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骄傲》

  妈妈的骄傲(第一会所版)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我的爸爸郝伟是市体育队的田径教练,在短跑项目上小有名气,培养出很多省内一流运动员,爸爸最得意的弟子曾获得全运会百米第三名。这些年省体育局政策发生了变化,我市开始转向重点培养青少年,好的苗子都会被很快抽调到省队发展。爸爸对此非常不满,但也无可奈何。事实上,爸爸年轻时因为年轻气盛和省体育局一位领导发生过冲突,现在那位领导升级一把手了,我爸虽然正值一名教练员的壮年,却基本无望升迁到省队了。爸爸在市田径队平平淡淡过了几年,没想到迎来了一个大好机会,这些年市里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与东南亚不少国家的城市有贸易往来,市体育局也展开了与这些国外城市的交流,于是爸爸经常被任命带队去东南亚参加面向中小学生的运动会,摘金夺银。这是一项台面上看起来非常可观的政绩,市体育局领导没几年就升迁了,我爸的事业也焕发了第二春,这些年的奖金换了新房,买了新车,省里甚至传出消息,会调爸爸到省队培养国家级运动员。
  再说我妈妈张红玉,是一所重点高中的英语老师,在有偿家教风靡那段时间,妈妈也办过家教班,赚了不少钱。后来妈妈嫌累,便没有再做。在我看来,当时很多学生像疯子一样死活也要来我妈这学英语都不怀好心,不是来学英语的,而是来盯著我妈看的。妈妈很漂亮,鹅蛋脸,皮肤白,个子高挑,身形纤瘦,近些年喜欢披著长发,穿裙子,女人味十足。正好符合时下的审美观。但妈妈做为老师是非常严厉的,喜欢骂人,这或多或少遗传于她的爷爷,妈妈小时候接受的就是这样严格的教育,更认为这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所以长大后又继承了了这一套。近些年教育部对于禁止教师体罚连续出台多份文件,妈妈没少抱怨,总是念叨,现在的学生动都动不得,难道学校是养公子小姐的地方吗。妈妈她很聪明,所以很不理解一些学生为什么有些最简单的题目都不会做,每每就会把那位犯错的学生骂的狗血淋头。然而那又怎么样?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一听说妈妈要办补习班,那些男学生还是跟狗一样伸长了舌头,「哈」著粗气跑来送钱。而对于我的教育来说,做为母亲,妈妈在教育上也丝毫不留情面,我小的时候没少被骂。
  经常就是「你怎么连女生都考不过?」、「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你看邻居家的小王。」、「不要问我,自己想,做不出来不准吃晚饭。」我就跟吃了屎一样难受,不得不忍受妈妈的责骂,也令我变得不怎么敢问妈妈题目。
  最后说我,我名字叫郝杰,小的时候跟著爸爸训练,所以身体素质还不错,反正爷爷说我这方面比爸爸强。但我11岁那年,成绩还是没达标(我爸爸做为培养国家级运动员的标准),所以放弃了运动员这一条路,专心读书。因为学体育练得身强体壮,性子也比较野,在小学遇到一些痞的同学,我看不惯直接就打,这些娇生惯养的小毛头当然不是我对手,最多有一次一个打四个,打得他们鼻青脸肿,打完之后,我爸妈脸色铁青的把我带回家,我妈沈著脸说:「你喜欢打是吧,我就打你个够。」那晚我终生难忘,屁股开了花。小学我是混过去的,毕竟我练体育练了那么多年,心已经练野了,在教室里根本坐不住,我觉得这不能怪我。好在随著年龄的增长,在妈妈的棍棒下,我渐渐在学习上培养起了耐心。关于耐心这一点,这是成功的必要条件,我在练体育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心一意,只是到了初中,我才把这股劲转变到了学习上来,是真对学习产生了兴趣。加上妈妈的遗传不错,我的成绩很自然突飞猛进,考上了妈妈所任职的重点高中,妈妈正好带了一个毕业班,跟领导通融了一下,就这样我被分到了妈妈班上。平时妈妈上班不会穿的很正式,很少会穿小西服,但很保守,穿裙也是穿过膝的长裙,妈妈会穿丝袜,黑色和肉色两种,但妈妈的裙太长,仅仅会露出一小截被丝袜包裹的小腿,即使如此,也能吸引班上所有男生的目光。
  再回过来说妈妈上课的风格,板著脸,真的很认真,很严肃,因为精致的脸庞,这一份认真有著说不出魅力。尤其是认真的妈妈,因为某某状况微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绽开的一朵牡丹花,令人如痴如醉。
  班上男生私下里自然少不了对我妈妈的意淫,当然大家都知道张老师是我妈妈,都不会在我面前讨论。但我也经常会听到其他班男生的讨论,他们就不会避讳我了,诸如「你们发现没?张老师的胸越来越大了,屁股也是。」「刚才楼梯上,我跟在张老师后面,好像看到她内裤了,你们猜是什么颜色?」,「你们看张老师喝矿泉水的样子,那嘴,如果是含著我的下面,哦……一定爽爆」。妈妈还担任著一个平行班的英语老师,这些话多半都是出自这个班的学生。
  我听了会很气愤,也会不屑,我会把他们全当做是癞蛤蟆。甚至有些男老师也一样,喜欢在我妈妈面前献殷勤,有时我妈妈没开车,一个个就抢著送我妈妈回家。而我,妈妈永远是妈妈,我也曾试著把妈妈仅当女人去考虑,但很快就被我的道德心羞耻心给否决了。如果连养育我教育我的妈妈都意淫,那真的还算是人吗?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很快就到了高三,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年级前三名,全市也可以排在前五十。爸爸事业上去了,我的成绩上去了,妈妈越来越有气质了,整个家庭洋溢著令人羡慕的幸福。
  高三第一个学期期末考,全市统考我在班上前进了一名,名列年级第二,全市排在了第六,与我们班第一名同时也是全市第一名实际上只差了10分。全校老师都向我妈妈祝贺,说我妈养了个好儿子,清华北大不在话下。我也成了别人口中的「邻居家的孩子」,这种对我的艳羡,让爸爸妈妈非常受用,很多地方也开始迁就我,我提出的要求他们都会尽量满足。比如我想要一台手机,爸爸虽然有对于成绩的考量,但还是出于奖励的目的给我买了,买了之后我成绩也没有下降,爸妈就更加放心了。妈妈也不像以前那样严厉,对我总是面带微笑。这都是我放弃了几乎所有的娱乐换来的,周末放假最多出门和朋友街上吃吃冷饮,打一打桌球,因为都是尖子班的同学,即使是玩,聊著聊著也会不由自主的聊到学习上。
  有很多成绩差的学生会把这种成绩上的差距归咎于智力上,我觉得这并不公允,像我们这样的学生,在生活上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想象的。诚然,成功并不止读书一条路,我只是在按著爸妈所希望的路上前行著。
  以下内容需要【回复主题】或【感谢作者】才可以看到今年过年爸爸要带队去新加坡参加运动会,爸爸最近发掘了一个好苗子,按爸爸的话说,三个字,世界级。这次运动会汇聚了欧美各国的优秀中学生,所以我爸非常重视这次机会,很早就带著弟子拉练去了。家里只剩我和妈妈,注定这会是一个冷清的年。
  期末考试虽然结束了,但寒假后还有持续一周半的补课。有余今年的冬天特别冷,下起了非常大的雪,学校害怕晚上学生回家路上不安全,所以取消了晚自习。这也使得我难得多出了一点晚上时间。
  这天是期末考试后的第四天晚上,也许是因为昨晚睡觉踢了被子,又或者是今天早上吹了冷风,所以头有点晕,像是感冒的症状。我离开房间去客厅喝热水,客厅的电视以非常小的声音播放著,以免打扰我,而妈妈正坐在沙发上拨弄著手机。
  见我脸色不太好,妈妈问我:「儿子,是累了吗?」
  客厅比我房间要冷,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说:「我好像有点感冒了,妈,你那里有感冒药吗?」
  「有。我去房间给你找找。」妈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随手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有点烫,我小小的抿了一口。这时妈妈的手机「滴滴」地响了好几声。
  我低头看向她手机的屏幕,锁屏上显示了几条微信来信,是一个叫「林易」
  的人发的,它发了几张图片,在锁屏上看不到具体的内容,然后是一条文字来信:「这个题让好苦恼。」
  应该是妈妈的一个学生吧。
  过了一会,妈妈拿著一板感康走了出来,「只剩下两粒了,你先吃一下,看看能不能好点。」
  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一下,我下意识看了一眼,上面写著「老师,怎么不说话了,你睡了吗?」
  妈妈快步走了过来,把药递到我手上,一手拿起了手机,说:「有个学生在问我问题。」
  妈妈的手很热,也很软。现在妈妈离我很近,我闻到了妈妈身上的香味,妈妈其实也有温柔的一面。我忽然想起了夏天妈妈上课的模样,妈妈披著长发,在讲台上声色俱厉,那种气质,令人很自然地就会心生敬畏。在妈妈的课上,妈妈会明知道你答不出这个题而点你起来回答,然后明正严顺地让罚你站到教室后面去。妈妈就像是站在很高的地方,而我们可能永远也爬不上去。我曾问过妈妈,你上课为什么那么凶?妈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道理,不凶学生怎么听你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出于陈旧的阶级思想,老师就是比学生高出一级,学生必须保持对老师的尊重。这样的意义就是,令学生对待老师的教导向侍奉圣旨一样,把老师的一言一句,当金科玉律。你学习的原动力是你想学,也可以是有人逼你学,你不需要思考这些是不是对的,而是看它们是不是老师说的。妈妈所保持的就是她的权威不可侵犯,教学也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的。
  妈妈穿著纯棉的蓝色睡衣,很厚,但胸前仍然傲人的挺起了两团乳峰。这么多年了,我长大了,妈妈老了,妈妈不再像年轻时那样苗条,腰上多了赘肉,身材变得丰腴。是什么时候,我第一次听人意淫妈妈?我已经记不清了,想著这些,我心跳骤然加速,妈妈的胸是什么罩杯呢?B还是C?或者是D?我对这并没有概念,单纯地想,应该是C,是D也不过分。上一次触碰妈妈的乳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是我8岁的时候,那天在亲戚家聚会,因为玩得太晚,所以我先睡著了,于是回家的时候,妈妈背著我上楼。因为晃动,我醒了过来,手在摇晃中碰到了妈妈的乳房,柔软的触感让我忍不住摸了上去。妈妈一开始不知道我醒了,当我捏下去的时候,妈妈的步伐明显顿了一下,我下意识松了手。妈妈再走的时候,我又大著胆子去摸妈妈的美乳,妈妈继续走著,这种放任让我更加放肆,美好的手感令我两只手同时覆在了妈妈左右一对美乳上。妈妈冷声呵斥:「这么大了还摸奶,羞不羞?快放开!」我吓得收回手,不敢说话。那一晚我都是瑟瑟发抖,生怕妈妈打我。
  我一口吃掉了剩下的两粒感康,见妈妈快速地打字回复了些什么,然后看著我关心地说:「今天就早点睡把,别看书了。」
  妈妈已经卸了妆,是素颜,当不再严厉的时候,妈妈看起来还是有些可爱的。
  胡思乱想中,我点了点头说:「好的。」
  妈妈坐回到了沙发上,说:「还有半年不到就高考了,再坚持一下。」
  「都说到了大学就有好日子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你考上不就知道了吗?」妈妈顿了一下,又说:「听你岳老师说你跟班上有个女生走的特别近?」
  我一愣,这个前奏有点熟悉……我马上说:「哪有,就算有,也是纯洁的同学关系。」岳老师全名岳丽娟,什么「丽」啊「娟」啊都是上一代人名的常用字,名字虽然俗,但她是一个很强势的人,身为我们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没少想法子整我们。很多人都说我们班有两个长得漂亮的灭绝师太。
  妈妈说:「妈妈也不是在拿你是问,就像是想提个醒,这离高考只剩几个月了,若是出了这种状况,导致成绩不理想。你说,是不是很冤,对不起十多年的辛苦努力。」
  「是的。」我一个劲点头,「妈,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前途开玩笑的。」
  「你也不要嫌妈啰嗦。你还没成年,妈妈当然得对你负责,得管著你。」
  我只能默默点头,「我知道。」
  温柔只是片刻的,妈妈还是一如既往的爱说教,我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经常要打我的时候,都是外公在维护我。爷爷奶奶毕竟跟妈妈不是血亲,有时候妈妈打我的时候他们不好帮话,都是到看我被打了好几轮了,才拉住妈妈说够了够了,孩子知道错了。外公就不同了,他在的时候,毕竟对妈妈有他积累起来的威严,他会毫不犹豫地就把我抱走,冲妈妈大声说:红玉你对孩子凶什么,你小时候我那么打过你吗?你还不是长大了?
  妈妈真的非常生气,外公说完,妈妈更加地生气,但却不好发作。现在想来,因为外公碰触了妈妈的底线。妈妈在我面前,她是高高在上,权威是不可侵犯的,而在爷爷眼里,我和妈妈都是孩子,都是他爱护的孩子,他的话让妈妈觉得跟我在同一个级别,让我认为她也是会犯错的,这是妈妈不可接受的。妈妈的教育是建立在天生的威严上,用不著跟你讲道理,因为我就是你妈妈,你必须听妈妈的。
  如果这一优势不再存在,妈妈也就不是妈妈了。所以我也不怪妈妈会更加生气,眼里全是怒火。妈妈妥协了,就不再是我那个骄傲的妈妈了。这份骄傲,是妈妈的信仰。
  回到现实,妈妈对我说:「快去刷牙洗脸睡吧,好好休息。明天感冒没好的话,早点跟我说。」
  「好。」在妈妈面前,我总是除了点头,什么也说不了。
  第二天,我的感冒好了不少,人也精神了起来。早上第一、第二节都是妈妈的英语课,南方的室内也是很冷的,教室又没空调。妈妈穿的白色羽绒服,梳了一个马尾,精致的刘海让妈妈看起来年轻了不少。当妈妈面对我们讲课的时候,我下意识就会去看妈妈的胸。妈妈的胸一直都是妈妈骄傲的地方,也是最为外人可见的地方,那圆鼓鼓的两团总是令人按耐不住。就好像现在,即使是羽绒衣也裹不住那两团娇挺起来春光。这要是夏天该多好。我脑海里全是高一夏天的那一幕,7月补课,温度到了40度,教室里没装空调,只有4架电风扇「吱呀吱呀」
  地吹著,这四架风扇覆盖面并没有达到令教室每个人都舒爽的地步,比如妈妈所在的讲台就不在覆盖面上。脑海里那天妈妈穿著一件低胸的连衣裙,露出了一片胸上的白皙肌肤。也许是妈妈被这炎热的天气弄得有些烦躁,那节课只是简单的发下试卷让大家做。妈妈坐在讲台上批改上次的试卷,或许是累了,妈妈站了起来,因为讲台是多媒体讲台,比传统的讲台高很多,妈妈很自然地两只小臂撑在上面,弯下了腰扫视下面的情况。这一弯,胸前美乳就挤在了一起,一道乳沟呼之欲出,再加乳肉上因为太热而流出的汗水,形成了极致的诱惑。下面男生包括我在内都听到了妈妈站起来的声音,抬头看过去,这一看,我下意识又低下头,然后像贼一样瞟向妈妈胸前的乳沟。妈妈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胸前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妈妈保持这一姿势有五分钟左右,才又坐了下去,重新开始批改试卷。
  下课后,我就听到几个男生在教室后面小声议论课堂上的春光。如果她不是我妈妈的话,想来我也会参与进去。
  课间我去厕所,听到后面有人叫了声「林易」,走在我前面的一个男生闻声回了头。他就是昨天晚上问妈妈题目的林易?他长得并不坏,留了一个寸头,头发像是染过,有点微黄,他脸上带著笑,看起来坏坏的,有一种痞痞的感觉;身高跟我差不多,也有1米8.后面的人快步走了过来,揽住了他的肩,对他说话,声音虽然小,但我还是听见了,「有什么新进展吗?」
  林易坏笑说:「嘿,你就等著瞧把。」
  我跟在他们后面进了厕所,又跟著他们一起往回教室的方向走。
  正好遇到怀里抱著书本往教室走的妈妈。
  林易热情地叫了声:「张老师好。」
  妈妈面无表情地说:「都响铃了,还磨蹭什么,快回自己教室去。」
  林易被训斥了,还是笑著,说:「张老师还是那么凶,我这不是刚上完厕所嘛,这就回去。」
  林易和他同学嬉笑著从妈妈身边走过,我也低著头从妈妈身边进了教室的大门,眼光瞟了妈妈一眼,妈妈的眼神格外的凌厉。把我吓了一跳。
  高三的课多是讲一些习题,和一些专题冲刺,内容枯燥。像往常一样,到了下午6点放学后,妈妈开车带我回了家。
  以前家里的饭菜多是爸爸做,妈妈的烹饪水平一般,但自从爸爸开始忙起来后,家里开锅的任务就到了妈妈手里。于是,这些年下来,妈妈做菜的水平直线上升,会做的菜越来越多,味道也越来越香。
  妈妈做完饭已经快7点了,吃饭的时候,妈妈问我感冒好了没。
  「好了不少,不那么晕了,也许今天晚上再睡一觉,明天就痊愈了。」
  「那就好,家里也没药了,正好就不用吃了,是药三分毒,吃多了也不好。」
  妈妈又说:「以后注意些,尤其是快要高考了,身体格外重要。」
  「好的好的。」
  这时妈妈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屏幕亮了,我看到是微信,上面有两条:「在吗?」、「在吗?」还是那个林易。
  妈妈下意识按了一下电源键将手机锁屏,并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然后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我马上低头吃饭,假装没看到。那个叫林易的人是在骚扰妈妈吗?以前也有过骚扰妈妈的人,是一个学生的家长,后来被爸爸揍了一拳,就再也没出现过。
  妈妈也没有回复,而是把手机放到了口袋里。
  我快速地吃完了饭,然后离开餐桌去喝水,从侧面开到妈妈的口袋时而闪亮,一定是不停地有新消息发进来。
  妈妈似乎是没了胃口,匆匆吃了几口,还剩下半碗饭就不吃了。妈妈开始收拾碗筷,我跟著去帮忙。
  把剩下来的菜放到冰箱后,妈妈忽然说:「我还是帮你买盒药来吧,吃药好得快一点,拖著总是不好的,别耽误明天的学习。」
  见妈妈这么快改变了主意,这倒还是第一次,我就点了点头。
  「你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来。」妈妈看著我说。
  我点了点头,看著妈妈穿了一双平底的皮鞋出了门,心里感觉很奇怪,刚刚那句嘱咐像是担心我出去一样。
  那不停闪烁地手机让我心里不禁起疑,我决定跟出去看看。
  我家住在5楼,是电梯房,我从里面听到电梯关闭的声音后,又过了一会,确定妈妈已经不在后,才敢打开门。出了门,我没走电梯,我从消防楼梯直接往下走。一路到了3楼,心情有点忐忑,我突然开始怀疑起我下楼的目的来。
  妈妈是走电梯的,肯定比我快,说不定等我下楼妈妈早都走的不知道哪去了。
  再说我下楼的目的,又是怀疑什么呢?想著想著,决定还是回去吧。
  这时我听到楼下有上楼梯的脚步声,还是两个人的。楼下的感应灯应声二亮,一直亮到了二楼拐角处,而我所在的三楼楼楼梯拐角因为我站了很久,感应灯也正好灭了。我慢慢探出一个头往楼下看去,正好看到了穿著白色羽绒衣的妈妈,还有那个……林易。
  我的心随之绷紧了,他们来这干嘛?
  他们一前一后,妈妈走在前面,林易跟在后面。妈妈转过身,先开口了:「你来我家干什么?我说过上次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你要是再纠缠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妈妈说的很生气,显然是动了怒,以前教训我的时候妈妈就是这样的语气。
  林易却贴了过去,说:「张老师,可是我很想你怎么办,你说这道难题要怎么解?」
  难道这就是昨天晚上林易说的难题?
  见林易贴了过来,妈妈马上推开了他,「你离我远点。」
  林易的脸上还是那副痞痞的模样,又说:「张老师,你再让我摸一下,摸一下就好。」
  说著林易就朝妈妈抱了过去,妈妈吃了一惊,想再次推开他,但这一次林易使足了劲,他比妈妈高了半个头,又是血气方刚的男生,力气哪是妈妈比得了的,妈妈一路后退,直到发出一声闷响,妈妈的背撞到了墙上。妈妈吃了痛,推著林易地手就软了,林易打开了妈妈的手,然后就贴到了妈妈的身上,抱住了妈妈。
  「你快放开!」妈妈大声吼了一声,并使劲推他。
  这时我也想著下去帮妈妈忙,可犹豫了一下会不会让妈妈难堪。正犹豫间,林易忽然说了声,「这虽然是消防通道,人少,但张老师你这样大声,我可不敢保证没有人会来。」
  妈妈听了突然停止了下来,语气一下就软了下来:「林易,你不要再犯错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样的妈妈可不是我熟悉的那个骄傲的妈妈,什么叫再犯错?之前又犯过一次什么错?我决定先忍忍,听听她们说话,看看她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就是想犯错,张老师长得这么漂亮就是在勾引我犯错。」
  「什么叫我勾引……唔……」妈妈话还没说完,林易竟是低头亲到了妈妈的嘴上。我的头一下像炸开了一样,平常高高在上的妈妈,现在居然被她的学生亲了。
  妈妈同样也是吃惊万分,愣了那么一秒钟,才反应过来,马上别开了头。
  林易并不放弃,继续亲妈妈的脸,并不停的在寻找妈妈的小嘴。妈妈口中喊著:「别、别……」本来推林易的手,也伸了上来开始推林易的头。
  林易的左手抓住了妈妈的右手,这样妈妈剩下无力的左手就拿林易的头没有办法。
  而林易空出来的右手伸进了妈妈的羽绒服里面,摸上了妈妈的腰。
  「林易,快停下,别。」
  林易的手在妈妈的腰停留了一会,说:「没事的,张老师,这里不会有人来。」
  然后右手突然急转直下,直接插进了妈妈裤里面,妈妈的裆部瞬间鼓起了一个包。
  而妈妈整个人挣扎的更剧烈,口里不停的喊著:「快停下……林易,快停…
  …」
  妈妈的左手放开了林易的头,转而抓住了林易伸进了她的裤裆的手的手臂,试图把它拉出来。
  「小点声,张老师,你想让你所有邻居都看到你被我抠穴吗?」
  他居然对妈妈说这样淫荡的话,而妈妈还真听话的住了嘴,小声地板著脸说:「林易,你快停下,真的,我可以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现在的情形怎么看都是林易占著上风,妈妈应该是想发挥她做为老师的余威,希望林易能像课堂上一样乖乖听话,缴枪投降。
  林易的手并没有因此停了下来,我能看到妈妈裆部的手在不停地蠕动著,而妈妈的腿也受了刺激在左右磨蹭。
  林易的手一边动著,一边说:「张老师,我停不下来了,你就让了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骚扰你。」
  「不,不要,你快停下。」妈妈的脸上一片潮红「真的,快停……啊……」
  妈妈的抵抗已经随著林易手指的捣鼓越来越弱。
  这时林易的手好似使了一下猛劲,打断了妈妈的话,然后对准了妈妈张开的小嘴,亲了上去。
  林易伸出了舌头疯狂地舔著妈妈的嘴唇,妈妈无力的摇著头,林易在她下体的手像是只住了她的命门,令她无力反抗,动弹不得。
  林易开了妈妈的右手,转而找到了妈妈上衣的拉链,很熟练地就打开了妈妈的羽绒服,还不等妈妈反应过来,就隔著里面的保暖内衣摸上了妈妈娇挺的乳房。
  妈妈的右手下意识覆盖上林易的手,想来阻止他,但都是徒劳,妈妈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林易的的手动得更快了,我能看到妈妈的腿这个时候已经不由地打开了一点。
  林易亲上了妈妈的脖子,用身体继续把妈妈压在墙上,口里说著:「张老师,你看你下面都湿透了,就从了我吧。」
  妈妈还是摇著头:「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易笑了笑,「我手指粗吗?」
  妈妈脸一下更红了,别过头不敢看林易。林易亲著妈妈的耳垂,「我的大肉棒更粗,可以插得更深哦。」
  「嗯……啊……嗯……不要。」妈妈闭上了眼,嘴里哼著,「不要再插了…
  …」
  「我再加根手指……张老师,你腿再开一点。」
  这时妈妈终于带了哭腔说:「林易,放了我吧,我们是师生不能这样。」
  「噗呲」、「噗嗤」。这时我已经能清楚地听到林易手指抽插妈妈小穴的水声。而伴随著水声的是妈妈如蚊子般的呻吟,「嗯……」、「嗯……」、「嗯…
  …别……」
  「师生多刺激啊。」林易顿了一下说,「你还记得你上课的时候罚我站吗,你不知道我站在后面的多尴尬,那个时候我看著你硬得不得了,就这样站在那,下面鼓起个小山包,你不知道有多难受。」
  这时妈妈已经被插得浑身酥软,双手转而抱了了林易的脖子,仰著头,说不出话来了。
  「噗嗤」、「噗嗤」……
  林易舔了舔了妈妈的脸,妈妈一阵哆嗦,他继续说著:「你夏天的时候最迷人,还记得那次因为讲台上没有风扇,你于是站在我身边的风扇下讲课的情景吗?
  你那天少见的穿了件没过膝盖的裙子,我看了你一节课的腿,一直在幻想你裙里的样子。真是没白想啊,没想到你的小穴还那么紧。」
  「噗呲」……手下的抽插并没有停著,妈妈娇喘著:「嗯……别说了,别说了,嗯……求你了,放过我。」
  林易说:「我可是真没想到张老师你这么敏感呢,好好享受吧。」
  说罢,林易解开了妈妈牛仔裤上的扣子,连著保暖裤和内裤直接拉到了妈妈的大腿上,妈妈白嫩的屁股和神秘的黑色森林瞬间暴露出来。
  凉意让妈妈有些清醒过来,连忙说,:「你要做什么。」
  林易伸著刚刚在妈妈小穴里抠挖的手指到妈妈面前,「张老师,你看多湿,别不承认了。」
  被林易这样一说,妈妈屈辱地别开了头,说:「你也够了吧,快走吧。」
  「哪有?」林易从裤裆处把自己的大肉棒掏了出来,「你看!」
  那条大肉棒至少18公分从,而且很粗,妈妈看了不禁呼吸一窒,惊慌说:「你要做什么,你疯了吗。」
  林易蹲下身去,继续脱妈妈的裤子,「放心,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来的。」
  妈妈非常不配合,无奈身体已经没力气了,僵持了一会后,一条腿的裤子还是被脱掉了。裤子就这样挂在妈妈右腿的膝盖下。
  「不是让你穿裙子下来吗,你看现在多麻烦。」
  妈妈的左腿被林易抬到了他的腰上,看动作应该是要开始操妈妈了。我全身动不了,原来我的内心如此渴望著看到妈妈被人羞辱,让她不能再高高在上。我不知道我这个决定令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妈妈终于完全软了下来,眼泪也掉了下来,「林易,饶了我吧……」
  林易完全没理会妈妈的话,右手抱著妈妈的美腿,左手扶著大肉棒找到了已经湿漉漉了的洞口,到了这一刻,意识到危机的妈妈,身体爆发了一股猛劲,开始疯狂地推林易,打林易。林易差点没稳住,眼看要被推开了,林易猛地一个使劲,对准了妈妈的小穴口插进了一个龟头。
  「啊……」妈妈叫了一声。
  「小点声。」林易说,「想被人看到你淫荡的样子吗?」
  「你个混蛋!王八蛋!」妈妈双手疯狂地推林易的胸,想把林易推出去。
  林易一个挺腰,大肉棒又进去了一截。「嗯……」妈妈推得力量马上就软了下来。
  「张老师,你好紧啊。」林易的大肉棒往后退了一点点,下体的刺激变小,妈妈正要继续骂的时候,林易又往里插得更深了一点。
  「啊……痛……」妈妈的话硬生生被堵了回去,变成了娇吟。
  林易还是先退一点,再进一点,就这样来回抽插著妈妈。
  「嗯……嗯……痛」看来林易的肉棒是真的太大了,妈妈的面部都因疼痛而有些扭曲。
  忽然,「啊!」妈妈猛地叫了一声。
  「终于插到底了,张老师,你太紧了,真的是生了孩子的人吗?」林易的脸上非常舒爽。
  「我要开始操你了,张老师。你的小穴像处女一样啊。」
  林易抬著妈妈腿的手,又往上抬了抬,然后腰部开始有节奏地做活塞运动。
  妈妈靠著墙,头仰著,发丝已经凌乱,一手捂著嘴,一手握著林易在她腰上乱摸的手,嘴里不停溢出「嗯……」、「轻点……嗯……」地呻吟声。
  林易继续有节奏地操干著妈妈的小穴,时而会将大肉棒退到仅剩一个龟头在小穴里,然后快速地尽根插入到花心。「啊!」妈妈会以娇吟来回应他用力的操干。
  林易说:「张老师,舒服吗?」
  「嗯……嗯……」妈妈呻吟著但不肯回答。
  林易又用力地干了妈妈几下,干得妈妈花枝乱颤,「张老师,你老公一定很少弄你吧,他的鸡巴有我的大吗?」
  妈妈就是不肯说话,但没有再喊痛,是适应了他的大肉棒吗?
  这让林易有点不爽,他又干了几下,干得妈妈「嗯……啊……」叫了两声。
  或许是林易手有点累了,林易抽出了插在妈妈小穴里的大肉棒,并把妈妈的美腿放了下来。
  妈妈失神地看著林易,林易说:「我有点累了,换个姿势。」
  还没等妈妈明白,林易扶著妈妈让她转身,原来他想从后面操妈妈。
  妈妈等面对了墙壁,林易在把自己的臀往外拉时,才反应过来,「不要,不要……」妈妈说著就强行转了身过来,推了林易一下,然后就要穿自己的裤子,林易一把揽住了妈妈的腰,强迫妈妈转回面向墙壁,然后「啪」地一声,大掌拍在了妈妈的屁股上。
  「啊!」妈妈哪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居然被一个学生打了屁股,眼泪止不住的流,「混蛋……」
  「让张老师你不听话。」林易扬起巴掌又狠狠地打了下去,「啪」地一声,妈妈一吃痛,林易猛地握住妈妈的腰,往后一拉,妈妈终于翘高了臀部,妈妈马上想收回来。
  林易更快,大肉棒有了泛滥的淫水润滑,毫不费力地就插进了妈妈的小穴。
  「嗯……」妈妈被顶得双手扶住了墙。
  林易扶著妈妈的腰,开始前后操干。「啊……啊……」妈妈叫了起来。
  「还是要我插进去,张老师你才老实。」
  看著妈妈扶著墙,翘起诱人至极的曲线,默默地挨操,林易爽到了极点,一手从背后伸进了妈妈的保暖内衣,推开了妈妈的胸罩,直接摸上了妈妈引以为傲的乳房。
  「张老师,你不知道,以前你手撑在讲台上课的时候,我幻想了多少次像现在这样从后面,一边干你,一边摸著你的胸。」
  「啊,我好爽,张老师,你舒服吗?」林易加快了操干的节奏,似乎也插得更深了。
  楼梯里响起了「啪啪啪啪啪……」的声音。
  这样快的抽插也让妈妈再难自已,「嗯……啊……不要插那么……嗯……深……啊……」妈妈娇喘著,「停……啊……啊……」
  「看你爽的,上次操你的时候,你都没现在那么浪,说,你舒不舒服……」
  林易故意停了下来。
  妈妈的两个敏感点被攻击著,被操得脸上一片潮红。妈妈娇喘著,胸口剧烈起伏,让林易摸著她乳房的手爽爆了。但妈妈就是不回答他的话,反而说:「你自己说的,这是最后一次。」
  林易听了又开始猛烈地操妈妈,「啊!啊!」妈妈叫了两声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还是有「嗯……嗯……」地呻吟跑了出来。
  「都最后一次了,你倒是告诉我你舒不舒服呢。」
  「啪啪啪啪啪……」林易继续卖力地操干著。
  「嗯……不……舒服,一点……都不……啊……嗯……」妈妈艰难地挤出了这几个字。
  「真的吗?」林易一手捏住了妈妈的阴蒂,一边更快地操著妈妈,「让你不诚实,说谎话。」
  也许是刺激太过猛烈。「啪啪」声中,妈妈叫得明显更大声了,随著妈妈的一声长长的呻吟「啊……」妈妈的下体喷射出大量的阴精,林易的大肉棒停在妈妈的小穴里不动,征服感爆棚,「还说不舒服,都被我操高潮了。」
  喷射完后,妈妈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根本站不住了。林易顺势把妈妈放倒在地上仰躺著,把妈妈的腿往两边分开。然后跪到了妈妈的两腿中间,让妈妈合不拢腿,扶著大肉棒要继续插进去。
  妈妈从高潮中回过神来,声音苏得不得了,「最后一次了,你要说话算数。」
  林易直接插到了底,上身压到了妈妈身上,一边操著妈妈,一边就去亲妈妈的嘴。
  妈妈「啊」「啊」的叫著,轻易地被林易伸进了舌头进来。林易轻轻地操著妈妈,将精力全部集中到吻妈妈这来。
  林易的舌头在妈妈嘴内翻江倒海,还把妈妈的舌头勾了出来。
  妈妈双眼迷离,林易又问:「最后一次了,张老师你就实话实说吧,你到底爽不爽。」
  说著,下体又快速操干起来。
  「不舒服……」妈妈艰难地说。
  「那你告诉我,我跟你的老公,谁的鸡巴大?」
  妈妈呻吟著,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不说那我就反悔了,下次还要日你,日到你肯说为止。」林易示威式的狠狠给妈妈来了一下狠的。
  「嗯……」妈妈呻吟了一声,最后像蚊子一样说了句:「你的。」
  林易受到了巨大的鼓舞,「我就说嘛。」然后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嗯……」妈妈双手环住了林易的脖子「啊……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林易双手撑在妈妈的两侧,下体开始疯狂的抽插。
  「嗯……嗯……啊……」妈妈娇喘著。
  「啊……」林易一声舒爽的呻吟,应该是射了。
  射完后,林易趴在了妈妈的身上。剧烈的运动也让他精疲力尽。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躺著,一个趴著,连肉棒还插在妈妈的体内没出来。
  「忘了,我射到你里面去了。」林易说。
  妈妈说:「快给我滚下去。」妈妈猛地把林易推开了。「波」地一声,肉棒也从妈妈小穴里退了出来。
  妈妈的脸上潮红还没褪去,但相比之前被干得迷离的表情,现在又回到了以往的声色俱厉,眼神像要杀死林易一样。妈妈坐了起来,插了插眼角的泪痕,「我会报警的,你等著坐牢吧。」
  说完就开始穿裤子,我马上悄悄的也往上走。
  「张老师,别那么绝情嘛。」下面还传来林易说话的声音。
  林易还在不停地请求妈妈原谅,但妈妈却一直沉默,直到响起了上楼的声音。
  我先一步到了5楼,回到了家,假装在房间里看书。过了良久,听到外面有人开门的声音,我也走了出去,用已经相好的词问妈妈:「我的药买来了吗?」
  妈妈一愣,她完全忘了这件事。我打量起妈妈,妈妈进来前显然打理过了,头发都归到了耳后,衣服和裤子也是整齐的,只是羽绒服上有点脏,毕竟刚被人压在地上干。脸上的潮红也还没有褪去。但如果放在往常,谁也不会仅凭这几点往那方面想吧。
  妈妈找借口说:「我找了家药店,没买到,想了想还是别吃药的好,于是就回来了。」妈妈说完,就快速地走向了厕所。
  「这样啊。」我看著妈妈进了厕所,心里也翻了锅。
  看著妈妈被人操,我什么都没做,听他们的话,好像妈妈还不是第一次被操了。原来妈妈是这么淫荡的一个人,可妈妈好像一直又是拒绝的。
  我真的是一个变态吗,喜欢看妈妈被别人干?我从心底拒绝承认这一点,我不是个变态,可是我却那么做了。我陷入深深的痛苦中。
  妈妈不是说了最后一次吗,而且还要报警吗。如果真的报警的话,抓起来判他七八年,也许我会好受一些。
  这一晚,我彻夜难眠。
  第二天,妈妈除了顶了个黑眼圈外,没有任何变化,说好的报警也没有到来,我甚至怀疑那一幕是我在做梦了。
  妈妈上课比往日更严厉了些,听说上节课在林易班上把包括林易在内的四个人一起罚到了后面站著。
  在我的纠结于悔恨中,补课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这段时间,妈妈再也没有把手机随意的放在桌面上,所以我也再也见林易给妈妈发过消息,但到底发没发,谁又知道呢。
  妈妈晚上都会在家陪我,足不出户,似乎是真的没有再和林易发生往来,看来那真的是最后一次。但我仍然有一个疑问,林易口中的上一次到底指的什么?
  放假后,因为爸爸也不在家过年,家里的年味一时淡了好多。也有亲戚干脆叫我们去他们那里过年,但都被妈妈拒绝了。
  假期里我除了偶尔出门跟同学去商业街走走,也没有太多活动,老师们布置了很多作业,为了在年前完成他们,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这上面。而妈妈,因为有了上次的事,我特别关注妈妈每一次外出,妈妈除了置办年货,都是和同事逛街才出门。看来我的担心真的是多余了。
  一直无事到了年后的初五,还有两天就开学了。
  我在自己的卧室自习,有点累了,于是上微信跟同学聊会天。这时有人加我微信,他的微信用的是我妈妈上课的照片做为头像,名字叫真,备注上写著我知道你妈妈的事。
  我吃了一惊,点了接受,他是谁?
  「我就知道你会加我。」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手机里有点东西你应该会感兴趣。」
  「什么?」我马上回。
  过了一会,他给我发了个视频过来。
  视频的封面是妈妈赤裸的上身,躺在白色的床单上。我戴上耳机,颤抖地点开了视频。
  微信的视频都是压缩过的,即不清晰也不长,只有一分钟。随著我的打开,耳机里传来了妈妈「嗯……嗯……」的叫床声。
  从镜头来看,应该是正在操著妈妈的人握著摄像头拍的,妈妈迷离的双眼看到有摄像头在拍,双手遮住了脸,「不要拍……嗯……啊……」
  「告诉我,舒服吗?」一听就是林易的声音,林易卖力地操干著妈妈,妈妈两对傲人的美乳随著他的冲刺再不停地摇摆,令人血脉喷张。
  林易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妈妈的两只手,把它们压到了脖子上,这样妈妈的脸就暴露在了镜头内。
  妈妈的小嘴一直微张著,发出「嗯……嗯……」夹著痛哭的呻吟。
  「太大了……嗯……轻点……啊……」
  林易边操著妈妈,手又转而抓住了妈妈的巨乳,在手里捏出各种形状。
  「被我操了那么多次,快说,到底爽不爽?」
  「嗯……嗯……」妈妈被操地快哭了起来,「受不了了……嗯……快停……」
  视频到此戛然而止,对我的冲击是巨大的,刚还和我一块包饺子的妈妈就这样光著身子躺在那里挨操,什么会报警,什么最后一次,全都是骗人的,全都是妈妈的自欺欺人。
  「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你为什么会有视频?」
  「你到底是谁?」
  「你是不是林易?」
  我发了一连串的消息质问著他。
  「你别激动。我当然不是林易,至于这视频是什么时候拍的,我也不知道。」
  接著,他又发了一段视频过来。
  封面仍然是妈妈,只不过这次妈妈穿著衣服,是一件青色的棉袄,妈妈的这件衣服印象很深,这个假期妈妈就穿了一天,我想了起来,就是腊月二十八那天。
  那天下午同学叫我出去玩。难道就是我出去的时候,妈妈被?
  我点开了视频,摄像头好像是被放在了桌上。
  妈妈带著乞求说:「林易,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然后是林易走进了镜头,抱住了妈妈的头开始吻她。妈妈一开始想要推开他,但被林易亲了一会后,手转而轻轻地搭在了林易的肩上。
  两人亲吻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响,十多秒后,林易才放过了妈妈,妈妈被吻得直喘气,胸前一对巨乳上下起伏著。
  然后林易按住了妈妈的肩膀,用力地往下按,妈妈喊著「不要」还是被摆成了跪姿。
  视频到此结束。
  我几乎跳了起来,又重看了一遍,到最后妈妈跪下的时候,我按了暂停。在妈妈跪下的那一刹那,林易有一个顶胯的动作,把下面对准了妈妈的脸。他要干嘛?要让妈妈帮他口交吗?这怎么可能?!
  我马上打字:「你还有视频吗?」
  「你看了觉得很刺激?原来你有绿母心态啊。」
  「什么是绿母?」
  「简单点说,就是妈妈被别人操啊。」
  「我当然没有,我很愤怒。」
  「真假的,何必骗自己呢?」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骗你。」
  「那我信你好吧。」
  「你发给我这些视频有什么目的。」
  过了一会,他才回复说:「正常人看到自己妈妈被同学欺负了,都会想帮妈妈报仇吧,我看不惯那个林易。也不想你一直蒙在鼓里,让那个林易小人得志。
  所以把视频发给你,怎么办当然决定权在你手里。我倒是希望如你所说,你不是一个孬种。」
  「当然不是。」我回复。
  「你不是想看更多的视频吗?我这里是没有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去你妈妈的手机上看,据我所知,那里可是信息量很大。」
  我没在回复他的信息,转而盘算起如何拿到妈妈的手机。
  自从那一天被我不禁意看到几次屏幕后,妈妈就有所防备。手机都是随手带在身边。我想了想,只有等她睡著了才有机会。
  我一直等到了凌晨一点多,不知道是在哪部电影上看到的,人在这个时候是睡得最深的。我蹑手蹑脚的打开了妈妈的房门,我缓缓走到了妈妈的床头,看到她的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
  我拿走手机,看了熟睡中的妈妈一眼,妈妈你究竟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回到自己的卧室,我打开了妈妈的手机,她的锁屏密码就是我的生日,我很快就打开她的微信,在最上面的就是跟林易的聊天框。
  我点了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林易的消息:「明天我来你家找你,还是那个消防通道,不知道为什么,还想在那里再操你一次。」
  「不要,别来。」
  「真的不要吗?」
  然后是妈妈的回复:「好。」一个字,很简单,里面的感情却是令我难过的。
  从那一次坚定的拒绝,为什么才半个月,妈妈就已经开始接受这一切了。
  我网上拉,看他们以前的聊天记录,林易发了很多视频,还有很多露骨的话,我强忍著先不去看,一直拉到了最初的一条,是林易发的,在期末成绩出了的那天,「张老师,我们班今天晚上ktv聚会,派我来邀请您,您就赏我们一个面子吧。」
  妈妈回复说,「你们学生聚会,我一个老师哪里好意思参加,你们自己好好玩吧。」
  「这和您有关系啊,我们是为了庆祝这次期末考试,我们英语成绩在所有平行班里是最好的,这都是您的功劳,您不来,那我们怎么庆祝嘛?」
  妈妈还是拒绝了,「你们有这份心是好的。但我感觉感觉还是不太好,我还是不来吧,免得你们也玩得不尽兴。」
  林易又好说歹说,班主任王老师会来,所以大家多么期望她也能来,还不停地夸妈妈漂亮,最后硬是把妈妈说动了。
  我也记得那一天,妈妈说有隔壁班学生请她出去ktv,然后那一天晚上她都没回来。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我还问她,她说在ktv太晚了,就顺便去了王老师她家休息。我当时也没多想,没想到一切也许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接著往下看,直到第二天晚上,林易才发来消息:「张老师,昨晚的事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没把持住。」
  妈妈隔了一个小时才回复,「是我们喝醉了,也不能全怪你,听我的话,把这件事忘了。」
  难道ktv那一晚,林易趁妈妈喝醉了把她给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