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好友上了》

  自从那次旅游回来以后,我和老婆做爱时,都会回想起乌龟伏在我老婆身上,大肉棒慢慢剌进老婆小穴的情景,每想到这里,除了感到一些忌妒以外竟然还会有一种很强烈的剌激感,我想我是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就这样,我又开始找寻机会要将老婆再次暴露给外人欣赏,以便为我带来更大的剌激。
  今天好累,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下班时间正是塞车的高峰,塞在车阵中的我,感到非常的烦闷,想想这星期公司事情特别的多又繁琐,真是把我给累坏了,好不容易下班休息却又塞在车阵里,闷死了,拿起行动电话打回家叫老婆不要煮饭,晚上到夜市吃。
  〔“喂!小惠吗?
  晚上不要煮了,我们到外面吃饭,好不好?”〕
  〔“你很讨厌ㄡ!
  要出去吃饭,都不早点说,还好饭还没煮,不然你就得要乖乖的回来吃。”〕
  小惠有点生气的说。
  〔“好啦,好啦!
  下次不会了嘛!
  妳准备一下,待会儿我在楼下等妳喔!”〕
  我心想,若不是因为我这阵子工作那么累,想犒赏一下自己,我才不会临时想到要出去吃呢?
  真是的。
  挂掉电话后,车子一路塞著回到家里。
  〔“你怎么会心血来潮要出去吃饭?”〕
  小惠边涂口红边问,今天老婆脸上难得擦了一些粉,好看极了,以往老婆是很少化妆的因为她说化妆品对皮肤不好。
  〔“还不是因为要多陪陪妳,结婚那么久了总是要培养情趣嘛!”〕
  我打开车门让小惠进来.
  〔也不觉得害臊,好啦!要吃什么!〕
  小惠一边关上车门一边笑著说。
  〔到夜市再看看要吃什么好了。〕
  我边开车边跟老婆说。
  今天夜市人很少稀稀落落的,怎样都不像是一个观光夜市,亏牌楼上兴南观光夜市这么大的字挂在那。
  其实到夜市逛街,女人是看衣服,而男人自然就是看女人喽!
  今天人很少有些扫兴,街上好看的女人少,穿著流行暴露又长的好看的女人那就几乎没有。
  只剩下我老婆一人喽!
  今天老婆穿了一件蓝色宽领T恤,搭配上一条白色短裙,好秀丽好像又回到学生时代一样,其实老婆不管穿什么样的衣服都会很好看。
  因为她不只长的非常美丽而且还有一付让人羡慕的好身材,若非我也是帅哥级人物,而且又是一付温文儒雅的模样,我想小惠是不可能选择我才对。
  带这样的老婆出来逛街,人多的时候就已经是大家眼光的焦点了,更何况现在整条街只有几只小猫在那里走来走去的。
  现在几乎是我们走到哪人们的眼睛就会跟到哪!
  老婆被看得?雂ㄕ萓b,紧搂住我的手臂低著头跟在我旁边,而我却感到无限的光荣,心情也变得好多了。
  我们选择一家担仔面店坐下,那老板走过来问我们要点些什么?
  我叫了两碗面再叫几样小菜,回头问老婆看她还要叫什么?
  这时我发现老板的眼睛一直瞄我老婆T恤的领口,这时我才警觉到因为这些桌椅是平常一般桌椅的一半高,我们坐下来时候就像是要坐在地上一样身子都变得很低,这时那老板站在我们的桌边,是低著头和我们说话,而老婆因为要看桌上的价目表,身体向前顷领口自然是大开喽!
  换成我是那老板也会多看一眼的。
  这老板的举动提醒了我,原来这面店里的客人只有角落的一位老先生,自从我们进来后在我们旁边又多了一桌年轻人,三个年轻人一进来眼光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在我老婆的身上,吃面的时候眼睛都不时的瞄向我老婆的方向,我循著他们眼睛的方向推断,应该是在看老婆的裙内风光,因为老婆现在坐的椅子很矮,所以她双脚必须曲弯让膝?#92;高过屁股的姿势坐,大家应该坐过板凳,可以想像一个女人穿著短裙坐在板凳上的样子。
  她现在的裙子开口!是向上的,只要有人坐在他的前方绝对可以看见老婆的内裤,而我这个角度是最佳的位置。
  老婆今天穿一件白色薄纱性感小内裤,(因为我之前已经把她的那些阿妈型的内裤丢了,只留这些性感小内裤给她穿)
  这种内裤有穿跟没穿没有两样,整个淫穴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再加上白色的短裙透光性较高,因此裙内的亮度充足,只要是角度好就能看见裙内的一切情形,老婆这时只顾著吃面和我聊天,完全不知自己的私处已经被几个陌生男人窥视著。
  而那位老板则是不时的借故走过来招呼我们,并问东问西的。
  〔肖年ㄟ,你们结婚了没有!〕
  那老板端著一碟小菜放在我们桌上,眼睛不忘瞄一下我老婆美丽的胸部。
  〔嗯!三年多了〕
  心想干你屁事啊!
  〔不会吧!你老婆看起来好年轻!
  好像才高中毕业的。〕
  眼睛又借机瞄像我老婆。
  〔谢谢!〕
  我真的很不喜欢和他鬼扯。
  〔住这附近吗!〕
  菜放好了还舍不得走。
  老婆因为被面店老板夸,害羞的只顾低头吃面,完全不知人家是在偷瞄她的咪咪?C〔对,在景平路。〕
  我抬头看一下他,苦笑的回他,这时店外又走进一对情侣。
  〔那你们慢用,我去忙。〕
  老板走去招呼刚进来的那一对情侣,我算松了一口气。
  老婆这时也抬头起来对我扮了一个俏皮的鬼脸。
  原来她也已经知道我很不耐烦了。
  当老板走后我才又把注意力回到那几名年轻人身上。
  看他们的样子好像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三双眼睛一直盯著我老婆看,像要把我老婆吞了似的,虽然我很想暴露老婆给人看,但也不能拿自己与老婆的生命开玩笑,这些人最好少惹为妙,我想到这里觉得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心里打定主意后就赶快随便吃吃拉著老婆就走。
  就在我站起来的那一刹那,我忽然间瞄见老婆胸前白里透红的乳肉,还有那粉红色的乳头,原来老婆今天没穿胸罩,当她低头吃面的时候,领口大开春光大现,也难怪那老板会舍不得走开。
  当我们临走时面店老板还一直叫我们以后一定要常来,我心想你当然要我们常来了,又有钱赚,又有美女露乳给你看,是我也会这么希望,不和他鬼扯了,还是赶快付钱走人!吧!
  一路心惊胆颤的,回到家后心里才平静下来,老婆对于我刚刚的行为是一头雾水,问我怎么吃到一半就那么急著回家。
  我骗她我肚子不舒服,想回家上大号,她这才对著我大笑。
  我没有告诉她真实情形,是怕她以后不敢像现在这样穿,然后又穿回以前的阿妈服装,到那时候我就什么搞头也没了。
  其实一定有人笑我胆小,但是我才不拿自己与老婆的生命开玩笑,在台湾的治安这么差,若不小心碰上匪徒,只有下辈子喊倒楣的份。
  我可以不藏私的暴露我老婆,但又有谁能保证,所有的匪徒都只会强奸不会杀人,这可没有契约可以打的,更没有公证人来作担保,唯有自己小心了。
  天气已经热好几天了,今年的夏天很早就来了,休息在家为了省电我们都不敢开冷气,但是室内温度实在是有够高的,我和小惠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酷热,但为了省电又不敢去开冷气,只好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时至现在我们全身都已经是光溜溜的了,但还是让我热的头有一点晕晕的,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决定投降去开冷气。
  但这时小惠却阻止了我,并且问我为什么不打开客厅阳台那扇从来都没开过的铝门看看。
  ㄝ!我怎么都没去想到呢!
  也?#92;是以前从来都没有去开过它,就忘记有它的存在了。
  也?#92;是太老旧的关系,要很用力才拉的动这两片门,唧...ㄡ!那声音还真大,在这午后静谧的街道里这声音听起来特别的刺耳,打开这道铝门之后一阵凉风马上吹了进来,真是舒服啊!
  我们家是住在旧公寓的四楼,因为不是边间,只有前后阳台上装有铝门窗,所以空气不是很流通。
  再加上顶楼我没有加?#92;(因为没什么钱),夏天太阳直接就照在我们顶楼上,那热气会从顶楼一直传到四楼我们住的?迠?
  然后我们的房间会热的不得了,以往每到夏天我们的冷气就会开到最强然后几乎是一整天没有停的运转著,然后两个月电费下来后数字就是几千元以上将近一万,以前收入多不觉得什么,现在收入变少了,自然是会担心拖垮我们的财政。
  以往每天开冷气从没开过这扇铝门,现在铝门打开来才注意到原来对面的空房子,已经有人搬进来住了。
  还好他们阳台的铝门是关著的,不会有人发现对面四楼有一对俊男美女正用著他们赤裸裸美好的身材,作为他们对新邻居最诚挚的欢迎方式。
  很明显的他们现在正在吹冷气。
  想到别人家能在这严酷的大热天中享受冷气,而我却必须忍受这酷热的折磨!谁叫我运气不好碰到事业低潮。
  〔老公,吃面了。〕
  小惠光著身子从厨房走出来,将手中端著的一大锅面放在茶几上,并且很体贴的先帮我盛了一碗,这时她的那对34D的奶子全不设防的在我面前晃动著,让我看的心痒难耐伸手就去摸了一把,在这同时我的眼睛不自觉心虚的瞄向对面四楼,看有没有人这时忽然开门出来,正好看见我和老婆光著身子打闹的模样。
  结?G当然是没有喽!
  只能算是他们没有眼福啦!
  〔别闹了啦!色鬼,快吃面啦!〕
  小惠笑著躲开了我的魔掌,然后走回到厨房去整理东西。
  小惠经过这些日子来的调教,已经慢慢回复以往的开放个性,再加上这些日子实在是太热了,所以现在她在家中几乎是不穿衣服的。
  看著她赤身裸体美丽苗条的身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虽然说已经看了三年多,但还是觉得百看不厌,从天气变热到现在,这些日子我们几乎是夜夜春宵,每天晚上我都会和小惠疯狂做爱,有时白天也会来上一两次。
  今天休息在家从早上就看著小惠赤裸著身体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看的我老二都不知道已经翘了几次。
  小惠厨房整理好后,走到我旁边坐下来看著我吃面,自己却不吃,我问她为什么不吃,她说她怕变胖所以正在节食。
  〔我咧!妳嘛帮帮忙?妳这样还嫌胖啊!〕
  小惠每天一定都会做健身操保持身材,因此和我结婚三年多来,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34D’
  22(因为每天做健身操的关系,三年多来小惠的腰围又瘦了1吋多)
  ’33’这!是多少女人梦想追求的数字啊!
  从她的身上我真的应证了一句话,〔多一分太肥,少一分太瘦。〕
  像这样完美的女人说要减肥,真是蹧蹋周围的人啊!
  但是既然是她已经决定的事,我向来都是很少干预的,我只能关心的要她别弄坏身体而已。
  她这时紧紧的靠在我的身旁,一付小鸟依人的模样,说有多娇艳就有多娇艳,她那对完全没有东西遮掩白皙粉嫩又弹性十足的奶子紧紧压靠在我的手臂上,我的生理因此又起了变化,我想﹔她这样抱著我,这碗面我哪吃的完啊!
  只得先把碗放下,专心解决这娇嫩美丽又欠干的老婆再说。
  〔别这样,阳台的铝门没关,对面的人会看见的啦。〕
  老婆这时才注意到对面的空屋已经有人搬进来住了,因此用一种既担心又娇羞的神情挣扎著对我说。
  我这时一边亲著她的唇,一边揉著她的奶,火已经点燃了,哪还管他对面的人看不看的见,看的见不是更好,我正好就是喜欢这种暴露老婆的感觉,虽说是如此,不过我还是安慰著她说:〔不会啦!他们的门是关著的,不会有!人看见的啦。〕
  我一边安抚著老婆,一边继续用手去探索老婆的私处。
  〔喔!不要啦!老公,还是把门关上再说啦!〕
  老婆还是不安的要挣扎起来去关门。
  〔没关系啦!我已经受不了了啦!〕
  我开始耍赖了,是我以前都不曾用过的手法,以往我们之间都是以礼相待,做爱也是都在妳情我愿的情况下才做的,我们之间绝对不会彼此互相勉强,这是我们相处多年来的默契,但是现在的我精虫冲脑,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了。
  这时我硬把手伸到老婆的阴部,去揉她的阴蒂,心想老婆的阴蒂是她的罩门,只要在她这里揉上一揉,包管老婆马上弃械投降,果然这招达到效果,老婆开始瘫软下来,只剩嘴里还不断发出一丝丝的呓语:[不要啦!.....有人...会看..到啦!...
  啊!..轻一点....对....那..好痒....嗯....嗯......]
  老婆这时已经完全的放弃挣扎,淫水也流的我整支手指头都是湿湿的,我趁机稍微移动一下老婆的姿势,心里幻想著对面四楼这时有人正看著我们这里,我让她趴在茶几上屁股向著阳台,再将她的两腿分开,露出?o那看起来粉红稚嫩的肥穴。
  假如对面四楼现在有人走到阳台的话,铁定能看见我美丽的老婆身光溜溜趴在地上露出她粉红稚嫩肥穴的淫荡姿势。
  现在我的手指不断的在她的肥穴里抽插,原本一支,两支,到现在的三支手指头全进,插的她身子不断的扭动,嘴里不断的发出:[喔....老公....啊...快....再进.....去....
  对....对...嗯....嗯.....喔.....喔.....舒....服......喔..
  老..公......你....好....厉.......害....
  我..爱..你....快...给....我.......快...]
  我这时也已经是兴致高昂,二话不说一手扶起我的肉棒对准老婆的淫穴,滋的一声:[喔....真紧......喔......]
  再来就是家庭内战正式开打。
  我的老二被她的肥穴紧紧的包住,我不停的抽插,不停的抽插,每插一下,那种温热饱满然后扎实的被紧紧包住的感觉,从老二一直传送到大脑来,真的是非常的舒服,然后再看著自己的肉棍在老婆的肥穴里进出,老婆肥穴里的嫩肉也跟著我的肉棍进出,翻进翻出的样子,煞是好看也很刺激。
  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奇怪,老婆的肥穴虽经过那么多人的抽插,其中更有像她老板与乌龟这样的大肉棍插过,但却还是能保持的这样美与这么的紧,一点也没有松弛与变黑的感觉,这真的让我不得不佩服老婆的这个穴。
  现在这样的情景又让我想起乌龟伏在我老婆身上,大肉棒慢慢剌进我老婆小穴的情景,每次当我想到这里,那种强烈的忌妒与剌激的感觉都会在我的心中烧起,也无形中让我的性欲变得更加旺盛,抽插速度也变得更快。
  〔喔.....好爽........老公.....我...爱你.....
  啊........出......出.....来.....了........喔..........]
  这时我感觉到老婆的肥穴不停急速的在抽蓄著,然后穴心好像是有一波波的淫浪袭来,湿湿热热的,我的肉棒经不起这样的刺激,随后也跟著泄了。
  现在我和老婆两人满身是汗的瘫在客厅的地板上,老婆闭著眼睛仰躺著,双腿向著阳台还开开的露出她那正在留著白色液体的粉红色美丽淫穴,而我则是面向外,瘫坐在茶几旁,不停的在喘气。
  这时我忽然间看见对面顶楼上有一个中年男子正躲在那里贼头贼脑的往我们这里看。
  我被这突如期来的状况,吓了一跳!,什么时候有人站在对面的顶楼我怎么都没注意到,那我和老婆刚才做爱的情形,不就全被他看见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必须知道这位仁兄,是何?#92;人也?
  想到这我马上假意要上厕所,因为厕所内有一扇窗户,是正对著对面的公寓,我站在厕所往对面的顶楼看,原来是位大约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他不知我现在正躲在厕所中监视著他。
  所以大胆的站直身子很专注的看著我老婆赤裸的身体。
  而我老婆则很配合的躺在地板上,?#92;出她最淫荡的姿势,让这位老先生大饱眼福一番。
  这样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他才又缩回围墙内,我想大概是我老婆起来了。
  我这时听见客厅传来ㄐ~~的一声,应该是老婆把铝门关起来了。
  这下他没搞头了,没多久那位老先生也站起来,依依不舍的走进屋里。
  (他们的顶楼有加?#92;,那老先生应该是住在顶楼的屋子。)
  这事之后,每当我打开铝门,老婆就会穿上衣服,我原以为老婆知道那天有人偷窥我们做爱,后来才知道原来老婆并不知道那天有人偷窥我们,只是她自从知道对面空屋有人住进来之后,!
  就变得很小心,不愿再光著身子在家里晃了,应该是怕被人看见的关系。
  不过我还是会找机会让她暴露一下,因为这已经是我的嗜好了。
  今天正好是周休,昨晚上我和小惠两人计划今天晚上要去乌来夜宿一晚(我们因为想省门票钱所以计划下午五点以后才进乌来。),一大早小惠就像小孩子一样,兴奋的不得了,(这就是除了长相身材以外我喜欢她的另一个原因,天真无邪思想单纯。)
  中午过后看她开始忙进忙出的像是要出远门一样,我告诉她不要带那么多的东西。
  她却笑著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东西能自己带就不要用买的,省点钱下礼拜要缴房屋贷款了。〕
  我想也对现在的收入已经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多,缴完房贷就所剩无几了,如果花钱再不节制迟早要喝西北风,还好有小惠的提醒,否则像我以前的花钱方法,我的房子迟早会变成法拍屋。
  〔老公”好了可以走了,这东西就交给你了。〕
  老婆一手提著一只小钱包,一手指著地上被装的满满的登山背包,向我撒娇式的命令著。
  〔哇!这背包怎么那么重啊!〕我吃力的提起,地上那袋肥胖的包包,抱怨的说著〔老公啊!你就能者多劳嘛!
  这包包你不拿,我可拿不动呢!
  好啦!好啦!别那么计较嘛!
  待会到乌来我再给你奖励奖励好吗?〕
  老婆每次施展嗲?#92;我每次都无法招架,我只能一路的溃退,然后举双手投降,这次当然也没有意外。
  〔真的是被妳打败,好啦!我拿就我拿啦!〕
  因为真的是很重,在我吃力拿起来的同时我也瞪了老婆一眼,她则回以调皮的鬼脸,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
  因为天气蛮热的所以老婆今天是穿著一件U领深灰色的无袖背心,上面再套著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钮扣都没有扣,只在衬衣下面的衣脚上打了一个结,胸口露出一条深不见底的美丽峡谷,而下身则是一条白底碎花裙,(这件裙子是单件式的没有衬裙的设计,又因为是浅色系所以透光力很强,只要是站在灯光前,不管灯光强弱,裙内的轮廓就会清楚的呈现。)
  长度在膝?#92;上十至十五公分左右,露出她那光滑白皙略带粉红秀长的美腿。
  再搭配她头上装饰在长发上的黑色太阳眼镜,活像是琼瑶小说中美丽贤淑,阳光可爱的气质美女。
  〔喂ㄟ!你看够了没啊!
  没看过美女是不是呀!
  该走了啦!都几点了。〕
  我被老婆的这句话叫醒,原来我看老婆的这身打扮,看的入神,都不知道楞了多久。
  〔ㄡ!那走吧!〕
  我正要开门时,”呤~呤”门铃忽然响起来。
  我和小惠都吓了一跳,我们想说这时候会是谁来找我们呢?
  我从防盗孔看出去,〔ㄟ!怎么是乌龟呢!〕
  小惠听到乌龟的名字,先是吓一跳,然后是脸上泛起一层红晕,一付尴尬不知所措的样子,我当然知道为什么她会有这种反应,我告诉小惠今天的旅游计划可能要延后了,看著小惠一脸失望的表情,真的有一些的不舍。
  〔乌龟,你什么时候上来的,进来坐阿!这位是~〕
  我开门让他进来,他后面还跟著一个人,我看一下然后跟他点一下头示意。
  〔他是我屏东的换帖的,叫阿泰现在在养牛蛙。〕
  乌龟向我们介绍他带来的朋友。
  〔幸会,幸会,今天怎么有空上来呢?〕
  我向阿泰客套一下。
  〔我是上来要一笔货款的,台北一个中盘欠我三趟?f款没有给,我想上来当面向他要。〕
  阿泰很无奈的说。
  〔对啊!我也是要上来要一笔货款的,迪化街有一家中药房还欠我二十几万,阿泰说他要上来,我想说顺便一起和他上来要看看。〕
  乌龟插著说。
  小惠把几瓶饮料放在他们的面前茶几上,当她上身微微弯下来时,正好露出她那一条深不见底的美丽峡谷。
  乌龟和阿泰不约而同的瞄著小惠的那一条峡谷,虽然从我这里看不见什么,但我猜想从他们两人的那个角度,一定可以看见我老婆的那两粒粉嫩淡红青筋微露的美丽乳房。
  小惠?#92;好饮料后走到我的旁边坐下来听我们说话,似乎完全不知道刚刚她的美丽乳房,正以最清楚最好的角度呈现在她自己老公以外的其他男人面前。
  〔ㄟ!你们要出门啊!
  不好意思没有先跟你们联络一下就跑来。〕
  乌龟看一下门边的包包,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
  〔没关系啦!
  今晚你们就住在后面的客房吧!
  上回去屏东给你这么热情的招待,现在你上来我家我可不能太怠慢了,否则下回我们再到屏东时,说不定就要睡大马路了。〕
  上回到底是谁招待谁,大家心里有数。
  〔没有啦!那是应该的啦!〕
  乌龟心虚的回答我。
  〔小惠,妳去市场买一些菜回来。〕
  我看见阿泰一直在偷喵我老婆从短裙里外露出来的大腿,觉得实在是很无礼,所以借故把小惠给支开。
  阿泰脸长的一付尖嘴猴腮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很讨厌,身材瘦瘦干干的,和乌龟两个站在一起,真的很像以前的劳来与哈台。
  当小惠站起来走过我面前的时候(我是面向阳台而坐),我竟然发现小惠的裙子,经过太阳光的照射变的几乎透明,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小惠的臀部和一双美腿,像围著一件薄纱一样,若隐若现的,当小惠转弯向门口走去的时候,我甚至可以模糊的看见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ㄟ!怎么小惠今天竟然没穿内裤?
  原来她说要奖励奖励我,是这样的奖励法。
  我偷瞄一下乌龟与阿泰,他们这时候的眼睛全注视在小惠的身上,他们不会也注意到小惠现在没穿内裤的样子吧!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了,不然他们怎会一直注视著小惠的下身,根本不知道我已经发现到他们现在的无礼举动,而且两人的裤裆都有点肿肿的。
  至于小惠则是完全不知道她自己的下半身,现在正若隐若现的暴露在自己的丈夫与其他男人的眼前,所以还很悠!闲的慢慢走出去。
  一直到小惠出门后,乌龟和阿泰才有些失落的回头又继续和我打屁,妈的!
  没多久小惠买菜回来了,这两只色狼四只眼睛又一直的盯著小惠看,小惠跟我打声招呼后就走进厨房,这期间这两只狼眼睛竟然都没有离开我老婆一下,我真是被他们打败了,好歹你们也尊重一下我这位男主人吧!
  我和乌龟阿泰就这样捞捞叨叨屁了一大堆狗屁事,晚饭做好了,小惠叫我们去饭厅吃饭,我很客气的领著他们往厨房走去(饭厅与厨房是一起的)。
  喂!你们两位大哥也太机车了,好歹你们也先看看今天我叫老婆准备了些什么好料理?
  哪有客人一进人家的厨房都还没有就坐,两眼就一直盯著我的老婆全身上下,太无礼了吧!
  〔来!坐嘛!坐嘛!
  小惠妳去准备一两瓶酒来。〕
  再不把老婆支开,我看老婆会被他们的色眼射死。
  老婆拿了两瓶特级玫瑰红来,因为我和她都喜欢这种酒,有点甜甜的很好喝,我让老婆坐在我的旁边,其实老婆坐哪都一样,因为我家的饭桌是四方形的就是麻将桌那种,所以坐哪?ㄛO一样的。
  老婆站起来为我们倒酒,倒我和乌龟的还好,倒阿泰时就要弯著身子了,这时她那U型领口被地心引力往下拉,从我的角度我可以看见她右边整个乳房,啊!她竟然没穿胸罩,现在我不只能看见她那34D尖挺粉嫩淡红色又青筋微露的美丽乳房肉外,还可以看见她那粒深粉红色的小樱桃,我想乌龟也一定看见的,那至于阿泰则因为是坐在小惠的对面,视线一定是要比我们两人更好。
  这时我心想那她刚才拿饮料给他们时,他们不就也都已经看到小惠的一对奶奶了,难怪他们会一直的盯著老婆看,原来是早就发现老婆她没穿奶罩了,那现在老婆又一次的在他们面前暴露出胸部来,我想他们老二现在一定是硬的不得了。
  然而老婆她因为怕酒会溢出来所以倒的很慢,这时我发现他们四只眼睛都已经硬在那里,看著我老婆的胸部一动也不动,而我老婆还不知道她的一对奶奶正暴露出来给别的男人当下酒菜呢,所以依然脸带微笑慢慢地为阿泰倒著酒。
  整顿饭老婆不断地为他们倒酒,就这样吃了一个多小时,我想他们应该也(吃)饱了。
  我们一起!回到客厅,这时我瞄见他们的裤裆都鼓鼓的,正觉得好笑时,似乎他们也注意到我已瞄见他们现在的丑态,而显得有些尴尬,我赶紧打开电视调节一下气氛也顺便寻找其他话题。
  小惠则留在厨房收拾碗盘,收拾完碗盘后也走回客厅来,争抢著说要唱歌(好不容易现在有外人在,她当然不放过展现歌喉的机会),在乌龟与阿泰的声援下我只好顺从民意,去打开那买来就一直很少用到的伴唱机。
  在大家的起哄下我先唱了一首-情书-。
  接下来乌龟也唱了两首台语歌,阿泰接著也唱了一首,我正想著小惠今天怎么会如此沈得住气,到现在都还没有和我们抢麦克风时,小惠已经把麦克风拿在手上,然后一首接著一首的唱著,我们三个男的只能傻傻得坐在旁边当听众了,原来她是先礼后兵啊!
  先让我们唱几首过过瘾,再来就是她一人的演唱会了。
  刚开始乌龟和阿泰都还会夸奖小惠,说小惠不但是人长的漂亮身材又好歌声又一流,没去当歌星太可惜了等等的话。
  到后来就一个一个的瘫坐在沙发上睡著了,应该是酒精开始作怪了,我也是有一些昏昏的,只有!小惠还是精神很好,我叫小惠不要唱了,整理整理那间客房给他们睡,这时小惠才注意到他们已经睡著了,看一下手表原来已经十点多了。
  小惠走去后面的客房整理,等小惠整理好后,我把他们两人叫到客房睡,把他们安置好后,我交代小惠没事就早点进房间睡觉,交代完我就自己先进房间去睡觉了。
  小惠整理好客房后又去客厅收拾桌子与伴唱机,然后才会准备睡觉,睡前小惠都还会先去洗个澡。
  我们的房间是在客房的前面,两间房的对面是浴室兼厕所,所以当小惠在里面洗澡,以前我都会躺在床上欣赏-小惠的沐浴秀,但是现在因为有客人在,小惠不敢开著门洗澡,我自然也没有沐浴秀可看了。
  就在这个时候,客房的门打开来了,乌龟?#92;手?#92;脚的走了出来,向我这瞧了一下,见我躺在床上眼睛闭著以为我已经睡著了,就大胆的去敲小惠厕所的门。
  〔谁啊〕小会问著〔我啦!乌龟啦!我想上厕所啦!妳开门好吗!〕
  乌龟轻声的回答。
  〔妳等一下我在洗澡马上就好〕
  小惠也压低声音回著。
  〔不行啦!!我现在很急啦!
  妳先开门让我进去啦!〕
  乌龟把声音压的低低的说著。
  〔不行啦!我现在身上还没有洗干净,身上还有很多泡泡啦!你忍一下啦!很快啦!〕
  小惠非常小声的说著。
  然后一阵冲水的声音。
  〔小惠啊!拜托啦!
  我快尿出来了啦!〕
  乌龟一付快尿出来了的表情,我还真佩服他演技够逼真。
  〔好吧!好吧!那你不可以偷看我ㄡ!〕
  小惠说完把门打开让乌龟进去。
  小惠这时身上只围著一条浴巾,看样子里面应该是没有穿,现在小惠全身上下因为刚洗过澡,看起来粉粉嫩嫩的,更是让人看了受不了。
  〔上完快出去啦!
  不然让我老公出来看见我们现在这样子那就误会大了。〕
  小惠背紧靠著门侧著头看我有没有起来,然后再把声音压的非常低转头对著乌龟说。
  这时乌龟正脱下自己的裤子站在马桶前面尿尿,(妈的!尿尿不用把内外裤都脱下来吧!)
  小惠转头回去和他说话时,看见乌龟把内外裤脱下来露出他那只大肉棍时吓了一跳,马上转头回来继续监视我,因为房间很暗,所以小惠她无法清楚看见我的眼睛,现在正咪成一条缝!监视著他们的一切举动。
  〔妳老公正在梦里和别的女人办事,不会那么容易起来的,妳放心啦!〕
  老婆现在和一个下身赤裸的男人待在浴室里,身上只围著一条浴巾,露出胸部一半以上的嫩肉和屁股以下笔直健美的美腿,真是有够尴尬的,而此时那男人还有心无心的把他自己的肉棍露出来给我老婆看,嘴里还说一些不干不净的话想挑逗我老婆。
  我可以看见老婆那张白皙美丽的脸上,因为这尴尬的场面,而笼照著一层娇羞的红霞,犹如少女般的羞涩,真的很想一把将她抱住,好好的疼惜一番。
  乌龟则一边尿尿一边转头注视著我老婆,性感美丽的身材,老婆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把头低的很低,嘴里说著﹔〔你尿好了没啦!哪有人尿尿,尿那么久的。〕
  小惠不耐烦的问他。
  〔我那天拍的照片洗好了,拍的很好我有带来妳有没有兴趣看看啊!
  很好看ㄡ!
  妳下面的阴毛和阴蒂都拍的好清楚ㄡ!〕
  乌龟答非所问的说著。
  〔啊!你不是说只要自己一个人看的吗!
  你怎么拿去洗ㄋ!
  你到底想怎样啦!〕
  老婆像是被他的举!动,气的有一点抓狂。
  〔我只想再和妳做一次〕
  乌龟老实不客气地把他的意思说了出来。
  〔不可以,我不能再伤害我的老公了!〕
  老婆说的斩钉截铁。
  〔妳别那么说啦!
  我们这样做并没有伤害到谁啊!
  其实我们都已经是新时代的成年人了,何必太在乎那些老掉牙的礼俗呢!
  只要彼此快乐就好了嘛!〕
  乌龟设法要说服我老婆。
  其实老实说我还蛮赞同乌龟的这一番话,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自己的行为自己应该都可以自己负责,勿须被那些老掉牙的礼教所拘束,只要是不要去伤害到自己或别人,偶尔快乐快乐又有何不可。
  试问有谁能天天吃同样的菜而不腻的!
  更何况夫妻间的相处是要几十年的事,两个人一起生活几十年,天天插同一个洞或被同一根肉棍插,又有谁不腻呢!
  答案当然是每个人都会腻,那大家为什么都不想换换口味呢!
  因为大家都被那些不人道的礼教所拘束著,我建议男人偶而吃吃野食反而有益身心,那既然男人可以吃吃野食,女人自然也有同样的权利,只是最重要的原则一定要遵守-不要去伤害到自己或别人,安全最重要。
  〔不行,我不可以再背叛我老公。
  说什么也不行,请你出去我还要洗澡。〕
  老婆很坚定的回答乌龟。
  听到老婆的这席话,心里一阵欣喜,可见老婆真的很在意我。
  〔妳若是坚持我也不想勉强妳,只不过我能不能请求妳一件事。〕
  乌龟很诚恳的说著。
  〔什么事!〕老婆回答。
  〔让我再亲眼看一次妳美丽的身体。〕
  乌龟再次很诚恳的求著。
  〔好!只准看不准摸!〕
  老婆考虑一下后,正色的回答。
  〔好!好!好!〕
  乌龟一付饿狼的表情连连点头答应。
  〔在这不安全,到你睡的房间去。〕
  小惠看看我后回头对著乌龟说。
  乌龟求之不得,拉著老婆就往客房走去。
  不想让我看见,我不会想办法吗!
  之前装房间冷气时墙壁上有钻错一个洞。
  现在正好派上用场,只是要站在椅子上才能看见隔壁的情形,我必须很小心才不会弄出声响来。
  老婆进到房间后,顺手就把门关上,阿泰睡在床的内侧老婆走到床边躺下,再将围在自己身上的浴巾掀开,露出美丽苗条的身?驉A乌龟走近床边低头去注视著老婆赤裸的躯体,脸几乎已经碰到老婆的身体。
  〔只能用看的ㄡ!〕
  老婆不安的再交代一次。
  〔啊~你怎么不守信用〕
  这时乌龟正用嘴巴吸著老婆粉红色樱桃般的乳头,一只手直接伸去摸著老婆下面的阴蒂,老婆将两腿夹紧不让乌龟的手去摸她的阴蒂,但是乌龟反而将手指插入老婆的阴道里。
  〔啊~~你~怎么~可以~~不守信用~啊~〕
  老婆似乎已经开始停止反抗了。
  〔别~~太~大力~~啊~~〕
  老婆这时似乎已经完全放弃挣扎。
  〔嗯~嗯~ㄡ~啊~别~~啊~~好~痒~啊~〕
  这时老婆是完全被征服了,两腿不再夹紧,反而慢慢的打开让乌龟方便的去探索他美丽的阴部。
  〔嗯~~嗯~舒服~~嗯~~ㄡ〕
  老婆这时闭著眼睛,享受乌龟对她爱抚所产生舒服的感觉。
  而乌龟这时也已经把他自己的衣服脱的光光的,露出他那只硕大的肉棒骄傲的挺立著。
  这时乌龟头下脚上的和老婆形成69的体位,乌龟用舌头去舔我老婆的嫩穴,再把她自己的大肉棍移到我老婆的嘴边,老婆这时已经性欲高?式A因此毫不考虑地就张大嘴巴含住他的那只大肉棒,样子真是有够淫荡的。
  〔我可以把我的这只大肉棒放进去吗?〕
  乌龟一手揉著老婆的阴蒂一边假意的问著小惠。
  〔嗯~嗯~嗯~~〕
  老婆闭著眼睛猛点头表示渴望他的大肉棒快插进她的嫩穴中。
  〔妳要说出来啊!我才知道妳的意思嘛!〕
  乌龟故意调我老婆的胃口。
  〔你~可以进来啦!〕
  老婆娇羞的回答乌龟。
  这时乌龟站起来,走到老婆的两腿之间,再把我老婆的两腿分的开开的,这时老婆的阴部整个露出来,嫩穴里正流著一丝丝的淫水看起来闪闪发亮著,乌龟一手扶著他自己的那根大肉棒,将肉棒龟头顶住我老婆的嫩穴口,一手揉著我老婆的阴蒂,老婆可能因为阴蒂被乌龟揉捏产生极大的刺激,娇躯一直不断的扭动。
  〔啊~~快快~我~受不~了~了~
  快~给~我~嗯~嗯~ㄡ~~啊~〕
  老婆一边淫荡的哀求乌龟快把他的大肉棒插进她的淫穴里,一边猛抬她自己的臀部,以让自己的淫穴能吞入乌龟的大肉棒。
  大概是老婆激烈的摇动吵醒了阿泰,阿泰坐起来侧身看著!我老婆淫荡的样子,伸手就去揉我老婆的乳头,我老婆被这一揉,睁了一下眼睛看阿泰一下,然后又将眼睛闭上,专心的享受乳头传来的刺激。
  〔ㄡ~轻一点~~会痛~~嗯~〕
  乌龟把她的大肉棒慢慢的插入我老婆的嫩穴里,我老婆的小嫩穴一下子被这根粗大的肉棒插入,可能一时还无法适应,所以痛的叫出声来。
  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老二不知不觉的涨大起来,至少比以前还大上三分之一,我只好先下来自己解决一下,然后再上去看。
  〔ㄡ~ㄡ~嗯~~嗯~~~~~〕
  当我自己解决完再度上去看时,老婆已经是变成母狗般的趴在床上,乌龟在后面插著她的小嫩穴,阿泰则光著身体跪在前面用肉棒插著我老婆的嘴巴。
  在一阵厮杀之后,乌龟拔出肉棒爬到我老婆的面前,将白色的精液全喷在我老婆的脸上,我老婆这时嘴里还有阿泰的肉棒,这时阿泰将肉棒拔出然后爬向我老婆的两腿间,毫不留情的就插起我老婆的嫩穴。
  〔啊~啊~ㄡ~~ㄡ~〕
  老婆又再度被插,乌龟这时也将他自己沾满精液的肉棒伸进我老婆的嘴里,我老婆竟然毫不?瓞{地就把它含进嘴里。
  阿泰插了我老婆几十下之后,身子一阵斗动他竟然将精液喷进我老婆的嫩穴里。
  完后三人都累的躺在床上,阿泰还贪婪的用手摸著我老婆的嫩穴,乌龟则边用手摸我老婆的乳房,边亲吻我老婆的嘴。
  看到这我想说等回儿他们就会起来,我还是先上床装睡,免的被发现。
  过了没多久老婆走出来进到厕所盥洗,竟然没有关门,也?#92;是已经没有可以防的人了,我看著她仔细的冲洗著她全身上下。
  没多久乌龟和阿泰也先后走进到浴室里,老婆竟然很自动的帮他们冲洗身体,洗到肉棒时还会顺便套弄几下,他们也自然的伸手去帮我老婆洗身子,说是洗还不如说是摸,就这样洗了十几分钟。
  老婆推开他们俩人的手对著他们说﹔〔好了!该睡了,等回儿让我老公起来看见就不好了。〕
  这时乌龟和阿泰转头像我这边看了一眼,似乎也觉得老婆说的不无道理,若这时我忽然起来上厕所,这时他们三人的奸情就无法掩饰了。
  这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老婆再冲一下身体才走回到房间,先拿了一粒事后避孕!药丸吃之后,才轻轻的爬上床睡觉。
  看著老婆现在年轻美丽的脸孔,散发著一付天真可爱的气息,真的很难和刚刚的那个淫荡的女人联想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