到我把他俩的摄录机从口袋拿出来,他们才跪在地上求我放过他们,还说只要不告发他们,要他俩做甚么都可以!
  「那你们等一下就借机把这包迷药给美美喝下去,然后一起把她扶进新娘房去,我保证不会告诉其他人,而且还有你们好处。」说完,我就把迷药放在其中一个人手上往外走。「对了!」两个人听到我说话,急忙回头,「你们把皮包给我!」然后又是急忙的把皮包拿出来交到我手上,「还有,把你们的电话号码给我写下来!」之后我就独个儿的往大厅走去。
  当文俊远远的见到我时,便一直向我招手叫我过去,而Sarah则低著头不敢看我一眼,然后瞪大眼睛才想起把约定给忘了。算了吧,待会儿我会一起算的!「卓先生,你跑去哪了?你坐过去,让我们给你敬杯茶!」待我走到他们面前,想不到他跟我这样说。「不用了,没甚么大不了的!」
  「Sarah经常说要结婚就得办个一生难忘的婚礼,要不是你,我这个小职员怎么能够满足到她的!不要客气,来茶!」说著便把我拉到台上坐著,就那样两夫妻跪著向我敬茶。这个白痴,我可是毁了你老婆的清白啊,还要向我敬茶!哈!!
  Sarah当然一面不悦的把茶举过来,我看得不爽,得意的向她调侃著︰「这个婚礼有够难忘吗?」「还好……」她低著头,低声应道。「你好像不太满意的样子啊!」我咄咄迫人的问道。「怎么会呢?已经很足够了!」她丈夫抢著说。
  「你们放心好了,我还为你们准备了不少节目,待会我们进新娘房好好详谈吧!」说著便伸手准备接过Sarah手中的茶,同时用另一只手偷偷的把震荡器给开动。
  她手一软就把茶给打翻了,倒得自己的礼服胸前湿了一大片,还把我们裤脚给弄湿了。文俊连忙向我赔罪,然后急拉著Sarah去换衣服,我慌忙的跟在她们后面,把文俊给拉著︰「你有备用的裤子吗?」我故意向他问道。
  「我帮你问一下我弟弟有没有带来吧!」文俊说完就叫Sarah自己进去换衣服,自个儿的跑去找他的兄弟,留下Sarah呆呆的站著,不知所措的面对著我。
  「你居然敢给我爽约,你真的不怕我把一切都公开的样子啊?」
  Sarah一听我这样说,吓得一脸要哭的样子。我看到那两个偷看的兄弟把美美给缠著,而且又没有人往这边看,就把Sarah推了进新娘房。「你想怎么样!」才刚上了门,Sarah就惊叫著。
  我自顾自的把裤子的拉炼拉低,把阴茎掏出来︰「我刚才还没爽到,你还要我憋了这么久,趁你丈夫还未进来,本想把你好好地插一下,可是为免你丈夫怀疑,只好借你的小嘴用一下罗!」说完就把她给按得跪在地上,使劲的插起她的嘴巴来。
  她好像怕她丈夫随时会撞进来,变得非常合作,不停地吸啜著我的阴茎,还不时用舌头舔我的龟头,想快点把我的精液吸出来。果然给她这样强攻之下,我很快就想泄了,当然我不会浪费掉我的精液,紧抱著她的头说︰「给我全部喝下去!」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浪射,把她射得一口都是,然后等她痛苦地把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后,我才满足地走出去。
  我走到外面找著文俊,推说有事要先走,然后偷偷的走回去密室,看那两个色鬼的证件。原来一个叫文雄,一个叫文天,不是真的兄弟吧!?这可越来越好玩了!还真的来了两个有意思的好帮手呀!
  ************Sarah还呆坐在新娘房,好不容易地站了起来,发现美美始终没有跟进来,只好挑了一件及膝的浅红色晚装自己换上,正好要出去的时候,却跟扶住美美进来的两个色鬼打了个照脸。Sarah见到美美快昏的样子,一时也不懂得怎么应对,反而是两个色鬼抢著说︰「刚才她突然说头晕目眩的,叫我们把她带进来休息一下的。」(应该是喝了我的迷药啦!)
  「不……好……意思,可能……太……太……」累字还没有说出口,美美就昏睡过去了。「嫂子,那现在您怎么办!酒席快开了!」文雄问道。「卓生呢?」这个三八怀疑是我搞的鬼主意吧!?
  「刚才走了,哥还送了他出去!」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答道。(妈的,还真的是亲兄弟!)「那把她放在椅子让她休息一下吧!她睡醒会自己出来的了。」当他们把美美安顿好后,便走了出去。我从密门走了进新娘房,偷偷的把门锁上,为免看不到有人走近新娘房,我把美美抱到密室的沙发上,然后架好向文雄他们没收的摄录机,开始享用这要我憋了一天的美人。
  「美美,因为我怕有人会发现我们的好事,只好快点完事啦!反正你没有两个小时是不会醒来的,要怪就怪你认识Sarah那个贱人啦!」说完,我把美美红色的短裙拉到胸上,露出那标致的身段。
  她胸围比Sarah还要大一点,上面穿著黑色的蕾丝胸罩被我往上一拉,露出了一对大乳房,那对乳头却真的大了一点,而且看上去也没有Sarah的乳房那样结实,还好乳头是粉红色的,看得我还是一口咬了下去。两只手也闲不到哪里去,往她全身乱摸一通的,原来她不止乳房软软的,全身都像棉花糖般软绵绵,而且阴唇还是粉红色,闭合得紧紧的,如果不是情况不容许,真的要把她好好干上一整晚!
  我看到外面的准备要吃第二度菜,我想下一度菜后Sarah就要进来换衣服啦!所以只好掏出自己的阴茎,把美美的内裤往旁边一拉,拨开她那紧闭的阴唇,把龟头慢慢的插进去……
  「妈的!怎么这么难插,上天不是为了补偿我,一天给我干两个处女吧?」我心里暗爽,腰部更用力的往下插,美美「嗯嗯呀呀」的轻叹著,还以为在做梦吧?「天呀!真的要感激您!」我顶到了美美的处女膜!果然是处女,「难怪人家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著便使劲地戳破了她的处女膜,一直插到阴道尽头,然后不断地来回抽插著。
  可能是第一次的关系,插了差不多两分钟我就感到快要泄了,只好停著忍耐一下,往她两个乳房不停的攻击,直到想射的意欲减低了很多,才再次猛烈的来回抽送。而当美美「嗯嗯呀呀」的轻叹声变得越来越急促,我终于举白旗投降,把我要射出的精液全部往她阴道里面喷。
  「虽然很累人,可还真的是有够爽的!」我边说著,边把我的阴茎往美美的口里插,把残余在阴茎的精液往她她里送,顺道清洁一下附在阴茎上的精液,怎知道这样一插,我的阴茎又硬起来,可是想到时候差不多了,也只好不舍的站起来做善后工作。
  我赶忙把美美抱起来坐著,把她的内裤脱下放在她的阴道外,不断按压著她的下腹部,把大部份的精液放出来,直到再也没有精液流出来了,然后帮她穿上Sarah的粉紫色T-back内裤,才把她的胸罩裤跟衣服拉好。
  我往屏幕那边看,发觉第三度菜也差不多吃完了,Sarah果然拉著她丈夫往这边走,我急忙的把美美抱回去,把她放好坐著,还故意的把她的双脚微微张开,然后急急的跑去把锁打开,再跑回密室把密门关上。
  ************「刚好!」就在密门关上的同时,Sarah也把新娘房的门打开,而跟著来的文俊明显已喝了不少酒,连走路也有点不稳,需要Sarah扶著走。「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嘛!还好吧?」Sarah说著便把他扶到美美对面的椅子上坐著,自己却忙著换衣服。
  才把拉炼拉下来,好像终于想起还插在阴道里面的震荡器,楞住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才面对著她丈夫,往拉炼把手插了进去,偷偷的把震荡器给拉了出来,接著把晚装连内裤脱了下来,全身赤裸的对著她老公,然后小心的把内裤跟震荡器包在晚装内收好。
  正在找备用内裤时,她丈夫猛地把她从后抱起,不安份的往她身上乱摸,摸到她的下阴时,我才惊觉她已把阴毛修剪过,多余的杂毛都不见了,而且由倒三角形剃成直直的一行,是想给她丈夫一个难忘的第一次吧!她丈夫当然看得忍不住,从后把她抱起放了在桌上。
  「你也想要了吧?」文俊边说边把发涨了的阴茎掏出来,想把吓得不懂应对的妻子来个就地正法,怎知却换来狠狠的一巴掌。「你少变态了,美美也在这里呀,她不知道甚么时候会醒过来的!」说著把她丈夫推开,自顾自的穿起衣服来。
  文俊只好乖乖的再坐回去,看著对面碍著自己大事的美美,狠不得把她掉出去,却无然中给他瞄到红色短裙内明显的粉紫色部份,看到双眼像要掉出来,完全不管他妻子就在不远处。
  不知道Sarah是否给人看得太爽,或是找不到内衣的关系,居然换上那件粉紫的晚装。这件晚装胸部的中间开了一个洞,而且我偷偷的把这套裙的尺寸拿了去改,变成了贴身晚装,裙子改短到刚好盖到屁股,连胸垫也换成最薄的一种。待她穿上身才发觉太暴露了,胸前两点明显的突起来了,而且裙子这么短,走动的时候圆浑的屁股总会往外露出一点,而且坐下时露出的也就更多,短得差不多要见到下阴。
  「嫂子,衣服换好了没有?爸妈说要给宾客敬酒啦!」正当Sarah犹豫不决的时候,文雄那个色鬼在外面叫著。「等一下,快好了!」Sarah急著应道,然后把带来的袋子翻了又翻︰「至少也得穿件内裤呀,明明有带来的,你过来帮我找一下啦!」说著往她丈夫那边看,却给她看到自己的丈夫不知道看甚么看得那么专心。
  朝著他的视线看,却给她发现美美黑色的内裤变成了粉紫色的,很像自己不见了的其中一件内裤,一面疑惑的正想过去证实,却又想起丈夫还在,就板起面孔把他给赶了出去。当她拉起美美的短裙,发现那条真的是自己的内裤时,不停的把美美摇著︰「你怎么拿了我的内裤来穿嘛?你醒醒啦!」
  「嫂子!好了没?」文雄又在嚷著。「好了!」说著把美美的内裤脱了下来,穿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把美美的裙子拉好,再看看自己胸前的两点没有突得那么厉害,就急得要死的往外走。
  「美美还没有醒过来吗?」Sarah一出门外,文雄就假好心的问道。Sarah瞪了站在他旁边的文俊一眼︰「睡得死死的,就算给人占了便宜也不会知道的啦!」
  之后文俊拉著Sarah不停赔罪,文雄则跟在旁边盯著Sarah看,一副要把她吃下去的样子。
  ************其后,Sarah和文俊拉著大堆人开始敬起酒来,也不知有多少道目光往Sarah的身体乱扫,看得她浑身不自在的。
  好不容易才回到主家席坐下,丈夫却又被灌得死死的趴在桌上,一班兄弟姊妹还跑过来说要玩新郎新娘,Sarah没他们办法,跟他们往台上走,文俊的父母说新郎这样趴著睡太难看,就吩咐他弟弟把他扶进去新娘房休息,文雄好不容易的把文俊安顿好,就赶著回去加入大伙儿的游戏。
  正当Sarah回答著一些没有太多人关心的问题时,原本不醒人事的文俊却突然张开了双眼,跑过去把门锁上,然后走到美美旁边,打量著她的身体。「美美!美美!」文俊不断摇著她试探的叫著,见她依然睡得死死的就大胆起来,拉开了她的双脚,发现她的内裤给脱了,兴奋得一头裁了下去,也不管她是否会醒过来,伸出了舌头往她阴道不停的舔。
  「原来味道是腥腥臭臭的。」显然这个姓文的没有经验,吸著我的精液也不知道!
  过了不久,他摸够了就掏出阴茎,把美美拉低了一点,然后抬起了她双脚,一副准备要插进去的样子。「要怪就怪你刚才碍著我们夫妻洞房,只好先拿你抵住我的欲望!」说完就真插了进去,然后不停地抽插著。
  过了差不多三分钟,我偷偷的把释放迷烟的掣按下,直到文俊晕倒了,我才戴起了防毒面罩走了过去,看到软趴在美美身上的又俊,我得意的笑了︰「原本是为了预防万一才装上这个的,还真想不到弄到这么意外的收获啊!」说著把房间内的抽气机给开了。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后,我才把防毒面罩除掉,拨了个电话给文雄︰「我是卓贤,你们那边玩够了没有?」「还有几个游戏。」文雄战战兢兢的答道。「十分钟后,你跟文天两个把Sarah带过来新娘房,我跟你们玩更精彩的游戏!」说完我就把电话挂掉,走过去准备把文俊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