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波女家教》

  慧仪,因她乳房肥大丰满,所以花名叫大波梁。
  高中毕业后,有人介绍梁慧仪去当家教。
  何先生叫他的儿子出来,对梁慧仪说:「梁老师,这就是小儿,叫台生!」
  这个大孩子毕躬毕敬的叫声:「梁老师!」
  何台生年纪虽然只有十六岁,可是身材高大,肌肉结实。
  很快梁慧仪来何家已经十天了,平淡得很,每天除了给台生补习功外,就没有其他的事了。
  何台生的母亲何太太因为身体不好,必须赶去日本,全家都去送行。
  回到了何家之后,何先生和梁慧仪谈了何台生功课的事,他对梁慧仪一个月来的努力非常满意及感谢。
  「如果梁老师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我想请妳欣赏一部电影,就在家里放映,肯赏面吗﹖」
  梁慧仪点了点头。
  何先生招呼梁慧仪向另外一间房子走去,请她坐到沙发上。
  突然银幕亮了,出现几个美女在戏耍,接著是男女主角热爱的镜头,互相的宽衣解带,爱抚动作……
  唉呀!原来是部黄色电影,梁慧仪不知何先生请她看这电影是何居心……
  不过这电影看得梁慧仪热血奔腾,春心荡漾,她已感到下体湿湿的,全身骚痒难过,不觉地扭了几下身子。
  就在这时,一条手臂绕过梁慧仪的肩膀,并且何先生的头靠著她的头磨擦。
  何先生的手在梁慧仪肩上不停的抚摸,摸得她怪难受的,梁慧仪不由靠近了何先生一些,任他去摸弄著,何先生好像看穿梁慧仪似的,轻轻说:「别担心,如果梁小姐不嫌弃我,我定不会使梁小姐失望的!」说著,何先生的手改向梁慧仪大腿上,轻轻抚摸著,摸得她心慌意乱。何先生见梁慧仪没反抗,便更加放肆了,用力将她搂到他怀里,一只手由她衣领处伸到乳房上,另一只手则由大腿,渐渐滑向小肉洞,摸到那淫水打湿的阴毛上面。梁慧仪不但已失去了反抗的余地,相反的还凑过幼嫩的小肉洞,将一双丰满白晰的美大腿左右分开,很顺利的将何先生的手引进小肉洞口去。何先生的手在梁慧仪的小肉洞上轻轻磨转著,弄得她欲火焚心,难以自制,但梁慧仪还是不出声。他拉著将梁慧仪按倒在沙发上,迅速地脱去了她的衣裤,也将他自己脱个精光。梁慧仪为了表示自己还是一个对做爱没有经验的人,就娇声娇气的说:「你可要轻点呀!嗯!」「好宝贝,我会慢慢来的。」何先生将屁股向前一挺,他的大鸡巴就插进了半截。梁慧仪觉得一种无以名状的快感袭来,全身一阵颤抖,不觉将大臀部挺了挺。但她仍装模作样的说:「哎呀………痛……轻点嘛………」梁慧仪的小肉穴早已溢满了淫水,所已经何先生抽插起来,便发出「卜滋……卜滋……」之声,这更提高了她的兴趣。何先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狠抽猛插著,梁慧仪也随著他的动作在下面迎合著,这样约干了二百来下,梁慧仪舒畅得淫声浪叫著:「啊………好美……好舒服呀………嗯……哼………你用力……用力插吧………」何先生又加重了力气,本来他的东西就够长了,如今再用力顶,简直像被刺穿似的,又麻又痒。乐得梁慧仪大叫:「唔………好哥哥……太好啦……妹妹太舒服了……嗯………顶吧……朝左边点………」梁慧仪放荡的动作及呻吟喊叫声,引得何先生淫性大发,一下一下又狠狠干了起来,梁慧仪拼命的挺著大屁股,两只美玉腿已举到自己的头上,两手分握著,她需要更猛烈的,因她未曾过这么美的滋味了。梁慧仪狂妄地哼著:「啊……呀………快……快用劲………唔……美……太美了………哎呀……不得了啦……干……干吧……快干吧……我要泄精了………」何先生听梁慧仪说要泄身,突地猛力一顶,在里面重重一转,接连又是一阵狠狠的猛攻之后,他终于软化了,将阳精喷射入梁慧仪的子宫深处,而旦射得好强!好多!梁慧仪舒服得浑身无力,真想昏睡,何先生这时轻轻离开她,再把她抱起来走到他的卧室吻了吻,再把梁慧仪抱到浴室,替她洗澡。晚上梁慧仪躺在床上回味著下午的一切,突然有人扣门。梁慧仪把门一开,原来是何台生,满脸通红,只穿内衣裤。何台生见梁慧仪没说话,就说:「梁老师,我睡不著,见老师房里还有嬁,所以想找妳谈谈。」「既然睡不著,进来谈谈也好,进来坐吧!」何台生坐在书桌旁的椅子,梁慧仪坐在床上,很自然地她睡袍开襟的地方开,她的两条美大腿露了出来。何台生人小心不小,两眼直瞪梁慧仪的大腿看。梁慧仪转看窗外,眼角瞟过何台生时,看见他内裤里的东西猛然挺起。何台生见梁慧仪不说话,就轻轻说:「梁老师,今天跟同学看了电影「女人四十一枝花」,映到一半,加插一段很精彩的短片。」「加插了什么短片呢﹖」「起先是脱衣舞,后来来了一个男子,两个人就抱在一起,那个男人的生殖器插在那女人的里面,而且还不停的动呢!」梁慧仪心想何台生居然也看了春宫电影。听何台生说的话,已经引起梁慧仪的遐思,再加上今天下午的经历,梁慧仪已春心荡漾了。何台生的样子正跃跃欲动。但是梁慧仪还得激励他一番。于是说:「台生,你应该下定决心好好读书,考上学校。」「不,我现在满脑子里都想著那件事,梁老师,让我看看妳的身体好吗﹖」何台生说完就向梁慧仪走了过来,蹲在地上满脸的纯真露出了无限的祈求,他双手放在梁慧仪的美大腿上,原来她睡袍的衣襟已经开了,此刻她的更是小肉洞大张。何台生微抖的双手,热热的还带著些汗水,梁慧仪感到强烈男性味道,简直被激得需要了。但为了安全,梁慧仪推开他的手,叫何台生去把门关好。何台生把门关了,回过身来就抱紧了梁慧仪,把她压到床上,不知什么时候,何台生已经把内裤脱掉了,硬硬的东西在梁慧仪的美大腿上乱顶,顶了好一会,他才发觉梁慧仪的三角裤还穿在身上。于是他立刻停止动作,把梁慧仪的三角裤脱了下来,然后提枪上阵。何台生实在很嫩,尽管用了不少的力气,都是不得其门而入。梁慧仪看他相当吃力,而自己此刻已春潮泛滥,于是她用手轻轻抓著他的东西,放在洞口上,要他慢慢的塞入。没想到何台生见梁慧仪帮他时,突然使劲插了进去,一下子便整根没入了。梁慧仪不觉喊道:「哎呀……」何台生开始抽插起来了,因为梁慧仪早已流了很多淫水,抽插起来非常顺利,也感到很舒畅。他没有实战经验,一上来之后,便横冲直撞。梁慧仪挺著雪白的大屁股迎凑著何台生的冲刺,两手搂著他的腰,气喘吁吁的叫:「哎呀………好美呀……用劲插吧………啊……呀………看你这么小年纪………哼……哼………好弟弟……你好厉害……插得老师美死了……太痛快了………哼………」梁慧仪好像发狂似的,猛扭摆著圆浑的大屁股,急急的向上抛送。何台生不停的抽插,一阵猛过一阵,插得梁慧仪全身的骨头都酥酥麻麻的,快感一阵阵袭来。梁慧仪不觉又淫叫道:「哎呀……嗯……嗯………亲弟弟呀……好美……好舒服……快用劲……狠狠干老师吧………嗯……舒服……老师太舒服了……亲弟弟……老师爱你………哼……哼………老师爱你……台生………啊……插深一点………哎呀……快点啊……快动呀………」何台生听了梁慧仪的话,真的加紧抽插起来,只听得「卜滋……卜滋……」之声不绝于耳,那根东西直起直落的。梁慧仪舒服得什么似的,只顾双于紧紧搂著何台生的背部,两美腿高高举起夹紧他的臀部,雪白浑圆的肥大屁股一挺一挺地、紧凑著用力地猛的往上挺。这样又抽插了一会,梁慧仪感到一阵酸麻,她知道自己又要泄了,赶紧用力快速地往上挺送,一面娇声娇气的狼叫:「哎呀……哎呀………快……快用力插呀………哦……老师要泄了………哼………」又是一阵狠狠的猛干,何台生的冲击一阵猛似一阵,给予梁慧仪无比的乐趣。突然一阵的快感袭遍全身,梁慧仪连连抖了数下。何台生的动作也更加疯狂,梁慧仪心想他该结束了,于是她又淫叫著:「哼……嗯………好弟弟……小老公……老师又要泄了……你呢……亲老公……小袓宗……是不是也快射了………嗯……老师好舒服呀……说真的……老师好舒服……太爽了……来吧……我们一起来吧………」何台生猛然的抽插了十几下,便泄精了。两人同时达到了性的高潮,何台生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整个软下来,伏在梁慧仪身上,对梁慧仪傻笑著:「啊……好舒服呀!亲老师……妳对我太好了!」梁慧仪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何台生说罢低下头来吻梁慧仪,吻得她乐陶陶的,然后他侧过来躺下。两人互相拥抱著,静静的回味著刚才的美感,兴奋后的疲乏,使得他们很快的进入梦乡……饭厅中只有梁慧仪和何台生两个在吃饭,两人草草的就结束了早餐。当梁慧仪到书房时,何台生已很专心的读书,梁慧仪不去打扰他。大约过了半个钟头,何台生才把书拿起来说:「梁老师,还有一个多钟头才吃中饭,让我们来轻松一下好吗﹖」何台生竟食髓知味,才放下书本,又想玩了。他起身把门锁上,然后回过身走到梁慧仪面前把她我抱起来。他将梁慧仪搂得紧紧的,几乎喘不过气来,接著就是一阵热吻,气力十足的,等他吻够了,就解除梁慧仪身上的衣服。何台生飞快的除去身上衣服,大鸡巴早已雄纠纠气昂昂的挺立著,他搂著梁慧仪,热吻像雨点似的,梁慧仪也乘势将他紧紧搂著。然后何台生缩手去摸梁慧仪的奶子,以至全身,接著再去扣她的阴户。何台生先用中指抵住阴核,然后像磨墨一样似的在梁慧仪阴核上磨呀磨的,磨了一会才插进去。这时,梁慧仪的淫水已很多了。她感到全身痒麻无比,不觉扭动了身体。娇声的说道:「啊……啊………好痛快呀……好美………唔……哎呀………你的手……扣重一点………」何台生依著梁慧仪的吩咐,扣重些。梁慧仪感到一阵骚痒无比,急急叫道:「哎呀………这样不行呀……痒死老师了………哼……哼………你快上吧………」何台生一爬到梁慧仪的身上,便飞快的将那东西插入了她身体里,接著便是猛烈的抽插,把梁慧仪的淫水一阵阵的带出来。梁慧仪的心一阵比一阵紧张,也一阵比一阵舒服,不觉的挺动著大屁股迎凑著他的抽插。好一会,梁慧仪又娇喘的道:「哼………太美了……太痛快了呀………嗯……用劲的干老师吧………」何台生猛烈的抽插著,下下尽根,根根到底。「嗯………好……太好了……太美了………哼……唔………快用力………」何台生更加快了速度,插得淫水「卜滋……卜滋……」作响,并将一只手指不时插入梁慧仪的小屁眼内扣著……梁慧仪再也无法动弹了,整个人软绵绵的任由何台生摆布,任由他冲顶,快感又传遍了全身。梁慧仪没想到何台生突然放刁,停了下来。他问梁慧仪:「梁老师,妳要我快些,什么快些﹖」「哎呀………小鬼……你快动动吧………唔……好弟弟快些吧……老师受不了啦………」「妳舒服吗﹖」「舒服……舒服……老师太舒服了………」「妳有几次高潮﹖」何台生见梁慧仪不说,就用力一插,深深的抵住梁慧仪的深处,使她感到一阵酥麻,那阵快感逼得梁慧仪回答了:「唔………一共三次……三次高潮了……你满意了吧……快……快动………」何台生笑一阵猛攻,进出之间,「卜滋……卜滋……」之声作响,又是一阵高潮来临,而他也狠狠的抽插著,气息浊重。经验告诉梁慧仪,这是男人泄身的前奏,于是梁慧仪更加速地把雪白浑圆的大屁股向上迎凑著,果然一阵颤抖,何台生就不动了。晚饭后,何先生要何台生早点睡觉,说是考期近了需要培养精神。梁慧仪回到房里时,想起今早在书房里的情景,心里还是荡荡的,痒痒的好不畅快,何台生给了她最高的享受,也把她带到更高一层的境界里去,心想在何家才几天,她便得到好好的享受了。梁慧仪拿了内衣裤一进浴室,何先生已经在里面了,吓了她一大跳。何先生见了梁慧仪受了惊,赶忙把她搂住,又亲又吻的,渐渐地把她的情欲挑逗起来了。浴室毕竟太小,不能为所欲为。于是何先生抱起梁慧仪向寝室走去,把她放在床上,三两下子,就彼此解除武装了。何先生依然是那么温柔,慢慢的自上而下,吻遍了梁慧仪的全身,使她心底泛起阵阵的冲动。最后,何先生那灵巧的舌头便在梁慧仪阴户上舔了起来,他将头埋在她的双腿间,不停的用舌尖在她的洞里吸吮著,一会儿又进进出出的。梁慧仪忍不住浪哼道:「啊……唔……唔………亲哥哥……你要吃我呀………哼……哼………怎么会这么好呢………啊……哎呀………那地方好痒呀……用力……再用力……深一点………啊……再深………」梁慧仪舒服得两手勾住他的脖子,美大腿也加重压力,拼命将何先生的嘴脸向下压,恨不得将他整个脑袋塞入小浪穴才好。她将阴户擡得高高的,随著何先生的舌头进出,一左一右的摆动著,一圈圈的扭著,形态放浪已极。「啊……哼………好痒……里面好痒……痒死我了……亲哥哥………哎呀……不要舔了……还是用你的大鸡已干吧………哼……哼………不要………」梁慧仪这时给何先生舔弄得奇痒无比,真希望马上开始上场,用那勇猛的东西来充实她的空虚。但梁慧仪又怕得不到何先生舔,因为这种花样,真是太刺激。何先生好像对用嘴舔很感兴趣,因为他不但不停止,反而改变花样,改用牙根轻轻咬住了梁慧仪的阴核。梁慧仪舒服得快要发疯了,她重重的按住何先生的头,两条大腿在空中摆动著,大屁股急急上挺,嘴里哼著不成调的呻吟声:「啊……哎呀………我要出来了……要大泄身了………唔……我的妈呀……不能这样……我会死的………啊……会死的啊………啊……快……快用劲………啊……哎呀………我妈呀………泄死我了………」梁慧仪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摆动,猛然全身抖颤,一股阴精泄到他嘴里,何先生他全吞了下去。何先生用舌头舔著嘴唇,连在唇边的一滴也不让它浪费。梁慧仪精疲力尽,准备休息一下子。但欲火正旺的何先生,硬东西一跳跳的,怎么能安份下来呢﹖他不管梁慧仪累不累,仍然不停的在她身上逗弄著,他那火辣辣的大鸡西顶在梁慧仪的美大腿和乳峰上。经过一阵挑逗之后,何先生又一头埋在梁慧仪的乳峰上,运用他的嘴上功夫,吮吸她的乳头。梁慧仪微绉著眉头,撒娇地说:「唉!你也真是的,不让人休息一下。」何先生那管这许多,挺著那长枪,就往梁慧仪的小肉洞中刺来,梁慧仪将腿微微张开,只听「卜滋……」一声便全根尽入了,何先生便一阵阵的狠抽猛插起来。梁慧仪为了迎合他的攻势,也一下一下的挺动著屁股,配合著他的动作。梁慧仪被何先生抽插得快感又起,全身酥痒极了,忍不住又叫出声:「啊……啊………好哥哥……你真行……好舒服呀……你尽情干吧……用力插吧……我美死了………啊……啊………干深点……太好啦………唔……哎呀………你要干死我啦……好哥哥……亲哥哥………」梁慧仪这时淫荡极了,粉头不时的东摇西摆,双额泛红,满头乌亮的秀发随著晃动的粉头而飞扬,大肥臀猛扭猛摇的乱动著,两手拼卸压何先生的屁股,使他干得更深些。「哎呀……哎呀………我的天呀……要被你干死啦………哼……哼………我要死啦……干得好美……干得好深………啊………」梁慧仪淫荡的动作及喊叫声,惹得何先生怒火高烧,更加狠狠抽插起来,梁慧仪的深处被他一下下的顶抵著。她不停地叫著:「流了………啊……啊………快用劲……再干………唔……我又要泄了呀………」何先生听说梁慧仪要泄身,突又用力一顶一送,狠狠抽插了几下,一股阳精也直泄而出了。何台生终于开始考高中,何先生要梁慧仪陪考,当然他也去了。两天考下来,三人都精疲力尽,考完的晚上彼此都累了。何先生带他们在一家大饭店吃饭,何台生的一个同学,叫丁天柱的也跟他们在一起。这个丁天柱比台生个子小,跟我差不多高,黑黑的,可是谈话举止却比台生成熟多了。第二天何先生有事要到台北,临走时告诉梁慧仪,等何台生放榜时再走。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吃著饭,足足吃了一个钟头。梁慧仪觉得他们两个神色怪异,可是又说不出有何不对劲。这时客厅里只有他们三人,何台生朝梁慧仪笑,丁天柱在看小说。「天柱,把书给老师看看。」丁天柱羞红著脸,把书递到梁慧仪面前,她接了过来一看,书名是「野鸡女郎」。翻了一下,原来是黄色小说,中间还插了几张春宫照片。哎呀!这叫梁慧仪怎么下台呢﹖只好皮著面孔说:「要死的,你们还是小鬼头,怎么可以看黄色小说呢﹖」何台生回答说:「梁老师这几天考得我们头昏脑胀,总是轻松一下才好吧!其实这本写得还不错呢,不过图片并不是最好的。」梁慧仪又顺手一翻,是一张彩色鲜艳的图片,图片上两个男人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伏在地上,膝盖跪著,屁股高挺,头微微擡起,两个男人分向她前后站立,她嘴里含著一个男人的东西,私处也含了另一个男人的,样子还很富有挑逗性。梁慧仪看了脸都红了。「去!这种丑样子那像人干的。」梁慧仪说著把书丢还他们。何台生却说:「梁老师,这虽不是人干的,却是神仙干的事。」「是啊!梁老师,只超人才能享尽人间乐趣。」丁天柱也开口说话了,他一面说话,一面翻著书里的另一张图片。何台生在梁慧仪的跟前,有点儿自在地搓著手说:「老师我全都跟天柱说了,他是最好朋友,无所不谈,而且我们绝对守秘,老师,我们也来做些神仙的事好吗﹖」何台生居然把梁慧仪跟他的事,都说给丁天柱听。两个小鬼头分站在我左右,梁慧仪知道他们动什么念头了。果然何台生说:「下女出去看电影,家里没有别人,梁老师……我们一起来……」梁慧仪还未来得及回答,何台生已经一把抱住了她,吻得她喘不过气,他的手在我胸前乱摸了,既刺激又舒服。梁慧仪欲拒无力,没想到丁天柱这也趁势蹲身在她身前,双手在脱她的裙子。她的一双美玉腿本来修长白嫩,丁天柱十分惊喜地双手环绕梁慧仪的浑圆肥美、光滑细嫩雪白的大屁股,整个脸贴在她的三角裤上,吻了起来。一阵阵的热气,吻得梁慧仪下体痒痒的,老师的尊严早已抛诸脑后了。丁天柱吻了一阵子,终于将梁慧仪的三角裤脱了下来。就这个时候,何台生已经把梁慧仪身上的衣服光了,梁慧仪成了一条雪白光滑的肉虫,任由两个小鬼把玩。何台生吻梁慧仪的奶头,丁天柱吻她的阴户,两股快感同时升起。他们已尽除身上的装备,屋子里好像个天体营一样,妙的是他们下面的两根东西已经笔直的挺立著,随著他们的动作摇摇摆摆的,煞是好看。何台生先俯下身来,把他的命根向梁慧仪的小肉洞深处送,其实梁慧仪的桃源洞口早已泛成滥成灾了。何台生进去后,就没命的挺动大鸡巴一上一下的抽插著,那一阵阵透骨的快感,使梁慧仪不期然的哼了起来:「啊……啊……哎呀………亲弟弟……舒服……舒服呀………嗯……用力……用力冲进去………啊……哼……嗯………」此刻丁天柱的手放在梁慧仪双乳上,他把那又硬又热的东西放在梁慧仪的乳沟上,模仿著做爱的动作,他不时的在梁慧仪乳头上揉擦,那份感受是她从没有过的,梁慧仪如何能够不呻吟:「哎呀………天柱……你这小鬼……你要揉死老师了………哼……哼………」此时,何台生加快了动作,一进一出的抽插著梁慧仪的小浪穴,她快感一阵阵的提高,立刻她就达到高潮了,梁慧仪频频迎凑著雪白大屁股,一面又淫叫:「哎呀………快……快用力插……用力顶……老师快要泄身了………啊……好弟弟……小老公……老师要泄了……泄死老师了………」梁慧仪死死的抱住何台生的腰部,何台生睁大著双眼,拼命似地冲顶了数下后,一股强劲的精水射进了梁慧仪的子宫深处。何台生又插了一会儿,这才吁了一口气,满足地抽出去。梁慧仪还未来得及清洗,只见丁天柱抓著他的硬东西,接著上阵了。梁慧仪正四肢无力的当儿,丁天柱雄猛的骑上来,他的硬东西一下子就塞进了她的小肉洞里。梁慧仪想推拒著说:「啊………天柱……你………」「老师……我也要……老师……我忍不住了………求求妳……梁老师……我忍不住了………」丁天柱露出哀求的眼神,他说完立刻即起即落地抽插著。此刻的梁慧仪已经浪水流满了整个小浪穴和一对美大腿。在何台生的猛烈抽送之下,「卜滋……卜滋……」的声音不绝于耳。别看丁天柱的个子小些,他的东西却是大号的。丁天柱一下比一下重击,一回比一回深入,竟然直达梁慧仪的花心。梁慧仪扭摆著浑圆肥美的大丰臀去承受那种酥麻的快感。「哼……哼……哎呀………天柱……你也是老师的好弟弟………啊……呀………好弟弟……舒服死了……你弄死老师了……受不了……老师受不了了………啊……老师要泄了………啊……舒服死了………」梁慧仪好像飞上天的舒服。「老师……我也很爽快……再忍一下……我也快要来了………」「哎呀………好天柱……好弟弟……亲弟弟……快用力插……用力顶………啊……快……快干啊………呀……干得好深啊……老师受不了呀………哎呀……亲弟弟……快……快用力冲进去………啊……老师又要泄了……又泄了……泄死老师了………」丁天柱咬紧牙根「呵……呵……」哼著,他的硬东西在梁慧仪的小浪穴内暴涨开来,他狠狠地向前推进,终于泄精了。被这两位小鬼连番折腾,梁慧仪的全身骨头像要松散了一般。回到家后不久,高中联招就放榜了,何台生和丁天柱分别考上了第一和第二志愿的学校。